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蛻變之聲】未命番外─夢。

作者:Wyatt (՞ਊ ՞)│2017-07-25 19:16:17│贊助:4│人氣:99
未命番外
 
  有時候,艾登發現懷亞特做事做到一半的時候,意識會像是放空了一樣。並不是說精神被抽離那種放空,而是像在進行一件事的時候,腦裡想的卻是另一件事──而且想得非常入迷那種。出於個人私隱,哪怕是與自己最親密的人也好,他也認為自己沒權力去隨意讀取對方思考(更別說他沒這個能力。)所以每當懷亞特陷入這種情況的時候,艾登都會選擇隨他去。
 
  這種情況不是經常發生,只是當發生的時候往往都在一些不適當的場合。
 
  例如某次艾登睡醒的時候,他看見懷亞特在燙衣服。
 
  溫暖的陽光,清新的空氣,還有一個只穿了一件過大襯衣替你燙衣服的丈夫──造就了一個如此溫馨且誘人的早晨。不過經過了前一晚的激情,他還以為對方會累得起不了來,沒想到他還能比自己早起床就是。不過燙歸燙,對於對方不懂得摺衣服這一點他實在清楚不過了,所以他打算等懷亞特燙完所有衣服之前先起床替他摺好旁邊那座疊得像小山一樣的衣服。
 
  看著對方因為懶慵所以只穿內褲和一件長度只僅僅遮到屁股的T恤,而T恤下擺那大腿和隨著上半身動作而若隱若現……好吧,一想到這裡他還挺想把他拉回床上再來一發就是。
 
  從對方衣擺下那不斷晃動著的尾巴來看,可以反映出尾巴主人的心情不錯。
 
  原本一切都是如此美好的,直至他看見對方的動作愈變愈慢,而且眼神漸漸放空為止。陷入這種狀態以後,懷亞特甚至連手中衣服因為燙斗高溫而發出陣陣焦臭味也沒醒覺。在下一秒,艾登更看見他手中的燙斗快要燙到自己的手上,這時他才嚇得直接從床上跳過去給奪走他手中的燙斗。
 
  他第一個想法就是:『啊,該死,又要買個新的燙斗了。』因為他剛才用力有點猛,所以把電線給扯斷了。也不是說他不懂得修,只是他懶得修而已。

  接下來第二個想法就是:『狼寶寶怎又發呆了?』
 
  抱著第二個想法的艾登把已經報銷了的燙斗放到一旁,然後走近終於回神過來但皺眉的懷亞特身旁,扶著他走回床上座好,輕聲問:「怎了?不舒服?」
 
  只見對方搖搖頭,隨意說了句:「沒事。」就準備站起來做別的,結果才剛站起來就感到雙腳一軟,給整個人倒回原處。還好身後的是柔軟的床,不然這麼一摔的話他撞到地上也會痛得要命。
 
  「你這副鬼樣還說自己沒事?」艾登毫不掩飾地翻了個白眼。
 
  「唔……嗯。」懷亞特仍然搖頭,似乎不太想說的樣子。
 
  見狀,艾登瞇起眼睛來,然後深呼吸了一下:「好吧。既然你不肯說……」艾登站起來,然後整個人給壓在懷亞特身上,並把臉埋在對方頸窩裡:「我就不起來。直至你肯說為止。」之後無論懷亞特怎推怎動他都沒關係掙脫出來,那時候他就知道艾登是說真的。
 
  也許狼是一種很有耐性的生物,但如果要跟艾登比耐性的話,懷亞特是絕對輸定的。也不是說他沒耐性,而是相比之下,艾登的固執程度卻是更勝一籌……。
 
  不過輸嬴是一回事,兩個大男人在比較上當然不會一開始就認輸了。哪怕是最親密的愛人也好。結果兩個就花了三個小時的時間待在床上動也不動──好吧,撇開一些刻意的挑逗和充滿暗示的磨蹭。總之,最後很理所當然的是懷亞特率先示弱。
 
  「好吧。」懷亞特伸手摸摸自己被啃咬過的下巴,緩緩地說著:「我只是在想,這種生活是不是我想要的。」他頓了頓,開始愈說愈小聲:「……又或者,這種生活是不是你想要的。」
 
  「怎突然想這些?」說完以後,艾登雙手放在懷亞特的耳邊,然後把自己撐起來,用藍色的雙眼直視著對方:「你又在怕什麼?」
 
  「我才沒怕!」懷亞特皺起眉來,喉間發出了微微代表不滿的低吼聲,但很快就靜了下來:「最近睡覺的時候一直夢到一些奇怪的東西。」
 
  「奇怪的東西。」艾登重覆了他的話,像是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接著道:「例如呢?」
 
  「例如……」懷亞特原本盯著對方的眼睛開始微微移開:「你結婚了。」
 
  「這有很奇怪嗎?」艾登挑挑眉。好吧,認真來說,他們該做的都做了,不該做的也做了,甚至連狼寶寶也冠夫姓了,只是──好吧,他們其實還沒結婚就是。並不是他們遲遲不結,而是彷彿整個世界都不想他們結一樣。先是深淵,再來是蟲族,然後就是丁吉,每當他們想衝去註冊的時候卻總會有些事情發生,久而久之他們就開始忘記了。如今艾登聽見身下的半狼人重提此事,所以他有一瞬間覺得驚訝的。
 
  懷亞特微微頭,然後又開口道:「場地很美,客人也很多,氣氛也很幸福。感覺上就跟我想像中的一模一樣,只是……」
 
  「只是?」
 
  「你旁邊的不是我。是一個穿著婚紗,很美的女性。」
 
  「噢。」艾登揚起眉來,不知該給什麼反應好:「呃……哇哦。」
 
  這下可真尷尬。
 
  「呃,你怎麼突然會夢到這些?」艾登摸摸鼻子,試圖轉移話題。
 
  「不是我想的。它就這樣莫名奇妙的冒出來。」懷亞特好不容易地翻了個身,然後趴在床上背向艾登,把臉堆進被子裡悶悶地說著,「每一天。」
 
  「啊哈,我猜猜──電視劇?」搖頭。
 
  「新聞?」又是搖頭。
 
  「…書?」仍然是搖頭。
 
  「好吧,看來跟這堆東西沒關。」艾登聳聳肩,然後他在思考在身下人兒把自己弄得窒息前給扯出來,還是直接順理成章的壓下去比較好。花了幾秒的沉默與內心掙扎,他還是決定了後者。
 
  感到背部傳來肉體的溫度以後,懷亞特皺起眉來、中斷了臉部與被子之間的親密接觸,扭頭開口問:「幹嘛啦。」語氣中帶著陣陣不爽意思,縱使從外人的角度而言,這與他平常說話的語氣沒兩樣;但艾登就是知道他現在不高興。而根據現在的情況,他猜想最主要仍然是與那個莫名奇妙的夢有關。如果知道源頭的話他當然義不容辭地去對症下藥了,可這次連他自己本人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所以他除了感到頭痛之外,更多的就是委屈。
 
  要知道他無論內心還是表現上都是一心一意的好丈夫哪。
 
  不過問題放在這裡是不會自己消失的,所以他決定主動去詢問更多有關這場〝夢〞的細節。
 
  「那個,你知道那個…新娘…的樣子嗎?」艾登說的時候不禁嚥了嚥唾液。一方面他害怕被懷亞特誤以為自己有離開他的意思;但另一方面他實在有點好奇為什麼他夢裡的細節會這麼清楚。
 
  「……記」懷亞特聽見以後抿抿嘴:「…記得。」多虧懷亞特的能力,艾登看見旁邊的盆栽伸出了數根長長的植物觸手,然後互相交纏,形成一個四方形的框框。接著,一道綠色的能量在框框內憑空出現,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各外擴──直至充斥著整個框框每個部份為止。再來就是框框慢慢變白,並開始像電視機一樣出現一些畫面。透過畫面,艾登可以從懷亞特的視覺看見〝夢〞裡的畫面。
 
  如同懷亞特所描述,畫面內的風景確實是很久以前他們二人曾計劃過的場地,就目前為止,一切都非常美好;甚至有一瞬間艾登以為這就是夢想成真的畫面。透過畫面,他看見了懷亞特慢慢地走近一個身穿著剪裁貼身,且能夠完美地勾勒出穿著者肌肉線條的白色西裝的人。由於艾登很少看到自己背面,所以當下的他完全沒察覺那是自己,因而有一瞬間心生醋意。
 
  為什麼狼寶寶走向這個人啊!
 
  直至那身穿白色西裝的男子轉身露出臉容,他才發現原來是那是自己。
 
  看向畫面中那面帶幸福笑容的〝自己〞,艾登臉部不禁露出同樣的笑容,然後在懷亞特來得及反應之前親了他臉頰一口。
 
  接著,艾登聽見了二人對話的內容,就發現有著奇怪的違和感。二人說話的舉動和語氣,都完全與現實的他們有著明顯的差別。無論是二人有著明顯的保持距離這一點,還是說他們說話之間都充滿著敬語來說,一切一切都讓艾登感到渾身不自在。
 
  『謝謝你願意當我的伴郎。』艾登聽見〝自己〞如此說著。他頓時全身感到一陣僵硬。有著同樣情況的並不止他一個,他可以感到身下的半狼人全身肌肉明顯地變得蹦緊起來。縱使看上去表情沒什太大變化,但他的肢體語言早就出賣他了。
 
  婚禮開始了,全場人都在拍掌慶祝。這些人似乎跟夢裡的〝自己〞很熟悉,可艾登對他們的臉一點印象也沒有。
 
  鏡頭一轉,納入艾登眼簾的是一個穿著白色婚紗,身材明顯非常火辣的女性。直覺告訴他這人就是懷亞特這幾天悶悶不樂的原因,可是他實在一點印象都沒啊!
 
  女子轉身過來,看著她散發著如同仙女一樣的氣質,以及那張雖不說上傾國傾城但仍然有和相當吸引力的臉孔,艾登……好吧,他仍然對這人沒印象。同樣的黑髮,還有那頭頂那兩片屬於混血獸人的獸耳,不過雖然顏色相似,但艾登看得出這女子不是狼而是狐狸。嘛,他每天可不是白捏的,要是這種程度也分不出的話他乾脆拿槍把自己給斃了。
 
  最讓艾登覺得有意思的是,女子同樣有著綠色的眼睛。
 
  但看上去總覺得有點怪異。
 
  艾登不確定到底是因為女子眼睛的顏色不夠綠,還是說她的顏色太過綠。總之他可以確定的是,對方的綠色眼睛只是停留於表層近乎單色的程度,而非他喜歡的那種有層次的。
 
  既然新娘出現了,艾登也料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不外乎就是掌聲,行禮,最後交換戒指、接吻。
 
  在他聽見牧師朗誦誓言──又是一個他不認識的人。他甚至看不出這人是男是女呢。不過直覺告訴他這人是個很危險的人,而且畫面中的〝自己〞似乎跟他很熟的樣。誓言結束之前都沒什麼不妥,只是從第三者的角度看見一場以自己為主角、但他卻半分記憶都沒的婚禮,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但在誓言結束後,他看見了畫面裡的〝懷亞特〞在同一時間微微站起來,並對身旁的人說了一句要去廁所以後就匆忙地離開自己的位置,往大門的方向走過去。只是在他即將離開教堂的一刻,他不經意地回頭一看──剛好看見〝艾登〞摟著新娘親吻的畫面──然後畫面就這樣結束了。
 
  看完以後,艾登實在沒什麼感。畢竟他是個理性的人,他知道自己不會做這種事,而無論過去‧現在還是未來,他都不會讓這夢境成真的──除非站在他身旁的人是懷亞特吧。
 
  「所以……你有什麼感覺。」懷亞特小聲地說,語氣聽上去似乎在害怕艾登生氣似的,但實際上艾登聽進去的卻是滿滿的不安。雖然他知道對方不安的理由,但這次可真的跟他沒關啊,就算想解釋也不知道該從哪裡入手。
 
  「唔……硬要說的話。」艾登故作思考一樣說道,這不禁讓懷亞特誤以為他準備認真回答,所以奮力地掙扎開壓在身上的艾登,然後調成坐姿,一臉認真地等待著對方的回答。
 
  短暫的沉默以後,艾登一臉嚴肅地回應:「我覺得你穿婚紗應該很好看。」
 
  「……」?????
 
  「好吧,我說笑的,畢竟你可能會把婚紗撐破……我不是說你胖,只是你肌肉看上去遠比那女人發達所以可能要重新訂制。當然了,樣式方面…唔!」在艾登繼續自顧自的說下去之前,一個枕頭隨即扔過來將他的話給堵住。
 
  「你……算了。」懷亞特嘆了口氣,然後抓了一把棉被,將自己緊緊裹好以後就躺在一邊玩自閉,不管艾登怎樣戳他或者搖他都不給反應,就像與世隔絕了一樣。
 
  「咯咯──有人在家嗎?」戳戳。
 
  ……沒反應。
 
  「再不起來的話我要生氣了囉──」輕拍一下。
 
  ……仍然沒反應。
 
  「已經中午了,你真的不起來嗎──」扯一扯被子。哇哦,包得還真緊。
 
  ……已經傳來打呼聲了。
 
  「寶貝起來吧算我錯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總之先道歉就對了。
 
  ……
 
  「好吧,我沒這個耐性了。」看情況真的要來硬的了。艾登意思意思的又再拉了一下被子,確定對方會抓緊不放以後,他就離開床上,然後往廚房的方向走過去拿工具。
 
  感覺到床上屬於另一人的重量消失以後,懷亞特抓緊被子的手也慢慢鬆開。可是幾秒以後,他感覺到床上的重量又回來了──他下意識被抓緊被子並準備好新一輪的鬥力。
 
  下一秒,他聽見了布料被剪裁的聲音。
 
  他感到新鮮的空氣從腿部的位置傳進來。
 
  正當他準備掙扎的時候,他聽見了艾登用悠閒的語調輕哼著歌曲所以就停止了動作。
 
  外頭的人一邊剪開被子,一邊說著:「有人喜歡把自己包成一份禮物放到老子面前,那老子也只好勉為其難地收下來了。」隨著棉被的口子愈來化大,久違的新鮮空氣讓懷亞特不自覺地放鬆了;不過當他看見艾登那充滿了陰沉和殘酷的表情以後,他卻不由自主地感到了一陣寒顫。
 
  他從沒見過艾登露出這種表情。
 
  就像另一個他不認識的人一樣。
 
  「吶狼寶寶,我有說過我是個喜歡拆禮物的人嗎?」艾登的話語如同哄小孩一樣溫柔,可他臉上帶著的笑容卻非常冰冷。這讓懷亞特腦袋頓時感到空白一片;而這一刻短暫的頓遲,卻給了艾登機會將他整個連拉帶扯的拖了出來,然後再一口氣摔到床的正中央。
 
  「那麼,老子不客氣了──」
 
***
 
  再次醒來懷亞特只感到全身痠痛,還有腦子像前天吃過的土豆泥一樣糊成一團。不過撇開身體上的不適,他這次倒是睡得挺好的。沒有夢到奇奇怪怪的東西,也沒再看見那場〝婚禮〞──這莫名地感到安心就是。
 
  要不是他腰痛得不想動的話,他大概會出去跑個步什麼的吧?
 
  「還有夢到那個夢嗎?」艾登懶慵的聲音從旁邊響起。
 
  他扭頭看向旁邊的人,只見對方變回原本平日那副樣子。彷彿幾小時前那副讓他感到恐懼的笑容和…行為都是假象一樣。懷亞特張開口,但欲言又止。合上嘴巴,僅僅用搖頭來回應對方的問題。
 
  「那就好。」艾登只懶懶地說了一句。
 
  接下來的日子,二人都回歸日常,只是像有共識一樣都沒有提起那晚所發生的事──畢竟……有點激烈和具衝擊性。
 
  不知道艾登用了什麼手段,自從那天開始,懷亞特都沒再想起那場夢境了,甚至有些時後他甚至連回想也很困難。不過──這似乎不是什麼壞事。
 
***
 
  某天,懷亞特又走神了。
 
  這次他是吃飯的時候吃到一半走神。
 
  雖然距離上一次已經過了一短段時間,但艾登仍然擔心他會再次回想起那場夢,所以他決定握著對方的手,主動開口問:「又想起夢了嗎?」不想對方感到不安,所以他事先以行動來給予對方安全感。
 
  出乎意料地,對方給予的是一臉不解。
 
  「什麼夢?」
 
  「呃,那場婚禮?」
 
  懷亞特一臉很認真地思考著,但最後仍然說:「我忘了。」
 
  透過未命的感應,艾登知道懷亞特並沒說謊;另一方面他亦知道眼前的人的說謊技術並沒有到達出神入化的地步,更別說眼前的人是自己了。唯一讓他能這麼短時間內將心結忘記得一乾二淨的,大概是因為作為主因的自己親自把這結解開了吧?
 
  「嗯,反正也不是什麼重要事,就當我沒說吧。」艾登笑了笑:「那你又在想什麼?」
 
  「我在想,偶爾來一場旅行好像也不錯。」
 
  「旅行。」他重覆說著:「去哪?」
 
  「我不確定。也許艾爾納?聽說那邊環境不錯。」
 
  「你會游泳嗎?」
 
  「沃利教過我。不過有點生疏。」
 
  「那你不怕淹死嗎?」
 
  「有你在嘛。你不是會陪著我嗎?」
 
  艾登聽見以後頓了頓,然後開始大笑起來。
 
  不知道對方在笑什麼的關系,懷亞特只是歪歪頭,然後伸手放在對方的額上:「生病了?」
 
  結果艾登伸手緊握對方那放在自己額上的手,拉下來;同將對方另一隻被自己握著的手給拉過來,交疊著:「沒事。」
 
  「你說得對,我會陪著你的。」
 
  永遠。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573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wyatt10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魔法組繪圖。... 後一篇:【塗鴉】遊戲的同人。(B...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s4456123喜歡輕小說的各位
《妹妹說要靠新手裝打進排名第一,沒搞錯吧!?》9/14更新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2907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