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十章-長夜,突襲 (二)

作者:南雲桅上│2017-07-26 19:55:28│贊助:10│人氣:377

  紅土色的帝國軍戰車發現了那從沒見過的王國軍戰車,以掠食者的姿態而來。
 
  切斯落在水仙花號的觀測鏡裡看出帝國敵人發現大獵物的積極,那輛車體高聳,車前有著兩座機槍塔的帝國「軍馬」型戰車正朝他們直衝而來,砲口一陣硝煙冒出,隨後是車頭的撞擊聲,又是一枚被車身的厚甲給彈開的砲彈。
 
  與王國軍量產著十噸上下的標準型戰車不同,帝國軍的戰車不管體型與尺碼都是王國的兩倍有餘,昂貴而精密,火力宛如陸上軍艦,為數約有百台的帝國軍戰車大隊更是得到了「大陸艦隊」的稱號。
 
  而這次的戰爭被證實的,是王國軍的標準型戰車根本無法與帝國軍抗衡,戰車的數量優勢在戰爭開始的前兩個月就消耗殆盡,這給帝國軍的戰車官兵極大地信心,包括戰車長眼中這輛沒見過的深色獵物。
 
  「伊娜,右迴旋靠近拉戈爾他們,我們來試試看對方會不會跟上!」
 
  就在兩輛戰車帶著遮蔽星光的塵土對衝之際,水仙花號突然地轉彎,快速的反應就連帝國軍戰車也很是驚訝,只得以砲塔位置瞄準追擊。
 
  「查斯特,打燈號要拉戈爾帶隊到右側,現在!」
 
  「隊長要大家退到右側?」拉戈爾看著砲塔上的閃爍的信號燈,疑惑不解,這樣的移動與自己的追擊反向,明明就把那批帝國十人隊給追到戰壕前了啊!「算了,這是命令,大家右側移動,低下身!」
 
  「隊長在幹嘛啊?」巴羅躲在尤金的盾牌後伏低身子,手上的步槍再次上膛,成功地咬著帝國部隊的小小城舊感被命令給打斷。
 
  「專心戰鬥啊。」吉賽兒難得嚴肅,褐色的雙眼警戒地幾乎無法接近,她厲聲對著巴羅與荷馬命令道,「現在,你們兩個掩護我!」
 
  下個瞬間,舊式大型步槍的槍口震撼著掩護吉賽兒的巴羅與荷馬,衝擊波讓他們耳鳴不已。
 
  吉賽兒的狙擊,擊倒了帶隊的帝國軍百人長,拉戈爾回頭,報予吉賽兒肯定地微笑,他們眼前混亂的帝國軍部隊還沒見到後來的反擊,隨即就被水仙花號的身型給遮擋住。
 
  「隊長要幫我們開砲打他們嗎?」用大盾掩護著攻擊兵羅爾的凱伊說道,但怎麼看也不合邏輯,後頭還追著輛帝國戰車啊。

  「那菜少尉到底是想些什麼?」尤金也出聲問道,他從到部以來一直無法理解到切斯洛的作風,不滿早已與日俱增,「媽的真的會被菜鳥軍官害死!」
 
  「先別急!」吉賽兒對於切斯洛的作法似乎所知一二,「啊!帝國開砲了!」
 
  帝國軍戰車對著王國軍目標的砲塔開砲,怎麼也不解的是砲塔所處的是沒有目標物好攻擊的位置

         ——不管了,這可不是大好機會嗎?
 
  帝國軍戰車長的想法一落,砲手的射擊閥也隨之拉下。砲彈隨著砲口裡的旋線排著硝煙而出,不出一秒的時間,勝負就能分出,那戰車長的功績將會多一台王國軍戰車……這輛該是重型戰車吧?
 
  砲彈的飛行在碰觸到水仙花號的那一刻成了帝國軍戰車長最後悔的一件事,砲彈並沒有鑽入水仙花號的裝甲引發如想像中的爆炸殺死裡面的成員。水仙花號那特別的砲塔角度,精緻地焊接雕琢出來的把快速飛行的砲彈給往車身左側彈去。
 
  切斯落的炮擊手——查斯特的視野裡,那狹窄觀測鏡見到的是夜色中的帝國軍戰車砲口火光,再次地撞擊聲從砲塔側邊而來,雖然水仙花號前後已經擋下了不少發的炮彈,但仍在每次的被擊中時給他不小的震撼!
 
  但這次,隊長像是早已經算好了敵人的射擊,剛才那一發撼動著砲塔的砲彈經過一陣刺耳的刮擦聲後飛向戰車的另一邊,砲彈爆炸,火光裡的剪影是隨著火光飛散各處的士兵軀體。
 
  「隊、隊長,敵車……砲彈誤擊敵方士兵!」查斯特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看著帝國軍的戰車自己滅了自己的小隊,水仙花號把敵人的炮彈彈了開來。
 
  「呼——看來我的猜測是可行的。」切斯洛鬆下了一口氣,「準備反擊,伊娜讓車倒退,繞過敵戰車右側!查斯特準備從左邊射擊!」
 
  電機驅動著水仙花號猛然把駕駛的力道往後帶去,快速的倒車朝著目標而去。伊娜向是擁有著某種直覺,在即將發生擦撞的霎那讓水仙花號單側的履帶停止,沉重的車身被慣性帶著向左後方滑行,與帝國軍的「軍馬」車頭撞個正著,這讓砲塔早已轉向左側的查斯特有了最佳的零距離射擊機會……

  帝國軍的戰車駕駛,只見到灰黑色的車身猛然佔滿觀景窗裡的視野,而早已至定位的砲塔與那砲管的位置,更契合地直指著帝國戰車砲塔下緣的弱點,死神的鐮刀抵著脖子,能做的只有祈禱創世之神憐憫地給予奇跡。
 
  戰車的爆炸聲響徹營區外的戰場,夜空的晦暗被爆炸的火球給照亮,帝國軍馬戰車的砲塔和著濃煙與高溫汽化的血肉直上天際。水仙花號從濃煙中衝出,掩護著身邊的四二一小隊往目標所在的彈藥庫前去。

  抵達彈藥庫的路程上沒有帝國軍的阻礙,戰車被擊毀的消息傳開後多少給了威嚇的效果。
 
  但是彈藥庫裡的結果並不如切斯洛的預期,王國駐軍早已搬空了彈藥庫,撤退的跡象明顯。
 
  「隊長,這裡似乎什麼都沒留啦。」拉戈爾指派了官兵搜索四周,山腳平原四處的森林都被點燃了,不需太多燈火就能蒐遍整座彈藥庫,「你還是有指揮權,少尉,告訴大家下一步改怎麼走吧。」
 
  天空在同時亮起黃綠交錯的信號彈,兵營的暸望塔在這同時響起鐘聲,絕望與落敗的命令侷促地傳向平原上的王國軍士兵耳中,卻在沒完成傳遞的任務時就被爆炸給終結。
 
  「鎮上……四二一小隊撤回里埃爾鎮!」
 
  帝國軍在里埃爾鎮的夜襲經由信差與電報的傳遞,幾乎在同時抵達王城聖特拉爾。
 
  王城平靜的夜晚被打破,過了晚餐時間後通常出現的安靜,被從上到下的慌亂腳步聲取代,而因為禁衛軍森嚴的守衛而通常已經沒了人車穿梭的王城車道,此時人車穿梭的比白天還要忙碌。
 
  一輛本該由禁衛軍官專屬隨從駕駛的汽車,在車道上按著喇叭驅趕走滿王國士兵與聽聞風聲前來的號外記者,汽車快速地轉進官兵宿舍門前,剎車聲響起後橫停在外觀樸素亮著暖黃燈光的拱型門口。

  「訓、訓練官!」「長官好!」

  蒂耶娜連車門都沒關,大步跨進川堂裡,這把正下了勤務後隨意休息的禁衛軍士兵給嚇得站起,蒂耶娜沒有理會這些線再來說幾乎是多餘的禮儀招呼,逕自奔上位在三樓的女子樓層,她在一扇木門前停下腳步,門縫半掩著,這讓已經著急得毫無冷卻的她更加光火。
 
  「瑪瑟琳,我說過幾……唔!」眼前的晚輩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樣貌,讓她嘴上的罵聲給止住……

       「把衣服給我穿上啊——!」
 
  眼前的瑪瑟琳只穿了貼身的短褲,服貼的臀部線條在褲口略擠出多餘的豐滿皮肉,剛沐浴完的短髮還濕濕地黏在年華少女的肉肩上,而肩上本該出現的內衣肩帶,卻無從出現。
 
  「學姊——有沒有看到我的內衣啦!」瑪瑟琳沒把目光放在帶著親均萬馬般的氣勢直衝進寢室的帝耶娜,逕自翹著被貼身短褲包出股溝線的臀部在床下翻找,這讓巡房的長官看到還得了!
 
  「我說……把.衣.服.給.我.穿.上!」蒂耶娜手忙腳亂地官起房門,更對瑪瑟琳扯高了嗓音。
 
  「喔喲,不要這麼大聲啦!這樣大家不就知道我沒有穿衣服!」瑪瑟琳出聲抗議,這讓蒂耶娜臉上的陰影拉到了鼻間,咬著牙用不知道該笑還是該罵的語氣說道:
 
  「妳剛剛門根本沒關啊……」
 
  「誒!真的耶!」瑪瑟琳這才露出如夢初醒的表情,「還好學姐發現了!」
 
  ——真的會被妳打敗啊!

        蒂耶娜扶著額頭,她已經想不出什麼話來對應瑪瑟琳的後知後覺,她無奈地說,「不介意的話,先穿我的吧?」
 
  「耶——怎麼可以?」瑪瑟林澄大了眼回應蒂耶娜的提議,這女孩還會在意這種階級前後之分嗎?
 
  「別在意階級這種事啦!」「我怕學姐的內衣我穿不下。」
 
  兩人同時開口,預期中反差由如高山深谷的應答讓蒂耶娜臉上的陰影又出現,她看向軍服下那的確甚少起伏的胸口,「……好吧,妳自己慢慢找。」
 
  瑪瑟林繼續在她凌亂的衣櫃與床底下找著內衣,每次被糾正房間內務凌亂不合格的元兇就是瑪瑟琳啊,蒂耶娜始終不解她是怎麼撐過軍校那矯枉過正的氣氛的。
 
  蒂耶娜把手上才剛拜會完中央軍在王都的指揮官的文件放在桌上,拉出自己床下的行李袋也整理起自己的衣物。
 
  「咦?學姐要去哪裡?」瑪瑟琳探頭看向屏風後蒂耶娜的床邊一側,因為瑪瑟琳的房間區域實在太亂了,蒂耶娜在房間正中拉起一道屏風,這被她稱作「小瑪奇亞諾防線」
 
  「該不會是我房間真的太亂了,學姐才……」瑪瑟琳裝出涔著光芒的褐色大眼,直盯著蒂耶娜。
 
  「別鬧了,看我桌上那份命令。」蒂耶那這下沒有心情再跟瑪瑟琳玩鬧,今夜與巴蒙將軍趕往前線的命令就在眼前,「我們要去里埃爾鎮,帝國軍突襲來了。」
 
  「妳也快點把內衣找出來,該出發了。」蒂耶那點向瑪瑟琳的床邊,依舊零亂,不過瑪瑟琳早已找出一件內衣穿著,「粉紅色的……制服外會被看到吧!」
 
  「有就好了啦!不過——太好啦!」瑪瑟琳確表現出雀躍的樣子,開心地反身一躍落在蒂耶娜折得絲毫沒有澎起或彎曲的床單棉被上。
 
  「我摺好的……是也沒必要這麼開心吧?

  「記得昨天最後一次考核的那個小隊吧?上面就要他們一起前往了,巴蒙將軍也注意到他們腦子挺活的,我會讓妳從旁協助他們,可得認真一點帶啊。」
 
  瑪瑟琳朝天花板拋著蒂耶娜的枕頭,一副非得要把蒂耶娜的床弄的像她一樣亂才罷手,「當然沒問題啊!學姊學姊,雙倍薪水可以從明天開始算了吧?嘻嘻嘻……」

  「這個月就開始了。」
 
  雖是有些功利的回答,在這之後瑪瑟琳的眼眶中還閃過一道安慰中帶著滿滿傷感的光芒,「爸爸如果能夠知道,他一定很開心。」
 
  「也是呢。」
 
  蒂耶娜看著瑪瑟琳,這也許才是她被挑選作為前線實習官的意義——
 
  瑪瑟琳.畢夏普的家族作為艾爾貝哈特一家的侍衛官與領地防衛官,而自瑪瑟琳的父親這代,卻只有單傳地生出唯一女兒的瑪瑟琳,無意再繼續傳下這份工作的瑪瑟琳父親打算在女兒成年時從守衛官的位置上退下,自此結束畢夏普家族六代以來對艾爾貝哈特家族的守衛,告老歸田。
 
  但好景不常,在瑪瑟琳十五歲之時,女孩本該享受著艾爾貝哈特家族提攜的貴族學校的生活,被一場由克羅諾人所組織的「靛之國」的動亂中遭遇意外,傷重的瑪瑟琳父親,在嚥下最後一口氣前把瑪瑟琳託付給艾爾貝哈特家。
 
  剛進軍校的時候,那時的瑪瑟琳話不多,對於命令與前輩的要求永遠只有「是」、「不是」或如機器般地點頭而已,臉上永遠是防備一切的色彩,尤其在這絕對血統論的禁衛軍之下。
 
  但也許,是這幾年來真的讓她漸漸走出喪父的陰影了吧,也許這才是真正的她?
 
  「吶吶,學姊,南方是怎麼樣的地方?」瑪瑟琳屈身一彈地坐起身,湊進蒂耶娜的臉旁,「畢竟……除了領地跟王城,其他地方我都沒去過呢。」
 
  這把蒂耶那拉回現實,她放下手上冰冷的命令,對著瑪瑟琳露出她少見的,柔軟帶著暖意的微笑,「比王城熱一些,現在是夏天呢,據說啤酒很有特色。」
 
  雖然她對南部也說不出個所以然,畢竟是為了戰爭啊。
 
  「是嗎是嗎?」瑪瑟琳臉上浮出賊笑,把雙手插進蒂耶娜的行李袋深處,「那就不用帶這麼多衣服啦!」
 
  蒂耶那看出瑪瑟琳接下來的舉動,卻來不及伸手制止她。
 
  「等等,妳幹嘛!」
 
  「慶祝出發啊,內衣大煙火——!」
 
  蒂耶娜的行李袋裡,折得整齊的衣物全被瑪瑟琳給拋向空中,在瑪瑟琳燦爛的笑容中往屏風四周落下。
 
  落下的白色衣物中,瑪瑟琳是一種期待的開心,卻給蒂耶娜一種加諸在肩上除了負擔了家族的責任外,更加格外的重量。她是希望瑪瑟琳能夠安然地待在中央的,能夠遠離這場推向毀滅的血色漩渦越遠越好。
 
  但是瑪瑟琳的選擇卻讓她心中隱隱地痛著,不知是她的選擇被自身家族所給框住而不自知,抑或命運還是走到這一步,她自私地依賴著瑪瑟琳的陪伴,卻害怕戰爭讓她步上父親的路。
 
  ——瑪瑟琳,不管如何,我不會讓妳在這個世界的傷口更加擴大。
 

後記:
其實是為了下一個小節的過場,但是不知道怎麼的,每次寫到蒂耶娜與瑪瑟琳就覺得心裡甜甜的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586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錐生雅
瑪瑟琳好可愛!!!!!!!

話說,有個小小的建議,不過因為每個人的語感不同,所以參考看看就好。就是,驚嘆號盡可能不要出現在小說比較描述性的句子裡。原因是驚嘆號一定程度上會表達出情緒,搭在描述狀況的句子上相較之下可能會有點不搭?比如「......看著帝國軍的戰車自己滅了自己的小隊,水仙花號把敵人的炮彈彈了開來!」這裡用驚嘆號,給我感覺有點像球類比賽時,超級激動的主播XDDD 不是很合適~~

另外,刪節號使用上還是要注意,因為刪節號用意是省略或者延長語氣,用得不當或者過度容易造成拖遢的印象。對話中有一些很正常,畢竟人物的語氣上會需要,但描述中出現刪節號,就要比較斟酌計較了。

比如,「在嚥下最後一口氣前把瑪瑟琳託付給艾爾貝哈特家……」這裡,我會有點不太明確語氣延長的用意是什麼,因為下一段馬上就是跟「托付」這事無關的描述,在講瑪瑟琳進軍校的事了XD

不過這都是小事,且我在想也不是很絕對的問題,所以還是很棒噠!加油~~~

07-26 23:56

南雲桅上
謝謝錐錐!
其實也是自己打得太入戲,覺得該加強那種臨場的感覺。
不過後來看也是覺得太過於口語化的感覺,好像少了一種敘述感。
也許文字的步調還是有得要多加掌握的空間呢。

其實本來想塑造一個 緊張→被馬瑟琳和緩氣氛→歡樂中帶些壓力的感覺
一直在想她們那對的對話是不是還不太夠,量與內容感都是07-27 12:47
繪畫至上
(搶內衣~

07-30 22:27

南雲桅上
作者只要粉紅色那件,其他的誰都能搶!!07-31 00:30
BravoSierra26
戰場女武神的劇本如果交給俄羅斯人來寫,保證每一部都是全員戰死,
然後"下一部的主角群去收上一部主角群的屍"這樣無限輪迴,最後一部怎麼收?

主角群因為無腦上級洩密被圍,除指揮官外全員突圍成功但是撤退途中"被"戰死,
指揮官為了讓陣亡屬下的家屬能領到撫恤金,
在高層壓力下扛起無腦上級的錯然後被草草槍決+草草掩埋。

英雄部隊被消滅?沒這回事,那都是敵方的假消息......
所以主角群的家屬一毛都領不到。
如果活著為什麼領不到月俸?
如果陣亡為什麼領不到撫卹金?

很多年後,英雄部隊裝著遺書的傳令筒被人從撤退路徑旁邊的湖裡撈出來,
被國家美化後拍成電影,無腦上級用前元首的身分為電影小說作序,
大談國族主義(英雄部隊的成員大多是少數民族所以私自決定讓他們"被"戰死)
英雄部隊遺族?戰後經濟蕭條,都死乾淨了。

07-30 23:50

南雲桅上
阿哈哈哈,看完這一段留言覺得五味雜陳
還想了一下到底該怎麼回應會比較好勒,請別介意~

我怎麼覺得這個劇情在台灣也看得到,老實說您的前兩段我首先想到的是「回家」這部電視劇,也許某黨真的有部分傳承到蘇共的真傳吧(誤
不過後來想到的是,這個倒敘手法的表達模式跟「史達林格勒」片頭感覺有點像
該說是俄國片喜歡塑造的華格納式悲劇感嗎 哈哈

不過說到戰場女武神系列,其實一的精神對我而言是比較無感的
也許是太過於強調大大所謂的國族主義的部分吧。
自己不太喜歡這種國族主義式的熱血,所以後來的三的劇情比較能引起共鳴吧。

不過大談國族主義又是個私通者這種背景,我一直覺得有趣的是
歷史上的戰記類的故事永遠不缺這種角色,可是到了現代卻仍然沒少過啊
還蠻諷刺的啊。

自己故事的背景是參考歐陸法國吧,不知道給法國人寫劇本會怎麼樣呢。
總之我希望的點是放在追求生命與平等的付出與努力,還有為了找出自己信念的故事
裡面的角色最終會找出一個方向為依歸吧

不過你提到的一些東西到可以當作日後參考的一部分,謝謝這麼認真的留言啊!!07-31 00:45
BravoSierra26
法國啊?有個事件可以參考。

大家只記得納粹德國迫害猶太人,但是一戰前發生在法國的「屈里弗斯事件」我覺得更加撼動人心,一個前途無量的猶太裔法軍砲兵校官,因為統帥部企圖掩飾在反間諜工作方面的無能,只憑幾個手寫字跟幾句口語就在指揮官辦公室裡被以間諜行為當場定下國罪,整個審判程序真的超有效率

07-31 01:11

南雲桅上
歷史總著眼在戰敗者製造的悲劇,可是忘了戰勝者的黑暗面
就像美國早期也一直忽略442步兵團與日本人集中營的歷史

剛剛找了一下資料才發現早先有看過那幅拔階折刀的畫
可憐的是屈里弗斯的孫女孩是類似命運
不過他也還是有幸能在有生之年得到平反的人,也許跟法國的政治與文化環境比較有關係?
不過整個手段來說基本上就是祭人頭啊

說到這個就想到蘇聯元老有超過一半是猶太人的樣子07-31 01: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 後一篇:[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ohjstw316.
繪圖更新 ❄自己的雪初音自己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