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天使的慶典

作者:雨林│2017-08-05 02:06:25│巴幣:4│人氣:195
這是我第一次寫(類似)小說的文章,必定會有不少的不足之處
我誠心希望進來的各位可以認真幫我看一看,更可能給給改善的意見
如果有幸,更想和大家交好友,寫更多的給大家看,讓大家看我成長
一直都很想寫東西
但又一直懶去寫
所以我只希望大家能給一給評語,無論是好是壞
我都一定會接收
謝謝!

【天使的慶典】

      波平如鏡的湖面反射著黃昏時的夕陽,在白茫茫的牆身繪制出一幅光影交錯的水墨畫。本該作為觀眾,身穿白色衣袍的人們卻沒有絲毫欣賞的意思,一個個低頭將視線放到手上的電子儀器上,大自然呈上最佳的藝術品被棄置一旁。

      一張木椅和畫板打破了死氣沉沉的氣氛︰畫筆和粉刷在空中跳著華爾茲,顏料努力地尋找自己在線犒上的歸屬,畫紙上包攬著病院中最令人陶醉的景色:翠綠欲滴的湖水耀映出白雪般的牆身,病人們有的歡快地聊天,有的靜心翻看手中的書本,小孩子們圍在湖邊,興致勃勃地尋找自己和倒影之間的分別,黑白的世界染上了創作者的妄想。

      汗水流過柳葉般的細眉,沿著光滑的下巴滴到雪白的衣袍上:「嗒!」女孩卻渾然不覺,放下畫具將雙手的食指和姆指比成「L」型,向前伸出作成一個簡易照相框套著畫紙,瞇起眼睛細細端詳起來。不一會兒移向了畫板後的風景,稍作停留又套回畫紙上,如此反覆數次之後,畫紙成功獲得了最後的勝利。

      女孩的臉頰上染上了一絲彷如要滴出血的殷紅,和附近細膩而白的肌膚形成了強烈的對比。鼻尖呼出一抺熱氣,全身的力氣隨之而去,認真的畫家終於變回了略帶稚氣的女孩,完成作品的喜悅敵不過取而代之的強烈疲憊,毫無儀態的攤坐在木椅上。

      「畫好了嗎?」男孩帶著期待開口,害怕令女孩分心影響畫畫的他,過去三小時一直默默的站在對方身後,再累也不敢轉換姿勢,深怕發出一點聲響。可是他卻忽略了四周根本不能算靜,所以哪怕男孩再吵也不會有太大影響。

      「嗯。」女孩伸直背發出慵懶的鼻音,轉過頭打量著男孩,伸出了手。

      男孩一時間不明白所以,幾秒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耳根處變得通紅,咬了咬牙把自己的手伸出。兩隻手剛剛碰在一起,女孩另一隻手便毫不猶豫敲向男孩的頭。「碰」的一聲,男孩愣了愣才感覺到痛楚和更多的尷尬,低頭摸著自己被打的地方,鼓起臉頰委屈地看著女孩。

      女孩嘆了口氣,沒有對男孩的行為動怒︰「阿三十三,我說的是之前叫你畫的,要玩我之後再陪你好嗎?」

      「二十三姐,我也十三歲了,別再把我當小孩子啦!」被叫作三十三的男孩抱怨著,將身旁的數張畫紙交給女孩。

      女孩接過畫紙,便低頭認真審視。三十三紅著臉凝望女孩清澈的瞳孔,在心中咕嚕︰明明二十三只是比我大一年,為什麼會顯得這麼成熟?曾經聽其他人說過,以前的二十三並不是這樣的,她最常做的便是賴在地上哭直到得到想要的東西,大人們都拿她沒辦法。她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了呢?

      在兩年前,十一歲男孩的雙親遭遇車禍身亡。由於男孩的親戚們都不願接收他,暫住社工家三個月後,男孩被送到了這裡。在這裡,男孩失去了名字;在這裡,男孩被稱作三十三;在這裡,男孩遇上了重要的人。

      記得第一天來到這裡,以數字為名的男孩來到陌生的地方,失去了父母,離開了朋友,彷如一隻受驚的燕子般瑟縮在牆邊一角。就像是老套電視劇的劇情,抱頭抽泣的男孩身前出現了一隻帶來希望與善意的手。男孩微微抬起頭,黑色長髮的少女帶著身後淡淡不刺眼的晨光微笑看著他。是天使嗎?這樣想著的男孩不自覺的把手伸出,被拉起來時才發現在少女身旁矮了一頭抱著畫冊的二十三。

      名叫十四的少女帶著兩個小孩子到處走著,用熱情和歡愉驅走了冷漠。在她所到之處,人們卸下了孤高冷傲的面具,掛上笑容向她打招呼。

      到了晚上,三十三的歡迎會在皎潔的圓月下舉行,臨時造的篝火附近圍滿了人。被推到人群中間的三十三與身旁的人肩並肩,手拉著手跳著蹩腳的舞蹈。十四一邊彈結他一邊唱著歌,以平淡而親切的鄉村音樂消融了人們的距離。曾經作為廚師的叔叔為大家煎著肉排,一名大哥哥為大家表演著魔術,笑聲和美食的香氣交雜於一起。最令三十三驚喜的是一張由二十三畫的歡迎卡,上面有著大家的簽名和祝福的說話。

      之後十四常常一邊坐在草地上教三十二彈奏結他,一邊向二十三指出畫作的不足,累了就三個人一起睡在草地上,餓了就一起吃十四準備的三文治。三十三覺得如果是這樣的生活,離開父母也不是一件太難過的事。他明白自己很喜歡十四,也喜歡二十三,但他覺得自己還是較喜歡十四的,然而最好的當然是三個人一直在一起。

      直到一年前,二十三跑來找他說十四走了,離開了這裡。他不相信,他不覺得十四會離開他,至少不會是一聲不發的消失。然而事實很殘酷,他拉著三十三跑了一圈,穿過一開始的牆角、歡迎會的廣場和被三人攤睡過的草地。他問過見到的每一個人,大家搖搖頭,無奈說十四走了。

      最後他跑到了草地,彈起了結他,希望十四會像以往走出來為他伴唱。彈了幾分鐘,歌聲終於出現了,他看向二十三,想要大聲要她住口,但他忍住了︰因為二十三的歌聲很奇妙,有顏色也有溫度,他感受到歌聲中刻骨銘心的痛。

      十四走了後,人們變得冷淡起來,臉上的笑容開始一點一點融化,無時無刻注視著手上的電子儀器。哪怕三十三主動找他們聊天,換來的只有沈默和冷眼。然後某一天,二十三接替了十四的角色,雖然沒十四做得好,但她還是用她的畫為人們帶來了快樂。

      二十三的畫很平凡,但也很稀奇。她畫的都是這裡,卻比看到的好無數倍,散發著珍貴的人情味和美好的未來。過了幾天後,她開始教起三十三畫畫。她教得特別嚴厲,除了大聲責罵,有時候還會用畫筆擲向三十三。三十三從來沒有反抗過,傾盡心力學得非常認真,因為他覺得自己應該要比二十三堅強:每一次畫畫的時候,二十三都會紅了眼框。而每一次三十二畫得不好而受到責罰,她事後都會躲在房間裡抽泣。

      「啪!」畫筆又擲向了三十三,將他拉回現實,「完全不行,我不知道你這些天到底做了什麼。」

      「你到底有沒有在認真在畫的?為什麼這裡的線稿還未擦掉?」二十三指向畫紙上一處又一處:「還有用色,為什麼這裡要用藍色?事物的遠近大小還未搞清嗎?」似乎是不習慣大聲罵人,她的臉龐很快便出現了紅暈,三十三明白這是因為她已經很累了。

      「抱歉……也許我真的沒有畫畫的天份呢。」三十三低著頭,覺得有點委屈,明明他已經很努力在畫,得不到成果的話只能說繪畫和自己沒緣份。

      「我不管,總之你要畫好。」二十三把頭偏向一邊,對女孩來說是個很可愛的姿勢,是個可以不講道理的特權。
      
      「為什麼一定要我學畫畫,我不會也沒什麼影響。」男孩又一次認真問了同樣的問題,也預料到得不到回答的結果︰「反而是你這樣教,會很辛苦吧!」

      「很好啊,還開始裝作以我角度著想了,你根本不懂!」女孩看向男孩雙眼,擺出冷冽的眼神,要是在平日的話男孩早就迴避了。

      「那就告訴我啊,我不懂你就解釋給我聽啊!」男孩盡量令聲線顯得平靜。然而終究是十三歲的孩子,眼框快要拘禁不住淚水。但他又一次忍住了:「無論是十四姐的事,還是你的事,你一件都沒有告訴我。」

      這次是男孩在事後第一次提及那位少女,二十三愣住了。回憶在腦海浮現,女孩的淚腺總是比較容易缺堤,兩行透明的淚流過雙頰,很快便在下巴處凝成一顆顆水滴,沿著和汗水一樣的軌跡,落向白色衣袍:「嗒!」

      二十三轉過頭,用手袖擦了擦臉。即使背向男孩,細細的嗚咽聲對男孩來說卻是響徹雲表。正當男孩猶豫著想要前行安慰女孩時,女孩張嘴了。

      「希望。」
      
      什麼?」男孩停下了腳步。
   
      「我們就是希望,大家的希望。」

      男孩不明所以,想要繼續追問。但背對他的女孩舉起了手,示意他不要說話。

      「不要問了,很快你就會明白。即使你不想明白也會明白的,所以請你不要問,回去練習啦,好嗎?」

      女孩的聲音十分柔和悅耳,但聽得出最後一句所表達出的請求。三十三不聰明,但也不是笨蛋。他知道二十三需要時間自己靜靜,而自己也需要時間想想剛才那句話。

      「那……有事就來找我吧,要聊聊也可以的。」

      三十三轉身離開後,女孩在椅上哭泣了一會兒。雙手手肘對下頂了頂,彷彿為自己打氣。哭過的二十三更顯蒼白,令本來就很白晢的她看起來有種生病的感覺。她抬起頭,望向男孩留下的畫作,一張又一張,珍而重之地拿起認真地翻著。

      「明明是學了不久,竟然可以畫得這麼好。」她自言自語著。

      「明明是我教的,怎麼快比我畫的還好啊。」她真心笑了出來。

      「可是,畫得太好了,和真的一樣,那可不行啊。」二十三開始收拾帶來的東西,慢慢離開


      二十三挺著小小的胸脯站得筆直,一心一意欣賞著眼前的作品。站了快一小時,她才慢慢移向另一幅畫。走廊上的畫作向雙邊伸延,足足有二十多幅︰這裡的畫很多是十四畫的,有一些是她畫的,所以對她來說這裡是她和十四的共同畫展。

      「這幅是小十四畫的吧?」身旁一名老人佝僂著腰指向二十三身前的畫作。
    
      二十三明白這句說話不過是老人搭話的說辭,但二十三也認真回答了。對於這裡的畫作,最熟悉的人恐怕不是她或十四,而是這位老態龍鍾的老人。

      老人頭上的染過的黑髮似乎又少了幾根。聽說白髮是慈愛的象徵,為什麼要染黑呢?她疑惑著。

      「每一幅也是慶典時畫的,真美啊!小十四真是利害,竟然能畫得這麼好!」老人毫不遮掩自己的贊賞。感覺到老人發自內心的贊賞,二十三感到很滿足。

      「您覺得……為什麼那樣慶典要叫作慶典啊?」她問得很奇怪,令人摸不著頭腦,但老人明白她的意思。

      「慶典呢,是為了紀念人和人之間的聯繫。」

      「人活著,就是為了和其他人從不認識到認識,然後愈來愈熟悉,最後分別。」

      「而慶典的存在,就是為了令大家記著其他人,也為了加深大家的聯繫。嗯…雖然現在很多人都忘了呢。」老人皺著眉頭,輕輕地撫摸著下巴處的鬍子,努力地把回憶從腦海深處再挖出來。

      「所以…慶典是開心的吧?」二十三面無表情看向畫作,勾動嘴唇問出了她最想知道的事。

      老人看向二十三,肯定道:「沒錯,慶典是快樂的,期待慶典是快樂的,慶典後是快樂的。」
      
      「那就可以了。」二十三說完便提起腳步,借身走過老人身旁,走向走廊的遠處。

      老人嘆了一口氣,走了兩步,看向面前標籤著「十四」的畫作︰「下星期便是慶典呢,明明是大家都期望的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那是一幅美得離譜的畫作,綠色的草地夾雜著一朵朵的百合花,天上的晨光恰好照向了中間一名跪坐的少女,女子雙手合實閉著眼,嘴邊掛著微笑,頸上戴上以黃色野花編織而成的花圈,背後的一雙半透明綠色的翅膀伸向穹蒼。
    
      彷如精靈,彷如天使,令所有人都想成為那樣的人。


      慶典進行的時候,三十三第一次找回了十四還在時的大家。想不到平時不大的廣場居然可以塞滿一個又一個的攤位,而大家也放下了電子儀器,一心一意的參與慶典之中。很少離開房間的人居然當起了慶典的主持,容貌粗獷的大叔經營著造綿花糖的攤位,會魔術的大哥哥穿插在人群中表演。

      大家都在笑。三十三想著,雖然不清楚為什麼會突然舉行慶典,但這麼熱鬧和快樂的氣氛卻把他從畫畫練習中帶了出來︰對不起了,事後我會加倍練習的!

      「能給我這個嗎?」三十三指向面具攤位中的陳列品,那是一個可愛的貓卡通面具,他覺得二十三肯定會喜歡的。
  
      「好啊小哥!」店主熱烈招呼著他,連明明平日不常講話的人都變得這麼親切,慶典真是好東西啊。三十三想著便拿出電子儀器打算付錢。

      「不用了,你不用。」店主揮揮手,阻止了三十三︰「慶典是快樂的,你記著就可以了。」

      雖然不太好意思,但在店主如此堅持下,三十三還是收下了面具。臨走之際,店主補了一句︰「小哥,把今天的一切都當快樂的慶典吧!」

      攤位兩邊掛著一個個紅燈籠,即使開始入夜,慶典場地還是光明一片。三十三一邊走著,一邊尋找著二十三的身影。

      「請給我兩枝綿花糖。」二十三喜歡甜食吧。

      「好啊!記住今天要開心一整天。」

      「我想要這個叮噹。」那是一個很特別,染成純白的叮噹掛飾︰和二十三一樣白呢。

      「拿去吧,這是代表現實和夢一樣開心快樂的叮噹啊!」

      一連走過了十多個攤位,也聽了十多次祝福的話語。三十三抱著一堆想要送給二十三的禮物,途中走過了數個遊戲攤位,但他不能不等二十三自己去玩,所以他走向了慶典外的長椅坐下。

      老人走了過來,坐在他身邊。

      「很開心吧?」老人問。

      「嗯!可是找不到二十三一起呢。」

      「對呢,我也覺得。如果每一天也是這樣的話真不錯啊!」

      「這大概不行吧……雖然慶典是很開心,但每天也舉行的話,大家不是不用做正事了嗎?」三十三想了想,的確是個很吸引的提議,但是不行。
      
      「呵呵,我老糊塗了,這種事怎麼可以每天都做呢!」老人笑了起來,臉上的皺紋堆了在一起︰「小三十三啊,如果你發現一直追求的事是很痛苦很可怕的會怎樣?」
    
      三十三對老人突然的問題感到疑惑,但還是用心思考了一下。

      「大概視乎追求的事有多重要吧,如果不是太重要就會放棄或是改變目標。」

      「是最重要的,比生命更重要。」

      「那……即使痛苦,我也會堅持下去。」三十三沒有猶豫咬牙說道。

      「好小子!那如果後輩想要追求同樣的目標,你會告訴他將會體驗到的痛苦嗎?」老人拿下老花鏡,用身上的眼鏡布擦拭著。

      「會。既然是自己的目標,那很應該認清楚過程中的困難。」和上一個回答一樣,三十三說得很快,很堅定。
      
      「你想得很對,也很好。」老人將老花鏡戴上,望向三十三︰「但如果告訴他其實目標很美好很輕鬆,那不是會令他更有堅持的意欲嗎?」
      
      三十三正想回答,但老人又張了嘴︰「也許你是對的,但這是我一直的做法。即使痛苦,也只有最後的時候,而追求的時候反而會充斥快樂和動力。」

      「雖然我們做得很差,做得很明顯,做得大家都知道了,但也是做到了今天。」

      老人站了起來,示意三十三跟他來。三十三望了望身旁的禮物堆,嘆了口氣︰雖然全是免費的,但希望不會有人拿走吧。


      三十三拿著手上的畫筆,眼神卻不在畫紙之上,而是深深看著草地上的二十三。
      
      終於知道了真相。這是二十三的慶典,所以她剛才不在。
      
      當老人把他帶到這裡,讓他看了十四和二十三的畫,他看到了十四的結局,也明白了這裡的人一生的追求。但他看著一張張描繪著「完美」的畫,總有種不安的感覺,想起了老人說過的話,他明白事實大概沒有這麼美好。

      二十三知道他來了,但沒有看向他,更別說打招呼了。她的臉上刻印著的只有虔誠和信仰。在這一刻,三十三明白到這便是她所追求的事。所以,他沒有說任何話,只有在心中默默的祝福著二十三……雖然之後他會很寂寞。

      開始了。他看到老人對二十三身後的兩人做出了這樣的嘴型,於是兩人拿起了帶來的工具。

      當兩根長矛刺進二十三背後,他叫了起來,事情和想像的完全不一樣。然而二十三只皺了一了一下眉,臉上的神情便回歸神聖平靜。

      長矛自帶的機關被扭動,矛尖處有著某種放血和噴血的設計。於是二十三背後血如泉湧,更有不少噴向天上。這一次,她雙目緊閉,但嘴角咬出的鮮血已經展現了她的痛苦,神聖的事並不這麼美好。

      三十三想要跑向二十三,但被某些人抓住。他的雙手被制服,無神的雙目看向跪在草地上的她︰她身上的衣袍早已染紅,血也滲到了周圍草地之上。動彈不得的他只能看得更清楚、更認真,希望將她最後的一面永永遠遠刻在腦海深處。

      於是,三十三發現,她好像多了雙翅膀,用血染成的翅膀。
      
      隨著最後一根矛直插進女孩的頭頂,他終於得到了自由,他跑向二十三,不顧身上染上血污,抱起了她。

      然後,三十三發現,她頭上的好像是光環,她背後的好像是雙翅,她……好像是天使。

      「我們的慶典也是祭典,是祭天祭神的慶典。」老人把畫紙和筆帶到了三十三身旁,看向了兩人︰「她的靈魂已經和世界同在了,你該為她高興。」

      「自欺欺人。」

      「沒錯。」

      男孩拿起紙和筆,依舊抱著女孩被鮮血包圍著的身體,開始下筆。

      畫上幾乎沒有背景,因為畫紙都被巨大而雪白的翅膀填滿了,羽毛和羽毛之間的間隙畫得很明顯,彷如真真正正天使的雙翅。
      
      而在畫紙上部,是一環透著淡淡光芒的光環,畫筆將光的擴散展現得淋漓盡致。

      畫紙中間的,是一名天使。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708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kelvins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oca2022大家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看插圖~_(:3 」∠ )_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