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為龍》番外:目啾水水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7-08-06 04:13:27│贊助:29│人氣:797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蛋龍冒險團在二月的時候增加了一名團員。

  新來的團員作為被冒險團「搶劫」的對象,與冒險團一同搶劫了正確的「原目標」,在利誘了團長之後,正式加入冒險團,成為了交通工具、帳篷、獵物壓碎機、被全團罩著的小弟、以及大概是新招牌的吉祥物……

  黑龍是全團體型最大的團員——這當然是廢話,因為黑龍是位龍——也是最需要被照顧的野外新手,他既不會探路(也許還是有這點成分的,他能嚇跑大多數掠食者)、也無法獨自打獵(他不是尖叫著逃回來就是遇不上獵物),因此無法離開冒險團半步。

  所以他的伙食也就成了跟他體型一樣巨大的問題。

  當然是不能分黑龍吃冒險團乾糧的。

  先不說乾糧根本填不了龍的牙縫,團員比較擔心的是會害龍拉肚子。

  因為他們還沒有給龍投保險呀!

  所以在沒有遇到獵物群的時候,黑龍就只能餓肚子。

  今天也是一樣,猛瑪象群在遠遠看見黑龍時就立刻掉頭跑了,夜晚的篝火旁就沒有了黑龍的晚餐。由於沒飯吃,黑龍焉了個吧唧。幾個被禁止參與處理晚餐的團員跳上黑龍前爪,爬到墊在龍爪上的龍頭上,他們趴在龍眉上扯了扯龍眼皮,想讓法貝路希打起精神。

  「唷!大黑!你有一雙好漂亮的眼睛。」杉木桌輕拍龍眼皮,大聲地稱讚道。

  「對!紅紅的,近看還有好多顏色,比蜥蜴還好看!」鍋鏟也說。

  「我的眼睛是什麼樣子的?」法貝路希也好奇這件事。在掉下來之前,他依稀記得看見的虹膜是紅色,但是具體長怎樣他並沒有看清楚。

  裹腳布把攜帶的繩索扔給高壯的杉木桌,另一端在腰上纏了一圈,一手抓著尾端,一手抓著杉木桌拿的那端,從龍眉上垂吊而下,輕巧地踩在龍的下眼皮上。

  法貝路希垂眸看著裹腳布,龍的睫毛隨著法貝路希打量團員而垂下,差點刷到裹腳布頭頂。這是法貝路希第一次這麼近看團員,他對了好一會兒焦才看清楚這個小小人。

  說到眼睛,他除了有每天早上暈視野的毛病以外,也有一點輕微的遠視,近一點的東西得花上一點時間才能看清楚。

  黑龍的瞳孔像一面水晶球後的塗鴉牆,被彷彿顯微鏡下的彩色細菌形狀的虹膜包圍,中央漆黑的瞳孔像濃縮起來的黑洞,看得裹腳布目不轉睛。

  法貝路希同樣看他看得目不轉睛。

  裹腳布的雙腳纏著一層髒髒的布,身形瘦長,穿著令法貝路希很難為情的兜襠丁字褲還有布片,而且他剛才垂吊下來時又噴鞋了——原來他就是那個進龍穴時掉鞋的傢伙!

  裹腳布細數著所有他能形容的顏色道:「我看看,有蘋果色、水藻色、石藍色、屎黃色、黃灰色、夕陽色——怎麼近看這麼多顏色?哎呀,不管啦,反正大黑你只要知道你的眼睛遠看是很漂亮的紅色就好囉!」

  「明明遠看像哭過一百年似的。」杉木桌說。

  「真的呀?」法貝路希有點害臊,當他感到害臊時他總是習慣快速地眨眨眼睛,裹腳布抓著繩索被搧飛了起來,發出驚人的尖笑聲,穩穩地踩回法貝路希臉上。

  「不過別擔心!作為經驗豐富的蛋龍飼養員,我可以斷定你的眼睛沒有任何病變!」裹腳布用力點頭,還特意轉頭朝龍耳的方向喊道。

  「能遺傳到紅色的眼睛也不容易呢。」鍋鏟說。

  他和蘿蔔也是被禁止處理食物的團員,只有他的武器鍋鏟被允許參與製作晚餐,因為鍋鏟只要一拿著鍋鏟,他就會使所有接觸到鍋鏟的東西被拍得跟鍋鏟一樣「鍋鏟」,而蘿蔔被踢離爐灶的原因則是因為他的偷吃技能太強大,簡直就像專業迅探!

  杉木桌只是單純太高大,做不了精細活,乾脆就不讓他占位置了。

  至於裹腳布……在他的泡泡腳治好前,他被禁止觸摸任何不屬於他的食用品。

  四人一龍在篝火的另一邊自成小圈子,盡量讓自己還有黑龍把注意力從食物上撕開。

  「大黑呀,等你到了我們部落,我一定要教你所有的隱藏指令。」鍋鏟說。

  「隱藏指令?」那是什麼?

  「噢!太棒啦!」杉木桌歡呼,低沉的聲音有些憨。

  「是啊,學會蛋龍的隱藏指令是成為安茲塔人的最後一道關卡哦!我們以你為傲,大黑。」蘿蔔胖嘟嘟的身軀往前一倒,碰的一聲砸在龍眉上,肚子側邊掀起一股肉浪。

  他滿足地趴在龍眉上抱著龍眉。

  「成為一個安茲塔人最重要的就是愛龍——當然啦你已經是龍了所以及格——再來是跟我們一起工作超過一個月,這點我相信你也快要及格了!最重要的是……」

  「是什麼?」法貝路希甚至都沒想到他應該要疑惑「龍要怎麼變成安茲塔人?」。

  「偶們喜翻尼!」遠處的秤陀揮舞著雙手大喊。

  「對!偶們喜翻尼!」裹腳布哈哈大笑,學著秤陀的鼻音也說道。

  黑龍屁股後面的尾巴輕輕地左滾右滾起來,掀起一小團灰塵。

  「阿阿,我也喜歡你們。」法貝路希說。

  當然啦,能作為人跟你們在一起就更好了,只是不知道要等到哪時候才會實現。

  我好想跟你們一起坐在篝火旁吃烤餅,而且我保證我不會抱怨這裡很難上廁所又沒地方洗澡還會被恐龍追著跑。

  「比起其他部落,我們安茲塔最棒了,只是好像很多人都很害羞不敢來加入,我們可是完全開放的大部落呀!可不像其他部落一樣排外。」鍋鏟驕傲地說著卻又嘆氣。

  ……那為什麼還是沒人來呢?

  法貝路希大概想得到原因,但是他一點也不想探討這個問題。

  「其他部落不收冒險團員嗎?」

  「泰拉族連收養一隻狗都要連辦三天祭壇儀式呢!」

  「泰拉?」

  「是一群眼睛看起來很痛的人,裡面有一堆巫師和祭司,會在眼睛上面刺青,而且只用泥巴洗澡,跟人打招呼也只會用泥巴,是一群髒髒又臭臭的髒髒喔。」蘿蔔說。

  天啊,要是他遇上泰拉族,法貝路希真的不敢保證自己不會一腳踩下去。

  「泰拉相信的東西很奇怪,更奇怪的是你問他們到底信仰些什麼,感覺他們也說不上來。我上次問了一個泰拉的阿娘『泰拉信什麼?』,結果她回答我什麼『我在荒野中』……我想她的通用語大概學得不好,她還說為了祈禱,她發誓從春生日後開始終生不發出聲音,好夭壽!」

  「確實讓人一頭霧水……」不過法貝路希其實很感興趣,這樣的文化似乎蘊含著很深的涵義,他非常好奇是什麼樣的核心理念會使泰拉有著這樣的信仰。

  以後應該會遇到吧?

  「大家的通用語都說得很好呢。」法貝路希有感而發。

  「因為安茲塔要遷徙到很多地方,販售蛋龍需要用到通用語,很多小孩子還因此覺得學安茲塔語很麻煩咧。」裹腳布抱怨道:「如果沒把通用語練到可以跟外地人吵架吵贏,是不被允許參與蛋龍事業的,丟臉程度會跟大人長著北鼻的小雞雞一樣喔。」

  「哇……也不用這樣形容啦……」法貝路希瞬間感覺臉燒得不行。

  「還好大黑會說通用語,當初其實有點擔心無法跟你溝通。」鍋鏟接話。

  「是呀、是呀。」杉木桌甕聲甕氣地點頭說。

  蘿蔔已經趴在龍眉上睡著了,流了一攤口水在龍毛上。

  法貝路希原本以為所有人都配合著他在說通用語,看來他們之間的語言隔閡沒有他想得那麼深,也幸好沒有給團員添太大的麻煩。他鬆了一口氣,也覺得真是太好了。

  「很多龍都只會龍語,而且某些發音人族的耳朵根本聽不到,也很難分辨同一種咕嚕聲或喉鳴到底差在哪,有時候要溝通真的超難的……」

  「是呀,得去找另一個會說通用語的龍來翻譯,而且這兩種龍必須說同一種或接近的龍語,還不能是發情期的雄性……因為不管對象是母龍還是雄龍都會從翻譯變成告白或打架。」

  「哈哈哈!上次老大遇到來買蛋龍羽毛築巢的坎德拉龍,結果找了阿克亞飛龍來翻譯,誰知道那個阿克亞飛龍正在『無聊期』,他直接看上坎德拉龍了,用前爪把坎德拉龍滾來滾去整整五節影子才放他走。雖然阿克亞飛龍後來有幫忙翻譯,但是坎德拉龍已經逃了,氣得老大想要拔光阿克亞飛龍的毛。」

  「『無聊期』?我以為你們說不能找發情期的龍,無聊期又是什麼?」

  「阿克亞飛龍獨特的一個生理時期,他們會覺得超級無聊,生無可戀的那種,症狀是他們會非常想要找生物來把玩,就像某種饞癮。如果你發現忽然有阿克亞飛龍跟你看對眼了,那絕對不是因為他們對你『感性趣』,而是他們大概無聊透了。」

  法貝路希默默在腦海中的筆記本上面記下:阿克亞飛龍——「無聊期會想玩弄生物,要遠離。解決方案:不要被看上。」

  「大黑看過的書上沒有嗎?」杉木桌好奇地問道。

  「書上不寫這些。」

  「可是這正是最重要的部分不是嗎?」杉木桌不敢置信。

  裹腳布拍上杉木桌的肩膀,對黑龍說道:「杉木桌聽說有學問的話人生會變得更好,所以一直把看書當目標喔,他已經讀完了三本半的童話書!厲害吧?——話說什麼是童話書?」

  「是一種專門編撰適合低年齡層的簡單讀物,通常用於啟發思想。」法貝路希繼續說道:「有時候書記錄的只是作者覺得重要的部分,所以我想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漏掉了阿克亞飛龍的無聊期吧?也或許是寫書的人不知道那是無聊期……我記得書上提過阿克亞飛龍有對小生物感到好奇的習性,也許就是你們說的『無聊期』。」

  「那個傢伙寫書的方式可能需要從頭學起。」裹腳布搖搖頭。「大黑,別看太多書呀,雖然聽說書是好東西,但是就像女人的奶子一樣,很多東西不是越看好處就會越多的,眼睛跟腦子會壞掉呀!」

  「……有道理。那我應該怎麼做?」

  「別再想著看書了,我們可以唸故事給你聽,我知道有些人超在行的,剩下的你可以去找答案,就像你可以去問問阿克亞飛龍『無聊』對他們來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啵兒棒吧?」

  「啵兒棒?」

  「就是『非常棒的非常棒』!語言的美妙之處就是你永遠找得到新的使用方法。」

  「唉,部落的小子小女們也能好好學安茲塔語就好了。」杉木桌再度抱怨。

  鍋鏟安慰似地拍拍杉木桌,朝法貝路希解釋原因。

  「杉木桌的阿弟阿妹到現在還沒辦法跟他用安茲塔語吵架,讓杉木桌很難過呢。」  

  「當我巴他們頭的時候,卻不能罵『北七』……我是一個多差的哥哥!」

  杉木桌摀著臉大哭起來。

  「『北七』跟『白癡』根本不是同一種高度的詞彙啊!」

  他傷心的哭聲讓鍋鏟還有裹腳布也紅了眼眶。

  法貝路希無法領會這兩種差別,但是他忽然也覺得杉木桌好可憐。

  「如果你教我安茲塔語,我會好好學的。」他溫柔地說道。

  「真的嗎?」杉木桌抬起哭得一蹋糊塗的臉,嚇得黑龍的尾巴狠狠抽了一下。

  「我會是個很好的學生,我保證,我喜歡學習。」法貝路希說。而這也是實話。

  「那先從『目啾水水』開始!」裹腳布提議道。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黑龍好學地發問。

  「意思就是『眼睛美美』!」

  杉木桌從鼻涕與眼淚中綻放出微笑。

  「來,跟我唸一次:『目啾水水』!」

  「媽就雖雖?」

  黑龍使勁地重複道,依然帶著他嚴重的北方口音。

  「是目啾水水啦!」鍋鏟哈哈大笑。

  「母就雖雖!」法貝路希愉快地搖搖尾巴,大聲稱讚自己。

  「水啦!」安茲塔人們說。






比上一篇番外更早寫的段落
我被阿茲那的校稿折磨得每天腦袋在星爆
於是就稍微解放一下自己把這篇寫完了
阿茲那的校稿簡直雙重極限|||(吐魂

安茲塔人大概是屬於某種大智若愚吧
但他們又確實很北七......(??????

祝大家食用愉快~

速撇一張,我只有一根HB,所以用PS稍微作弊一下(欸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720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星座紀元|芽豆靈|為龍||穿越|冒險|奇幻|小說

留言共 4 篇留言

大羊
喜歡這日常番的氣氛,希望他們能再次重聚阿。

若愚確實很北七(?
其實也還好,粗枝大葉,不太重細節罷了,這樣感覺很自由自在呀。

08-06 10:2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笨得一身輕~
我有時候覺得這種笨蛋日常比較像故事主軸(欸08-06 17:44
亞空
天生自帶五月病的龍_(:з」∠)_
如果剛好遇上發情期的龍不知道會有什麼有趣的事w

這番外太溫馨反而讓人家看的好心痛QWQ
快、郵差,龍王在上、這封信需要限時掛號寄到蛋龍團手上

08-06 11:0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五月病XDDDD
遇上發情期的話,負責翻譯的龍大概會講一句翻譯告白一句吧(畫面好美(X
有時候日常反而是最難得的,所以在回顧的時候才會分外悲傷吧(?)
快了快了! 郵差龍在路上了! 要體諒溫特加龍沒辦法上高速公路的窘境阿!08-06 17:22
嵐楓
阿克亞飛龍的無聊期真是恐怖又有趣阿XD
被看上就...GG了[e20]

安茲塔語是不是相當於我們的台語><?

作者畫的這張圖是法貝路希嗎^^

08-06 18:29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也不至於GG啦只是會被玩弄各種PLAY(X
因為覺得台語最親切所以就用了一些台語詞彙
不過部落語本身的發音不是台噢,以後有空會來寫寫這部分~

是喔~本來還打算在畫一個垂吊的裹腳布,但是沒有其他色號的筆就想說算惹ww08-06 19:16
SharkTaur
繼續等待正篇中=w=

08-06 22:59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我會盡量在年底前整理好的!
等書一弄完,就回來繼續連載~08-06 23: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陰陽師Onmyoji】... 後一篇:《阿茲那之念》情人節+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nabrian2000喜歡輕小說的巴友
小屋連載輕小說《競速摩人》已更新!高中生職業賽車手的比賽與日常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