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小說】夜空下的勝利 第九篇

作者:Cale Wei│少女前線│2017-07-21 14:25:33│贊助:6│人氣:397
    


暴風雨結束後,你就會忘記自己是怎麼撐過去,又是怎麼活下來的。
實際上,你可能根本都不確定暴風雨是不是真的結束了。
但有件事是肯定的。當你從暴風雨中走出來時,就已經不再是當時走進去的那個你了。那正是暴風雨存在的意義。   ──村上春樹《海邊的卡夫卡》


    
    
    「IWS2000,前來報到!」姿勢端正,穿著整齊,敬禮的手勢與步伐毫不猶豫。IWS對自己的表現感到十分滿意,雖然踏入辦公室前才發現頭髮是早上隨意梳理的,但仍無法減少她受到召集的熱情與自信。
    
    「非常好,先稍息吧,還有一個……」指揮官回敬禮,一旁的98k點頭致意,IWS隨後走到辦公桌旁。
    
    「抱歉,來晚了……」檜皮色的木門緩緩的被推開,從門後探出頭來的是剛才因匆忙跑步而呼吸有點急湊的Super SASS。
    
    「不,其實很準時呢。這樣召集的三個人都到齊了,我就開始說明吧。」指揮官在整潔的桌上擺了幾張印滿文字的油印紙。
    
    
    ▲
    
    
    「前輩,那我就先走囉。」SASS回頭向兩位前輩告別,懷裡抱著指揮官發的作戰報告書,快速的步離指揮官室。在經過一處轉角時,與同時經過的春田差點撞上。兩人互相閃避,最後SASS重心不穩的跌坐在地上。
    
    春田放下手上的兩盆花,急忙扶起她,並幫忙撿起散落在地上的報告書。
    
    「嗚……前輩,妳的花沒事吧?」SASS將報告書整理一遍,扶著臀部站起。然而春田原先拿在手上的花盆吸引了她的注意。
    
    「嗯,多虧妳反應的快,她們才能夠安全。SASS,妳對她們有興趣嗎?」春田溫煦的笑了,也試探性的問了SASS。
    
    「她們,好漂亮呢。雖然花朵沒有很大,可是每一朵都很努力的綻開。」
    
    「這是蠟菊,改良過後的短莖品種。我想把她們移到宿舍的陽臺去,這盆白色的給妳養吧,照顧她們很容易的。」
    
    「咦?真的可以嗎?」
    
    「當然沒問題呀,如果花遇到喜歡她們的主人,一定會很開心的。」
    
    SASS滿心歡喜的從春田手上接過花盆,兩眼閃閃發亮的瞧著花朵,拿著報告書的另一手也空出手指來戳了戳她的葉子。
    
    「前輩,她們的花語,是什麼呀?」SASS興奮的問。
    
    春田看著花,思考了一下:「記得是……永恆不變。嗯,沒錯,她們又稱作不凋花。」
    
    「好的,我會記住的,謝謝前輩。」SASS綻開笑顏,抱著盆栽與報告書小跑步離開了。
    


    「希望妳,也能夠保持自我呢。」春田莞爾一笑。
    
    
    ▲
    
    
    「妳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
    
    98k停下腳步,昏黃夕陽斜照在身上,陰影遮住了臉部。走在後方的IWS止步,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她有些不知所措。兩人在空蕩的走廊中陷入沈默,開始漸漸落下地平線的太陽沒有停留。98k轉過身,兩眼銳利的盯著IWS。
    
    「跟我出去散散步吧。」
    
    
    ▲
    
    
    天空已經有一半被夜晚的深藍侵蝕,吸收一整天陽光的土地已經開始排出熱氣,西風涼爽的吹拂。路旁的街燈還未開啟,日與夜交替之際總是如此曖昧不明。
    
    「妳,是不是被什麼問題給困擾著?」98k靜靜的問。
    
    「哦、哦,沒有啊。為什麼要這麼說呢?」IWS急忙回答。
    
    「那我換一個問法好了。」98k遙望著遠方,嫣紅的雙眸好像投射出更遙遠的世界。「妳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存在嗎?」
    
    這句話就像一把強而有力的弓箭,貫穿了IWS的心臟,一股強烈的壓迫感緊緊抓著胸口不放。為什麼,為什麼這樣的問題會由別人口中出現,自己對此一無所知,卻又不知如何回應。
    
    「對於命令,能夠……」
    
    「那只是妳所希望的模樣。」
    
    「唔……!」
    
    IWS噤聲。無法回應,自己無法回應這個問題,炙熱感爬上背部,雙腿無力的像是被灌入鉛塊,她到底想問什麼?不,難道她又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嗎?
    
    「那妳……」
    
    「嗯?」
    
    「那妳對自己的存在,難道就完全不迷茫嗎?」
    
    IWS聲音嘶啞,98k表情沉著的看著她。
    
    「為了勝利,為了我的祖國從未嚐過的勝利。」
    
    堅定,不容質疑。堅不可摧的態度、憤慨的眼神,98k沒有猶豫。
    
    「妳是說,妳作為人形,就只是為了獲得勝利而存在?」
    
    「是,只為了勝利。妳不瞭解嗎?從一開始,我們都只是為了勝利而奮鬥,它帶來了我們安定的生活,充沛的物資,以及快樂的人民。而失敗呢?割讓土地、賠償金錢、被受奴役與深陷囹圄,難道妳是為了讓我們落到那種地步而戰的嗎?」
    
    98k語氣冷靜,但言詞卻宛若刀鋒。IWS感到迷茫,原先已經十分混亂,對此更是無法做出任何回應,支支吾吾的吐不出像樣的句子。
    
    「……我不知道。」隔了許久,IWS才擠了這樣一句話。
    
    就這樣,兩人之間的對話留下了空白。不知是98k意識到自己太過嚴厲,又或著是對IWS心生憐憫,她卸下臉上武裝的無情,對IWS微微一笑。
    
    「每個人,身上都背負著東西,為了自己的目標而戰。有人為了正義;有人因為信賴;有人為了自己的神。這些能夠支持她們,縱橫沙場而不倒,心靈空虛而不衰。妳很特別,妳並不知道自己為何、為誰而戰,但我相信妳能夠找到的,或許是在戰場上;或許是在斷壁殘垣中,總有一天一定可以的。」98k眼神溫柔,將手掌放在IWS的肩上。
    
    IWS頷首,對於那些縹緲不定的事物,好像不是那麼畏懼了。從緊張的情緒中,鬆了一口氣,壓力也減緩許多。
    
    98k看著IWS,突然眉頭一皺,接著把雙手伸向IWS額前的瀏海。
    
    「髮夾沒戴好,這樣可不行。」說著,便順手將它整理。
    
    「唔哦……前輩,總覺得,妳跟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不太一樣呢。」
    
    「是嗎?我倒是覺得妳就跟當時一模一樣。」
    
    「不、不是啦!當初還在準備室的時候,我有感覺到……感覺到一種很可怕的氣息。」
    
    「妳是說…………」
    
    突然,幾乎完全落下的夕陽失去雲朵的遮掩,燃燒般的血紅色渲染大地,淌上98k的身體。風,停止了,完完全全的停止。鐵銹味佈滿四周,還隱約的聞出鮮血的嗆鼻腥味。
    
    「……這種氣息?」
    
    高過天空正中的黑夜淡然無光,像虛無,像深淵,像地獄,像一切不帶希望的東西。98k離自己仿佛十分遙遠,看不見她的眼神與表情,也看不見任何光亮。
    
    「妳還好嗎?」
    
    一聲叫喚,IWS模糊的視線逐漸清晰,但一瞬間的頭暈目眩及耳鳴卻讓她無法站穩腳步。隨即,她感受到了一股力量從背後攙扶著她。
    
    「回答我!妳聽的見嗎?」
    
    「呃……聽的見,我沒事了。」
    
    夕陽仍舊是夕陽,黃昏也還是黃昏。眼前的世界似乎沒有改變,但IWS卻覺得自己的精神已經接近極限了。
    
    「我沒有控制好,抱歉。」98k的表情充滿悔意。
    
    「那是……什麼?」IWS不解的問,但避免去回想它。
    
    「人形之間能夠互相感應和干擾,剛才那是成為人形之前的……抽象的記憶。妳的臉色有點蒼白,要回去休息嗎?」
    
    「哦、哦!不用啦!先去那邊的長椅坐著吧!」
    
    
    ▲
    
    
    「呼~應該是貧血而已。」IWS靠在公園長椅的椅背上,吐出一口氣。
    
    「……妳是目前接受訊息後,反應最大的。」98k納悶的說。「難道是因為沒有實戰的經驗與記憶嗎?」
    
    「我覺得好像無形中被傷害了。」
    
    「不要這麼沒格調,那一個新人沒被欺負過的?」
    
    「嗚……」
    
    98k說著,翹起了穿著黑色絲襪的修長美腿,輕佻的眼神讓IWS稍稍的失望,為什麼跟剛才的態度差這麼多呢?
    
    「妳一直以來,都是帶著那種東西作戰的嗎?」
    
    「是的,它讓我在作戰時,能夠對許多狀況做出應對。」
    
    「就連那天的演習也是嗎?」
    
    「是呀,就算是妳當敵隊的隊長。」
    
    「我是不是又被傷害了。」
    
    IWS用無辜的眼神看著98k,而98k對她的反應似乎很滿意,富有惡趣味的表情讓IWS感到不安,但這只是讓98k玩的更過癮而已。
    
    「其實我當初認為,隊長應該要是OTs-14。如果指揮官沒說是妳當隊長的話,我們都還在猜臨時加入的人形是誰呢。」
    
    「是、是這樣嗎?哈哈,我果然……還是這麼不起眼啊……」
    
    「不過,我當時認為,應該是妳會分配到我們這裡才對。雖然指揮官好像比較喜歡OTs-14那種類型的……」
    
    「咦?為什麼妳要握拳啊?哦不對!為、為什麼妳認為我會加入這個指揮部啊?」
    
    其實早就由克魯格內定好了……當然不會把真相說出來。98k腦中運轉了幾圈,接著露出神秘的微笑:
    「因為,這樣才有後輩可以讓我玩啊。」
    
    
    ▲
    
    
    「腰好痛哦……」IWS扶著腰,被折騰一番後,獨自一個人走往宿舍。天幾乎全黑時,98k才丟著她,自己滿足的離開
    
    「感覺怎麼樣啊?」
    
    「我很難回答這個問題……咦!指、指揮官啊!」
    
    指揮官站在一旁,面帶笑容的看著我,雙手插腰,像是碰巧遇上我似的。
    
    「過得還開心吧?雖然不能安穩的在這度過全部的時間。」
    
    「噢!當然!我覺得這裡的環境很好,大家都很照顧我。任務的事情我不要緊的,雖然有些意外就是了……」
    
    「那麼妳對其他事情有什麼疑慮嗎?什麼都可以問的。」
    
    「這個嗎……」
    
    指揮官攤開手,表示歡迎的模樣挺讓人覺得有趣的。
    
    「那個……任務的要求不是四個步槍人形嗎?剛才除了我以外,還有SASS、98k,可是最後一個人呢?不是春田前輩嗎?」
    
    「春田沒有要參與這次的行動呢。至於最後一個人呀……妳對二戰的歷史熟悉嗎?」
    
    「啊?哦,多少懂一點。」
    
    「那麼妳應該可以聯想到了,在歐洲戰場中,美軍使用的手栓式步槍為M1903春田,納粹使用的則是Kar98k,英軍的李-恩菲爾德很遺憾的不在我們指揮部內,再來就是……」
    
    「蘇聯。」
    
    「很好,她到時候會在當地與妳們會合。還有任何問題嗎?」
    
    面對親切的指揮官,IWS沒有感到一絲壓力,對話也讓她覺得十分愉快,她搖了搖頭。
    
    「好,那妳幫我把這本書拿給98k,她忘在我的辦公室了。」
    
    「好……好厚的書哦,98k前輩都看這種書嗎?」
    
    「那是我推薦給她看的小說,她已經看將近十遍了,現在還是會跟我借去看。」
    
    IWS有些驚訝的翻開它,她沒看過超過五百頁的書,對此她對指揮官與98k有些佩服。
    
    「對了,指揮官,你也讀過這本書對吧?」
    
    「是呀,怎麼了?」
    
    「那……那你有從裡面,學到什麼嗎?」
    
    指揮官聽了,忍不住笑了出聲。IWS鼓起臉頰,對指揮官的態度表示不滿。
    
    「好啦,我知道妳求好心切的心態,妳真的想聽嗎?」
    
    「是呀。」
    
    「這樣啊……」指揮官苦澀的抿了嘴。「當你從暴風雨中走出來時,就已經不再是當時走進去的那個你了。那正是暴風雨存在的意義(*1)。」
    
    「啥?」IWS摸不著頭緒的發出疑問。
    
    「哎,那是書裡面的內容,想知道的話妳可以自己去看呀,學習可不是請別人替妳劃重點呢。」指揮官不怎麼理會頭上冒著問號的IWS,徑自離開了。
.
.
.
(待續)


此篇作品已被收錄在少女前線精華區內:https://forum.gamer.com.tw/G1.php?bsn=31406&parent=1541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522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少女前線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qoo942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夜...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夜...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emonwu關心宣道小學的大大
原來,教協和本土派的聲援,並非想改善教育和體制,而是恢復港英舊貌。有多不堪?來我小屋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