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GL】相思欲絕但為君 186 親厚似母成追憶

作者:亞蘇│2017-07-20 21:04:08│巴幣:32│人氣:584
  「例如……聿珏的消息。」

  「二、二姊?」聿珶故作吃驚,搖搖頭,「殿下怎會突然問起二姊的事情來了……難道是三哥他說了什麼?」

  「他沒跟妳提起?」聿琤擺明不信。

  「沒有!二姊她不是死了嗎?給西荻守軍突襲下喪命,殿下下令厚葬二姊時,父皇與朝臣都在場的……還能假得了?」

  聿珶那憂傷的神情盡數入了聿琤的眼,「殿下您是怎麼了……一直盯著我看。」聿珶笑了笑,茶水沾唇後立馬又道:「您說有話要問,莫非就是指這個?」

  「是啊……他在我過來之前,提到了聿珏。」瞧聿珶這模樣,像是一點也不知道下葬之人並非聿珏?

  「那殿下大可找他問個明白……還是,已經來不及了?」聿珶笑容凝結在唇角,聿琤淡淡別開頭,也等同印證了她的猜測。「是麼……三哥他……」擱在衣襬上的雙手握得死緊,她忍住哭聲,為聿璋的死而難過。

  「本宮不知道他臨終前特意提起聿珏,是真聽說了她的消息還是故弄玄虛。」聿琤攏著衣袍起身,「既然他沒對妳說什麼,那本宮就放心了。」說是「放心」,銳利的美眸仍是緊盯著聿珶不放。
  她無法明確看出聿珶究竟是在演戲,還是聿璋當真沒向她提過有關聿珏的事;莫不是他臨終那些話,當真只是故弄玄虛,拿來嚇唬她的?

  「殿下為了三哥一句話特地過來找我,能讓您如此大費周章,莫非……二姊她還活著?」

  「應該說生死未卜吧?本宮這幾年來也一直派人在找她。」

  聿珶急問:「那下葬的那人又是誰呢?」

  「可能是代她而死的貼身宮女,不過就她身上穿著朱雲繡袍;所以也很難說不會是她。」聿琤將聿珶一臉震懾驚訝的模樣看在眼裡,微微一笑,「若他沒對妳提起,那想必就是臨終前故弄玄虛了……忽然過來這一趟,驚擾了妳們,本宮這就回宮去。」

  「沒能幫上殿下的忙!」聿珶暗自鬆了一口氣,語帶歉然。

  聿琤安撫的牽起她來,「快別這麼說!是本宮忽然過來叨擾……德貴妃的病況如果有好轉,妳再差人前來通知我,需要什麼也儘管開口。」

  聿珶嫣然一笑,回握著她,「那聿珶就先代替娘親謝過殿下了!」

  「姊妹之間何必這麼生份!」

  趁著聿珶暫時分神,聿琤招來裴少懿道:「叫袁既琳留心聿珶的一舉一動,若有提到任何聿珏的消息,速速來報!」

  即便裴少懿認為那不過就是聿璋死前的胡言亂語,可一旦讓聿琤起疑,不查清楚誓不罷休。「少懿這就去吩咐!」

  聿珶送聿琤到宮門處,彼此又互相關照了幾句,任誰也沒撕破彼此的虛偽,等到華麗的儀仗漸行漸遠,她的眼色驟冷,靜靜又踅回德貴妃身邊。

  她折回來時袁既琳也在,既琳正在替德貴妃把脈;許是宮人去通報的,但她望見時,德貴妃已經一如先前般平靜下來,只是坐在床邊任由既琳把脈。

  「娘親還好吧?」

  「嗯,我過來時,娘娘就已經平靜下來了。」袁既琳展眉,兩人一齊服侍德貴妃躺下。
  「太子殿下向您問了什麼?」

  「沒什麼,主要是來告知三哥已遭賜死的事。」袁既琳瞬間倒抽了一口氣,她揩去眼淚,勉強笑道:「沒什麼好意外的!昨兒個我去見他時,他就已經清楚自己的命運……」許是不甘心,才會索性將聿珏的事脫口而出;由此可知,他一定死得格外痛苦。

  深知她與聿璋兄妹之間素有往來,袁既琳亦顯得神色哀戚,「殿下,節哀順變。」

  聿珶哽咽幾聲,搖搖頭,「當年二姊的死訊傳回京城時,我一點準備也沒有,這次好多了……好多了!」袁既琳又安慰了她幾句,這才收拾東西離去。

  德貴妃仍靜靜安躺著,她挨在床邊,默默誦念經文,是為悼念聿璋,也為自己平復著心情,「珶兒……」忽地,一聲氣若游絲的呼喚打斷了她。

  她睜眼,始知德貴妃不僅醒了,還準確叫出她的名字!「娘!您認得我?」

  德貴妃艱難的點點頭,警戒的左右探看,發現並無他人才鬆一口氣,「皇甫聿琤走了?」

  「是呀……娘,妳怎麼……娘?」德貴妃猛然掐住她的手,就像要扯下她的皮肉似的,聿珶有些驚恐,但德貴妃硬是不肯鬆手。

  「娘就快要死了……」德貴妃艱難的咳了兩聲,瞄向空了的藥碗。「在娘死之前,我得把妳該知道的都告訴妳!」

  眼前的德貴妃神智清楚,條理分明,哪裡有瘋癲癡傻的樣子?「娘?莫不是這些年來,您其實沒有……」沒有病?

  「玹兒的死我雖然哀傷,但我怎可能就此意志消沉多年?」德貴妃哀嘆的撫著她,「只是娘的神智確實不清楚了……發作起來時,連我都控制不住自己!」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有人對娘下蠱!」德貴妃說出聿珶最懼怕的那個字。

  「怎麼可能?皇后娘娘不是早就已經……」

  「珶兒,妳錯了!」德貴妃淚流不止,「娘是騙妳的……當年對妳下手的並非皇后,而是……是……」

  「難道是韻貴妃?還是李貴人?」她一連念了好幾個較為受寵的嬪妃名諱,德貴妃一逕搖頭,念到她再也猜不出。「那到底是誰?」

  「是……對不住,珶兒……是我!」德貴妃把當年栽贓給皇后,不惜犧牲掉她這個女兒的計畫和盤托出。「而做這件事的不是別人……就是袁既琳!」

  聿珶驚呆了,她不可置信地瞪著再熟悉不過的母親,怎麼也無法相信德貴妃為了後宮奪權,竟不惜將親生骨肉給犧牲掉……「既琳……娘……不、不!」她難掩痛苦的甩開德貴妃,「您騙我,是皇后做的不是嗎?您生下我,而既琳是救我的恩人不是嗎!她怎麼會……妳們……不!」在心中的某個角落,她甚至早已將袁既琳視為養母!

  彼時那些呵護、疼寵,還有諄諄教誨……全都因這個遲來的真相而蒙塵。聿珶終於明白了,為何既琳對她如此忠心,寧願守在她身邊照顧也不願成親生子;原來這不全是基於愛護,更多是袁既琳的內疚與補過所致!

  「對不住……珶兒……」

  聿珶抱頭痛哭,宛如絕望的跪了下來,「那您接下來……是否要說袁既琳對您下手?是否就連聿玹都是給您殺死的!」

  德貴妃搖搖頭,「不是的!玹兒的死是意外得病,袁既琳對我下手也是有理由的;妳過來,讓娘跟妳說……」

  聿珶跪在原地,竟是笑了,而德貴妃掙扎爬上前去,「娘要跟妳說,袁既琳是娘派去給皇甫聿琤的,為她所用……」為得就是換取將來聿琤登基之後,她們母女倆的安寧。
  然而聿琤絲毫沒有分享權力的打算,之所以暫且留下聿珶,除了要使袁既琳聽命於她外,主要也是看在聿珶並無任何野心,然而猜忌心使然,就算聿珶待在道觀裡清修念佛,難保將來不會還俗來威脅自己,或是受其他朝臣擁立。

  為了作為防範,聿琤把腦筋動到德貴妃身上。

  「……您裝瘋賣傻,全是為了要把我給控制在太子眼下?」

  德貴妃不住點頭,「這能讓太子誤以為袁既琳下蠱而使我心智昏聵,妳不也因為這樣而常常來見娘……」喉間忽地湧出一陣腥甜,德貴妃重重咳了幾聲,巾帕於是染上幾絲殷紅。「只可惜……我與既琳演了這麼一場戲,到頭來終要落幕的!」

  而為她們拉下簾幕的,就是聿璋兵敗一事。

  少了聿璋,聿琤的即位路上再無阻撓,而唯一可能與她爭奪繼位之權的,就只剩聿珶了。

  聿璋已死,她也用不著繼續拿德貴妃牽制聿珶;袁既琳已經接到聿琤密令要格殺德貴妃,因此才給她特意遣來大明宮。

  畢竟是親生母女,即便德貴妃為了權勢不擇手段,聿珶卻無法輕易割捨這份親情,她牽著德貴妃回床榻,含淚道:「我不會讓袁既琳這麼做的!」

  德貴妃卻是笑了,「既琳她別無選擇!當年對妳的那件事,她比任何人都要後悔自責……娘做了這麼多惡事,到頭來都是一場空;在我病倒這段期間,妳的孝心我都看在眼裡,有妳這樣的女兒,當真是我天大的福氣……」她又咳,聿珶趕緊端茶過來,「我一旦死了,太子肯定會對妳不利的……趁娘尚有一口氣在,妳趕快逃吧!逃得越遠越好!」

  「娘!可是我……」聿珶於是舉目無措,她該怎麼辦?該逃向何處?如今湘君不在京城,而聿璋生前即便透漏了聿珏仍在的消息,憑她一人又如何能與聿珏相會?

  「真不知道,就去問袁既琳!」德貴妃又給了個出乎意料的答案。

  「她這樣害我,又對太子言聽計從……您還要我相信她麼?」

  「既琳現在兩邊不是人,她想保妳,可若要保妳,她就得聽太子的命令……只要妳安然無恙,她什麼事都能幹!」德貴妃這番話讓聿珶莫名感到毛骨悚然。就因為這樣,袁既琳要一聲不吭的把她給除了!
  她仰頭長嘆,「說來,是我自作自受,上天一定是為了罰我,才把玹兒給……死到臨頭,我別無所求,把一切真相都告訴妳,只求妳平安無事、平安無事……」她斂起眼,聿珶一度心揪,但在聽聞她勻淺的鼻息聲後,又放下心來。

  逃得越遠越好。
  德貴妃的話言猶在耳,可要她求助於袁既琳,她又做不到……聿珶不禁要怨,為何此時湘君不在京城?要是她在,興許能指引她一條路走。

  就在她心慌意亂之際,門口處忽然傳來叩門聲。
  是袁既琳!

  聿珶對她一直是滿心信任的,就算在她經德貴妃授意轉投太子麾下,那份信任感依舊不變。
  直到德貴妃親口說出她所不敢相信的真相後。

  她不禁要問,隱藏在袁既琳那嫻靜淡雅的面容後的,究竟是怎樣一張臉?

  「殿下……您哭了?」

  聿珶草草抹掉眼淚,面對關懷備至的袁既琳,她竟感到噁心莫名。「沒事……我沒事!」

  「娘娘應是睡熟了,您平時在道觀與這兒兩頭跑,也是辛苦,不妨稍微去歇一會兒?」

  「好、好。」聿珶起身時深深望了德貴妃熟睡的蒼白臉容,她轉身走了幾步,靠近門邊時看見袁既琳坐在她原來的位置上。「既琳。」

  她揚眉,「殿下有何吩咐?」

  聿珶咬牙,好似下了極大的決心後道:「妳與娘親得多保重!」她不等袁既琳回應,逕自拂袖而去。

  袁既琳愕然,「殿下……」她起身卻並未追上,心底隱約有種預感,彷彿再也見不到聿珶似的。

  她的預感很快應驗了,聿珶自此沒再來探望德貴妃,也沒回道觀,就此失去了蹤影。

***

  當聿璋的項上人頭送抵暢春山莊之前,湘君已先一步收到聿珏捎來的密函,言簡意賅的說明了兩件事:其一,白麗成功替她們造出了絞盤弩;其二,為免打草驚蛇,褚千虹的兵馬暫留長安,她們將趕在傅迎春逮住聶琰之前提早進兵。

  只要蘭州的大軍一動,身在京城的聿琤再怎麼遲鈍也會嗅到異樣,她們這回袖手旁觀,靜待漁翁之利的作法要是給韻貴妃知道了,還能不跳起來大聲反對?

  然而湘君的擔心成了多餘之舉,韻貴妃接到兒子的首級之後就此臥病不起,數日之後,把皇孫留給了皇帝照料後便撒手人寰,遠在京城的德貴妃也在一月之內相繼辭世;曾替皇帝產下子嗣的幾名后妃,那些女人之間的愛恨恩怨,終究全都帶進了墳裡。

  就在年節將至,梁寅、傅迎春與聶家父子你追我趕的戲碼即將告終之際,湘君自李梅手上接過信箋,展開一讀——

  「終於動了。」

===================我是分隔線=================

  一直很猶豫這張放在第一部最後一段的部分到底要不要用,就在姊妹倆最後的決戰來臨之前,閒雜人等終於該便當的便當,該避難的也避難了。

  接下來,就是本作品的最後階段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515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亞蘇|塔客協會|百合|GL|相思欲絕但為君|古裝

留言共 11 篇留言

柳丁(ゝω・)
聿珶阿~~ 打架打架\^0^/ (床戰呢?(被揍

07-20 21:15

亞蘇
聿珶怎麼可能失了氣質去跟既琳開戰呢?!07-22 21:15
現世.夢
上啊啊!!!

07-20 21:16

亞蘇
這句吶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XD07-22 21:15
Archer
湘君上阿!從正面上聿琤,上的她不要不要的。

07-20 21:46

亞蘇
為什麼是湘君XD湘君早就已經跟她毫無瓜葛了不是嗎?!07-22 21:17
宇佐木
有道是無情最是帝王家,聿琤真是最典型的代表,聿璋你好走啊!
公主復仇記即將開始,好期待(敲碗

07-20 22:22

亞蘇
聿琤也無法預測底下的弟妹到底對她有無競逐之心,所以只能用最殘忍卑鄙的方式將他們一一排除了……這在古時候似乎真的是常態啊。07-22 21:19
Grace
聿珶不會讓她也出事吧QQ 趕快去投靠聿珏rrr

07-20 22:53

亞蘇
聿珶已經有人跟我說不希望她便當了,我對她其實也很有好感的啊~07-22 21:20
Alt+F4
既林RRRR

07-21 08:41

亞蘇
妳喜歡的既琳RRR!07-22 21:20
Archer
因為是湘君被上阿,報仇機會來了當然要各方面的"上"聿琤啊。
看湘君是要玩監獄play還是大逃殺play,任君挑選。

07-22 21:32

亞蘇
湘君這樣玩真的可以嗎?小說人物也是要注重形象的啊!07-22 21:33
Archer
看是要關進大牢還是要像當初聿琤設陷聿珏出使關外那樣,用發配邊疆的方式殺了聿琤都行啊,亞蘇大你想到哪裡去了?

07-22 21:37

亞蘇
妳自己講Play的還怪我想歪XDDDDD(笑翻07-22 21:39
Archer
正所謂言者無意,聽者有心啊,你自己本來就灣還怪我扳歪你XDDD

07-22 22:24

亞蘇
好啦,算妳對XDDD07-23 21:39
Alt+F4
沒想到還記得(驚

07-22 22:44

亞蘇
我當然還記得啊,既琳粉其實沒這麼多的XD07-23 21:40
Queen呆
果然呢 涉獵到宮鬥的人物們多半沒有好事 皇帝也差不多要領便當了 皇宮感覺只剩下太子 她不會覺得孤獨嗎 為了權利 一個個的犧牲掉她手邊人對他的信任 唔…沒有病態還真不能感受到 其實她自己也是痛苦的吧...

不過我支持聿珏拿下聿琤的首級 以往的姐妹情深早已不復存在_(:з」∠)_

如果我是那裡的人民 給她管 我會怕怕

08-30 22:19

亞蘇
聿琤在故事裡確實是痛苦的,只是對她來說已經沒有回頭路,而待在這樣氛圍下長大的她,大概除了少懿之外,其他人都沒能真正與她交心吧?而且少懿對她來說也算是被利用的。08-30 22: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johnhoj066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GL】相... 後一篇:[達人專欄] 【GL】相...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作品導讀與年表 (20)

心情記事 (101)

品味生活 (46)

寫作日記 (99)

遊戲心得 (47)

音樂分享 (3)

影音相關 (9)

猜猜猜 (2)

希爾德專用 (0)
盜筆同人 (14)

奇幻科幻 (4)
獵.魔者—Aveline (95)
CrissCross (10)
翡翠之冕 (37)
白夜-White Night (9)

時裝愛戀 (7)
【GL】腦科學事件簿 (212)
【GL】界線 (9)
【GL】慢愛行歌 (64)
【GL】噓!說好不提愛 (80)
【GL】穿越雲空戀上妳 (64)
【GL】初戀非男友 (48)
【GL】老師外帶-同居日記 (98)
【GL】老師外帶-First (38)
【GL】老師外帶-Second (66)
【GL】老師外帶-Third (137)
【GL】有一種愛,是默默守候 (7)
再次,一見鍾情 (36)
歡迎光臨-瑟芙雅蒂 (38)
不解風情 (4)

古裝言情 (3)
【GL】相思欲絕但為君 (228)
【百年江山】寧蘊丹心 (32)
淚雨洛神 (7)
沉醉凝香 (11)
映紅秋色 (8)
蘭沐清泉墨含香 (46)
征夢謠 (40)
智令曲 (61)
儷人歌 (32)
榆弄影 (37)
抱得好郎君 (10)

推理驚悚 (1)
勇往直前吧!捕物少女! (38)
伽利略同人 (6)
是誰在偷聽? (2)

輕小說 (6)
在崩壞學園中狩獵少女心 (25)
我的房裡養了隻笨蛋貓 (31)
在河邊撿了一隻戰鬥貓 (24)
男廁的角落 (30)
站在死神的肩膀上凝視永恆 (28)

tsukito666專用 (3)

獵.魔者—Aveline (6)
插畫設定集 (3)

作品推薦函 (14)

心得與交流 (41)
如何增進文筆 (27)
談「作者」身分的終結 (3)

塔客協會 (59)

未分類 (16)

kuroshiro????
Hey uh uh~one more saturday night~~Hey Saturday night~~♪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