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達人專欄] 《今天,魔王請假!》«2»:真的有必要決鬥嗎?

作者:泫夜│2017-08-01 09:27:32│贊助:148│人氣:760
        蘭姆就這麼在會客室等待了一宿。

        期間有女僕送上熱騰騰的晚餐,不過蘭姆認為其中必定有詐,所以果斷拒絕了;也因為深怕魔王乘人之危、半夜偷襲,她緊握劍柄,忍受著飢腸轆轆,頑強抵抗那愈漸沉重的眼皮;不過最終,她仍是不敵睡魔的縈擾,朦朧之間,抱著愛劍,百般不願地沉入夢境。

        隔天清早,當摩卡回到會客室時,便見蘭姆迷迷糊糊地說著夢話,諸如「可惡……的魔王……」「嗚嗚……初次被……」「呼呣……咬麵包……」之類。欣賞片刻後,摩卡決定使用魅魔最擅長的方式叫醒她。剛開始,蘭姆還沉浸在半夢半醒之間;待她好不容易反應過來時,衣服早已被摩卡褪去了大半。看著羞紅了臉、笨拙地逃離自己,並且慌忙擺出防衛姿態的蘭姆,摩卡不禁輕輕一笑。

        「昨晚睡的還好嗎?」

        「……妳說呢?」

        「哈哈,戒心不需要那麼重啦,我又不會把妳吃掉~~」

        將食指輕放在唇間,摩卡勾起嘴角,神情略顯嫵媚。遮掩著上半身,蘭姆抽出劍,淚汪汪地瞪向摩卡,緊抿著唇。

        「嗯……總之,抱歉,委屈妳等了那麼久。待會兒我就會安排魔王大人與妳會面。在這之前還是先吃點東西吧,妳昨晚什麼都沒吃對吧?」

        大概是覺得捉弄夠了,摩卡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接著換上一臉正色,認真地說道。

        「我才不會上妳的當——」

        咕嚕嚕嚕~~

        「……等一下我會請人送早餐過來的。請不要逞強,況且餓著肚子也無法與魔王戰鬥,是吧?」

        摩卡笑的十分溫柔。而蘭姆,只能面紅耳赤地低下了頭。

        「記得,這次一定要吃呦!」

         「……好的……」

        *

        此刻,蘭姆凜然佇立於大殿正中央。鮮紅色的柔軟地毯從腳下往前蔓延,一格一格爬上階梯,最後在偌大的王座底下戛然而止;寬敞的殿內,四壁沒有多餘的綴飾,高聳的柳葉窗成為了最主要的擺設與光源,陽光穿過黑白勾勒出的幾何紋路,潺潺淌進室內;挑高的天花板佈滿繁複而華麗的圖樣,鐵灰、藏青、金黃、象牙白,優雅的色系彼此交織,蘊釀出低調卻不失奢華的品味。

        而在王座上的庫爾,即是令眾人談虎色變、橫行這世上的七大魔王之一。不出所料,摩卡也隨侍在側。

        蘭姆不急不徐地拔出劍刃,將寒氣逼人的刀鋒指向魔王。

        「你……就是這次的勇者嗎?」

        傾靠,庫爾將肘放於扶手,撐著臉頰,雙眼微瞇。

        「沒錯!而我現在就要討伐你!」

        蘭姆義正嚴詞地說道,同時釋放出應該是在稍早前恢復的魔力。

        晨間突發的羞人情景什麼的,送來的早餐超級好吃什麼的,蘭姆極力甩去腦內這些亂糟糟的思想,專注在眼前一觸即發的戰鬥。

        「我能試問一下,妳討伐我的理由嗎?」

        「……什麼?」

        蘭姆差點懷疑自己聽錯了,不過看著庫爾嚴肅的表情,她這才確信自己沒有誤會。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話語中隱含著怒意。

        「不,我的確是想不透。首先,我並沒有任何的侵略行動。正常來說,前來挑戰的幾乎都是資歷豐富,為了酬勞與名聲而來的勇者。但我看妳並不像是這種人。」

        挪動一下身體,庫爾理了理身上暗紅鑲金的貴族服裝,語氣略顯無奈。聽完魔王的說辭後,蘭姆沉默了幾秒鐘,接著啟唇。

        「我是從西邊過來的。」

        「途中我經過了幾個城鎮,裡頭的人們向我哀怨,他們的莊稼已經歉收將近三年了。」

        「土地荒蕪,加上蟲害的侵襲,使城鎮糧食短缺,人民苦不堪言。好多人都餓死了……」

        說到這裡,蘭姆握緊劍柄的雙手微微顫抖。

        「最……最可恨的是那裡的魔物還有每年增加的趨勢!大家都說這一定是魔王的陰謀!!你還敢說自己沒有做任何事情嗎?!」

        怒斥,蘭姆奮力把劍一劈,瞬間形成衝擊波,朝庫爾的王座直奔而去!

        「……可笑。」

        不過輕哼一聲,庫爾輕鬆以不可視的手段躲過了衝擊波,旋即站在了蘭姆的面前。倒是身後,除了轟然巨響,還伴隨了某魅魔無辜的悲鳴。

        「別以為你逃的過!」

        眼見第一波攻擊沒奏效,蘭姆隨即用力一踏,拉近與庫爾的距離,並將魔力纏繞在劍身,朝他迅速揮砍。

        「喂——容我說一句話吧。」

        「免談!」

        彷彿遊走在冰上的姿態,庫爾靈巧地化解了蘭姆的每一個招式;但蘭姆也不是省油的燈,儘管一次次的攻擊都落空,她仍是緊咬不放,甚至劍法愈漸犀利,有幾回連庫爾都避得驚險。

        「為什麼不回擊!你是在瞧不起我嗎?!」

        「……我沒有任何攻擊妳的理由啊。」

        「唔!……你……別欺人太甚了!」

        話未落音,蘭姆一擊橫掃,同時觸發劍身上的咒術銘紋;剎時,白刃劃過的軌跡引起了連環爆炸,將庫爾倏忽吞噬。

        宮殿瀰漫著煙硝與火苗。急促的喘息著,蘭姆立定在原處,謹慎感知四周的魔力流動,以防魔王的偷襲。

        「唉……看來需要讓妳冷靜下來,我們才能溝通吶。」

        「什——?!」

        當蘭姆警覺到時,庫爾早就站在了自己的身後,朝腹部就是猛拳;但蘭姆更加迅捷,身子一扭,刀刃順勢由下上提,近距離瞄準了庫爾的心窩。

        「遺憾你太呣呃——?!」

        話未說完,蘭姆已經被擊飛,倒臥在地上,捂著左腰部,痛得直哆嗦。手中的劍早已滑出了伸手可即的位置。努力睜開模糊不清的雙眸,魔王正一步步地朝自己逼近。

        「怎麼……可能……」

        明明剛才的那一拳比我還慢,為什麼我會……啊!!

        「你使用了……空間……魔法?」

        咬牙忍受著痛楚,蘭姆努力運轉著腦中的齒輪。

        「嗯,沒錯。」

        稀鬆平常的頷首,庫爾走到了她的跟前,蹲下。

        「冷靜下來了嗎?」

        「怎麼可」

        「痛覺增幅。」

        「嗚咿——?!」

        未等蘭姆說完,庫爾直接對她使用了短詠唱;剎時,蘭姆抱腹蜷曲,身軀劇烈地顫抖,斗大的淚珠撲簌簌地湧了出來;咬緊牙關,儘管她極力忍耐,喉嚨還是不爭氣地發出了惹人哀憐的嗚咽聲。而庫爾,則是在一旁擔憂的注視著她。

        「唉……我想我還是趁這段空檔解釋一下吧。」

        掏出了懷錶,庫爾瞥了眼秒針,接著徐徐說道。

        「首先,先解開妳的誤會吧。嗯……摩卡,妳還好嗎?」

        「現在才關心我會不會太遲啦?!」

        另一頭傳來少女氣憤的聲音。不久,只見摩卡拍著身上的塵土,眉頭深鎖,不悅地從破碎的煙塵中走了出來。看起來應該是沒有大礙。

        「呃,抱歉,因為抽不開身……總之,可以請妳幫我查閱一下西邊的觀察報告嗎?」

        「是是~~」

        嘆息,摩卡認命似地將手往空中一揮,頓時憑空浮現出十來本厚重的書籍;揀了一本綠皮書後,摩卡使用魔法快速地翻閱,最後靜止在其中一頁。她的視線停留在上面好一會兒。

        「是灌溉問題之二。」

        「……我知道了。」

        起身,庫爾彈了個響指,同時間,蘭姆脫力似地整個人癱軟,筋疲力盡,彷彿軟綿綿的豆花一般;她早已哭成了淚人兒,胸口急遽起伏著,渴求氧氣,卻連呼吸都顯得吃力。

        「好險沒昏厥過去……我說,妳應該還能聽到我講話吧?」

        「……」

        蘭姆用僅存的一絲力氣瞪向庫爾。見狀,庫爾禁不住苦笑。

        「抱歉讓妳受罪了。不過,這是我唯一想到能讓妳不受限制而失去行動能力,又能使妳冷靜下來的方法了。」

        「那麼,接下來就進入正題吧。關於妳所說的,西邊引起的饑荒……實際上是那裡的人們自己造成的。」

        「妳應該有看過他們耕作的土地吧?妳會發現地表微微發白——那是標準的『土壤鹽鹼化』。」

        看著蘭姆逐漸瞪大眼睛,庫爾接續說道。

        「那些饑荒地的共同點,就是無所節制地灌溉,不曾讓土地好好休息,並且一味地種植著農作物。」

        怎……怎麼可能……

        「頻繁灌溉的結果,再加上那裡的氣候因素,讓地底下的鹽類隨著水份蒸發而不斷析出,最終造成了土壤不再適合耕作。」

        不對……他一定是在說謊……一定是……

        「以那裡盛產的小麥做例子吧。鹽鹼化會造成幼苗、莖桿瘦弱,不易扎根,促使病蟲害嚴重。這才是那裡糧食短缺的真正原因。」

        如果這是真的……那我討伐魔王又是為了……不對……魔王本來就是萬惡的存在……可……可是……

        「至於說魔物,人類常常把牠們作為『魔王降下災厄』的指標。但其實,那群低等生物想往哪裡跑,根本不在我們的管轄範圍之內。那些地區會增加,大概是因為屍體比較多吧。」

        頓了頓,庫爾嘆了口氣。

        「是說,關於剛才的攻擊,妳應該沒有疑問吧?」

        「……在揍向我的瞬間……開啟空間隧道……通到腰的位置……藉由錯位的攻擊使我……延遲不到一秒……然後用……加速魔法施展踢擊……沒錯吧?」

        「嗯,正解。看來妳腦袋還算靈活嘛,而且身體恢復速度比我預想的還快……」

        沉吟片刻後,庫爾抬起頭。

        「既然如此,妳討伐我的原因就不復存在了。那妳還有必要與我決鬥嗎?」

        「……」

        蘭姆的眼神黯淡了下來,陷入沉默。凝視著她的臉蛋許久,庫爾再度看了看手中的懷錶,悠悠地說道。

        「人類啊,對於不願承認的事物,總想設立一個假想敵來針鋒相對,藉此模糊焦點。妳不知道吧?其實早在以前,人類的學者就已經對此現象進行了研究與警告,不過就是有人視而不見。每個人都想要比別人多一點收穫,惡性循環之下,大家反而都落得沒飯吃,最後又不想承認自己的錯誤,於是把災難全部推給我們——也就是魔王。是呀,魔王的確是個非常好的擋箭牌,但是就算鼓吹『勇者』打倒魔王,事情也不會有任何好轉,是吧?」

        又一次蹲坐在蘭姆的身旁,庫爾從胸前的口袋抽出紙巾,輕輕地為她擦去臉上的淚痕。對於此舉,蘭姆除了困惑,更多的是感到驚嚇;但無奈於元氣未復,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受庫爾擺佈。

        「所以,妳的回答呢?」

        「……要殺要剮,隨你便!」

        「……這可是妳說的呦?」

        眨了眨眼睛,庫爾慢慢轉向摩卡。

        「關於賠償的問題,妳怎麼看呢?」

        「唉~~王座完全損毀,地毯和地面部分損毀,牆壁以及玻璃輕微損毀,加一加……少說也有1000金幣吧?」

        「……欸?賠、賠償?什麼賠償?!」

        蘭姆忽地驚恐瞪直了大眼。

        「嗯?我應該有命令卡門和貝爾……啊,我說的是擔任城門衛兵的那兄弟檔。他們應該有提醒你不要破壞街道與建築吧?」

        「……啊……」

        看著蘭姆因恍然大悟而微張的小嘴,庫爾不禁嘆了口氣。

        「我們事前已經提醒過囉?所以要求賠償應該不為過吧?」

        「可、可是我的旅費……已經花的差不多了……」

        低下頭,蘭姆的聲音愈漸微小,最後如同細蚊嚅囁般,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這樣啊……那麼,只好請妳用妳的人身自由賠償了。」

        「……咦?什麼意思?」

        「簡單來說,就是加入我們,成為魔王軍的一員呦~~」

        摩卡突然插進兩人的對話中,同時富饒興味地舔舐著唇瓣。莫約是過了三秒,蘭姆才真正領會她話中的真正含義,頓時激動地嗔道。

        「你、你的意思是叫我加入魔王軍,然後協助你的侵略嗎!很抱歉,恕難從命!」

        儘管身為敗者,不過與自己理念相悖的事情,蘭姆是打從心底無法接受的。不過蘭姆的反應,似乎都在庫爾的意料之中。伸手拉起仍舊無法反抗的她,庫爾勾起了一抹笑意。

        「這點妳大可放心,我並不會去做什麼侵略,畢竟——」

        他稍微思索了片刻。

        「這可不是魔王的工作啊。」

        *

        沐浴完畢,穿上了魅魔贈與的睡衣後,蘭姆看向鏡子裡不曾見過的身影,臉蛋忍不住泛起淡淡的粉紅;不久,一名獸人族的女僕前來為她帶路。將她領入房間後,女僕乖巧地行了個禮,便匆匆離去。

        環顧四周,這是蘭姆第一次住在如此高級而寬敞的寢室,讓她很是新奇,卻又感到頗不自在。

        這裡是魔王為她安排的住處。

        黑色大理石地磚上,柔軟的圓形珊瑚絨毯,印著簡約的淺紫色花草圖樣,佔據了整個房間的正中央;仰頭,絨毯的正上方,懸一盞偌大的水晶吊燈,晶瑩剔透的魔水晶散著淡淡的螢光,為夜晚的室內點亮微弱的光源;靠牆一側,銀灰色的天蓋床,被鋪呈現柔和的光澤,半透明的蠶絲簾幕垂下,彷彿有種飄渺朦朧的幻覺;鏤空的黑檀木窗戶,排列成精緻的幾何圖形,鑲上繽紛的琉璃,宛如萬花筒般眩目,而現在則是敞開的狀態,能一覽夜空的弦月美景;窗前,以紅櫸為主角的雅緻桌椅,佐以不同的鍍金、渦旋紋、扇貝花飾等,散發出高雅的氛圍,就算是在一般的貴族世家也鮮少可見。

        戰戰兢兢地走到了床邊,坐下,棉被滑順涼爽的質感瞬間讓蘭姆心花怒放;沒多久,再也按奈不住內心的興奮,她向後一撲,擁進棉被的懷抱,頓時一陣清香撲鼻;如孩子般地抱著棉被滾動、做出滑水般的姿勢,最後,蘭姆一股勁兒躺上枕頭,深深吐了口氣,總算是稍微平復了內心的波瀾。

        一切都……好不真實……

        她成為了魔王軍的一員。方才,自己甚至還跟魔王軍的要員們在魔王的主持下共進晚餐;他們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但看在蘭姆眼裡,仍是感到萬分不可思議。

        魔王不應該是孤傲的存在嗎?況且魔族又是非常注重階級制度的種族,為何他們之間能如此談笑風生呢?不,說是談笑風生也許是過了點,畢竟用餐期間,魔王的話並不算多,但是,其他魔族們卻是和樂融融的相處,連管家與女僕們都是同桌共享餐點,讓蘭姆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

        是書中的記載與流傳的事蹟有誤嗎?還是只是單純因為這個魔王比較特別呢?其他魔王的情況又是如何?接踵而來的問題在蘭姆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幾乎使她超載。此外,當魔王宣布自己的加入時,眾人的神情絲毫沒有展露不悅,反而充滿著溫暖與好奇,更令蘭姆百思不得其解;撇除種族不提,一般說來,真的會有人真心歡迎一個陌生人闖入自己的群體中嗎?應該是不會吧!更何況彼此先前還是敵對的關係,怎麼可能完全不排斥?但,那些魔王軍就是接受了,就如此的簡單,而且感知不到隱藏的惡意。

        我,之後會變成怎麼樣呢?

        看著天蓋,蘭姆忍不住思索。

        他的話真的可信嗎?但是不可否認,自此他接任魔王以來,此地便再也沒有傳出過魔王軍侵擾的官方報告。可是我明明身為勇者,卻要服侍魔王什麼的……嗚……總覺得無法釋懷……雖然是我有錯在先……可、可是這賠償方式!太奇怪、真的是太奇怪了!!

        甩了甩頭,使勁將棉被一拉,矇住視野,蘭姆使自己依偎在醉人的香味中;不知不覺,她漸漸放鬆了緊蹙的柳眉,疲憊感趁勢油然而生,思考也緩了下來。

        照他所說……魔王的工作……究竟是什麼……呢……?

        抱著滿腹疑問,蘭姆恍惚跌落了夢鄉。

        *
※※※※※※※※※※※※※※※※※※※※※※※※※※※※
作者後話:
更新囉~((撒花
不知道整體的節奏會不會太趕呢?不過就算說是太趕,敝人也不知要該怎麼修改就是了((跪
風格應該沒有偏掉,嗯,大概!((燦笑
之後蘭姆與庫爾之間/勇者與魔王之間,究竟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呢?如果庫爾還能如期翹班就好了呢!((咦
那麼,下一篇又會有許多(?)新的角色登場,請大家準時追蹤囉~>w<
((然後敝人要去趕艦C同人啦qqqqq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659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4 篇留言

幻喵喵
魔王,即使背負惡名,也依舊是王。只看是賢王還是昏君。

08-01 09:56

泫夜
然而這惡名也絕非空穴來風吶ˊwˋ08-01 10:21
蘿莉.com
總之就是描寫精秘到讓人想跳過(被打

08-01 10:25

泫夜
ΣΟΑQ……((打打打08-01 10:31

請問要怎樣發表文章

08-01 12:16

泫夜
https://wiki2.gamer.com.tw/wiki.php?n=13710:%E6%96%B0%E6%89%8B%E5%85%A5%E9%96%80&ss=13710&f=M08-01 12:52
飢餓企鵝
不錯呢,讓人期待下次的發展!

08-01 12:50

泫夜
下次依然是超(?)展開~~大概!((被圍毆08-01 12:54
玉言
魔王在打鬥方面也是蠻遵守規則的XDDDDDD

08-01 12:58

泫夜
凡事按部就班,但事情一多就想翹班((咦?押韻耶www!ΣOωO08-01 13:05
Loli♥
~這個不是正確的標點符號喔喔喔ww期待下章!!!

08-01 14:16

泫夜
可是那種波浪感的語氣用「——」真的感覺不對頭呀=w="08-01 15:02
天城家家主
期待下篇~

08-01 14:20

泫夜
會有爆炸呦~((某種意義上?08-01 15:02
冰雪 霜華
我說阿...那個房間的部分描寫得太長了些(@W@
阿對了我覺得雖然認真了,不過我在看奇幻小說時看到土壤鹽鹼化時還是認真了點,畢竟我也算是半個農家子弟,個人建議土壤酸化比較好些,鹽化雖然沒有一定,但姑且還是有地區限制,大多在沿海或沙漠地帶,酸化限制比較低些,一般連作或過度施肥都會有酸化的可能。

好啦我認真了,可以無視我沒關係(掩面)

08-01 20:43

泫夜
不,這是個很好的意見@@
畢竟我也是根據國高中的記憶加上網路的資訊統整起來的,可能多少會有疏漏
不過我記得中國東北也有類似的問題,除了氣候,跟土質也有很大的關係
因為若再用一大篇幅去寫那些地方的人文地理,這就不是小說,而是異世界地理頻道了wwww
所以咱才只是稍微提及一下而已ˊ ˋ08-01 21:09
泫夜
至於說酸化,咱竟然忘了還有這回事,找天回頭複習複習好了ˊwˋ08-01 21:11
冰雪 霜華
中國華北有,不過是汙染嚴重,土壤退化比較嚴重的是西北地區,那裡很慘,沙漠化和鹽鹼化一起來,至於酸化,其實中國大部分土壤都或多或少有酸化問題。

對了其實我也蠻期待下一章的,庫爾很對我的味口。owo)

08-01 21:21

泫夜
欸?請不要把庫爾吃掉ΣΟΑQ!((喂w08-01 22:34
八號阿萬
這樣的節奏我覺得很剛好r~

\加油/

08-01 22:31

泫夜
謝謝你>///<
因為總覺得步調拿捏的怪怪的呢ˊ3ˋ08-01 22:35
橘みかん
啊……香菇說出來了XD
本來不想說的,那我也把我覺得奇怪的地方說出來好了(毆

有時候同一個人說的話卻分成兩至三句,建議可以中間加一段敘述,例如:
「我是從西邊過來的。」蘭姆緊盯著眼前的魔王,像是要觀察他的情緒變化,繼續說:「途中我經過了幾個城鎮,裡頭的人們向我哀怨,他們的莊稼已經歉收將近三年了。」說著,蘭姆更加緊握手中的劍,那日所見的景象還歷歷在目,「土地荒蕪,加上蟲害的侵襲,使城鎮糧食短缺,人民苦不堪言。好多人都餓死了……」

隨便填了上去,請不要在意。

然後是人稱變化問題。
到後面第三人稱變成第一人稱,想要當成勇者心中獨白的話,有個好方法:一種是加上粗體字,另一種是在句子前加破折號「──」(我常用【掩面】)
不過這都是網路上常見或日式輕小說中的用法,繁中小說我就不確定了。
主要是能讓人分辨出敘述人不同。

一點淺見,若有失禮之處請見諒。

最後勇者正式加入了魔王的後宮,又是一個新的魔王勇者物語呢。途中還要幫某魅魔默哀三秒鐘(毆

08-02 00:14

泫夜
嗯!謝謝妳的回覆>////<
關於同一人說話卻分多句描寫,是因為之前有看過類似的寫法,可以避免角色話講了好大一段話而造成讀者視覺疲乏,覺得不錯所以就採用了ˊ ˋ
至於說加一段敘述,因為原本就是為了讓閱讀與排版、節奏優化,才讓角色這樣斷句,實際上角色可是說了一大堆廢話(X),若之中再加入動作神情,可能就會讓整段顯得有些繁瑣((個人認為啦Xb((妳所寫的方式是中式小說寫法呢ˊ ˋ
不過視情況敝人還是會補充敘述的^^
然後關於人稱變化………這其實困擾咱很久了((跪
因為敝人寫小說是先以腦內模擬情境,接著以漫畫手法做切割,再重新以電影拍攝視角連貫起來,因此有些角色在想的事情時咱就會直接打出來了。((或許也是受散文與詩詞的影響吧?
所以原本全篇都是用第三人稱,但當跳到角色的內心話時,又會轉成第一人稱,這也的確造成一些看官人稱混亂………可是粗體或破折號我使用過,卻覺得不對頭((不要任性!((但真的不喜歡嘛QAQ
((而且粗體和破折號的確是網路小說與日輕常用,但這系列咱希望除了「~」以外,盡量合乎正規文法ORZ
不過還是感謝提供意見!><
啊,是說這系列或許不會是後宮向的哦~嘻嘻^^08-02 00:45
蒼~蒼鋼高雄吾之本命
是阿,一旦有更加可以冠上罪名的人存在,那麼無論他做什麼都會是錯的,
不是最壞就是最好,
最壞的,反正都很多罪名了多幾條也無所謂(??
最好的,反正他人很好插幾條沒關係的(??
以現在的社會也差不多了~唉~
好,不討論沉重的現實,
恭喜魔王找到代班的XDD

08-03 09:40

泫夜
原來勇者可以提供代班服務嗎ΣΟΑΟ?!08-03 09:56
弓長子系
被官方言論愚弄的可憐勇者出現了~(\^。^/

08-03 17:20

泫夜
之後還會有各式各樣的勇者((ry08-03 17:36
夯特大大
在我看來這個魔王還是太菜了。
想要讓吵鬧的少女閉嘴,最好的方法是什麼?
親上去就好了啊。
學學魅魔小姐啊魔王大大!

11-23 14:16

泫夜
霸氣魔王逼我嫁(#
等等,你當是言情小說的劇情啊!OAO11-23 15: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jimmy8t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祈死】落...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大家
輕鬆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在小屋內更新囉,來看看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