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洛索達:龍原神子《0723,31 . 逆天的秘策 (3) 》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7-07-23 21:44:21│贊助:220│人氣:615
※封面圖取自Stocksnap ( CC0 授權圖庫)



BGM:



  戰爭開打了。

  我們向鄰近的種族發動了侵略,打破了那千年以來約束各種族的「紅寶石條約」。
  這是莫迪恩皇的指示。

  我只能遵從。



 
  當裴蒂離開指揮室時,外頭的天色已晚。校場上的士兵們赤裸著上半身,用毛巾擦拭著自己的汗水,從那健壯的肌肉上仍能看見打鬥練習所留下的傷痕,可每個人臉上卻沒有一絲懈怠,是支精神和肉體上都屬於巔峰的部隊。
 
  她站在指揮所的門前,看著洛索達小隊長把幾支部隊分別帶離,望著他們井然有序的軍隊儀容,裴蒂想起了六年前那支「第二進攻大隊」,她曾經也帶過這樣的隊伍。
 
  沒理由我不能再造一個。裴蒂心想,然後走下了階梯,朝著城牆邊走去。
 
  那裡有著一棟破木屋,原本是用來當做倉庫使用,不過在裴蒂等人和皮洛恩達成同盟以後,這裡便成了「弗司妲」休息的地方。
 
  木屋外面有著一攤篝火,裴蒂看著大部分的人圍在那裡,男人們跟洛索達人一樣赤裸著上半身,而一些沒有參加訓練的女人則用著從皮洛恩那裡送來的藥品去替他們包紮。
 
  她停在遠處,靜靜地看著他們。儘管在經過盧本和多奇恩的事件以後,原本不算多的部隊如今又更少,跟其他種族比起來更顯弱勢。
 
  但這些人沒有放棄希望。
 
  裴蒂看著受傷的男人和女人們笑開懷地聊著天,沒受傷的人們則豪邁地喝著酒,暢談著今天所發生的大小事務。也許這些人討論的話題低級、下流,但卻總能逗得所有人哄堂大笑,這種輕鬆的氣氛正是她想要塑造的,一支部隊可不能總是沉浸於悲傷的氛圍裡。
 
  她再邁開步伐,走到了篝火邊,其他人看見裴蒂一來,紛紛收起自己放蕩的心,準備站起身子行禮──但她卻僅僅揮揮手,示意眾人坐下。
 
  「還好嗎?」靈從人群中走出,那頭雪白的長髮依舊醒目,身上穿著一貫的襯衫和黑緊身褲,但原本時常配戴的匕首卻沒帶上。
 
  「嗯。」裴蒂點點頭,然後看著其他人。「奇克的訓練還可以嗎?會不會太嚴厲?」
 
  「會啊,但雖然很累,可洛索達人的戰技真的很棒。」其中一名身材較壯碩的男子笑道:「要不隊長以後也這樣做吧?」
 
  「喂,那會操死人的吧?」另一個滿身是傷的男子嘀咕道。
 
  抱怨男子身旁的女人用酒杯頂著他的右手,挑眉。「哈哈,是你太不經磨練了吧?」
 
  「說什麼呢?」男人惱怒地回應。
 
  「好了,別吵了。我會考慮的。」裴蒂選了一個空地坐下,所有人都轉頭望著她。「嗯?瑟薇安呢?」
 
  「先睡了。」靈坐在裴蒂身邊,嘴角揚起淡淡的甜笑。「她的個性跟妳一樣倔強呢,累了還是不肯休息,一直陪我們練習到最後一刻。所以我讓她先睡了,畢竟才五歲……儘管有著非凡的實力,但終究是個孩子啊。」
 
  這番話倒讓裴蒂想起了盧本曾說過的話。他想過利用瑟薇安的魔法力量去制霸整個北境,艾洛也稱她為傳說中的「大法師」、「龍原神子」……但靈說的沒錯,她終究只是個五歲小孩,根本沒必要去參與戰爭。
 
  也許讓她參加訓練也是錯誤的決定。裴蒂心想。
 
  她晃了晃腦袋,現在可不是想那東西的時候。裴蒂看著眾人,輕聲說:「從結論說起,弗司妲已經收到了第一個任務:『我們將護送精靈大使前往矛尖城寨』,且洛索達人將不會參與這項任務。」
 
  所有人一陣靜默,但這也在裴蒂的料想之中。人類與精靈是從遙遠的三百年前就結了仇,而現在他們卻必須藉著保護精靈來恢復自己的名聲,這是何等的諷刺?
 
  裴蒂繼續說:「精靈大使對我們和洛索達人的同盟並不會多加干涉,應該說她認可了我們之間的三方同盟,那主要的原因不用提……就是南方的獸人。」她仔細地看著所有人的表情變化,頓了頓。「我們除了護送精靈過去以外,也要順便去探探獸人的虛實,然後回報給皮洛恩隊長。」
 
  「……呵,這就是被當成棄子了吧?」靈的聲音打破了寧靜。「弗司妲全滅了對洛索達人並不會有影響,而派我們護送精靈也能彰顯三方同盟的真實性,讓那些飄忽不定的其他種族可以更明確地知道『我們同盟了』?好樣的,皮洛恩這人真的是……」
 
  裴蒂站起身,正面迎上了來自所有人的目光。有人表情亢奮,也許認為這是證明自己的機會,可也有人顯得不安和怯懦,畢竟這一次出城都不見得能夠再回來這裡。
 
  她吸了一口氣,溫柔地說道:「各位聽好。無論是精靈、矮人、獸人、亞人,甚至是跟我們同盟的洛索達人,他們都不可能會完全地相信我們,因為六年前大戰的傷害已經鑄成,不管我們再怎麼地想去改變、展現人類的良善,可好的一面終究會隨時間流逝,唯有『傷害』永世留存。」
 
  在場的人們都沒有吭聲,每個人都靜靜地坐在那裡看著裴蒂。她發現原本怯懦的人表情顯得堅毅了一點,亢奮的人也冷靜了下來──她需要所有人明白自己到底想說什麼。
 
  「但也正因如此,『弗司妲』才會在這裡。」她把手放在自己胸口,憶起當晚他們一起宣誓的場景。「因為如果不正面擊碎這種刻板印象,人類永遠無法翻身。」
 
  有人站了起來。
 
  裴蒂看著原本坐在篝火旁的人紛紛站起,他們跟裴蒂一樣將手輕放在自己的胸膛,雙眼投射出堅定的意念,每個人都揚起了淺淺的微笑。
 
  她嚥了嚥口水。「這趟可能不會再回來此地,像這樣聊天了。」
 
  「這就是我們獻身於您的理由。」靈走到了裴蒂面前,然後單膝跪地。「女王。」
 
  「──女王。」其他人紛紛應聲而跪下,其中年邁的人儘管需要有人攙扶,但仍舊選擇了跟其他人一同跪地,只為表達自己的忠誠。
 
  此情此景搞得裴蒂必須咬著下唇才能強忍住自己不掉下淚水。每一次,當她覺得自己害了人類必須再次被迫害時,他們都無異議地遵從;每一次,當她覺得自己又要把人類推入火坑時,這些人依然沒有怨言地跟隨著自己。
 
  每一次,他們都沉默地當著她的靠山,讓自己可以毫無後顧之憂地去面對外來的迫害和威脅。
 
  每一次、每一次……
 
  她流淚了,裴蒂發現自己仍舊忍不住輕聲哭了出來。然而,這對一個領導者來說是不對的,她知道自己不應該透露出軟弱的模樣,至少在其他人面前,她必須保持自己那堅強、自信的一面,否則其他人就會動搖、軍紀渙散。
 
  我不是一個好的領導人。裴蒂在心中想著,而這句話她早就不知道說了多少次。
 
  她任由眼淚從臉頰滑落,哽咽地說出當天的誓言:「人類永不該被奴役。」
 
  「人類永不該被奴役。」所有人附和。
 
 
 
 
  莉茵身上仍穿著那件紫色禮服,她站在指揮所的二樓,傾身向前倚著護牆,看著城牆邊木屋的人群。他們紛紛朝著那唯一站著的人跪下,看起來就像在宣誓一樣。
 
  「我沒想到妳會建議我殺了人類。」皮洛恩的聲音從身旁傳來,她轉過頭去,恰巧看見那白皮膚的人雙手枕在後頭,站在離自己約兩、三公尺的地方低頭看著什麼。
 
  應該也是在看裴蒂她們吧。
 
  「如果是其他人來的話,他們肯定會建議你殺了她們吧?就從大局觀上來看,我認為這樣的決定是很妥當的,一點問題都沒有。」莉茵眨了眨那雙美麗的青藍色眼眸。「但我知道你絕對會駁回這樣決議。」
 
  「那又何必說?」皮洛恩問。
 
  「就我的立場,總還是要說些什麼吧?同時也該表達一下精靈的立場是什麼,對於我們來說,人類是死不足惜的。」莉茵嘴角勾起了戲謔的微笑。「而且先表達我們的立場以後,向你索要弗司妲當護衛也會簡單得多吧?」
 
  「因為死不足惜,所以要來也沒差,是嗎?」皮洛恩笑了一下。「這點我也是明白的。」
 
  「那換我問問題囉。」莉茵側身坐到了護牆上,看著皮洛恩笑道:「其實在我問起弗莉狄的事時,你說你知道有讓我嚇到。洛索達人的團結意識很重,沒想到你居然會留下裴蒂,你不恨她?」
 
  「因為弗莉狄?我當然恨。」皮洛恩轉過身來直視著莉茵,他的語調平淡,沒法感覺到一絲起伏。「戰爭結束以後,當瓦安團長死訊一到,我對人類便充滿著無比的仇恨,因為他們奪走了我最尊敬的偉大戰士。妳想知道我對人類的恨有多深?」他捲起了自己的衣袖,潔白的手臂上有著數也數不輕的傷疤。「這是我當時虐殺人類戰俘時留下的疤。」
 
  「虐殺?」莉茵一愣,她沒想到眼前這時常保持冷靜的男人竟然也會做出這種衝動的事。「你殺了多少人?」
 
  「不知道。」皮洛恩把袖子放下,他又轉過身去看著那角落的篝火,眼簾低垂。「我只記得那段日子就是早起時殺一個,然後處理勤務,晚上殺一個、睡前再殺一個……沒日沒夜的,直到城內的俘虜盡數被我殺光,可我內心的怒火卻沒有絲毫消減,它幾乎快把我吞噬。」
 
  莉茵嘆了口氣。「你明知道──」
 
  「我明知道這無法讓死人復甦,這一切都只是我個人情緒上的宣洩……但當時的我卻無法阻止自己,最後甚至還是凱瓦爾打醒了我。」他輕笑一聲,指著自己的胸口。「這裡有一道刀疤,就是被凱瓦爾砍的。後來我把這裡改名為瓦安城,紀念著我內心尊敬的勇士,然後繼續維持這裡的治安。」
 
  一陣冷風吹了過來,莉茵伸手拉住自己的劉海。「所以你因為這樣才放過了裴蒂?」
 
  「不,我仍然恨人類,但裴蒂卻向我展示了『良善』。」皮洛恩笑著說:「如果只是一般人來,我可能在當下就會把他轟出去。但裴蒂不一樣,她不是用人類的可憐處境來博取同情,而是以『大局』來說服我,從第一次跟她談話開始我便明白……這是人才,我必須得到她。」
 
  莉茵挑眉:「然而弗司妲卻死了也沒差?」
 
  「是,這支小隊的確有跟沒有一樣。」皮洛恩嘆了口氣。「但裴蒂卻不能隨便拋棄。」
 
  「不過妳接受了我的要求啊?」莉茵露齒而笑。「哦,原來是利用我啊?」
 
  「在『龍原神子』身邊,弗司妲才不會蒙受決定性的損失吧?」皮洛恩斜眼看著她。「依妳的實力,縱然獸人來襲也能應付才對?」
 
  她站直了身子,聳了聳肩。「當然,就是魔法被封,我這幾年的武藝也更進步了呢。」
 
  皮洛恩點點頭,伸出手。「拜託你了,莉茵。」
 
  「好,」她握著那雙白皙的手,笑道:「放心,交給我吧。」


--

後記:

  一邊聽著文首那個BGM,在寫到裴蒂的心境時,其實我挺難過的。

  怎麼說呢?
  裴蒂肩負起了人類的希望,儘管他們現在仍因為鑽石條約而陷在絕境中,但她為了未來,也必須挺身抗戰。
  因為只要一放棄,她明白就再也沒有人類會挺身而出了,而他們也就只能永遠地活在鑽石條約下,任由其他人侵略抹殺。

  在明白這件事的重要性以後,她就再也沒有退縮或放棄的權力。

  儘管前途遙遠且佈滿荊棘,她還是只能前進了。

                              -LKK 2017 . 07 . 23

LKK的粉絲團,歡迎加入點讚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551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索達

留言共 7 篇留言

小羊,喪失一半ed
qwq 綁匪代替作者寫起小說了啊!

07-23 22:39

黑衣大閒者LKK
文筆也能模仿的話也太厲害了吧!!07-23 22:47
忠邦妹的哥哥
我有一個問題,他們的口號為何不是沒有人該被奴役而是人類不該被奴役?前者不是除了展現出他們不是為了重現種族主義的帝國外也象徵他們想要解放被奴役的人類嗎?

07-23 23:17

黑衣大閒者LKK
琉璃大說的沒錯,「沒有人該被奴役」這句話的確更能體現出裴蒂思想的崇高和偉大──更甚能讓其他種族去理解她們的自由理念。

但相信琉璃大也明白,在「龍原神子」的故事裡人類被迫害得十分嚴重,除了被踐踏的肉體與人格外,他們在精神上同樣飽受折磨。
裴蒂從故事六年前的「三次起義失敗」到「坎瓦鎮動亂」裡與摯友訣別,接著是瓦安城跟皮洛恩談判中的被壓制……基本上她已經自顧不暇,人類甚至連生存都十分困難。

所以,她的口號才會是「人類不該被奴役」。

不是因為她認為「只有人類不應該被奴役」,而是她現在沒有辦法、甚至沒有立場去顧及其他人,因為人類就那麼慘了,要怎麼去照顧其他種族的人?而現在的時代,其他種族確實也沒有被奴役的問題存在。

因此,琉璃大的「沒有人該被奴役」並不是現在的裴蒂該去呼籲的,而是在人類重新取回自由以後,她才有立場去呼籲這件事。

當然,那也都是後話了。

謝謝您的留言Q
我好感動RRRR07-23 23:55
忠邦妹的哥哥
原來如此.感謝解答

07-24 00:47

黑衣大閒者LKK
不會,我才要謝謝你的提問QQ07-24 00:56
鬱兔
我的天啊,四十萬字的嗎?
我,我找時間慢慢補。゚(゚´Д`゚)゚。

07-24 08:12

黑衣大閒者LKK
還是要以自己生活重心為主啊Σ(゚д゚lll)
不過謝謝妳肯花時間看者超級大長篇。・゜・(ノД`)・゜・。

一枚金幣夠嗎(?07-24 13:06
卡斯巴爾
總覺得這部的主角變成瑟薇安了

07-24 11:22

黑衣大閒者LKK
還有朵拉XD(雖然現在戲份少到一個不行)。

我記得以前說過,第一部的角色會漸漸退下來,讓第二部的人開始接上去這樣~~07-24 13:07
Cecil
雖然我也會覺得身為領導者,裴蒂的形象不夠堅毅,但或許正是因為這種「真實感」讓她底下的人這麼忠誠,大抵就是一種「我們要爭氣,我們不能讓女王哭RRRRRRR」的心情也說不定。但一開始就非常堅強的話的確也很奇怪,放眼三十章之前,她還是會因為艱辛的處境跟生活的不如意而毆打女兒的母親,要她一下就變成跟弗莉狄一樣處變不驚的穩重領袖,確實是太強人所難了。我總覺得,在看著這樣的角色並暗想著「這樣可不行啊」時,我同時也會產生一種「但如果是我,我能做得更好嗎?」的想法。總覺得 LKK 的文章不時會有這種讓人不禁反思的橋段呢。
雖然身為人類的裴蒂是主角之一,另一位主角艾洛也主張不要無限度地對人類施加暴力來報仇,但要曾受到人類迫害的群體選擇原諒,實在太難了。要放下自己「報復」的權利,選擇去原諒,需要的不只是鋼鐵般堅強的心,還需要能為未來世世代代考慮的想法。這章皮洛恩的想法非常讓人認同呢,裴蒂尋求同盟的時候如果是打悲情牌,那絕對是不可能成功的,因為誰也沒有對人類寄予同情的義務。他們要活下去,就只能想方設法展現自己的價值與合作的誠意,這樣才能在外交的舞台上與其他種族對等互動。

10-01 19:59

黑衣大閒者LKK
能夠引起C姐的反思真的太好了!我一直試圖在故事裡融入問題,然後讓讀者們思考角色的選擇是正確的嗎?那如果是我們自己又會如何選擇?

我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來讓故事與讀者連結,進而讓各位能更明白為什麼角色們會做出這樣的選擇。是怎樣的環境迫使他們下這種決定?或者說是因為這角色特質本就如此?
我一直試圖創造出這樣的問題來詢問角色以及讀者們,並希望能從中得到更多更多的見解。一樣米養百萬人,也許除了我故事中的選項以外還有其他道路是我沒想過的。我很期待得到這樣的指引,這樣就能增加我給自己和角色們的選項了XD


對的,人類在上一世代的暴戾已經深植人心,要求所有人在戰爭結束的六年後立刻原諒是不現實的。
裴蒂也深知這點,因此明白除了不能隨意掀起戰爭以外,必須透過價值來讓對方認可,並進而得到結盟與立足的機會。

而再保證安全的第一步以後,就是裴蒂展現野心的開始──她並不是想永遠屈就於洛索達人之下,而是想尋覓機會東山再起,只要給她一個建功的機會,那她就會緊緊抓住,並以此要求皮洛恩給予自己領地。

她想透過創造價值來向上頭談判,並一步步取得自己所想要的一切。

但很可惜的是,盧本與多奇恩並沒有看穿裴蒂的意圖,選擇了武力抗爭的道路。
如果他們一起合作的話,也許、也許人類就能更加繁榮也說不定。10-03 14:26
CFP
殺,殺光X

10-01 20: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洛索達:龍原神子》再啟... 後一篇:【洛索達】裂河之地(戰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鐵輪堡的巨商:曼波》 (1)

《其他‧短篇集》 (4)
《凱桑》系列短篇 (2)
《我家很完整,但又不完整》 (4)
《2020 五十主題》系列 (13)

《奇幻‧短篇集》 (11)
《因海格德裂縫》系列短篇 (1)
《千瑜》系列短篇-已完結 (6)

────奇幻長篇已完結──── (0)

《奇能者》 (3)
一、起源 (9)
二、革命 (25)
三、王城 (23)

《蛛網》 (3)
零、黑森林奇遇 (3)
一、黑夜中的璀璨流星 (16)
二、迷霧中的烈火 (25)

《洛索達》 (20)
一、破碎的紅寶石 (99)
二、龍原神子 (113)
三、戰後篇章 (3)
外傳、弗司妲王國 (5)
弗莉狄傳、月下紅星 (9)
莉茵傳、翠耀新星 (1)

《蛛網:織繭》 (6)
一、銀髮信仰 (6)
二、清淨的世界 (6)
三、人王 (7)
四、解縛 (12)

─────停刊───── (0)

《弗司妲》 (4)
寒霜禁地 (19)

《無常》 (0)
零、主角前傳 (3)
一、殘缺 (12)

《海特》 (3)

《鐵輪堡的巨商》 (13)

《劍與槍》 (12)

─────關於LKK───── (21)
閒聊 (5)
作品閱後心得 (5)
LKK想說的是: (17)

─────自由象限───── (8)
評文組整體推薦 (1)
文賞活動 (3)
評文記錄 (4)

─────NBA大小事───── (8)

─────小繪───── (0)
《筆繪》 (11)
《電繪練習》 (2)

─────遊戲相關───── (0)
《軌跡》 (3)
《FGO》 (10)
《Sdorica》 (2)
《血源詛咒‧Bloodborne》 (13)
《Dark Souls III》 (5)
《11 bit studios》相關 (1)

未分類 (40)

acclamator大家
人間最惡——第三章更新囉! 歡迎來看我的小說 有任何建議歡迎留言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