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十章-長夜,突襲 (三)

作者:南雲桅上│2017-07-29 14:41:18│贊助:18│人氣:516

  看似兵力滿額充足,實則從東部各處調派而來的王國軍士兵,在帝國的突襲之下展露了其毫無協調的事實,里埃爾鎮前的一道道防線,帝國軍部隊如銳劍般地刺穿突破,單調地防守城鎮的守軍被側翼包圍崩潰,帝國軍部隊用很快的速度兵臨里埃爾鎮城下。
 
  王國軍分成兩路——逃入里埃爾鎮的南部軍士兵,與調派而來決定往後撤退的東部軍士兵,帝國軍則從兩面夾攻而來——翻越北邊山區炸毀礦坑的數個十人隊與千人隊規模的主部隊。
 
  里埃爾鎮中央的公所成了逃來王國軍的臨時指揮所,本來安靜的深夜街道頓時燈火通明,廣場上被克難地堆上彈藥與補給品,他們不管圍繞著公所的住民們如何拒絕,把他們的房舍敲了窗又破了門,埋入了保護里亞斯中校的中隊。
 
  漆著十字的醫療帳篷是最早開始發生混亂的地方,已經有大量傷兵從前方被送回,這同時又引起進一步的恐慌與混亂,里埃爾鎮口前的廣場,軍民互相推擠叫罵著。
 
  另一邊。離開里埃爾鎮的道路被帝國軍給封鎖,敵人的火力優勢之下,沒人離的開這座城鎮,亟欲逃離的鎮民與守著城鎮的王國軍互相推擠,許多鎮民要求王國軍護送他們離開,但此舉向著帝國軍而去無異於是在投降。
 
  切斯洛的小隊是最後一批進到里埃爾鎮的,二十一名隊員少掉一人,被切斯洛派出偵查的莎夏在敵人火力之下來不及跟上撤離的腳步,這也只能祈禱他沒被帝國軍困住了。
 
  「鎮口的主要部隊數量太多了,我們承擔不起那個兵力。」
 
  臨時地停在路邊,切斯洛照集隊員,從攤出的地圖指向剛才撤進的鎮口,帝國軍已經壓境,「避免不必要的損失,得另外找一個可以突出的破口,守住那邊,必要的時候做為撤退的出口來用。」
 
  「少尉,北面山地如何?」拉戈爾指著北邊雖然崎嶇,剛才發生崩坍的所在,「帝國軍才在那裡炸崩了山地,北邊的警衛隊也滅了,他們現在應該只會在那裡放能應對步兵的兵力,我們掩護戰車開路。」
 
  「可以,不過我倒有個想法。」切斯落看著水仙花號,僅剩的四枚彈藥真的什麼事都不能做,「事情,要反過來做。」

  凌晨的里埃爾鎮此時如白天般光亮,沉重的地鳴迴盪響徹,帝國軍開了里埃爾鎮北面的門戶後,在地勢更高的山地上築起以摧毀城鎮為目標的榴砲,在帝國兵攻入之前不給王國軍喘息餘地的撕裂王國軍所躲藏的城鎮。

  封鎖鎮口的帝國軍沒有給王國太多時間等待,在後頭兵力集結後一舉攻入鎮上,做為槍塔的教堂與架高水塔想從高處開槍反擊那如火蟻擁入的敵人,卻沒多久就被火光與槍聲吞噬。
 
  快連公所都守不住,王國軍此時的中隊與小隊的建制混亂雜沓。
 
  里亞斯中校過於推遲的決定讓王國軍困入指揮失效的局面,里亞斯中校在公所落地窗前雙手交握,額頭上除了青筋還浮出豆大的汗珠,雙腿微微顫抖的他這一刻仍然想著——巴蒙將軍到底什麼時候到啊……現在到底要怎麼指揮?到底還能不能與帝國一戰啊!
 
  「中校,請您撤退吧,公所現在會變成帝國軍的大目標。」
 
  保護里亞斯中校的中隊長前來,時間是凌晨三點半。帝國軍攻入的消息不過半個鐘頭前傳來,這數平方公裡面積的城鎮已經失去一半。
 
  才踏出公所的幾步,那三層樓高的建築就在背後從上層炸開,里亞斯中校被沖擊波拋到對街,煙塵幾乎讓人窒息。
 
  試著撐起身子,他的肩膀痛的讓腦袋一片空白,肩膀被撞得脫臼了。
 
  帝國軍剛才砲擊了公所。那隊長的話言猶在耳,也許晚個兩步自己也會攪和在那堆瓦礫裡,物體滾動的聲音在瓦礫的清脆落地聲中特別明顯,那是中隊長殘破不堪的頭顱,拖著長長的血痕與腦漿。
 
  「唉呀,逼出大老鼠了呢。」煙塵裡走出高大的身影,全黑的軍服、合身的甲冑,反射著火光猶如黑曜石一般,對比著自己的滿身土灰——
 
  「你是……」里亞斯狼狽地向後踉蹌著腳步,直到退至牆邊無可退卻。
 
  高大的身影看清了面貌,沒見過的帝國軍樣式軍服,胸前烙著血紅色的鳥形刻印,蒼白的皮膚從鼻子以上覆著銀色面具,蓋不住那對如蛇類擄獲目標靈魂的眼神。
 
  「我是帝國的賽虜斯.齊格列亞德,請你替我傳遞一個訊息。」嗓音輕柔卻直透入腦中,慵懶卻銳利如刀刃,賽虜斯緩步湊近肩膀負傷的里亞斯中校,「很重要的喔——」
 
  聽到這話的里亞斯中校一時放鬆神經,對方是要饒他一命吧?——刷!
 
  銀色光芒從眼角削落,肩上脫臼的抽痛突然消失了。
 
  「呃……啊啊……
  「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里亞斯中校卻從喉頭裡擠出近乎破音的慘叫,肉體沉重帶著濕軟的「啪搭」聲落在石磚地上,里亞斯中校的雙臂被賽虜斯砍下,切口平整地沒有分毫撕裂與瑕疵。
 
  失去雙臂的里亞斯中校轉身顛躓腳步亂跑,喉嚨已喊不出聲音,動脈擠出的鮮血潑灑在被火光照映著的磚牆上。
 
  賽虜斯的眼神滿負興味地看著,接著說道:
 
  「我要讓你傳達,血伯勞部隊將帶給王國軍多大的恐懼與痛苦。」
 
  攻入里埃爾鎮北邊的帝國軍百人隊錯估情勢,被拉戈爾率領的分隊給壓制住,人數與武器上的優勢並沒有幫助這批帝國部隊,反而被那過度的自信心害得讓拉戈爾的經驗料中下一步而快速大破。
 
  而占領了公所的帝國軍本來還等著迎接日出時的勝利,現階段幾乎只須掃清王國軍的殘兵即可,幾個小時就能完成的工作。
 
  然不時從城鎮各處向天空升起地信號彈、提燈暗號卻讓帝國軍的百人長們不解,早已該被他們封住出口的王國軍該是放下抵抗的時候了,何以能還有組織能力地放出信號彈?
 
  信號彈來源的城鎮北面,切斯洛又以吉賽兒為首帶了一個班隊往東面偵查,她帶上了數枚信號彈毫無目的地發射,王國軍的指揮系統已經大亂,現時根本不受影響,但對於還在抵抗的其餘王國軍官兵仍有提醒的作用。
 
  而更重要地,在於能夠擾亂帝國軍的派兵。
 
  「百人長,那些信號怎麼各處都有,很奇怪啊!」年輕的帝國軍隊長很快地挺進到北邊的城鎮盡頭,但受不了自己進城後就存在的疑惑,那信號彈的速度之快讓包圍城鎮的帝國部隊還摸不清楚來意。
 
  東面有信號彈就算了,西面的信號彈也跟著發出,而且位置變換之快不像同一部隊所為。
 
  「八成是人還沒逃光吧,聽說王國的里亞斯把傷兵全留在鎮上當路障掩護他的兵力撤退,不愧是標準的中央樣子呢。」

  身穿軍官皮甲的帝國軍百人長回應,身旁的年輕帝國軍十人隊長看著四處游移地信號彈,此時更往城鎮外圍移動。
 
  「沒想到王國軍也會做這種決定啊。」
 
  「這倒沒什麼,教戰手則也是這樣,他只是做該做的……就早點把這裡佔下,減輕王國的痛苦吧!」
 
  百人長話說得自信,自己所帶的百人隊雖然不足編制上的十排百人,但他旗下「軍馬」型戰車卻給他一種打從心底而生的可靠。昂貴而精密,整個帝國也才不過百來台,三十數噸重的厚重裝甲,在早先的幾場陣地攻堅戰中,王國軍的火砲對著射擊有如敲門一樣。
 
  仗著這帝國賜與的鋼鐵巨獸,他們一路粉碎王國視為希望的東部聯合軍,打到了這能夠控制住平原的鎮上,百人隊員彼此間的共識——越早消滅王國軍,就有越多的休息時間。
 
  但這士氣卻在一旁廢棄市場的木板撕裂聲中被衝擊,一輛他們從沒見過的黑色戰車帶著沙塵與碎屑,粗魯地拔越而來!
 
  「百人長!」
 
  「冷靜。百人隊員尋找掩蔽,戰車射擊準備!」
 
  百人長下令道,燈光信號打出後部隊恢復冷靜與速決,這就是帝國軍的紀律。這輛戰車防禦能力足以掩護士兵,消滅防守孱弱的王國軍,這次也不例外。
 
  「沒看過的戰車……是我軍還是敵人?」百人長身邊的軍尉副官問,這車體修長巨大、有著斜面焊接線條的戰車不像是王國軍的工藝能及的產物。
 
  「試敵信號預備。」上身探出砲塔的百人長望著眼前這攔住他去路的無名戰車,冰冷地砲管直直地盯著他,從車頂的探照燈發出的斷續燈光信號還沒得到回應,但一股受威脅的直覺卻已經襲上了他。
 
  戰車開始移動,緩慢卻充滿逼壓感的朝他而來,「砲擊預備!砲手瞄準敵人砲塔!」
 
  直覺驅使他用戰車砲做出隊於敵人的回應,爆裂的火球瞬間包圍對手,但觀望鏡的視線上,那輛戰車不為所動,與他們一路殲滅而來那有如罐頭般的王國戰車大大不同。
 
  這一切看在切斯洛眼裡,外頭如煉獄般的大火彷彿與自己根本無關,大概就是可以從潛望鏡裡感受到那灼人的熱度,伊娜直覺地始終讓水仙花號與對手的射擊角度成斜角,這讓傷害更加降低。
 
  「老大,回擊嗎?那傢伙似乎是『百人長』?很大的獵物啊!」
 
  「不,伊娜,麻煩妳繼續遶行,試試看他會不會跟上。
 
  「查斯特,我們的目標是步兵隊。」
 
  切斯洛在還沒出現與百人長遭遇時,早已躲身在市場裡觀察許久,他令莎夏四處移動發射信號彈,做出有如王國軍倉皇撤退的樣子,寬廣卻又呈現袋狀只有單一出口的市集廣場是最好的收網點。
 
  「一樣的地方我還有三個點,都是失敗後繼續誘敵的腹案。問題就在士官長帶領的步兵分隊了,到底能夠協調到什麼程度!」
 
  「老大,對方追上了。」
 
  查斯特從主砲手的觀望鏡見到那輛與他們對峙的帝國戰車開始轉動車身,砲口始終對準著他們。
 
  「別理他,目標仍是八十碼外的敵方步兵。」 
 
  從另一側,拉戈爾見帝國戰車轉了個身,駕駛重踩下油門,排氣管冒出兩團過濃油氣燃燒的火球。顯然敵人都把焦點放在她們從沒見過的水仙花號上,機會來了,帝國軍的百人隊把注意力集中到水仙花號身上。
 
  拉戈爾領著斑隊潛身在建築物坍塌的瓦礫間,人數在這時成了最大的優勢,難以被專心在水仙花號上的敵人給查覺,手上是伊娜在閒暇時做的手工炸彈,拉戈爾粗壯的臂膀甩動其連接的繩子拋出炸彈。

  幾聲巨響,炸彈在落地後接連爆炸,不及反應步兵隊尚未打出警告信號前,爆炸與四射的破片就讓他們受傷慘重。
 
  隨著戰車前進的帝國軍十人隊注意到隊伍後方的爆炸,這才發現該與眼前不明戰車協同作戰的班隊繞了路到他們後方!他們亡羊補牢地轉身欲找出這偷襲的敵人,戰車只能交給軍馬來應付。
 
  轉正車身的切斯洛見到那輛帝國戰車旁邊發生爆炸,拉戈爾的分隊開始行動。濃煙中,帝國戰車的頭燈投射過來,循著頭燈的方向,切斯洛命令查斯特先給冒煙方向發射一記高爆彈。
 
  射擊後沒有在原地遲疑太久,在最後一瞥裡見到的是高爆彈造成了更為嚴重的敵人傷亡,切斯洛的策略奏效。伊娜踩下油門,讓水仙花號繞過被吃了一發砲彈的帝國戰車,履帶聲尖銳響著誘使帝國軍戰車轉向。
 
  帝國軍戰車長見到敵人戰車掉頭而過,指揮著駕駛控制驅動桿追上那輛戰車。巨大的戰車履帶回旋著挖起街道上的石磚,拉戈爾提著機槍一面跑一面對著四周的帝國步兵掃射,掩護其他隊員躲到安全地帶。
 
  兩方步兵交戰,人數占了劣勢的拉戈爾分隊與少了步兵戰車支援的帝國軍百人隊交鋒,剛才被分出擾亂帝國軍的吉賽兒與拉戈爾的班隊碰頭,分成兩伍左右夾擊帝國軍的百人隊,吉賽兒槍法與四處奔走的機動成功讓帝國軍陷入混亂,地物的不熟與未知更削弱百人隊的士氣。
 
  十數分鐘的戰鬥在十字型道路中心的廣場持續,態勢無法再更推進,四二一小隊已一輛翻倒的板車做為掩護抵擋。
 
  帝國軍的士兵在戰車狀況未明的情況下只能延續著保守的消耗戰,然後被火網撕裂倒下的士兵再次由後方遞補。
 
  雷伊用工兵盾擋在前頭,尤金拿著步槍在盾牌的掩蔽下擊退不斷包圍上來的敵人,拉戈爾命令希薇替隊員注意彈藥的剩餘量,所剩不多,大家不斷地拋出空彈夾。
 
  帝國軍漸次退出,王國軍小隊卻也面臨到彈藥不足的問題,
 
  「誰還有子彈啊!」尤金喊道,腰間的彈藥包已經全空。
 
  「空了!瞄的到再打!」
 
  拉戈爾的機槍槍管燒得通紅,但他的眼神卻毫無畏懼,這替他們擋住子彈的木造車板看來已經支持不了多久。
 
  被水仙花號引開的帝國戰車已經對著水仙花號射擊,這灰黑色的對手只是不停地與自己迴旋,一次又一次的閃避從沒正面交鋒。這一發命中了水仙花號,砲塔頂端爆炸,車外的隊員們看到許多螺栓碎片飛了出來。
 
  「這麼多發,帝國軍的填裝手很強壯啊!」切斯洛冷笑道,沉著地令人困惑。才剛修好的車長觀望鏡又再次被炸毀。他們已讓帝國軍戰車多次對著他們射擊。
 
  切斯洛算出射擊一次比一次的間隔還大,著彈面積大的水仙花號做多餘的閃避已增加不少機械上的負擔,這次,會是一擊殺敵的機會!
 
  「伊娜。全速右繞,到敵車五點鐘方向停,車頭打斜。
 
  「查斯特,隨時準備好射擊,最後兩枚徹甲彈預備!
 
  「我們上!」
 
  電機被施加高功率的聲音大作,空轉的履帶挖起大把磚石,發動機的熱氣直衝車艙裡。水仙花號再次衝出,在帝國軍戰車仍然填裝、瞄準、準備射擊之時,已經把目標放入照准鏡裡的查斯特,右手扳下厚重的發射扳機……
 
  廣場另一側轟然巨響,伴隨火球濃煙,吸引了兩方僵持中士兵的注意,百人長瞪大了眼,被房屋遮住了無法確定是己方還是敵方的戰車!
 
  拉戈爾儘管面不改色地保持冷靜,但心頭仍緊了一下,如果這是切斯洛的犧牲,自己勢必就得接管這隻小隊,但現下這彈藥不足的情況,若不是犧牲慘烈的突圍就是等到但要用罄的繳械投降了。
 
  「士官長!敵人的火力太猛啦!」
 
  「不是只有掩護任務嗎?這也太倒楣了吧!」
 
  「第一次就等著被俘虜啊……」
 
  儘管熟悉著此處地形,給了帝國軍不小的阻礙與打擊,但四二一小隊單薄兵力的劣勢,仍在逃出後趕上戰鬥而盛怒的百人長下令殲滅的指揮之下,改變了包圍方式的它們逐次封鎖住四二一小隊。
 
  士氣逐漸被害怕給渲染,做好了頭次出陣就敗北的打算。但王國軍哪個部隊不是這樣呢?
  
  「各位,我會替大家開條路。」
 
  不放棄地拉戈爾把槍支提高,準備在敵人的空檔間豬突地殺出一條路來,就在隊員們命懸在拉戈爾身上,一陣引擎聲由遠而近,越發高亢。
 
  由車頭燈快速帶來的是一輛灰藍色的軍用摩托車,上頭的騎士把手離開龍頭,跨著座椅的他上半身持著卡賓槍瞄準、射擊,這些動作彷彿在一瞬間就完成,包圍的帝國軍倒下三人。
 
  「那是誰啊?」
 
  摩托車用嚇人的氣勢衝進包圍裡,騎士又用一樣的方法解決三名帝國步兵,子彈用完,騎士放採下剎車左轉彎,車身向右一甩又撞飛一名帝國步兵,天色仍暗,在車燈背光的相對之下,沒人能清楚看見騎士的面目。
 
  「包圍被打開了!大家快點!」隊員們注意到帝國的包圍因為摩托車的突入而開始混亂,快速移動著根本難以瞄準。
 
  「尤金、雷伊、巴羅,三角陣型前進!荷馬在後面支援!」
 
  拉戈爾指揮著隊員,一馬當先領著眾人衝出,騎士彷彿極有默契地從包圍特別薄弱的地方突破,幾名帝國軍士兵想用肉身擋住這輛瘋狂而毫無任何遮掩地突襲的摩托車,卻被騎士腰身一扭,右腳伸出讓車身打橫地只差了幾毫米閃過。
 
  帝國兵發現自己腰間的手榴彈,本該在上頭的拉柄被扯了出來……
 
  碰然一響!
 
  帝國兵的上半身消失在煙霧與火光裡,四濺著血腥在手榴彈爆炸當下倒地的同僚身上,塵埃落定後,那成排想守住脆弱破口的步兵四處倒地不省人事。
 
  騎士剎車鎖死了後輪讓摩托車原地迴轉掉頭,正對著還沒被解決的帝國軍兵。
       
  東邊的天際破曉,天空出現一道快速暈染開的魚肚白,黎明的陽光從山坳間射出。
 
  日出的透明光線因為塵埃而被映出一道道光芒,白晝隱沒了星光。
 
  突襲帝國士兵的騎士輪廓漸漸清晰,陽光繞過綁著馬尾的靛色髮稍,耳邊的劉海與鬢角隨著微風飄盪,克羅諾人特徵的靛藍色雙眸彷彿與直舉的槍枝融為一體,逼人的威脅。
 
  伊蒂絲最先認出那個騎士,那與小隊失聯而讓伊蒂絲掛心了整晚的她。



作者後記:
字數略多的一節,只希望能夠好好呈現雙主線戰鬥之下的節奏感!
私心很喜歡後面那句「白晝隱沒了星光」,算是之前聽歌而來的小小靈感吧。
基於這個概念,這次就來放首入陣曲好了。
其實這首歌也還帶出不少戰鬥節奏啊




2017.08.06 在熱心巴友的建議下略做修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620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莫莉安
加油~我也卡著戰鬥篇章

07-29 16:10

南雲桅上
其實也還好,先想好流程就算順利啊
07-30 10:52
繪畫至上
我個人總覺得這種的背景有摩托車就好像怪怪的?
然後就會腦補城蒸氣龐克摩托車WWW

07-30 08:08

南雲桅上
真的嗎www
其實當初是要給予莎夏一個像騎兵一樣的存在,可是不太會寫騎馬打仗這樣
所以就還是把摩托車加進去了,畢竟一戰時代就有摩托車了呢XD

可以想像成像戰馬或神力女超人裡出現的軍用摩托車吧~

[img=https://s-media-cache-ak0.pinimg.com/originals/19/b4/01/19b401bff6cb37cf52a47e6195d81ee8.jpg]07-30 11: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 後一篇:[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aanee喜歡奇幻小說的各位
都市奇幻《識馭者》倒數第二章更新囉~喜歡原創故事的大家千萬別錯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6: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