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VOCALOID】妳攀上高塔的那晚

作者:微雨│2017-07-21 16:17:26│巴幣:12│人氣:491

我想這是總有一天
終將迎接結束的那刻
我願向夜空祈求
你的笑容永恆不變

  她們是在2012年夏天認識對方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姑且算是。

  「我可以直接叫妳未來嗎?」對方笑著伸出了手——那是一雙從黑暗中將她拉向光明的手。

  初音未來,綠色長髮綁大雙馬尾的十六歲女孩,總是露出溫暖人心的笑顏,睜著圓滾滾又天真無邪的眸子,開心也好、難過也好,似乎所有事情都能安心地與她傾訴;她是許多人仰慕的對象,不僅長得可愛個性又溫柔,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副極為純淨的歌喉。

  明明只有十六歲,為什麼能這麼成熟?答案其實呼之欲出。

  「為什麼不找其他人談談呢?」初音看著身邊的黑髮少女面露憂心地說道,發生在兩人相識的第四個秋天,優月告別了為期一年的初戀,因吵架而宣告分手收場;初音認為比起自己,應該找更有戀愛經驗的人來開導才對。

  世界上只有妳這樣的存在才能夠……

  「因為我……很害怕……」倘若找人訴苦得到的只是傷人的話語還寧可不說呢,「反正講到最後他們只會說『妳看吧!我就知道會這樣。』一點同理心都沒有。」

  那樣的風涼話並非被害妄想,而是確確實實有人說過,所以優月決定除了初音之外,再也不跟其他人提起。

  「這樣啊……希望我能幫上忙。」初音看上去更加擔心了,一方面覺得能被如此信任是很好,但卻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對方、該怎麼把這份關心的感情傳達出去。

  「像我這種人,果然沒資格談戀愛吧?」在床上將身體縮成一團喃喃自語,「沒人會喜歡眼睛有問題的女人。」

  「別那樣說……」知曉那只是一時自暴自棄的想法,現在比起金玉良言什麼的,還不如陪伴來得有效,初音坐上床沿,張開雙臂打算擁抱對方。

  優月輕輕拍掉伸出的手後從床上起身去打開電腦,並在論文網站的搜尋欄打上幾個關鍵字,一篇某師大教授的研究論文映入眼簾。據研究,在全盲男、全盲女、弱視男與弱視女中,最好銷出去的是全盲男,而最容易滯銷的是弱視女。

  「在四個比較族群裡我居然是最差的,真令人沮喪啊。」有些吃力地看著螢幕中密密麻麻的文字,自嘲似的勾起嘴角,企圖用笑容掩飾對現狀的不滿,無法完全張開而瞇著的雙眼間,流露出些許落寞的色彩。

  初音也把臉湊過去瞧,一言不發。

  即使優月嘴上這麼說心裡卻很清楚,分手跟視力狀況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感情變質,相愛容易相處難罷了。

  既然言語無法傳達那就唱成歌吧,她想。


究竟是哪裡不夠? 不只是這種問題
因為小小的錯節們 已經將我們扼殺
    我無法留住你 也沒有辦法倒轉時光
   不停顫抖的我 聽聽我內心的聲音

  帶有惆悵感的樂聲響起,如同在耳邊溫柔細語的歌聲,淺白的歌詞道出摯友此刻的心情。

  優月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最後任由情緒使它沿著臉頰滑落,初音只是繼續唱著,而後伸手安撫似的摸摸對方的頭,就像那個曾經把優月摟進臂彎的男人一樣。

  今夜,還漫長。


  以為那些講述感情的歌都是毫無內容的無稽之談——對於曾經抱持這種想法的自己感到懊悔,很多事情總要實際經歷過才明白其中含意與滋味。

  原本只是牽手就能覺得幸福的兩人,在戀情結束後即使感到痛,鮮明的記憶也會隨著時間消逝,所以……一定可以忘掉的吧。

  一個月的時光稍縱即逝,想起那個人的次數日漸減少,心情也終於平復下來,優月從抽屜裡翻出一張紙製封面的專輯,不久,如沐細雨般輕柔、沉靜的歌聲流入耳畔,不自覺輕輕地跟著哼唱,在狹小的宿舍內,祈禱下雨的黑夜過後會有黎明到來。

  「這次好像……退步了?」初音趁優月不注意時猛然靠了過來,兩人一起看著顯示在螢幕上的期中成績。

  「我也沒辦法啊。」要是被家裡知道的話一定會被罵,得想想辦法蒙混過去才行,此時她心裡正盤算著有什麼好法子。

  「打起精神來!這樣下去可不行唷!」初音就像平常一樣露出笑臉安慰道,受那件事打擊才影響成績也是情有可原,其實成績也真的沒那麼糟糕,再說期中考還是有很多轉還的餘地。

  「對了,就當轉換心情,這個……妳應該會喜歡唷!」

  「嗯?」

  「是關於童話與春天的曲子——」深呼吸,難得看見開朗的初音露出慎重的表情,讓__很快地提起興趣,隨後前奏音樂響起,以具哀戚感的鋼琴做為開場,悅耳的歌聲配合著鼓聲或輕或重的節奏,她輕盈地攀上一個又一個高音。


若然我的雙眼無法看見你的話
這種一定是某種懲罰來的對吧
若然神明沒有表示的話
那還有誰會來寬恕我呢

  緩慢的拍子就像失意的人踩著的蹣跚步伐,一步一步搖搖晃晃地,然後有什麼炸裂了……沉眠在心底深處,不願提起也不願接納的,負面情緒集合體。

等待着春天的思緒令人痛苦的很啊
映進打開了的雙眼裹的花是綿綿陣雨
離別就是跟你在一起的代價
而那懲罰就是我的懦弱了
這是等待春天的我的夢境

  一度有想哭的感覺,但很快就被其他更激烈的東西給取代了。

  「這是在嘲笑我嗎?」曲子結束後優月臉色大變——不,其實初音早就注意到,才唱到一半她的表情就眉頭深鎖,本來以為是哪裡唱得不好,沒想到似乎是開啟不該開啟的話題。

  「我才不需要妳來同情。」冷冷地抬起頭來與對方四目相交,憤怒大過悲傷的表情讓初音一時不知所措,兩人就這樣僵持了一陣子。

  「我只是……想讓妳知道一定還是有人能理解妳。」初音不明白,為什麼一片心意會被曲解至此。

  「明明就只是軟體而已,憑什麼……干涉我的心情?」其實優月也不明白自己生氣的理由,因為被說中了而不甘心?被一首歌間接說成軟弱?自卑感使然?

  「為什麼我要跟妳說話?為什麼我要跟幻覺說話!」她笑了,笑得很扭曲,那是跟初音訴苦那晚一樣自嘲的笑臉。

  但是為什麼卻好想哭,大概是不甘心吧?因為確實有某些地方被說中了——最想隱藏的部分赤裸裸地被一個軟體給看透。

  優月迅速關上燈鑽進被子裡,自己明明知道這是幼稚的逃避行為卻無法停下;黑暗中聽不見初音的聲響也感覺不到她的存在,但隱約中就是知道——初音未來對她非常失望。

  失望透頂。


  我對朋友說了很過分的話,過度反應的氣話,再度犯下相同的錯誤——明明正確傳達感情的方法還有很多很多。

  軟弱嗎?像那首曲子所說,因為軟弱才造成這樣的結果。

  從那之後再也看不見未來了,我回想起她離去的身影,臉上憤怒的表情與最後對視的落寞眼神烙印在心底……我到底在說什麼?

  不,實際上我根本沒辦法「看見」——更正確的來說,世界上每個人都未曾真正見過,名叫初音未來的女孩並不存在。

  初音未來不會跟你說話、不會聽你說心事,更不會真的去理解你,一切一切都是假象,那些不過就是一個素昧平生的音樂人所做的作品罷了;都幾歲了還在自欺欺人,就像個笨蛋一樣幻想著自己跟二次元少女做朋友。

  只是想逃走而已吧?從令人厭倦的現實世界逃走——但是也該清醒了,除非世界末日來臨,不然三次元的日子還是得過。

  悲傷跟困難只能靠自己面對,現實的問題只能用現實的方式解決,趁現在斷乾淨吧,把那些孩子氣的東西都處理掉,別再依靠虛偽來自我安慰。

  如果初音未來真的存在的話,就請她不要再管我了。

  「桌布要換掉才行。」課早就結束卻不想回宿舍,待在空無一人的教室發呆,而後理所當然拿手機出來打發時間,未來的臉依舊從螢幕裡笑容可掬地望過來,我趕緊隨意點了個App把它蓋掉。

  螢幕邊角如同往常盡責地顯示通知,一個來自社群網站上的同好社團,用以互相交流VOCALOID各種相關情報。

  「退出吧。」呢喃似的低語牽動唇瓣,手指卻停留在半空中——啊,那個P主投稿了新歌、這個初音布偶好可愛……不對!

  喜歡嗎?捨不得嗎?即使無法明確說出捨不得的原因。

  明明沒能對她做出任何貢獻,純粹是當作遠方朋友似的存在、聽聽她唱歌罷了,這樣的我,大概也沒有資格說喜歡吧。

  指尖滑動,一則不起眼的訊息掠過:「很適合在星空下聆聽的曲子」上頭只寫著一行簡單的字句,似乎是舊曲推薦的樣子。

  本能地按下了播放鍵,彷彿命中注定要與這首曲子相遇。


就算相隔了好幾億光年
我會發現你的
你會被發現的

  如同沐浴在星夜之下,甜美的聲音正在訴說;那個近在你我身邊的,溫婉、感傷卻又平凡無奇的故事。

「像我這種人」什麼的
「不要管我了」什麼的
將你那些心情都否定的我
很虛偽嗎?

  溫柔的低語,她正在詢問;無法被視作人類的存在想要關心人類、將無法傳達的心意唱成歌,是不是很虛偽呢?

世界將我撒下迴轉著 你逞強著
將我的手甩掉的疼痛也
喃喃低語說出的 溫柔的感情也
為了不將那些東西忘記
緊緊的擁抱住

  遞出溫暖的手被拒絕,心是否也會感到疼痛?一定是的……

相隔了好幾億光年的地方
要將我的感情傳達到
還需要多久呢?
和你相遇我知曉了
許多的光芒
以及自己的無力

  三分多鐘的短暫時光一切都明朗了,心中的內疚、暖意、欣慰與喜悅油然而生,複雜到難以言明的心情,是她的話一定能理解——就跟那晚她理解了我的痛苦一樣。

  「對不起……我說了很過分的話……對不起……」聲音輕顫著哭泣起來,而未來只是在身邊說著:「沒關係,已經沒事了哦!」然後摸摸我的頭。

  未來與她的信念一起散佈在世界各個角落,然後一點一點地萌芽、綻放。

  「妳為我做這麼多,我竟然……」竟然拒絕了攀上高塔的妳。

  此刻奔騰的淚水承載所有迷惘與不安傾瀉而出,最終消逝。

  「這樣的話,優月也來幫我的忙吧!」那輕鬆的語氣好像在交代「去幫我跑個腿吧」似的簡單工作,然而我猜她想說的不只如此。

  「欸?」即使感覺到話中含意,自信心可不是說有就有。

  「嗯!一定也有妳能做的事情,雖然一顆星星的光很渺小,但是聚集起來的話,就會變得很耀眼呢!」

  真不可思議,既虛假又真實,串起虛幻的「聲音」與「思念」,即成為不可捉摸的「感情」。

  「可是——」話未說完,未來連忙在唇邊比了個「噓」的手勢。

  「我告訴過妳,對吧?」雙手插腰,難得散發出不容拒絕的氣勢,凜然的眼眸筆直地凝視我——是啊,的確用歌聲說過,所以更不能辜負這份心意。

  「那……要我幫什麼忙呢?」

  「我想把歌聲傳到很——遠的地方去!」

  突然意會為何有些人會喊她公主殿下了呢,一位溫柔開朗又善解人意的公主、捨身拯救平民的公主,任誰都甘願做為騎士一生追隨。

  未來以她的方式存在,以她的歌聲引領人們邁向未來。



後記:

歌詞翻譯來源
長髮公主(Rapunzel)之前忘了紀錄是哪邊找的翻譯,抱歉QAQ
リララリア*翻譯來自nico字幕

  去年這時候為了V家社團徵文寫的作品,想想一年真的過得很快。
  記得當時自己寫完時似乎有很多話想說,但現在居然已經沒有這種感覺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本來還想玩個猜歌遊戲(?)
  情節半真半假的作品,總之對我來說是意義非凡,雖然文字與劇情都很拙劣,回頭看真的覺得很沒吸引力,根本殘害讀者啊XD
  最後依然謝謝大家願意看完,喜歡的話請不吝留言、GP支持唷!OwO/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523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VOCALOID|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lilian8306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妖夜綺談】桃華(ももか... 後一篇:【心得】芙蘿拉造型攝影沙...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奇幻小說連載中
《克蘇魯的黎明》0682.庭院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