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GL】相思欲絕但為君 187 優劣互轉風雲變

作者:亞蘇│2017-07-21 21:09:03│巴幣:34│人氣:539
  「終於動了。」

  皇帝嘆了一聲,把信交還給湘君,「洛陽經戰火洗禮後殘破不堪,如今要換成長安麼……」

  「太子如此不念手足之情,天下若真交給她,所要毀去的可不只是一座京城。」湘君語調溫淡的提點。「京城原先支持魏王的朝臣多遭清算,不滿聲浪與日俱增,如今殿下將自蘭州發兵,還請聖上速速頒布聖旨讓殿下入關護駕,如此才能名正言順。」

  「朕明白……湘君,此戰聿珏可有必勝把握?」

  「梁寅的輝烈營泰半都還在追捕神武營,又因為連月征戰,早已疲憊不堪;依卑職所見,殿下此戰必定得勝。」

  他皺眉頷首,「若是她真能順利奪下長安,妳告訴她……讓她對太子,寬容一些……好歹是她親姊姊。」

  湘君凝肅著臉,俯首說道:「卑職會轉達的。」


  發兵前夕——

  聿珏日前接獲聖旨,命她領兵入關護駕一事,已在各地漸漸傳開;她不知聿琤那裡反應如何,但原先遭受她強力肅清的朝臣倒像是又活了過來,諫議大夫甚至將女兒的死都歸咎在太子身上,這些年凡是不服從梅派而遭受牽連的官員,這回全都紛紛上奏,奏請皇帝下令廢去太子之位。

  數月前,此情此景也曾發生過,只是情況倒轉,是聿璋成了被梅派攻訐的那一方。

  作為旁觀者的聿珏如今思索起來,不免感到有些可笑;為了讓太子變成眾矢之的,她更親筆寫了檄文,引各路兵馬一齊進攻長安。

  情勢看似一片大好,但聿珏很是明白,手握輝烈營與京城的聿琤決不會乖乖束手就擒;她與任勳襄要面對的,是一場紮實的硬仗。

  「聿珏。」

  她回頭,勾唇燦笑。「怎麼了?一臉嚴肅的樣子。」

  聖旨送達時不但恢復了她雲暘公主的封號,就連谷燁卿也加封驃騎將軍;公婆在人前都要叫她一聲「公主殿下」,唯有不屬於大煌臣民亦不屬下人的她,依舊直呼她的名諱。
  要是給湘君知道了,她肯定要義正詞嚴的糾正娜仁其木格一番;只是聿珏卻很是享受這樣的稱謂……在旁人瞧她的眼神更多了分敬畏時,至少還有娜仁其木格一如初衷。

  「我瞧過了,妳的兵甲……」蘭州的巧匠知道她的身分之後,不等谷燁卿吩咐,主動造了一件象徵她身分的兵甲來,幾經修改之後,聿珏穿上去顯得威風凜凜,在孔雀銀盔映襯下,絕美的容顏更顯耀人。
  可她終究沒忘,聿珏這一去將要面對什麼挑戰,在看似兵強馬壯的軍容下,也不無隱憂。「妳……這回還會親自上陣嗎?」

  她淺笑著搖頭,「就算我肯,舅舅與燁卿也一定會將我擋下的。」

  「那就好。」娜仁其木格放下心來,「這一回……我沒法像之前那樣跟著妳,雖說有白麗姑娘與喬護衛作陪,妳還是得小心為上!」

  「我知道!」聿珏不禁失笑,「湘君為了保護父皇不能陪我,叮嚀我的人卻成妳了?」她笑睇著娜仁其木格,「白麗與如楓的能耐妳是清楚的,大嫂也在京城附近等待;雖然長安難攻,天底下卻沒有攻不陷的城池……只是……」

  「怎麼了?」

  她苦笑,望著娜仁其木格,語帶歉然,「原本希望能讓妳好生瞧瞧京城的繁盛!此回經過戰火洗禮,又不知會變得如何……」

  「都什麼時候了妳還管這個?」娜仁其木格托起她,兩人相偕入內以躲避寒風。「相較於遊賞長安,我更想看到另外一件事發生!」

  聿珏觸及她溫暖的指掌,張手牢牢將她握住,「什麼?」

  她抿嘴一笑,不顧尊卑的來撫聿珏臉面,「看見妳當上大煌的皇帝!」

  聿珏眨著眼躲閃,兩個姑娘像孩子般的耍鬧在一塊兒,「聽妳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了有件令我掛心的事兒。」

  「什麼事?」越是靠近開戰之日,聿珏越是具備了為人主的氣度與胸襟,她不知私下已經感嘆過多少回,聿珏雖小她一歲,成長的境地卻是她遠遠不及的。

  「妳呀。」聿珏話說得懇切,卻是不知在她心中掀起滔天巨浪。「我若登基了,該是將妳放在什麼位置好呢?其實我很猶豫……就這樣讓妳一直陪著我,對妳當真是好事麼……」

  「我的事情妳就別操心了!」

  「娜仁其木格……」

  「當初我無路可去的時候,不就是妳讓我跟著妳回來的嗎?怎麼,嫌棄我煩,不願讓我跟了?」她沒來由地覺得氣惱,賭氣的別開頭去。

  「不是、不是的!妳是我的好姊妹,有妳在身邊,時常談起咱們待在察哈爾時的往事,我高興都來不及!我只是……只是想,妳會不會也有中意的人,或是想做的其他事?」

  「目前我只想親眼目睹妳平安登上皇位,其他的再不多想;至於中意的人……」她微咬朱唇,凝望著聿珏遲遲未有後話。

  「嗯?妳別害臊,若真有對象,妳又羞於啟齒的話,讓我替妳做主?」

  她杏眸圓睜,緊接著噗哧一笑;聿珏給她笑得摸不著頭緒,「什麼事覺得好笑?」

  「妳當初待在察哈爾時是我急著給妳做媒,現在反過來了!」她嫣然,回握著聿珏,「我的心裡還沒個中意的人……如果真的要說,想必是……」

  「我、我?」聿珏這回當真慌了。

  「妳……的一雙寶貝女兒!檀華跟萼雪真是可愛聰明,我中意的不得了!」眼看耍弄得逞,娜仁其木格指著她,「是不是給我嚇著了?」

  聿珏扠腰,又氣又好笑地瞪著她,「我是與妳說認真的!」

  「我也是呀!」她噘唇,對聿珏挑著眉頭。

  笑鬧過後,聿珏與她挽著手,一同站在窗邊賞著月,月牙兒靜靜掛在天邊,因萬里無雲,看起來透亮皎潔。

  「聿珏。」

  「嗯?」

  「答應我,一定要平安無事。」她們倆交碰著銀手環,娜仁其木格咬唇輕道:「我會待在這兒,等待妳的捷報。」

  聿珏笑著瞅她,堅定頷首,「嗯,我答應妳。」

  另一頭,司徒勒在聽了谷燁卿的安排後,差點沒跳起來,「你、你你要我留守在這兒!」

  谷燁卿何嘗不知道這鐵定讓他十分不平。「你冷靜、冷靜一點……」

  「我怎麼冷靜!」與太子相爭在即,卻要他乖乖待在後頭晾著,任誰都難以接受!「誰的主意!是殿下,還是你的?」

  「是聿珏的意思!」谷燁卿臉不紅氣不喘的把責任推到妻子身上,「你也不是不明白,咱們肯定要有人把守這塊立足之地,更別說如今爹娘都在這裡,檀華、萼雪也是……」他把司徒勒重重壓回座位上,「若是大嫂仍在,她想必是留守蘭州的絕佳人選,可如今她待在長安按兵不動,咱們能信的,就只有你了!」

  白麗初來乍到,任勳襄那頭的將領他們也信不過,谷燁卿這個夫君若不跟著妻子上京,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司徒勒咬牙,把滿腔鳥氣全都發洩在椅子上。

  「燁卿,為了這一天……咱們等了多久?」司徒勒不禁百感交集的道。

  「這三年來,多虧有你替咱東奔西走……你就當作是留在這兒歇息吧?況且,聿珏帶回來的那蒙古族的姑娘也會留下。」谷燁卿挑眉,而聽了這消息的司徒勒眉頭一動,卻硬是忍住不動聲色。

  「那又如何?」

  「你不是還挺中意她的麼?」

  司徒勒不語,然而對他知之甚詳的谷燁卿早就看穿了,一把拍上他肩頭,「我說你都已經這麼大把年紀了,也該考慮娶妻了吧?」

  「現在可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他回瞪。「人家可是嫁過人的!我對她……也就僅止於欣賞罷了,談不上中意!」

  谷燁卿暗笑,欣賞與中意對他來說可沒啥分別。「總之!這回她會留在蘭州,正巧咱們也只有你能相信,你就委屈一點,替咱們把守在這兒,行不?」

  司徒勒推開他,逕自撇過頭去。「不幹!」

  谷燁卿忽地睜大眼,「當真不幹?」都已經說到這個節骨眼兒了!

  「你何不說服殿下,讓那薛崇韜還是白麗其中一個留在這兒?我可是要上陣殺敵的!」司徒勒執拗的瞪著他,語調強硬,「拿美人來誘惑也沒用!說什麼都不幹!」


  翌日,眾將點兵,由聿珏誓師之後,十五萬大軍即刻由蘭州殺奔長安,待與褚千虹會師之後,便是與輝烈營一決雌雄的時刻。

  也將是決定皇位誰屬之時。

  司徒勒眼巴巴的看著他親手操練的谷家軍,就這麼浩浩蕩蕩地離開蘭州,而自己卻是坐困愁城,只能留守在這兒等待他們的捷報……

  微微望向身後,薛崇韜身為文官,留在此處是理所當然,除了那張麻子臉,與他一齊眺望著遠方煙塵的,還有——

  娜仁其木格。

  平常穿慣了漢人衣裳的她,今日不知怎地,卻換上了族裡的彩裙衣裳,在眾人當中顯得獨樹一格。

  她一身桃紅,藍黑相襯的鳥紋讓滿城蕭索平添幾抹亮麗色彩,頰邊裝飾的彩帶、鈴鐺隨風飄揚,發出點點悅耳聲響。
  然則她的神情卻是依依不捨,面帶憂色的。

  這樣的她,美得教人難以忘懷。

  司徒勒對她真正產生印象的時候,莫過於她自都慶府跟隨他們回蘭州這一趟路;明明甫痛失摯愛,又要與親人分別、離鄉背井,娜仁其木格卻從未言苦,她的溫順與堅韌,著實震懾了他的心。

  而到了蘭州之後,她入境隨俗,本就說得一口流利漢語的她不僅學著他們的禮節,與他們相處起來更是不見隔閡;連對外人甚有戒心的谷檀華都能任由她牽著出外跑馬駕車,就知道這女子亦有溫柔可親的一面。

  至於她與聿珏之間的情誼,那更是毋需多言的了。

  遲疑了一會兒,他終究主動踏上前去,「娜仁姑娘。」她的名字對漢人而言太長,因此她同意他們在稱呼前只加上「娜仁」二字。
  而「娜仁」在蒙古語中,指得正巧是日頭;與「薩仁」所指稱的月碰巧相對。

  她回過頭,匆匆抹著眼睛,「司徒將軍?」司徒勒始知她憂心的哭了,不由暗罵自己的唐突。

  「公主殿下她……這回肯定能得勝的!有燁卿在,一定能保她周全!」

  「我也是這麼想的。」娜仁其木格淺淺一笑,對他行了個禮。

  「娜仁姑娘……」他們四目相望,司徒勒巴望著她一雙明眸,好一會兒才低吐:「妳這身打扮……很漂亮。」

  將兩人互動瞧在眼底的薛崇韜偷掩著笑,走下城樓之前又望向好似綿延不絕的兵馬。
  等待冰雪消融後,那抹嫵媚春色,終究是會到來的。

***

  聽聞聖旨昭告天下,待在太子御座上的聿琤宛如石化般,好一陣子說不出話來。

  「這是怎麼一回事……」讓谷燁卿進京護駕!不僅如此,還一併宣告了聿珏雲暘公主的封號,又讓谷燁卿榮陞驃騎將軍,這不就意味著——聿珏回來了!而且一回來就要與她兵戎相見!「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聿珏回來了?她還活著!」

  替她送來聖旨的邢朝貴鄭重點頭,「此事千真萬確,同時……聖上業已明白當年雲暘公主遇襲一事的真相。」他力持鎮定,老眼瞟向跟在聿琤身旁的裴少懿。

  「真相?父皇莫不是把殺聿珏的罪責全都怪到本宮頭上了!」聿琤狠瞪他一眼,倏地明白了,這一切全都在皇帝的計算……不,或許不全是皇帝打算的,在前往熱河之前,皇帝的身子明顯已經不如以往了……
  她睜大杏眸,一張清麗傲然的花容月貌浮現於心間——藺湘君!她一直與谷燁卿聯手,暗中尋找聿珏的下落,更在聿璋的小妾身分暴露前未雨綢繆,讓皇帝前往熱河養病,實則是切斷她對皇帝的實際掌控!

  即便未能找著聿珏屍首一事一直令她耿耿於懷,但隨著時日拉長,她對谷燁卿、藺湘君的掌控漸弱卻是不爭的事實。料定聿珏身死,變不出花樣的她們,竟在她忙著攻打聿璋的時候暗中行動,真把人給找了回來!

  敗筆……這真是她皇甫聿琤一生的最大敗筆!

  「父皇他……難不成要廢黜本宮?」

  邢朝貴拱手,「聖上只要奴才帶給殿下一句話。」

  「你說!」

  「教您莫要把路走絕了;您只消主動讓出太子之位,交出兵權,一切尚有轉圜……」邢朝貴話還沒說完,聿琤已是仰天大笑。

  聿琤向後退了幾步,裴少懿與梅穆趕緊來扶,她笑得痛快,連淚都流了出來,「本宮……本宮處心積慮這麼久……就為了這御極之位,父皇竟是要我把位子讓出來給聿珏麼?」她掩嘴,推開來扶的兩人,「父皇其實早就知道我會怎麼做的,對吧?」

  邢朝貴還想再勸,聿琤已先聲奪人,「來人!把邢朝貴帶入大牢關起來!」

  「殿下您這是……您不能如此,這是抗旨!」

  「事到如今,抗不抗旨於本宮而言又有何差別?帶下去!」聿琤揚袖,隨即領著心腹走向書房。

  顧懷安就著近日來各地傳來的消息彙報,「原來聿珏不僅握有谷燁卿的兵馬,連舅舅都轉投於她了!」好樣的!不鳴則已,一鳴驚人,聿珏這回當真做足萬全準備,務要一口氣將她扳倒!
  如今的她除了梅孟晁底下的門生,以及梁寅的兵馬、太子親衛之外,近乎是全天下人都來與她為敵了。

  那些個因檄文響應的各路兵馬疏於操練,根本不是輝烈營的對手,況且,她還有這座長安,能支應全軍之用的糧草、金銀,足夠與聿珏一較高下了!

  「原來聿璋臨死前指的是這個意思……」聿琤重重拍下桌案,現在的她,與當初受困於洛陽的他,還真有幾分相似之處。

  但結果不同,聿璋敗在她手上,如今來攻的聿珏也定是同樣下場。

  「梁寅與迎春應當也聽聞了這等消息,輝烈營如今身在何處?」

  「回殿下,追趕神武營到了臨淄,神武營已是兵疲馬困,或許再不數日就要敗亡了。」

  「別管聶琰那群鼠輩,即刻命迎春她們回京,同時即日起嚴禁百姓隨意出入,要剩餘的兵馬與太子親衛即刻備戰!」

  「殿下!莫要忘了尚有一支兵馬在城外虎視眈眈。」

  她迎向裴少懿,瞇起眼來,「妳是說……褚千虹?」

  裴少懿點點頭,「若這樣留著她,等到她與谷燁卿等人會合,只會更難對付。」

  「既然如此……不等迎春了;少懿,咱們先下手為強!」聿琤凝肅著臉,望向丹朱廊柱的眼神銳利如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526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亞蘇|塔客協會|百合|GL|相思欲絕但為君|古裝

留言共 7 篇留言

Grace
與全天下為敵了 完全咎由自取啊...
題外話 聯合公園主唱自殺我難過到不行...心情超差:/

07-21 21:45

亞蘇
聯合公園的消息我也聽說了……真是讓人感到可惜。

聿琤沒想到的是聿珏登高一呼,整個局勢一下子都逆轉了。07-22 21:23
柳丁(ゝω・)
褚千虹要領便當了嗎QuQ

07-21 21:46

亞蘇
褚千虹不會啦~在這本故事裡,女性便當率要比男生小很多XD07-22 21:23
宇佐木
所以原來娜仁其木格是蘿莉控!
小三乖乖當嘛!難道不當小三想當兒媳嗎?(聿珏用力扯兔耳

07-21 22:58

亞蘇
娜仁其木格是顧左右而言他啦XD怎麼可能會是蘿莉控呢ww07-22 21:24
XDJason
要對琤琤用甚麼刑才好呢?*^O^*

07-21 23:03

亞蘇
聿琤的刑罰我已經想好了,但是對你們來說應該是超乎想像的簡單,甚至太便宜她了XD07-22 21:24
XDJason
我已替作者大大想好了。首先來一道牛乳炒嫩鮑。再請皇上和眾臣子一起當眾品嘗,替牛肉加上牛奶以作調味,必要時也可以香腸伴鮑,更有風味~~~~~
( ̄▽ ̄)ノ 別誤會喔,是著名菜式,很好吃~!

07-21 23:12

現世.夢
……我沒記錯的話,司徒中意的兩個女孩(湘君和娜娜),好像都中意聿玨欸,這鱉真是吃飽吃滿了……聿玨撩好撩滿,沒關係啊娜娜,撩不到一個人就撩走她女兒!(說什麼鬼話

然後好像大家都在等太子的便當……不過我在等少懿的,雖然我不討厭她(反而還挺喜歡的)~

07-22 01:14

亞蘇
對,我寫這段劇情的時候也有想過,不過娜仁其木格還不算完全中意聿珏,但聿珏與湘君之間的故事確實有打動、牽動到她,她跟聿珏關係非常親近也是真的;大概是一種介於喜歡與愛之間的感覺吧?

少懿也是有不少人期待的不是嗎?她對聿琤的矢志不移其實也算悲情了。07-22 21:26
Alt+F4
反攻摟~

07-29 23:47

亞蘇
總算是到這個時候了吧ww07-30 22: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johnhoj066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GL】相... 後一篇:[達人專欄] 【GL】相...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作品導讀與年表 (20)

心情記事 (101)

品味生活 (46)

寫作日記 (99)

遊戲心得 (47)

音樂分享 (3)

影音相關 (9)

猜猜猜 (2)

希爾德專用 (0)
盜筆同人 (14)

奇幻科幻 (4)
獵.魔者—Aveline (95)
CrissCross (10)
翡翠之冕 (37)
白夜-White Night (9)

時裝愛戀 (7)
【GL】腦科學事件簿 (212)
【GL】界線 (9)
【GL】慢愛行歌 (64)
【GL】噓!說好不提愛 (80)
【GL】穿越雲空戀上妳 (64)
【GL】初戀非男友 (48)
【GL】老師外帶-同居日記 (98)
【GL】老師外帶-First (38)
【GL】老師外帶-Second (66)
【GL】老師外帶-Third (137)
【GL】有一種愛,是默默守候 (7)
再次,一見鍾情 (36)
歡迎光臨-瑟芙雅蒂 (38)
不解風情 (4)

古裝言情 (3)
【GL】相思欲絕但為君 (228)
【百年江山】寧蘊丹心 (32)
淚雨洛神 (7)
沉醉凝香 (11)
映紅秋色 (8)
蘭沐清泉墨含香 (46)
征夢謠 (40)
智令曲 (61)
儷人歌 (32)
榆弄影 (37)
抱得好郎君 (10)

推理驚悚 (1)
勇往直前吧!捕物少女! (38)
伽利略同人 (6)
是誰在偷聽? (2)

輕小說 (6)
在崩壞學園中狩獵少女心 (25)
我的房裡養了隻笨蛋貓 (31)
在河邊撿了一隻戰鬥貓 (24)
男廁的角落 (30)
站在死神的肩膀上凝視永恆 (28)

tsukito666專用 (3)

獵.魔者—Aveline (6)
插畫設定集 (3)

作品推薦函 (14)

心得與交流 (41)
如何增進文筆 (27)
談「作者」身分的終結 (3)

塔客協會 (59)

未分類 (16)

gagahuhu所有人
顧慮我而假裝的溫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