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殺手與魔法使—埋葬地底的秘密(五)

作者:遙久│2017-08-05 13:52:11│贊助:8│人氣:116
上一章      目錄       

第五章

       「日前在瓜鲁雅的貨船爆炸事件至今仍未找到任何失蹤者,當局認為是船上的化學品造成……」

       收音機的新聞報導充斥整個餐廳,今天的客人又是少之有少。靠在角落的坐位上有一名女食客,身旁放著長得顯眼的高爾夫球桿袋,正壓低聲線地聊著電話。

       「腳一發,沒死。蟲洞讓我打歪了。」

       「另一個呢?」話筒中的聲線問。

       「兩發倒地,生死未卜。」

       「好吧。古絲在那邊,他可以應付。其它線索呢?」

       「他把藏身處燒掉了。」

       「狡兔有三窟,應該還有……」

       「所有的。」

       「好吧,那還有一個地方。」

       「我到了。」

       「很好。完事通知我。」通話被掛斷了。

       同時,女食客招來一位服務生。

       「你們老闆呢?」

*

       離開秘道後已經是中午,這裡又是一片森林,估計離村莊至少有一小時路程。密斯特吩咐桑妮躲藏起來,然後偷偷觀察著倚在樹旁的男人。

       男人有著西方人面孔,比密斯特高,戴著眼鏡,留有彎曲長髮並梳成兩邊露出中間的額頭,體格稱不上強壯,算是在封建農業社會中不常見的瘦弱身材,他猜想這人應該是知識分子,而那只勞力士手錶的主人剛好是一名醫生,令他把兩者聯想起來。

       密斯特慢慢接近「醫生」,用手槍頂著他腰,低聲:「舉起雙手,別動……」

       「醫生」起初吃了一驚,然後冷靜地舉起手來,用一口美式英文說:「朋友,你就是密斯特嗎?冷靜點,我是來幫你的。」

       對槍支有反應,沒錯了。

      密斯特沒有回答他的話,架槍貼著他後腦,伸手搜身。

       「帶你來的人呢?他在哪?」 「醫生」焦急地問。

       「被巴利奴的怪物殺了。」密斯特語氣非常平淡。

       聽到這番話「醫生」無奈地嘆了口氣,但情緒沒有太大波動,似乎為同伴的死已做好心理準備。

       「坐下。」密斯特確認他身上沒有武器便開始盤問:「你就是帕迪亞?」

       帕迪亞只好無奈地盤腿而坐,兩手放頭回答:「是的。」

       「誰指使你?」

       「沒有人指使我,大家也是同鄉,我只是出於好心助你一把。」他神情堅定地斜視著密斯特,心中略有不憤。儘管帕迪亞表情完全不像說謊,但密斯特依然沒法信任於他。

       「為什麼你認識我?」

       「巴利奴手下告訴我的,他是革命軍安排的線眼。」

       「革命軍?他們又有何貴幹?」陌生的詞彙引起了密斯特的興趣,似乎是重要勢力。

       「他們對此事沒太大關係,全是我的主意,所以我只能間接地幫你。」

       「你們目的是?」此時密斯特語氣更為冰冷,把槍口緊壓在帕迪亞額上。

       「我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一定要這樣做嗎?!我要是害你,你一早就死了!」帕迪亞也失去耐性,直接發洩心中不滿。

      密斯特用更銳利的眼神死死地瞪著他,同時手指緩緩地向板機上壓「我再問一次,你們目的……」

       「密斯特!」

      此時,一把稚氣的女聲打斷了密斯特。桑妮笨拙地跨過灌木叢而來,她原來的冰藍色的頭髮換成了黑色,害密斯特差點認不出來。

      「你怎可以這樣對我們的救命恩人,快扶起他!」桑妮臉上帶著不滿的怒容指罵密斯特,他只好回復刻板的神情,收起手槍,但無沒有扶起帕迪亞的意思,而且眼神依然帶有敵意。

       「失禮了,我叫桑妮,是一名旅行中的自由商人,他是我朋友密斯特,請原諒他的無禮,最近的事令他有點神經質,請問你名字是?」 桑妮鄭重地向帕迪亞欠身,語氣温柔文雅,與她初遇密斯特時的態度根本若判兩人。

       「帕迪亞,如果覺得太難發音叫我醫生行了。」男人站了起來,用異世界的語言向桑妮行了個禮。

      「謝謝你及時趕到,不然他會宰掉我。」

       「這句話應該由我們說才對,但是你朋友因為我們……」桑妮神情變得略帶哀傷。

       「不用在意,這不是你們的錯。」

       「嗯……謝謝你……改天我會好好地報答你。」

       帕迪亞打量兩人,見他們一個焦頭爛額,一個傷痕累累,便說︰「我想你們也累了,不如到我家先休息一下,我們容後再談?」

       「真的嗎?有熱水浴嗎?」此時桑妮的眼睛尤如星星般一閃一閃著。

       「當然有!」

       聽見這消息,桑妮高興得歡呼起來。而密斯特依然默默地聲著他倆的對話,心中還在揣測這位陌路人有何目的,而這時帕迪亞擺著一副醫生的架子面向了他。

       「傷口放著可會細菌感染,這裡是沒有破傷風針,我不會強逼你,但你最好來讓我幫你處理一下。」

      「我也不強逼你。」 桑妮也認真地望著密斯特,她心中希望他會答應,但就算他拒絕,她也只會跟著他走。

       為了獲取更多情報,密斯特也只好納入考慮,不情願地說:「好吧,我跟。」

       「那就請跟我來,馬車在這邊。」說罷,帕迪亞便帶著他們走出森林,桑妮走在中間,密斯特則殿後警戒四周。

       這時桑妮故意放慢腳步退到他的面前,小聲地問:「這大叔可信吧……」

       「他沒有說謊。」這一點密斯特無法否定,但不代表他會信任帕迪亞。

       「哼哼,都說了跟著紙條上的字去做一定沒錯,多相信本小姐的直覺吧。」桑妮沾沾自喜叉起腰來說。

       直覺早晚會害死你。

       密斯特雖然很想對她說,但他最後也是把話吞回去。

       「你頭髮怎麼了。」密斯特十分在意桑妮頭髮的顏色,他懷疑之前看到的藍髮又是戲法變出來。

       「只是易容術而已,不用在意。」桑妮摸摸自己平放在胸前的馬尾說「話說,你們剛剛一開始在說什麼?是東洋的語言嗎?」

       「與你無關……」

       不爽的桑妮鼓著她可愛的臉龐,哼地一聲用力踏在密斯特腳掌上。

       他們登上了馬車,馬車比密斯特想像中寬闊,一排椅子可以坐三個人,密斯特面對帕迪亞而坐,桑妮則坐在密斯特身旁。

       上車時,密斯特對帕迪亞耳語一句,提醒他記得隱藏好身份。

       坐穩不久,馬車便開始起行。帕迪亞率先打開話匣子︰「那我先向兩位交待一下目前的情況,你們應該也很想問吧。」

       桑妮點了下頭,說:「麻煩你了。」

       密斯特則凝視著窗外風景,擺著一副事不關已的樣子。

       帕迪亞對桑妮說︰「事先聲明,你的事我不太清楚。」

       「嗯,沒關係,請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

       「哪……我該從哪說起呢?」

       「你的目的。」密斯特這時插嘴。

       「密斯特,你這樣很沒禮貌!」桑妮喝道。

       「沒關係,我想這也需要說清楚。」帕迪亞攤攤雙手「你們可以放心,我救你們沒有什麼不軌目的,是我自己意思,與革命軍無關。」

       「革命軍?」

       「嗯,這個我容後再解釋,讓我先重新介紹自己吧。」帕迪亞乾咳清清喉嚨說「我來自可利米亞,目前是革命軍其中一個參謀。」

       帕迪亞繼續說︰「留紙條給你們的人是我軍的線眼,負責監察巴利奴,才發現老狐狸借用我名義加害你們,但可惜在這立場上我愛莫能助,只能間接地救你們出來。」

       「所以巴利奴想對我幹什麼?」這時桑妮搶在密斯特開口前發問。

       「他想把你上繳國家邀功,他從水晶球預言得知你被綁架,它「建議」邀請密斯特執行任務,便能成功把你救出。他現時失勢了,所以只要能讓他恢復軍階,他什麼事也能幹得出。」

      聽到這裡密斯特不禁放下心頭大石,巴利奴只是個無權無勢的老頭子,追兵的問題不用再擔心。

       「這國家為什麼要抓我?原本綁走我的那一班人又是誰?抓我想幹嘛?」桑妮滿腦子都是問號,情急地把問題統統問出。

       「我不知道為什麼大家要爭奪弱質女流,你可能會比我更清楚。」帕迪亞搖頭說。

       桑妮沒有再回應,苦惱地陷入沉思當中。

       「看來你跟巴利奴關係好像不錯。」這時密斯特把頭從窗外收回來問道。

       「只是個早已割席絕交的舊相識而已,況且他是帝國的人,我是革命軍,我們應該是敵對關係才對。」帕迪亞皺眉說。

       「你們如何相識?」 此時密斯特把金錶拿了出來,似乎暗示他們已斷絕關係有可疑。

       帕迪亞再次皺眉,心中抱怨:有需要那麼詳細嗎…。然後說:「之前有留過在他村莊治過幾次病,他家借我留宿而認識。後來發現他有涉獵草藥和醫療魔法,他也對我們那邊的……不……我國家的醫術有興趣,我們便一起交流醫術,他很熱心地送了幾本醫書給我,我也只好回禮,就是你手上那東西了。」

       然後,帕迪亞吞了口口水,面色一沉,似乎回起一些不快回憶︰「之後我們也有繼續書信交流,直至兩年前,他突然邀請我去參觀他地下研究室,他居然在秘密研發不人道魔法,並用村民來實驗,期盼研究成果能得到國家重視。」

        聽到這裡,密斯特聯想到那應該是指那只蜘蛛怪人。

       「話說,你們怎逃出巴利奴魔爪?他應該沒那麼容易對付。」帕迪亞好奇地問。

       「殺了。」密斯特冷冷地說,毫不猶豫,這令帕迪亞不寒而慄。

       同時桑妮也立刻搶著慌張解釋︰「他動真格要取我們的命,當時我們只好反擊了,沒……沒……沒想到會炸死他。」

      「在這個任何時候都會失去性命的時期,你們也是逼得不已而已。」帕迪亞也連忙安撫桑妮,他反而比較在意密斯特究竟是何方神聖,居然對取人性命這事無動於衷。

      「也是,相比起你們這班亡命之徒,我們只是很小兒科。」密斯特用銳利的目光瞪一瞪帕迪亞。

      「沒錯,這場內戰我方很多同伴也戰死沙場。」

      「內戰?日不落的列坦尼居然會內戰?」桑妮驚訝地問。

      「是啊,剛剛我也有提及革命軍,你不知道嗎?」

      「不……我對這國家的認知還停留在很久之前。列坦尼不是航海大國嗎?為何會內戰?」

      「唉,現在的年輕人都不留意時事。國力強盛的列坦尼早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你是山頂洞人嗎?」帕迪亞不禁嘆息起來。

      「有什麼法子!我才剛剛……剛剛才來到這國家,又被拐走,這些事誰會知!」桑妮鼓起嘴面氣急敗壞地反駁。

      去旅行都不事先調查當地情況,難怪會被拐。密斯特在心中偷偷竊笑。

      「好吧。不管你什麼狀況,這些事多多少少要有點認知,不然你怎樣當商人。」帕迪亞語重心長地說,其實他也不相信桑妮的身份,只是無謂拆穿她而已。

      「嗯……」桑妮沒法反駁。

       「你知道列坦尼還有一個島在西邊叫做艾倫蘭。」

       「嗯,這個我知道。」

       「早幾年,艾倫蘭因馬鈴薯失收而大飢荒,皇室卻不識趣地繼續徵糧去打杖,結果民怨四起,引起一浪接一浪的抗議行動,之後慢慢演變成獨立戰爭,激發各地反抗君主制浪潮,當中聯合了一個武裝組織,就是我口中所說的革命軍。」

       「本島不是一直不當艾倫蘭是一回事嗎?為什麼現在又會支持他們。」桑妮勾起了一些歷史課本回憶說。

       「很簡單,民生搞不好,政權當然不會受到信任。這國家太迂腐了,世界各地都開始去殖民化了,還妄想自己還是世界第一大國,把資源都放去打壓去殖運動,國內的事卻置之不理,宮廷局勢又混亂,本島的貴族當然想乘人之危。」
 
       「言下之意,革命軍背後的搞手也不是泛泛之輩?」這有趣的話題讓寡言的密斯特加一把嘴。

       「可以這樣說。」

       「我哥哥以前也常跟我講類似的東西,可是我完全搞不懂。」這時桑妮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對了,醫生,我正在找一個人叫做艾馬,是我的哥哥,他大概長得像二十幾歲,比密斯特高一個頭左右,面尖尖,鼻子高高,膚色像我一樣很白,有著藍色頭髮,有束著一鞭子,瀏海也長長的,也是很喜歡說政治……」

       「藍色頭髮?」帕迪亞打量桑妮的黑髮。

       「呃……我說錯了,是黑色……哈哈!」桑妮尷尬地以笑遮醜。

       「你也講得不清不楚,你教我怎幫你。」帕迪亞不滿地嘆了口氣

       「對不起……」

       帕迪亞抓抓下巴想了一想,然後說:「不過我印像中沒見過他,要我幫你問問人嗎?」

       「拜托你了,謝謝。」桑妮向帕迪亞點了下頭表示謝意。

         接著他倆便繼續聊天,也是聊一些無關痛癢的事,密斯特沒有加入討論,手上拿著紙筆畫圖起來,把經過的路線記錄下來,聊著聊著累透的桑妮不知不覺地倚著密斯特睡著了。

       這時,帕迪亞乾咳一下,對密斯特問:「要現在講嗎?」

       「之後吧。」密斯特斜視著沈睡的桑妮說。

      接下來密斯特也沒有和帕迪亞有交流,直到馬車到達帕迪亞的紅磚別墅,同時桑妮也醒來了。屋子牆外鋪滿了蔓藤和青苔,四處包圍著色彩繽紛的花,鳥語花香的景色讓人心曠神怡。

       「我老婆種的,漂亮嗎?」帕迪亞自豪地說。

       接著他們就進入別墅,屋內空間十分寬闊,玄關進去便是大客廳,但地上躺着不少傷員,醫護人員到處跑來跑去,仿像戰地的醫護站一樣,眾多的耳目令密斯特警戒起來。

       「醫生!」幾名護士慌張地走了過來在帕迪亞耳邊說了幾句。

       「抱歉,我先看一下傷者,他會帶你們去我房間。」說罷帕迪亞被上白袍跟護士走了,一位看似是管家的人帶他們到三樓的房間,內部十分簡僕,一張書桌,一組書架,是一間工作室。

       「不好意思,忘了跟你們說我家暫時成了醫療站,讓你們久等了,」此時帕迪亞回來了,帶有歉意地說,之後他把一個皮製手提包打開,內裡盡是醫用器材。他用攝子取出了綿花沾了點黃色液體,說:「我先幫你處理傷口。」
 
       密斯特脫去上衣背向帕迪亞,帕迪亞把綿花往他傷痕纍纍的背部上塗,此時密斯特說: 「我們直入正題吧。」

       「話我們休息完再談吧,這裡還有空床位,可以讓你們借宿一宵,不用跟我客氣。」帕迪亞邊說邊把沾滿血垢的綿花換上新的,再往傷口貼上包着草藥的沙布,才幾下功夫已處理好傷口,相比之下桑妮的功夫非常外行。

       「不是還有傷者要處理嗎?」

       「嗯……」帕迪亞皺眉嘆了口氣,向剛才的管家打了個眼色,他便外出迴避。

       然後密斯特對著桑妮說:「你也可以離開一會嗎?」

       「為什麼?」桑妮沒有大吵大鬧,只是不滿地看著密斯特。

       「桑妮小姐,我管家會帶你去休息,我們很快聊完,不好意思。」帕迪亞也意識到接下來的話題和他們原本世界有關,所以也插口請她出去。

       「哼!」 桑妮一面不爽地轉身離開房間,轟一聲把門粗暴地關上

       「不要隨便得罪女人啊,老兄。」

       「要是被他們知道我們身份,後果你應該很清楚……」

       帕迪亞垂下眉頭,到書桌上泡起茶來,散發出淡淡茶香:「也是。沒想到會多一個丫頭出來。」

       「我也沒料到。」

       「就當多一個同伴吧。」

       「我們只是單純利害關係一致。她救了我一命,帶她到安全地方是回報,沒有建立同伴關係。」

       「不知該說你知恩圖報還是無情。」帕迪亞從抽屜中拿出小鐵盒,他從裡面抽出一根香煙,把它朝密斯特一推,裡面還剩四根「最後存貨。要嗎?」

       「不了。謝謝。」密斯特客氣地把鐵盒推回去。

       「也是,吸煙危害健康,」帕迪亞把煙點起苦笑說「直入正題吧,你想知道什麼?」

       「你怎過來?全部清楚交待。」

       帕迪亞呼了一口白煙,看着窗外的日落景色說出自己的故事。

       他五年前和他朋友安東尼坐遊艇到大西洋釣魚,在卷入風暴便來到這世界——蓋利亞,在海上漂流一段間後被漁民救起收留,之後他們曾嘗試很多方法回到自己世界,結果都是徒勞無功,最後帕迪亞選擇留下,安東尼決定去周遊列國尋找回去方法。帕迪亞學好了這裡的語言後便重操故業,因醫好了貴族而飛黃騰達,建立了自己家庭,決定在異世界扎根了。

       「如果不信我的身份,可以看看五年前的新聞頭版,『世界十大青年創業家安東尼.席克斯命喪大西洋』,對吧?」 帕迪亞補充道。密斯特也對新聞有些印象,沒想到他們還活得好好。

       當然密斯特不會全然相信,帕迪亞見他仍是以懷疑目光回應,只好說︰「你是想問為什麼我會加入了異世界的革命組織嗎?」

      「嗯。」

       帕迪亞十指緊扣,托着下巴,神情認真堅定:「既然沒辦法回去,就只好改變這裡了,畢竟我也是為了孩子的未來而已。」

       密斯特皺起眉來,心想有穩定生活又會參與社會運動的人確是可疑,但他不想深究下去,因他還有更重要的話題:「請告訴我多一點這世界的情報。」

       「好。你需要那一方面的?」

       「回去的線索。」

       「回去的話可幫不了你,但有關我們世界有件事正想告訴你,」 帕迪亞在書櫃後方取出一卷有半張桌子長的紙攤開,上面畫了大大小小綠色不規圖案,是一張地圖︰「你看是不是看熟眼。」

       密斯特定睛一看,他頸上冒出一堆冷汗。

       「很相似吧?和我們那邊的。」 他在紙上畫了個圈,再指在月彎型的圖案上說 「這是我身處的國家,從位置上對應該知道是哪裡吧? 」

        他又拿起一張泛黃的地圖說:「這是我假身份用的家鄉,可利米亞大陸,猜猜這又是哪,很簡單吧。」

       「所以?」 密斯特開始不耐煩,他討厭這種拖泥帶水的說法。

      帕迪亞豎起兩只手指說:「一開始我和安東尼討論出兩個假定,一,這是我們世界的未來,二,這裡是平行時空。後來我們否定了未來假說,一來我們遊艇沒有光速引擎,二來我不希望有天會在沙灘上找到自由神像。那你又覺得呢?」

      密斯特搖頭說︰「不重要,我現在只想回去。」

       帕迪亞聳肩苦笑︰「抱歉,講了一堆廢話,五年以來我們只得出這些情報。我倒是可以把安東尼聯絡方法給你,可是他不在這個國家。」

       「去他那邊要多久?」

       「至少半個月,這裡沒那邊方便,上次收到他的信他還在這裡。」他指在地圖上一個突出在內海、外形像靴的半島。

       「算了,不用了。」 密斯特再次失望地搖搖頭。

       「那輪到我問你了,」帕迪亞乾咳一聲「你究竟是什麼人?」
       
       「貨船上的保安。」

       帕迪亞流露疑惑的神情,把煙燼點落煙灰缸︰「那你帶著一堆軍火究竟是什麼回事?」

       「對付海盜用的。」

       「但我覺得你倒像一個海盜,所以那貨船究竟發生什麼事?該不會又遇上暴風雨吧。」帕迪亞把煙吐往上空。

       這時密斯特想了一會,說︰「你可要相信我接下來的話。」


*

       「哼!為什麼我不能聽。」 裸著身泡在水中的桑妮對著空氣咒罵。

       這裡是大宅內的小型浴場,石製浴池的熱力由魔水晶提供,算是一種蠻奢侈的做法。桑妮靠在浴池的邊沿,溫水包裹著她雪白的肌膚,一點一點地為她帶走疲勞,但她卻沒法安然地歇息,因為現在她滿腦子也都是問號,令她心煩意亂。

       她用熱水拍拍臉頰讓自己精神起來,整理思緒,逼自己思考前路。

       在這國家沒有朋友,沒有親人,盤纏也在被綁架時弄扔了,可以依賴的,只剩下一直在遠處呼喚她的「聲音」,以及對她冷淡無情的密斯特。

       他們究竟在聊什麼事不能讓我知道呢?偷聽又好像不太對.....

       桑妮此刻心裡天人交戰,她嘟起嘴巴淹在水下吐氣,吹出大大小小的氣泡,和「呠路呠路」的聲音。經過一輪爭扎後,她始終勝不過自己的好奇心。她換上衣服再次回到書房門前倚在門旁坐下,在這裡她可隱約聽到兩人低沉的聲音,然後她把濕漉的耳朵貼在門上。

*
       「此話當真?」聽畢密斯特的故事後,帕迪亞圓瞪雙眼,像是發現新大陸般震驚,手上的煙燼也因手震而掉落。

       密斯特肯定地點頭一下。他把那夜貨船上的事全盤托出,只是把自己主角的身份變成一名旁觀者而已。

       帕迪亞表露出又驚又喜的神色︰「居然……居然會存在著這種科技!居然有這麼便利的方法!實在是難以置信!我要立即告訴給安東尼。」

       原本密斯特打算隱瞞蒙混過去,但想到接下來的話題,他必須拋磚引玉。

       「其實關於那白髮老人,其實還有後續。」密斯特吞吞口水,準備說出下個故事——他要把水晶球的映像告訴帕迪亞。

       他壓低了聲線,有限度地把映像內容大概描述,當然,班傑的背景完全沒有提及。

       水晶球?難道……該死的密斯特,說話可以大聲點嗎!

       在門外的桑妮聽到了關鍵字,把耳朵更往門上壓去,但她始終不能聽出一句完整句子,只有一些零散的詞彙,只好在心中抱怨。

       此時密斯特已把故事講完了,雙手交叉在胸前等待帕迪亞的回應。

       奇怪的是,當帕迪亞聽到「地下建築物」一詞後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面色也緊張起來問:「巴利奴知道這事嗎?消息沒有流出?」

       密斯特大概猜出他緊張的原因——革命黨必定和這地下建築物有關,有需要詳細試探下去。

       「只有我知道,巴利奴得悉的話便不會用你手錶作籌碼。」

       「也是。」帕迪亞鬆一口氣,點頭同意「水晶球還有說了什麼嗎?」

       密斯特搖搖頭,順便把刺眼的瀏海撥開。

       「所以水晶球顯現映像的目的是什麼?」 帕迪亞再問。

        密斯特再次搖頭表示他毫無頭緒。帕迪亞只好苦惱地抓著他的曲髮,用命令的語氣說:「老友,我希望你不要告訴其他人這件事。OK?」

       「那你得要用地下建築物的情報跟我交換。」

       「你在他媽的威脅我嗎!」帕迪亞突然暴怒,大力往桌子一拍,使門外聚精會神的桑妮嚇了一跳,驚叫了一聲。

       密斯特和帕迪亞也同時察覺了動靜便住了口來。密斯特立即衝去把門打開,神情彊硬的桑妮半跪在他面前。

       這時桑妮焦急地跳了起來,原本白晢的臉頰紅透得像番茄般,雙手不知所措地胡亂比劃,慌張地說:「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少女的好奇心很大吧……哈哈哈……誰叫你們關了我在外面……不不不……總言之……對不起!」然後雙手合上,對着兩位行了好幾個禮。

       「今天到此為止吧。謝謝你,醫生。」 密斯特沒有理會桑妮,把金錶扔給了帕迪亞,就離開了房間。

       「喂!你要去哪?」桑妮衝了上去拉着密斯特。

       「你還是乖乖地待在這吧。」密斯特冷冷地撥走桑妮的手,但又再次被抱着了。

       「對不起!我知錯了……求求你不要離開我。」桑妮眼泛淚光,悔咎的心支配着她發抖的身軀,令她越抱越緊。

       「我已完成了你的委託了。再見。」密斯特用力一扯,急步地在桑妮面前離開。

       她並也沒有追上去,只能呆呆地目送唯一能信任的人身影漸遠,然後無力地坐在地上痛哭。

       這一連串的事對帕迪亞太過突然,他反應不及,連叫停密斯特的機會也沒有,然後他發現勞力士上綁了一根紙條。

FB page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711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殺手|奇幻|魔法|異世界

留言共 2 篇留言

怒目少年
死小孩有夠煩

06-08 05:06

遙久
你指桑妮?06-08 10:50
怒目少年
還會有誰?

06-08 12: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jackyiu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17香港動漫展鋼彈模...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1022各位捧油
歡迎來小屋打招呼晃晃~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