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8 GP

[達人專欄] 【極北的伊蓮諾亞】第十四章:熄滅

作者:哩哩呱哩│2017-08-04 21:12:20│巴幣:56│人氣:741
 
  
  
《極北的伊蓮諾亞》
 
   
   
    
 
  
 
  『這個是紅色。』女孩教她,『紅色。』
  
  『紅色。』她照著唸,接著說:『它好漂亮。』
  
  『嗯,但紅色系也有很多種……』女孩將盒子打開,裡頭擺著各式各樣、深淺不一的紅色,『橘紅,粉紅、桃紅、紫紅、深紅、紅棕……』
  
  『好多。』
  
  『是啊,很多。』女孩笑道,接著神秘兮兮的拿出一罐顏色深濃的暗紅色,『妳看,血紅色。』
  
  她睜大眼,看著那個顏色。
  『真的,好像血的顏色。』愣了一會兒,她忍不住問,『這是真的血做的嗎?』
  
  『……妳覺得呢?』女孩故意釣她,等看見她臉色刷白地瞪著自己手上的那罐顏料後,才哈哈大笑,忙安撫道:『哈哈哈哈!怎麼可能啦!妳想太多了啦!這是用不同礦物和原料去調出來的啦!』
  
  得到解答,伊蓮雖然鬆了一口氣,不過她還是對那顏色印象深刻。
  
  血的顏色。
  
  『血灑在雪地上的時候,看起來比這個還紅呢……』她愣愣地喃喃自語。
 
 
※            ※            ※            ※
 
 
 
  『嘎、嘎呃──嘎吼──!!』
 
  前方的山林內,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吼聲。
 
  伊蓮和母親渾身一僵,聲音好近!而且就在前面而已──她們現在卡在山道上,右邊是懸崖,左邊是山壁,根本沒辦法繞道!
 
  『吼──!』
 
  伊蓮抓緊韁繩,當機立斷調頭,準備往山下衝──不料,馬兒才剛回身,就看見幾隻怪物擋在她們來時的路上。
 
  『吼……吼吼……』一二三四五,五隻怪物目光陰狠的盯著她們,或站或伏地,蓄勢待發的威脅低咆著。
 
  被前後包夾了──是陷阱!這些怪物埋伏在後,狩獵她們!
 
  「摀住口鼻!」伊蓮低喝一聲,確認母親馬上用毯子包住半張臉的同時,她『唰』地一聲抽出長劍,決定先殺出下山的路──馬兒揚蹄噴氣,依循她的指示往前衝去──
 
  『嘎吼!!』一隻體型精瘦的怪物率先撲上來,目標是白馬的脖子。
 
  伊蓮長劍一出,搶先將劍刃擋在馬兒脖子前,怪物反應不及的直接撞上銳利的劍鋒,銀白色的金屬陷進肉裡,伊蓮使勁一劃──只聽『喀唰』一聲,劍卡進那東西的嘴縫中,將怪物的下顎削開。
 
  『咴咴咴咴!』馬兒高叫,碗大的馬蹄狠狠一跺,將那隻怪物的頭踩穿。
 
  第二隻、第三隻怪物衝上來──
 
  『嘎吼吼吼!!』
 
  伊蓮駕馬撞開它們,一邊手持長劍斬殺開路,試著往山下衝──
 
  『嘎吼!』後面追來的聲音已經近在咫尺,數量比剛才多更多,整個山谷迴盪著可怕的咆哮聲。
 
  「啊!小心!!」母親驚叫,伸手拉住差點被馬兒甩飛的包袱──戈婓說絕對不能摔到的罐子──她將大罐子緊緊抱在懷裡,一手死抱住馬兒的脖子,卻驚覺懷中的包袱有些濕潤……
 
  伊蓮沒發現異狀,專心對付一隻纏上來的怪物,長劍雖然戳進它的喉頭,卻錯過後腦勺的弱點──它卡在劍上,雙眼圓瞪死盯著伊蓮,咿咿呀呀的怪叫著伸長爪子在空中拼命撈捉,充滿執念想要抓住她。
 
  伊蓮抬腿將那東西踹開,不料後方的怪物已經湧上,其中一隻抓住了馬的尾巴,馬兒吃痛,揚蹄往前狂奔。
 
  『咴咴咴咴咴咴!!』
 
  「冷靜!沒事的!!」伊蓮死命拉住韁繩想將馬控制住,但馬兒被嚇得抓狂,她感覺自己都快被顛下去了──山腳下的樹林裡,傳來更多怪物的吼聲,沒地方逃了!只能往沙灘──
 
  『蕾吉娜夫人在領地周圍埋了很多地雷,妳要小心──』
 
  「抓緊我!!」她大吼,咬牙用力扯韁繩,逼馬兒往沙灘上跳,母親緊緊抱著她,勒得她差點喘不過氣,她感覺胸肺痛到快脹破了,但她不能停下,不能停,不能──
 
  前方,幾隻怪物從樹林裡衝出來,她再往左,朝海面衝,戈婓說過,有些怪物怕水,她只能賭一把了,只要穿過那片沙灘──
 
  『磅轟──!!』驚天動地的爆裂聲在沙灘上炸開,怪物的殘軀在空中飛舞,染血的泥沙往四面八方噴濺,但更多怪物湧上沙灘──
 
  『咴──咴咴咴!』馬兒嚇得差點把她們甩落馬背,她聽見行囊被摔落地的聲音,聽見追在後頭的怪物已經重新撲上來──
 
  『磅轟、磅轟、磅轟──!』爆炸聲此起彼落,煙硝瀰漫,腥臭味籠罩整片沙灘,她逼馬兒踩過那些被怪物引爆過地雷的地方,掙扎著來到淺灘邊。
 
  手中的韁繩已經被磨破掌心的血浸濕,她把韁繩塞進母親手裡。
  「妳在這邊待著!」她叫道,一邊掙開母親的雙臂,跳下馬背,提劍面對衝上來的怪物們。
 
  『嘎吼──!!』
 
  『吼吼!吼吼吼!!』
 
  馬兒與母親在她身後……她提氣,毫不猶豫的踩水往前跨,閃過怪物撲來的手,一把攫住它的脖子,舉劍往嘴喉戳去──怪物慘烈嘎叫一聲,她放開,讓它摔進水裡,濺起深紅色的水花。
 
  第一隻。
 
  伊蓮彎腰往撲上來的怪物腰腹撞去,將它撞倒,接著踩住它的胸膛,砍掉頭;抬手駕擋左邊接近的另一隻──怪物張開血盆大口,狠狠咬住她的手臂,她忍住痛,把握它死咬的瞬間,從它眼窩捅。
 
  第二隻、第三隻。
 
  「伊蓮!!」母親淒厲喊著她。
 
  她不理會,用力甩開還崁在手臂上的牙,趁著後頭的怪物追上來之前,彎腰使勁抱起被她砍頭的怪物屍體,朝它們砸去──怪物們措手不及被撞個正著,歪七扭八的倒在地上,她一鼓作氣衝上去,踩著它們,一個一個戳刺、劈砍。
 
  混亂間,她的右邊不慎露出空隙,一隻怪物閃過她的長劍,趁她回身時跳上來,四肢並用的緊緊扣住她上半身,銳利的長爪拼命刨抓她的胸膛,罩衫破了、襯衣被撕裂,她感覺胸口被劃出火辣辣的痛,但她不能停下──
 
  「伊蓮!!」
 
  『磅轟──!』沙灘遠處,再度傳來地雷爆炸的聲響。
 
  她左腳不小心踩進礁岩縫裡,銳利的岩石穿過褲管劃破皮膚,海水瞬間浸潤,她痛得閃神,睜眼卻看見又一隻怪物已經來到面前,她的頭被身上的怪物抓住,腥臭的唾液兜頭淋下,她看不清──
 
  「走開!走開啊!!」
 
  驀地,母親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她大驚,發現母親竟自己跳下馬背,衝到她身邊,拿著點燃的火炬揮趕怪物。
 
  「媽!不要!!」
 
  『嘎吼──!』一隻怪物從母親身後撲上去,她面前的怪物則伸長爪子,將那火炬拍掉。
 
  「不──!!」她目眥盡裂,嘶聲狂吼,拼命抵禦怪物們的攻勢,但它們越來越多,像螞蟻潮一樣不斷湧上來,「不要──!!」
 
  火炬掉進水裡,瞬間熄滅。
 
  煙硝迷霧中,一個黑影無聲無息地從怪物們背後襲來。
 
  黑影的主人伸手扒住伊蓮面前的怪物的臉,只見那怪物的臉孔瞬間被捏得扭曲,還發出頭骨碎裂的聲音──下一秒,它整隻被揮開,往旁飛了好幾公尺遠──
 
  伊蓮的長劍揮空,她來不及看清來者,頭就被身上的怪物扳歪,泛黃薰臭的大板牙已經抵在她頸子上──那黑色影子欺上來,抓住她握劍的手,將她整個人扯過去,另一手反掌往她身上的怪物頭上揮。
 
  『啪嘰!』她聽見詭異的噴爆聲在自己頭上炸開,接著那東西一樣被直接打飛出去,『撲通』一聲落進海裡,自己則撞進溫暖的胸膛中。
 
  『嘎吼!吼!嘎吼──!』沙灘上,成群的怪物們憤怒怪叫,對這中途殺出來的程咬金狺狺低咆。
 
  伊蓮心臟怦怦狂跳,鼻尖聞到一股熟悉的香味──離開赫維堤克後,每晚她都會在那件黑色披風上聞到這味道──可能嗎?這可能嗎?經過這麼多天了,卻被追上了──??母親、母親呢?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那群怪物還在吼叫,卻沒有再靠過來,只是群聚在一段距離外,朝他們叫囂。
 
  她下意識的想重新抓緊劍柄,握住她手腕的大手卻暖燙得讓她使不出力氣。
 
  大手的主人沒有說話,只是攬著她,靜靜的看著那群怪物。
 
  『嘎吼──嘎嘎嘎嘎嘎嘎嘎!』
 
  『嘎嗚、嘎嗚……』
 
  『嘎嘎、嘎嘎嘎呃……』
 
  她掙扎從那人懷裡探頭朝前看去,看到最詭異的景象──一隻、兩隻、四隻、八隻……怪物們一一調頭離去,朝樹林、山上逃竄。
 
  剩下幾隻身材高壯的怪物,依依不捨的盯著他們看,發出不甘願的吼聲。
  『嘎吼──!咕吼吼吼!』
 
  她嚥了嚥口水,感覺抱著她的人,往前輕輕跨了一步──
 
  『嘎!』
 
  沙灘上,最後剩下的那幾隻怪物也捨下他們跑走了,背影看起來狼狽不已。
 
  危機……就這樣……
 
  她還在喘氣,腦子亂哄哄的,只聽得見自己心跳聲怦怦作響,快得不可思議……然後,一個細微的聲音劃破那些共鳴,她從恍惚中驚醒,掙出那人的掌控,丟開長劍,踩著海水,劈啪劈啪的衝到馬兒旁邊。
 
  「伊蓮……」
 
  「媽!!」她極力伸臂,在母親摔倒前接住她,自己卻跪倒在淺灘上。
 
  「伊、伊蓮……」
 
  懷裡的母親輕輕顫抖著,原本就蒼白的臉透著死灰,這幾日好不容易紅潤起來的雙唇再度白得發紫,她趕緊替母親檢查,發現母親的頸項缺了一大塊,艷紅的鮮血正汩汩湧出,落進海水,將周圍的深藍染成黑紅色──
 
  洛斯提父親的腳當年被怪物咬了,老洛斯提就這樣失去了腿。
 
  她抖著手,抵在母親傷口處,卻怎麼也無法逼自己用力按下去──
 
  「伊蓮……」
 
  熱燙的東西從她眼眶裡滾出來,滴落在母親臉上,她的視線糊成一片,她看不清楚。
 
  可是那紅色,怵目驚心。
 
  「伊…蓮……」
 
  母親的聲音漸弱。
 
  她張口,想喚,卻有什麼東西狠狠哽在喉頭,讓她發不出聲。
 
  枯槁帶傷的細瘦手臂吃力的抬起,她低喘,握住那漸漸泛冷的,從小呵護她的手──
 
  「伊……蓮……」母親的雙眼渙散,氣若游絲,枕在她膝上,躺在她懷裡,乾皺的唇開合著,像是想說什麼。
 
  她聽不見,卻清楚知道母親說了什麼。
 
  胸口好痛、每喘一口氣都痛得撕心裂肺……那隻冰涼的手,碰在她脖子上。
 
  母親的聲音,在她腦中輕輕響起。
 
  『對不起……』
 
  手無力垂下,她沒來得及握緊,帶血的海水濺到她臉上,還是溫的,但馬上就冷了──
 
  她渾身痛得再也承受不住,張開嘴想喊,以為喊出聲音了,就可以釋放掉盤踞在體內撕裂般的痛楚──她喊出聲音了嗎?她只聽見嗡嗡耳鳴,聽見遙遠的什麼方向,有個難聽至極的嘶啞哀號聲。
 
  好像受了傷的幼獸,嘎喊鳴泣。
 
  她跪在海水裡,緊緊抱住那已經癱軟不再顫抖的身軀,抱緊、抱緊,不自覺的前後搖晃,喘不過氣、哭啞了嗓。
 
  月光下,一個黑影從旁靠近,籠罩她和母親,是那個人──
 
  「……她。」
 
  深濃的痛楚中,隱約聽見那人說了什麼,但她聽不清,痛得聽不清。
 
  她不想管了,她什麼也不想管了。
 
  死了也好、死了也好……逃奴算什麼?反正本來就只有這一條爛命,被人玩弄在指掌間,苦苦掙扎又能得到些什麼?不管再怎麼努力,終究是徒勞──
 
  「放開她。」
 
  這次,聲音近在耳邊,她驀然被人往後拉,想將她和母親分開。
 
  「不!」她嘶啞哭喊,緊緊抱住母親的身體。
 
  「放開,她在斷氣前已經被感染了,現在的狀態只是假死。」
 
  『喀嚓』的金屬聲驚動她的神經,是她的長劍!他想幹什麼?他想做什麼?劍尖在她面前,閃著寒光的銳刃指著母親的臉──
 
  「不!」她將母親護在懷裡,「不要!」
 
  「放開她。」
 
  「不要!!」
 
  她聽見不耐煩的響亮「嘖」聲,接著後領被抓起,逼她離開,但她不願放──母親、母親已經──不要再折磨她了──拜託不要──
 
  懷裡,細瘦的手倏地抖了一下。
 
  她哭得岔氣,沒發現異狀,卻看見母親原本渙散半闔的眼單隻睜開,眼球翻了一圈,她以為是自己看錯──
 
  「如果妳希望妳母親被那東西佔據,妳就繼續抱著她吧。」
 
  她陡然止住哭泣,感覺到原本軟躺在懷中的身體,突然緊繃了起來。
 
  又一陣顫抖,她愣住,反應不過來──
 
  握著劍的男人低聲咒罵,終於發狠地將她用力扯開,伊蓮猝不及防的往後摔跌在沙灘上,驚得趕緊爬起,回身卻被一道銀白色的光芒閃了眼──
 
  長劍舉在空中,反射銀色月光,然後,往下。
 
  劃肉。
 
  穿骨。
 
  痛楚在她身上最後一次炸開,她軟倒,失去意識,墜入濃稠的黑沉中。
 
 
 
※            ※            ※            ※
 
 
 
  『唰──唰──』
 
  那是熟悉的聲音……她緩緩睜開眼,茫然、空虛的感覺迴盪在胸口,卻什麼也想不起來……自己怎麼了?病了嗎?她什麼時候睡著的呢?
 
  『唰──唰──』
 
  房間內,一個身穿工作圍兜的嬌小女孩,站在一面巨大帆布前頭,手持顏料桶與大刷柄,奮力在畫布上揮灑。
 
  『唰──唰──!』女孩用力在帆布上刷出大片色彩,然後往後退了幾步,審視自己的進度……接著,像是感覺到什麼似的,她不經意的轉頭,往角落看去。
 
  女孩們的視線,在空中相會。
 
  「嗨,妳來啦。」穿著圍兜的女孩,用英文朝她打招呼。
 
  「嗯。」她點點頭,走到女孩身邊,「妳在畫畫。」
 
  女孩看著她,又看了看自己的畫。
  「是啊,我在畫畫。」
 
  「這是『作業』嗎?」她規矩地將雙手負在身後──這是很久以前女孩要她做的,說是對畫家的尊重,她也就從善如流,畢竟女孩教會她許多事情,她說得大部分時候都很有道理。
 
  「不是。」女孩臉色有些蒼白,「這不是……不是作業。」
 
  她沉默了,這是她第一次看見女孩這樣的表情……像是原本想說些什麼,但欲言又止,用力咬著嘴唇,好像在拼命壓抑著……不知為何,她感覺到一股濃濃的悲傷,她覺得胸口揪緊,甚至有些痛,喉嚨乾啞──她病了嗎?她們這樣會傳染嗎?
 
  「妳怎麼了?」她忍不住問。
 
  女孩彎身放下筆刷,手摀在自己胸口,抬頭望向她──她看見女孩試圖扯出一個破碎的微笑,但失敗了。豆大的淚珠滾滾滑落女孩的臉龐,她嘴角顫抖著,壓抑著喘了好幾口氣,才抖著聲開口。
 
  「我……我朋友……過世……」她的臉皺成一團,肩膀緊緊縮在一起,「死、死了……」
 
 
 
 
 
 
  
 
 
+++碎碎念時間+++
 
爆字數了,
雖然爆得沒有殭屍滿滿誇張。
 
是的,兩部作品在這邊,第一次交集了。
但不影響兩部獨立閱讀,請大家放心。
 
然後澤野弘之的Blue非常棒。
 
LilyQuali
20170804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703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殭屍滿滿|極北的伊蓮諾亞|黑暗|暴力|殭屍|喪屍|穿越到殭屍滿滿的世界就算了等級還是0|屍體

留言共 12 篇留言

大漠倉鼠
澤野弘之根本神曲大師啊!遙想當年中二王冠的拔劍神曲XDD

08-04 21:22

哩哩呱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覺得澤野弘之真的加持超多好動畫的
不過也是有不怎麼好看的動畫,被澤野大神硬是救活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c90527dc4e9da0c52d33cf66bd0f2bb2.GIF08-06 16:46
章魚茶
朋友過世,該不會是……?(是誰的話哩哩你知我知XD)
伊蓮和曉雯,一個失去母親、一個失去朋友
忽然間整個感覺都上來了,原來「重頭戲」是指這個TAT

08-04 21:37

哩哩呱哩
沒錯~~~就是她XDDDD
哈哈哈
拍拍,沒關係沒關係,痛過之後就要上甜點,希望下禮拜一的可以甜度適中www
https://emos.plurk.com/8a4ba501e36a7011a74478bf6b139d9b_w48_h48.gif08-06 16:47
哩哩呱哩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7/7c6bd35beb05392d020e974f460db19d.JPG?w=300
想一想還是補個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e12e36350a6ddd5ffaca652279c9b180.JPG?w=30008-06 17:45
水墨靜
這一刻,兩部作品在時空中交會、炸出絢爛火花。[e35]
摔到的罐子,裡面的東西不會就這樣到處散播了吧……?散播到海裡?讓事情嚴重化?
明天是自由寫寫wwww可我一看到貌似羅伊救主登場就開始嘴角上揚花癡笑~~~(貌似這生離死別場合雀躍起來很沒良心餒[e13][e28])

『這是"是"紅色。』女孩教她,『紅色。』
『紅色。』她照著說,接著問:『它好漂亮。』(後面為什麼是問?)
山腳下的樹林(裡),傳來更多怪物的吼聲
伊蓮彎腰往撲上來的怪物腰腹撞去,將它撞倒,接著踩住(它)的胸膛
她(目眥盡裂),嘶聲狂吼(睚眥是龍生九子之一)
它整隻被揮開,往旁(O)了好幾公尺遠
每喘一口氣都痛得(撕)心裂肺
閃著(寒)光的銳刃指著母親的臉
伊蓮(猝不及防)的往後摔跌在沙灘上(猝及不防查無正文結果)
回身卻被一道(銀)白色的光芒閃了眼
手持顏料(桶)與大刷柄
她規矩地將雙手(負)在身後

08-04 22:05

哩哩呱哩

謝謝靜醬抓錯!!!!已更正!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7/f8d009bb4c0d0cb9d1771cb4a12335d9.JPG?w=300


絢爛火花~~~~
http://www.thefirework-factory.co.uk/images/fireworks2.jpg
欸欸欸沒錯!!!!我才想會不會有人看到羅伊出來就笑了,果然這邊有一個!!!!(抓住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1034f2ef1b16881ebf70ace0871759ff.PNG?w=300
吼吼吼吼吼,喜歡羅伊的下禮拜可以期待一下顆顆顆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c90527dc4e9da0c52d33cf66bd0f2bb2.GIF08-06 16:51

雖然早猜到媽媽會死...但還是有點難過

08-04 22:42

哩哩呱哩
熊熊秀秀ˊAˋ
https://m.popkey.co/bb456b/b0zd3_s-200x150.gif
下、下禮拜會平復的!!
08-06 16:53
悠藍
嗚嗚嗚..麻麻

08-04 23:31

哩哩呱哩
有媽的孩子像個寶
伊蓮這下真的沒有家人了QQ
https://m.popkey.co/bb456b/b0zd3_s-200x150.gif08-06 16:53
黯雪夜羽
「壓」力得喘了好幾口氣->是用力嗎( ̄∇ ̄)
剛剛去翻了一下才知道曉雯是…(╯з╰)
說實話也蠻擔心他的

08-04 23:37

哩哩呱哩
天啊,這個錯字老實說我自己不記得當初想要寫哪個!!(怎麼會這樣
不過還是修正了,謝謝馬爾~~~~
嘿啊,曉雯是那位女孩的朋友(╯A╰)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0c74450d69eb3b8e84089ae74b31b1af.GIF08-06 17:42
哩哩呱哩
補~~~~!!!!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e12e36350a6ddd5ffaca652279c9b180.JPG?w=300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7/7c6bd35beb05392d020e974f460db19d.JPG?w=30008-06 17:45
蟹肉爐
等等,哩哩,我看不出哪裡有交集欸@@

08-05 01:36

蟹肉爐
雖然我還沒看完殭屍滿滿辣

08-05 01:36

哩哩呱哩
哈哈哈哈哈哈,還沒看當然看不出來啦XDDDDDDD
蟹肉爐也太可愛wwwwwww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8f9fb623e3f6a4c45e7eef47fdd37d16.GIF
不過基本上兩部作品獨立閱讀不會影響,只是對都看得人有樂趣加成效果而已,所以不用擔心~~~~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9a985b2d47ddf6e0e0946ba93532f7ca.GIF08-06 17:43
Texpluz
樓上,這篇的曉雯是靜露死前的好友(學姐,曉雯跟靜露3人組)

08-05 03:35

哩哩呱哩
Tex君一個颯爽俐落的解答!!!!!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7/7c6bd35beb05392d020e974f460db19d.JPG?w=300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e12e36350a6ddd5ffaca652279c9b180.JPG?w=30008-06 17:44
ㄚ慶
這次要嚴肅…

伊蓮媽媽R.I.P

08-05 05:51

哩哩呱哩
阿慶難得感性QQ
https://m.popkey.co/bb456b/b0zd3_s-200x150.gif
08-06 17:46
傻不嚨咚
呼呼~ 終於追到最新進度了。聽說這裡可以隨便猜劇情喔,那我要開始囉。

我想,西瑞爾的刀疤男是不是摩頓?戈斐該不會就是維塔吧?

更夭壽的猜想,黑盒子裡的母親,十有八九是芳婭,怎麼看這手筆都很像她的作風。

如果都不小心猜對了,我很期待看到曉雯透過伊蓮和靜露敘舊,哇嗚,這敘舊不得了,施舞柳學姊可能從那時候開始就默默待在台灣替靜露的未來鋪路了,甚至我覺得曉雯、咪咪或許都有幫忙,這樣說的話,老施交給靜露的手表就有答案了......我覺得好像可以把兩部劇情銜接起來了。

好啦~ 回到極北,第一次留言想要訪問一下伊蓮,請問妳在女扮男裝的期間,除了羅伊那一次,有沒有遇到其他差點穿幫的緊急事件呢?

08-06 00:16

哩哩呱哩
傻步嚨咚狂開腦洞的樣子好可愛XDDDDDDDD
雖然都沒有猜對,不過這神聯想還是一定可以拿到貼紙的!!!!XDDD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7/7c6bd35beb05392d020e974f460db19d.JPG?w=300

欸伊蓮~~~~阿傻問妳,說有沒有其他穿幫經驗?(遞麥克風
喔喔喔伊蓮臉紅了......等、等等,後面站著羅伊啊!!!啊啊啊!!快跑啊!!!!!
https://farm8.staticflickr.com/7316/10306093676_b5df75ec91_o.gif08-06 18:04
老人H
之前就很好奇,
靜露穿越之後,
她原本的世界發生了什麼事?
看來可以從這部略知一二了[e23]

08-06 22:54

哩哩呱哩
應該可以?
我不確定唷~~~呵呵呵呵呵呵呵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1034f2ef1b16881ebf70ace0871759ff.PNG?w=30008-07 10: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8喜歡★qasw1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極北的伊... 後一篇:委託繪製封面經驗碎碎念+...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