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28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08-03 12:29:22│贊助:68│人氣:6860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28 『滿身瘡痍的作戰會議』

翻譯:家族ad
校對/潤色:流星雨(Meteoroid)

「等等,冷靜一下。首先把現在的情報整理一下,好嗎?」

聽了菲利斯傳達的滿滿的內容,昴腦內的情報允許量終於要到極限了。
對於舉手提案的昴,菲利斯和里卡多點了點頭,開始對剛才得到的情報進行整理和共享。

「我們換個地方談吧……是說這麼多傷者的話很困難啊。」

「嗯,大部分的人應急治療已經好了,突然變嚴重的人應該喵有就是了,但還是……」

以職業意識高的菲利斯主導,不打算改變場地談話。昴首先注意到的是這個野戰醫院。
最低限度的照明,冷透的石造地面。從獨特的空氣感覺,昴判斷這個地方在地下——和百貨超市的停車場相近。

「這個像避難所一樣的地方是哪?不是普利斯特拉嗎?」

「就是避難所喵。今早魔法器的廣播,記得嗎?這個普利斯特拉由於構造上的原因,在水路發生問題的場合隨時都可能發生水害,因此在都市各地都設立了避難所。這裡是一號街的避難所之一。」

「離撿到小哥的廣場最近的就是這裡了。在那個惹人厭的最初廣播之後,平安的和避難居民一起發現小哥搬到這裡!」

跟著菲利斯的話,里卡多敲著厚厚的胸板大聲的回答著。菲利斯橫著眼盯著提醒了幾遍聲量都不降的里卡多。

「雖然全是傷者,不過菲利醬在這裡運氣真是太好了。這個大叔無論搬運還是治療都是得力助手呢喵。」

「是啊!這樣我也不用懊惱了!嘎哈哈!」

爽朗大笑的里卡多,即使在這個狀態也不忘平時的態度。雖然在滿是傷者的這個地方不太適合,哪怕只有自己一人不露出嚴肅的臉,也會有被拯救的感覺吧。

「恩,關於昴親你們倒下的理由……」

「啊啊。廣場出現了大罪司教。而且是兩個人。『強欲』和『憤怒』的兩人。奪走我的腳的是『強欲』,這傢伙把艾米莉亞拐走了……但是,讓周圍人們的腳負傷的並非『強欲』,而是『憤怒』的力量。」

「怎麼回事?」

「『憤怒』的大罪司教是……雖然很難說明,嗯……如果有誰受傷了,能夠使其他人擁有同樣感覺的力量。」

挑選著詞彙,想辦法把席利烏斯的權能簡單的傳達。聽到這句話,里卡多歪了歪頭,菲利斯立馬察覺到危險性變了臉色。
他往負傷者看去,又看了看昴右足的繃帶。

「是嗎……昴親和其他人們的傷過於相似是這個理由。完全都是一樣的傷我也覺得太過惡趣味了……說不定,這樣還算好的」

「……啊啊」

△△(語意不順)單純性格扭曲的話,生理上的厭惡就解決了。但是,席利烏斯的情況是權能麻煩以外性格還扭曲。
更加難說出口的,昴厭惡程度的。

「而且,『強欲』也很麻煩」

「唔誒~說真的,菲利醬已經不想再聽到麻煩的事情了喵。」

「抱歉但是沒辦法——『強欲』那個混蛋,擁有原理不明的能把攻擊無效化的力量。無論是沐浴在火中,被鞭子甩到,還是直接毆打,都是零傷害。再加上好像不止自己還適用於碰到的人。」

在雷古魯斯的手臂中暈過去的艾米莉亞應該是毫無防備的。在那種狀態下沐浴在席利烏斯的火焰中,雷古魯斯不僅自己還完美的護住了艾米莉亞。那個結果與其說是雷古魯斯的奮戰,倒不如說不可解的力量將艾米莉亞無敵化比較正確。
只是在這個情況下,事情會變得不得了。

「傳遞傷害的傢伙,無敵的傢伙……哈哈,不是吧喵」

「之前的大罪司教……培提爾其烏斯那個傢伙有幾個無法看到的能力,那也是相當厲害的,但是這回性質之壞完全在他之上。」

追根究底,培提爾其烏斯的必定奇襲的能力對昴來說沒有效果。
培提爾其烏斯作為大罪司教的能力沒用時,昴都忘記了其身為大罪司教的頭銜,而是單純的狂人印象更強一點。
真正意義上的和大罪司教的戰鬥,剛剛應該算是第一次。

「同樣報上大罪司教名字的……剛才廣播的『色慾』也是,想來麻煩度與他們相當接近。」

「最糟糕的可能性……大罪司教有五人。」

「……五人?」

在咬唇的昴的面前,菲利斯說出了超乎想像的糟糕預測。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對著瞪圓了眼的昴,菲利斯嘆了口氣立起了手指。

「聽好了?剛才的廣播有提到。在最後,『色慾』這麼說了吧?這個都市有四個水路制御塔,而他們佔領了那些地方。」

「啊,啊啊,這麼說過了,好像要操作水路,讓這個都市沉到水底……所以說,很危險的話啊。」

「雖然有單純被魔女教徒佔領的可能性……但是已經有三位大罪司教在這個都市聚集了吧?這種事前所未聞。最糟糕最糟糕的想像重疊在一起,不得不去預想喵……制御塔有四個。」

「四……個」

將數字從口中說出,昴終於理解菲利斯想要說什麼。
控制都市普利斯特拉水門的制御塔在東西南北各有一個,全部共四個。然後佔領制御塔就意味著――

「難道說,每個塔都有一個大罪司教……想說四個塔有四個大罪司教駐守嗎?那那樣的話,全部應該是四個人……」

「昴親,剛才的廣播――那個廣播用的魔法器是在都市中心的都市廳舍裡才能用的。敵人也佔有都市的中樞機能,佔領了五個據點的意思喵」

「――――」

聽見增加的更加絶望的想像,昴屏住了氣。
和菲利斯說的一樣。那正是掌握了都市廳舍才能進行的廣播。除了佔據那裡的大罪司教「色慾」以外,還能確認到兩個大罪司教。
這就是,除魔女教的一齊攻擊外就解釋不了的理由。

「除了廣場的我以外……還有其他人引起騷動嗎?有出現被害程度的損失嗎?」

「――――」

假設著魔女教的大進攻,很難想像引起騷動的只有那個廣場。只能祈禱不好的想像不要成為現實,昴想要避開「死傷者」的字眼,菲利斯陷入沉默。
看著低頭的菲利斯,昴心不在焉,里卡多作為代替咳嗽一下。
大臉的獸人移開視線張開滿是牙的嘴巴。

「老實說,我們能說的只有我們的情況。其他地方的避難所對我們來說也是未知數。但是,跑到外面可不是上策。」

「為什麼?想辦法和其他地方取得協作比較好吧?你們也是,不會不在意同伴的情況吧……。是啊!」

邊和交叉雙腕的里卡多說話,昴慌張地看向菲利斯。
充滿傷者的這個避難所裡,沒看到菲利斯和里卡多以外的熟人是難以理解的。尤其是菲利斯在的話。

「克珥修和維魯海魯姆呢?那兩個人沒和你在一起太稀奇了。不在這個避難所裡嗎?」

「……問了個困難的問題呢。如你所見,這裡的熟人只有菲利醬和大叔兩人,昴親,之後的事情――」

「別為難他了,昴感覺很困擾呢,菲利斯。」

菲利斯像是在煽動不安一樣回答著,昴的內臟因緊張而發痛。解除這個緊張感的是,強而有力的溫柔的聲音。
突然響起的聲音讓昴抬起頭,把周圍到處看了看,但無論哪裡都找不到聲音的主人。

「抱歉,好像嚇到你了。菲利斯。好好地拿給昴看」

「是~~唔,庫珥修大人真是壞心眼喵」

「哈?哈啊?」

在睜大著眼的昴面前,和看不見的主人交談中的菲利斯。他在懷裡偷偷的摸索,昴看到從那裡取出的東西眼睛都瞪圓了。
就像變魔術一樣。

「你啊,這個是」

「嗯,一年前的戰利品之一。這回拿過來了,算是正確的選擇吧?」

菲利斯這麼說著,同時握著手掌大小的小鏡子。
乍看之下只是毫無特點的鏡子而已,但在那裡映出的是綠色長髮的露出溫柔的面孔的美女――毫無疑問,是庫珥修。

被稱作對話鏡的魔法器是,能和成對的鏡子的擁有者對話的異世界版本的手機一樣的東西。一年前,在和魔女教對決時發揮了作用,看來這回也拿到這個城市裡了。
在無言的昴面前,鏡子對面的庫珥修微微皺了皺眉。

「菲利斯。昴閣下不是在困擾嗎?」

「對不起喵~~~但是但是,沒想到這麼早就到了下次的聯絡,所以把說明放到最後了喵。畢竟對話鏡不是萬能的喵。」

「等,等下。我懂了。多虧了對話鏡我總算明白了。那個,庫魯修你們在其他避難所和這聯繫,是這樣嗎?」

「是的。」

聽著主從的對話,昴整理著混亂的頭腦。
怪不得庫珥修至上主義的菲利斯這麼冷靜,看來他透過對話鏡的力量確認到庫珥修的平安。
姑且確認下庫珥修的平安也好。昴把菲利斯手裡的鏡子拿過來,和庫珥修對視。

「太好了……雖然在這個狀態下很難這麼說,不過能取得聯繫實在很幸運。庫珥修沒事嗎?」

「嗯,謝謝你擔心我。幸運的是,我逃進了避難所並沒有受到波及。聽說昴大人受了重傷被抬入。身體沒問題吧?」

「不能說是完全沒問題。但是會想辦法的。也不能一直躺著什麼都不幹,把傷口包住之後就行動……。菲利斯,別瞪我。」

對於想要無視面前「絕對靜養」診斷的昴,菲利斯刺出嚴厲的視線。雖然對他投出不好的視線但昴也不是毫無考慮的說出的這麼無謀的話。現狀就是,誰在什麼時候被怎麼了都不奇怪那樣的迫切。

可不能乖乖的躺著,迎來最糟糕的事態。

「關於這一點之後再說……庫珥修,你那裡的狀況怎麼樣?除了庫珥修以外還有誰?」

「是。這邊還有的是……」

「我在唷,昴。幸好及時把留在旅館裡的人帶出來了。」

從庫珥修背後傳進來的,是既使隔著鏡子昴也能在一句話間認出的優美聲音。
那個聲音響的一瞬間,昴的思考停止了,而後立馬搖搖頭。現在這種情況他在那裡是多麼令人鼓舞,昴不想成為不明白這種事的笨蛋。

「你在那裡的話,稍微讓人安心點了,尤里烏斯。」

「在這裡聽聞到你意識不明的被抬入的情況很擔心。如果能夠做出讓人困惑的強詞奪理的程度的話,看來是恢復了,這比什麼都好……艾米莉亞大人被拐走了是真的嗎?」

「……真的。抱歉,全是我的沒用。」

「面對大罪司教兩人。我可不是不分青紅皂白就責備你力量不足的糟糕男人。這裡是我和庫珥修大人還有安納斯塔西婭大人和『鐵之牙』數名。啊啊,和菲魯特從者兩人也會合了。」

快速的確認艾米莉亞的遭遇,並且對於昴的自責不予追究的姿態。
雖然對鏡子另一端的關心十分感謝,但這更加刺激了昴的自責。
在那之後昴邊傾聽他的話語,邊將避難所受傷的人都確認了一遍。在那裡找到了要找的人。

「傳達給那邊的菲魯特帶來的兩人。『你們的同伴的另一個人在這裡。雖然負傷,但生命無礙』。」

「好的,那真是太好了。他們雖然也在逞強,但也很在意的樣子。會傳達給他們的。——那麼,昴。」

給頓和漢兩人傳達拉琴斯的平安之後,尤里烏斯的聲調變低。話語的氣氛變了。昴等著他的話,尤里烏斯低聲說,

「怎麼辦?」

「……還真是相當籠統的說話方式。」

「『怠惰』的時候就這麼想了。對於魔女教,『難不成你是專門對付他們的』這麼期待的。說不定,能用我完全想不到的方法打破這個困境。」

「什麼亂七八糟啊。讓你期待真是抱歉,我可不是魔女教剋星。」

「那還真是遺憾。還有艾米莉亞的事情。毫無疑問你心裡是最著急的。你想要怎麼做,想要確認你的真意。」

明明不是期待的答案,但尤里烏斯並沒有因此氣餒的樣子。對他來說,他明白昴是魔女教殺手――這樣的期待如同幻想一樣。
倒不如說本意是後面那句話。

「……帶走艾米莉亞的是強欲。我現在對他自私的理論感到不寒而慄。那樣的傢伙,一秒也不想把艾米莉亞寄放在他那。」

「也就是說,從『強欲』那裡奪回艾米莉亞由你來負責」

「當然了……你剛說了負責?」

看著隨著氣勢肯定的昴,鏡子對面的尤里烏斯玩弄自己的前髮。之後讓昴能看見一樣張開手掌,讓他看五根手指。

「聽好了,昴。剛剛和菲利斯談過的話就應該明白了,魔女教把普利斯特拉的五個關鍵地點都佔領了。考慮到每一處都是大罪司教等級敵人的場合,戰力分割是非常重要的問題。」

「……無論從那個地方,都可以操作水路使都市沉沒啊。」

「就是這樣。我們擊退魔女教的條件是,要求五個場所同時攻下。姑且,召集都市的其他同伴作為戰力,在這之上進行判斷比較好……但就依現狀來看,這也是很困難去明白的吧...?」

無法與各地避難所的同伴取得聯繫以上,尤里烏斯提出的集結都市的戰力進行的合戰是困難的。本來,都市裡的魔法器擔當的是和各地聯繫的職責。
這回連那個都市廳舍都落入敵人之手,等同於和避難所的同伴分離的狀態。為了判斷各地的避難所的狀態,行動是必要的。

「順便一提,維魯爺確認到都市中有魔女教徒在四處晃蕩。還有失去理智的人化成暴徒的樣子。」

「……魔女教徒和席利烏斯那個混蛋。可惡,這不是越來越絶望了嗎…」

聽到菲利斯那無法感激的情報,昴抓了抓臉,面對越來越糟的情況只能咬牙。至少,也要有和全部現存戰力取得聯繫的方法——

「不知道所在的同伴,我這有加菲爾和奧托。艾米莉亞也被『強欲』帶走了,這種意義上也是不知道所在地。破破爛爛呢……。」

「我這邊是約書亞和『鐵之牙』副團長等三名。維魯海魯姆大人、菲魯特大人及萊茵哈魯特兩人也不知所踵。普莉希拉大人們…………」

「雖然不知道隨從阿爾和垃圾中年,普莉希拉在發生騷亂之前應該待在都市公園裡。在那之後有沒有避難……。啊啊,該死。莉莉安娜也應該在一起。那傢伙,沒事吧。」

並非因為是少女,而是莉莉安娜老實過了頭,使得連普莉希拉也難以應對。
昴不因為自己也是傷者而抹消對於兩人的擔心,昴並不希望兩人捲入被害者中。
但以幸運自誇的女人和,那種性格的歌姬想來應該沒事。
帕特拉修也在「水之羽衣亭」繫著。聰明的她應該不會亂來引起注意,但擔心的事仍然沒能消失。

不停地蒐集不安的要素,不得不覺得同時擊破五個地方同時欠缺現實感。
不管怎麼說都過於無謀了。現在的戰力,往五個地方一個一個送入有實力的人都不能達成。更不用說對方是大罪司教——一對一能戰鬥什麼的,除了單純的希望以外什麼都不是。

「……等等。說到底,為什麼有同時擊破五個場所的必要?」

「你在說什麼?已經說過了。制御塔無論是哪個地方,都可以給予都市極大的傷害。四個中的任何一個沒有奪回的話……」

「不是這樣。不,雖然是這樣但不是那樣的。四個不全部奪回來是不行的我明白。但是,不同時不行的必要在哪裡?」

「發現了一個地方的異變,其他三個地方行動是當然的吧。所以他們才會對這個都市發起這麼大的攻勢」

對於昴注意的地方,尤里烏斯條理清晰的擊潰。
邊聽著他的話,邊懷疑到底是不是正確的。當然,昴十分明白尤里烏斯的意見在道理方面是正確的。雖然明白,但以對手來說並不適用於正常的「道理」。

剛才,席利烏斯和雷古魯斯就在廣場真心想殺死對方。
雷古魯斯這邊並不是認真的所以危害沒有擴大,但席利烏斯毫無疑問是想燒死雷古魯斯的。對於雷古魯斯來說,沒有昴的妨礙的話就把席利烏斯撕裂的可能性很高。
這樣的傢伙,真的會為了攻陷城市而協力嗎?

「……他們真的能做到真正意義上的合作嗎?當然,雖然說出「用制御塔操作水門」作為威脅,但是每一步都和其他人聯絡配合這種的合作應該是不會的。我是這麼想的。」

「根據,有嗎?」

「在廣場上,大罪司教的兩人想要互相殺死對方。途中因為福音書的新指示所以中斷了,但沒有那個的話應該有其中一邊已經被消滅了。」

「那樣的傢伙很難考慮會合作……嗎?」

面對昴的答案,尤里烏斯的回答總有點苦澀。希望性的看法,這條路線難以捨棄。這一點昴也是明白的,但是。

「外面的確認有在做嗎?」

「這裡有『鐵之牙』的人在把風,在能看到制御塔的地方確認……在考慮什麼?」

「雖然這只是想像,說不定他們作為定期聯絡的手段,是最簡單的把魔法打向空中?每個制御塔的同伴也分開了,因為都市結構複雜,會面也很麻煩。假如特意去口頭聯絡,沒有持有對話鏡的話會非常花時間。」

「魔女教把對話鏡帶來的可能性很低。如果帶來很多的話,對話鏡的混線精靈會有反應。我的準精靈無論是誰,都沒有捕捉到這個徵兆。――對了,也就是這樣的事。」

在回答的時候,尤里烏斯和昴得出了同樣的結論。
昴將「啊啊」作為開頭。

「他們定期的進行容易理解的聯絡的話,哪怕襲擊了哪個地方只要不引起眼睛能看到的騷亂,他們就不會行動的可能性很高。當然注意不到的話也就不會行動了,這樣分散戰力的必要就減少了」

「……只是,這個提案有一個問題。唯一一個地方和其他的不一樣,有傳遞被攻擊的手段。」

「――都市廳舍。能用魔法器廣播的那個建築物,可以將遭受襲擊的事情傳遞給其他制御塔。所以說一開始就要用最快的速度攻陷。」

最初將戰力集中,有必要攻陷的是中央都市廳舍。往那裡用現存戰力擊退魔女教,之後只要將制御塔一個一個擊破就好了。
即使這樣也是和時間賽跑,比起五所同時擊破的危險度要低很多。想要這麼相信。

「――――」

在魔法器的另一邊,尤里烏斯陷入考慮沉默著。
現在的昴的提案也是由雷古魯斯和席利烏斯關係差的樣子,遵從「魔女教的合作亂七八糟」這種希望性的想法。
如果福音書記載著「大家友好的將全部人給殺了」這樣內容的場合,他們遵從的話,這個想法就從根本被顛覆了。

早知道會這樣,至少也在那個場合問出福音書的記載就好了——

「――聯絡晚了十分抱歉,這樣,就能聽到聲音了嗎?」

在沉重的沉默持續的中途,突然會談中插入其他聲音。
那個飽經風霜的苦澀的聲音,在現在的情況下比什麼都可靠,昴這麼想著抬起了頭。
對話鏡清晰的映出了的是,白髮的老劍士的臉。

「維魯海魯姆!你沒事啊!」

「維魯爺!太好了。沒有取得聯絡,多讓人擔心!」

除了昴,菲利斯也見到那個人發出聲音。聽到歡迎的鏡中的紳士,維魯海魯姆驚訝的睜開眼,然後點了下頭。

「對不起。這裡也陷入一些情況,不怎麼能到能夠冷靜的地方。現在終於,和市民一起到達了附近的避難所。昴殿下和菲利斯,平安比什麼都好。庫魯修大人呢?」

「我也沒事。威魯海魯姆,你平安太好了。」

「不勝惶恐……不,這個情況沒有陪伴在你身邊,是我力所不及。現在稍微,在那裡靜靜等待。必定會來迎接你。」

「好厲害,安心感完全不是一個等級……」

越過鏡子對話的庫魯修和維魯海魯姆。這個主從的對話有著壓倒性的安心感,昴為維魯海魯姆的厲害嘆息不止。
然後,為他的平安所高興,為了讓他加入情況的整理而將先前的對話反芻。
但是。

「想說的話有很多,但是先從十萬火急的事情開始。」

再會的話一說完,維魯海魯姆立馬從手鏡前消失。然後,代替老劍士映出來的是帶著單眼鏡的小貓的獸人。
「鐵之牙」的副團長,提碧。看來他也和維魯海魯姆匯合了。但是,那個表情有著不同尋常的著急。

「哦喂,這不是提碧嗎!平安比什麼都好!」

「團長才是,平安比什麼都好……。但是,我們並不是沒事。在你那,姐姐不在嗎?」

「蜜蜜嗎?沒看見,發生什麼了?」

沒有精神的提碧的聲音,里卡多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眯起了眼。從提碧那裡,又有誰插入了影像。

「團,團長!姐姐啊!姐姐被……!」

「黑塔羅?什麼了,這麼慌亂!」

含著眼淚衝出的是和提碧長得一樣的兄弟,黑塔羅。平時是沒甚麼自信的少年,但是現在的表情因為悲痛而變得扭曲。
圓圓的眼睛裡浮出眼淚,顫抖著聲音的少年奪走了鏡子,

「三,『三分的加護』的影響,從姐姐那裡流進來了!那是十分嚴重的傷……流進來的傷這樣嚴重,姐姐……。」

「哥哥冷靜一點啊……團長,就和聽到的一樣。姐姐在哪裡負傷了,這個影響也傳到了我和哥哥這裡。所以說……。」

「――明白了。我知道了,兩個人都在這等著。我馬上就把蜜蜜給找出來。別哭了,等著就好了。」

從未聽過的低沉的聲音,里卡多靜靜地向鏡子對面說去。
其聲音的平穩,昴從中體驗到了從未感受到的壓迫感,背部在顫抖。

犬面的獸人眼中充滿了怒氣,從緩緩張開的嘴中能窺見鋭利的牙齒。巨體的筋肉都繃緊,手握巨大的砍刀。
簡直就像現在於都市中尋找不見的少女。

「――等下,里卡多。那麼獨斷的行動,我不允許。」

但是,阻止快奔出去的里卡多的是,同樣從鏡子中傳出的聲音。
回過頭看的里卡多,及得到鏡子優先權的阿納斯塔西婭。
里卡多皺了皺眉,把大刀舉向僱主的少女。

「別阻止我,大小姐。我也不想和你開玩笑。」

「能把這個聽成玩笑,看來和我長久來往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覊絆呢,里卡多。不要讓我說更多遍。現在,絕不允許擅自行動。就算是為了蜜蜜。」

「讓我拋棄蜜蜜嗎,大小姐?」

張開大嘴,釋放出怒氣的里卡多讓避難所的空氣搖晃著。
認真體會沐浴在衝擊波的感覺,昴不禁向後仰。全身釋放出兇猛的肉食野獸的猙獰,里卡多盯著阿納斯塔西婭。
但是,穿過鏡子的目光,阿納斯塔西婭認真的接下了。

「你應該明白的,里卡多。情況無法預料。然後你是,我佩劍中重要的戰鬥力。不能讓你擅自離開。」

「真敢說呢。你在對誰說話,阿娜坊……」

「當然是你了。別忘記了,犬怪物。」

邊說著只有舊識才知道的名字,使一觸即發的空氣膨脹的兩人。肌膚感受到霹靂霹靂的感覺,昴認真的開始思考要幫哪邊。不,也沒在煩惱。

心情上想要幫里卡多,也明白阿納斯塔西婭的意見是正論。
再者,並非作為外人而是同伴的阿納斯塔西婭自己,選擇了優先將都市奪回而不是蜜蜜。
昴可以插嘴的地方什麼都沒有。這點程度的事,里卡多也應該明白。

「…………」

就這樣,互瞪的時間持續著。
如果是里卡多強行離開的場合,身為傷者的昴和非戰鬥人員的菲利斯是阻止不了他的。所以說能留下他的,只有越過魔法器的互瞪的阿納斯塔西婭――只有她。
但是,突然里卡多從鏡子的視線中扭開了頭。

「等等,里卡多!」

「――嘁,別急著下定論。」

看到里卡多舉動的阿納斯塔西婭發出聲音,面對束手無策的她的聲音,里卡多靜靜地回答。
他回過頭,看向避難所的出入口抽了抽鼻子。

「有什麼在接近。什麼啊,這是……血的味道?」

「血的味道……?」

在這麼多的傷患之中,似乎能夠分出新的血的味道。
露出警戒,里卡多拿著砍刀擺好姿勢盯著出入口。昴和菲利斯嚥了口口水,守望著里卡多的判斷。

「――滋」

沉重的腳步聲,朝著地下避難所的人影跑出來了。
一瞬間,避難所的傷者因為亂入者的氣息而屏住了氣,而打破沉默的不是他人,是昴。
在那裡站著的是,金髮、身材短小的認識的男人。

「加菲爾!?」

流著汗的,氣息混亂的加菲爾。
他聽到昴的叫聲注意到這邊。用搖搖晃晃的奇怪步法跑過來。然後,昴注意到了。
加菲爾搖搖晃晃的原因,在他的手腕中。

「……」

在眾人的沉默之中,加菲爾來到了昴面前。就那樣加菲爾跪下,向昴低下了頭。

「對不起,大將……!我是個廢物!無能……!」

這麼說的加菲爾發出悲痛的叫聲。
滿是血的他的手腕中抱著的是,瀕死的蜜蜜的身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687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0 篇留言

SOMA宅神OoG
雖然等很久但是值得!

08-03 13:43

空喵(散步用)
辛苦了 我要繼續瞪著螢幕等了

08-03 16:05

mushgood
勤勉!!!!!!!

08-03 19:54

俊杰
非常感谢!!!紧张感又回来了!

08-03 23:53

軼扉
感謝大大勤勉

08-04 22:46

劍雪姬
辛苦整理的大大跟翻譯的大家了 騷年我渴望re啊! 敲碗!

08-11 13:41

アスナ
感謝大大勤勉

08-12 11:25

時間支配者
我的天啊! 越來越緊張了! 拜託大大更新了 我們不懂日文的也急的命懸一線啊XD

08-12 23:34

我不是製杖
感謝大大的勤勉

08-14 21:07

Unreal虛幻飄渺
一起攻打什麼的真的好扯啊

03-25 23: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oey0121大家
今天發了畫的狗狗圖XD 好久沒發圖歡迎大家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