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22《重生》

作者:江楓X漁火對愁眠。│2017-08-06 15:55:16│贊助:12│人氣:378
我選擇離開,寧願承認錯誤的真相也要擺脫目前的現實,不想成為你的絆腳石,我必須獨立起來,想要重新開始,所以我選擇離開,然而我的感情卻選擇留下來想念你……這三年來,你是否想過我呢?
  

(聽著音樂欣賞我的作品八~)
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P1f9r7if5A) 
 
時光飛逝,以前發生的事情早已全部拋在腦後,來到美國,在她離開的第一年,將名字由高楓星改成高瑞希,從頭到腳開始進行如更新一般,去了美髮院,改變穿著,脫下以前那休閒運動風格的打扮,穿上時尚風格的上流社會該穿的服裝,脫下運動鞋,穿上那腳跟細到不可思議的高跟鞋,一開始走起路來當然像個智障,但是日子漸漸過去,為了適應這裡還特地去補習外語課程,讀了設計名校。
在她離開的第二年,參加設計比賽脫穎而出,然後加入設計團隊的工作室,她變得比以前成熟,不容易動搖或哭泣,甚至可以說是改頭換面,並且順利從設計名校畢業,遇到了近一代美國設計師 龍本 堂師父,拜師學藝。
在她離開的第三年,更進一步的學習銷售金融方面的工作,代表工作室和好幾個設計公司談論合作合約,成功轉型成獨當一面的平面設計師,並且銷售出五百萬的插畫繪本,獲得新一代設計師美名....
三年後。


  「各位好,我們開始上課嘍!今天要畫的是色鉛筆素描,題目就是我最重要的人」(英語)
  站在台上一位年輕貌美的花樣女孩,一頭巧克力色自然翹捲的時尚髮型,蓬鬆的飄逸短髮,散發自信和魅力。
  「瑞希老師!請問你也有重要的人嗎?(英語)」。
  「老師當然也有啊!老師希望同學們能記住周圍的人對你的好也希望你們擁有想要保護重要的人的心(英語」。
 
  下課鐘聲響起。
  「今天的課就到這裡,記得這張回家作業,下次上課,老師要來驗收哦(英語)」。
  瑞希從教室走出來,好幾位男老師在走廊外排排站。
  「瑞希小姐!這個花送給你!」。
  「瑞希小姐!今天晚上你願意陪我一起用餐嗎?!」。
  「瑞希小姐!我喜歡你!請接受我的心意!」。
  好幾位男老師用英文和她表白。
  「謝謝你們的心意,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英語)瑞希收下花束之後就轉身離開,身後男生一片心碎,瑞希輕快的腳步走向一台紅色車子旁邊,她從口袋抽出車鑰匙,打開車門,坐上駕駛座,將花束放在旁邊的座位,踩下油門,三年前她還是只會騎腳踏車的女孩,現在竟然學會開車了,而且還開的不錯呢!
  「喂?泰希嗎?你的留言我收到了!我的課已經上完了,我收到了龍哥師傅的簡訊,今天晚上有師傅的畫展,我現在就去陶藝館找你。
  
  「你們看,陶藝這個東西很有趣對不對?」金色長髮的俏麗美女被一群小孩子圍繞,親手做著陶藝給大家示範,「做錯了可以再次重來,所以千萬不要害怕做錯知道了嗎?」。
  「好的!」。
  瑞希走了進來,「小孩子們!我幫你們買了好吃的蛋糕哦!」她愉快的說。
  「是瑞希老師!」。
  「太好了!瑞希老師又帶吃的來看我們了!」。
  在陶藝教室,瑞希將蛋糕分享下去,小孩子露出幸福的表情,空氣散發歡樂的氣氛,泰希簡單的洗一下手就拉著楓星出來。
  「各位,你們好好安靜的吃蛋糕,泰希老師我和你們瑞希老師有話要談談哦!」。
  「好的!」。
  泰希拉了瑞希出來,兩人到沒人的安靜陽台外透透氣。
  「怎麼樣?怎麼樣?」泰希興奮的問,「龍哥師傅的畫展考試,接下來就是決定畫展的地點吧?」。
  楓星露出甜美快樂的笑容,「今天就是來告訴你好消息的啊!我通過了!」她開心的大叫。
  「真的?!恭喜你!」泰希興奮的大叫,兩人緊緊高興的抱著彼此。
  「那你呢?你這個新生代導演!」瑞希高興的問她。
  「當然啦!我新拍的微電影,無限之夢今天晚上會進行首播!我等等還要去參加剪綵,所以今天晚上龍哥師傅的畫展……」泰希聲音越說越低。
  「沒關係的!我幫你跟師傅說!」瑞希大方的態度,「首播!我會準時看的!」。
  「謝謝你呀!瑞希!你真的是我的好朋友啊!」。
  瑞希咧嘴一笑,她愣了一下,「等等?現在幾點了?」。
  「一點半呀!」泰希說。
  「一點半?!」瑞希大驚。
  「啊!」泰希突然想起來,「你的影音電台!」。
  瑞希雙手合貼,「抱歉!泰希!我的時間快到了!幫我跟孩子們說一聲好嗎?」。
  「沒問題!你快去吧!開車小心一點哦!」。
  瑞希如風一般的快速離開,她看著手錶,還有十分鐘!急速的腳步衝回到一間古老風格的紅色公寓,她匆忙的打開玄關大門,東西隨手一丟的跑進自己的廣播電臺房間,瑞希按下按鈕。
  「大家好!歡迎又來收看我們的夢想天地!今天我們再次來分享看看平常的瑣事!戀人的情事或是朋友之間的凡事!今天我和你們大家提到的金泰希導演,在今年的最佳導演獎獲得了冠軍,今天晚上準時收看無限之夢這部首播電影,瑞希我呢?也得到了可以開個人畫展的榮譽!如果瑞希我要開個人畫展的話呢?我希望能受到大家的支持以及熱情,希望所有的朋友們都能夠像瑞希還有我的朋友泰希一樣,一起勇於追求夢想!現在我們帶來這一首歌曲,擁抱你的微笑!」(英語)
  
  晚上,畫展開始,是個高級場合,有許多藝術家、有錢人或是在社會上佔有一席之地的名人,紛紛到場來看畫展還有親自見到龍哥師傅,場合非常隆重,大家都穿高級洋裝和西裝而來,畫展裡裝扮華麗明亮。
  「好久不見了,山本」(英語)
  「龍哥也是呢!還辦了畫展,真是寶刀未老呢!(英語)」。
  「呵呵,謝謝你,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徒弟,高瑞希小姐,她可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徒弟呢!(英語)」。
  「長得很漂亮呢!但是看起來不是這裡的人」(英語)
  「你好,我是高瑞希,來自台灣,很高興認識你,經常聽龍哥師傅提起你呢!(英語)」。
  「是嗎?哈哈!不過你看起來只是個小毛頭,應該才二十幾歲而已吧?(英語)」。
  「二十五歲,不過要是以貌取人的話可是會跌破眼鏡的哦,先生(英語)」。
  「哈哈!龍哥,你真的是調教一個好徒弟呢!(英語)」。
  「你話過重了,瑞希想當初三年前來到我身邊的時候真的是個小毛頭,都是她一步一步努力得來的呢!(英語)」。
  瑞希露出甜美的笑容回應前來觀看畫展的客人,龍哥不忘記的向他的朋友一一介紹他的徒弟,高瑞希。
  畫展終於結束,瑞希送完所有客人之後,回到龍哥的身邊,看到龍哥正站在自己的畫前欣賞畫作。
  「師傅,今天辛苦了」。
  「恩瑞希也是,對了,我有東西要給你」。
  瑞希露出疑惑的神情,「東西?」。
  龍哥從西裝外套的口袋抽出一封白色信封帶,瑞希雙手禮貌的接了過來,「師傅這個是?」。
  「給你的一張簡單的機票」。
  瑞希一怔。
  「你也來到這裡三年了,是時候給自己放個假了不是嗎?順便將你第一次的個人畫展展出,我可是幫你選了個好地方,你可不能辜負我的一番心意哦!龍哥笑容可掬的溫柔口吻」。
  楓星欣然的接受,「謝謝師傅,那麼,泰希還有首播的電影,我想先」。
  「恩,去吧!要是你錯過的話,泰希肯定又要嘰嘰喳喳叫個不停了,哈哈!」。
  瑞希不忍逗趣的笑了,「是!師傅,明天見!」。
  
  「你覺得我的電影怎麼樣呢?」。
  泰希提著兩袋裝滿零食和飲料的塑膠袋,疲倦的走了進來。
  「天呀!你怎麼帶那麼多東西呀?記者會順利嗎?」瑞希感覺幫她一把,兩人做到米白色的沙發上,泰希當自己家的打開電視,神態自若。
  「當然是很成功啊!」泰希驕傲的說,「怎麼樣?我主導的電影?」。
  瑞希思考了一下,對泰希所播的電影還記憶猶新,「雖然最後結尾是很悲傷,但故事主要傳達的內容非常震撼直接,還有那種情感糾結的過程也讓人有種深刻體悟的有種心痛的感覺」。
  「心痛?」。
  「恩我也不知道怎麼講反正就是個好作品!」瑞希大力支持著,「對了,你買那麼多東西,是來慶祝的嗎?」。
  「那還要問嗎?這麼好的事情當然要跟朋友分享!」。
  兩人開始打開桌上的零食,擰開瓶蓋。
  「乾杯!」。
  「龍哥師傅有說什麼嗎?關於你個人畫展的事情」。
  瑞希喝了一口啤酒,「他好像已經幫我看中好了地點,還給我一張機票呢!」。
  「機票?」泰希兩眼發光,「是飛哪裡呀?哪裡?」。
  泰希搖搖頭,「我還沒看呢」。
  「快看啊!」泰希不停的催促著,瑞希只好趕快拿出龍哥給她的一封白色信封帶抽出一張機票,瑞希目光飄移的尋找飛往國家的名字最後落在一個地點。
  「怎麼樣?是在哪裡呢?」泰希疑惑的問。
  瑞希面有難色,「台灣」她低聲說。
  泰希倒吸一口氣,「台灣?!」。
  瑞希沉重的點頭,「是台灣……」。
  「不會吧龍哥的意思是希望你回台灣看看嗎?這麼說你第一個要辦的畫展就是在台灣嘍?」。
  「……」瑞希安靜下來思考,「我想應該是的,龍哥師傅是我的恩人,我不能違抗也不想違抗他」。
  「可是是在台灣欸!要是大家認出你怎麼辦?雖然你跟三年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三年後也變得比較漂亮、長得也比較成熟一點,而且」。
  「我以前是多不好啊」瑞希苦笑,「放心啦!不會有事情的,那些都是過去式了」。
  「沒錯!」泰希贊成的點頭,「你已經不是三年前那少根筋太過善良的女孩高楓星了!現在的你是美國著名設計兼藝術家,龍本先生的徒弟!在今年得到設計界的新一代設計獎冠軍的高瑞希!並且擁有許多著名設計師認可的高瑞希!還有被社會大眾票選為最佳流行藝術家的美名的高瑞希!」她誇張的說,用著像是崇拜的眼神看著瑞希。
  「泰希」後者苦笑回應,「謝謝你啦!」她有些無奈的說。
  「哎呦!你一定可以的啦!」。
  「恩!」。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也有同樣深刻的感覺呢?(英語)」深色入夜,瑞希在廣播電臺的房間裡面開始收錄。
  「離開自己的故鄉到遠方工作、開始新生活或是為了逃避現實而不告而別,但在多年的多年,要再次回去自己的家鄉,充滿著不安和疑慮的複雜感情,一方面害怕面對家鄉,另一方面又對家鄉充滿疑惑,這些年怎麼樣了?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就算我不在是不是也沒有關係?接下來要帶給大家的這首歌呢,希望大家能多少深刻體會到,就是楊丞㊣的帶我走」(英語)

  瑞希按下音樂播放鍵,帶著全罩式耳機,開始投入在這優美的旋律裡面,歌曲中有著淡淡的憂傷,說不清的情感就像是瑞希現在這樣,她的腦海裡自然的又再次出現一張熟悉的臉龐,他再次出現在她的腦海裡時,瑞希不忍鼻酸、眼眶紅潤,想當年的回憶都已經是過去式了如果可以是不是能再見一面呢?
  
  「你打算帶多少東西過去呀?」泰希洗好澡的從浴室走出來。
  瑞希正在床邊整理行李箱,「展覽時間也就三個禮拜,我想應該最多去一個月而已,不要太想我哈哈!」。
  「我會超想你的,那你的電台怎麼辦?去了台灣那邊」。
  「暫時休息一個月吧」瑞希做最後的確認,看看是否有遺漏的東西。
  「我這邊還有很多行程要處理,等我用好就馬上去找你」。
  「好哦!」。
  
  飛越太平洋,白色的羽翼劃過天際降落到地面,懷念的空氣、懷念的景色,一切看似如此卻並非如此,天氣晴朗,陽光普照,是個好天氣,就像瑞希的心情一樣充滿愉悅,微風從門面吹來的非常舒服,褐色的短髮飄逸著的非常有魅力,瑞希抬起頭,仰望明亮的湛藍色的天空,睫毛微微顫抖,嘴角上揚,一個完美的弧度,女孩露出甜美的笑容。
  好久不見了!台灣!我、回、來、了!
  瑞希領走自己的行李箱,是黑白色相間蘇格蘭格調的輕便行李箱。
  
  「喂?阿彪嗎?我剛從上海回來,那邊的護衛工作暫時結束了,我立刻歸隊,下午有千惠大小姐的音樂演奏表演,幫我送一束百合花過去,那是千惠大小姐喜歡的花,我可能會晚些才到,還有告訴伊凡要注意總統的行程,並且提前至少十五分鐘提醒準備,什麼活動該出席的保鏢人員還有地點,安全須知我都過濾過寄到你們的電子信箱了,記得前去確認,就這樣」。
  一個身材高大,長相英俊的男子跟著下飛機的人群一起走出來,從背影看到男子的肩膀寬敞,有種厚實牢靠的感覺,一頭深咖啡色的俐落短髮,留著一片空蕩的額際,高挺的長鼻,瘦窄的臉頰,神態冷漠,散發自信和魅力,高攀不起的感覺,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背心搭配白色襯衫,身材修長,尤其是那大長腿,目測至少有一百八十以上,他看起來就像是某個知名品牌企業公司的大老闆,他手上拿著簡單的黑色公事包,是他,江睿英。
  男子領了一個黑白相間蘇格蘭的小行李箱就直接走人,將電話收進口袋裡,隨手扯下黑色的領帶,走出機場大門,人潮擁擠,早在他出來之前就有一台黃色轎車在馬路邊等候,睿英向前打開車門,坐了上去。
  此時,瑞希才提著行李箱走出來,走到馬路邊揮揮手,看能不能招攬到計程車,車子、民眾,人來人往,更明顯的加深這裡緊張的步調。
  
  「喂?泰希嗎?我到了台灣,現在要去龍本安排的飯店居住,台灣的天氣很不錯,我是不是也要告訴頃海我回來的事情呢?先這樣吧!」。
  
  黃色轎車停到一個高級酒店前。
  「總共是六百三十元」。
  睿英從口袋抽出一張藍色的紙鈔遞給司機,「不用找了」。
  酒店裡的鋼琴演奏會早早就開始,台下觀眾席是滿人的,大家都專心安靜。
  「下一位,林千惠小姐」。
  千惠三年後的氣質有非常大的改變,穿著一身雪白色的洋裝,腳穿著高跟鞋,一頭黑色飄逸的直長髮,神色淡定都不緊不慢的走上來。
  千惠開始彈奏,細長的手指流暢的輕按白色的琴鍵,優美的旋律響起,這個曲子聽說是千惠自己寫的,流暢、優美但有種說不出的淡淡的憂傷,歌曲動人心弦,讓人不由得閉上眼睛進入沈溺在歌曲當中,有種深深的感觸,除了淡淡的憂傷,歌曲也讓人覺得相當寂寞、疼痛,讓人難以言喻。
  鋼琴演奏會結束,阿彪拿著一束百合花遞給睿英,後者輕輕接了過來,不緊不慢的走向被記者包圍的千惠,她可是全場萬眾矚目的焦點。
  「千惠大小姐,這是送給你的百合花,恭喜你演出順利」睿英誠摯的說。
  千惠接了過來,露出淡淡的微笑,「我想回家了」。
  「我馬上請阿彪送你回去」。
  「那你呢?」。
  「我還有事情要處理,玫瑰女士似乎有事情找我」。
  「我知道了」。
  睿英微笑,「走吧,千惠大小姐,這裡請」。
  
  瑞希提著行李箱,笨重的走進飯店,「奇怪我不記得我東西有裝那麼多啊」她彆扭的說。
  「小姐,需要幫忙嗎?」一位服務人員走過來。
  「啊那個,我有訂你們的一間套房」瑞希看到服務人員馬上收起她那彆扭的神態,她從口袋抽出一張房票遞給服務人員。
  「是在七樓的總統套房,我幫您拿行李,請跟我來」。
  
  總統套房,故名思議,就是總統級的高級房間,是一個飯店裡面最高級的房間,瑞希送走服務人員後開起尋寶模式,又驚又喜的參觀自己在這一個月要住的套房。
  「龍本師傅對我真好,還幫我訂那麼好的房間」瑞希開心的跳了起來,輕快的腳步走到行李箱前面,拉開拉鍊,輕輕的打開。
  瑞希大叫,她心臟像是跳出來一樣,臉色驚愕,行李箱裡面,放著一把黑色的手槍。
  「玩玩具槍?」瑞希咽了咽口水,低下身靠近,仔細看了看,除了一把黑色手槍之外還有整齊的擺放一堆男生的襯衫衣服內褲,瑞希伸出細長的手拿起那把黑色手槍,有些沉重。
  「這是真的槍啊」她臉色蒼白的說,「我該不會拿到殺人犯的行李箱了吧?還是黑道?不會吧……」也太慘了吧?剛回國就行李拿錯!還拿到一個這麼可怕的行李!。
  
  另一方面,睿英提著行李箱回到了他的家,經過了三年,他的家依然是在那山坡道的一幢黑白相間摩登風格的時尚房子。
  睿英將行李箱放到床尾前,伸了懶腰後脫下黑色的西裝背心還有襯衫,一身自然而精壯結實的肌肉,修長的身體,這應該都是每天訓練當保鏢而來的,想要當個保鏢,體力、耐力可都不是一般。
  熱水如瀑布灑在睿英的身上,水珠從他的脖子流下,流過壯碩的胸肌、凹凸有志的腹肌,看起來非常性感,他簡單的洗了一個澡,隨手拿起一件白色浴袍給穿上,走出浴室,睿英用著大毛巾擦拭那濕透的毛髮,蹲在行李箱前,拉開拉鍊,睿英神色異變。
  行李箱裡滿是女人的衣服、內衣還有各種保養品等等諸如此類。
  「哇靠!」睿英突然的驚愕,臉色都綠了,拿錯行李箱了!他粗魯的翻找行李箱,看能不能找個關於這個行李箱主人的任何蛛絲馬跡,女人的性感花邊內衣還有無袖背心都丟到一旁,翻得亂七八糟,最後目光定在掛在最外層的辨識牌子。
  睿英湊過去看,眉頭微皺,「高瑞希?」上面還有手機聯絡號碼。
  
  瑞希也隨意的翻找行李箱裡面的東西,她氣得叫了出來,「怎麼連個名片或是辨識牌子都沒有啊?!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覺得不會有人的行李箱跟你一模一樣呢?!」她氣呼呼的說,「這個行李箱的主人肯定是偏執狂!」。
  就在此時,手機鈴聲響起,瑞希疑惑的起身去接起放在桌上的手機,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喂?」瑞希警戒的開口。
  另一頭的電話聲線。
  「就是你吧?拿走我的行李箱的女人」睿英沒好氣的說。
  瑞希瞪大了眼睛,「呀!明明是你拿錯我的行李箱!」。
  「我為什麼要拿?瘋了嗎?」。
  「那快點還給我啊!」。
  「你也要把我的行李箱還給我,我怎麼能確定你不會欺騙我?」。
  「呀!私帶槍火的人有什麼資格說我啊!」。
  睿英眉頭深鎖,神情低沉,「你擅自翻了我的行李箱了?」。
  瑞希倒吸一口氣。
  睿英更加確定,「你看了吧?」他聲音提高。
  瑞希咽了咽口水,「你你不也偷看,擅自打開我的行李箱嗎?不然怎麼會知道拿錯行李箱?所以當作扯平吧!」。
  睿英沒有說話,臉上卻依然素著嚴肅冷酷的表情。
  「那個」瑞希等不到睿英說話就先開口,「你、你是殺人犯嗎?混混?黑道?」。
  「跟你好像沒關係吧?」睿英冷漠的說。
  「當然跟我有關係呀!我必須得知道我要見面的人是誰吧?要是你是不良份子,那我不就慘了?」。
  睿英冷笑,「我沒有別的想法,我們約個時間,在大庭廣眾之下,不放心的話,你還可以帶你的朋友,然後交換行李,再見走人,好嗎?」。
  「這是你說的!」。
  「恩亨」睿英隨意的回應,「我們約今天下午可以吧?」。
  「今天不行,我有事情」。
  「明天早上?」。
  「明天早上我也有事情,改在後天吧」。
  「你就這麼放心嗎?你的行李在陌生人的手上,還是你這個人有什麼企圖要陷於我不顧?」。
  「你疑心病太重了!你以為我想要這樣啊?我是真的有事情好嗎?!」。
  「好啊!就後天一大早!」。
  「沒問題,後天早上,在哪呢?」。
  「京華酒店前面的十字路口,在百貨公司旁邊」。
  「好,再!」。
  瑞希電話被掛上,本來要說再見的,不等人說完就擅自掛上電話,「怎麼會有這種人啊!」。
  
  「這裡的展場有五十坪大,您的作品可以親自設計擺放的順序還有位置,外面就是空曠的馬路還有捷運站,各個該寄發出去的邀請函現在貴賓應該都收到了,邀請函的部分是由龍本先生決定的,還有另外您說要再加寄的貴賓,出席活動時間就是簡介上面寫的時間也是貴賓會出席的時間,而剩下的平日則是任由普通的民眾自由參觀,您可以決定要不要出席,我們早上十點開門,到晚上八點半,會有警衛輪流站崗,展覽的時間總共是三個禮拜,二十一天,那麼,請問還有什麼問題需要詢問嗎?」。
  瑞希來到即將展覽自己作品的展場參觀,巡視周圍環境以及裝潢,並且聽從這次幫忙展覽協助的負責人。
  「基本上應該是沒什麼問題,謝謝你」。
  「好的,那麼有什麼問題可以再聯絡我」。
  瑞希的作品大多都是人物動漫畫風的作品,每一幅畫都代表著一個故事或是一個心情,麥可筆畫作居多,素描類的作品分為彩色素描和黑白素描,彩色素描都是人物畫相,黑白素描和水彩類一樣都是風景畫,其餘的還有平面設計海報和電腦插畫。
  瑞希仔細的確認每一幅畫是否都有貼上畫作名稱和簡介,確認畫作分類的擺放位置和順序,還有畫作上方的燈光是否會太亮或太暗,然後和主辦協助單位的負責人再次確認明天開幕會到場的貴賓人數和出席活動時間還有程序,瑞希還得親自上台演講,還有參加剪綵活動,看來明天會是個非常熱鬧而匆忙的日子。
  已經晚上八點多了,瑞希提著疲倦的腳步從畫廊走出來,「衣服、內衣、褲子還有保養品那些都在行李箱裡面,呼還好我沒把錢包帶離開身邊,去附近的超市買一些吧」都怪自己太雖沒先確認行李箱的識別牌子就直接拿走
  瑞希提著小籃子,悠閒的尋找她要的東西,睿英也走了進來,他也來這個大超商買東西,兩人的距離近在咫尺,就是被一條商品櫃格擋住,兩人的目光都沒有交疊,就像他們現在這樣,當瑞希挑選完之後往前走選擇離開,而睿英則是往反方向走去,兩人就這樣擦肩而過。
  夜色降臨,睿英將車子停到他家樓下,隨手拿起一袋剛剛買的東西,確認車子停好鎖好之後就走向玄關,發現門口放著一封白色典雅風格的高級信封。
  「恩我收到信封了,這是什麼東西?畫展?帶千惠大小姐一起去嗎?龍本先生?美國的那個龍本嗎?什麼隆重場合一定要出席,又不是龍本本尊的畫展,而是他的徒弟,什麼這什麼英文名字來著…Ruixi?」。
  睿英接到玫瑰女士打來的電話,玫瑰女士收到了明天畫展的開幕會,竟然自己不去而是叫睿英帶千惠一起去真是奇怪。
  「知道了,我明天會帶她去的,這樣可以了吧?」。
  睿英掛上電話,目光再次回到白色信封上的英文名字,Ruixi ……Ruixi…瑞希?睿英竟聯想到行李箱女主人的名字,「應該不會那麼巧吧」他想想應該不可能就將白色信封隨手丟到一旁。
 
  隔日一大早,瑞希早早起床,今天是個很重要的日子,她簡單的梳妝打扮,穿上昨天特別去百貨公司買的高級洋裝,確認好要帶的東西之後,對著鏡子的自己,照映的是充滿自信而甜美笑容的花樣女人。
  「高瑞希!加油!加油!加油!」。



(關於這次設定的封面就是女主角&男主角)
高楓星(高瑞希)X江睿英   

江楓要說的話
第二季 第一集終於開始了
心情當然相當緊張 希望你們會喜歡
如果你喜歡這一集歡迎給GP或是訂閱我
我會努力德不辜負你們的期待 拜託了~
有任何問題指教歡迎在下方留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724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伊古雷
縮圖的手畫反了QQ

08-06 19:25

江楓X漁火對愁眠。
那雙手和人物是分開的哈哈~QAQ(所以才刻意用不同的顏色)08-06 19: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zxc380288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的四代目火影!!大大分... 後一篇:高野莓 《 orange...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ooo
你該進來看看。你會喜歡我的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