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鹿林

作者:XU.│2017-08-01 10:42:18│贊助:6│人氣:119
1.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難道從過去以來,我所見到的都是虛假的嗎?       

        那天,厚厚的颱風雲,在午後強風狂拂的頂樓,我痛苦地向我眼前的好友喊去,那個好多年的朋友,正用發光的食指尖對著我,像是要被活生生射穿一樣的濃密殺氣。



2.
        星期三。

        我和往常一樣,坐在教室的倒數第三排的窗戶旁,分神望著明亮的窗外。

        隔著基隆路高架橋,對面是另一間學校的校舍,之字形連續的屋頂和橋上的車流看得讓人昏昏欲睡,絕佳的催眠效果和冰涼的冷氣,等一下中堂不得不去買杯咖啡了,對,至少必須撐到午餐才對得起自己。

        試圖保持清醒的狀態,再四十分鐘就中堂休息了,眼皮重得像是鉛塊一樣,早上八點實在不適合上課,尤其是建築史,昨天的資訊還沒有歸檔完畢,亂成一團,腦袋簡直無法裝下任何東西,書上的文字像是在跳舞,偏偏就是無法對焦。

        現在正逢七月,連續一個禮拜的高溫讓人熱的簡直想要跳進大海,有個颱風正要對臺灣迎面撲來,也許會變西北颱吧,但是意象僅顯現在電視螢幕上,外面的天空像是在嘲笑人一樣的萬里無雲。

        這種感覺,好像是......隔著玻璃看世界。聲音和光線都溫暖的朦朧起來了,時間好慢,教授背後螢幕上的科爾多瓦大清真寺的多柱廳,像是筷子插進水流裡一樣彎曲變形,變成扭曲的蟲子,陰暗和灰明毫無道理的攪在一起,真是奇怪啊,睫毛開始溫柔的遮掩住視線,警覺心,好像忘在哪裡的樣子。

      『不能再到處漫移了!』我開始用力告訴自己,用力把四周的空氣吸進肺裡,空氣通過鼻腔直衝腦門,鑽進精神深處,好清涼,感覺稍微回過神來一點了。就在剛才,十分驚險地,差一點墜地的機頭又被奮力拉回來。

        四周大家精神似乎都還不錯,旁邊的宜陽正在飛快的敲著筆電鍵盤,佳惠的馬尾富有朝氣地在眼前晃來晃去,烏黑的黑色線條讓人不禁想伸手抓住,然後細細梳揉一番。

        但是最棒的應該是短髮,尤其是剛好介於肩膀和耳朵的微妙長度,側臉像是叢膩的竹枝中透出的月輪,黑色的輕鬆感,自然輕快的感覺,轉投望向左邊的檎勻,垂落在白皙的專注側臉,正是這樣。

        現在前方,林建昕教授正在自我沈醉在住滿諸神的希臘世界裡,他正在仔細的把大理石塊堆上石柱,小心地對齊,他的眼裡只有完美的比例關係,今天多半是科林斯柱式,美麗的線條縱列,眼前的學生像是在列隊等待刻上鑿線的圓柱體石塊,整齊的種在眼前,美妙的間隔和安靜的摩紙聲,也許微風正在吹拂手中緊握的設計圖,雄心壯志的澎湃感,那樣真的很好,看著教授,讓我眼前的隔音玻璃再度出現。
       
        人們都各自活在自己的現實裡啊,不論是學生、教授、或是外面忙碌穿梭的人們,我漸漸有這種念頭在腦裡盤旋起來,精神裡的雲霧又飄了回來,現在好像有人在頸後,多事溫柔地抵上枕頭,只差讓我好好地拋開矜持。

        一個不小心,我也是之後才知道的,睡......著了。




3.
      『咚!』感覺腦袋被什麼東西敲了一下,有點......不,好痛,是檎勻,我的後腦勺被她用手上闔上的書本敲了一下。

       「劃昇,你剛剛睡的跟豬一樣,要吃午餐了,一起走了!」

       「喔...喔!」我把桌上的電腦和講義一股腦地塞進背包,甩上拉鍊,匆匆走出教室。

        今天的檎勻感覺有點反常,平常應該是不會這麼的粗魯才對,是心情不好嗎?還是身體狀況不好?想著想著,眾多想法漸漸被丟在腦後,反正也不怎麼重要,當時我是這麼想的,然後和三人一起走去學校餐廳。

        我們四人兩男兩女兩兩並肩走著。但事實上並非有任何特別關係,只是朋友——很好的朋友。現在我的旁邊是宜陽,剛剛正在聽他講他昨晚為了作業在宿舍戰鬥到多麼的晚,還有宿舍四周的蟬聲是多麼的清楚、多麽的慄人,最後還是不小心睡著的故事。

       難怪剛才上顆那麼專心的在打什麼東西,八成是在趕作業吧。

        漫步穿過第四教學大樓的中庭,與幾個在練舞的社團擦肩而過。現在大樓間的風有點大,颱風再過幾個小時就要登陸了,空氣中飄散著各式的氣味,有學餐料理的香氣、汗水的蒸發味、香水古龍水,還有,一種下雨前、烏雲密佈時的特殊潮濕味,刺激著鼻腔。

        最重要的,還有頭髮——完美的短髮。一個個隨著動作和氣流在空中飛舞起來,今天十分幸運,中庭中的學姐學妹都是短髮造型的,這讓我十分詫異,難道這是最近的流行嗎?不過如過是這樣也不賴,不如說是太好了,絕佳的比例應該要出現在對的地方,那就是短髮的定義。

     「欸,宜陽,我覺得我今天眼睛好健康啊。」

     「蛤?你在......講......什麼?」

       前面走著的佳惠這時頭也不轉地向後比了比自己的頭髮,「短髮。是短髮,宜陽劃昇這傢伙最喜歡短髮了。」一邊把手切齊在耳下比一比。

        真是......令人驚訝,是距離造成的視覺差異嗎?在我看來,眼前的,不正是能在我心排上前十名的短髮嗎。只是旁邊的檎勻是及背的長黑髮,雖然我也覺得很好看,但是,總是感覺少了一點什麼,有一種比例不協調的缺憾感在心中蔓延開來,今天是由滿滿的短髮對比了眼前的黑長直。不像是平常。平常是眾多雜亂的髮型襯托著我最喜歡的,檎勻的短髮......

       
        等一下!「平常」?

        平常我們學校的女生有那麼多人是短髮的造型嗎?不…...不對。那個跳舞的女生好像有點眼熟,還有那個整在喝水的,我記得應該不是短髮,應該是......可惡,突然想不起來,感覺好像有人硬是掐住我的思考。記得沒錯的話,四周應該是我認識的學校才對,直走右轉是學生餐廳、然後操場、社團大樓......,應該,沒有問題才對啊?

        但是有點怪,還有佳惠檎勻,平常是這個樣子的嗎,不對吧?我記得昨天,不對,今天早上我還有看到,等一下,看到什麼......?不會吧,我竟然會忘記?奇怪,太奇怪了吧......


        然後我轉頭看向右邊的宜陽,他三分頭突然長滿了飄逸的秀髮,剛剛好長到耳下完美比例的地方,剛剛、十秒前......宜陽應該是平頭才對吧......

      「劃昇,有事嗎?」宜陽用左手撥了撥頭髮,嫵媚的梳到耳後,那個動作看起來真的好噁心。

      「不…不不…...不,我剛剛想起來,筆電的充電器放在教室了,我...我要回去拿,你們今天先去吧,不用等......等...等我了!」然後,我拔腿似的跑離人群。

      「嗯?奇怪,教室是在那個方向嗎?」宜陽向兩人問去,「劃昇到底要去做什麼呢?」

        現在想起,是我當時沒注意到的、也不可能看到的,檎勻看著我跑離的背影瞇起了雙眼,嘴裡好像正在說什麼,像是一句話或是咒語,然後嘴角愉快神秘地笑一下。

      「你們先去吧,我去把那個笨蛋帶回來。」檎勻一邊漫步走開,一邊像被晾在後方的兩人頭也不回地揮揮手,左手俐落帥氣的插在口袋裡。





4.
      「哈—哈—哈—哈—」我一邊大口的喘氣,一邊飛奔上頂樓,腳的肌肉和關節吱吱作響,好像再快一點就會冒煙一樣,在逃生梯間,我緊咬著牆壁上的樓層標誌,『再高一點!不夠!再高一點!』,我需要爬得更高,我需要躲開那群人,好像本能甦醒一樣,我像是撲火的蚊蟲像頂樓飛奔。

        用力踹開頂樓的門,我搖搖晃晃地向頂樓邊緣的圍欄步去,大腿剛剛突然過度使用,現在腫脹的肌肉充斥著血液,像是硬邦邦的樹幹。「碰!」的一聲,背部用力靠在圍欄下硬邦邦的矮牆上,終於,我應該安全了吧?一邊大口地吸著空氣,我用手抹去滿額的汗水,樓頂正吹著颱風前夕的利風,樹葉在天空中暴亂飛舞,烏雲密佈,卻感受不到一絲清涼。

       然後我漸漸冷靜下來,紊亂的思緒收束著,視線漸漸恢復清晰,把擦拭完的眼鏡帶回鼻樑上。靠著牆壁,我望著恐怖翻滾的灰色天空,思考了起來——『剛剛我為什麼要逃呢?』,自己在心中問向自己。剛剛我們四人要去吃午餐,然後......然後宜陽!對,不只宜陽還有所有人,所有人都不對勁!

        突然,一個形象浮現在我的腦海。是檎勻,今天早上檎勻的側臉,對,我怎麼都沒有想到,那個側臉——是「短髮」

      「時間也夠久了,差不多也該找出漏洞點了吧。」視線外,突然傳出耳熟的聲音,但是聽起來卻竟然那麼冰冷陌生。

      「這個聲音......是......檎勻嗎?怎麼了,吃完午餐了嗎?」我向側邊轉頭,那裏是熟悉的女性好友檎勻站在那裡,臉上平時溫和穩靜的容顏不見了,取代的是現在有點俯視自傲的微笑。

      「午餐嗎?哼!老實說我為什麼要用這種古老落後的方式進食呢,還不是因為你們這群幼苗。」令人不敢置信的奇怪話語。

        只見檎勻緩緩舉起右手,然後在那個指尖,疑團白金色的光團漸漸集中,然後緩緩收束在食指尖一點,「反正既然都產生疑問了,那就乖乖被消失吧。放心吧,沒有人會難過的,因為沒有人會記得有過你這個人,畢竟——」檎勻臉一沈,像是封印所有感情一般,冰冷地說出口

「『你』根本從未實際存在,再見了,意識體3457821。」

       然後,眼前的金白色光芒開始膨脹起來。






5.

      「等一下!」我用盡全身的力量大吼,在那個光芒前,我全身好像被石化一般動彈不得,用盡最後一絲力量,我向檎勻叫去,「現在到底是怎樣!為什麼我要消失?意識體是什麼?」

       頂樓的狂風越來越大,開始夾雜著毛毛的雨水,我依然除了嘴和眼睛外都動彈不得,雨水漸漸浸濕了外面的襯衫,然後四周因為烏雲越來越暗、越來越慄人,遠方不時穿出不知名的巨大聲響。

      「嘖,都要消失了還這麼多問題。不過算了,反正法律有保障你們這些意識體知曉的權利,但是除此之外,生存權是沒有的,」手指尖的光芒稍微收回一點了,「就照著程序跑吧,不然上面又要找我去說教了。有什麼問題你就問吧。3457821號——劃昇。」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真是標準到不行的問題啊。沒關係,就讓我娓娓道來吧,首先,這個世界,是假的,不如說,是拼湊出來的。」一個字一個字從嘴裡吐出,令人無可抵抗地想要去相信。

      「什麼!?你在說......什麼?」

      「難道都不覺得奇怪嗎,為什麼人類總是可以找到你們稱為『原理』的法則,為何萬物都要遵循著『原理』前進,所謂的自然不就是充滿變化又毫無規則嗎?那為什麼會又會有眾多規則可以遵循呢?」

        指尖的光芒依然持續指著我的心臟,「知道了嗎?你們所有人,除了我和少部分管理員,其他的人,都只是存在於虛空中的意識罷了,這裡是假的,這裡的土地、這裡的天空、這裡的水泥牆,」檎勻用力朝著旁邊的水泥牆踹去,突然間,水泥牆的位置像是佈上雜訊一樣半透明的閃爍著,然後搖晃扭曲後,那裡的牆壁就消失了,長長的牆壁瞬間空出了一個凹型的缺口,「都只是我們這邊創造出來的。」

      「但是為什麼,照你這樣說,除了我以外,其他人應該都要被消去才對啊!為什麼—」

     「對於發現打開籠子的方法的寵物,難道不需要給予管制嗎?」眼神冷冷地說。向著天空,用另外一隻手指去,「真的要怪的話,就怪那個颱風吧。」

       一瞬間兩人都對著天空中看去。

      「那個東西,在你們看來是颱風,但是,那是『鹿門子』的集合體,也就是我們用來組成這個世界的最基礎單位。」端正的五官盯著我的全身,「那些基礎單位在海上集合後形成劇烈的對流狀物體,然後向臺灣撲來,」看著我的雙眼,「然後像你這種對某種事物有特殊執著的人,就會因而照著自己的嚮往,用這些自由未定型的『鹿門子』更動週遭的世界。」

      「所以宜陽還有佳惠,才會......」

      「對。」檎勻雙眼突然瞇起,迷人的黑色眼珠直直地散發出銳利,「你這個短髮控。」





6.

        我無力的垂下眼神,剛剛奮力掙扎的力氣此時好像假的一樣。

        突然想起下個禮拜的報告,奇怪,都要被消去了,我還在想這個幹嘛呢?之後便無力的哭笑起來。

      「雖然不知道你在笑什麼,不過,就到此為止吧,十九年來辛苦了,請回歸基礎吧。」一邊說著,然後眼前的白金色逐漸擴大,漫溢進視野。

        我可以感受到全身的毛細孔充斥的溫暖的氣息,然後是微血管、接著是靜脈,然後每個細胞之間、每個胞器之間,然後在人類尚未發現的細小單位之間,漸漸地,金白色的光芒把每個單位區分開來,然後拆散,像是昇華的乾冰,我漸漸地從意識的最外圍開始消失。

        然後握閉上雙眼,放任自己的意識沈入虛無,那不同於空氣或是任何肌膚可以體驗到的觸感,像是在淙淙的液體中慢慢挪移的朦朧感。其實有點後悔,不過最後還能看到那麼多短髮也已經很幸福了,還有,最後見到的,是......檎勻嗎。其實......我應該是喜歡她的吧......,不過,最後,能弄清楚真的太好的,真的是,太好了......

       

        那是我永遠不可能見到的,我消失後,檎勻正快速的在像是寫字板的東西寫著什麼,喃喃自語著聽不懂的陌生語言,一邊行行眼淚流開始流下,「3457821號,成功畢業,列名劃昇,終於啊…...家庭要多一個真正的人了。」那接著的是,若能見到的話,大概是最燦爛的笑容了。





  7.
        在剛剛睡醒中的迷茫中,我覺得我的四周好像被什麼柔軟的東西包圍,這種感覺,像是在床上睡覺,好舒服,再......睡十分鐘好了......

      『等一下!』我剛剛,不,檎勻呢?還有學校呢?

        我用力睜開睡意濃厚的雙眼,這裡是,像是木質的天花板,外面吹盡冷暖適宜的青草味,是一間小木屋嗎,然後我正睡在一腳的單人床上。

      「醒了嗎?」門突然打開,檎勻,應該是檎勻吧,用居家一樣的輕鬆步調走了進來,舉止之間,剛剛在學校頂樓的殺氣消失得無影無蹤。

      「請問你是......?」小心翼翼地問去。

      「檎勻啦。同學當假的嗎,這樣都認不出來。」手插著腰,「這裡是我真正的家,我的據點。」

        把視線重新對焦。對,眼前完美比例的短髮,介於耳朵與肩膀之間,剛好的長度、令人喜愛的活潑感,還有那熟悉的端正臉龐,「檎勻嗎......,怎麼,到底......我不是消失了嗎?」

       檎勻溫柔的笑了笑,然後逗趣的梳一下自己的髮絲,「是短髮。」她輕聲說。

      「那是唯一的正確答案,那是唯一可以讓意識體從完全的『鹿門子』轉為我們這邊世界的實體的鑰匙,只有能夠成功引發『短髮效應』的人可以從那個虛假的世界畢業。」眼神稍微落寞了起來,「我真的等了好久,然後終於找到你了,我的短髮也是,為了成功引發效應,現在你終於能夠畢業了,我也終於有真正的家人了,我真的......等了好久......」淚水湧了出來,那是充滿喜悅的笑顏。

      「所以恭喜你,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家人了,歡迎成為我們的一份子。」吸了吸鼻子,眼睛瞇起一條迷人的縫隙,大喊,「劃昇,我喜歡你。」

      「檎勻,我......我也,其實我也是......」我把剛剛消失前的想法向眼前思慕的女性說去。

      「所以不管發生什麼,我們一起面對吧,不用再感到孤單了,我們一起面對事情,然後再一起解決。」輕輕握住她的手,第一次,我對這雙手感到了朋友以上的親密感,我想要好好地牽著,在她身後支撐她。

      「謝謝你。劃昇。」她說。

      「謝謝你。檎勻。」







—全文完—




——————————————————————————————————
各位讀者好,我是XU.,久久來更新一次了^^

這次是短篇<<鹿林>>,背景是我們所生活的日常之一。

至於為什麼會叫鹿林呢?

是因為,經常,許多真相就像茂密的森林裡,偶爾透露出的鹿角一樣。對於奮力向前想要突破森林的旅人,在葉疏之處瞥見什麼後,大多數人人選擇忽視,然後繼續前進。

但有人卻會向之尋覓,開始另一段意外的冒險,我認為,那或許是需要極大的喜愛和嚮往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66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XU.
都沒有人覺得很扯嗎==

08-02 00:32

XU.
樓上自問自答

08-02 00:33

XU.
三樓要睡了

08-02 00:33

XU.
三樓晚安~~(to樓上)

五樓以下開放————

08-02 00: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bc41288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人偶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t7904288u們
這次畫可可蘿 孝心逐漸變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