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24《姐弟情節與前男友之間的衝突》

作者:江楓X漁火對愁眠。│2017-08-12 17:24:42│贊助:6│人氣:298
如果這是你想要的,我恨你!離禁忌之夜倒數第二集!!
我從來就沒有相信過什是命中注定,至從那件事情,我就隔絕了情感,告訴自己絕對不要相信什麼愛情,因為愛情,很麻煩。
因為有些愛情,不是兩情相悅就能在一起的,有些愛情,一旦錯過就沒了。
「泰希嗎?我收到你給我的信了,我本來想說一個月就可以回去,可是我可能會呆久一點,美國的設計工作室給了我許多在台灣的設計案子,其中要我幫忙和一個大公司簽訂合作相關的事情」。
 
  打完和泰希的郵件之後,瑞希伸個懶腰,打了一個大哈欠,隨即疲倦的躺在床上,就這樣迅速的熟睡過去,此時,睿英還在自己家的書房裡整理外交部的公文和資料。

  隔日一早,睿英早早起床,從房間提著行李箱走出來,走下樓梯,放在沙發旁邊,今天是要和那個拿錯行李箱女孩的人拿回行李箱,睿英簡單的做了一份早餐,開始用餐,並且隨時注意時間,這個時候,瑞希才迷迷糊糊的起床。

  「天呀!已經這個時間了!」瑞希驚愕的從床上跳了起來,就算過了三年,那愛賴床的毛病一點也沒有變,匆忙的刷牙洗臉,從冰箱拿出一瓶牛奶,迅速灌下去,然後就準備好行李箱出發,就在此時,睿英已經開車到達說好的地點,連個人影都沒有。

  「這位大姐是怎麼回事啊」睿英無奈的說,他拿起手機找尋通話記錄,成功的找到拿錯行李箱大姐的電話,趕緊按下撥號鍵。

  瑞希正拉著行李箱跑到路邊,伸手招攬著計程車,電話突然震動,她急忙的接起來。

  「喂!大姐,你是爽約故意不來啊?」。

  「不是!我我不小心」。

  「你該不會想說睡過頭吧?你是豬嗎?」。

  「喂!你說話真的很沒品欸!你這是對淑女說話的口氣嗎?」。

  睿英大笑,「淑女?你臉皮還挺厚的嘛!拿錯別人行李還敢說自己是淑女?」。

  「你自己還不是拿到我的行李!你這個大頭鬼!」。

  「大頭鬼?!你說什麼?你再說一次!」。

  「我說你這個沒有品味的男人!」瑞希大叫,後者睿英抖了一下,不甘心的要回嗆時電話已經掛上了。

  「啊這個」睿英青筋都冒在頭上了,氣到說不出話來,只好乖乖的坐在車上等候。
 「司機先生,不好意思,麻煩你開快一點」瑞希雙手自然合十,委託的說。
  
  一頭黑色短髮的男孩,他經過了三年成熟了不少,換上空手道的道服,腰際綁上黑色的帶子,胸口制服上繡著高頃海,三個字。

  「高師傅!早安!」年紀約在國中階段的小孩子有秩序、安分的跪在榻榻米上面,每個人都像被定了身子,沒有絲毫的搖動或是顫抖,頃海走進來,散發著不可高攀的神態,讓人不寒而顫。
  「開始上課,今天要教的是如何將持著武器的歹徒制伏在地,就地正法」頃海平靜的說,雙手互抱,一種高高在上的氣度。

  「那個不好意思」一位老師拿著電話的站在門口,似乎非常害怕不安,深怕打擾到頃海上課。

  「沒看到我在上課嗎?」頃海冷淡的口氣。

  「對、對不起因為有個叫泰希的人打電話過來,說有事情要告訴你」。

  聽到泰希兩字,頃海的眉毛就抬起來,「你們先坐暖身運動」。

  「是!」所有人一同充滿氣勢的回答,頃海走過去,從老師手中接回電話。

  「喂?」頃海才剛將電話拿到耳邊就馬上反彈動作的將電話遠離耳朵,滿臉黑線,原因只有一個。

  「呀!好久不見了呀!高頃海!」泰希一聽到頃海的聲音就像隻蚊子一樣嘰嘰喳喳的,高分貝聲音叫個不停,「喂?頃海?!有在聽嗎?!」。

  頃海一手摀住一邊耳朵,刻意將電話拿遠一點,「有在聽,有屁快放,我很忙」。

  「真是過了三年,你還是一樣這麼冷淡啊!」。

  「沒有事情的話我要掛了!」。

  「欸!等等!我要跟你說瑞希的事情!」。

  「瑞希?」頃海眉頭微皺,「誰是瑞希?」。

  「哦!對吼!我忘記你不知道」。

  「不知道什麼?」頃海忍著脾氣,耐心的問,低聲說,電話的另一頭似乎聽出來對方快要不耐煩了。

  「就是啊,我和楓星到美國的這三年,楓星遇到了龍本這個設計繪畫大師,所以展開了新的人生,還把自己的名字改成高瑞希,整個人還去特別改造、梳妝打扮,和以前完全不一樣,前幾天,瑞希要開了第一個畫展,舉辦在台灣」。

  「所以她回來了?」頃海馬上找到重點。

  「是呀!她原本只會待一個月的,可是她昨天傳信箱給我,說她以前住的孤兒院的資金好像出了問題,想要幫院長分擔,打算另外再工作打出一份錢給院長,可能會待久一些,我這裡工作結束也會回去找她」。

  「知道了,我現在去找她」。

  「找她?你又不知道她在哪裡?要怎麼找她?」。

  「告訴我她畫廊展出的地點!」頃海切急的說。
  
  「司機先生!送我到這裡就可以了!」瑞希急忙忙的提著行李箱下車,在公園廣場那裡,一台黑色轎車停在公園外的馬路邊。

  睿英看了手錶,露出不耐煩的表情,「遲到了十五分鐘當我很閒啊」他拿起手機要撥打號碼時,不經意的看到從他車子面前提著行李箱笨拙跑過的熟悉身影,睿英倒吸一口氣,趕緊拿起手機的跑下車,隨手關上門的追了過去。

  瑞希到達指定的地點,卻沒有看到和她拿一樣行李箱的人出現,「奇怪不是說好約在這裡嗎?該不會爽約了吧?!」她氣呼呼的從口袋拿出手機撥打號碼。

  睿英不緊不慢的出現在瑞希的身後不遠處,保持警戒的神態,手機震動,他接了起來。

  「喂?」。

  「呀!你遲到了吧?還說我遲到!明明是你忘記時間的對不對?」瑞希拿著手機沒好氣的說。

  睿英臉上抹了一塵陰沉沉,他走向前到女孩旁邊,拿著手機在耳邊。

  「誰說我忘記了?」。

  瑞希嚇了一跳,看到睿英出現在自己身旁,「你!」。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阿哈哈哈哈哈!
      
       作者...信不信老娘我殺了妳...瑞希一臉憤怒..

  睿英掛上電話,瑞希的手機立刻顯示掛斷。

  「就是你啊說是巧合也太奇怪了吧?」睿英懷疑的看著她。

  瑞希瞪大了眼睛,「你以為我是故意拿你行李箱的嗎?」。

  「不是那樣的嗎?不是的話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呢?都是你串通好的吧?」。

  瑞希被莫名其妙的誣賴、被誤會,怒火湧了上來,氣到不知道該說什麼,她深呼吸,滿身怒火的瞪著眼前的男人,「你把我當什麼了啊?我為什麼要那樣做!你說啊?!」。

  「這個嘛我想想」睿英敷衍著,「也許是因為錢」他冷淡的說。

  「什麼?」。

  「想要勒索我對不對?」睿英沒好氣的質問,「就像三年前你計畫假扮成總統的女兒一樣,不是嗎?」。

  瑞希扎了扎眼,臉上抹上一抹辛紅。

  「接下來呢?如你所願,你要多少錢?」睿英說,「一百萬?還是一千萬?還是更多?你說啊!」。

  拍!

  瑞希伸手往睿英臉上揮了過去,一個掌聲響亮的打在睿英耳邊,臉頰上有著微微的紅暈,瑞希沒好氣的將手邊的行李推到男人懷裡。

  「你的行李在這裡!現在把我的行李還給我!」瑞希命令的說。

  睿英冷冷的掃她一眼,用袖子輕輕擦拭被打到而微微發紅的臉頰。

  「我的行李呢?」瑞希抬高了音量。

  「在我車上」睿英冷道。
  
  睿英提著自己的行李,瑞希跟著他走出公園,到馬路旁,睿英臉色異變,馬路邊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瑞希眉頭深鎖,「喂!我的行李呢?」。

  睿英露出錯愕的表情,回想剛剛的事情,他眉頭皺的更深了,瑞希更加不明白,只看到他沉重的嘆氣。

  「我忘記鎖車門了」睿英低聲說。

  瑞希愣了一下,「我的行李在你的車子上?」。

  睿英沉重的點頭。

  瑞希和睿英從警察局走出來。

  「我才不管!你要想辦法把我的行李還給我!裡面有我的設計草稿還有插畫手稿!」瑞希倔強的回過神指著睿英大叫。

  「小姐!我的車子被偷了,車子和一個行李箱哪個比較重要還需要我說嗎?」睿英說。

  「那是你的事情!誰叫你不鎖門!」。

  「就算你現在再怎麼吵還是要等到警察找到錄影機的底片才知道犯人是誰,再這之前不管你怎麼吵怎麼鬧我都沒辦法,行嗎?」。

  瑞希氣炸了,可是卻找不到可以反駁睿英的話,「隨便你!」她不耐的說,要轉身離開時卻感覺到睿英緊跟在自己身後。

  「你要幹嘛啦?!」。

  「我家的鑰匙放在車上」睿英說。

  「所以你沒地方住了?你不會去找個飯店住個幾晚嗎?」。

  「我沒有帶錢包出門」。

  「那就回你父母家!你家不是總裁集團什麼的嗎?!在台灣總有個房子吧?」。

  「我和我的父母有爭執,我不想回去」。

  瑞希翻了白眼,「那就去你那又可愛又高貴的總統的女兒的邸宅住!」。

  睿英拉住要離開的瑞希,後者反彈的推開他。

  「你還有什麼事情嗎?」她不悅的質問。

  「我要去住你家」睿英直接說。

  「什麼?!」。
  
  瑞希從錢包拿出飯店的房門卡,她住在五星級飯店最高級的總統套房,睿英緊跟在她的身後,一打開玄關的房門,睿英不意外的看到如此雜亂的房間。

  「我、我今天早上出門有些趕所以忘記收拾!」瑞希臉紅的一邊緊張整理一邊不自然的解釋。
  「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見識過了」。

  「你、你住二樓樓上,我住一樓,互不干涉知道嗎?」瑞希先將東西丟到一旁,說出規矩,「等你車子找到,行李還給我之後就必須馬上離開!」。

  「放心,你要我留下來我也不想留」睿英說。

  瑞希青筋冒在頭上,「呀!你這是對給你暫住在你家的恩人該有的口氣嗎?」。

  「恩人?」。

  「沒錯!我是房東!是你的恩人!」。

  睿英哼了一聲,「我為什麼要把一個打工的當成恩人呢?」。

  「那是因為!」瑞希遲疑了一下,腦海裡飄過睿英講的那一句話,她眉頭重重壓在眼眶,「打、打工的?!」。

  「不是打工的嗎?」睿英斜視著瑞希,「不過就是欺騙大眾當了三個月的總統女兒又出國深造三年,身為打工的的氣質還是一樣沒變」他隨意指著桌上便宜的物品,塑膠杯和超市大瓶果汁,上面還標示買一送一,還有便宜的原子筆,「這麼高級的總統飯店給你這個打工的住實在是太浪費了」。

  「夠了!」瑞希不悅的說,「誰、誰準你亂逛我的家啊!我這叫省吃簡用!懂不懂啊你!你應該向我看齊才對」。

  睿英又哼了一聲,「我才不稀罕一個打工的來教我道理嘞!」。

  瑞希瞪著睿英,氣呼呼的神情,「開口閉口都是打工的!打工的是哪裡惹到你了啊?!」。

  就這樣,兩人時隔三年,更加合不來的回到各自的房間,做自己的事情。
  
  睿英一個人待在房間裡面,身上唯一攜帶的東西就是一支手機。

  「阿彪嗎?是我,我現在在楓星這裡,我的車子出了問題,車子還有錢包、鑰匙都被拿走了,在警察聯絡我之前我都會住在這裡,千惠那邊就說我出差了,我會留下來暗中觀察楓星,看她又有什麼計畫就先這樣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睿英掛上電話,從沙發上起來,不緊不慢的走出房門,餐桌上只留了一張紙條和一張紅色鈔票。

  「我去我的畫廊一趟,這是晚餐錢,當然,你要還給我!」。

  上面是這樣寫的,睿英伸手拿起一百塊,哼了一聲,嫌棄的眼神,「一百塊是能吃什麼啊」他低聲說。
  
  瑞希前腳才從計程車走下來,後面馬上開過來一台黑色轎車,「喂!」坐在駕駛座的大男孩探出頭向瑞希喊道。

  後者瑞希奇怪的轉過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她倒吸一口氣,「高頃海?!」。

  頃海大咧咧的笑容,從車子上下來,他現在身高又比三年前高一些,而瑞希的身高依然停著,「怎麼?看到我太開心了?」。

  瑞希眉頭深鎖的看著頃海的臉,「為、為什麼你的嘴角淤青?你去打架啊?」。

  頃海攏攏肩,有些不自在,「這個是前幾天遇到一些混混,修理他們一頓留下來的……」他的聲音越來越小聲。

  「不是說過不能打架的嗎?!」瑞希氣呼呼的大叫,後者頃海顫抖了一下,「走!跟我去醫院」。
  「不用啦!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可以搞定」。

  「你要怎麼搞定?貼OK繃?擦小護士?」。

  「算了,虧我還在這裡等你一個下午!」。

  瑞希眨眼,「一個下午?」她吃驚,「你在這裡等我等一個下午?你瘋了嗎?」為什麼要這樣?瑞希為此感到非常意外和疑惑。

  「反、反正畫廊我看過了,還不錯然後也見到了你」頃海不自然的說,「我、我先回家了」。
  「等等!」瑞希拉住他,「車鑰匙給我一下」。

  頃海奇怪的看著瑞希,充滿疑惑,而瑞希朝他伸出手,頃海只好彆扭的從口袋拿出鑰匙放在瑞希手上,「你要我的車鑰匙幹嘛?」。

  「你說呢?」瑞希神秘兮兮的拿著車鑰匙,打開車門,坐上駕駛座,頃海眉頭一皺。

  「你、你會開車嗎?」。

  「開玩笑!你以為我這三年都在打混摸魚嗎?!」。

  「那你到底要幹嘛?」。

  「上車,我送你去醫院」。

  「不要!」。

  瑞希對頃海馬上拒絕的口氣感到完全不意外,她調皮的笑容露出來,「好吧,看來有人今天得一個人狼狽的走回家了,這個時間應該很難叫車吧?」。

  頃海大驚,臉色異變,「喂!你給我等一下!」他將頭探進窗戶,雙手緊按著窗口,可以近距離的看見彼此的臉龐,頃海不自然的咽了咽口水,瑞希俏麗的頭髮,有著淡淡而舒服溫和的花香,細長的睫毛微微顫抖,還有那粉嫩的嘴唇。

  「怎麼?要上車了嗎?」瑞希沒有察覺到頃海的不對勁,繼續問道。

  「我」頃海呆滯住,瑞希這時才感到怪異。

  「你幹嘛不說話?哦,我懂了!有人是想要來個心理抗議是吧?」。

  「不是那樣的」頃海認真的說,瑞希第一次看到頃海露出這樣真誠而認真的表情,「我是想問你這三年來你是不是還忘不了他?」。

  他?是指江睿英嗎?為什麼頃海會突然提起江睿英?……

  瑞希露出調皮的笑容,頃海覺得不對勁,晃神一下,窗口的玻璃不停向上,頃海大叫一聲。
  他的頭卡在車裡,玻璃窗硬生生的卡住頃海的脖子,「咳!咳!喂!」他憤怒的大喊。

  瑞希不由得大笑了出來,頃海無力的敲拍車門,卻無動於衷,「喂!你把窗子用下來啦!」。

  「不要哈哈」瑞希好笑的說,「除非你乖乖的跟我去醫院,看醫生」。

  「鬼才要去!」。

  「好吧,那我看時間也不早了,那我就先回家好了!」瑞希隨意的說,要踏下油門時,頃海緊張的叫了出來。

  「等等等!」他急忙的叫著,「好!好!我去!我去!我去啦!」時隔三年,頃海仍然無法抗拒瑞希的力量,車裡充滿女孩得意調皮的笑聲。

  
  時間已經很晚了,頃海開車停到飯店門口。

  「謝啦!記得要聽醫生的話,按時擦藥,知道嗎?」瑞希不忘叮囑他。

  「知道了,多虧某人我差點腦子搬家」頃海說。

  「哈哈!對了,你現在在做什麼呀?」。

  「空手道教練」頃海說,「以前我們住的孤兒院資金出了問題,想賺點錢幫助院長」。

  瑞希聽的又是意外又是欣慰,她輕快的自然勾起頃海的肩膀,後者嚇了一跳,「不錯嘛!我的好弟弟!終於長大了!做為姐姐的我真是感動哈哈!」。

  「走開啦!肉麻死了!」頃海孤僻的拉回自己的手,「聽說你也想幫院長不是嗎?院長以前對我們那麼好,只是想回報一下而已」。

  瑞希露出愉快的笑容,「說的也是呢!時間也不早了,我先上去了,你要好好加油哦!」。
  「恩」。
  
  瑞希提著疲倦的身子回到套房,一打開門就看到睿英坐在客廳上,平靜的看著電視,睿英看了時間,「你回來的真晚啊」。

  「跟你有什麼關係呀?」瑞希不悅的說,「警察局打電話給你了嗎?」睿英臉上一絲微弱的變化。
  「有消息的話我就不會還在這裡了」睿英關上電視,走向前到瑞希面前,後者不自然的撇開與他交換的視線。

  「你你要幹嘛?」瑞希古怪的問。

  睿英低下頭看著她,「為什麼要逃避?」。

  「蛤?你你在說什麼呀?」瑞希低聲說,要往旁邊繞過睿英離開走去房間時,睿英拉住瑞希的手,一把往牆面推過去,她叫了出來,睿英按住瑞希的雙手,緊緊壓在牆上,瑞希竟無力抵抗。
  兩人距離相當靠近,睿英眉頭微皺,神情複雜的低下身作勢要吻她時,瑞希抗拒的撇開頭,兩人陷入沉默,彼此都呼吸急促,圍繞著緊張的氣氛。

  「我是說你為什麼要逃避我?」睿英低聲說。

  瑞希彆扭的身體,她咬了咬唇,壓抑著情緒,「我幹嘛要逃避你呀?!我又沒做什麼虧心事!」撇開視線倔強的說。

  「是嗎?」睿英冷笑,「可是我怎麼覺得你在說謊?因為你還喜歡我,對吧?」。

  瑞希聽到這句話,神情一絲絲顫抖,她深呼吸,勇敢的直視睿英,「喜歡你?」瑞希冷漠的口氣,「對我來說,三年前和你相處的三個月,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是我最不想想起的記憶你懂嗎?!」。
  話以至此,睿英低下頭堵住瑞希的嘴,瑞希大驚。

  睿英低下頭粗魯的吻她,瑞希的雙手被按住無力反抗,她不停的試圖抵抗,而後者,男人也不甘示弱著。

  「恩哼!嗚!」瑞希被吻的差點喘不過氣,她咬了睿英的唇,後者反彈的放開瑞希,不忍往後退個好幾步,唇上有個被咬破的小小血口痕跡,男子輕輕用細長的手指觸碰被咬傷的地方,眉頭深鎖,瑞希喘著用袖子粗魯的擦拭被吻的嘴唇,怒氣的瞪著他。
  
  在洗澡的時候,瑞希退下所有衣服,浸泡在熱水浴池裡,細長的手指輕輕撫摸自己粉嫩的嘴唇,彷彿還留著剛剛殘留的熱度,另一方面,睿英走到梳妝臺前照著鏡子,小心的用大拇指觸碰被咬的地方,那微紅的嘴唇,大拇指上沾著少許的血。

  「真是痛死了」睿英低聲埋怨的說。
  
  三更半夜,睿英結束了公文,放進黑色公事包裡面,從椅子上起身拉一拉僵硬的筋做個簡單的伸展運動,他走下樓梯,到廚房拿了一個玻璃杯子裝了一些清水,轉身要回房間時看到瑞希的房間的門微微張開,燈還是亮的。

  瑞希倒在書桌前,手上還拿著畫筆,手臂下壓著一張凌亂的草圖,她熟睡著,睿英放輕腳步的走進來,看到擺在瑞希前面筆電的螢幕,睿英眉頭一皺,瞇起眼睛看清楚。

  設計一個代表恆光科技公司的最新電子產品包裝設計並且在規定的日期投稿,一旦您的作品入取,就代表可以本公司談論合作合約。

  恆光科技公司?!睿英倒吸一口氣,驚愕的看著瑞希。

  隔日早晨,睿英準備了一桌精美的早飯,瑞希急忙的從房間裡跑出來,像是在找什麼東西一般的慌張。

  「我請服務員送來早飯,來吃吧」。

  瑞希看到睿英,「我問你,你有沒有看到我桌上一張草圖?」。

  後者冷笑,「你在懷疑我嗎?」。

  瑞希愣了一下,想想也是,也許是自己忘記放到哪裡,睿英應該不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不是的」她低聲內疚的說。

  「沒錯,就是我丟的」睿英直說。

  瑞希聽的聞之色變,「你!你為什麼要亂丟我的東西?!」她氣呼呼的指著睿英吼道,「你不知道那對我來說有多麼重要嗎?!你怎麼可以這樣!」。

  睿英攏攏肩不以為然,「那你呢?恆光科技公司?」他冷笑,瞇起眼質疑的看著瑞希,「你到底有什麼計畫?」。
  「你在說什麼呀?!」瑞希不明白而不耐的回應,她現在滿腦子都是那張草圖。

  「不要再裝了!」睿英憤怒的吼道,瑞希一怔,「先是從拿錯行李箱開始,拿錯我的行李箱,接下來又是故意進入我家開的公司,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瑞希眉頭微皺,臉色蒼白,「你你家開的公司?」。

  「怎麼?想裝作不知道?又想要和三年前一樣裝作委屈、可憐!是嗎?」睿英冷漠的口氣對待她,瑞希不忍咬牙,不滿的瞪著他。

  「不管怎樣你也不可以把我的草圖丟掉呀!」瑞希大叫,「你知不知到我花了多少心血去完成那個作品的呀?!」。

  「我不想知道」睿英冷酷的說,「我只想知道,到底要怎樣你才會停止你的行動!你到底要怎樣做你才會滿意!你是來報復的嗎?就像三年前一樣對不對?為了什麼?錢嗎?」。

  瑞希被逼急了,她不忍一絲委屈的情感,又充滿不滿和不服輸,「我真的不知道那間公司是你家開的啊!」她切急的說,「我要是知道的話也絕對不會」。

  「所以你是說這一切都是巧合嗎?」睿英硬生生打斷她,「天底下怎麼可能有這麼巧的事情!直接說吧!你要什麼?果然還是錢對不對?」。

  瑞希火氣忍到一個底線,她憤怒拿起桌上的紅茶一把往睿英臉上潑過去,後者沒有閃躲,冷冷的被潑了一身紅茶,睿英明明可以躲開的,卻沒有躲掉。

  「不管我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不管我做什麼你都認為我是那樣的人,那我就是!」瑞希忍住眼眶的淚水,故作堅強的神情,「江睿英!如果這是你想要的我恨你!」女孩憤怒的大叫,冷漠的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加快腳步的離開,留下睿英一個人孤獨的站在原地,男子臉上的神情滿是複雜、沉重的情感交疊,聽到瑞希說恨自己,心如刀割的痛苦湧上,卻有著說不出的掙扎……

  「阿姨!阿姨!」瑞希找到飯店清潔工,緊張的叫住她,「請問一下,今天回收掉的垃圾已經被收走了嗎?」。

  「是啊,剛剛就收走了」。

  「剛剛?!」。

  瑞希毫不猶豫的往大門追上去,看到清潔工已經開車準備要離開。

  「等、等等!」瑞希緊張的叫道,但已經來不及,垃圾車已經發動了,瑞希只好追在車的後面,試圖想要追上,可是垃圾車的距離只是離她越來越遠,好像怎麼樣都也到不了一樣……
  
  睿英從自己的口袋抽出一張紙,他不緊不慢的打開來,是楓星的草圖,原來,他並沒有把它給丟掉,睿英神情複雜的坐在楓星房間的床邊,臉上滿是沉重的表情。

  叮噹!

  楓星的手機震動,一通電話正打給她,睿英走過去往書桌上擺放的手機看,上面寫是設計工作室,睿英伸手拿起電話接了起來。

  「喂?小楓嗎?恆光科技公司的報名時間快要結束了,你應該知道吧?你可要好好加油不能辜負公司推薦給你這個機會的我哦!」睿英聽到這裡聞之色變。

  「小楓?」睿英將電話隨手一丟在床上,奮不顧身的跑出去。
       瑞希的手機還有一封未讀訊息。

  你母親無雙大姐頭正在來找你的路上……

  
可以先和大家透露之後的路線可能會走比較虐心的方向,差不多要讓情敵出場了
昨天有一個朋友問我說為什麼是影武者女孩?
因為女主角因為某些原因,詳情請看第三集,為了圓滿落幕,擔任假扮總統的女兒,成為千惠的影武者也就是影子,一個影武者闖入那個鳳凰般的世界,遇到了貼身保鑣摩擦出情感火花的故事。
我希望你們會喜歡,但這畢竟是我第一次寫這麼長篇情感的都市小說,所以多少有些不大好,歡迎指教,然後希望你們願意繼續看下去,我會努力的讓影武者女孩漂亮完美結束。

歡迎收看另外我最近更新在講親情以及愛情方面糾葛的小說 赤色的時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806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zxc380288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Ⅰ(A)-... 後一篇:江楓之我的動漫展大血拚!...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ss098618843大家
繪圖更新!!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