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小玥雜記

作者:Miya│2017-07-22 19:39:42│巴幣:12│人氣:357
這個是給劍與魔法王國的冰玥寫的。
角色大多由逝霧樓的夥伴組成。
劇情中有著與本人些許不同的設定,請以劇情需要忽視。

接著就讓我們進入正文吧~ヘ( ゚∀゚;)ノ
---     -----------------------     --- 
  「雨雪瀌瀌,見晛曰消。」她望著漫天飛雪細細讀著詩經中的句子。
  椒房殿外的雪卻並沒有消停的打算,白雪霏霏,好似沒有盡頭地下,一點一點潔白的霜花,將未央宮中精雕細琢的華麗都掩蓋成了一片銀白。
  她是椒房殿的主人,當今的正妻,母儀天下的皇后。但她現在被禁足在自己的殿中,她卻無能為力。此時的處境哪裡有皇后的樣子?不過是個頂著皇后尊號的可悲女人罷了。
  侍女憂心地看著她,想起這椒房殿從前是那麼的熱鬧,而不是像現在冷清,冷清地連窗外大雪壓枝的聲響也如雷聲一般響亮。
  然而,她知道在她的主人被禁足的那天晚上,她有多麼的失望,是最後哭累了才睡著。她是從小就伺候皇后的人,而她認識的皇后從來就不是一個愛哭的女人,她那晚傷心欲絕,她的心裡也不好過。自晚之後,皇后便沒再哭過,隻字不提他,只是每日默默過著自己的日子。皇后不說,其實她也了解,皇后對他有著一層隔閡,是由那一次的傷害,逐漸累積著孤單、猜疑、怨懟,最後成為一道大的無法跨越的鴻溝。

  侍女不敢再想,於是她奉上一盞熱茶:「皇后這天越來越冷了,您用些熱茶吧。」
  冰玥接過茶盞飲了口,道:「芯守,他們把碳送來了嗎?」話方說完,便咳兩聲。
  芯守輕撫著她的背,欲言又止:「皇后……」
  她大概能從語氣中探究答案,只道:「罷了。快年下了,宮裡宮外都忙,一時顧不上也是有的,且我尚在禁足。」
  芯守氣憤地道:「皇后就是太好性子了,那個間昭儀肆意苛扣咱們椒房殿的份例,婢子們也就算了,皇后可是六宮之主,哪裡受過這個委屈的事。」
  冰玥沒有回話問道:「上次亞婕妤跟彩昭儀給我們送的碳來剩多少?」
  芯守細細想了下道:「省點用的話還可以用一陣子,過些日子開春了,就不會那麼冷了。」又嘆了聲道:「還好彩昭儀跟亞婕妤有讓人送這些來,不然這冬天還不知道怎麼過。」
  冰玥回道:「那便好。對本宮好的人,本宮自然記在心裡。」
 
  皇后的話方落,內侍尖細的聲音便喊起:「皇太后駕到!」
  侍女扶著嚴妝麗服的女子進殿,她身著一身織金黑緞翟衣,繡著無數瑞鳥一層又一層,萬縷青絲挽成高髻,無數支鑲著各色珠寶點翠簪釵飾在髮上。
  若是細細辨去,她身上的任何一件每東西,隨便一個不是出自名家之手,就是積年古物。
  太后於宮中積威數年,縱然沒有實權,但連最得寵的妃嬪也不敢得罪於她。
  冰玥行禮如儀:「給太后請安。」
  太后坐到一旁的榻上,揮了揮手示意讓皇后起身:「皇后,哀家帶了幾簍碳來,妳先對付著用。」
  冰玥便謝道:「謝太后,讓太后費心是妾身的不是。」
  太后嘆了口,切切道:「妳說妳啊,妳與皇帝自未登基前就相識,與皇帝的感情那麼深厚,妳怎麼不各退一步?」
  冰玥眼神游移,沒有明白道出,只是恭謹回應:「太后說的是,妾身都明白了。」
  太后聞此不是很耐煩,輕嘖了聲:「明白是明白了,可哀家倒不見妳有任何作為?只把自己關在這椒房殿裡自怨自艾,現下那間昭儀可是風光的很呀。」
  冰玥本欲回話,太后卻打斷她:「罷了,哀家要回宮了。要怎麼做妳自己看著辦,椒房殿的份例哀家會替妳開口,但哀家也只能幫妳到這裡,剩下的也只看妳造化了。」說完,便拂袖而去。
 
  她恭送太后離去後,緩緩起身,逕自坐到妝台前,拾起一支鎏金蝴蝶穿花簪細細觀看。
  髮簪並不特別,便是位階最低的宮妃也有十來支,這樣凡俗的東西,不該是她身為一個皇后會有的東西,但她卻對此物異常珍視。
  那是冰玥第一次收到的禮物。不是做為皇后的份例,也不是來自皇帝的賞賜。而是年少時,男未娶女未嫁,他送她的定情信物。
 
  冰玥淡淡地回憶隨著炭火燃起而逐漸明朗。
  一蓬一蓬的櫻花,似一片雲霧,隨暖心的東風飄落,如夢似幻的花雨一陣陣帶來春日旖旎的風光。
  那時她還是個家道中落的名門閨秀,而他也還是個不受寵愛的庶出皇子。
  花下他的琴一曲又一曲彈過,彈盡一曲曲世間情愛,她的歌亦是一支又一支唱過,唱盡一支支悲歡離合。
  關雎的思慕是他的最初,溱洧的戀慕是她的感動,子衿的思念則是兩人共有的情感,桃夭的情景是兩人寄望的未來。
  縱然將詩經那些美好的詩篇都深記於心,但人生在世總是不盡人意。
  他們的人生就像是夏日裡的急雨,打落一樹又一樹花朵,一打,便散了他們原本的一切。
  最終他成為了威震天下的當今聖上,她亦成為了萬人之上的一國之母。
 
  皇宮的生活,繁花似景、金雕玉砌。包裹在這些美麗外衣之下的永遠都是醜陋無比的算計。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那年她婚嫁,卻已經不是最美的時刻。
  之子於歸,宜室宜家。我算計著妳,妳算計的她,為了治理後宮不擇手段。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那也不過是為了堵天下人的嘴所裝扮的。
  罷了……年少時的願景,早已不知去向,所剩的約定也殘破不堪。完好無缺的是一身的城府,是無盡的計謀。
  每日輪番上演那一齣齣華美而汙穢的戲碼,耍心眼掉眼淚,妳不會知道她的真心。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那陷阱又永遠都是一環扣一環,多少人就這麼不明不白地去了。
  然而這麼做,爭的也不過是那一點點的雨露君恩。
  到頭來,他們的真心還剩下多少?
  是沙鐘落盡殘存的一點風沙?抑或已經消弭?
 
  冰玥不願再去想,闔上詩經,振筆疾書寫下帛書,並將帛書包裹著那支鎏金蝴蝶穿花簪:「芯守,這帛書明日送去給陛下。」
  芯守接過帛書,神色明顯開心:「婢子知道了!」
  見芯守離去後,她喚來滄淑:「滄淑,一會去庫房把本宮那套粉色百蝶穿櫻的那跳錦衫羅裙取來。」
  滄淑應了聲便去取了,皇后獨自坐在榻上,望著流瓦屋簷下的冰凌,既冷又尖銳的形狀,像是把匕首扎在自己的心窩。
  她曾經與他是那麼相愛,此刻,她卻要算計自己的愛人,來換得自己的利益,或許昔日的那一點點真心,於宮中生活來說根本不值一提吧。
 
  翌日,皇帝果然來了。
  冰玥知道他一定會來,並沒有太大的訝異,只起身請安:「陛下萬福。」
  皇帝吩咐了平身,坐到了榻上:「妳似乎……知道朕今日會來。」
  冰玥逕自坐下,沒有答話。皇帝又問她:「妳不問朕為什麼要將妳禁足嗎?」
  冰玥還是不回答,接過滄淑遞來的茶盞奉與皇帝,從容道:「陛下天寒地凍過來,先喝盞熱茶暖暖身子吧。」
  皇帝接過熱茶,注意到小几上擺著一架琴和一本翻了一半詩經,榻的邊上放著身粉色的衣裳。他拿起那身衣裳,神色眷戀,此時冰玥心裡便有了底氣,取過衣裳道:「陛下別看……」
  皇帝微微一下笑問道:「怎麼不穿了?」皇帝雖然長得不算俊美,笑起來卻特別好看,而冰玥,最喜歡的就是他笑的樣子。
  冰玥低下頭,有些嬌羞的回道:「妾身老了,不適合穿粉色,只是念這衣裳是妾身與陛下第一次見面穿的,所以特意留著。」
  皇帝輕撫著她的臉龐,柔柔的道:「玥兒,不要這麼說,妳沒有變,還是我喜歡的那樣。」他沒有自稱象徵天下之主的「朕」,好似此刻的他不是皇帝,還是以前那個不得寵的庶出皇子。
  冰玥頗為動容,回道:「玥兒很開心。」
  皇帝擁著冰玥,兩人一同坐在榻上,皇帝翻開那本翻了一半的詩經:「是桃夭。」
  冰玥微微頷首,皇帝愉悅地神情浮現在臉上,取過那琴,便彈了起來。皇后也隨著曲子唱了出來。皇帝的曲子與皇后的歌,聽著琴瑟和諧,堪稱上品,但細細品味之下,卻總感覺曲中缺了什麼。
  一曲罷,皇帝依然懷抱著皇后,口氣有些自責:「玥兒會怪我嗎?」
  皇后回道:「玥兒相信您,自然不會讓玥兒含冤,自然不怪陛下。」
  沒有再多言,只覺得殿中冬日的寒氣盡消,不只是因為烘足了炭火的溫暖,更多了濃情的甜蜜。
  此時的景色與從前在花前取樂別無二致,就好像一切都和從前一樣。他還是從前那個庶出皇子,她卻不再是那個大家閨秀,而是一個皇后,再沒有從前的天真爛漫,小心算計、步步為營,以保她皇后的地位。
  當晚,皇帝留宿了椒房殿。椒房殿裡的大紅錦帳內春色深深,季節上的春日未到,此時的椒房殿則似春日百花盛開,是只屬於皇后的早春。
 
  自那晚結束之後,皇帝便在數日之後下旨解禁。
  然而,冰玥在禁足期間受了點風寒,陸續天冷越發嚴重,為此停了好些時候的請安,更懲處了不少官員。
  冰玥好時,已經是春日了。
  椒房殿外的櫻花一樹又一樹,開得燦爛如晚霞殘陽染就的雲。花雨霏霏,好似沒有止境地下,絢爛地教人迷了眼眸。
  冰玥此時已經正裝,一身大紅緙繡百鳥朝鳳的翟衣,髮髻高挽,飾以赤金紅寶的九鸞朝鳳鳳冠,珍珠配翡翠的瓔珞垂墜而下,冠上的珠玉映著晨光,明晃的讓人睜不開眼。
  她保持著中宮威儀扶著芯手款款步入正殿,冠上華美的瓔珞與耳上的金流蘇墜子,隨著冰玥的腳步顫抖著。珠玉晃動發出的聲音,為著她莊嚴肅穆的登場,增添了氣勢。
  一眾嬪妃見冰玥入殿,行禮如儀:「恭請皇后聖安!」
  冰玥由著芯守的攙扶坐上了地平寶座,吩咐了聲:「免禮。」眾妃才謝恩起身。
  冰玥掃視了殿中的妃嬪,東西席首位是間昭儀和彩昭儀,隨後由著位份排列是亞婕妤、蔣容華、言充衣、文良人等等數十人。
  冰玥看向間昭儀,她身著一身錦上添花的銀紅錦衫,華美的留仙裙曳地數尺,烏黑亮麗的髮挽成高髻,各式珠寶配著赤金製成的亭臺樓閣、各色花樹、祥雲祥獸佈滿在她的髮髻上,活像是蓬萊仙境一般富麗堂皇,似極了那句「白玉為堂金作馬」。
  臉上的飛霞妝更襯得她本就好看的容貌有如冬日盛開的寶珠山茶一樣清冷而艷烈,明艷不可方物。
  那樣的美麗,便是連女子也會看著出神。
  但,冰玥卻對如斯美麗的她沒有如旁人那樣傾慕。便道:「本宮休養數日,聽聞宮中似有宮人被苛扣月例的跡象。」
  間昭儀便起身行禮請罪:「皇后,妾身有罪,妾身沒有管好後宮,愧對陛下、皇后囑託,還請皇后責罰!」
  「間昭儀起身吧,妳第一次代管後宮事務,自然是摸不著頭緒,以至於底下的人任意妄為。」冰玥淺淺一笑道:「而本宮已經稟明陛下,懲處了那些官員,往後在本宮座下若再做出這種事情,必然嚴懲不貸。」
  間昭儀知道自己做的事被皇帝知道了,臉色有些蒼白,本欲再開口解釋。
  殊不知,此時外頭傳來內侍的喊聲:「陛下駕到!」
  皇帝領著李翼進殿,后妃們向皇帝請安後,冰玥讓出了自己的座位,坐到一旁去。
  皇帝便看著冰玥道:「朕今天過來,是來看看皇后,也看看妳們,順便讓人告訴妳們一個好消息。」
  冰玥便問道:「既然是好消息,陛下也別藏著掖著,快告訴告訴姐妹們吧!」
  皇帝便道:「皇后病了這些日子,間昭儀代掌六宮事宜辛苦了,這些日子後宮的事情妳就別管了,妳好好休息,後宮之事由皇后操心便可。」
  間昭儀聞此,覺著不行便要準備回稟。卻被冰玥搶先:「妾身方才病癒,六宮之事處理起來怕是有些吃力,不如讓彩昭儀跟亞婕妤陪著妾身一同處理吧!」
  皇帝沒有多想:「就按皇后說的辦吧。」
  兩人起身謝恩完後,皇帝看著時辰差不多,不打算多留:「時候不早了,朕先回去看折子了。」
  隨著李翼喊了聲「陛下起駕!」,眾妃也盈盈拜倒恭送。
  送走皇帝,冰玥也不願再多留她們:「妳們也散了吧。」
  看著間昭儀欲言又止,無法說出口,只得憤憤離去。冰玥望著窗外春暖花開的三春景致,不禁感嘆冬日霜盡雪融之後,便是繁花盛開的春天,而春日是多麼是花朵盛開的時節啊,櫻花、海棠、芍藥、牡丹都在春天盛開。
  然而,卻早已不是寶珠山茶的時節了。
---     -----------------------     --- 
後記:
就這樣,在此說一下角色表。

皇 后 冰玥飾
皇 帝 冰瓏飾
皇太后 夜兒飾
間昭儀 間持飾
芯 守 新手飾
滄 淑 倉鼠飾
彩昭儀 彩楓飾

亞婕妤 亞遊飾(女神娘娘 ✧◝(⁰▿⁰)◜✧ )

蔣容華 淡定飾
言充衣 冰言飾
文良人 凱文飾

御前總管內侍李翼 神翼飾 

本次文章就到這裡,讓我們下次再見!
(´>∀)人(´・ω・)ノヽ(・ε・*)人(-д-`)

至於為什麼不讓嬪妃們多說話,那是因為再多就要爆字數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537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古風|逝霧樓|宮鬥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na99773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美狐... 後一篇:夜夜雜記...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vonne40528我的小屋
你以為我的小屋有小說嗎?!還真的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