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七龍珠》【悟貝】—失衡(9~11段)

作者:水川│2017-08-01 19:24:51│贊助:0│人氣:242
耽美(BL)腦補有,OOC有,貝吉塔=達爾
以上皆能接受者請繼續閱讀



第九章.目的


  「友善!友善、拜託,你不能──」悟空在友善摔在地上前接住了他無力的身軀,恐慌與絕望交纏著浸沒他的神經,他緊緊地抱著少年,好像這樣就能阻止生命流逝:「你不能死、拜託,我還沒……貝吉塔還沒──不,求求你!」

  他伸手壓著對方腹部上的大洞,想抑制那源源不絕的血液,但溫熱的液體只是不斷地汩汩流出,強烈的血腥味搭上掌心黏稠濕潤的觸感讓悟空感到全身發麻,他要想個辦法、仙豆──不,他身上沒有仙豆,治癒水、對!剛剛戰略給他的那個──

  「卡卡、羅特……」沙啞掙扎的嗓音讓悟空紛亂的思緒停了下來,他睜大著眼睛凝視懷中虛弱蒼白的少年,全身的麻痺感已經慢慢沉澱成疼痛,友善用力地抽著氣,手緊緊地握住悟空的,像是溺水之人緊抓著救命的浮木:「貝吉塔、就拜託……你了……」

  「不、等等……友善!」他慌亂地大喊著,看著對方慢慢地闔上雙眼,全身的血液彷彿也隨之凍結了,他用力地攢緊少年纖長的指尖,然而不管十指交纏得有多密不可分,他還是沒能阻止那殘燭般的生命在一聲嘆息之後完全熄滅,少年失去意識的身子癱軟了下來,胸膛也不再起伏,隨後,便化作七彩的光點隨風逝去。

  ──不。

  他急促地抽著氣,看著自己沾染著血跡、空無一物的掌心,耳中迴盪著劇烈的心跳聲,數秒前還存在的微弱溫度已經不復存在,指尖緊握,抓著的也只有冰涼黏稠的血液。

  ──不!

  麻痺的神經溢洩出灼燙的痛楚,悟空一再地抽著氣,卻感覺氧氣完全沒有進入肺部似的呼吸困難,憤怒、不敢置信、悲傷,各種情緒在他的腦子裡炸了開來,火花順著他的血管點燃了每一根肌肉纖維,然後,過載的思緒混雜在氣之中噴湧而出,他嘶吼著,想讓滿漲的痛苦隨著聲音減輕一些,突然傳來的零碎笑聲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機械似地轉過頭,殺意倒在地上,滿身是傷,但仍然勾著嘴角一臉得意地盯著他瞧。

  「哈……蠢死了、竟然幫你擋……」他一面嗤笑一面說:「果然、友善這種東西……只會導致毀滅而已……愚蠢至極。」

  「你──」那不屑的嘲笑口吻讓憤怒的火舌吞噬了悟空的神智,洶湧而出的氣震裂了周遭的岩石,一瞬間,他的視野全被血一般的紅所佔據:「你這混蛋──!」

  在他揮出的拳頭能揍上殺意的臉之前,一枚氣功彈以刁鑽的角度襲來,悟空在最後一刻才勉強將它擊偏,飽脹著怒意的碧眸轉而望向攻擊來源,然而眼前的那兩個人影卻讓燃燒沸騰的腦海像是被潑了桶冰水一樣迅速冷卻。

  「暴力、冷漠……?」

  ──為什麼、他們會在這裡……?堅毅和熱情不是……

  絕望的結論逐漸成形,悟空用力地握了握拳,想甩開那股黏稠冰冷的不安感,也許是注意到他的焦慮,暴力微微一笑,審視般地瞇起了眼睛。

  「怎麼?以為我們不會出現?」他冷哼了聲:「天真啊,卡卡羅特,你根本不知道我們究竟有多強。」

  「熱情和堅毅……他們──」悟空嚥了嚥唾沫,鯁在喉間的那股鈍痛讓他發不出一絲聲音。

  「哈……」冷漠嘲諷地笑了,看著悟空的黑眸透出冰冷的光:「這有什麼好問的?你早就知道答案了不是嗎?」

  「不、他們才不會──你說謊!」悟空怒吼著,一拳揮了過去,卻被一旁的暴力雙手交叉著擋下,對方面對他憤恨的表情只是勾起嘴角,瞇眼緩緩地貼近悟空的臉,兩人糾纏的拳頭在彼此之間顫抖。

  「他們死了,卡卡羅特……」暴力輕柔地耳語道,聲音裡有著毫不掩飾的歡愉:「就死在我們手上,你知道那感覺有多好嗎?扯開皮肉的聲響、骨頭碎裂的聲音、血的甜香──」

  悟空沒能再繼續聽下去,過度的怒火讓他短暫性失聰了,他一把甩開暴力,將對方狠狠地砸在地上,接著抓住冷漠的臉摔到掙扎著試圖起身的暴力身上,順手扔了顆能量彈過去。

  ──死了。

  他大口喘著氣,腦子裡只剩下這個念頭不斷盤旋,熱情和堅毅死了,就和友善一樣,消失了,不存在了,他答應過特蘭克斯他會幫助貝吉塔的,而現在呢?他違背了自己的諾言,有三個人格死去、沒有了熱情與堅毅,貝吉塔還會是貝吉塔嗎?他再也看不見那個賽亞王子熾熱堅定的眼神,再也看不見他對戰鬥的熱愛,再也看不見他死撐著也要持續奮鬥的身姿,他再也不是他喜歡的那個貝吉塔了。

  「啊啊啊啊啊──」悟空咆哮著,力量不斷膨脹像是要撐破他的肌肉組織,氣暴風一般地旋繞在身邊,痛苦,生理與心理灼燒神經似的疼痛糾纏著,有什麼正要從他的體內抽離而出──

  「卡卡羅特!」

  有個人影竄到了悟空面前,對方深邃的瞳眸滿溢著擔憂,那關懷的情緒讓他瀕臨失控的力量懸牽一線地抑制住了,他握住悟空的手腕,傷痕遍佈的臉上寫滿關切,粗喘著氣拽了拽他的手像是在示意他收斂氣息。

  「夠了,卡卡羅特,這不是你該處理的事情……」驕傲深吸了口氣,緩下紛亂的吐息迫切地說:「你快走吧,去把貝吉塔叫醒。」

  「然後再讓其他人格也跟著死去嗎!」他厲聲質問道,語調裡的混亂與痛苦一覽無遺:「友善死了、因為我!我甚至沒辦法再──熱情和堅毅也是,沒有了他們、貝吉塔他、貝吉塔他──」他低聲哀鳴著,悲痛地摀住臉,想將自己從情感的漩渦中脫離出來:「我絕不──絕不會再讓貝吉塔失去更多了!」

  「別鬧了!你有你該做的事!」男人不耐地怒吼著,一把抹去滑落眼瞼的血痕。

  「我說我不會再讓貝吉塔失去更多了!」悟空回吼道,兩個人喘息怒瞪著彼此,幾秒後,驕傲別開視線,輕聲嘆了口氣。

  「……你總是、固執得無藥可救。」

  男人突然冷卻下來的語調讓悟空心底一驚,他抬起頭,正巧看見了對方眼中一閃而逝的凌厲光芒,還來不及做出反應一個人便從他身後緊緊扣住了他的關節。

  「戰略?為什麼、你們到底──」他焦慮地掙扎,然而戰略只是更加用力地箝制著,驕傲趁此湊上前,掌心輕輕地貼在悟空的心口上,瞭然讓悟空慌張地瞪大眼睛,他盡力想逃開對方的觸碰,卻無法移動一絲一毫:「不!你不能──住手!我可以幫忙、唔啊──」

  力量被迫抽離的疼痛讓他無法壓抑地痛呼出聲,他感覺到奔流在血液中的氣一點一點地被剝除,三階、二階、一階……很快的,他體內擁有的能量便不再足以變身超級賽亞人了。

  「你是賽亞戰士,卡卡羅特。」驕傲挺起身子,將取出的氣吸收到自己體內,面對重新飛回空中暴力等人神情相當平靜:「但你也是地球的救世主,孫悟空。這不是你該做的事。」

  耀眼的黑眸直直地與他對上視線,那毫無畏怯的目光平和得令人不安,驕傲點了點頭,背過身朝著敵人衝了過去。

  「驕傲──!」焦躁地想上前幫忙,然而戰略卻揪著他的衣領往相反的方向高速飛行:「放開我!他一個人沒辦法、他會死的……他會死的!」

  「那不是你的任務。」戰略在一面峭壁前停了下來,從不停掙扎的悟空的內襯裡拿出鑰匙,一把塞入石面上的小孔中:「而且現在的你也沒辦法幫忙。」

  血淋淋的現實讓悟空僵硬地停下動作,他緩慢地抬起視線看向身旁的戰略,哀傷與痛苦全部混雜在一塊,面對他這樣的神情青年無奈地嘆了口氣,他握了握悟空的肩膀,將他推進敞開的石門中,平靜的眼神參雜上無法言喻的苦悶。

  「抱歉,但這不是你的任務,你有你必須要做的事情,你不能被其他事情耽誤。」他柔聲說,放開了悟空的雙肩,將鑰匙重新放回他手中後退出石門外:「你是我們的希望,卡卡羅特……貝吉塔,就拜託你了。」

  門緩緩地關上,此時悟空也不再有心思試圖前去戰場上幫忙,在一片黑暗中他垂下目光,看著自己還在微微顫抖的指尖,自嘲地笑了,這雙手救過那麼多人、擁有多麼強大的力量,然而在這個世界裡卻是沒有人幫忙就沒有一丁點能量的無力存在。

  「救世主……希望……?」

  ──他明明連保護好貝吉塔的人格都做不到。

  他呻吟著按了按自己的眉心,不、現在不是他陷入絕望和自我懷疑的時候,他要振作,貝吉塔還是需要他幫忙的。
  悟空用力拍拍自己的臉頰,提振精神向山洞遠處的亮光走去,洞外刺眼的亮光讓他忍不住微微瞇起眼眸,但在下一瞬間便又訝異地睜大。

  「膠囊公司……?」

  沒錯,佇立在橙紅天空下的巨大建築物就是貝吉塔住了幾十年的膠囊公司,在一路上看過那麼多稀奇的景象後突然出現自己熟識的地方令悟空不免一陣驚訝,他走上前,推了推門把之後卻發現大門是鎖死的,困惑地搔了搔頭髮,他拿起智慧給的鑰匙想打開門,但鎖孔根本不吻合。

  「不會是要破門而入吧……」他瞄了眼四周:「還是破窗?」

  左右張望中他看見了一旁的門鈴,糾結再三,悟空嘗試性地伸手壓下按鈕,清亮的鈴聲頓時響徹整個膠囊公司,等了一陣子門卻完全沒有打開的跡象,悟空忍不住搖了搖頭,真是太笨了,怎麼可能會有人──

  喀嚓。

  門鎖解開的聲響讓他錯愕地瞪大雙眸,他不敢置信地看著門板緩緩滑開,然而,出現在門後的身影卻讓他原本便一片混亂的腦袋此時更是嚇得全然空白。

  ──站在那裡的人,有著和悟空一模一樣的臉孔。




第十章


  悟空半張著嘴,動也不動地凝視眼前的人,過載的驚訝讓他半個字也吐不出來,那人靦腆地笑著抓了抓後腦,微微側身讓出走道。

  「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想問也很訝異,不過先進來吧!」他一面說一面指了指樓上:「我們先到貝吉塔那裡去。」

  ──貝吉塔。

  這個名字像是咒語般地喚回了悟空的神智,他點點頭,隨著對方的腳步往膠囊公司二樓移動,眼望那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背影,悟空困惑地皺起雙眉,一連串的問題火車般地在腦海裡亂竄,他是誰?為什麼長得和自己完全一樣?他為什麼會在這裡?又為什麼知道貝吉塔在哪裡?

  「就是這裡。」走了幾分鍾後他打開了一道門,房間內並沒有額外的燈光,只有窗外耀眼的陽光透過玻璃灑落,順著光線看去,床上熟悉的身影令悟空驚喜地笑了。

  「貝吉塔!」他興奮地邁開步伐想上前叫醒似乎正在沉睡的王子,感應著那已經熟識幾十年的氣息臉頰笑得都疼了,這一路上的焦躁不安在這一瞬間全部得到緩解,他甚至產生了想緊緊把對方鎖進懷裡的衝動,也許還可以抱著他轉兩圈。

  然而在悟空能將腦子裡雜七雜八的想法付諸行動以前,另一個他卻伸手阻攔,看著對方擋在路上的手臂悟空皺起雙眉,以充滿敵意的戒備眼神瞪視那人,他苦笑著抬起雙手揮了揮,似乎想表達自己沒有惡意。

  「抱歉、在你叫醒他之前我還有事情要先告訴你才行,拜託你先等等吧,只要一下下就好了。」

  說著,他便順勢坐在床前的地板上,示意悟空跟著一起坐下,地球的救世主狐疑地看了看床上昏睡的貝吉塔再看了看眼前人,思考幾秒後順著他的意坐了下來,確實,他是有些事情該弄清楚的。

  「謝謝。」他揚起燦爛的笑容,鬆了口氣似地揉捏了下頸項。

  「你要告訴我什麼?」悟空直切要點地問道,早點將一切弄清楚他就可以快點和貝吉塔見面了。

  「首先,關於我是誰這點……」他頓了頓,直直地迎向悟空的視線:「我本來是你的一部分……是你的人格碎片。」

  「我的人格──」他恍然大悟地瞪大雙眸:「波特拉耳環……」

  「是的……因為耳環融合不成功的分裂讓我從你的體內分離出來,留在了貝吉塔的身體裡。」他點了點頭,指尖撥弄著自己的道服:「因為我本來並不屬於這個心靈,所以智慧要我到這裡來待著,不能隨便出去影響到其他人格。」

  「你是──」悟空嚥了口唾沫,手不自覺地撫上心口:「所以、我體內也有貝吉塔的人格嗎?」

  「是啊、不過我想他應該是陷入昏睡狀態的。」

  「昏睡……?」

  「其實陷入昏睡狀態才是正常的,畢竟你的心靈裡不可能容納兩個一樣的人格……為了維持平衡,不屬於你的那一部分本來就應該沉眠……」他苦笑了起來,視線有幾分哀傷地瞥向床上的人:「我不應該醒著的、但是當初我出現在這裡時貝吉塔的心靈缺乏了我這樣的人格,所以並沒有引起排斥,我就這樣在這裡生活了好幾十年。」

  悟空看著對方充滿傷感又帶著一絲憐愛的目光有些不安,他為什麼要用那樣的眼神看貝吉塔?
  「你一直待在這裡、那為什麼貝吉塔會突然……」

  「因為貝吉塔心靈裡的那個人格要甦醒了,現在才開始產生排斥……可是因為我已經在這裡待太久了,這個心靈開始接受了我的存在,在需要我消失但又接受我的情況下心靈運作產生衝突,所以貝吉塔才會昏迷不醒。」他垂下視線,發出零碎的無奈笑聲:「都是我害他……」

  悟空咬了咬下唇,另一個他尾音中的自責含有滿滿的疼惜,而不知為何他對此感到相當不滿:「你、你為什麼……?」

  「我一直看著他,在這裡的時候,我一直看著貝吉塔……」他柔聲道,抬手握住貝吉塔垂放在床邊的指尖,悟空忍不住握緊了拳頭,視線死死地瞪著兩人相碰的手,幾乎要按耐不住衝上去把他拍開。「所以……拜託你好好照顧他好嗎?」

  「當然了!」他有些惱火地回應,這一副交託愛人的架勢讓他相當不悅,貝吉塔又不是他的!

  雖然也不是悟空的……還不是。

  「哈哈……」也許是察覺了悟空內心的想法,他有些羞赧地抓著後腦杓笑了:「抱歉啦、我只是想確認一下而已,我知道你一定會照顧他的,你都跑到這裡來了不是嗎?」

  「啊、嗯……」悟空微微頷首,在他帶著善意的語調中稍微放鬆了些:「那我們該怎麼辦呢?你說貝吉塔的心靈在排斥你……」

  「啊、這個嘛,我得回到你的身體裡才行,要是我繼續待在這裡的話貝吉塔不會醒的……」他又看了床上昏睡著的王子一眼,才不捨地別開視線,對悟空微笑著伸出手:「然後,你們得去把失控的那些人格壓制住,讓心靈穩定下來……而我會去找他的人格、陪著他一起──」

  話還沒說完,他的指尖便碰到了悟空的心口,一股暖流從那一點擴散開來,像是被溫泉沖刷似地沁透四肢,面前那張與他並無二致的臉孔漸漸淡去,一點一點化為小小的光暈飛入悟空的胸膛,消失無蹤。
  悟空輕輕地揉了揉胸口,腦海中略過一幕幕不屬於他的回憶,他茫然地眨了眨眼,想緊抓住那些一閃而逝的畫面,卻一點蹤跡都沒有留下,徒留帶著柔和情意的溫暖,垂下視線看向平靜地沉睡著的貝吉塔,那輕柔的溫度似乎變得灼熱起來,悟空嚥了口唾沫,沉澱下起伏的情緒,伸手想叫醒對方,然而在指尖能碰到對方之前,賽亞王子輕闔的眼瞼突然微微動了動,緩慢地睜了開來。深邃耀眼的黑眸顯露出一瞬間的迷茫,隨後又快速地聚焦在悟空地臉上,被那雙再熟悉不過的眼眸凝視,悟空忍不住揚起喜悅的笑容,緊緊地抱住對方。

  「歡迎回來、貝吉塔。」

  還未完全清醒的賽亞王子發出困惑的咕噥聲,悟空收攏雙臂,感受著對方的體溫放心地嘆了口氣,他找到貝吉塔了、把他叫醒了,那麼一切都會沒事的。
  感覺到懷裡的人開始掙扎,悟空在惹惱貝吉塔前鬆開了手,面對賽亞王子不解的神情他燦爛地笑著,雙手輕輕地捏了捏對方的肩膀。

  「歡迎回來。」他又說了一次,黑眸熱切地直視著小個子男人,將自己內心的喜悅與釋然全部注入眼神之中,亮閃閃地盯著貝吉塔,王子面對這樣熱情的目光顯然相當不習慣,蹙眉別開了視線,往後挪動拉開兩人距離。

  「這是怎麼回事、卡卡羅特?」他略帶不悅地問道,雙眸環視了房間一圈:「為什麼你會在我的臥室裡?」

  「啊、這個……」悟空頓了頓,收斂起唇邊燦爛的微笑,表情跟著嚴肅起來:「這裡是你的心靈世界,我們不是在你的房間裡……」

  貝吉塔眨了眨眼,滿臉困惑不解的茫然神情看著他:「哈?」

  悟空困擾地抓了抓後腦,決定從對方昏迷不醒之後的事情開始講起,界王神的聯繫、進入心靈世界、遇上友善他們……他盡可能地將一路上發生的事情和獲得的資訊告訴貝吉塔,途中有幾次說著說著就迷失了重點,每當他開始敘述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時王子便會輕咳幾聲,皺著眉示意他快點回到正題,幾分鐘後總算把他記得的事情交代清楚了。

  聽完悟空的話,貝吉塔神色嚴肅地微微側頭,午夜般漆黑的眼眸垂了下去,肩膀的肌肉也緊繃著,數秒後,他像是下了什麼決定似地望向面前擁有狂野髮型的賽亞人。

  「也就是說必須要鎮壓住你說的那些人格,才能讓我的心靈回歸平……」他吁了口氣,從床上站起身子,右手壓著左肩轉了轉伸展筋骨,挑著眉對悟空撇了下嘴唇:「知道了,卡卡羅特,我會自己處理的,你先離開吧。」

  「什麼?」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在對方說的話確實被大腦消化以後那股震驚變成了惱怒:「不!別開玩笑了!我才不會──我怎麼可能讓你一個人去和他們戰鬥!他們……他們──」

  「他們很邪惡、很嗜血,而且不擇手段。」賽亞人的王子淡漠地接下他未完的語句,轉過頭去無所謂似地聳了聳肩:「我非常清楚,卡卡羅特,那些人格是一部份的我,你不會忘了這點吧?」

  「那不一樣!」高大的賽亞戰士焦急地喊著,伸手拉過對方的肩膀想強迫他面對自己,卻被一巴掌拍開,他頓了頓,仍堅持地緊擄住男人的手腕,迫切的語氣有那麼一絲哀求的味道:「那不一樣、貝吉塔!就算是以前的你、你也還是有身為賽亞人的榮耀,有身為戰士的意志,我知道的!就算在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你也不是那個樣子的、絕對不是──」

  「別說的你比我還要了解我自己一樣!」貝吉塔的語調也跟著抬高了,黑眸閃爍著熾熱的光:「你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樣面對他們,你總是心軟、相信他們會悔改,你根本不敢殺了他們!」

  「殺──」悟空語塞了好幾秒,才嚥下喉間那股異樣的疼痛:「貝吉塔、他們是你的人格之一,要是沒了他們──」

  「我知道。」他平淡地回應,眼底火焰般的亮光淡去了不少:「但那不重要。」

  「不重要?不重要?!」箝制住對方手腕的手指更加用力地收緊了,悟空強硬地拉著貝吉塔貼近自己,另一手扳過他的臉頰迫使他與自己面對面,一向溫和包容的視線此時全被糾纏著哀傷的憤怒佔據:「貝吉塔,他們擁有你的過去、要是你失去了那些──」

  「我就不再是我,那又怎麼樣呢?你想清楚、卡卡羅特!」貝吉塔粗暴地拉開他的手,反過來緊揪著悟空的前襟:「要是我的手下留情讓我失敗了,他們就會佔據這副身體!到時候貝吉塔不但不存在,還會誕生出一個嗜血的怪物!要是你也跟著困在這裡,地球就毀了!你難道想要這樣的事情發生嗎?說啊!」

  「當然不!」他少見地大吼著:「但我要你安安全全的和我一起回去!」

  貝吉塔頓時僵住了動作,神情也顯得茫然起來,悟空捧住王子的雙頰,帶著絕望地與對方光潔的額頭相互緊貼,語調變得嘶啞而零碎:「我要和我知道的那個賽亞人王子一起回去……我已經、已經失去了一部份的你,不能再繼續下去了、不能再失去了,就算我自己一個沒辦法、我和你一起的話一定可以的、我們一定──」

  他環抱住比自己矮小許多的男人,無視貝吉塔的掙扎,雙手緊緊地扣在他的腰上,好像這樣就能將對方完全地護在自己懷裡:「我們一起的話就是無敵的,那麼多敵人都被我們打敗了,所以這次一定也可以的,我們會一起回去,我們要一起回去。」

  他們就這樣僵持了好一陣子,直到那高傲的王子殿下放棄似地嘆了口氣,緊繃的身軀也跟著緩緩放鬆,原先放在悟空胸口上推搡著雙手環住了他的頸項,撫慰似地揉了揉他的髮絲。

  「你真是、固執的無藥可救。」

  耳畔響起的輕柔低語讓悟空心裡一緊,他睜大眼睛打算拉開兩人距離的瞬間,後頸處突如其來的疼痛卻帶走了他全身的力氣,而在一聲似有若無的嘆息聲中

  ──黑暗就這麼吞噬了悟空的意識。




第十一章


  悟空從一片混沌中醒來時近乎慌亂地撐起身子,椅子倒地的聲響在寂靜的房間中蕩漾出回音,他粗喘著氣,瞪著黑亮的圓眼睛四處張望,特蘭克斯等人正圍繞在一旁一臉訝異地望著他,意識到自己已經離開了貝吉塔的心靈讓悟空挫敗地發出一聲低吼,雙手心煩意亂地緊握成拳,指尖微微抽動著想要狠狠擊碎任何東西來平息自己的焦躁:「可惡、可惡──!」

  「悟空先生?爸爸他──」

  「我沒時間解釋。」他倉促地打斷了特蘭克斯充滿擔憂的提問,望見對方更加凝重的神色才勉強再說了幾句:「他目前沒事,我找到他了,但我得再回去一趟。」
  說著,悟空俐落地撿回椅子再次坐下,手緊緊地握著貝吉塔癱軟的手指,抬頭對天花板大喊:「界王神大人!我得再一次進到貝吉塔的心靈裡,請你幫個忙!」

  「悟空……」也許是查覺到悟空急迫的態度下勢必有什麼麻煩發生了,界王神語帶遲疑地回應:「我知道你很想幫他,但你得注意自己的安全,要是──」

  「沒有要是!」他強硬地道,語調中不容質疑的堅定讓對方瞬間收止了未完的語句:「我會幫他,我會把他帶回來,不管發生什麼事。」

  空中傳來一聲無奈地嘆息,隨後又響起一陣零碎的苦笑聲:「我知道了,不愧是孫悟空啊……我會幫你的。」

  高大的賽亞人點了點頭,厚實的掌心貼上王子光潔的額頭,閉上雙眼後便再一次地落入黑暗的懷抱中,當他睜開眼睛時已經回到了那扇坐落在一片漆黑中的大門前方,這次悟空沒有任何遲疑地跑了進去,急促的腳步讓他差點撞上蜷縮在門板後方的小身影,悟空在最後關頭才煞停腳步,在認出對方的瞬間錯愕地瞪大雙眼。

  「痛楚?」

  聽見他的呼喚,那個小小的孩子才抬起頭來,原本就帶著傷痕的小臉沾染上大片大片的血跡,幾道凌亂的淚痕洗去了暗紅,顯露出那之下白皙的膚色,漆黑的雙眸滿溢著哀傷,那樣惹人憐愛的神情讓悟空的心一陣抽痛,他緩緩地跪在男孩身邊,盡可能溫柔地撫摸著對方的背。

  「你、還好嗎?」儘管知道痛楚很可能不明白自己在說什麼,但他仍然希望用自己的語氣和動作撫慰眼前的男孩,也不知道是痛楚真的讀懂了他的眼神還是怎麼的,男孩眨了眨眼後微微點頭,握著悟空的手站了起來。
  「我要到貝吉塔身邊去,你能帶我過去嗎?」他摸著痛楚的頭,順手抹去他眼角的淚滴,男孩晶亮的黑色眼眸直直地盯著悟空,像是想從他的雙眼中搜索什麼,然後,轉身拉著男人往黑暗中奔去。

  突然的動作讓悟空踉蹌了幾步才站穩身子,配合對方的腳步在一片漆黑中前進,場景如同第一次進入這裡時那樣融解轉換,然而走廊上的門板卻不若當時那樣繽紛燦爛,大半都變成了黯淡的灰白,悟空咬了咬牙,甩開心底湧上的不安,專注在面前的道路上,不去設想這可能代表的含意。

  很快的,兩人便跑到了長廊的盡頭,這一次,在門板之後顯現的不再是最初那個和平安祥的廣闊草原,地上不但出現一個又一個大坑,原本翠綠的草皮也呈現被燃燒過似的焦黑,悟空愣了兩秒才被遠方傳來的爆炸聲響轉移注意力,他立刻望向聲源處,瀰漫的灰煙讓他緊繃起神經,口中不自覺地吐出賽亞王子的名字:「貝吉塔……」

  他立刻想往那個方向跑去,然而才跨開腳步便被一旁的痛楚擋住了去路,悟空不解地看著眼前的男孩,邁開步伐想繞開對方,卻又一次地被阻礙,悟空嚥下陡然升起的憤怒,盡可能平和地說:「痛楚,別鬧了、我要快點去找貝吉塔!他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然而小男孩只是固執地搖了搖頭,抓著悟空的手想往反方向前進,男人握著掌心中小小的手動也不動,視線再次飄向戰場的方向,那裡的煙霧越來越多了、爆炸聲也是接連不斷的……他得快點過去才行。

  「拜託、痛楚,我、我必須要──」悟空嚥了口唾沫,焦慮地試圖從腦中搜索出合適的詞彙說服對方讓自己前進,沒被握住的那隻手直直地指向戰鬥發生的地方:「我要去找他!貝吉塔!你知道他的,他現在正在戰鬥,我要去幫他,我得要──」

  但痛楚卻只是又一次地猛力搖頭,拽著悟空的手固執地想往另一個方向走,這次高大的賽亞人再也沒有耐心了,他用力地抽回手,自顧自地朝煙霧瀰漫之處走去,身後的男孩突然發出一聲帶著哀傷的尖叫,原本空曠的道路上憑空出現了一堵半透明的漆黑牆面,悟空不敢置信的視線在痛楚與黑牆之間來回掃動,因為震驚而停擺的大腦費了好幾秒才意識到現在發生了什麼。

  那條前往貝吉塔身邊的道路被擋住了。

  ──他沒辦法到貝吉塔身邊。

  「不──!」悟空大吼著,狠狠地捶了幾下牆壁之後才轉而走向痛楚,一雙手緊緊地箝制住男孩的肩膀,幾乎是費盡全身的力氣才壓下搖晃對方的衝動:「痛楚、讓我過去!那是你弄的對吧?把它撤掉!讓我過去!貝吉塔他──」

  當悟空再次轉過頭去時,他的聲帶瞬間僵硬得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在牆面的另一邊,有一個身影踉踉蹌蹌地靠近,倒在黑牆前方,那人抬起頭,金色的雙眸在滿是血汙的臉上明亮得不可思議,他顫抖著伸出手,輕輕地貼在黑色的牆面上,嘴唇開開合合地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慾望……」悟空虛弱地說出對方的名字,一步步走到牆邊跪了下來,掌心緩緩地貼在對方小上自己一號的手上,在兩人的手重合的瞬間,慾望綻開了燦爛的笑容,耀眼的金眸微微瞇起,就像是捨不得似的,他的視線從頭到尾都沒有離開悟空,直到那雙眼睛不再璀璨,直到他化為光點消失。
  悟空跪在原地,吐息的頻率越來越急促,漩渦般的哀傷簡直要將他吞噬殆盡了,這是他第二次親眼看著貝吉塔的人格消失,他又一次的無能為力,手緊緊地抓住胸口,肌膚上的疼也比不上滿漲著心弦的深切悲痛,就好像各種情緒混雜在一塊鑄成了一把匕首,狠狠地刺進了他的胸膛。悟空轉過頭,看著痛楚充滿哀傷的眼眸幾乎要忍不住啜泣起來。

  「拜託……讓我、讓我過去吧……」他嗆咳著,喉間與眼角同時感到一陣灼熱,滿溢的哀求讓他的聲音變得零碎而沙啞:「讓我……讓我去救他、救貝吉塔……我不能、我不能──」

  ──不能再失去了,不想再失去了,他已經失去太多。

  男孩靠了過來,眼底的難受化作淚滴一點一點地滑落,他伸手摸了摸悟空的臉頰,雙脣發顫著開了口:「力量……幫忙……貝吉塔……力量、那裡。」

  突然迸出的、帶著強烈口音的地球語言讓悟空微微一愣,男孩一面哭一面指著兩人身後的方向,睜著大大的黑色眼珠像是在傳達給他什麼訊息,力量、幫忙?他到底在──喔、天啊。

  悟空恍然醒悟,是了,以他在貝吉塔心靈世界的能力來說幾乎幫不上什麼忙,所以他一定需要能夠幫助貝吉塔的力量,而痛楚是想要帶他去能夠獲得力量的地方……

  「那裡、力量。」像是在肯定悟空的推測,痛楚再次強調了一遍,手指堅決地指向某個定點。

  悟空嚥下上湧的哽咽,瞄了眼仍然塵煙不斷的地方下定了決心,起身對痛楚微微點頭,道歉性地摸了摸對方沖天的髮絲,意識到悟空的配合,男孩緩下淚水,抽了抽鼻子快步跑了起來,兩人在半毀的樹林間穿梭著,在一面佇立在一塊空地上的巨大石板面前停下腳步,那爬滿藤蔓的斑駁石面上刻滿了複雜的花紋,痛楚推著悟空站在前方的小台階上,摸著上頭的雕紋低聲念誦,幾秒後,石板突然劇烈地晃動了起來,從中一分為二,像門扉一般緩緩地打開了,明明是獨立在平原之中的,石板後方應該什麼也沒有才是,但眼前的景象卻像是憑空出現了另一個空間,漆黑在分半的石面之間延展開來,什麼也看不清。

  「裡面。」痛楚低聲說著,輕輕地推搡悟空的腰,要他朝那一片黑暗走去。

  心底的不確定僅只出現了一瞬間,想要幫助貝吉塔的那份渴望便佔據了他的腦海,悟空輕聲對痛楚道了謝,毫不遲疑地走入無盡的黑色之中,就算聽到了石板合上的聲音他也沒感覺到一絲一毫的驚慌,他知道痛楚不會害他的,而且這裡有能夠幫助貝吉塔的力量,他不可能在這裡退卻。

  就在悟空遲疑著該往哪個方向前進時,原本寂靜無聲的空間中突然傳來了細小的柔和嗓音,要不是因為賽亞人優於常人的聽力,他根本不會注意到。悟空皺了皺眉,瞇起眼睛專心地聆聽那道似乎有點孰悉的聲音,一步一步朝聲源處前進,他有種直覺,不論那個聲音的擁有者是誰,他都是在幫助自己找到方向的,而悟空的直覺一向準確。

  走了一段時間後,那嗓音總算是越加清晰了起來,他總算分辨出那是一道女聲,而且──

  「到這裡來,孫君。」

  悟空猛地停下腳步,雙眼瞪得像是即將要掉出來一般,震驚似乎帶走了他的說話能力,眼前的藍髮女人正溫和地對他微笑,喔、天啊,那是他已經十幾年沒有看過的笑容──

  「布、布瑪?」
  他窒息般地擠出這麼一個名字,那是如此孰悉,卻又如此陌生的音節。





  YA快完結了XD,估計暑假期間內一定會完結吧,只剩下幾章而已,比預想中的進度順利~大概是每段的字數少的關係?目前寫了四萬多字,雖然章節貌似很多但其實很短呢這篇。
  以上,仍然是沒有重點的作者廢話XD,歡迎留言指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664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悟空|七龍珠|達爾|貝吉塔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zukaw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LOL》【瑟雷西×克黎... 後一篇:《LOL》【逆命×伊芙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gh596482楓谷
感謝這一次的日蝕慶典活動,讓我成長了不少。希望以後可以多出這種活動~歡迎大家來我小屋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