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全職高手/雙花-繁花血景不在重現-1】

作者:知曉妳心│2017-08-04 01:38:17│巴幣:0│人氣:228
    心情不好想打個來虐的

    有機會還有後續

    沒潤稿的體力大家就看看ㄅ

    正文開始↘




        張佳樂待在霸圖已經一年了,從一開始的不習慣到現在可以偶爾開開隊長和副隊長的玩笑,從白色帶著花的圖案的隊服變成黑色帶紅線俐落風格的服裝。

        以前作息常常不正常,被發現後強制抓去休息的次數已經變少--並不是養成好習慣,而是逃掉的方法變多了--雖然今天逃跑失敗被關回房間沒收帳號卡跟手機。

        不甘心的抿嘴,但無事可做的情況下也只能乖乖閉上眼睛休息。

        其實,他還是想上遊戲或是玩個手機打發時間,也好過現在精神奕奕睡不著只能胡思亂想。

        有時候做夢仍會想起,在神之領域與孫哲平再次見面的那個時候。

        那人早已斬斷了對百花的眷戀,使用著曾經的狂劍士,刀刃卻對著自己。

        雖說不是第一次跟對方以對手的關係戰鬥,但除了首次見面的時候兩個人都使出全力除外,之後頂多就是互相練習切磋,或是在網遊裡面打打鬧鬧而已。

        看著那重劍閃過一抹銳利的光芒,張佳樂覺得自己的呼吸似乎停滯了。

        忍不住想著,如果不是對方的名字掛著的是不熟悉的【再睡一夏】的話,他應該會哭的吧。

        結果自己傻傻的,看似補償的行為在對方眼裡一定很可笑吧。

        不是沒有想過重新回到百花戰隊。

        但百花已經有一個彈藥專家接手,如果回去也只是造成困擾而已,【百花撩亂】現在的操作者不是自己了。

        低聲笑了一下,連自己都知道……這是藉口。

        當初如果被發現身分後立刻說要復出一定可以拿回隊長的位置和帳號卡,也可以有一個狂劍士和自己搭檔再造『繁花血景』。

        以曾經的經典和充滿天賦的新人們在一起衝擊季後賽還是不難的,為了冠軍其實也不用離開百花。

        或許原因很簡單,張佳樂想著,他或許只是希望與自己搭配的那個人,只是他。

        雖然他又一次被拋棄了。

        那個時候有個聲嘶力竭的哭喊聲,問他為什麼要走。

        啊啊,因為繁花血景不在了。
        
        不會,再重現了。



        第九賽季季後賽決賽

        再一次的比賽結束後,霸圖最終惜敗給輪迴。

        張佳樂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後攤在座椅上,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可笑。

        捨棄了百花後卻依舊得不到想要的東西,背叛了粉絲的那份期待不斷苛責自己,曾經那些熱情歡呼已經變成怨恨埋怨。

        嗤笑著搖頭,知道想這些事沒有任何用處的。

        都是自作自受。

        明明就差一點點了,就可以獲得勝利,拿到一次總冠軍,偏偏就是差那麼一些。

        這是對自己的懲罰嗎?

        與一同加入的林敬言不同,他是被拋棄,而自己卻是拋棄者。

        如果自己不在的話,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聽到一旁輕輕的敲擊聲才回過神來,位置旁看著站在身旁的隊長和副隊長,兩個都是一臉看不出表情的人,一個本來臉色就臭,一個表情從頭到尾都很嚴肅。

        不過張佳樂知道他們一定很失落。

        兩人對比之下,林敬言臉上則是那笑還不如哭的表情,秦牧云和白言飛好一些,至少沒有刻意擠出笑臉。

        每個人都很痛苦,輸了比賽誰都不開心,但沒有人多說些什麼,只是來安慰他。

        謝謝。

        張佳樂在心裡默默想著。


    @@@@@@@@@@


        第十賽季第三十四輪霸圖主場

        張佳樂看著對手,並沒有任何驚訝的感覺,畢竟在挑戰賽的時候對方就已經幫興欣打了幾場比賽。

        他曾想要跟葉修問對方的連絡方式,但是想一想並無必要。

        孫哲平離開這些年,真的想連絡的話是非常容易的。

        跟對方不一樣,張佳樂並沒有更改連絡方式,甚至還留在百花三年多,經理有時候打電話詢問近況時也會回應。

        想不起來為什麼不敢也不願更改,或許是希望對方連絡自己吧。

        即使到最後沒有任何用處。

        已經不是五年前分開時的青澀少年,對彼此的需求也沒有那麼重了。

        有的話,也在那一次混戰中,對方在一次轉身時分崩離析了。

        「加油。」

        「嗯。」

        並沒有過多的交流,下台的時候張佳樂也沒有說什麼就離開。

        他沒有看到孫哲平痛苦的緊握受傷的手,黯然離開台上的畫面。


    @@@@@@@@@@


        第十賽季第三十七輪百花主場

        張佳樂看著百花戰隊新的彈藥專家沒有表現出特別的反應,他知道觀眾席上的百花粉一定不斷咒罵自己。

        怎麼感覺像是葉修跑到霸圖主場一樣的感覺了呢。

        如果現在他坐在台下一定會忍不住拉著林敬言討論這個想法,雖然覺得林敬言應該也只會笑笑的轉移話題就是了。

        面對【花繁似景】的操作者鄒遠,張佳樂若要說什麼大概就是有點對不起對方,他的突然離開讓還沒準備好的孩子被迫接下他根本應付不過來的壓力。

        每次入選全明星的時候,他從來都沒有欣喜,等于鋒加入後情況才好轉。

        老實說他很羨慕對方,至少在慌亂的時候,有一個人陪在身邊。

        【落花狼藉】留在百花戰隊,陪著新的彈藥專家。

        【百花繚亂】來到霸圖戰隊,回到前個主人身邊。

        這些都是過去式了,張佳樂想著。

        開出了最後一槍,前任百花王牌將現任王牌擊殺在地,幾乎逼使百花離開季後賽的末班車。

        他不會後悔。


    @@@@@@@@@@


        第十賽季結束

        林敬言宣布退役。

        張佳樂選擇留在了霸圖,接受邀請加入了國家隊。

        他拿著手機突然想找人分享,通訊錄翻了又翻,發現除了林敬言和韓文清之外,不是國家隊成員就是新人。

        手指突然停了下來,停在一個特殊標記的聯絡簿上。

        那是早就註銷的連絡號碼,但是張佳樂並沒有將他刪除,還是留在通訊錄中,換了手機也是一樣會傳輸進去。

        點開後是兩個人自拍的照片,搭檔的關係讓他們幾乎都是一起行動,看著青澀的臉龐和貼在一起的動作,張佳樂不禁苦笑,在拍完這張照片之後沒多久,孫哲平就負傷離開。

        張佳樂在得知對方離開之後,就再也沒穿過照片中隊服底下自己抓著孫哲平跑去印的有著百花戰隊隊徽和帳號卡名字的T恤了。

        只穿過那一次的衣服,究竟收哪去了呢?


    @@@@@@@@@@


        世界榮耀邀請賽班機起飛前

        早早躲開會調侃自己的那些人,張四亞跟幸運E這些個稱呼整天在職業群組被叫來叫去。

        一開始只有興欣的那兩人會叫而已,結果黃少天還有幾個退役的前輩也開始叫了,張佳樂抗爭失敗數次後還是決定隨他們去了。

        手機在大廳當中響起接收到訊息的鈴聲,嚇的張佳樂手一抖差點把剛買的咖啡給摔了。

        把咖啡放在行李箱上,拿出手機點開來發現是鄒遠傳來照片的提示,一臉不解的滑開來看才發現照片中是兩件衣服。

        一樣的圖示一樣的風格,不同的只有上面的字--『百花繚亂』和『落花狼藉』。

        張佳樂立刻撥通話過去給對方。

        鄒遠說他是今天早上打掃于鋒房間的時候,在衣櫃底層發現的,因為衣櫃有點卡住,所以幾乎沒有打開過的樣子,可能連房間主人自己都沒有發現。

        張佳樂瞬間感覺很微妙,轉頭看著遠方集合的藍雨戰隊和粉絲群,身為前藍雨的成員,于鋒混在裡頭到也沒什麼奇怪。

        百花沒人過來到是不意外,畢竟沒有人入選國家隊當中,但是唐昊好歹也是百花前隊員,作為前隊友鄒遠你是為何不來呢?還在打掃別人的房間。

        有于鋒作為對比的鄒遠,讓張佳樂覺得百花俱樂部其實沒有選錯人,不說能頂在那個情況下接手【百花繚亂】兩年的毅力,就光是現在那不同於人的作風就令他欽佩不已。

        不過,你是為什麼要打掃別人的房間啊?

        掛上電話,張佳樂想了想,還是撥電話給張新杰,等聽到關機的提示聲後忍不住抹了一把臉。

        關機上飛機再關不行嗎!

        拿好咖啡拖著行李箱邁步往藍雨區走去,張佳樂問喻文州還有多久才起飛,估計一下時間應該是來得及後,和對方說一聲他想去百花俱樂部拿個東西。

        在黃少天爆發話嘮能力之前把咖啡連同行李箱塞給他,說咖啡沒動過可以請他喝,回來的時候會順便帶點零食給他。

        然後黃少天就乖乖喝咖啡了。

        于鋒問他需不需要一起,他也是時候要回百花處理東西了,張佳樂點頭說好,心裡想著前者到底知不知道他的搭檔正在清掃他的房間呢?


    @@@@@@@@@@


        百花俱樂部

        鄒遠坐在大廳門口旁等著人到來,桌上放著衣服和手機,手機屏幕上是兩筆通話紀錄,一個是張佳樂前輩,一個是純號碼,並無標示名字。

        發現搭檔和前輩從門口走進來後正要開口招呼,卻看到還有一個人跟在後頭。

        他還來不及說什麼,只見對方激動的拿著東西往後者的頭上砸。

        張佳樂情緒很激動的跟著于鋒走,相比起以前每天都在裡頭的生活,五年來都只有比賽的時候才會路過俱樂部的門口,他忍不住感慨。

        或許是心裡頭想得太過專注,等後腦一痛的時候才聽到一個怒吼聲,無力的身體往前倒向了于鋒,想著的是糟糕,可能來不及趕回班機、黃少天的零食他都還沒買、張新杰等不到他一定會發火,還有……

        如果此刻抱著他的,是大孫就好了。

        張佳樂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


        醒來之後

        眼前一片黑暗,感覺四肢毫無力氣。

        張佳樂心裡一陣慌亂才發現自己只是沒有閉著眼睛,但當他張開眼睛後只覺得自己應該是在作夢。

        他明明在倒下前還在百花俱樂部的門口,怎麼一醒來會在訓練室裡頭?遊戲還開著掛在競技場?

        會有人把傷患丟在訓練室裡頭還開著遊戲嗎?

        小心我竊取你們資料啊混蛋。

        張佳樂憤恨不平的響著,顫抖的抬起無力的手才發現映入眼簾的袖子不是國家隊的外套,而是白紫配色的百花隊服。

        震驚的張開了嘴卻發不出聲音,一旁的人推推他問說頭怎麼樣沒事吧,他才回過神。

        他剛想跟對方說頭都被砸了還不送醫院,被塞到訓練室還被換了衣服,誰會好啊!

        「我……」剛發出聲音,張佳樂就發現對方是他曾經的隊友,百花的前牧師【傲風殘花】的第一任操作者。

        到底是誰這麼閒還把人找回來就為了耍他啊?

        想罵人的同時瞪著對方,張佳樂覺得有點奇怪,照理來說不管保養的在好,對方的臉也應該要跟10年前不一樣才對,他甚至比退役的時候年輕一些。

        有種不好的預感,張佳樂立刻轉頭看著螢幕,上面一切都不對了,【百花繚亂】上頭的等級居然不是現在滿等的75等,連裝備都不一樣。

        不可能有人耍他耍到還重現過去的裝備,那些早就升級或是汰換了,更不要說【百花繚亂】早就鎖定不可能再有第二個帳號叫這個名字了。

        他覺得寒毛瞬間都豎起來了,他顫顫的轉頭問了一下,「現在是……第幾賽季了?」

        對方一臉激動的抓住他的肩膀大吼,「糟糕了!副隊長腦子被砸壞了!」

        你才被砸壞了!你全家都被砸壞了!



        ------------------------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來個重生囉!

        不用阻止我我是不會聽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696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oodhassheep大閒者
阿姨更新了~歡迎來看阿姨~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