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0 GP

[達人專欄] 【極北的伊蓮諾亞】第十五章:腥甜

作者:哩哩呱哩│2017-08-07 22:05:41│巴幣:60│人氣:785
  
   
   
《極北的伊蓮諾亞》
  
   
     
    
  
  
  
  「我……我朋友……過世……」她的臉皺成一團,肩膀緊緊縮在一起,「死、死了……」
 
  過世?死了?不知為何,曉雯說的是中文──她不常這樣的,通常她都會對自己說英文,伊蓮不習慣的看著她,對那兩個詞陌生無比,卻好像隱約猜到了什麼……她抬頭,重新看向牆邊的巨大帆布──
 
  映入眼簾的,是滿滿的紅色。
 
  深紅色、暗紅色、鮮紅色、褐紅色……全都潑濺在帆布上,接著像是被一股可怕的執念攪在一起,亂成一團,混出近黑的濃稠,然後順著畫布蜿蜒而下,在那片紛亂中劃出一道道未乾的深色淚痕。
 
  淚痕。伊蓮看著那些過多的顏料往下淌流,有些停在畫布上,有些則一路滴下,在地板上匯聚成一灘,慢慢擴大、擴大……曉雯臉上豆大的淚,也像那些顏料一樣,一滴滴往下流,淌過總是笑著的臉頰,滴落、滴落……
 
  伊蓮抬手,動作到一半就停住了──她想擁抱曉雯,想給她一點安慰,想分散一些充塞在那纖細身軀內過量的哀痛,卻想起來,她們碰不到彼此。
 
  「曉雯……」她輕聲低喚,「我感到很抱歉……」
 
  曉雯哭得蹲下,原本搗著胸口的手改環抱住自己,小臉皺成一團,抽咽得咳嗽。
 
  伊蓮無助的跟著她彎下身,索性就這樣在地板上坐下,陪著她。
 
  許久、許久,曉雯才抬臉,一雙總是明亮炯炯有神的眼睛腫成核桃模樣,黑白分明的眼布滿血絲,鼻子紅通通的,還有嚴重的破皮──她囁嚅著開口,紅腫的雙唇顫抖著,像是隨時又要再哭出來。
 
  「……跟、跟學姊從補習班大樓走出來的、的時候,被車撞──撞了……嗚嗚……送到醫院就、就走了……嗚嗚、嗚嗚嗚……」講到這邊,曉雯再度失聲哭泣,「走了──走了……她已經不在了……」
 
  濃濃的酸楚從曉雯身上輻射過來,伊蓮紅了眼眶,內心也跟著揪緊……她怎麼了?她也想哭嗎?是因為曉雯嗎?
 
  為什麼胸口空空的?……空的,卻好痛,每一次呼吸都隱隱作痛。
 
  「酒、酒駕……那明明是補習、嗚嗚……補習班街……為、什麼、為什麼大白天,還會、酒──酒駕──嗚嗚……」曉雯哭得噎氣,「為什麼要酒駕──嗚、嗚嗚……還我……嗚嗚……把她還給我……嗚嗚、嗚……靜露……把靜露還給我……」
 
  她反覆唸著那些句子。伊蓮認得那個人名,徐靜露,曉雯的好朋友之一。她抬眼望向曉雯的床頭櫃旁,貼滿半片牆的照片,裡頭有超過一半的相片,都擠著三四個女孩,對著鏡頭,或坐或站,笑得燦爛無比……
 
  她不曾面對面見過她們,卻知道她們感情好極了──考試讀書一起、玩也一起。小雯總是提到她們──靜露和咪咪,還有個學姊偶爾會跟她們出去玩……她一直都很羨慕曉雯,也欣羨那樣的學校生活。
 
  看來,不管在什麼地方,意外總是能這樣輕易奪走人命……想到這裡,伊蓮一楞,對突然這樣感嘆的自己感到怪異,卻又說不出哪裡奇怪。
 
  滴答,黑中帶紅的顏料,淌落畫布,掉進地板上匯聚的那一灘深紅,發出聲音──伊蓮心中顫了下,腦中閃過模糊不清的畫面。
 
  滴答。
 
  看不見盡頭的綿延森林……漆黑但溫暖的山洞……伊蓮皺眉,不知自己怎麼了。
 
  滴答。
 
  雪白的馬兒,高聲嘶鳴揚蹄。
 
  滴答。
 
  月光下,森白的利牙、扭曲的指爪。
 
  滴答。
 
  炸飛了半天高的殘肢。
 
  『伊蓮……』
 
  『不──!!』
 
  滴答。
 
  她瞪大眼,低頭看自己空無一物的雙手,母親的臉、母親的血、母親枯槁的手──她渾身抖了起來,呼吸急促,顫著手,摸向自己的脖子──冰涼的觸感猶在喉嚨上。
 
  深深的艷紅色,累積得越來越多,漫至伊蓮的腳邊,曉雯不見了,房間也不見了,只剩下那幅畫,那幅深紅色、不斷滴著血的畫,滴答、滴答,紅色慢慢淹到她的腳踝、小腿肚、浸著血的紅色爪子從血海裡冒出來,抓住她。
 
  『伊蓮……對不起……』
 
  她慌張往後退,卻跌倒在血泊中,深紅色的怪物,披著母親的皮,爬到她身上,伸手掐住她的脖子。
 
  『伊蓮……』
 
  她無法呼吸,喘不過氣,想掙扎,卻一點力氣也沒有。
 
  『伊蓮……』
 
  胸口灼痛,她感覺自己要被開膛剖腹了,她拼命張大嘴巴,想搶進一點空氣,卻只能像待宰的魚一樣,嘴巴開開合合,連聲音也出不來。
 
  『……諾亞……』
 
 
 
※            ※            ※            ※
 
 
 
 
  羅伊伸手接住那個軟倒下去的女人時,她已經完全失去意識,拍臉也拍不醒;他抱著她,走回淺灘,把插進屍體嘴裡的長劍抽出來,將血甩淨,收回刀鞘。
 
  馬兒自動自發走過來,他將懷裡的女人放到馬背上,腳邊有什麼碰了他一下,他低頭,看見那東西在水裡載浮載沉……是一個罐子。他垂眸,將罐子從水中拿起來,拉開拉鍊,打開蓋子──果然。
 
  難怪那群失敗品會襲擊這對母女。
 
  他對著手中的東西嘲諷冷笑,將蓋子蓋回去,掛回馬鞍,上馬──忽地,瞥見躺在海水裡的屍體。
 
  握著韁繩的手一僵。
 
  幾秒後,他不耐煩的皺眉,下馬,走到屍體旁,抽出長劍,蹲身撩起那屍體的一绺辮子──割斷,收到口袋裡。
 
  這次,他沒再回頭,動作俐落的上馬,穿過滿是屍骸的沙灘,喚來他自己的馬,進了森林後,將馬背上的馬鞍、行囊等物解下,讓牠們自己到森林裡溜達,他則拎著那些東西,抱著女人,走進山裡。
 
  沒多久功夫,他在懸崖下找到一個大小適中的山洞,洞口位置在山壁上,他沒浪費時間猶豫,三兩下攀到洞裡──才剛把東西和女人放下,就發現裡面躺了隻睡眼惺忪的棕熊。
 
  他沒讓那隻熊有機會爬起來,悄聲無息的迅速欺上去,抽劍戳穿牠的心臟,接著拖到洞口放血,那頭熊甚至連聲音都沒唉出來,死得不明不白。
 
  至少他不用浪費力氣找乾草和毛皮棉絮。
 
  用她們背包中的點火棒升了火,他將躺在地上的女人拎過來檢查──她像破布娃娃一樣,全身上下沒半件完好的衣物,而且沾了血……她的臉上、額角、脖子、胸口到左手臂、腳踝,無一不傷──他記得這女人瀕死不肯放棄的模樣。
 
  想起他趕到時,那女人身上還堆著兩隻垃圾東西,他忍不住皺眉,直接將她的上衣撕了──布帛撕裂的聲音在山洞裡響起,露出破布底下大片雪白的胸口,以及淌血的猙獰抓痕。
 
  他用她們隨身攜帶的水將她身上的傷口簡單清過後,抬起她的臉,張口,舔過她額角上的傷。
 
  甘醇的血味瀰漫鼻尖,他忍住,專心舔拭,舌尖輾轉來到她臉頰,接著是纖細的頸項──他輕輕吻咂那些泛著血珠的抓痕,再往下、往下……唇舌停在她的胸口。
 
  這邊的傷最嚴重,有些皮肉都翻出來了,以後八成要留疤……這女的跟城裡那些耐不住疼的女人不同,她身上已經有許多細碎的傷痕,有些疤甚至淡了,可見她母親讓她女扮男裝,混進戰奴營裡的時間不短……他邊漫無目的地想著,邊順著那些血痕舔下,舌尖輕輕撫過傷口,將滲出的血水捲進嘴裡,讓唾液滲進傷裡,輕輕吸吻,直到確認那些傷沒有髒臭的味道。
 
  過程中,她不時因痛而無意識地抽搐,他耐著性子攏住她的手,不讓她在懷裡亂動。
 
  淡淡的幽香混著腥甜縈繞,火堆裡的木柴劈啪作響,映照著交疊的兩個曖昧影子,他回神時,發現自己正在舔吻她結實無贅肉的小腹──這兒可沒有什麼傷口,他皺眉停下。
 
  腳踝的傷處看起來像是被岩石劃傷,但他記得那些垃圾也跳進水裡──為防萬一,他還是仔細將她左腳踝上的傷口舔過一遍,接著再翻出藥品,著手替她包紮。
 
  沒什麼服侍人的經驗,包紮反而最讓他費神,他差點搞不懂那些貼布繃帶是用來幹什麼的,折騰到半夜,才讓她安穩躺下。
 
  起身處理那頭熊時,山洞外傳來動靜。
 
  他確認那兩個在山崖邊探頭探腦的鬼祟人影,是蕾吉娜城堡裡的侍衛,便悄悄繞到那兩人後頭,輕而易舉扭了他們的脖子,帶到垃圾們出沒的森林中丟掉。
 
  取了熊皮,晚風將那頭死熊身上的騷味帶走,他考慮幾秒,決定還是把肉烤了,等這女人起來再看要怎麼解決……靠著山壁坐下,將披風蓋在她身上,連著幾日趕路骨頭有些痠,他思考著怎麼跟戈婓算這筆帳。
 
  『走了?』
    
  『是的,先生。』
  
  『……什麼時候的事?』
  
  『約莫三天前……啊,先生,您要出門?』
 
  那張假惺惺的笑臉猶在眼前,羅伊癟嘴,知道自己被那傢伙設計了。
 
  女人披風下的手抽了一下,他起先不以為意,繼續對著火光沉思,過一會兒,才發現她呼吸越來越急促,額角也開始冒汗。
 
  搞什麼?羅伊探手抵住她脖子,發現她脈搏飛快,卻出氣多、入氣少,體溫低得泛冰……他一楞,剛才不是清乾淨了嗎?而且這反應也不像──突然,她渾身抖了起來,牙關咬得死緊,肌肉繃得像石頭一樣,嘴邊傳來壓抑的嗚咽聲,眼淚從她眼眶流了出來──她在做惡夢嗎?
 
  他將她抱回懷裡,靠近火堆,緩緩摩搓她的四肢想讓她回溫,效果不怎麼樣,但至少不再抖得莫名其妙……倏地,她喉頭發出像是哽到的聲音,呼吸就這樣斷了──他發現不對勁,讓她躺平回地上,伸手輕拍她的臉。
 
  沒有反應。
 
  脈搏慢了下來──他確認她心跳還在,但她睡臉看起來很怪,而且嘴唇開始發紫……
 
  「伊蓮?」他試著叫她名字,繼續輕拍她臉蛋,他記得海邊那女人是這樣叫她的。
 
  她依然沒呼吸──而且脈搏更慢了。
 
  他捏開她的嘴,檢查她呼吸道沒東西噎住。
 
  「伊蓮。」他猶豫是否替她做心肺復甦,但那勢必會讓她胸上的傷再度裂開,他乾脆搖她,反覆叫了幾次還是沒反應,一個念頭閃過,他換名字叫:「諾亞!」
 
  她眼皮顫了下,小小抽了一口氣。
 
  「伊蓮諾亞。」他輕輕按她肚子,「呼吸。」
 
  悄悄的,她跟著他的指令做,原本呼吸還很輕淺,但慢慢有進步……他重新將她抱起,猶豫了一會兒,將手放在她背上,上下輕撫。
 
  她眉頭鬆開,長長地吁了一口氣,整個人舒緩下來,沉沉睡去。
 
  火光搖曳,他這次不再放開她,就讓她在懷裡窩著,輕拍的手不曾停下。
 
 
 
※            ※            ※            ※
 
 
 
  伊蓮猛地睜開眼,看見黑灰色的石壁,上頭攀附一層薄薄的青苔──一陣可怕的暈眩襲來,她趕緊摀嘴,試著想爬起。
 
  手臂和胸口猛烈的燒疼讓她差點撐不住身體跌回地上,她痛得咬牙忍住,低頭查看才發現自己身上竟沒半件衣服,只裹著──她瞪大眼,倒抽一口氣,胸口的傷再度傳來抗議的劇痛,但她無暇他顧,記憶如潮水般的湧上,她──母親她──
 
  「醒了?」
 
  低沉的聲音從她頭頂傳來,她抬頭,看見那人站在洞口,手上拎著兩個水瓶,是她和母親的──
 
  「我──你──」伊蓮乾啞的開口,不死心地問,「她人呢?我媽媽呢?」
 
  「她死了。」
 
  她呼吸一窒。
 
  男人垂眸看著她好一會兒,這才走到她面前蹲下,將其中一個水瓶蓋子打開湊到她唇邊。
 
  「喝。」
 
  不──什麼──?媽媽、真的──?
 
  見她顧著發楞沒有反應,羅伊不耐煩的捏住她的臉,將瓶口塞進她嘴裡。
  「喝水。」他命令道。
 
  她差點嗆到,被逼得連喝好幾口,冷冽的清水舒緩灼燒疼痛的喉嚨,思緒也清明了起來──對了,她跟母親遇到一大群怪物,前仆後繼的襲擊她們,然後、然後……
 
  怪物吃人……人若是被怪物咬傷了,也會變成怪物……
 
  『放開她。』
  
  『不要!』
  
  『她在斷氣前已經被感染了。』
 
  記憶中的劍光閃花了她的眼,她又是一陣暈眩,這回手一軟真的跌了下去,被他穩穩托住了。
  
  
  
    
   
   
+++碎碎念時間+++
  
甜點滿意嗎?
羅伊真的有夠不受控的(碎念
每次寫他進度都會拖慢QQ
 
 
LilyQuali
20170807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742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殭屍滿滿|極北的伊蓮諾亞|穿越到殭屍滿滿的世界就算了等級還是0|殭屍|喪屍|屍體|貴族

留言共 18 篇留言

山梗菜
舔吻的地方寫得很詳細,我學到新的東西了[e12]

08-07 22:10

哩哩呱哩
山梗你是要學到哪裡啦XDDDD
三次元這東西不要亂學,會細菌感染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8f9fb623e3f6a4c45e7eef47fdd37d16.GIF08-08 14:53
蟹肉爐
哩哩,我看到有點傷心QQ

08-07 22:50

哩哩呱哩
OAO!!!!!蟹肉爐醬!!!!
噢不~~~~~好、好吧!我只好努力舖後面的浪漫梗讓妳不傷心!!!(挽袖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3e6bf030511189cb3cf1631e0b06da72.JPG?w=30008-08 14:54
大漠倉鼠
實驗失敗品怪物酒駕撞死補習下課後的伊蓮母親——倉鼠認證好甜點XDD

08-07 23:00

哩哩呱哩
大漠蒼鼠你不要亂牽人物關係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8f9fb623e3f6a4c45e7eef47fdd37d16.GIF
喔耶!是一個好甜點!!!!
https://emos.plurk.com/8a4ba501e36a7011a74478bf6b139d9b_w48_h48.gif08-08 14:54
未緒
快住口!人家剛死了老母你在做什麼!?(≧▽≦)

08-07 23:00

哩哩呱哩
未緒醬妳的表情透漏妳真正的心思了!!!!!顆顆顆顆顆顆顆顆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c90527dc4e9da0c52d33cf66bd0f2bb2.GIF08-08 14:55
悠藍
這讓我莫名的想到狗狗(?!

08-07 23:22

哩哩呱哩
舔舔舔,舔舔舔~~~~~~阿斯~~~~~~
不過羅伊的舔不是狗狗那種快速舔,是慢慢的~慢慢的~~~~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7a9349f60d1ba228204f9f57b674050c.GIF(作者走開啦)08-10 22:42
章魚茶
這、這很可以,哩哩這絕對夠甜^q^b(殘血)
羅伊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而且還舔到恍神 <3)
啊啊啊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 羅伊與伊蓮給予章魚茶致命一擊,效果十分顯著 *

08-07 23:31

哩哩呱哩
喔耶~~~殘血了殘血了wwww
我自己寫那邊的時候也是臉紅心跳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a080ccb6e150c6710c11c0a00e56ccbb.GIF08-10 22:44
黯雪夜羽
會吻舔不會包紮,這領主也太可愛Xd

08-08 00:25

哩哩呱哩
超可愛~~~~莫名在奇怪的地方笨手笨腳哈哈哈哈哈哈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b0e659ec486a275cca9b79ea458fb6b9.GIF(羅伊站在作者背後看起來很火)
08-10 22:45
小率子
靜露......等下...


這不是殭屍滿滿的主角嗎!!!

08-08 00:38

哩哩呱哩
嘿嘿嘿嘿小率子~~~~尼現在才花現嗎~~~~
太天真了~~~看我的埋梗陷阱卡!!!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bbcc0804db3c3bfd14b2dd7f782beec2.GIF
哈哈哈哈好啦,給你一張金頭腦貼紙~~~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7/7c6bd35beb05392d020e974f460db19d.JPG?w=30008-10 22:46
迷途小犬
羅伊
想吃還是吃?

以後看到劍光會有後遺症嗎?
原來貴族是這樣消毒,靜露可以試試看(X

08-08 01:08

哩哩呱哩
羅伊想吃,但羅伊不說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7a9349f60d1ba228204f9f57b674050c.GIF
也不算消毒啦,應該算是以毒攻毒?
不過極北伊這邊的解釋方法又是另一套,所以有點傷腦筋(抓頭
08-10 22:47
ㄚ慶
終於出現交集點了,真棒(舔

這次換另一個死黨當主角(舔

等這部完結難道換學姐嗎(舔

不對,臺灣篇已經有學姐(舔

喔喔喔喔,劇情越來越棒(舔

什麼? 喔不不不,我只是在練習消毒(舔舔舔舔舔

08-08 01:34

哩哩呱哩
殭屍滿滿的前傳會有學姊沒錯唷wwwwwww
阿慶你要幫誰消毒~~~~~~~說說說你要幫誰消毒wwwww(八卦耳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1034f2ef1b16881ebf70ace0871759ff.PNG?w=30008-10 22:48
Edward0717
靜露!?[e21]

難道最後會連結zombie 滿滿[e23]

08-08 09:23

哩哩呱哩
哈哈哈哈哈對,就是Zombie滿滿的靜露唷~
不過兩部小說分開閱讀不會互相影響
畢竟極北伊有新讀者,想給大家舒適的閱讀體驗UwU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e88498dba58d73d4ce8d91fe58688d50.GIF
抓到靜露身分,給Edward一張貼紙~~~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7/7c6bd35beb05392d020e974f460db19d.JPG?w=300
08-10 22:50
傻不嚨咚
棕熊 R.I.P

追求甜食的傻不嚨咚想請問羅伊,伊蓮舔起來像什麼食物的味道?

(灬ºڡº灬)含著青蘋果冰棒期待羅伊的解答。

08-08 10:17

哩哩呱哩
哈哈哈,森林裡的生活就是弱肉強食啊QQ
棕熊拍拍wwwwww

欸羅伊~~人家問你伊蓮是什麼味道的?(遞麥克風
羅伊抱著昏厥的伊蓮舔舔,當著阿傻的面前繼續舔舔舔......

好的!沒有回答!!快跑快跑等下要殺過來了QQQQQ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718b18ea84d5caebbd68869c6aeecc29.GIF
08-10 22:52
水墨靜
她不曾面對面見過她們,卻知道她們感情好極了──考試讀書"也"一起、玩也一起(二次也不順)
他確認那兩個在山(崖)邊探頭探腦的鬼祟人影

熊的血味太重才引來侍衛的嗎?帶到垃圾們出沒的森林中丟掉……蕾吉娜的侍衛是幸運不能被當食物的奴隸人?
無辜的兔崽子和熊熊[e13]。
從傷口進去,還有那些異常徵兆……覺得伊蓮有可能反被羅伊轉化耶= =
羅伊看來不懂得如何對待醒著的女人呢XDDDD
睡著時態度明明好好的,一醒過來就變得很粗魯,
不是酸人就是塞瓶口,沒把人家牙齒撞掉真是奇蹟。

08-08 18:34

哩哩呱哩
謝謝靜醬抓錯~~!!!!!
已修正!!!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7/f8d009bb4c0d0cb9d1771cb4a12335d9.JPG?w=300

嗚嗚嗚,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靜醬分析羅伊,我就對羅伊更愛了哈哈哈哈哈(親媽不是本來就該愛的嗎喂)

戈婓注射進伊蓮體內的是由『嗶--』所『嗶--』的『嗶--』,所以羅伊才可以對她這樣那樣,唉唷我好害羞!!!!雖然是自己寫的可是回想起來好害羞!!!(掩面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c90527dc4e9da0c52d33cf66bd0f2bb2.GIF08-13 19:33
山梗菜
抱歉,我是說那段的描寫手法,在三次元我怎麼可能對會女生做這樣的事呢XD
沒說清楚哈哈[e12]

08-08 22:16

哩哩呱哩
我開玩笑的啦XDDD
山梗不要緊張哈哈哈哈哈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1034f2ef1b16881ebf70ace0871759ff.PNG?w=30008-13 19:34
老人H
喔...?
可以這樣舔舔來治癒傷口是嗎,
這招靜露要試試看[e38]

08-09 00:13

哩哩呱哩
我覺得奈特會把靜露的臉推開哇哈哈哈哈哈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8f9fb623e3f6a4c45e7eef47fdd37d16.GIF
08-13 19:35
章魚茶
看到大家一直叫靜露學起來,我看我們的約翰勢必要這樣幫賈桂琳消毒了 (X)
* 覺得有靈感的章魚茶用右手拳頭敲了左手手掌 *
* 因為覺得有靈感而忘記逃離現場的章魚茶被閃光曬死 *

08-10 00:15

哩哩呱哩
嗚嗚嗚章魚查你先專心寫別的東西不要等我QQQ
我最近這陣子真的是忙到有點翻掉
但我有記得你要的設定!我有記得!!
嗚嗚嗚對不起我一直拖著嗚嗚嗚嗚嗚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d4229ec89e66af11e8c236f6bf2f2f0c.JPG?w=30008-13 19:36
黯雪夜羽
推章魚茶

08-11 00:19

哩哩呱哩
馬爾哈哈你在幹嘛啦XDD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8f9fb623e3f6a4c45e7eef47fdd37d16.GIF08-13 19:36
水墨靜
過一會兒,才發現她呼吸越來越急促,額角也(開)始冒汗。[e28]

11-11 22:47

哩哩呱哩
謝謝靜醬抓錯QQQ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7/f8d009bb4c0d0cb9d1771cb4a12335d9.JPG?w=300
妮是不是~~~~因為認定那章舔舔所以跑回來看這邊的閃戲wwwwwww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7df05e8f3d240c968e1233d8f7a138e2.GIF11-11 23: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0喜歡★qasw1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委託繪製封面經驗碎碎念+... 後一篇:[達人專欄] 【極北的伊...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