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27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07-24 00:59:50│贊助:50│人氣:6016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27 『噪音』

翻譯:家族ad
校對/潤色:流星雨(Meteoroid)

咕隆、咕隆。

從或近或遠的地方不停傳來沉重又空洞的鳴響一樣的聲音低沉的震動。
聲音的震動感覺在近處,從鼓膜進去的聲音搖晃著頭蓋骨,然後經由骨頭傳到手腳指尖。

血流的感覺變得遲鈍,血管中好像有污泥流入一般不快,內臟的活動極其微弱,彷彿在腹中被塞進黏土工藝品一樣的感覺。

氧氣無法送到大腦,本應進行的思考也停滯無法依靠。
沉重鳴響的聲音沒有遠去的跡象,眼球在眼皮下咕嚕咕嚕轉著。

「――――」

十分緩慢的身體的感覺和動不了的倦怠感,伴著湧上來的嘔吐感和遲鈍的思考,昴慢慢的睜開眼睛。

在眼皮下習慣了黑暗,以至於難以接受突至的白光。
呆呆地環顧左右,白色光景裡有著各種各樣的東西在蠕動,宛如在白色的屋子裡,小孩把顏料甩得到處都是一般。這樣的感慨也在冷靜下來的視界裡逐漸遠去。

經過數十秒,眼睛取回了原來的狀態,在昴視界裡展開的是昏暗的房間和骯髒的天花板。除此之外,還有到處走動的忙碌的人們的氣息,及他們的身形。

「喂,小哥醒來了!」

耳鳴不止的昴,被突然傳來的聲音襲擊。
繁忙的人群被不必要的音量強有力地止住,聲音的來源吸引著大家的目光。

「貓耳的小姐來這裡!其他人繼續工作!抱歉啊各位,繼續工作!現在是分秒必爭啊!」

「真是的,煩死喵,剛才就讓你注意好多次了改不喵嗎,安靜點人很多啊,趕緊回去做你的工作去。」

拍著手,察覺到自己聲音太大引起注意而道歉的巨漢,以及對操著關西腔的犬頭獸人怒氣沖沖抱怨獸耳少女――不對,青年。
穿著破爛的女裝,身上到處都是血污的人——菲莉斯俯視著昴安心地嘆了口氣。

「醒來了呢。明白狀況……不對,能說話嗎?」

「…啊,菲利斯?」

「嗯嗯,大家最喜歡的菲利醬呦。然後,你是萊月・昴,現在在這,稍微喵成的野戰醫院,你受了重傷被抬進來了,能理解嗎?」

對著用嘶啞聲音回應的昴,菲利斯快速地說明情況。
勉強用著凝滯的大腦,把他的話一字一句咀嚼消化。

巡視四方,昴確認自身周圍。接著,注意到自己橫躺在由多層衣物和布做成的簡易的睡具上。
然後,和菲利斯說的一樣,周圍是野戰醫院的樣子。

周圍到處都是和昴一樣躺在簡易床架上,痛苦喘息著接受治療的人。
舉目望去之處皆是由血的味道及低聲哭泣的聲音交織而成的慘狀。單純的魔法治療應付不了如此數量的傷患,從餘光能看見用針線縫合傷口的場面。

「這……到底是什麼……」

「頭腦似乎還很混亂的樣子呢。慢慢的,回想看看自己暈倒前發生了什麼。回想起來的話,自己就能知道答案了。」

像放棄了一般的語氣,並沒有特別的原因。
菲利斯的話雖然不溫柔,但不是他心情的問題,而是他也處在沒有餘力的狀態了。捲起的袖子、白色的肌膚和臉上沾著幾道血痕。
作為一流治療師的菲利斯,在這慘狀中被要求了多少工作不難想像。然後,造成這個大慘狀的原因是——

「魔女教……」

「真的,那些傢伙是最惡劣的。雖然早就知道了……對他們的認識有些太膚淺了。沒想到居然會做到這一地步。明明不得不去想的。」

懊悔的咬著嘴唇。菲利斯因為昴的話低下了頭。
懊悔得顫抖的菲利斯的心情昴十分清楚。雖然明白,但比起這個還有著不得不確定的事情。

「艾,艾米莉婭!?艾米莉婭在哪裡?沒有來這裡嗎?」

「…………」

「強欲那個混蛋……大罪司教把艾米莉亞拐走了。然後我……」

讓語尾顫抖的,是因為明白了不安的事態。
從菲利斯低著眼,沉默的態度,昴得到了明確的答案。

至少,艾米莉亞不在這個地方。
然後按照暈倒之前的記憶推測,她落入了雷古魯斯的手裡——

「碧翠絲呢?」

「……碧翠絲醬」

「是啊,碧翠絲,和我一起的女孩子在哪裡?波浪捲髮穿著禮服,傲嬌地臉很可愛的……碧翠絲呢?」

艾米莉亞被雷古魯斯拐走了,應該不會有錯。
從雷古魯斯的態度來看,他加害艾米莉亞的可能性——雖然不確定,應該很低。雖然不能原諒,但姑且是這樣。
但是碧翠絲怎麼了。在那個場合裡不止雷古魯斯還有席利烏斯,而席利烏斯對碧翠絲有著強大的敵意。

既然昴平安的被抬入野戰病院,也就是從席利烏斯那逃出來了。
是誰做了什麼,守護了昴嗎。

「喂,拜託了。告訴我。碧翠絲呢……」

「————」

不回答引起了不安,昴拚命地向菲利斯請求。菲利斯閉上了眼睛,然後和站在旁的巨軀的獸人——里卡多、「鐵之牙」的團長,兩人對視了一下然後一起看向了醫院的一角。
在他們視線抵達的地方,昴看到了。

「碧翠絲」

遠離傷者的位置,有著單獨放置的禮服的少女。
發現了在簡易床上睡著的一點也不動的碧翠絲。昴想掀起蓋著肚子的毛巾跑向她。
但是在起身的中途感到頭部劇烈疼痛。接著,右足的痛苦一起作用,導致體勢崩壞了。

頭的沉重來自於倦怠感,但右足不自由的理由還不明白。
慌忙的看向那裡,看到自己腳慘狀的昴說不出話。

「喂喂」

「如果沒有碧翠絲醬的治療魔法的話,昴現在就失去一隻腳了。不得不感謝那個孩子呢。」

昴的右足,大腿部的肉約一半被削走不見了。與左足比較起來明顯欠缺的右足,簡直像是封印一般裹著好幾層繃帶。再加上固定腳的木板,便是失去自由的原因吧。
忍不住用手指觸碰,昴瞬間感到被雷劈中一樣的感覺。

「回想起來了……!」

雷古魯斯,離去時的最後一擊。
奪取艾米莉亞,說著胡話離去的雷古魯斯,用後腳踢沙一樣地輕鬆地踢向地面,使昴的腳沐浴在土中。
那個瞬間,昴的右足像是被獸爪攫住一樣負傷。其結果就是現在昴的右腳。

「我跑過去的時候,小哥的腳可是只連著一片皮一片肉下垂的狀態。說著『絶對要接上』,那個小姐邊哭邊用治癒魔法,總算是趕上了。」

「在那之後,被搬進來的昴由菲利醬治療了。但菲利醬的治療不保證能恢復到和原來一樣。現在只有骨頭和神經連在一起,在肌肉再生之前不靜養不行,勉強是叭叭~」

交叉著兩腕,菲利斯用×的手勢封印住想要逞強的昴,
但是昂也沒有沉默地遵從,他無視菲利斯的話試圖離開位子往碧翠絲的方向前進。
菲利斯嘆了口氣,看著試圖挪動身體的昴被巨大的手如同抓毛蟲一樣抓住。

「算了,把你帶到小姐的旁邊,就這點事,我覺得小哥也會想這麼做的。」

「抱歉,謝了」

「不算什麼」

里卡多把昴連同睡具一起搬到碧翠絲的簡易床旁邊。從那裡探出身子看碧翠絲的樣子。不懂的碧翠絲連呼吸聲都聽不到,靜靜地沉睡著。
作為精靈的碧翠絲像人類一樣睡著,是為了節約活動所消耗的魔力。不能像帕克一樣消失在憑依物裡是弊害,也儘量減少一點負擔。

因為這個原因,看到碧翠絲的睡臉對於昴來說並非罕見。
只是,像這麼安靜,像死一樣的睡姿是第一次見到。

「這個,只是睡著……了嗎?十分的不安啊」

「睡著了,這麼說是語病。現在作為精靈的技能完全停止了,休眠中……嗯,接近於假死狀態。」

「假死狀態,為什麼……!?」

碰碧翠絲的額頭,昴為傳來的溫度之低感到驚訝。無論是觸碰睫毛還是臉,惹人憐惜的反應一個都沒有。在這之上菲利斯的報告。回答改變神色的昴的是,蹲下來的里卡多。

「用貓耳小姐的話來說,是達到魔法使用極限的結果。實際上的確會變成這樣的情況。我偶然在廣場上發現小哥。到處都是有著和小哥幾乎一樣的傷的人。全部都是小姐一個人為了不讓所有人死一直努力忍受下來的」

「――――」

嘆息的里卡多的話,讓昴一下子語塞。
和昴一樣負傷的人――那是被雷古魯斯攻擊腳的昴和其他人的感覺共有所造成的被害擴大。肯定是席利烏斯的刁難。看來怪人在那裡就撤退了,留下來的碧翠絲的奮戰從那裡才開始。

昴也是,和昴同樣負傷的人們也是,平等的進行治療。
當然,因為昴是貪心的、有著過多渴求的男人。和那樣的昴一起度過的那個孩子也不會捨棄任何人。
所以說碧翠絲將自己持有的魔力全部榨出,拯救人們的生命,作為代價倒下了。

「碧翠絲沒事的吧……?只要休息就好了吧?」

「……說實話,不樂觀喵。嗯~~坦白的說,很糟糕。菲利醬作為治療師是一流的,但是精靈的事情是門外漢。而且這孩子,和普通的精靈不一樣吧?解決方案,基本沒喵」

「怎,怎麼做才行!?碧翠絲,不救的話……我……」

不是,才只過了一年嗎。
帶出來,想給她幸福,這麼說之後才過了一年,碧翠絲的生命不該在這裡結束。
幸福,幸福,幸福,比誰都應該得到幸福的孩子不是嗎。

「魔力不夠所以會消失的問題嗎?從其他地方拿過來不行嗎?小哥是契約者的話,從小哥那」

「……這個笨蛋昴親。門崩潰了所以不能從其他地方送魔力喵。明明從昴這裡運送魔力是最輕鬆的方法」

「對了,波口的果實,有了波口的果實的話,提高我自身的魔力,從那裡榨出魔力送給碧翠絲的話……!」

「這個笨蛋!」

以為看見光明的昴抬起頭,卻被菲利斯生氣地盯著。
昴吃驚於意想不到的尖鋭視線,菲利斯馬上因為自己生氣而害羞的撥弄前髮。

「都說過多少次了喵。那個是……真的真的危險喵。對於昴的身體更加……那個已經只是毒了。就算做了那種事,也只是死人增加到2個而已……絶對不喵做」

「…………」

嚴厲的菲利斯的話,包含著如同哭訴一般的聲音。這個真摯的想法,讓昴閉上嘴將輕率的判斷嚥回去。

菲利斯是治療的專家,當然,為了治療倒下的某人肯定想過不少方法。
昴的突發奇想,肯定是被考慮過的。

「擔心碧翠絲醬的昴親的心情我明白。雖然明白,也不是現在就要把她怎麼辦。現在比起擔心這個孩子,其他的不得不考慮的事還有很多……」

「碧翠絲以外……對啊,還有艾米莉亞的事,而且……」

因為菲利斯的話返回現實,昴環視周圍。
化成野戰醫院的空間,現在也有著滾動的人影——但是,這很奇怪。在那裡不管怎麼看都不止和昴同樣右腳負傷的人。由於其他原因被搬進來的人的身影還有好幾個。

「說到底這裡是哪,這個狀況是……不,現在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變成有這麼多傷者的狀況?」

「魔女教的大罪司教,小哥也這麼說了吧?」

「不只是,這樣吧?不對,我見到的只有大罪司教兩人。但是這種程度的傷亡怎麼看都不是二個人能做到的。說起來大罪司教不帶上魔女教徒就很奇怪。」

一開始出現的,作為威脅過於強大的兩人。
因此昴單純的將焦點放在危險度高的大罪司教兩人——但是像培提爾其烏斯那樣,那些傢伙也把魔女教徒帶到都市的話才比較自然。
那樣的話過大的傷亡也能認同。

「大罪司教兩人,和兩人部下的魔女教徒,難道不是現在襲擊都市的威脅嗎?」

「關於這件事,以各方面來看,不得不說……」

對於昴得出的結論,苦著臉的菲莉絲想要回答的時候。
但是,在說話的一半就被打斷,在他補充昴的結論之前,被別的東西往完全意料不到的方向插入。
那是。

「呀吼呀吼呀吼――」

在空間響蕩的是,場合不對的高亢的聲音。
輕鬆的語調編織的聲音,明顯不符這裡悲傷的氣氛,舉例來說,就像認真的對話中,一不小心調到了娛樂節目的頻道的那種不講理,不謹慎相近。

「什,麼……?」

聽到聲音抬頭的昴慌忙的環顧四周,沒有看到聲音的主人,那個原因昴立馬就想到了,
剛才聲音聽起來像是擴音器或喇叭,這個感想,昴今早想過完全一樣的事,

「都市廣播的魔法器?」

「諸位人渣們,有精神嗎,有為每天不管聽多少次都美麗的我的聲音感到興奮嗎?嘎哈哈哈哈!」
像是驗證昴的想法般,廣播經由魔法器再次開始,
中途聽到的聲音像是孩子殘虐性的感覺,把禮節唾棄踩爛踹開一般說話方式的女人的聲音,
高笑的聲音壓迫鼓膜的深處,引起了生理上的厭惡。

「什麼啊,這個笨蛋一樣的聲音,喂,這個是……」

「噓,昴親安靜一點」

用手指抵住嘴巴,伸尖耳朵的菲莉絲讓昴安靜下來,
這個異變讓菲莉絲露出認真的表情,里卡多也露出了警戒的表情,睡下的受傷的人都把耳朵堵住嗚咽,
看來他們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聲音。

「好了好了,對美少女的聲音發情不止的諸位人渣們,我有重大通知給你們,我們呢,已經玩膩了所以想著要不要回去。――騙你們的,開玩笑的,白天也好黑夜也好,好戲從現在才開始不是嗎,嘎哈哈哈哈!」

刺耳的刺耳的,刺耳的聲音。像是在別人的耳朵邊放個鏡子,然後用尖鋭的爪子抓,滿滿都是惡辣喜悅的聲音,什麼,什麼啊這個聲音,這個女人是什麼人,

額頭浮出冷汗,昴察覺到了自身的不正常。
在昴頭腦理解之前,身體的異變就被捕捉到了。

「先放下我的絶對會讓人捧腹大笑的笑話,讓我們繼續剛才的通知。和剛才說的一樣,這個都市被我們佔領了。你們全部都是籠中鳥……錯了,是蟲籠中的蟲」

「――!?」

「蟲子就該像蟲子一樣,隨著蟲籠的主人的心情決定性命才符合你們的姿態。翅膀、腳和頭,隨心所欲地拿走玩耍……噶哈哈哈,難看難看!真是不留情的傢伙。盡情感謝留你們一命的我的溫柔吧,嘎哈哈哈哈!」

反覆的,充滿惡意的搞笑。
輕視他人,蹂躪凌辱他人而感到無比快樂的惡辣。
昴比起任何人,都清楚這種存在。

「停停停,腦子不好的你們肯定不明白我可貴的話的真正含義。無能的蠢貨,一有空就只想著交配的人渣們,溫柔的我會更加更加的說的容易理解,加上受虐狂最喜歡的吐口水告訴你們哦」

「――」

「蟲籠裡的蟲子會隨著主人的心情被玩弄,而你們蟲子能做的就是討好拿著籠子的我們。心情不好的時候被扯掉翅膀或腳也沒有辦法的只能顫抖的你們拿來甜頭的時候,我會像母親你們溫柔的摸你們的頭。所~以~說~,噶哈哈哈哈哈!」

面對反覆的惡意,昴模仿菲利斯他們沉默地聽著。
一個呼吸,一個單詞,重複的話語裡有著如泥巴渾濁的東西在胸口堵住,昴強行用鐵一般的意志封住不愉快的感覺。

然後,注意到了,昴注意到了某件事。
什麼,這是。

「之後,我們還會向你們這群人渣提出要求。你們就拚命地露出難看的表情,叫喚著不想死不想死,想辦法從人群中脫出傳達給我們就好了。那樣的話,那個溫柔到讓全大陸的人落淚的我,說不定會考慮放下手裡的蟲籠。嘎――真容易理解!嘎哈哈嘎哈!」

自己興奮起來捶著手,坐在椅子上還不停地跺地。
那個內容也好智障的說話方式也好聲音也好,讓昴精神暴躁的——問題是,不只是這些。

從剛才開始,就能聽到聲音。
恐怕,是在和魔法器同一個房間的緣故。在女人的聲音之間插入,隨著廣播微弱的傳達給昴。
但是,不知道聲音的正體。
是什麼還差一步,感覺還差一點就到達答案,卻得不出來。

不去注意,不去察覺,不去知道就行了。
能聽到高鳴的心臟,能聽到血液流動般的集中。拒絕卻又理解。拒絶,理解,拒絶,理解。

——明明是很微弱的聲音,在昴聽來像是無數蟲子振翅的聲音。
很近,無限接近正解。雖然很近,卻得不到。
羽蟲的羽毛拍打的羽音,好像也混入了魔法器。關於這個世界的魔法器的性能昴並不清楚。所以這不過是昴的想像。隨著昴的常識,也有其他感覺到違和感的東西。
那個違和感和羽音,附著在昴的鼓膜上離不開。

「那,結束。我的可貴的話到這裡就結束了。變態人渣們請節哀順變。蟲子們盡情的努力就好了。剛才也說過了……我們已經在操作這個都市的水路的四個制御塔那紮營了。我覺得不考慮奇怪的事比較好吧?因為溺死的人的死去的臉,實在是看不下去的醜啊!嘎哈哈哈哈――」

脅迫的高亢的笑聲,自然地淡出,聲音中斷了。
使昴不安的羽音也聽不見了。隨之而來的脫力感支配了全身。然後立馬看向了菲利斯和里卡多。

「剛才的廣播,你們怎麼想?」

「怎麼想什麼的,就這樣……雖然是不留情的話,被搶走先手完全淪為後手就是現在菲利醬的現狀。」

苦臉的菲利斯咬著手指回答,昴皺了皺眉。
由於各種方面上都引人注意的廣播,明白了敵人的目的和所屬。

「也就是說剛才的是魔女教的……」

「最初的廣播是在昴親昏迷的時候,現在是第二次。當時報上了名。魔女教大罪司教的『色慾』擔當……」

在那話就中斷了,菲利斯煩惱著要不要繼續說下去。
不明白那躊躇的理由的昴歪了歪頭。

魔女教的傢伙報上令人憎惡的名字是約定俗成的。隨著話題的流向,接下來是名字。

魔女教大罪司教「色慾」――沒想到的第三個的大罪司教。
那個名字是,

「雖然菲利醬不相信那令人噁心的喵。但是她確實是這麼報上名字的,」

菲利斯醬先把這句話說在前面,讓昴判斷其信用度很低。

「卡佩拉・艾美拉達・魯古尼卡――不可能存在的,王族的名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555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6 篇留言

Raise
終於出了 好期待

07-24 12:00

Raise
也辛苦流星雨大大了

07-24 12:01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我處理超久的啊啊 這一篇

07-24 12:51

俊杰
超紧张的说!非常感谢大神!

07-24 19:13

JESDE
辛苦惹 請問白鯨是第幾卷?

07-28 02:43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白鯨的話,文庫本第七卷

07-28 09: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rankrozen對愛看後宮魔女的人
魔女小說更新囉!希望大家都能來踩踩看看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