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騎士〉 第三章 遴選的起點

作者:LanTern│2017-08-05 19:15:39│贊助:10│人氣:329


 
  「杞悠那……」

  伊格拿著從列納先生那裡拿到的老地圖,嘗試念出正確的發音,抬起頭,望著眼前的小村子。
 
  杞悠那只是一個規模比伊格居住的迦薩塔大一些的小村莊,但這裡卻以「大陸最古老的聚落」之名聲名遠播。
  這裡是艾佛洛恩王國的主要種族「賽恩人」的發源地,同時「杞悠那」這個詞在塞恩語當中意謂著「起源」。因為在長久時光的洗禮之下一直存在,數百年來一直被當作大陸旅行者或巡禮者的起點,而被稱作「啟程之地」。即使是在艾佛洛恩當中,這個村落也擁有十分特殊的地位。
 
  伊格本來以為這座古老的村莊會是一個莊嚴肅穆的聖地,有著斑駁而黯淡的城牆,以及數個紀元前保留下來的遺跡,居民會穿著一絲不苟的長袍,一臉嫌惡地看著他們這些歷經此地的旅行者。
 
  但他錯了。
  杞悠那外圍被一大片麥田包圍,尚未成熟的淡色麥穗隨著從山坡上吹下來的微風而搖盪,聳立在麥田間的巨大風車群緩緩轉動。
  村子就在麥田中央,座落於那像蜘蛛網一樣展開的淡黃色梯田中心點。遠遠望過去,紅色磚瓦搭建而成屋頂十分顯眼,但卻和淡黃的麥田、藍色的天空,以及遠處的碧綠山巒完美契合,渾然天成。
  這個古老村莊的面貌和伊格最初猜想的完全不同,但幾乎是在看見這個村子的那剎那,他就已經因為這如畫一般的風景而深深沈醉。
 
  伊格步伐悠閒,穿越麥田中的小徑,朝著村子中央走去。他已經趕了三天的路,好不容易才抵達杞悠那,所以他決定暫時讓自己輕鬆一點。
  離開迦薩塔的那天夜裡,他照計畫抵達位在伊蕾絲邊境線上的村莊督羅納多,並在那裡住了一晚。隔天又趕了一天路以後,他遇見一支準備北去的三人商隊,並與他們一起在河邊紮營。今早與他們告別後,他才順著他們的指示平安抵達杞悠那。
 
  其實就地理位置而言,杞悠那比迦薩塔要來得更靠近北方。雖然只是個小村莊,但直到百餘年前「北方城塞」燦然堡興建為止,這裡一直都是艾佛洛恩和北面維洛納半島的重要渡口,同時又位於伊雷斯王國邊界附近,就算說這裡是艾佛洛恩王國、伊蕾絲王國和北方半島的交會點也不為過,即使撇除悠久的歷史,杞悠納也佔據了一個相當重要的地理位置。
 
  最重要的是,遴選前的這幾天,騎士會在全國的各地某些特定據點安置前往艾佛洛恩首都挪拉的馬車,而距離迦薩塔最近的據點,正好就是杞悠那,所以伊格才會以這個村子為目標。
 
    直到伊格走進村子,才稍稍能看見歲月在這座村子留下的痕跡。
  杞悠那的街道是凌亂的石板路,房子大多佈滿斑駁與雜亂生長的藤蔓,除了整齊劃一的殷紅屋頂之外,村子確實透露出一股古老的氣息。
  路上行人來來往往,比之迦薩塔還要熱絡許多。除了穿著輕便的本地人之外,同時也能夠看見許多像伊格一樣,背著厚重行李的旅人。
  村莊道路旁的店家外或掛或擺放著寫著「旅館」、「酒館」、「馬廄」等等字樣的招牌。伊格的故鄉迦薩塔鮮少有旅人出沒,幾乎沒有設置給外地人使用的設施,所以即使這些招牌的字跡因為陳舊而模糊,還是讓伊格大感興趣。
 
  伊格見獵心喜地在村子裡四處遊走,不只研究那些五花八門的店家,也偷偷觀察那些杞悠那居民與伊雷斯迥異的生活模式。一直到他聞到烤麵包出爐的香氣,才回想起自己身上還沒有艾佛洛恩的貨幣。
  他嘆口氣,決定先遵照臨行前克洛諾和諾恩先生的指示,開始尋找杞悠那唯一的兌幣商行。
 
  就結論而言,那間商行並不難找。
  商行的塔樓是除了鐘樓以外最高的,牆面也比其他房子乾淨許多。大門上掛著恐怕是全村最乾淨的招牌,上頭寫著整齊明顯的「洛克丁」三個大字。如果旅行經驗老道的諾恩先生說的沒錯,這間洛克丁商行就是艾佛洛恩北部最常見的商會之一,他們的魔爪深入北方的各個城鎮當中,在一些其他商會不敢設點的小村莊開設分行,靠著密集的商隊大量鋪貨,再加上提供像兌換錢幣之類的方便服務,也間接壟斷了整個北方市場。
  在某些大城鎮裡頭,似乎有可信度更高、機能更完善的「銀行」可以進行貨幣轉換,不過克洛諾和諾恩都強烈建議伊格在杞悠那就先把艾佛洛恩的錢給換好。
  「別等到挪拉再換,小子,那些大銀行不會比洛克丁誠信倒哪去。」
  當時諾恩一臉厭煩的說。
  「像你這種門外漢,明擺著就是傻愣愣上門的肥羊,你會被他們扒皮的。在杞悠那換吧,至少那兒多少還能讓人信任些。」
 
  伊格走上商行的台階,懷著猶豫的心情推開洛克丁的大門。
 
  商行內出乎意料的比外觀看起來還小得多,入口的正前方就是櫃台,整個房間只有幾呎深而已,佈置倒是相當典雅,另外一邊的牆面上還貼著許多獎章。
  唯一雜亂的地方是商行最深處的長桌,上面堆滿紙卷,以及零散擺放的無數炭筆和擦布,還有好幾個老舊的黃銅天秤,而兩個中年男人坐在桌邊振筆疾書。
  另外有兩人站在櫃台邊,其中一個背對伊格,看起來似乎跟他一樣是客人,而站在他對面的則是一個年輕女人,正在對著那人快速說話。
  伊格帶上門,外頭吵雜的聲音頓時被隔絕,只剩下那個女人細微的耳語。
 
  「哎呀,歡迎光臨。」
  女人注意到了伊格,抬起頭。
  「請等我一下,我先替這位先生處理他清單。」
  伊格現在才發現這個女人比他大不了五歲,聲音與商行內的氣氛相反,充滿年輕的朝氣。
  「沒關係。」
  伊格應了一聲,走向牆邊等待。
 
  女人低下頭,繼續向她面前的男人不斷解釋。
  「……真的不行啦,優特金先生,我們這邊實在沒辦法兌換基鐸王國的錢,這些您應該在南方就先換好的呀……就像我剛才說的,我們最多就是讓您將身上的東西抵押在這裡,我可以寫張借據給您……」
  男人的通用語口音極重,唏哩呼嚕地說了一長串,但不只是從伊雷斯來的伊格聽不懂,甚至連那個女人都顯得一知半解。
  他身穿縫滿補丁的短外套,腿上的皮褲又破又舊,後腰上還綁著一柄髒兮兮的短劍,一副風塵僕僕趕到這裡的樣子,神色相當著急。
 
  正當女人準備反駁時,商行的大門再度被打開,一名身穿長袍的老人走了進來。
  「亞特拉斯先生!」
  櫃台後方的女人驚叫,連忙站起身。
  「對不起,請稍等一下。」她對面前的男人拋下一句,便急急忙忙繞過櫃台,走向老人。
  甚至連那兩位在伊格進門時連眼皮也沒抬的男人都站起身子。
  「午安,亞特拉斯先生。」
  「亞特拉斯先生,您捎個消息過來,咱們就會讓貝琳過去您那裡了,何必大老遠——」
 
  「對呀,這也太麻煩您……」那名年輕女人擔心地說。
  「不會,別客氣、別客氣。」
  那個名叫亞特拉斯的老人和藹地說,他的嗓音沉穩而溫和,輕輕摸了摸那個女人的頭。
  「這把老骨頭偶爾也該動一動,否則會悶壞的……來,這是我之前跟妳提過的信,妳知道該怎麼做吧?」
  女人點點頭,從亞特拉斯手上接過一個小信封。
  亞特拉斯環視了商行一圈,露出微笑。
  「看來你們業務正忙,我就不多叨擾啦。」
  「要不要我送您一程?」商行深處的其中一名男人問道。
  「不用了,我順路去蕾賽妲那裡喝些東西,你們忙吧。」亞特拉斯不急不徐地說,不等商行的男人走出來,逕自走向門邊。
  他開門的同時,也親切地向站在一旁的伊格輕輕一笑,點頭問候。
  但當伊格頷首回禮的時候,亞特拉斯的表情卻顯得很驚訝,雙目吃驚地張大,灰濛濛的瞳孔顯露著意外。
  那個神情只在他臉上停留兩秒,也只有伊格一人看見,當伊格打算看仔細的時候,老人的表情早已經恢復平靜,伊格不禁懷疑他剛才的訝異神色只是自己的錯覺。
  他再次朝伊格點了點頭,拉開木門,離開商行。
  也許是因為在這個村莊看見精靈,才會讓他感到那麼驚訝吧。換作是伊格,在迦薩塔看見圓耳人也會露出差不多的表情。
 
  已經重新回到櫃台後方的女人,再次和那個異國男人針對他所帶來的貨幣搏鬥起來。
  直到最後,她終於拗不過對方,舉起雙手。
  「好吧、好吧,我投降,我讓您換。但我必須向您收取一筆不少的手續費,畢竟這些錢我們也得拿去南方才能換成艾佛洛恩貨幣,這您可別怪我啊……」
  男人看起來相當滿意,毫不猶豫地就在女人遞出的表單上簽名,將他那裝滿異國貨幣的錢袋遞給她。而他也毫不打算清點女人還給他的艾佛洛恩錢幣,也不道謝,小心翼翼地捧著錢袋,快步走出商行。
 
  女人一邊整理收據,一邊低聲碎唸,當她看見伊格走近時,拋給他一個滿懷歉意的苦笑。
  「難纏的客人,這幾天特別多……為什麼這些傢伙要到了這裡才換錢吶?」
  真抱歉,妳眼前這個恐怕會是最難纏的。伊格心想,將克洛諾交給他支票拿出來。
  「我也是來換錢的。」他老實招認。
  女人瞄了他手上的支票一眼,聳聳肩。
  「至少你看起來聽得懂我在說什麼。」
  伊格將支票放在櫃台上,推給她。
  「這應該是佩基……呃,佩西都寧亞銀行開立的支票——」
  「佩西托尼亞。」女人糾正。
  「對,就是這個,謝謝……請幫我換出足夠在南方生活半個月的現金,然後餘款再開立一張新的支票,用洛克丁商行的名義就行。」
  伊格照著克洛諾的指示,結結巴巴地說。實際上,剛才他說的這句話連他自己都聽不懂。
 
  女人盯著他,似乎在思索什麼。
  「伊雷斯?」
  「什麼?」
  女人微微一笑。
  「我看得出來您不是本地人,先生,您是從伊雷斯來的?」
  「噢,對……」伊格匆忙點頭,對她的體貼報以感激。
  「所以……您是……」女人不斷探頭,似乎想從伊格髮際邊找什麼。
  伊格明白她的疑惑,識相地撥開頭髮,露出耳朵。
  「我是混血,我母親是艾佛洛恩人。」
  「哦,原來如此。」女人點點頭,「我還想說您不太像精靈呢,您懂吧?精靈味兒沒那麼重,而且您看起來比他那些好親近多啦。」
  伊格眨眨眼,不太肯定她這句話是不是稱讚。
 
  「我是貝琳。」女人伸出手。
  「啊,我是伊格。」伊格連忙伸出手與她相握。
  「我是要您的支票。」
  「抱歉……」
 
  貝琳接過支票,低頭研究。
  「確實是佩西托尼亞,日期是……二十年前?個、十、百……國王在上!這支票面額是五萬金幣……?」
  她抬起目光,驚愕地看著伊格。
  「呃……不能換嗎?」
  「不,我只是在潛心思索,為什麼連一個一輩子沒用過貨幣的年輕旅人都能拿出價值五萬金幣的支票,我卻只能領一個月不到一千貝卡的可悲薪水……」
 
  「咳咳。」
  貝琳後方的其中一個中年人刻意而大聲咳了兩聲,她先是用力翻了翻白眼,才轉頭對她的雇主陪笑。
  「尤力克先生,需要我去替您舀碗水嗎?」
  「不用了,貝琳,老毛病,不用管我沒關係。」
  尤力克先生頭都沒抬,簡潔地說。
 
  貝琳重新面向伊格,扮了一個鬼臉。
  「這個老瘋癲,抱怨一句都不行……」
  「咳咳。」
  「好,對不起,尤力克先生,請您別再咳啦,您沒病我都病啦!」
  她嘆了口氣,認份地重新盯著支票。
 
  「所以,伊格先生,您是從哪弄來這張價值等於最高開立上限的支票啊?」
  「呃,這是必要的問題嗎?」
  貝琳聳聳肩。
  「我總得搞清楚這種詭異的面額是打哪來的吧,雖然我看您應該也不會蠢到拿一張二十年前的假支票來商行換錢,不過我還是得確保咱們的商行不會虧損呀。」
  這倒不無道理。
  「那是我父親給我的。」伊格老實說。
 
  照克洛諾說法,他年輕時曾在艾佛洛恩度過一段時間,然而北國伊蕾絲並沒有貨幣制度,他也不想把這筆不知道將來會不會用到的錢留在南方銀行中,所以自然把所有財產轉變為支票了。
  「敢問令尊尊姓大名?」
  「克洛諾.徹提席克。」
  貝琳抬起一邊眉毛,仔細確認那張支票上的名目。
  「這上面的簽署人是雅露夏.徹提席克。」
  「那是我母親,家父不會讀寫通用文。」
 
  貝琳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好吧。您說要換取足以在南方生活半個月的現金,請問您是要去哪個城鎮?」
  「挪拉。」
  「哎呀,」貝琳瞠大眼睛,「騎士遴選?」
  伊格點點頭。
  「真巧,我妹妹也是耶。哎,多虧了這個遴選,這幾天越來越多人來到這個村子,給咱們添了一堆麻煩。真懷念以前商行一整天都沒半個客人上門的日子,多清閒吶……」
  「咳咳。」
  「對不起,尤力克先生,對不起。」
 
  伊格看著這有趣的女孩,忍不住笑了起來,他慢慢理解為何她會如此受到雇主疼愛了。
  只見貝琳搔了搔臉頰。
  「嗯,要在挪拉生活半個月的花費也不少……啊,當然對您來說是個小數目啦,有五萬金幣享受整整五年貴族等級的待遇都不成問題。這樣吧,我先替您領五枚國王金幣如何?」
  「交給您決定便是。」伊格回答
  雖然克洛諾等人不斷告誡他到了艾佛洛恩別輕易相信別人,不過他覺得眼前這個叫做貝琳的女人不會騙他的,雖然不知理由為何,但他就是這麼認為。
 
  貝琳拿出一張新的支票,一邊告知伊格注意事項、以及洛克丁商行收取的手續費,一邊在支票上書寫名目,並請伊格簽名。
  最後,她交給他一袋沉甸甸的小布袋。
  「我已經先將您的金幣兌換成零錢了,這樣您應該會比較方便一些。需不需要我替您講解貨幣的使用方法?」
  「好的,那、那就麻煩您了。」
 
  「我想想……好吧。首先,艾佛洛恩王國的通用貨幣一共有四種,貝士、貝卡、沃度銀幣,還有金幣。」
  貝琳拿出四個大小不一的錢幣,放在桌上。
  「最小的是貝士,十貝士等於一貝卡,兩百貝卡等於一個沃度銀幣,五銀幣等於一個國王金幣。雖然王室鑄幣所宣稱貝卡也是銀幣,不過含銀量低到大概連法利德那些矮人都提煉不出來,所以我們稱貝卡叫做『雜種銀』。啊,說到南方,有一件事必須注意,南方的匯率和北方並不相同,以奔克都為界,南方的幣值大約八貝士為一貝卡,另外南方還有兩種通用貨幣,西諾萊銀幣和愛瑪哈銀幣,這在北方比較少見,伊格先生您就聽聽就好啦。」
 
  伊格點點頭,暗自在心中確認自己的記憶無誤,貝琳說的和幾天前諾恩先生的說法並沒有太大差距。
 
  貝琳俐落地處理文件,最後將那張面額龐大的新支票交給伊格。
  「這樣就行了。另外,我給您寫了一封杞悠那分行的介紹信,如果您在挪拉需要用錢,拿這封信給那裡的洛克丁商行,他們應該不會太過刁難您才是。」
  伊格大受感動。
  「真是太謝謝您了,貝琳小姐,我不知道該怎麼……」
  「哎,小事啦、小事,別客氣。我必須跟您說,那些南方的商行都恨不得把客人吃乾抹淨,外皮拿去作成大衣、軟肉拿去串成肉串、內臟拿去包餡餅,連骨頭都要拿去燉湯,半點都不會浪費。那些人的心都跟荒狼一樣,像咱們杞悠那分行這麼優質誠信的商行不多啦,伊格先生,這可不是我危言聳聽吶。如果您有機會,往後經過杞悠那,還請記得多多關照一下我們商行啊。」
  伊格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伸手接過介紹信,連同錢袋一起,妥善地收進衣袋裡。
  「一言為定。」
  「眾神保佑您。」
 
  伊格再一次向這個有趣的女人致謝,拉開大門,走出商行。
 
  他從錢袋裡倒出幾枚叫做貝士的小銅幣,放進衣服裡以備不時之需,然後將錢袋放進行李的深處。但是走沒幾步,又將那個小束口袋拿出來,放進內衣裡頭。每過一段時間,他就會忍不住伸手觸摸自己胸口,確認那些金幣和支票還躺在那裡,他不禁懷疑為什麼艾佛洛恩人能夠若無其事的將這些東西帶在身上。
 
  伊格在一間小酒館買了半條麵包,邊走邊吃,同時尋找騎士專屬馬車的停駐位置。
  杞優那規模雖然不大,但街道凌亂,村外的麥田和山巒又極為相似,伊格一時之間卻也沒辦法分辨到底該哪裡已經走過、哪裡還沒去。
  當他第四次走回洛克丁商行附近時,手上的麵包也正好吃完了,他開始認真思考要不要直接向這裡的居民打聽這該死的騎士馬車到底在哪裡。
 
  當伊格正在猶豫著該問對街巷口賣花的中年女人、還是另一邊踢著小石頭玩的男孩時,他身後突然傳出一陣清脆的嗓音。
  「午安。」
  他轉過身,發現站在他眼前的是一個年輕少女,看上去與伊格差不多大,也許小上一兩歲。
  她比伊格矮半個頭,有一雙清澈而烏黑的雙瞳,嘴角帶著弧度漂亮的微笑,深棕色的頭髮紮成三縷辮,辮子尾端輕放在她穿著粗布外套的肩膀上。與杞悠那其他姑娘不同的是,她下身穿的不是裙子,而是更方便活動的複合式長褲,手上提著一個不小的布織袋子。
  伊格提了提自己肩上的行囊,不著痕跡的確認對方是在和自己說話。
 
  「您在找騎士馬車,對吧,伊格……先生?」
  伊格無法掩飾自己的詫異。
  「對,您怎麼……」
  「我剛剛聽見您和我姊姊的對話,我在後面的小房間裡——」
  「您姊姊?」
  「就是洛克丁商行那個很可愛的姑娘。」
  伊格點頭,這麼一說,兩人確實長得有點像。
  「所以我猜您來杞悠那,八九不離十是想搭去往挪拉的馬車,」少女自故自地說下去,「剛才我看見您一直在這附近繞圈子,很明顯就是迷路的樣子,所以我姊姊要我來替您帶個路。您就當作是我多管閒事,讓我帶您過去吧?騎士的馬車。」
  伊格大大鬆了一口氣,也暗自為自己輕而易舉被這女孩看穿而著惱。
  「怎麼會多管閒事呢,那真是太好了,謝謝您。馬車應該還沒離開吧?」
  「還沒,不過也差不多了,每天下午兩點鐘出發。」
 
  少女指著一條伊格走過的小路,示意他跟上她。
  「從這裡乘坐馬車去挪拉要多久?」伊格問。
  「杞悠那離挪拉不遠,而且騎士的馬車不會走正規的路線,時間上更短,聽說明天下午就到了。」
  少女回答。
  伊格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據列納先生所說,從杞悠那以步行的方式去挪拉需要大約三天,騎士所準備的馬車等於替受選者節省了大部份的時間。
  這也讓伊格再次清楚體認騎士的神通廣大。
 
  「噢,對了,」少女伸出手,「我是香梨。」
  伊格望著那隻素淨的手,腦海閃過的卻是剛才和她姊姊貝琳那可笑的誤會。
  他輕輕握了握,心想既然她已經將聽見他們的對話,大概也不用什麼繁雜的自我介紹了。
  「聽我姊姊說您是精靈混血呀?精靈不是挺排外的嗎?」
  伊格聳聳肩。
  「我父親以前曾經在南方住過一段時間,我想他多半是那時候認識我母親的吧。」
  「還順便弄了一張面額五十萬國王金幣的支票?」香梨笑著問。
  「也許吧。」伊格也笑了出來,看來她確實已經把他和貝琳的對話一點不剩地全聽了去。
 
  「您知道,您前腳剛走,我姊姊就急急忙忙地到後頭找我,說她遇到了一個要去參加騎士遴選客人,而且身上還帶著價值五十萬金幣的支票。」
  「所以她才會要您來給我帶路?」伊格問。
  「才不是,」香梨搖搖頭,「她要我來色誘您。」
  「啊?」
 
  「我姊姊她說,她本來是想自己上的,可是她年紀比您大太多,怕傳出去不好聽,而且如果她為了這種理由翹班,尤力克先生鐵定會扒了她的皮。所以她就跑來要我這個妹妹替她上陣。」
  香梨清了清喉嚨,模仿她姊姊的聲調說。
  「『妳不懂,香梨,只要我們釣上這個金龜婿,接下來就不用做這見鬼的工作了。五萬金幣!五萬吶,小妹!而且他要是要去參加騎士遴選,一定也有些本事,我告訴妳,咱們就抓著這個機會,好好給他飛黃騰達一番!』,抱歉吶,伊格先生,我先替我姊姊這個瘋女人把您說得那麼難聽向您道歉。」
  「沒、沒關係……」
  結果妳自己還不是乖乖跟著我過來了……
 
  「您也跟我姊姊碰過面了,知道她那種三八的個性,這部份就請您多多見諒啦。」
  「別這麼說,貝琳小姐幫了我很多忙。如果不是她,像我這種第一次來艾佛洛恩的伊雷斯鄉巴佬根本沒辦法自己弄到這些玩意兒。」
  伊格拍了拍自己衣袋內的錢袋,裡頭的金幣叮咚作響。
  「這就是重點啦,我跟我姊姊說:這個伊格先生既然是從伊雷斯來的,那些精靈美女他看了一輩子了,哪看得上我們這種女孩,對吧?」
  「不不,您和令姊兩位都相當漂亮——」
  「所以我還有機會囉?」
  香梨湊上前,雙眼閃亮,逼得伊格不得不後退半步。
  「……這是兩回事吧……」
  她退了回去,做作地嘆氣。
  「好吧,至少我可以告訴我姊姊,我已經努力過了。」
  「對,這樣就好。」
 
  「話說回來,伊格先生,您剛才說令尊是在南方認識令堂的,那她後來是隨著令尊回到伊雷斯?」
  伊格側頭思索,他印象所及,他母親生前好像確實曾在迦薩塔生活過一段時間。
  「我想是這樣沒錯。」
  「可是,伊雷斯王國不是不准許外地人進入嗎?」
  「有些比較保守的城鎮是有這條規矩,不過絕大多數都沒那麼嚴格了,再說我的家鄉又是特例中的特例……」
  一想到迦薩塔那些不修邊幅的精靈,伊格忍不住扶起額頭。
  「令堂本來是哪裡人?」香梨一臉好奇地問。
  「這我倒不曉得。」
  「她從來沒回娘家過嗎?」
  「我印象中沒有,」伊格笑了出來,「我母親已經過世了。」
  「啊,對不起……」
  「不用道歉,她在我出生時就死了,我對她沒什麼印象。」
  
  雖然伊格用輕鬆的語氣做結,但是香梨卻像個說錯話的小孩一樣,安靜了下來。
  她帶著伊格慢慢走到村子的另一邊,已經到了伊格剛才溜達時沒有經過的地帶。伊格不希望讓香梨感到自責,更不打算在這樣的氣氛下和她告別,所以他只好主動向她搭話。
 
  「香梨小姐,為什麼您和令姊……」
  「停,伊格先生,我的年紀比您小,請您別再對我用敬語啦。」
  伊格眼睛一轉。
  「您今年幾歲?」
  「快滿十八歲。」
  「我也十八。」伊格說。
  雖然再兩個月就十九歲了,不過他不打算跟她挑明這點。
  「那我們誰也別用敬語,怎麼樣?」
  香梨笑了出來。
  「很公平。」她同意,「好吧,那麼伊格,你剛剛想問什麼?」
 
  其實香梨露出笑容之後,那個為了打破僵局而找的話題就已經不必要了,但伊格並不希望讓她心存芥蒂,還是老實說了出口。
  「明明我們今天是第一次見面,為什麼妳和妳姊姊都對我這麼關照?總不會真的是因為那張支票吧。」
  香梨盯著伊格,臉上掛著一副像是在沉思,又似笑非笑的表情。
  伊格看見她不答,只好開玩笑似地繼續說下去。
  「好吧,也許你們艾佛洛恩人本來就是如此。不過,在伊雷斯我們講究的是有恩必報,而我今天實在受妳們太多照顧啦,我甚至不知道該怎麼報答妳們。」
 
  「你真的是一個徹頭這尾的伊雷斯人耶,伊格。」香梨評論道。
  「我是啊,這跟那個又有什麼關係?」
  「我是說,你難道真的猜不出為什麼我會在那裡追上你,還自告奮勇帶你來找騎士的馬車嗎?」
  香梨語氣輕快,步履輕盈,用一臉好笑的眼神瞅著伊格。
  「我應該——」
  慢著。伊格皺起眉。
  「你這樣顯得我好像是個壞人一樣耶。」她嘆了口氣。
 
  「妳……妳是……」
  伊格張大嘴巴,指著她提著的裝束和手裡的布袋,耳裡想起洛克丁商行的貝琳的聲音。
  騎士遴選?真巧,我妹妹也是耶。
 
  「伊格,我們的遴選早就已經開始了,所有接近你的人都可能不懷好意,可別掉以輕心囉。」
  香梨側頭一笑,對他眨眨眼,步伐不停,留下滿懷懊惱的伊格。
 
 
  伊格跟在香梨身後,到了村莊邊緣的一處馬廄。
  這裡已經是村莊外圍,再往前走不遠就是圍繞著杞悠那的麥田。好幾個小孩在不遠處的麥田間奔跑,從河邊回來的婦女們抱著剛洗乾淨衣服,靠在馬廄對面的籬笆閒聊。馬廄旁停靠著好幾輛前方沒有馬匹的馬車,看起來像馬廄的主人中年人進進出出,一點也沒有要答理兩人的意思。
 
  正當伊格準備問香梨騎士馬車究竟在哪裡的時候,他就看見了。
  根本用不著問,那輛深墨色的巨大車廂讓其他馬車都相形失色,那兩個後車輪比香梨還高,包涵車廂在內的所有馬具都以精緻的雕工製成,深色的車身連一絲髒污都找不到,燙金色的邊緣強調出車廂的稜角,也給馬車添了一分不菲的質感。
  馬車前方已經安置好了四匹巨大的黑馬,高狀挺拔,與牠們相比,馬廄裡的那幾隻瘦馬就像驢子一樣。
 
  伊格來到那輛馬車旁邊才發現,除了他和香梨以外,已經有其他人先到了。
  一名金色頭髮的帥氣男子靠著馬車身,拿著碳筆在一疊破舊的莎草紙上塗塗寫寫,他對面的石階上坐著一名身穿黑衣的女人,正在閉眼沉思。
 
  「哎呀,午安哪!」
  金髮男子率先注意到走近的兩人,舉起拿著筆的手,雀躍地說。
  「騎士遴選,對吧?來對地方啦。」
  黑衣女人抬起頭,喜出望外。
  「香梨!」
  「妳好呀,萊特利。」
  那個女人站起身,給香梨一個用力的擁抱,與香梨的辮子不同,她的頭髮修剪得比男人還短,乍看之下就像大哥摟著妹妹一樣。
 
  「原來妳們認識啊?」金髮男子問。
  「這位是香梨依娜.艾爾蓮恩。」萊特利笑著介紹道。
  「請叫我香梨吧,根本沒有人會叫我香梨依娜了……」
  「香梨和我一樣,都是杞悠那人,我跟她姊姊是十年的酒友……你好,這位跟香梨一起來的小哥,我是杞悠那教會的萊特利,目前是見習修行者。」
  她轉過頭,親切地對伊格問候。
 
  伊格這時才發現,她身上穿的黑色服飾原來是教會的儀式服,胸前和腰間都配有教堂的飾物,剪裁不像伊格印象中的傳統樣式,看起來更方便活動。
  如果單論身高,這個叫做萊特利的女修行者竟然比伊格還高上幾吋,同時隱約能夠看得出來,她的儀式服下有著一身以女人來說相當發達的肌肉。
 
  伊格伸出手,與她那隻稱之為孔武有力絕對不為過的右手相握。
  「我是伊格,伊格.徹提席克,來自伊雷斯的迦薩塔。今天才到杞悠那,幸會。」
 
  金髮男子吹了聲響亮的口哨。
  他除了一頭燦爛的金髮以外,還有著古銅色的肌膚,斯文的臉孔上蓄著小鬍子,身上穿著方便行動的衣服和短斗篷,左耳並排掛著三個耳環。那是和伊蕾絲那些蒼白纖瘦的精靈們截然不同的英俊。
  「原來是精靈國度來的,我是高綠地的阿克,深林與汝等之王同在。」
  他說完,做了一個標準的伊雷斯式捧心動作。
 
  伊格心下一凜,連忙低頭回禮。
  「願深林與王同在。」
  「哇,我是第一次看人行精靈禮耶,伊格,你們在伊雷斯真的時常做這個動作嗎?」
  「嗯……原則上沒錯啦。」
  伊格不敢說自己的家鄉其實已經沒多少人用這個動作行禮了。
 
  「我去過伊雷斯幾次,也偷學了一點他們的習俗。」阿克說,「主要是為了換取一些艾佛洛恩沒有的材料啦。我必須說,貴國在培植和工藝上的技術確實是遠遠高於我們艾佛洛恩,真的。」
  說著,他舉起手上的筆,對伊格做出模擬舉杯致意的動作。
 
  聽見他這麼說,伊格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
  「阿克先生,您是不是……師從『瑰匠人』的『巧手』克羅梅斯?」
  阿克詫異地眨眨眼,然後笑了起來。
  「嘖,真想不到,居然這樣都能夠被認出來,我還以為我自己隱藏得很好了呢!好眼力,伊格老弟。沒錯,我就是克羅梅斯,阿爾納羅帝正是我的恩師。」
  「克羅梅斯……」香梨低語。
  萊特利一臉狐疑地看著他。
  「你就是『巧手』?」
  這一次,伊格主動伸出手與阿克相握。
  「久仰大名,您改良的克氏磨藥杵和自動式天秤舉世無雙,還有刻星儀,簡直是近年最了不起的發明!」
 
  「瑰匠人」阿爾納羅帝.亞培爾是連伊雷斯境內都相當知名的一流工匠,他的工房位於艾佛洛恩西北方的小鎮高綠地,伊格自己的父親是一名鐵匠,瑰匠人的名號自然時常聽見。
  而近年來則流傳著一個傳聞,據說瑰匠人的其中一個門徒天賦異稟,出類拔翠,甚至連瑰匠人自己都認為只要假以時日,這個徒弟就會一番有超越自己的成就。
  從那時起,『巧手』這個名號就逐漸在工藝領域中廣為人知。
 
  「別給我戴高帽啦,伊格老弟。能夠做出刻星儀純屬意外,況且大家都說那玩意玩賞性大於實用性,所以才會到現在還是沒什麼人願意投資,而且相信我,關於這點我一點也不怪別人。」
  阿克笑著說。
  「原來您那麼年輕,怎麼連您也要去參加騎士遴選?」香梨驚訝地問。
 
  「說來話長,」阿克擺擺手,「老爹他——啊,就是我的老師,他這幾年身體越來越差,終於決定在今年將工房關門大吉。哎,這也沒辦法,老囉,他只要坐著沒多久就會腰痛。最後他決定將工房留給他的兒子繼承,而我們這些學生也只好作鳥獸散,有些人回到家鄉,有的則跑去南方掏金去了。這話雖然由我來說好像有點自大,不過亞培爾的徒弟這個名號打出來還算是有些影響力的。而我呢,眾神保佑,在老爹門下混得還算有點名堂,所以他就替我寫了一封介紹信,讓我有機會去參加騎士遴選。不管怎麼說,騎士他們對於咱們這些工匠的待遇一直都相當不錯,他們提供的工房也是最好的。」
  香梨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站在她身邊的萊特利插口。
  「不過騎士遴選應該是以武力為主吧?」她反問,「這樣子對你來說不是很吃虧嗎?」
  阿克聳聳肩。
  「也不至於,我多少有練點劍術。而且他們通常會有所謂的特別召募,如果能夠在遴選時被上頭看上,即使沒通過也有機會加入騎士。」
 
  「那也要您的本事足以讓那些穿黑色長袍的傢伙看上眼才行。」
  他們身後傳來一陣粗啞的咒罵聲。
  一個身材矮小的老頭從馬車後方出現,一拐一拐地朝他們走來,他的頭頂近乎全禿,身上穿著有些過大的鼴鼠皮外套。
  「喲,車伕先生,您終於回來了。」
  「是啊,我回來了,您也知道這代表了甚麼吧?上車,難道還要我伺候各位不成?」
  老頭不耐煩地說,粗魯地拉開馬車側邊的活板門,對其他人連聲招呼也不打,自故自爬上車頂。
 
  阿克兩手一攤。
  「你們也看到了,那位就是咱們這趟挪拉之旅的車伕。我上車的時候他就是這樣了,昨晚到起杞悠那的時候,他幾乎是雙手一放開韁繩就開始喝酒,整個晚上不見人影,我懷疑他連現在是幾月都搞不清楚……」
  「謝謝您,克羅梅斯先生,我的神智清楚得很。」車頂上傳來車夫沒好氣的嗓音,「您要替您那些看起來一臉蠢樣的同伴把行李放進車廂呢?還是要讓我再下去一趟把各位攆進車裡?」
  阿克咂咂嘴,打開車門,率先鑽進車裡。
 
  伊格將他麻袋放進活板門內的木箱中,再將門牢牢關上,然後爬上車。直到他在香梨身邊坐下之後,他才發現車內還有一個人。
  他的帽沿壓在臉上,似乎正在在熟睡,只能隱約瞥見一絲從帽沿邊緣冒出的灰髮,五官完全看不見,而且就算現在是初夏,他的身上還是穿著長斗篷,將自己裹得密不透風。若非他的身體還有輕微起伏,根本看不出他還活著。
 
  「我昨天在高綠地上車的時候,他就已經是這副樣子了。」阿克悠哉地說。
  他已經舒舒服服地翹起二郎腿,將碳筆和紙重新拿出來。
  「昨天晚上他好像也是睡在車上,真是了不起的傢伙,這樣算一算他已經睡超過兩天了,眾神保佑。」
  「希望他一直別醒來才好。」香梨咕噥。
  她被夾在伊格和萊特利之間,掙扎著動了動屁股,儘管這輛馬車的車廂已經算相當大了,要塞進五個人還是有些擁擠。
  「這輛車會直接到挪拉嗎?」伊格問。
  「沒錯,今晚會先在一間小屋過夜,明天一早啟程,下午就會抵達挪拉。」
 
  伊格用嘴將手套摘下來,伸手去拉車門。
  「好吧,至少不用擔心會還有其他人進來分享這輛寬敞的車廂。」他笑著說。
 
  幾乎是在伊格將車門關上的同時,車頂上的車夫就已經揮動馬鞭。
  伴隨著馬鳴,車輪緩緩駛動,朝著挪拉的方向前進。
 
 
 
 

to be continued
﹊﹊﹊﹊﹊﹊﹊﹊﹊﹊﹊﹊﹊﹊﹊﹊﹊﹊﹊﹊﹊﹊﹊﹊﹊﹊﹊﹊﹊﹊﹊﹊﹊﹊﹊﹊﹊﹊﹊


上禮拜回了老家一趟,沒有電腦什麼事情都不能幹,真不方便。

這樣講好像在找藉口,但我確實是在找藉口沒錯。


好想要筆電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7140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蘭暨微
以前剛好取過一個叫賽恩人的ID

08-06 21:43

LanTern
我取的名字不知道為什麼都很容易撞名,大概是沒這方面的天份[e3]08-06 22:15
蘭暨微
那個ID只是因為 science+人 的關係[e29]

08-07 21:18

微波狐狸肉
[e16]

08-09 00: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希望降臨:... 後一篇:[達人專欄] 抬起頭,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1022各位
歡迎路過小屋戳戳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