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騎士〉 第二章 送別與贈禮 (下)

作者:LanTern│2017-07-21 05:16:01│贊助:8│人氣:617

 
 
  第二天一早,伊格和克洛諾便開始著手準備伊格的行囊。

  他們將已經破損的衣物進行縫補和加工,同時克洛諾也用皮革替伊格縫製了一雙新鞋。
  「喂,小子,」克洛諾一面核對清單,一面檢查伊格的麻袋,「我把你那件大衣放進去了,你等到進城裡再穿。」
  「我需要帶點布料在身上嗎?」
  伊格問道,咬斷手上的縫線。他已經和那件該死的斗篷搏鬥一個早上了,上次狩獵祭時被樹枝割破,之後就一直沒時間修補。
  「不用,城裡會賣,而且我想你大概用不著自己補衣服。」
  克洛諾心不在焉地回答,認真屈指計算乾糧的數量。
 
  為了伊格的旅行,克洛諾幾乎已經動用了所有能夠動用的人脈。他們為了修補伊格的衣服,向伊莎琳女士多拿了六吋布,另外還向葛尼迪斯直接預支徹提席克家整個冬天的皮革,以及可以吃上三天的燻肉。
  「克洛諾先生,你這幾乎快把咱們過冬的皮草都拿走啦。」
  葛尼迪斯用半開玩笑的口吻說,將皮草捆成兩手,遞給伊格。
  「怎麼,這小子到了生長期啦?」
 
  克洛諾扮了個鬼臉,「回頭一定解釋清楚,再等個幾天吧,對不起啦。」
  「這麼神秘啊……」
  克洛諾接過燻肉,大略數了數。
  「謝啦,老葛,你要的剁刀我一定盡力趕給你。」
  「我不急,讓你家小子別再帶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過來給我就好。」
 
  也幸好徹堤席克打鐵鋪的聲譽一向優良,才可以在伊格和克洛諾隱瞞之下能夠得到這麼多的幫忙。
  克洛諾運用多出來的皮革手忙腳亂地替伊格縫製了一條堅固的皮製腰帶,而伊格自己也在麻布袋內側縫了幾個小口袋,除了衣服、工具等較大的物品外,也能夠有條有理地裝進小卻重要的東西。
 
  雖然準備的過程大致上還算順利,不過也因為伊格從來真正意義上的單獨出過遠門,所以也出現了不少讓他十分困擾的疑問。
 
  「等等,老爸,需要帶著枕頭嗎?」
  伊格狐疑地看著堆在行李上方、克洛諾替他製作的鬆軟枕頭。
  「當然需要啦,」正在工作台上替伊格修補工具的克洛諾認真說,「枕頭可是睡眠不可或缺的工具,如果連睡眠都不充足,怎麼可能能通過騎士遴選?」
  「呃……」
  雖然乍聽之下好像也挺有道理的,不過伊格還是決定把一些奇怪的東西從行李堆拿出來。
 
  他也在迦薩塔四處準備材料時,稍微詢問其他人的意見。當然,並沒有說他要去參加騎士遴選,只是像聊天似地問道,如果想出趟遠門,需要準備些什麼比較好。
 
  「如果要去南方,辛香料最好帶一些,」擅長料理的帕瑟表示,「南方的口味淡得像喝水,有了這些咱們伊雷斯道地的香料,不管菜色怎麼變,都還是能吃到熟悉的味道。」
 
  「啊?出遠門?」伊格的獵人同伴皮德魯操著大嗓門說,仔細思考,「唔,小刀吧?不管如何,身邊一定要有一把鋒利的小刀,對吧?」
  「哦,這倒是很實際……」伊格喃喃說,點點頭,
  「對吧,像是野宿紮營的時候啦、身邊有什麼東西需要切割的時候啦、遇到強盜的時候啦、或是想當強盜的時候啦……總之帶著不會錯的。」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各式各樣的奇怪建議。
  「出門旅行怎麼可以不帶著鍋子呢?」、「一定要帶著酒。」、「當然,伊格,你必須承認,地毯是必備的。」、「帶著路牌吧,這樣子就不會迷路了。」
  同時,伊格的第一損友羅司也提出一個令人激賞的建議。
  「帶著打火石吧,老弟,那東西磨碎加進燉湯裡味道絕佳。」
  雖然目的不明。
  實際上來說,伊格的火魔法學得還不錯,普通情況下要做個火團一來沒一點問題也沒有,不過他還是放進行囊裡以防萬一。
  當然不是要加進湯裡。
 
  最後伊格決定採納帕瑟和其他幾人比較正常的想法。
   「辛香料、小刀、紙捲、羽毛筆、針線、燈油、打火石、藥草……」
  伊格仔細凝視自己擬出來的清單,卻始終覺得似乎缺少了什麼,而清單上又有些東西好像沒那麼重要。
  「唔……應該帶一份地圖吧?至少比路牌有用。」
 
 
  到了下午,克洛諾和伊格遵從列納的建議,前去拜訪萊特佛和諾恩先生。
 
  萊特佛是在精靈村莊當中四處遊走的吟遊詩人,這陣子正好在迦薩塔稍作停留,同時他也是克洛諾的老朋友之一。而伊格從小跟在他屁股後面聽他彈唱那些騎士史詩,跟他的感情自然不在話下。
  諾恩先生則是曾經是遊歷西境的旅行者,伊格聽說他大半輩子都在艾佛洛恩南部和法利德王國遊走,直到上了年紀之後才到迦薩塔。
  而他們這次來尋求諾恩幫助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幫伊格搞懂艾佛洛恩所謂的「商業」。
 
  「好,小子,現在你告訴我,如果你想從我這裡買一塊乾麵包,你要給我多少錢?」
  諾恩先生瞪著伊格。
  「呃……十六個這個?」
  伊格指著桌面上的銀色銅板,不大確定地說。
  諾恩先生氣得連青筋都冒出來了。

  「那是沃度銀幣,我跟你說過至少十次了,那是沃度!」
  「十二次。」萊特佛在旁邊興致勃勃地插嘴。
  「一枚沃度等於兩百貝卡銀幣,你這樣等於花了三千兩百枚貝卡銀幣去買只需要十六貝卡的麵包,你到底懂不懂這之間的差別?」
  「不懂。」
  伊格老實說。
  「到底為什麼艾佛洛恩人吃東西得用那麼麻煩的方法?如果我身上沒有這個『遣』,不就代表我沒東西吃?」
  
  萊特佛哈哈大笑,而諾恩則是翻了翻白眼。
  「放棄吧,克洛諾老哥,現在還來得及。這小子到艾佛洛恩會餓死的。」
  他轉頭對把臉埋在手掌裡的克洛諾說。
 
  「聽著,伊格。艾佛洛恩人——準確來說是除了伊雷斯以外的地區,他們並不相信彼此,也不相信自己。所以他們製作出了一種能夠準確衡量萬物價值的籌碼,這就是『錢』。」
  克洛諾耐心地把剛才已經說過一次的話再說一次。
  「這不是很奇怪嗎……我的意思是,食物的價值就是食物、布匹的價值就是布匹,怎麼能夠混為一談呢?」伊格喃喃自語。
  「這、就、是、他、們、的、遊、戲、規、則!」
  克洛諾氣得跳腳,諾恩則一臉脫力地坐在椅子上,另一邊的萊特佛笑得更大聲了。
 
  嚴格說起來,伊格並不是第一次接觸貨幣。
  他當然知道南方國家有一套固定的交易制度,也時常跟著列納先生去路過的旅行商人營地向他們採買些奢侈品。但他由始自終都覺得,這種病態的衡量制度簡直玷污了這世間的一切萬物,根本是最愚昧的人為圖方便和利益才研發出來的可怕循環。某種層面上來說,伊格也許相當傳統也說不定。
  不過伊格這種固執的心態,似乎激起了諾恩和克洛諾強烈的好勝心,他們好像已經打定主意,非得要將伊格教會不可,於是伊格又被拖回辨認各種古怪錢幣的痛苦當中。
 
 
  不曉得究竟過了多久,直到太陽西斜以後,伊格和克洛諾才從諾恩的小屋出來。遺憾的是,最終他還是沒有完全搞懂那些硬幣。
  「這其實也怪不了你,咱們伊雷斯沒有貨幣和商業的制度,一時之間要接受本來就很困難。」
  萊特佛走在筋疲力竭的父子身旁,一邊喝著蘋果酒一邊說。
  「為什麼你大白天就在喝酒啊?」
  「再說,這種東西一向都是熟能生巧啦,多接觸自然而然就學會了。」
  他擺擺手,又仰頭喝了一口。
 
  當三人接近村子中央後,克洛諾皺起眉頭。
  「嗯?」
  「老爸?」
  克洛諾仔細眺望,然後轉頭問兒子。
  「伊格,今天村子有宴會的預定嗎?」
  伊格歪著頭,「我印象中沒有,不過那些傢伙臨時起意舉辦宴會,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吧。」
  「希望是這樣就好……」克洛諾喃喃自語。
 
  當三人走近之後,伊格才發現大事不妙。
  村子的小廣場四周居民來來去去,有些人搬出宴會用的長桌和木椅,有些人則在四周掛上提燈,更多人是從家裡端出一道道熱騰騰的料理。
  而羅司站在小廣場中央的一塊大圓木上,那裡本來是用作村子集會時發表意見的講台,而多數時間則是像萊特佛那樣的吟遊詩人在開宴會時站在上方高歌,現在羅司則在上方精神抖擻地大聲發號施令。
 
  「喂!小心點,那道鹿頸肉燉菜可是伊格最喜歡吃的,你要是打翻我一定讓你吃不完兜著走!巴克,我要你寫的宴會橫幅呢?我說過了,『慶祝伊格參加騎士遴選暨歡送會』,現在馬上去給我生出來!」
 
  伊格、克洛諾和萊特佛看得目瞪口呆。
  「那個……白痴……」
  「你把這件事情跟羅司說?」克洛諾撕牙列嘴,「哪個正常人你不說,好死不死去告訴他?」
  「我……我有要他別多嘴……」
 
  伊格氣到有些頭暈,當他正在思考該怎麼處置羅司的時候,他注意到他們,欣喜地從圓木上跳下來。
 
  「喲,伊格!克洛諾大叔、萊特佛,深林與王同在。」
  「招呼就免了,孩子。」克洛諾疲憊地揉揉鼻樑。
 
  伊格衝上前,連話都說不清楚,一把抓起羅司的衣領,將他壓在牆上。
  「你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人?我是不是叫你別說?是不是?」
  「嘿、嘿,老弟,別這樣,有話好說……」
  「好說個鬼!黎明者的長劍啊,我怎麼會蠢到告訴你這個白痴?」
  「不是、我可以解釋啊,伊格……」
  「而且我居然還相信你的保證,深林啊,我怎麼會犯下這麼低級的錯誤?夠了,一切都夠了,我一定要把你醃成菲克利斯登肉排,以深林之名起誓……我一定要——」
 
  「冷靜點,伊格,放開可憐的羅司吧。」
  他們身後想起一陣輕柔的嗓音。
  「列納先生?」
  列納掛著他一貫的微笑,慢慢走近他們。
  「克洛諾先生、萊特佛先生。」
  「晚安,列納先生,願深林與王同在。」萊特佛朝村長點點頭。
  「所以,列納,你可以解釋這是怎麼一回事嗎?」克洛諾皺著眉頭問。
 
  「事實上,今天早上羅司先生就跑來我的小屋。他認為讓伊格就這麼離開,實在太可惜了。而且我相信你們也不否認,迦薩塔絕大多數的居民,也跟你我一樣在乎伊格。」
  列納平靜地說。
  「所以我們花了一段時間討論我們該怎樣能在不戳破伊格遠行的目的之下,同時好好幫伊格送行,而我們得出的初步共識就是,依照傳統,送行宴會還是得舉行。」
  列納這麼說的同時,羅司也在一旁拼命點頭。
  「而這段時間,我也聽到了一些風聲。聽說伊格在四處準備前往挪拉的必需品,而且還向許多人打聽了關於長途旅行旅行的建議,事實上,在伊格離開後,許多人都已經大概猜到是怎麼回事了。」
  克洛諾面無表情望向伊格,那眼神雖然不包涵任何情緒,卻讓伊格感到一陣不寒而慄。
  「後來也有不少人來向我求證,問我伊格是不是準備去挪拉參加騎士遴選,既然事以至此,我認為也沒有必要再多做隱瞞,所幸就舉辦一場堂堂正正的送別晚會吧。」
  「當我要去你們家告訴你的時候,」羅司插口,「你和克洛諾大叔都不在,所以我和列納先生只好就這樣擔下這擔子,讓這次送行轟轟烈烈地舉辦啦。」
 
  「我倒覺得這樣乾脆多了。」
  萊特佛在一旁幫腔。
  「沒必要隱藏嘛,是不是?我知道你們的顧慮啦,不過我覺得你們擔心太多了。讓我說句公道話,雖然我不是迦薩塔人,可是我不覺得這裡的居民會有誰反對伊格去參加騎士遴選的。喂,你們說,是不是啊?」
  他朝著四周忙碌進行宴會佈置的村人大喊。
  「是啊!」
  「那不是當然的嗎?」
  「你太見外啦,小伊格。」
  「早該說的嘛,真是的,大男人一個是在害羞啥啊?」
  迦薩塔居民們笑著回答,整個廣場頓時吵雜了起來。
 
  羅司縱聲大笑,再次跳回圓木之上,指引其他人佈置廣場。萊特佛也興致沖沖地拿出他的短琴上前,坐在羅斯腳邊,配著蘋果酒,大聲唱歌。
 
  伊格望著哄笑的村民,以及高唱著不成調歌曲的羅司和萊特佛,他嘆了一口氣,渾身脫力地坐下來。
  「這樣的處理還不錯吧?」
  村長列納站在他身邊,笑著問道。
  伊格苦笑。
 
  「嗯,是還不錯。」
 
 
  精靈的送行儀式,被稱為「送別」。
  原本意義上,這是相當莊重而且正式的祈福活動。以伊雷斯王國軍隊「深林軍團」來說,當舉辦侍衛官遠派其他地區的送別儀式時,甚至連精靈王都會出席。
  但在一般家族當中的「送別」就沒有那麼嚴謹,逐漸演變成親人或朋友齊聚一堂,替即將啟程的旅行進行歡送的晚宴,並且每個人贈送旅行者一件對旅途有幫助的禮物。
  在迦薩塔,送別晚宴與大多數的宴會相同,差別只在於被送別者會收到來自每個家族送出的一件禮物,以及被灌下多得要命的果子酒。
 

  眾人笑鬧、燈火闌珊。
  伊格醉眼迷濛地看著坐在大圓木上唱歌的萊特佛,以及在廣場中央趁著歌聲跳舞的迦薩塔居民們,喝下他第二十三杯蘋果酒。
  「喂,今天的主角竟然自己坐在這裡喝酒,太不像話了吧?」羅司走到他身邊坐下,笑著說。
  「別傻了,你根本不知道我被逼著喝了多少……」
  伊格打了一個飽嗝,仰躺下,望著夜空。
  「別倒啊,等等還要送禮呢。」
  「至少在那之前,讓我休息一下吧……」
  羅司笑出聲來,舉起酒瓶替伊格的酒杯斟滿酒。

  「我覺得,那些傢伙只是缺一個辦宴會的理由罷了,我去哪裡對他們來說根本不重要。」
  「是啊。」羅司一付理所當然的說,「所以我就說嘛,你和克洛諾擔心太多了,大家根本就不會在意。他們怎麼可能反對你去參加遴選呢?如果你真的偷偷摸摸走了,反而會背上一個『妨礙迦薩塔開宴會』之罪的。」
  伊格大笑。
  「而且,有人幫自己送行的感覺,總比一個人孤孤單單離開要好多了吧?」
  「這倒是。」
 
  遠處的琴聲漸小,當這首曲子結束後,萊特佛放下琴,整夜都在唱歌的他似乎終於打算吃些食物。
  即使沒有音樂,居民們依然在廣場上跳著舞,甚至還有幾個人代替萊特佛唱起歌,引來一陣笑聲。
  「你這個主角不上去彈個幾首嗎?」
  「別開玩笑,我現在這狀況連琴弦都摸不準。」
  「如果露茜在就好了,她彈琴的技術不比萊特佛差呢。」
  羅司意有所指地說。
 
  伊格的胃又感到一陣翻滾,他花了一番功夫才能阻止自己把燉菜和蘋果酒吐出來。
  「你們兩個……到底怎麼了?」
  「沒怎樣。」伊格反射性地說。
  「沒怎樣?少騙我,沒怎樣她怎麼可能會連你的送別都不參加。」羅司嗤之以鼻說道。
 
  「所以,你也、呃……你也沒見到她?」伊格問結結巴巴地問。
  「沒有。」羅司說,「一整天都沒見到,我問了依瑞詹先生,他說她生病了,在床上休息。」
  「生病……」
  「你到底跟她說了沒?」
  伊格點點頭,他知道他指什麼。
  「親口說的?」羅司緊緊盯著伊格,看得他十分不自在。
  「對。」
  「那就怪了……」
 
  伊格一顆心往下沉得越來越深。
  難道他倆昨天道別時,露茜臉上的笑容是假的?若非如此,那她今天為什麼刻意避不見面?
 
  送別宴會進入尾聲,羅司走上大圓木,對著大多數坐著聊天、只剩下少數幾名還在喝酒的居民們說道。
  「各位,嘿,各位!我知道大家都還意猶未盡,我相信姆齊大叔和諾恩大叔一定很想再喝上半桶麥酒,但讓我替優瑟恩女士說句話,如果你們再喝下去,咱們下半年就沒酒可喝了。」
  眾人齊聲大笑。
  「想繼續喝、繼續跳舞的各位,我羅司.根尼亞特絕對不會阻止你們,不過我希望大家還沒忘記,咱們今挽姑且還算是我這好兄弟伊格.徹提席克的送別晚會。而現在時候不早啦,列納先生還得回去睡覺呢,我看我們就把行程稍微催一下吧……『送別贈禮』!」
  台下響起奚落的歡呼聲,伊格也被幾名好事的村名推上台。
  「好了,我的好兄弟已經到了,各位,該把你們最值錢的東西拿出來囉!」
 
  在笑聲之中,羅司識相下台,留伊格一個人在台上。
  然後——遵照送別的傳統,由地位最高的人開始進行送別贈禮——列納先生走了上來。
 
  他遞給伊格一份紙卷。
  「這是一份西境地圖。」他說,「是我幾年前從一個旅行商人手裡拿到的,紀錄得很詳細也很清楚,我想你未來會比我還需要它,孩子。」
  伊格接過地圖,稍微打開來看了一眼。
  在伊雷斯王國的最左方,有一個非常小的原點,上頭標注著「迦薩塔」。
  就伊格所知,大多數的地圖都不會紀錄加薩塔這種小村莊的位置,這使得伊格忍不住露出笑容。
  「謝謝您,列納先生。」
  列納溫柔點點頭,轉身走下台。
 
  隨後,村民們陸續上台,遞給他們送給伊格的送別禮物。
  羅司和紗培夫婦送給他一柄功能齊全的小刀,能戳、能刺、能削,甚至還能修整指甲,而且體積極小,可以輕鬆收納在袖口當中。
 
  羅司的母親帕瑟送給他一個小木盒,裡頭裝著各種伊格最愛的香料,蘿勒、丁香、山豆葉、茴香、龍根、伊雷瑟恩辣椒、黑胡椒、肉豆蔻、番紅花、西德里恩紅薑……
  「南方的口味淡得像喝水,」帕瑟慈愛地摸了摸伊格的頭髮,「有了這些咱們伊雷斯道地的香料,不管菜色怎麼變,都還是能吃到熟悉的味道。」
 
  這個夜晚下來,伊格終於第一次、忍不住溼了眼眶。
  他緊緊抱住帕瑟。
  「謝謝您,帕瑟。」
  帕瑟輕拍著他的背,溫柔地說。
  「不客氣,孩子,不客氣。」
 
  鶚赫希亞家送了一組工具組,而齊托列昂家則以經常跟著伊格的見習獵人勒普斯為代表,送了他一件全新的斗篷。
  諾恩送了一份可以辨認各種錢幣的清單,而萊特佛送了一支他親手製作的短笛、葛尼迪斯則送了一個用山兔皮作成的小皮袋,還表示這就是伊格前一天親手帶回來的那隻山兔作成的。
  
  伊格腳邊的禮物越來越多,雖然送別的禮物是以能夠讓旅行者在路途上使用為主,但他再怎樣也不可能把這些東西全帶在身上,他光是要思考要把哪些留下就讓他難以抉擇。
 
  最後,走到伊格面前的是依瑞詹夫婦。
  「這是簡單的傷藥和繃帶,孩子。」依瑞詹和藹地說,「騎士遴選應該免不了一些打鬥,你知道,而這些藥草用來止血和應急效果絕佳,不過療傷功效並不強,如果傷勢嚴重,還是要請醫者看看哦。」
  「謝謝您。」伊格頷首。
  依瑞詹夫婦笑了笑,轉身準備走下圓木。
  「等等,依瑞詹先生……」伊格出聲叫住他們。
  「怎麼了,孩子?」他詫異地問。
 
  「呃……請問,露茜她……」
  「啊,是了。」
  依瑞詹抿著嘴,像是在思考該如何解釋。
  「她將自己關在閣樓上,我們也不知道她究竟怎麼了,這孩子真是……我會想辦法勸她來跟你道別的,伊格,請你再耐心等等。」
  「我知道了……謝、謝謝你們……」
 
  伊格望著依瑞詹夫婦走下圓木,他甚至沒聽見羅司上來後又講了幾個引得所有人哄堂大笑的笑話。
 
 
 
 
  第二天,伊格在宿醉和頭痛當中醒來,他發現自己竟然好端端地回到家裡,不過是睡在距離門口不遠的地上,一旁還有一坨已經乾掉的嘔吐物。
  而克洛諾則帶著睡帽,安穩地在他的床上沉睡。
 
  伊格將地板上的髒東西處理掉以後,用屋子後方的清水把臉洗乾淨,然後回到屋內,發現克洛諾已經起床,悠閒地坐在桌邊,往硬麵包上塗豆油。
  「是羅司帶我回來的嗎?」他問。
  「不,是我。」
  「對不起……」
  「不用道歉,昨天是給你的送別,如果你沒醉我也不會讓你進家門。」
  克洛諾頭也不抬,將麵包吞進嘴裡。
 
  接下來的一整天,伊格和克洛諾都在屋子裡,整修裝備、將必需品裝進麻袋中,並且不斷比對清單。
  羅司在正午過後前來幫忙,還親自替伊格剛拿到的小刀、以及克洛諾準備的匕首開鋒和打磨。到了傍晚,萊特佛、諾恩和列納先生也來到克洛諾和伊格的小屋,除了一起吃晚餐以外,他們也盡可能將他們旅行的經驗全都傳授給伊格。
 
  然而,雖然伊格一整天都不斷向外張望,但是露茜始終沒有出現。
 
 
  最後終於,到了出發之時。
  伊格和克洛諾在清晨之際醒來,進行最後一次清點。然後兩人便出發前往的迦薩塔村口。
 
  很多人都來了,包涵羅司夫婦、村長列納還有萊特佛,以及許多早起準備工作的人,他們都趕在工作前來替伊格送行。
  他們獻上祝福,也對伊格打氣,而伊格笑著回應他們,同時偷偷在人群中不斷尋找,但卻依然沒找到那個他最想見到的身影。
 
  「確認東西都帶了吧?」克洛諾問。
  「放心,萬無一失。」伊格笑著拍拍麻布袋,看著父親。
  「好好照顧自己,老爸。」
  克洛諾縱聲大笑。
  「那是我要對你說的,臭小子。」
  然後他換上嚴肅的表情。

  「伊格,聽好了,以後——嗯,我說的這可不只是針對騎士遴選喔——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不可以放棄,懂了嗎?無論如何,千萬、別放棄。只要竭盡一己之力,不管再怎麼絕望的黑暗,也會有光。」

  克洛諾認真說完,然後立刻扮了個鬼臉。
  「我的伊瑟丹啊,這些話跟我的風格還真不搭……」
 
  伊格望著父親的臉。
  從伊格有記憶以來,父親就沒老過,二十年來甚至連半根白髮都沒添。雖然伊格從來搞不清楚克洛諾有多老,不過如果再這樣下去,再過幾年他們看起來就會像兄弟遠多於父子了吧。
 
  「那也是你花一輩子體會到的真理嗎?」
  克洛諾揚起一邊眉毛,思考了兩秒。
  「不是,這是我一個非常親密的朋友曾經說過的話。」他平靜地回答。
 
  伊格閉上眼,單膝跪下。
  「謹遵您之言,吾父。」他用精靈古語說。
 
  圍繞在兩人身邊的迦薩塔村民們安靜無聲看著他們。
  
  克洛諾從衣袋當中,掏出了一條銀鍊,放進伊格手心。
  「這個,是你母親的遺物,過去這二十年以來,我一直帶著她,而今天,我把她送給你。」
  伊格接過鍊子,那是一個很漂亮的銀製首飾,互相纏繞的圖騰十分柔和。儘管周圍有些磨損,看得出歲月已久,卻還是相當有光澤,。
  不知道為什麼,那圖案讓伊格想起舒服的秋天晚風。

  「謝了,老爸。」
  「你的家人永遠會在這裡,如果你累了,隨時都可以回來。」
  克洛諾輕聲說,旋即露出邪惡的笑容。
  「當然啦,如果你沒通過遴選,也可以回來,可別因為太羞恥就跑去流浪囉。」
 
  伊格大笑出聲,握了握父親的手,轉過身向來送行的村民道別。
  「謝啦!謝謝你們來送我!」
 
  他向他們揮揮手,用力地,讓他們都看見。
  而他的家人們也笑著揮手。
 
  「我會替你照顧克洛諾大叔的!」
  「別馬上就被幹掉啦,給他們點顏色瞧瞧!」
  「痛宰他們,小鬼!告訴那些圓耳人,咱們迦薩塔不是好惹的!」
 
  伊格和父親緊緊擁了一下,然後轉過身,背對迦薩塔,順著山坡往下走去。
 
 
  而他還走不到五十呎,就聽見了那個聲音。

  「伊格!」

  那是他絕對不會認錯的聲音。

  「伊格!等等!喂!」
 
  伊格回過頭,看見露茜穿過逐漸散去的人群,朝他跑來。
  「你走那麼快幹嘛,有什麼毛病啊?」
  露茜半蹲著,氣喘吁吁地說。
 
  「露茜,妳……」
  「你不會……想連再見都不跟我說就……離開吧?」
  伊格替她將凌亂的頭髮收攏,發現她的神情竟然相當疲倦,眼皮浮腫得像好幾天沒闔眼一樣。
  「我、我以為妳——」
  「喏。」
  露茜「啪」地一聲,將一本厚重的軟皮書拍在伊格胸膛上。
 
  「這是……」
  「送別禮物。」
 
  伊格翻開書頁,難以置信地看著裡面的內容。
  那是一本用便宜的沙草紙粗糙製成的書,而露茜纖細的字體端正排列著,滿佈了每一頁書頁。更令伊格驚愕的是,那之中的一字一句,伊格都再熟悉不過。甚至只是看著那些句子,他都能感覺到旋律在腦中迴盪。
  「這是……騎士史詩……」
 
  露茜搔搔臉頰,害羞地說。
  「我想了很久,到底該送你什麼。你知道,我希望這份禮物能讓你記得迦薩塔,可是我想帕瑟一定會送香料,這方面我又比不上她。所以我就只好送這東西了,至少我覺得這些多少能夠讓你回想起故鄉……」
 
  「這些全部都是……都是妳寫的?」
  伊格翻閱密密麻麻的書頁,喃喃問道。
  她別開臉,有點難為情,一副賭氣似的。
  「我可能記不得全部啦,這玩意兒一直是你比較熟,不過我跟著你混了那麼久,姑且也算懂一點吧。好吧,我承認,有幾首我特別去找萊特佛確認過,不過你也不能要求我每一首都背得跟你一樣熟吧。喂,我這兩天寫得很辛苦,你可別說你不收喲。嗯,不過……說實話,其實你現在就要去見真正的騎士了,好像也沒必要再看這些史詩,就當作——」
 
  露茜說不下去了,因為下一刻,伊格就用全身的力氣擁抱她。
 
  「謝謝。」
  伊格將手環住露茜的腰,緊緊地抱著她,而露茜也出奇乖順地將頭靠在伊格的肩上。
  他將雙臂收緊,感受著她的柔軟和香氣,暫時還不想讓她離開。
 
  當兩人分開後,伊格發現露茜的眼睛有點濕了。
  「等你回來……」露茜囁嚅。
  「什麼?」
  伊格側頭,想聽得清楚一點,卻只看見露茜搖搖頭,帶著一絲笑容。
 
  「一路順風。」
 
  伊格看著她開朗的笑容,也露出微笑。
  「嗯。」
 
  伊格輕輕拍了拍露茜的頭,抬起目光向還留在山坡上的眾人舉起手,最後一次道別。
  然後他轉過身,朝山下走去。
 
 
  直到伊格爬上能通往艾佛洛恩的矮坡時,每當他回過頭,依然能夠看見克洛諾、萊特佛、羅司和露茜站在梅特歐拉山腰上。
 
  他微微一笑,邁步向前。
 
 
 


to be continued
﹊﹊﹊﹊﹊﹊﹊﹊﹊﹊﹊﹊﹊﹊﹊﹊﹊﹊﹊﹊﹊﹊﹊﹊﹊﹊﹊﹊﹊﹊﹊﹊﹊﹊﹊﹊﹊﹊﹊



說來好笑,最原始的版本最後是由伊格和羅司互相告別的。
比起一點淡淡情愫的愛情,我其實更傾向於描寫真摯的友情。

不過後來想想,這樣安排與羅司的性格有點不符、很可能會被讀者覺得兩人氣氛怪怪的(?)、再加上愛情戲好像能吸引更多人。
所以就將這部份交給露茜了。


至此,下回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519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蘭暨微
感覺應該是硬奇幻類型?~

07-25 00:20

LanTern
是的,的確應該歸類在硬奇幻的範疇XD07-25 00: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騎士〉 ... 後一篇:[達人專欄] 希望降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ill891217大家
繪圖更新摟~~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