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騎士〉 第二章 送別與贈禮 (上)

作者:LanTern│2017-07-20 21:17:05│贊助:16│人氣:343
 
 
 
  「騎士?」
 
  伊格話剛出口就後悔了,羅司驚呼聲響亮得搞不好整個梅特歐拉山都聽得見。
  「噓,小聲、小聲點……」
  伊格連忙摀住他的嘴,抬起眼四處張望,幸好這片樹林附近沒有別人。
  「真的假的?騎士,噢,深林的先賢啊!我是說,哇,兄弟,騎士耶……」
  羅司雖然壓低了嗓子,但語氣還是透著滿是崇拜與羨慕的激動。
 
  伊格和羅司認識一輩子了,打從伊格有記憶起就和他一起在迦薩塔的森林之間奔跑嬉鬧。
  這個摯友有著伊格此生都將望塵莫及的美貌,但與此相對的,他的腦袋卻一向不怎麼靈光,即使羅司比伊格大上一歲多一些,伊格有時候也搞不清楚到底誰比較像兄長。
  話雖如此,羅司一貫率真的性格總是讓伊格非常羨慕。
  「騎士,哈,我就知道你一定行,伊格,我從以前就知道!」
 
  同時這也是伊格最喜歡羅司的地方。
 
  「所以你要去艾佛洛恩的王都?那個,呃……諾拉?」
  「挪拉。」伊格糾正道。
  「騎士城就在那裡。遴選過去也曾經在其他地方舉辦過,不過大多數還是在挪拉舉辦。幸好如此,如果是舉辦在更南方的城鎮,過去的路途就更遠了……」
  「嗯……」
  羅司裝模作樣地點點頭,不過伊格猜他大概一半都沒聽懂。
  「所以呢?遴選啥時候開始?」
 
  「釀月第二朔的祈日。」伊格反射性地說。(註1)
  「你記得還真清楚。」
  伊格不敢說其實自己昨夜在燭光下將那封從騎士城寄來的信看了上千次。
  「第二朔的祈日……」
  羅司皺起眉頭,彎曲著手指計算。
  「仰月只剩兩天了,從這裡到挪拉……老弟,你的時間很趕啊。」
  伊格老實點點頭。
  「照信上說的來看,從釀月初開始,騎士每天都會派駐馬車在艾佛洛恩的主要城鎮裡,專程送受選者前往挪拉,所以我想我至少得在釀月初進入艾佛洛恩國境比較妥當。」
  「主要城鎮?每天?」
  羅司嚇了一跳。
  「他們這排場倒是作得十分充足。」
  「這就是騎士。」伊格笑著說。

  羅司聳聳肩。
  「好吧,不管怎樣,你最晚也得在這兩天出發才行,咱們可沒時間蹉跎了。那些艾佛洛恩人對時間不是很敏感嗎?聽說他們會隨身帶著某種儀器,可以幫他們確認什麼時候該吃飯、什麼時候該睡覺……」
  他一陣哆嗦。
  「呃,你是說懷錶嗎……」
  「總之,你最好是別遲到才好。」
  羅司自故自地點點頭,下結論,突然想到什麼似的。
  「等等……對了,這麼說來,以的送別宴會也得趕快舉辦才行。」他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自己現在才想起這事感到氣憤,一副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一樣。
  「這點你不用擔心,兄弟,交給我,我一定辦個盛大的——」
  「不用、不用!」伊格連忙說,「我不打算告訴其他人。」
  「嗄?」
  「我不希望大肆宣揚這件事,至少在我離開前不希望,你也知道……你最好也別跟別人說。」他警告他。
  「呣。」
  羅司皺起眉頭。
  「好吧,我是沒什麼意見……不過伊格,你不會打算連露茜都不說吧?」
  「我——」
 
  伊格一頓。
  事實上,他不只一次思考過這件事,可是他內心的思緒卻總巧妙地從邊緣繞過去。對伊格來說,所有迦薩塔的居民都像他的家人一樣,他當然想跟他們分享這份喜悅,可是他在這個時間點參加騎士遴選實在過於敏感,所以他和克洛諾才決定暫且保密。
  然而,不管怎麼說,露茜終究和其他居民不同。
 
  伊格遠行在即,也許確實是時候將這份關係說清楚了。
 
  「我會說的。」伊格輕聲說。
  羅司點點頭,眼神柔和了些。
  「那就好。」
 
 
  與羅斯道別後,伊格前去拜訪迦薩塔的村長,列納先生。
  他是除了父親和羅斯以外,整個迦薩塔唯一知道騎士遴選這件事的人。由於迦薩塔必須與伊雷斯中央、以及艾佛洛恩邊境定期聯絡,也得負責經過的旅人和商人的各種事宜,列納先生可以說是村子少數有能力定期聯繫外部的人,伊格的遴選申請也是克洛諾委託他幫忙。
 
  「列納先生?我是伊格。」
  伊格敲了敲列納的門,聽到應答後才踏進屋裡。
  列納的圓頂小屋裡頭瀰漫著一股不知名的香氣,伊格從小時候就很喜歡這股味道,但是他從來不曉得是由什麼東西發出來的。
 
  列納先生坐在他的書桌前,淡色的眼睛專注地看著井然有序排列在桌上的紙張,等到伊格將門帶上後,才抬起頭對著伊格笑了笑。
 
  「願深林與王同在。」
  「願深林與王同在。午安,伊格。」
  列納用他一貫迷濛的語氣說,輕柔一笑。
 
  至今在迦薩塔依然使用精靈祝禱詞問候的人已經寥寥無幾,而如果要說村裡誰最貼近傳統精靈,肯定非列納莫屬。
  「你父親希望給你一個驚喜,所以我必須等到現在才能祝賀你。恭喜你了,伊格。」
  伊格知道他是指獲得騎士遴選資格這件事。
  「謝謝您,列納先生。您平常明明那麼忙,還得陪我父親胡鬧,真是對不起了。」
  「別這麼說,孩子,小事一件。跟克洛諾先生碰面的時候總是會讓我想起年輕歲月,我反而才是該道謝的一方。」
  列納放下羽毛筆,起身請伊格入座,並替他倒了一杯溫茶。
  「所以,既然你會來找我,就表示你已經決定要去挪拉吧?」
  「是的。」
  「這是件好事。」
  「不過父親和我決定暫時先不告訴其他人。」
 
  村長淡色的眼珠垂下,理解般的點點頭。
  「這樣確實是比較保險的作法,雖然我認為村裡應該不會有人對這件事情心生反對之意,但還是低調為妙。」
 
  伊格猶豫了半晌。
  「列納先生,深林那邊……」
  「不用擔心,精靈王陛下是個明理的人,他會替你感到高興的。」
  「是。」伊格苦澀地應了一聲,「不過我擔心的並不只是陛下……」
  「深林軍方面你就更不用擔心了,」列納淡淡地說,「我相信大多數的人一定能夠理解你的決定。就算真的有不識時務的流言蜚語出現,再怎麼說,我也是一村之長,而我可沒打算讓那些人欺凌到我們頭上。」
  列納的話語間透著伊格從未見過的強勢,與過去他溫文儒雅的模樣完全不同。
  「其餘的事情就走一步算一步吧,至少對村子而言,立場再壞也頂多如此罷了,你不用太過操心。」
  「對不起,列納先生,給您添了這麼多麻煩。」
 
  「孩子,你和所有迦薩塔的居民,都是我的家人,而我很樂意為我的家人做這些事。你不需要因此自責或愧疚,家人是不需要那種情感的。」
  列納溫柔地說。
  「所以,我不希望聽見你向我道歉。」
 
  伊格怔了怔,然後才意會過來,難為情地笑了。
  「謝謝。真的非常謝謝您,列納先生。」
  「不客氣,孩子,不客氣。」
  列納笑了笑,拿起木杯喝了一口。
  「那麼,我們來談談交接的事情吧。」
 
  迦薩塔的人數不多,所有人都必須負擔一定程度的工作。而伊格在狩獵技術上嶄露頭角後,他所擔負的職務也越來越多。
  這次伊格來找列納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討論伊格離開後他本來負責的工作應該交接給誰。伊格也將在這幾天準備遠行之際,親自登門感謝那些接手他工作的人。
  為求保險,他們已經將伊格一整年份的工作都鉅細靡遺地分派給適當的人選,大至狩獵祭和豐收祭的狩獵隊領導,小至所有村人每月輪流一次的夜晚守望。
  同時,最主要的,列納花了大半的時間,針對伊格前往艾佛洛恩之行給予許多實用的建議。
  包涵前往挪拉途中、以及抵達挪拉後的細節。他也替伊格列出了幾支固定會經過迦薩塔的商隊,可以透過他們傳話或送信回迦薩塔。另外也給了不少途經挪拉的城鎮上的關係人的名字,以及發生意外時伊格可以求助的對象。
 
  伊格將那張記滿地名、店名和人名的清單,小心翼翼地跟騎士的信一起收進信封當中。
  列納起身,送伊格走出他的小屋。
  「謝謝您,先生。」
  「不用客氣,孩子,這是我應該做的。」
  列納溫柔地說。
  「我建議你,可以去問問萊特佛和諾恩的意見,他們兩個的旅行經驗一定會很有幫助。」
  「我會謹記在心。」伊格頷首。
  「替我向克洛諾問好,有任何需要我幫忙的地方都儘管提出來。」
  「一定會的,深林與王同在。」
  「願深林與王——」
 
  列納的祝禱詞還沒說完,就被遠方的呼喊聲打斷。
  「願深林與王同在,列納先生,我替您送您的藥來——咦?伊格?你怎麼在這裡?」
  露茜提著一包麻袋,走近他們兩人。
 
  「妳又在這裡做什麼?」伊格反射性地問。
  「我來送藥草呀。」
  露茜橫了伊格一眼,一副他怎麼會問這麼蠢的問題的表情,然後帶著可愛的笑臉將麻袋拿給列納。
 
  伊格勉強擠出笑容,但他胃部卻一陣翻攪。雖然他和露茜眼下的關係僅只於老友和童年玩伴,但實際上,他在心裡早就將她當作是未婚妻,而他相信露茜也是這麼想。所以不管如何,伊格都希望自己能夠將他即將動身前去挪拉這件事親口告訴她,而他一點也不認為在臨行前一天才告訴她會比較好。
伊格看著笑著和列納寒暄的露茜,時間相當緊迫,他必須儘快做出決斷。
 
  「謝謝妳,小露茜。」
  列納接過露茜手中的麻袋,然後朝伊格看了一眼,露出了一副了然於胸的表情。
  他對著露茜微微一笑。
  「請替我向伊瑞詹道謝,我的靈舌草正好用完了。我實在應該請妳進來喝茶的,不過我想我最好趁天黑前先將這些藥草分類,也得補一補我的靈舌粉。」
  「啊,列納先生,如果您有需要,不如我來替您磨些草藥……」
  「不用了,小露茜。我還想趁我還能自己來的時候多作點事,誰知道這副老骨頭能撐到什麼時候。」
  「別說傻話了,列納先生,您還年輕得很呢。」露茜笑著說。
  列納愛憐地撫摸露茜的頭髮,轉頭望著伊格。

  「伊格,去做你該做的事吧。」他淡淡地說。
  伊格知道列納先生看穿了他的心事,好吧,反正橫豎都要做的,要就現在來吧。
  他一咬牙,再次向列納先生低頭,鄭重地道謝,然後牽起露茜的手,頭也不回地離開。
 
  「咦……咦?等等,伊格?」
  露茜跟在伊格後頭,腳步凌亂。
  她反射性地想掙脫伊格的手,但伊格沒有理會,牢牢拉著露茜的手往樹林深處走去,直到他認為已經離村子夠遠了,才停下腳步。
  「你到底怎麼了……很痛耶。」
  露茜捶了伊格一拳,揉著剛才被伊格牽著手腕抱怨。
 
  伊格感受著肩膀上的疼痛,麻木地看著露茜,胃部的翻攪越發激烈。
 
  「我……我有件事必須跟妳說。」伊格低聲說。
  「什麼事?」露茜反問,不明究理。
 
  「一件……很重要的事。」
  「很重……?」
  她皺起眉,然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噢,很重要的事?喔,呃,好啊,好,你說。」
  她點點頭,朝無人的樹林張望了一下,然後用帶著認真的表情看著伊格,神色有些期待的等待著。
  「我會……呃,對不起,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沒關係,我可以等你。」露茜馬上說。
 
  她的眼裡透漏著一絲期待和熱切,伊格隱隱覺得她好像誤會了什麼,但他現在沒有心情顧及這些。
  他別開臉,強迫混亂的大腦思考該從哪裡說起,麻木地組織著詞彙。
  「我再一個多月就十九歲了……」
  「嗯、對,我知道。」
  「我……」
 
  伊格閉上眼,心一橫。
  「我要走了。」
 
  「……什麼?」
 
  「我老爸他……呃,他提前送了我降生日的禮物,也就是……」
  伊格從口袋拿出騎士的信封,遞給露茜。
  露茜一臉疑惑地接過,拿出信紙低頭閱讀。
  「騎士……?你要去……參加騎士遴選?」
  「對,老爸他瞞著我提出申請的,請列納先生幫的忙……他昨天晚上才告訴我,所以……」
  「可是……所以你要去……要去……」她再次低頭看信,「要去挪拉?」
  「對。」
  「釀月的第二朔……」露茜喃喃說,似乎一時反應不過來。
 
  「反正妳昨天也那麼建議我嘛,我想去試試看好像也沒有什麼損失。況且,妳看看,說不定還能見到騎士黑袍耶,這種機會可不是天天有喔。」
  伊格混亂地說,連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況且我也想趁著這次機會,去艾佛洛恩王國看看,挪拉可是被稱作『世界最大城市』,我一直都想找機會去見識見識。對了,妳也可以順便去拉恩隆看看啊,昨天妳不也說過,那裡的皮革師傅很中意妳嗎?拉恩隆是伊雷斯西側重要的城市之一,兩百多年前的英雄薩隆就是在那裡出生的喲,而且他們的茴香和月桂是世界知名的香料,也可以順便替依瑞詹先生帶一些回來研究研究,如何,還不賴吧?」
 
  露茜依舊低著頭,接近白色的淡金色髮梢掩住了她的臉,從伊格的角度看不到她的表情。
  該死,我為什麼要提到拉恩隆?伊格在心裡咒罵。
  他嘆了一口氣,稍微朝露茜走近了幾步,輕柔地說。
  「露茜,我……」
  
  「如果……只是如果,我希望你別去,你會留下來嗎?」
 
  「什——」
  伊格沒想過露茜會說這種話。
 
  不過仔細想想,露茜會說這種話一點也不奇怪。
  排除克洛諾,就身份上來說,她確實是最有資格要伊格留下的人。雖然從來沒有人挑明,但是不只是他們兩人,甚至全村子都心照不宣,他們兩人終有一天會在一起。而如果她提出這種要求,伊格確實無法拒絕,更準確的說,他是捨不得拒絕。
  但是,騎士遴選……那可是騎士遴選
  他真的要……?
 
  伊格心亂如麻地思考著,但他馬上注意到露茜的肩膀不斷顫抖。
  他搞清楚怎麼回事之前,露茜就已經抱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
 
  「喂,伊格,你該不會當真了吧?哎呀,真是傷腦筋,不管過多久你都還是那麼有趣,好可愛。」
  伊格眨眨眼。
  「妳……妳不阻止我?」
  「我幹嘛阻止你?」她伸手擦了擦眼角,抹掉因為大笑而流出的淚水,「我們一起混了十五年耶,伊格,我會不知道你有多想當騎士嗎?」
  她將信還給他,面帶微笑。
 
  「事實上,我和羅司早就打定主意,不管怎麼樣都要讓你去一趟遴選。」
  她輕鬆地說,挽起伊格的手,緩慢地朝村落跨出步伐。
  「什麼?」
  「你難道沒發現嗎?你所在乎的那些理由,克洛諾大叔、姆齊先生、狩獵祭……一點也不必要。雖然我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從你最想做的事當中逃避,但是在正確的時候給你正確的建議,就是我們身為你的朋友而存在的意義,不是嗎?」
  「我……」伊格囁嚅。
  「嘿,伊格。」露茜轉向他,直視著他的雙眼,「我們認識十五年了喔,你想做的事情,我一直看在眼裡,而你有多厲害,我也一直看在眼裡。你一定能夠成為騎士的,相信我。」
  伊格看著她帶著微笑的臉龐,盤髮外垂下的柔順髮絲沒有一絲髒污,輕巧地垂在她耳邊。
  「我知道克洛諾大叔的想法一定也跟我們一樣,沒有必要瞻前顧後,伊格。不要為了誰而活,請為你自己而活,就算你不在了,我們依舊會好好的在這裡,然後,等待你回來。」
 
  伊格忍不住了,他伸手撫摸露茜的臉,露茜也輕輕側頭,將臉埋進伊格的手掌中。
  「露……」
  
  伊格本來打定主意,今天就要和露茜將這份關係好好說清楚,但是她的這一席話,讓伊格什麼也說不出口。
  兩人就這麼靜靜地站著,等待夜晚降臨。
 
  良久之後,露茜終於將臉離開伊格的手,狡慧地笑著。
  「既然去了,那就要給我堂堂正正地當上騎士。我可不接受你沒通過這個什勞子的遴選,還可憐巴巴地跑回來啊,聽見了沒有?」
  她在伊格胸口捶了一拳。
 
  伊格忍不住笑了起來,低下頭,在露茜的指尖上輕輕一吻。
  「以深林之名起誓。」
 
 
  他陪著露茜回到村子,目送她走進家門。
  看著她在晚霞中的背影,他不禁感到一陣心痛。
 
  既然妳說妳希望我去參加騎士遴選,那又為什麼,當妳開著玩笑要我留下的時候,妳會流淚呢?
 




to be continued
﹊﹊﹊﹊﹊﹊﹊﹊﹊﹊﹊﹊﹊﹊﹊﹊﹊﹊﹊﹊﹊﹊﹊﹊﹊﹊﹊﹊﹊﹊﹊﹊﹊﹊﹊﹊﹊﹊﹊







修正錯誤:
上一章曾提到羅司母親名字為「培提」,這是誤植,修正為「帕瑟」


不太重要的補充

※註1  大陸曆法:
一朔七日 : 祈日 晤日 息日 寢日 促日 歇日 寧日  
一年十二月 : 初月 綢月 播月 花月 仰月 釀月 霧月 崗月 酒月 穫月 荒月 末月  

一朔有七日、而一月有四朔、一年十二月。
仰月和釀月間有為期十四日的整備日,末月和初月間也有十四日的結日。
詳細的日期和天數會因各地民情不同兒有所調整,但大致上都差不多。
在這二十八天內,禁止任何商業、農業、戰爭等活動,前七天各國會舉行慶典,而後七天則讓人們有時間做平時沒時間作的事。

換言之,騎士遴選開始的日期「釀月第二朔的祈日」用西元紀年表示大概近似於「六月的第二個禮拜一」



另外,伊格和克洛諾想要隱瞞「伊格參加騎士遴選」的原因,在前傳短篇《伊雷斯王女與獵人》有稍微提及,而過幾章會再認真說明。



至此,下回見。
願深林與王同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515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微波狐狸肉
[e16]

07-21 00:49

蘭暨微
Q Q

07-21 02: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騎士〉 ... 後一篇:[達人專欄] 〈騎士〉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ncyblue喜歡架空奇幻的巴友
家裡架空奇幻創作幸運的上精選了!歡迎有興趣的大家來晃晃喔喔~ 喜歡的話都歡迎加友追蹤尬聊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