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雷迪短篇小說】《兩個怪物》

作者:雷迪(珀珀醬)│2017-08-11 10:19:57│贊助:20│人氣:364
大家好,我是雷迪……

呃,雖說標題是短篇,但實際上有一萬字,而且是以序章的形式來寫,由於作者我想題材的速度遠超出寫故事的速度,導致一直挖新坑。

這樣會沒完沒了,所以這篇我打算先弄成短篇來發洩靈感的慾望,未來若有機會,再來寫主線故事。

這邊先跟大家說聲抱歉,因為內容只有這樣,所以沒打算寫簡介……直接開始故事吧~~


-------------------------------------------

  夏緹雅仰望夜空,能在茂密的森林裡找到空地,並欣賞美麗的星空,想必是現在僅剩的小確幸了。

  如今以傭兵的身分工作多久了呢?她在心裡想著。

  她坐在用綠色布料鋪成的地毯,雙手抱膝將身體縮在一起。

  負責探索的隊員從出動後到現在已經過了半個小時,夏緹雅盯著眼前熊熊燃燒的營火,心情彷彿非常煩悶。

  隨後見她將地上的雜草丟進火堆,看來已經無聊到隨便找點事做來解悶。

  夏緹雅的故鄉是在某個僅有百人的小小村落,那個地方非常安逸,甚至安逸到與都市隔絕,她也認清自己的人生也會如同這個地方,平淡到沒有起伏。

  平凡的生活、平凡的出嫁、平凡的工作、平凡的變老、最後平凡的死去──這就是她的人生。

  所以她生活沒有目標,每天也安穩度日沒什麼煩惱,唯獨讓她最討厭的,就是偶爾幫父親耕田時,那鋤頭令她難以駕馭。

  雖然很輕易接受現實,但她有時候還是會幻想自己的生活能有所改變,像是穿上可愛的禮服、或者嫁給一個有點身分的帥哥,不過幻想終究只是幻想,一名鄉村的庸俗女孩,哪可能與富貴沾上邊。

  ──原本應該是如此的,如今這些想法也成了過去式。

  自從她發現自己擁有『激發者』的力量之後,她的生活就改變了,不……是她想要改變一切。

  這是世上極為罕見的力量,也是眾多騎士團或是冒險團都想藉助的力量。

  能將魔力灌注在人體身上,使其激發潛力,而且還可以連帶持武器者的武器變得有如鑽石堅硬,簡單說──可以輕易讓人類超越人類的範疇。

  也因為激發者這名職業的原故,讓許多獵人或冒險團能輕易打倒野獸或是怪物,此後激發者就變成所有團隊都想僱用的人物。

  不過能成為激發者的人少之又少,而且只有女性才有機會得到這份力量。還不只如此,激發潛力的對象也限制只有男性,導致一個隊伍的性別常常往不平衡的方向發展。

  夏緹雅得知自己擁有激發者的力量之後,她也很快地向所有村民表示,並且說想要到鎮上去、想要靠這個稀有力量來改變生活。而她的村民也各個支持她,從那時候開始,她平凡的人生就開始改變了。

  激發者通常是以傭兵的身分加入團隊,只要在團隊中完成任務就能得到高額報酬,通常金額平均分配給團隊每個人,也還是能分配到足以安穩度日一陣子的金額。

  由於激發者只需要激發隊員的潛力,並不需要參與戰鬥,所以可以在沒有風險的情況賺錢,想必再也沒有比這更棒的工作了吧……才怪!

  社會是現實的,天底下沒有那麼幸福的事。

  由於團隊的男女比例差距過大,夏緹雅甚至常常待在只有男性的隊伍裡,這讓她非常困擾,畢竟防狼之心不可無。

  遇上素質好一點的團隊當然沒有問題,但若遇上較惡劣的團隊那情況會很淒慘。因為夏緹雅是個沒有戰鬥能力的弱女子,容易被沒素養的團隊各種騷擾,好一點是言語上的騷擾,嚴重的話則是直接肢體接觸,甚至觸碰較隱私的部位。

  夏緹雅一直很擔心會遇到比這更可怕的事,光用想的就讓她好幾次想放棄這份工作,但事實上她沒有放棄過,因為她已經決定要賺大錢,改變那沒有色彩的生活。

  然而──今天的狩獵任務,有希望將這一切「結束」掉。

  因為這次狩獵對象是一隻極為稀有的怪物,據說牠是半狐魔物,而且相當年幼。只要抓到就可以賣不少錢,聽說賣出去的價格,足以讓人一輩子都能享有榮華富貴的生活。

  夏緹雅抱著一點希望,雙手抱膝看著火堆,無神的淺藍色瞳孔裡照映出火光,祈禱這次能平安完成任務。

  啪。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右肩膀。

  「小姑娘,在想等一下賺大錢後的事了嗎?」

  夏緹雅要更正,並不是有人拍她的右肩膀,因為現在有個體格粗壯的男子擅自坐在自己左邊,所以那隻手不是拍肩,而是摟肩。

  男子的臉上浮現出猥瑣笑容,讓夏緹雅眉間垂下,露出非常厭惡的表情。

  「老實說,我非常喜歡妳,雖然妳沒有傲人的身材,但那張清純的臉讓我非常中意,反正今晚就會結束掉一切,要不要現在就……」

  隨後男子像是得意忘形一樣,順手將另一隻手往她的胸部靠近,但也很快地,夏緹雅咂嘴一聲後用左手把那隻鹹豬手拍掉,然後右手護著自己的胸部,整個人往男子反方向縮起來。

  「猶拉德團長,現在還在執行任務中,請不要做任何任務以外的事。」

  如今生存之道告訴她,越是處於弱勢,就越容易讓對方得趁,所以她口氣冰冷,帶著不悅的眼神盯著猶拉德。

  他眨了兩眼好似對夏緹雅的反抗感到訝異,但之後又揚起噁心的笑容。

  「哼哼,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性格也很不錯呢,越來越看中妳了。」

  「激發者的能力很容易受到心情影響,所以請團長不要再說這些話了。」

  當然,激發者的能力與心情好壞無關,但她為了不讓猶拉德再對她語言騷擾,所以刻意編了個謊言。

  但效果似乎不大,猶拉德看起來非常自傲地說道。

  「有什麼關係,反正這次大概是最簡單的狩獵任務了,說實話沒帶上激發者也沒差,我只是因為看上妳的外表才雇用妳的!可別以為自己有多重要啊小姑娘。」

  夏緹雅又不耐煩地咂嘴,受不了猶拉德的她試圖站了起來,但下一秒肩膀被一股力量下壓,她身體被他用手給壓下來。

  這下她真的有點畏懼了。

  「欸欸我說啊,妳該好好認清自己的價值了吧,現在的妳可是什麼事都不用做就能拿到高額報酬喔,天底下哪有這麼爽的事,所以……也該替我這個團長貢獻『只有妳』能做的事情了吧?」

  猶拉德一邊說著,一邊又將粗糙的手伸了過來,夏緹雅沒辦法再擺出冷酷的樣子,現在她臉上的恐懼一覽無遺。

  「你、你想做什麼!走開!」

  「這副身體算一算大概來個十次就可以換取妳所應得的獎金了吧。」

  猶拉德說完後便像野獸一樣將夏緹雅推倒,明明這個地方還有其他團員,但他們卻視而不見,讓絕望感更是深入她的內心。

  夏緹雅想大喊救命,但喉嚨卻像有東西卡著一樣喊不出來,比起掙扎她更是嚇得全身發軟,淚腺也開始崩潰。

  之後她再也不敢面對將要發生的事,她緊緊閉上雙眼。

  早知道就不要貪這份報酬,接受這個團隊的任務了……

  「──團長!」

  忽地,從森林的某處傳來某人的呼喊,猶拉德抬頭看向聲音來源。

  是其中一名探索隊的隊員跑了回來,猶拉德似乎對這個時機感到不滿,他一臉不屑地放開夏緹雅。而她獲得自由後,先是用臀部後退幾步,之後再狼狽地站起來逃走,趕緊躲到紮營帳篷後面。

  雖然夏緹雅很想就這樣逃離這裡,但她對這座深山不熟,而且沒有任何存糧和水,恐怕逃走也是死路一條。她只能繼續待在這裡,同時她也在心裡不斷咒罵自己的無能。

  躲在帳篷後面的夏緹雅,露出半邊眼睛,聽著歸來的探索隊員與團長的對話。

  「有件事得先向團長報告……」

  「報告?有捉到的話直接帶來就好,難道是還沒找到嗎?」

  「不,我們其實很早就找到了,只是……」

  那名探索隊員把頭低下,像是有點難以啟齒,但他還是說下去。

  「只是對方說,想和我們談一談。」

  聞言真相的猶拉德皺起眉頭,讓那粗曠的外表更是添加恐怖感。

  「那傢伙原來會說話啊,但誰管這些,反正直接捉回來不就好了?」

  「那個……這恐怕有點困難,因為狀況有點不太一樣,那孩子現在──」

  此時從森林後方傳來眾多腳步聲以及樹葉的摩擦聲。

  大家頓時沉默,往聲音來源看去,之後第一個從森林踏出來的人,很明顯不是猶拉德的隊員。

  「………………」

  大家屏住呼吸,那是一名陌生的少年。而在少年出現後沒多久,他身後附近開始出現許多光源,像螢火蟲一樣照亮著,其他探索隊員也跟著歸來了。

  等那個少年走到離猶拉德他們較近的地方後,因為光源較清晰,所以大家也終於看清楚少年的外貌,不過裡面最驚訝的大概就是躲在帳篷後面的夏緹雅吧。

  她用手摀住嘴彷彿想阻止自己尖叫一樣,那名少年留著一頭不長不短的黑髮,五官端正像一幅畫,略為蒼白的皮膚和那如老鷹的銳利眼神只能用美男子形容,帶點憂鬱的神情像是沉默寡言的人,也替他增添不少穩重感。

  嘴角附近還有兩顆可愛的虎牙,身上披著異樣的深藍色短披風,裡面穿著類似執事服的黑色服裝襯托出他那纖細又結實的身材,腰際右邊配戴一把細劍,給人第一印象是異國騎士團的騎士。

  ──是夏緹雅喜歡的類型。

  她臉頰微微泛起紅暈,整個人呆愣到緊盯少年不放,視線像是要黏上去一樣。

  少年登場後,意外的發展使大家沉默,不過猶拉德先行開口說話。

  「哪裡來的小鬼?難道你也是來狩獵……!」

  話講到一半猶拉德就呆住了,這邊也要修正一下,陌生的人不是一個,而是「兩個」。

  另一個人因為身體嬌小的原故,使得大家忽略掉她的存在,她被少年抱在懷裡,而且模樣似乎不太平凡。

  「白色的狐狸耳朵,還有尾巴……莫非她就是我們在尋找的……」

  像雪一樣白皙透嫩,白色的狐狸耳朵和尾巴,配上那白色的及肩秀髮,與黑色系配色為主的少年簡直是相反的存在。

  猶拉德咬牙切齒,夏緹雅覺得他好像生氣了。

  「臭小鬼……你果然是來狩獵半狐的吧!」

  少年沒有說話,從剛剛到現在他一直用那冰冷表情看著這裡。

  「喂!臭小子,老子在跟你說話,快給我回答!」

  「──……人類,在跟珀說話嗎?勸你不要浪費口舌。」

  突然,宛如天使的嗓音降臨,稚嫩且宏亮的聲音灌入每個人的耳膜。

  大家很一致地看向聲音來源──也就是一直在少年懷中的半狐女孩。

  她緩緩挪動身子,將原本埋在少年懷裡的臉,轉到面對大家的方向。

  「珀已經失去聽覺能力,所以他聽不到你們說的話。」

  比起半狐女孩講的這些,在她面對大家之際,大家早已目瞪口呆。

  因為,比起收到少年沒有聽覺的訊息,在那之前更是被半狐女孩的模樣給嚇傻了。

  她太陽穴的位置綁著黑色布條來蒙住雙眼,正常人不太可能做這種事,除非……

  「嗯?怎麼人家轉過來你們就不說話了,是因為好奇人家為什麼要遮住眼睛嗎?不過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反正人家本來就看不到。」

  那半狐女孩用相當輕鬆的口吻說著自己的缺陷,完全不是那種年紀的小孩該有的模樣。

  大家私底下開始議論紛紛,從她所說的內容,大概可以推測她與少年是同一陣線的人,而且一個是聾啞人、另一個是視障者。

  不過,在聽到這些驚人的訊息後,猶拉德好像不是很在乎的樣子……不,可能是看到一個聾子跟一個瞎子的組合,讓他感到莫名其妙吧。

  「混帳小子,是想戲弄我嗎……!」

  在眾多細碎的吵雜聲裡,也許是猶拉德的聲音特別宏亮,半狐女孩耳朵一抖,就將臉往他的方向看去。

  「不是戲弄,我們之所以來到這裡,是想和你們的主子談一談,可以告訴人家你們的主子在那裡嗎?」

  「我就是這裡的團長!」

  像野獸一樣的怒吼聲,使半狐女孩的耳朵又抖了兩下,而她彷彿慢了一拍,過一陣子才露出訝異的表情。

  「哦~原來就是大叔你啊,人家還以為主子會是個更老沉的人呢……雖然人家也沒看過老沉的人長什麼樣子。」

  「妳這瞎眼的小鬼屁話也太多了吧,是不想活了嗎?」

  「雖然人家不否認自己是瞎子,但被別人這麼一說倒是有點受傷呢。」

  半狐女孩從容的態度,讓猶拉德氣得咬牙肩膀顫抖。夏緹雅覺得他能跟一個小孩鬧到發脾氣,某種意義上也滿厲害(愚蠢)的。

  不過,在某種層面上能把這個變態氣死也不錯呢──好像在不知不覺中跟半狐女孩站在同一陣線了。

  「古魯托,快給我過來。」

  「…………?」

  聽到那個名字,夏緹雅不禁冒出冷汗,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

  隨後,彷彿應證她的預感,地表無預警地被某種力量撼動,開始出現微微晃動的現象。

  原因來自於某處的巨大岩塊突然動了起來,但其實那不是岩塊,畢竟茂密的森林裡有顆巨大石頭本來就很奇異。

  那是猶拉德的其中一名同伴,他是個超越壯漢等級的大塊頭,用巨人稱呼都不為過,無論是盔甲還是正常的衣服都不合他的尺寸,所以他只披著像野蠻民族的布料背心,全身肌肉像腫瘤一樣,對夏緹雅而言這種肌肉非常噁心。

  平常非必要他不會行動,整個人會像假裝岩石一樣坐在某個地方,因為像他這樣的人光是站起來,就很容易讓人誤以為發生地震吧。而如果讓他進行狩獵任務的話,那大概會把整座森林夷為平地。

  名為古魯托的巨人緩步走到猶拉德後方,每走一步都會引發地震,當他就定位之後,他露出詭異的笑容看著少年與半狐女孩,還發出像怪物一樣的低鳴聲。

  「臭小鬼,這下你還想說什麼嗎?」

  藉著古魯托龐大的身軀,猶拉德用不善的笑容對他們說道,但少年仍然不為所動,而半狐女孩的耳朵又抖了兩下。

  「大叔你剛剛是不是叫誰過來了?但人家根本看不到,所以就算想配合你假裝害怕一下,也還是滿有難度的。」

  猶拉德的額頭好像冒出青筋。

  「不過,先不提這個了,還是趕緊讓人家說重點吧,不然珀會等得不耐煩的。」

  接著半狐女孩張開小嘴,深深吸了一口氣,周圍也逐漸開始安靜起來。

  「──人家願意寬恕你們一次,請你們馬上離開。」

  原本應該是非常慎重的話,但從她嗓音脫口而出,聽起來卻像生氣的小孩一樣,讓眾人不禁錯愕地眨了兩眼。

  不過也很快地,眾人開始哄堂大笑,甚至還有人笑到抱肚子。

  但半狐女孩似乎不在意周圍的笑聲,她繼續說道。

  「雖然人家本來就看不到,但人家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你們離開的。」

  眾人笑得更大聲,甚至有人已經笑到跪在地上垂地板。

  好像只有猶拉德覺得自己受到屈辱,他不但沒笑,反而還讓那張大叔臉擠出更多皺紋,看來他已經忍無可忍了。

  「看來真的要讓妳嘗嘗什麼是恐懼了……喂!女人,死去哪啊!」

  一直躲在帳篷後面的夏緹雅,聽到他叫自己後,就像被電到一樣跳了起來。

  「快給我出來!現在終於需要妳了,快用妳的力量給那小鬼一點顏色瞧瞧。」

  雖然說是需要幫忙,但夏緹雅反而更是將身子縮起,躲在帳篷後面。

  結果不知道是不是早就有人看到她躲在這裡了,只見某名團員從帳篷旁邊現身,然後粗魯地抓住她的手臂,硬是把她給拖出來。

  被粗暴對待的夏緹雅被那個人甩手一丟,導致她重心不穩整個人跪在地上,皮膚與地面磨擦使她痛得咬牙。

  「現在馬上幫古魯托激發潛力,我要先殺了那個男的,好讓那個死小鬼乖乖就擒!」

  四腳朝地的夏緹雅抬頭一看,那不為所動的少年面無表情,對她來說,這個少年非常無辜。

  她全身顫抖沒有動作,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也許是本性善良的原故,也可能是個人偏激,單純不希望少年死掉。

  「咿呀!」

  因為一直沒有表示,讓等得不耐煩的猶拉德直接抓起她的領口,那力道簡直快把她的衣服給扯破了。

  「還在磨蹭什麼,現在可是能發揮妳價值的時候,快給我動作!」

  夏緹雅被強行拎起來,雖然很痛苦,但她仍然抿起唇搖搖頭,她做不到。

  「呿,沒用的女人!」

  猶拉德像是想發洩情緒一樣,把她狠狠甩到地上。

  雖然這一甩讓她痛苦到發出呻吟,纖細的手臂和大腿也被地上的塵土磨到流血──不過她的心情反而比較輕鬆。

  就算知道反抗很可能會招來可怕的後果,但夏緹雅還是拿不出勇氣,因為對方是個像王子一樣的人物,或許這是自己的私心愛慕所引起的心魔,但她就是做不到。

  大概幻想症又發作了吧,側躺在地上的夏緹雅在心裡想著,如果那名少年其實很厲害的話……如果給予少年激發者的力量的話,那可不可以就這樣……──

  「──妳很需要錢對吧?」

  聽到這一句話,夏緹雅的心臟開始劇烈跳動。

  「我也不是第一次雇用激發者了,所以我知道自願當激發者的人都是急需要錢的人,不然哪有女人敢獨自接受這種工作。」

  她兩眼瞪大,緩緩把視線看向猶拉德,而腦海裡浮現出當時離開故鄉前,自己與村裡的大家所說的話。

  ──『我要用激發者的力量賺到更多錢,然後改變這一成不變的生活!』

  她全身顫抖,雙手緊握地上的塵土,眼淚不知道為什麼流下了。

  猶拉德露出陰險的微笑,這確實擊中她的下懷。

  「榮華富貴的生活就在妳眼前,只要幹掉那個妨礙我們的人,一切都會結束掉。妳不必感到罪惡、妳不必覺得悲傷、妳並沒有殺人、妳只是做妳該做的事情而已。」

  猶拉德說的話是如此具有說服力,彷彿點開了夏緹雅的心房。她雖然全身還在顫抖,但她緩緩跪坐起來,即使樣子狼狽至極,她還是雙手緊握,擺出祈禱的動作。

  ──是啊,身為一名傭兵,只是在執行傭兵的任務而已。

  「──以夏緹雅之名向神祈禱,傾聽我的訴求,賜予我開拓未來之加護……請祢將力量託付給……『古魯托』!」

  嘴唇顫抖地說完後,此刻夏緹雅周圍綻放出藍色的光芒,無形的力量湧現,她的髮絲以及衣角像在飛舞一樣。

  她夢醒了,果然幻想最終還是幻想。

  就算對方有著白馬王子的外表,也不可能與那樣的人站在同一陣線,畢竟,現實還是得站在強者那一方……

  在夏緹雅被無形力量包覆全身的同時,古魯托也發生了異樣。

  他彷彿解放野性,那笨重的外表開始發狂,鼻子吐出的空氣好像能吹垮樹木一樣,一個仰天長嘯的聲音如轟雷般開天闢地。之後他用力往地上一踏,結果輕易地踩出裂痕,震波的衝擊幾乎要吹倒附近的團員,但他們及時用雙手擋住震波,勉強站穩住腳。

  原本龐大的身軀已經夠可怕了,現在變成跟怪物一樣瘋狂,正常人看到應該早就嚇得跑遠了吧。

  他抽出掛在背上的巨斧,光是斧刃的長度就有一個成年男子的身高那麼長,無論是誰被砍到,肯定都會像蘋果一樣被輕易砍成兩半。

  「哈哈哈,給我上古魯托,把那個面癱男砍成肉醬!」

  像野牛一樣剁蹄,古魯托壓低身子發出怒吼。

  半狐女孩宛如意識到交涉失敗般,她露出遺憾的表情,然後做了這種年紀小孩不該有的嘆氣舉動。

  「如果說老鼠都懂得避開老虎,那你們人類真的是連老鼠都不如呢……雖然人家從來沒看過老鼠就是了。」

  她沒有一絲畏懼,或許是看不到的關係吧,她表露的態度相當自滿。

  「人家想要寬恕你們,但若這是你們的選擇,那人家也會遵循法則,賜予你們……『命運』。」

  接著,古魯托用狂奔的速度衝向少年和半狐女孩。而半狐女孩只是平淡地將左手平放在自己的胸口。

  「──以艾納莉卡之名向神祈禱,傾聽人家的訴求,賜予人家開拓未來之加護,請祢將力量託付給,『珀』……」

  隨後,彷彿颶風般的藍色魔力在少年的底部炫起──夏緹雅見到後瞪大雙眼。
  ──不會吧,這個女孩難道也是……!

  夏緹雅全身冒滿冷汗,原來那個半狐女孩也是激發者,而且……還是不同檔次的激發者!

  一股可怕的預感從內心噴發,同樣身為激發者的夏緹雅比任何人都清楚。

  她包覆在自身的魔力遠超出自己的十倍……不、是二十倍?還是三十倍?夏緹雅已經評估不出來了。

  「快停下,千萬不能過去!」

  夏緹雅想試圖阻止古魯托,但已經陷入發狂狀態的他根本聽不進任何話,等到他接近少年之後,就使出渾身力量揮動巨斧,而揮下的衝擊力,如同字面上的意思,大地碎裂了。

  強大的破壞力比一開始踏地板還強大好幾倍,所有被波及到的團員都被吹飛,離震波較近的樹叢全部連根拔起往後傾倒,營火的火焰熄滅,世界瞬間染成黑暗。

  夏緹雅也因為沒有地方可以抓而整個人被吹飛,等她還有其他人從波及中清醒過來時,才紛紛往戰況看去。

  「…………」

  古魯托巨斧攻擊的地方,已經凹陷成一個坑洞,但是……

  「還好人家可以抓著珀,不然人家就要變成落葉隨風飄走了……雖然人家根本沒看過落葉。」

  ──少年只是很普通地擋下攻擊。

  他看起來不費吹灰之力的樣子,明明被那把可以劈開萬物的巨斧直接攻擊,但那把細劍不但沒斷還輕易擋下攻擊,果然是激發者的作為。

  「……?」

  好不容易才適應黑暗,此時夏緹雅瞇起雙眼,她在無意之中看到少年露出的表情。

  他笑了,而且不是微笑、也不是開懷大笑。


  ──那是渴望狩獵,猙獰的嗜虐笑容。


  「嗚……!」

  古魯托發出呻吟,本來夏緹雅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當她看到少年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後,才知道他在不知不覺中跑到巨大身軀的下方,然後用劍刺穿古魯托的心臟。

  思考好不容易跟到這裡,結果少年又迅速將劍從他的身體抽出……之後──

  「…………!」

  事情發展的太快,夏緹雅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見古魯托突然倒下了。

  然而聽到「咚」的聲響,夏緹雅發現那聲音就在不遠之處,於是她緩緩看向聲音來源──一個面露驚恐表情的巨大頭顱正望著自己。

  她發出人生中最崩潰的慘叫聲。

  「唔?看來似乎發生很可怕的事情呢,還好人家看不到,不然像人家這種小孩可是會留下陰影的。」

  另一方面,見狀不可能發生的可怕景象,猶拉德激動地喊道。

  「……怎麼可能會有人力氣比古魯托還大,而且還是用單手擋下衝擊……你、你們是怪物嗎!」

  「如果是人類的角度的話,唔,或許是吧?」

  少女不帶情感,用非常輕鬆的口吻回答猶拉德。

  「其實在你們到來之前,早已有更多人來過這裡,而且人數多到數不清,簡單算一算大概有五、十、十五……啊,反正又看不到,數了也沒用。」

  猶拉德像是難以置信一樣,他緊握雙拳,牙齒緊咬下唇,彷彿快要流出血來。

  「打聽這麼多冒險者,卻從來沒聽過有人狩獵半狐的消息,莫非這些人全都……」

  忽地,有名猶拉德的團員站了起來,他不顧一切往那少年的反方向逃跑。

  也因為這樣的舉動,讓少年察覺到他的動靜,少年將身體蹲成馬步後,下一秒便消失了。

  等他的形體出現時,就已經是把劍刺進那名逃跑隊員的畫面。在少年把劍拔出來後,隨著倒地的聲音,他將劍舉起,然後舔拭著沾染鮮血的劍刃,露出可怕的嗜虐笑容。

  「啊,這下傷腦筋了,看來珀已經進入『悅血』傾向了。」

  「悅血?什麼意思……」

  「老實說,珀是吸血鬼族的亞人,平常的話不會怎樣,但如果讓他看到血就會非常亢奮,直到滿足之前都不會停止殺戮──之前的人類也都是這樣被殺死的。」

  果然……之所以打聽不到任何有關狩獵白狐的消息,是因為所有狩獵白狐的獵人,全都被這名少年給殺了。

  原以為只是單純沒人敢接下報酬異常龐大的任務,孰不知,正因為這個任務的危險度極高,才會有如此高的報酬。

  這時猶拉德才驚覺自己已經纏在蜘蛛網上了。

  「開、開什麼玩笑啊啊啊!」

  猶拉德退後兩步後,便往森林深處逃走。看到團長撤退,其他人也紛紛開始逃跑,畫面有如失去秩序的螞蟻般,往四面八方逃竄。

  少年掛著猙獰笑容,雙眼游移彷彿在猶豫要先享用誰一樣,隨後他朝著一名體型較胖的男子跑去,也很快地把他的頭給砍下來。

  之後只要是進入少年視線範圍內的人,就會被他無情獵殺掉,就算身上抱著半狐女孩,他的速度也未曾減緩。

  其中有幾名被盯上的人是原本隊伍中的戰鬥員,他們知道自己被盯上時就拔劍迎擊,但完全沒有效果,少年連人帶劍把對方砍成兩半。

  在慘叫聲與哀號聲連綿不斷之下,早就嚇到腿軟的夏緹雅跪坐在原地,她有如失神般看著少年虐殺的畫面。

  ──一直到這場狩獵遊戲結束。


  ──…………


  夏緹雅,只是想擺脫平凡生活,為了改變一切,她才走上傭兵這條路。

  但那小小的夢想,卻是如此搖不可及,她並不知道自己究竟選擇了什麼。

  平凡的生活、平凡的出嫁、平凡的工作、平凡的變老、最後平凡的死去──這些是多麼的美好。

  在看到眼前如地獄般的光景,血染大地,鐵鏽味不時襲擊鼻腔,無頭屍體或是剩下半身的屍體躺在各個地方,她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你好像很幸運,珀的悅血傾向已經冷卻下來了。」

  在少年虐殺所有人之後,也很快地往跪在地上的夏緹雅看去,但並沒有像之前那樣暴衝過來,而是非常平靜,像紳士一樣緩步走到她的面前。

  「…………」

  夏緹雅低著頭,整個人明顯已經崩潰了。

  「……?」

  但在此刻,她還是感受的到從臉頰傳來一股溫熱感,她的意識終於回歸現實,她緩緩抬起頭,原來是那個看不見的半狐女孩正在摸自己的臉頰。

  從臉頰摸到頭頂,再從頭頂摸到臉頰,反覆的動作把頭髮弄得相當凌亂,但夏緹雅還是任憑她摸自己。

  「這個觸感,看來妳是個漂亮的女孩子呢,雖然人家沒看過漂亮的人長什麼樣子。」

  之後半狐女孩收回手,她露出微笑,對著夏緹雅說道。

  「人家願意寬恕妳。」

  聽到這句話後,夏緹雅眉毛揚起,而半狐女孩繼續說道。

  「人家知道,人類總是被欲望所蒙蔽,是相當容易犯錯的生物……但也正因為如此才有寬恕的價值,所以再給妳一次改過的機會,請快點離開吧。」

  當半狐女孩這麼訴說後,夏緹雅不禁流下眼淚,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流眼淚。

  不過,那天籟的聲音是如此動聽,也許是被她那天使般的溫柔給感動了吧。

  夏緹雅嘗試站了起來,但遺留下來的恐懼使她雙腳不聽使喚,她站起來沒多久又跌坐到地上。

  「站不起來了嗎?」

  夏緹雅已經發不出聲音,所以她點了兩下頭,不過半狐女孩根本看不到。

  但她們卻像心靈相通似的,半狐女孩此時伸出又短又嫩的小手,想要將她拉起來。

  見到天使溫柔的行徑,讓夏緹雅顫抖的嘴角微微上揚。

  大概真的徹底發瘋了吧。

  不過她不在乎自己異常的情緒,現在的她只想依賴半狐女孩的溫柔,所以她也緩緩伸出顫抖的左手。

  不過兩者在指尖觸碰之前,一股強烈的灼熱感從夏緹雅的心臟噴發。

  「嗚……!」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感覺心臟要燒起來一樣,她為了察明發生什麼事而往下看,結果原來是胸口被劍給刺穿了。

  劍從身體中抽離,她整個人也隨著抽離的劍往前晃動,此刻她突然有股強烈的嘔吐感湧現上來,也無預警開始嘔吐,吐出的東西全是鮮血,將她那件衣服給染成鮮紅色。

  最後,她在失去意識之前,彷彿來到現實與夢之間的世界,她看到過去的自己,從鄉村的模樣到成為傭兵的模樣都有,還有過往的努力、喜怒哀樂,全部都在此刻如幻燈片般跑了一遍。

  ──原來是人生的跑馬燈啊……

  在心中苦笑之後,夏緹雅便失去了意識。


※※※


  「──…………」


  艾納莉卡耳朵抖了兩下,遲遲沒有等到少女的手,直到聽到有東西倒下的聲音,她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珀,你把她殺了嗎?人家明明已經答應她要再給她一次機會的,你這個笨蛋。」

  艾納莉卡用食指戳珀的臉頰……大概有戳到吧。她知道珀聽不見,所以她也只是想吐吐心裡的不快而已。

  之後她吐了一口氣,彷彿拿他沒辦法一樣,用那種感到遺憾的口吻呢喃。

  「──我們彼此……有辦法互相理解嗎?」

  艾納莉卡說的話,珀聽不見。

  珀的行為舉止,艾納莉卡看不到。

  兩人即使身在最近的距離,卻永遠觸及不到對方,沒有任何交集。

  縱使如此,他們仍保持這種方式生活也已經有三年之久,畢竟……

  她成為了他的耳朵。

  他成為了她的雙眼。

  她成為了他的言語。

  他成為了她的雙腳。

  彼此彌補對方的缺陷,但卻永遠無法觸及對方的心,兩個怪物的故事──



  ──就從此刻開始。


-------------------------------------------

先感謝願意看到這邊、以及直接拉滾輪到這裡(?的各位

寫這篇故事,我花了五天零碎時間先寫個2500字,然後昨天放假從早上11點一直寫到凌晨1點半才全部完成並定案。

這篇故事的概念,是想寫一個盲人與聾啞人的故事,因為彼此無法溝通,所以即使兩人身在最近的距離,也還是觸及不到對方。

未來故事走向,我希望整篇能像「亞人醬有話要說」這部動畫一樣,藉由一個主角來幫忙他們兩個溝通、解決對方的煩惱,並找到彼此理解的方法,不過以我這篇故事的方向來說,恐怕不會那麼溫馨就是了=口=

我在寫故事時,一向最注重的就是人物特色,不知道這樣的狐狸蘿莉與吸血鬼美少年大家喜不喜歡呢?

而且這是我第一次用女性視角來寫故事,對我來說還滿新鮮……話說回來,寫完之後我覺得夏緹雅滿可憐的,奇幻世界背景的生活真的不容易啊=w=


最後,很高興願意點開來看的各位,這篇po上來後,我還得趕緊把妹妹新手裝的新段落寫完……啊,艦娘活動好像又開始了……


看來今天也是個Explosion的一天,本雷迪下台一鞠躬。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790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玥夜璃
大大挖了一個新坑啊XD題材不錯 但是我果然還是比較喜歡日常系的作品(可愛的天藍ww
封印者的比賽恭喜獲得不錯的成績~雖然我沒有玩過就是了(笑
至於艦隊的活動基本上沒要打甲慢慢打總是會過的~那個難度真的差超~級多 不過還好我已經退休了ww祝武運昌隆

08-13 06:29

雷迪(珀珀醬)
創作者總是容易犯開新坑這種錯誤XD,所以這篇算是先寫個短篇來滿足自己的創作慾。

這篇寫完後,我想先把艦娘活動打一打再來回去寫妹妹新手裝=口=

平常我都是打甲打得壓力好大,這次我決定打丙了,難度真的差很多,玩到養老階段沒必要學年輕人拚稀有裝備,有新艦娘就好哈哈。08-13 11:00
隨心隨意
這世界觀,夠挖一個大坑了吧XDDDD

02-11 20:37

雷迪(珀珀醬)
這坑很大,但沒空寫QQ02-11 20: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ss4456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封印者】位相競技賽參賽... 後一篇:【雷迪】角色設計之腦洞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odpower539自己
為什麼要學測了我越是提不起勁呢? 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