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23《再遇見》

作者:江楓X漁火對愁眠。│2017-08-09 12:03:17│贊助:8│人氣:292
老天爺!你在跟我開玩笑吧?!如果這是作夢,拜託請讓我快點從夢中醒過來好不好?
明明當初已經斷的一乾二淨了,到底是什麼力量又把我們給綁在一起,讓我們再次相遇?
  瑞希開幕畫展即將開始,貴賓陸陸續續到場,當然包括睿英和千惠,瑞希正被貴賓們包圍,客氣有禮的招待他們。

  「最近師傅怎麼樣呢?」。

  「龍本師傅很好,寶刀未老,之前還在美國的一個都市開了個人畫展」。

  「今天的作品我們很期待呢!」。

  「龍本一定有你這個徒弟而感到驕傲吧?」。

  「謝謝你們」瑞希簡單而溫柔的回應他們,「不好意思,開幕會快要開始,容許我先退下」她在離開前,不忘記和貴賓一個簡單的行禮而告別。

  「真是個好女孩呢」。

  「就是說呀!」。

  睿英領著千惠走了進來,周圍貴賓比想像中的還要多,畫廊裡面傳播著優美的氣氛,紅色布毯的地板,非常舒服,睿英將目光移開那飄浮沒有限定的遠方,被周圍繽紛的畫作給吸引住。

  「這個叫瑞希的畫家聽說是美國龍本的徒弟,這是她第一次的個人畫展」千惠低聲說,卻發現身旁的睿英根本沒有聽她講的話,而是看著周圍的作品,自然的走去更加靠近更加仔細的閱覽。

  從麥可筆作品到水彩最後睿英走到人物畫展那裡,周圍用繩子掛在半空中四周,一張A4大小的作品夾在繩子上,彷彿是飄在半空中的作品,睿英臉色驚愕的看著四周,那些畫,令人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沒錯的這些都是三年前有一個女孩和睿英自己相處在一起的景象,不論是開心難過或是幸福的甜美或是遇到困難重重,這些景象、這些回憶正刻畫在眼前,睿英看的心一緊,這些回憶一直跟著自己,他想要忘記以為自己已經忘記,然而現在又再次湧了上來,驚慌錯愕之後是非常強烈的情感,想要知道畫出這些畫的人會不會就是那個人

  「呀!」千惠走過來,隨意打了睿英的後腦,「你在這幹嘛啊?誰準你這個保鏢可以擅自行動的?」。

  睿英沒有把千惠的話聽進去,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確認,睿英直接從千惠身旁冷漠的擦肩而過,腳步快速緊張的離開。


  「喂!江睿英!」千惠大叫。


  「小姐,這裡是畫展,請安靜一點」旁邊的工作人員提醒。

  「欸你看,是總統的女兒」。

  周圍的貴賓對千惠露出奇怪的眼光,千惠忍住脾氣,無視周遭,只想趕緊離開這裡,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有種說不出的討厭,對這裡的一切都是。

  「各位,我們開幕剪綵活動即將開始,請各位貴賓都來到舞台前見證剪綵,馬上我們也來歡迎今天畫展的女主人,龍本先生的徒弟,高瑞希小姐」。

  千惠在遠處看到舞台前集合了一群貴賓,睿英很明顯的也在人潮之中,因為他很高馬上就看到。

  高瑞希從幕後走出來,一個花樣年華的少女,散發陽光自信的神態,笑容甜美,像是有魔力一般,無法將視線從她身上移開,一頭巧克力色的俏麗短髮,穿著一身時尚的高級洋裝,踩著高跟鞋,不緊不慢的走上來,馬上掌聲四起。

  睿英像是被定住一樣,呼吸彷彿停止,而心跳劇烈不已,強烈的情感從深處湧上來,不停的、不停的,他的眼眸深深照映舞台上的女孩,是她是她高楓星。

  雖然她的原本過腰的頭髮變短了不少,髮型也變了,氣質也成熟了許多,長相也是更加動人漂亮,但是她那讓人親切開朗的神態卻完全沒有變,現在的她更加讓人備受吸引還有矚目。

  「大家好,我是剛從美國回來的高瑞希」她深呼吸提起勇氣開口,「首先,我很謝謝在場的各位貴賓願意來參加我首次的畫展,你們的認可對我來說非常重要,還記得三年前我剛到美國,人生地不熟的小毛頭,不僅僅是語言之間的隔閡,但遇到龍本師傅,教導我繪畫之外也傳授給我許多人生的大道理還有生活的小事情,當然,除了龍本師傅之外,我也很感謝我一路走來在我身邊陪伴我的朋友,也許對於你們來說我還是個小毛頭,但是在今天看完我的畫展,看完我的作品,希望你們能對我有所改觀,謝謝」。

  掌聲四起,開始進行剪綵儀式,非常的順利,睿英和千惠就在台下眾多的人群之中,而楓星完全沒有看到,彷彿變了一個人,彷彿那樣記憶裡的楓星已經越來越遠了……

  接下來就是自由參觀的時間,瑞希捧著一疊資料,從後臺的工作室走出來,她開始一一的向貴賓介紹她作品的內容還有含義。

  「接下來,請跟著我來這裡」瑞希轉身往要帶著貴賓走去時,不幸腳踝扭了一下,重心不穩要往旁邊跌倒時,被一個男人拉了一把,撞見一個厚實的懷裡,手中的資料散落在半空中飄落於一地,她看到男子上的襯衫西裝上被瑞希手上拿的筆給劃了一小道痕跡,瑞希看的出來那是一件價格不菲的西裝。


  「對、對不起!」瑞希趕緊小小慌張的離開男子,錯愕的說,結果,她定住了身子,不可置信的望著眼前的男人,江睿英……


  彷彿這個世界就剩下兩人,彷彿時間是禁止的,瑞希驚愕的神情之中帶著淡淡的憂傷,強烈的情緒湧了上來,而這樣如冷水和熱水一同混合的複雜混亂情感對於睿英也是一樣的。
       就在我們彼此對上眼的一瞬間,三年前所有的回憶如同泉水一班全部湧了上來,彷彿就在昨天告別分開一樣,包括那些曾經零碎的吻、那些懷念的擁抱,睿英深冷的眸子裡清楚映照著瑞希那張又驚愕又失措的表情。

  千惠站在不遠處望著,她看到睿英的表情就知道,這三年他根本沒忘記過高楓星,他刻意變得冷漠冷酷都是外表其實他還是對楓星不過讓千惠更加意外的是,沒想到這個新一代設計師竟然就是高楓星,現在化名成高瑞希了,她真的成功了,成為一位優秀的設計師.....

  「高瑞希小姐?」貴賓露出疑惑的表情,輕輕呼喊。

  瑞希這時才被拉回神,「不、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個,小美,可以幫我帶貴賓介紹一下嗎?」。

  「好的」助手的小美禮貌的請貴賓跟著她一起離開。

  瑞希不自然的神情,還是有些驚慌失措,未定下來,她努力保持平靜,刻意避開視線交集,低下身撿起散落一地的資料,睿英也低下身幫忙撿起,兩人都彼此之間不自然的沉默不語。

  「謝謝」睿英捧著一疊資料,瑞希不自然的口吻,伸手要從睿英手中拿回剩下的資料時,睿英卻緊緊不放,兩人詭異的僵持著。

  瑞希眉頭微皺,「請放手」她說。

  睿英仍然緊緊抓著,眉頭深鎖,複雜的情緒帶著一絲絲不悅的瞪著她。

  「把資料還給我」瑞希提高了音量,「你!」。

  睿英反手將瑞希拉住,緊緊抓住她的手腕,一把將她往大門離開。

  「放開我!江睿英!你給我放開!」瑞希拼命掙扎卻仍然無法脫開睿英,被他強硬的拉出來。

  「我叫你放開我!」瑞希極度不耐煩的拉回自己的手,滿是不滿的瞪著他。

  睿英冷冷的瞪著她,「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為什麼現在才出現?既然決定要離開為什麼又要再回來?!」。

  瑞希被吼的一愣,「呀這是我的畫展啊!打擾我的人可是你!你憑什麼教訓我啊?」她不服輸的回應,「話說,你為什麼出現在我的畫展這裡?」。

  「因為我們收到了邀請函」一道平靜口氣之中帶著一絲冰冷,千惠正端莊優雅的走過來,自然的環住睿英的手臂,瑞希臉上一瞬間不自然的變化。

  「好久不見了高楓星?」千惠平靜的開口,露出淡淡的笑容,那是個沒有任何感情的笑容。

  瑞希抬起頭,正面看著千惠,她隱藏住動搖,故作堅定的,「我叫瑞希,高瑞希」她平淡的說,「看來這三年,你過的還不錯嘛」。

  「當然因為你不在呀」千惠說。

  瑞希硬生生的擠出勉強的笑容,「是嗎?真是太好了,因為我也是」她冷冷的說,然後看向睿英,「我還有事情,可以的話,請假裝不認識我,因為我們打從三年前就結束了現在我們彼此都是一輩子不會有交集的平行線,懂嗎?」。

  瑞希如此冷漠的態度,那是讓人如此錐心刺痛、如此讓人痛不欲生,睿英無法挽回她,他滿滿都是心痛還有悲傷,但他卻如此忍耐,瑞希漠視他們兩個,往前和他們擦肩而過,頭也不回的離開。

  三年沒有見了,睿英這三年一直想忘記、想忘記這個叫高楓星的女孩,但是他做不到,所以只好靠工作來忘記感情,他騙得了全世界卻騙不了自己,沒錯他從來都沒有忘記過楓星而她現在改名為瑞希再次出現在他的眼前。
  
  瑞希回到展場,直接快步走到後臺,隨手拿起包包。

  「瑞希小姐?請問你要去哪裡呢?」。

  「我我有些事情,晚點會再過來的」瑞希混亂的說,她只想確認一個事情,她將包包丟到旁邊的副駕駛車位,坐在駕駛坐上卻沒有踩下油門,切急的拿出手機傳簡訊給龍本師傅。

  「師傅是您邀請總統的女兒,林千惠小姐的嗎?是您刻意將我展覽的地點選在台灣的嗎?我真的很想要知道答案,請您看到簡訊後盡快回覆我」。

  瑞希整個人趴在方向盤上,看不到那表情,整個人都是充滿徬徨和說不出的悲傷。
  
  一路上,睿英都保持沉默,臉上滿滿都是眉頭深鎖凝重的神情,目光直視著沒有特定的遠方,千惠坐在睿英的旁邊,明明距離如此靠近但卻好像隔著一面牆一樣。

  「我還不想回家,我想去玩」千惠任性的說。

  「下午有記者會要出席,然後還有大學碩士班的課程」睿英平淡的說。

  「我不想去」。

  「不要任性,我不是你的貼身保鏢,我自己也還有其他事情,有什麼事情就該去找你的貼身保鏢,瑪莉亞」。

  「既然你不是我的貼身保鏢,你幹嘛帶我去畫展?」。

  「那是玫瑰女士叫我帶你去的!」。

  「你幹嘛對我發火?是因為高楓星對不對?」。

  「不是」。

  「明明就是!對不對?」。

  「都說不是了!」睿英不耐的吼道,千惠被吼的愣住,嚇呆了,睿英這時才晃過神,他也為自己的行為感到訝異,緊急將車子停靠到馬路邊緣,兩人彼此沉默不語。

  「抱歉」睿英不自然的說,「是我太衝動了

  「……」千惠沒有說話,只是臉上抹了一沉冰冷的臉龐。

  「你是總統的女兒,就應該明白自己的地位還有身份也不是小孩子了」睿英淡淡的說,「我送你回家」。
  
  「我之所以會撮合你們,是希望你能用你的新身份去和他們見面,不要再逃避,也讓他們看看你的成長還有實力我希望你能至少待在台灣一個月的時間,讓你好好想想」。

  瑞希收到龍本師傅傳來的簡訊內容,她一個人待在自己的畫廊裡面,神色凝重,人來人往進來她的畫廊參觀,而瑞希腦海裡卻是不是在思考關於畫廊的事情,而是在想關於龍本師傅說的話……

  「快八點半了」瑞希看著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時間,「差不多要關門了」她低聲說。

  「這位先生,我們畫廊的參觀時間已經要結束了」瑞希聽到身後服務人員的話,她疑惑的回過頭,是江睿英,他神色凝重的走過來。

  「有什麼事情嗎?」瑞希問。

  「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對不對?」睿英冷道,不帶任何感情「切斷一切的過去,變成陌生人?」。

  「沒錯」瑞希說,「所以如果沒有事情的話,請你離開」。

  睿英笑了,充滿悲傷的笑容,「很好很好」他轉為冷漠的神情瞪著瑞希,「如果這是你想要的,我成全你從今天開始,我們兩個,任何關係都沒有!我會當作我的人生沒有出現過你!」。

  他冷冷的說完,轉身離開,頭也不回的,瑞希站在原地不動,悲傷的看著他離開的背影。
  
  瑞希的腦海裡深深烙印睿英離開的畫面,這幾天她的心情就像是現在陰天的心情一樣低沉,她走進一家咖啡廳,點了一杯冰的摩卡咖啡,悠閒的坐在靠近窗戶的位置,從背包拿出一台白色筆記型電腦。

  她看到她有一封新的信箱,寄信人是瑞希遠在美國的設計工作室,這次要設計的主題是恆光科技公司的包裝設計,用來和恆光科技公司談論合作合約的,意思就是希望瑞希來設計吧?

  「給瑞希,我收到你的信件了,恭喜你回來台灣,你的,我現在出差在南部,你的個人畫展我一定會報到,期待我們再次相遇的那一天」另外一封簡訊則是來自瑞希以前的暗戀的大學老師,廖冠永。

  設計一個代表恆光科技公司的最新電子產品包裝設計並且在規定的日期投稿,一旦您的作品入取,就代表您得到本公司可約談合作合約的對象。

  「聽起來還滿簡單的」瑞希喃喃自語。
  
  睿英走進一家高級的餐廳,他看到不遠處坐著一對有點年紀的夫婦,正朝睿英揮手,後者攏攏肩膀,無奈的走過去。

  服務生端上套餐,睿英一邊熟練的拿著刀叉切著盤子上的牛排,一邊思考著事情。

  「怎麼突然約我出來,有什麼事情嗎?」。

  「兒子啊,我和你爸爸討論了一下,那個保鏢的工作你就辭職,專心來到我們家的公司上班繼承你爸的事業好不好?」江太太溫柔的說「你父親的恆光科技公司現在缺一位社長」。

  睿英緩緩放下手中的刀叉,「一個保鏢去公司上班,當什麼社長還是什麼的不會太荒唐了嗎?」。

  「那也是比保鏢這個職位來的安全呀」。

  「這個事情從好幾年開始就在跟我討論了,我的答案一直都是一樣,雖然我不再是總統女兒的貼身保鏢,但我還在外交部工作,偶爾也還是經常會被派出去擔任護衛的任務」睿英平靜的口氣中帶著一絲嚴謹,似乎是不打算退讓八。

  「所以你是不打算聽我這個老爸的話嘍?」江先生提高了音量。

  「爸爸」睿英有些無奈,他不想跟父親吵架,也不想放棄自己的工作,他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可以讓自己的父母安心……並且信賴自己的職業。

  「不要叫我爸爸,久久才見一次,每次都讓我不高興」江先生粗眉毛紅眼睛的不滿意的說。

  「那是因為每次見面你都談繼承你事業的事情」睿英說。

  江太太被這兩人夾在中間非常為難,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嘛,我們今天只是家庭聚餐而已,就先不要談這些事情好不好?」她和藹的說。

  但是睿英和江先生都板著臉。

  「不了,媽媽」睿英沉重的說,他起身,「如果你不能認可我,我也沒有必要繼續待下去」。

  江太太看到江先生的臉上已經抹上一塵辛紅的臉色,這兩個父子真的是水火不容,無法好好安靜吃個飯,也沒辦法好好溝通。
 
  千惠練完鋼琴的被瑪莉亞送回家,她剛走進來就看到睿英在和阿彪坐在客廳,像是在談什麼重要的事情,兩人臉上都非常嚴肅。

  「玫瑰女士會不會是故意的?想讓你和千惠和楓星小姐碰面?我記得三年前玫瑰女士對於楓星是江賀黑道女兒,取代千惠身份的事情似乎沒有太大的反彈,總統先生反而反彈最大」。阿彪低聲思考。

  「我不知道我不想再討論關於高楓星的事情了,隨便她」睿英冷淡的說,「我後天得去護送總統出席活動,我家公司研發的新科技即將代表我們台灣出去和別的國家競爭,後天會有記者會」。 
  
  「恆光科技公司對吧?江睿龍這個大總裁還沒有放棄要求自己的兒子繼承家族事業呀?」阿彪像是在看戲有趣的說。

  睿英攏攏肩,有些不悅,「你別鬧了,我不可能放棄保鏢這個工作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看了看時間,「我差不多要回去了!」。

  睿英看到阿彪的眼神飄移,睿英眉頭微皺的往後看,千惠正走過來,瑪莉亞跟在身後。
  「我肚子餓了,帶我去吃飯」千惠命令的口氣說。

  「瑪莉亞才是你的貼身保鏢,我和阿彪只是來告訴你外交部交代下來的事情而已」。

  「如果你不和我去的話你會後悔的」千惠冷淡的說。

  睿英、阿彪、瑪莉亞都露出疑惑的神情。

  夜幕低垂,車子停到某個靠近河堤附近的觀光夜市,人潮來來往往,非常熱鬧,睿英、阿彪、瑪莉亞護在千惠身後,抵達這裡,不緊不慢的走進夜市裡面。

  「我要吃那個!棉花糖!」。

  「香腸!香腸!我要那個烤香腸!」。

  「蔥油餅看起來也很好吃!」。

  「這個烤玉米味道好香呀!」。

  睿英、阿彪都有種被欺騙的感覺,和瑪莉亞一起就像是千惠的傭人、保母,幫千惠買想要吃的東西,在她身旁開一條道路,除此之外還得幫千惠看住周遭來圍觀在千惠四周的民眾,禁止他們拍照,靠近。

  「林千惠!」睿英終於受不了,「如果你是故意的話,就到此為止,我沒有心情陪你這個小朋友」。

  阿彪也深有同感。

  「就在前面了」千惠神秘兮兮的說,「如果你要這樣回去也沒關係,只是會錯過很好玩的東西哦!」。
  
  「來哦!來哦!免費的自畫像,大家可以來試試看哦!」瑞希在路邊叫賣,幫忙招攬生意,千惠看到露出得意的冷笑,睿英、阿彪、瑪莉亞看的充滿錯愕和心酸。

  千惠走過去,面對瑞希,「不是成為一流的畫家了嗎?還會在這裡悲哀的叫賣呀?」她冷漠的說。

  瑞希看到千惠馬上提起驚覺性,「我在這裡是免費幫大家畫畫,是出自我的意願,而且我沒有收錢,你到底想怎樣?」。

  千惠冷笑,「你其實只是不敢伸手要錢對吧?也對,龍本師傅的徒弟,再怎麼說也不能砸了自己師傅的招牌吧?」。

  阿彪和瑪莉亞看不下去的向前拉住千惠。

  「夠了,千惠大小姐我們回家」。

  「對不起,我們不是故意的」瑪莉亞看到瑞希的那一刻,又湧上自責不已的心頭。

  千惠甩開他們兩個,再走上前一步,「我來幫你一把吧?」她惡劣的說,伸手從手提包抽出一疊厚厚的千元紙鈔,瑞希眉頭深鎖,不知道千惠要幹嘛,下一秒,千惠手一揮,千元紙鈔無情的灑落在瑞希身上,阿彪大驚、瑪莉亞大驚、睿英大驚,不僅如此,身旁的遊客也大驚。

  那是如此讓人心痛,如此讓人受傷,如此讓人錯愕,瑞希看起來是如此悲哀,如此可憐,她緩緩抬起頭,不甘心的瞪著千惠,一個轉身拿起地上的裝著水彩顏料的小水桶直接潑灑在千惠身上,比起瑞希被灑了一身錢,千惠被潑了一身五彩繽紛的水彩更讓人震撼。

  「你你竟然敢潑我?」千惠濕透全身的覺得每根毛髮都讓人覺得發毛而養,她一個衝動用力的將瑞希推出去,瑞希身體一歪,失去重心,不甘心的倒下,重重的往後連同畫板一起撞在一塊,悲慘的跌在地上,這時,睿英再也忍受不住,看到瑞希悲慘的跌在地上時,睿英像是有炸彈在他體內炸開一樣的瘋狂。

  睿英順手推開擋在他前面的千惠,跑向倒在地上的瑞希,一把扶她起來,他慌張而擔憂,「你沒事吧?有哪裡受傷了?」睿英切急的問,看到瑞希沿著左手臂流下紅色的液體。

  「不要碰我!」瑞希用力推開身旁的睿英,不妙左手臂又一陣刺痛,睿英一把將瑞希抱起來,用公主抱的方式,後者大叫。

  「阿彪,這裡交給你」睿英說完就匆忙的抱著瑞希急忙的離開,千惠看的更加臉色鐵青而冰冷。
  
  「只是皮肉之傷而已,還好沒有傷到骨頭,血已經止住了,只要定時擦藥然後複診就沒問題了」。

  「謝謝醫生」。

  瑞希不顧身旁的睿英直接走出醫院,讓睿英趕緊跟上來。

  「等等!你要去哪裡?我載你回去!」睿英拉住瑞希,後者大叫,睿英趕緊放手,「抱歉!我不是」。

  瑞希心疼的抱著自己的左手,「醫療費多少錢?」。

  「什麼?」。

  「我問你多少錢?」瑞希不悅的口氣,覺得十分煩躁地瞪著男子。

  睿英眉頭一皺,臉色顯得有些不悅,「不用了」他低聲說。

  「我不想欠你們人情」瑞希提高音量。

  「是千惠搞得事情,我們只是幫忙收拾善後而已,不算什麼人情,行了吧?」。

  「很好,不要跟著我!我沒有摔倒腦子,我知道怎麼回家」。

  「你要怎麼回去?你的東西我都請阿彪收好了,你身上有帶錢嗎?」。

  「關你什麼事情啊!」。

  「怎麼?決定不再有任何瓜葛後就開始透露原型嘍?」睿英雙手叉腰,提高音量,挑戰的質問她。

  瑞希停下腳步,冷冷的掃一眼過去,「江睿英!你聽好!請你多多管教你家的大小姐!算我可憐倒楣!沒事躺著也中槍!」她狠狠的說完就轉身離開,丟下睿英一個人。
  
  瑪莉亞將剛洗好澡的千惠拉過來,到客廳前,電視正在報導剛剛的事情。

  「總統之女欺壓路邊畫家,驚呼原來是出名設計師!」這是播放的大標題。

  千惠拳頭自然握緊,臉上抹上一沉腥紅,「這是哪個記者報導的?!」。

  「是誰報導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證、物證,四周民眾把你和楓星小姐吵鬧的畫面給錄了下來,很明顯,欺人太甚的是你」。

  「總統的女兒了不起嗎?看不起路邊畫家,有錢就了不起嗎?」。

  「用錢灑在別人身上是怎樣?窮人就沒有尊嚴嗎?」。

  「真是活該!!原來是今年出勝設計師大賽的龍本師傅徒弟,高瑞希設計師!總統的女兒死踢到鐵板嘍!!」。

  在網路上論壇馬上有許多網友紛紛留言,咒罵千惠,替楓星打抱不平。

  「她哪裡是什麼偉大的人?她可是三年前搶走我身份的高楓星欸!大家都瞎了嗎?!」千惠氣呼呼的說,「我要去告訴電視台的人!告訴他們真相!」。

  瑪莉亞和阿彪聽到千惠說的話,都一同臉色大驚。

  「如果你敢去的話!你會後悔的!」一道冷漠的聲音出現,三個人從聲音方向看過去,睿英正不緊不慢的走過來。

  「後悔?後悔什麼?」千惠挑戰的問。

  「你覺得玫瑰女士知道楓星回來不會怎麼樣嗎?三年前的事情,玫瑰女士根本沒有說什麼,因為楓星通過了玫瑰女士的測驗,所以不管她是黑道的女兒還是為了錢欺騙一切,玫瑰女士都已經認可她了,但是你沒有通過玫瑰女士的測試不是嗎?」睿英說。


  「……」千惠沒有說話,只是感覺到她非常憤怒和挫敗。

  「高楓星的事情交給我處理任何人都不要多管」睿英這句話丟在千惠面前就轉身離開,阿彪趕緊跟上去。

  「睿英前輩,你打算怎麼做呢?」阿鏢有點不安地問。

  「我會讓她後悔的」睿英冷道,他的眼神變了,那是一雙寒冰莫測高深的眼眸,「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763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晴時微雨
期待後續!!

08-11 09:52

江楓X漁火對愁眠。
謝謝!!^^08-11 11: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zxc380288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狼王子的惡魔詛咒 小說... 後一篇:心血來潮買一本解答之書....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