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殺手與魔法使—埋葬地底的秘密(四)

作者:遙久│2017-07-20 19:41:22│贊助:6│人氣:118
目錄
       密斯特走入了衛兵帳篷裡,裡面疊滿了大大小小的木箱,內容物有的是船上的儀器,有的是船員的隨身物品和衣服。

       「這地方的人似乎對我那邊很有興趣。」他心想。
 
       不過對他來說,更重大的發現並不是這些雜物,是槍械。

       他搜到一把亮黑色的黑星手槍,只餘五發;兩把四四方方的GLOCK17,彈藥全滿;一把簡陋以木作握把的六四式衝鋒槍,兩匣各三十發;最後還有他的愛槍——裝有補償器的M92FS,啞黑色的槍身和圓拱的套筒上依然印著與密斯特經歷十多年歲月的蒼老花痕。密斯特的嘴角因失而復得的喜悅而微微向上,因這把槍對他有著特別意義,即使外表再殘舊也好,只要還射得準他絕對不會換掉。

       至於其他槍械大概跟屍體入土了,可見這世界的人十分注重禮節。

       但唯獨令他失望的是——班傑的銀色金屬盒子不在這裡。
 
       密斯特把滿是泥巴的衝鋒槍換走,帶走了四把手槍和兩台對講機,用火把帳篷點了起來,始終太多關於自己世界的情報,這會對他不利,而且銷毀證據始終是他的職業病。
 
       他步出了燃燒中的帳篷,發現少女正在外面等侯著,背後火光的映照讓她面頰而變得紅潤。
 
       密斯特壓根兒不想理會少女,想從旁邊走過卻又被她攔住,面色凝重地問:「你是雇傭兵嗎?」

       「與你何干?」  密斯特語氣開始變得惡劣。

       「我想請你當我的保鑣.....」 少女把裝著金幣的麻布袋塞了給他,不忿氣地鼓起雙頰,看似是走投無路只好投靠於他。

       密斯特想不到少女居然會用聘用自己,只好冷笑一聲把麻布袋推回去:「你找錯人了,我不是保鑣。」

       「那賣情報呢?」 少女緊張地踏前了一步:「我只想知巴利奴的目的是什麼…」

      密斯特終於按捺不住,不耐煩地指著貨船大喝一句 : 「自己去問!」 轉頭便走,但右手卻被拉著,回頭一看,只見少女哽著咽底下頭,用纖細的手指輕輕抓著他的衣袖,點點淚滴便滴在手臂上,哽咽低語︰「求求你…」

       同時,帳篷越燒越猛,附近的樹林開始受到波及,再沒有時間拖拉下去,密斯特只好嘆了口氣,伸手說︰「好,跟我來……」

       「真的嗎?」少女停止抽泣,仰起頭來,擦去淚痕。

       密斯特沒有回答,只是一手拉著少女,急步前去。

       少女沒料到他突然一拉,腳跟不上便踏了個空,差點跌了個跤,生氣地說:「我們要去哪兒?」

       「巴利奴的家。」密斯特隨便挑了一只馬,兩人共乘一馬向著村莊的方向前進。
 
       火海把夜空染成一遍暗紅,與天空另一邊皎潔的月光形成強烈對比,即使遠離火場,他們仍能也感受到火勢已一發不可收拾,如果晚走兩步必定遭殃,少女也明白密斯特為何要急著拉她走。

       沿途少女很想和他說話,但見他一直板起臉孔,她只好打消這個念頭,直到他們經過一條河,她便拉一拉密斯特衣袖,道 ︰「我想喝水,可以嗎?」

       密斯特看了一下手錶,見距離日出還一段時間,便點頭答應停在河邊,少女也從馬上跳了下來,一手把冷水抹在自己臉上,把污洉沖掉。

       身心俱疲的密斯特背靠樹休息片刻,看著染紅的天空坐立不安,心裡一股煩燥感沒法釋懷。

       該把她殺掉嗎?

       身為殺手的直覺令他悄悄地拿出了手槍,瞄著少女後腦。

       這時少女已把她散亂的頭髮整理成單邊側馬尾,用手舀著水咕嚕咕嚕地喝著,沒有發現隨時能置她死地的槍口只離她五公尺而已。


       還是算了,反正等下就會趕走她。

       思索數秒後,密斯特收起槍,坐在地上閉目養神,調整混亂的思緒。

       「呃……」 這時寂靜被少女緬靦地打破 「我叫桑妮,我可以知道你名字嗎?」

       密斯特沒有開口,似乎不想理她。

       「那…那……你有裝水的東西嗎?」 桑妮以為自己又觸怒他,結巴地轉移話題。

       密斯特皺了一下眉,在馬上摘下一個牛皮袋拋了過去,緩緩地說 :「密斯特。」

       「謝謝你。」桑妮接過了牛皮袋,把它泡在水中 : 「那密斯特先生,你在這國家待了很久嗎?」

        「沒有……」
 
        「我是第一次來到這國家,完全不熟路,結果來到第一天便被抓了,所以我想找個保標帶路。」桑妮一改囂張語氣,態度稍為和善起來。

       「我也不熟。」
 
       「你也喝點吧。」 說罷,桑妮便把填滿的水袋扔回給密斯特。

       密斯特接過水袋,但沒有喝,只是平淡地道︰「謝謝……」

       「那你……」桑妮欲言又止,以乎有問題想問又不敢問,呆了半晌,終於問了下去︰「你是被賣到這裡來嗎?」

       「不是。」

       「那你是商人嗎?」

       「也不是。」

       「那你為什麼要千里迢迢從東洋來到過裡?」

       聽到這句讓密斯特感到納悶,只好伸個懶腰嘆息一句:「我也想知道……」
 
       「好吧……」他模稜兩可的回應也令桑妮心裡有點不滿,但她仍要試著打開他的心扉,拉攏他同行。

       她想到,如果向他坦白的話,總能打動他吧?

       「我呢……其實我是找我哥哥而來這裡。」桑妮慢慢把話吐出:「其實我並不確定我哥在這國家,但是我聽到有東西在呼喚著我,所以我偷渡來了,希望找到關於哥哥的線索,卻又在邊境被抓住了。」
 
       密斯特沒有聽到桑妮的話,只是敷衍地嗯哼一聲,自顧自想著班傑的下落,引來桑妮的不滿:「喂!你有聽的說話嗎?」

       「你再不閉嘴就把你留在這裡。」密斯特乾脆把心中話冷冷道出。

        「明明是我救了你。」桑妮不服氣地把面頰鼓起。

       「到村莊後會幫你找個嚮導。」密斯特也意識到剛才有點過火,雖說這小女孩態度囂張,但她曾兩度救他一命,可考慮給予相應「報酬」,順便也替自己找一個。

       原本沮喪的桑妮眼前一亮,像小孩子般興奮地問:「真的嗎?」

       「看情況,失手的話,什麼都不用找了。」

        但桑妮似乎沒把這句聽進去,興奮地哼起歌來。

       「該走了。」密斯特看看手錶說。

*
 
       再十多分鐘路程,密斯特見路上的樹越來越疏,就快馬加鞭走出森林,穿過一個山坡,不消一會便到達村莊。大部分村民以務農維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所以村莊還在一片漆黑沉寂中。

       密斯特在村莊外把馬放走,把一切發光物滅掉,改以步行方式慢慢接近,叮囑桑妮一定不可發出任何動靜。

       他們躲躲避避地到了巴利奴的住所大門前,這是一座兩層木蓋房子,巴利奴的書房便在二樓。

       密斯特環顧左右,確定安全後掏出萬用軍刀對準匙孔,但他沒料到木門被他輕輕一按便支支地溜出半條縫來。

       屋內一片幽暗,不禁讓桑妮打了個寒顫。密斯特在她進來之後便關上大門,打開手電筒往地上一照,發現地上佈滿黑色的一點點,全都是小型蜘蛛,大小跟早上咬他的差不多,但統統肚皮朝上,毫無生氣,但密斯特因陰影作祟,在本能反射下誇張地後退一步。

       「放心,這種小蜘蛛失去飼主後很快就死掉。」桑妮露出厭惡的眼神說。

       密斯特暫時安心下來,再把手電筒照往空洞的走廊,一條樓梯便出現在他們右手邊。他把蜘蛛屍體用腳撥去,拖著桑妮的手悄然地步上樓梯。

       桑妮跟著他後面,嘗試模仿密斯特的步伐,但未接受過嚴格訓練的她只能笨拙地讓木板發出咿咿聲。

       巴利奴辦公室就在走廊的盡頭,房間的門和窗也沒有關上,月光斜斜穿過窗戶照亮房間,密斯特命桑妮留在樓梯口,自己先把走廊上每間房都打開檢查,最後向桑妮揮手示意安全,把窗戶關上,並點起油燈,整間房都被暗橘色的光填滿,然而有一角落則發出淡淡暗藍色幽光。

       桑妮在房間點亮時第一眼便被書架上的魔導書吸引著,只有密斯特留意到那莫名其妙的藍光,光的源頭是一堆透明的玻璃碎,仿似風中殘燭一樣發出微弱的光,而正上方牆上有重擊痕跡。

       他記起這碎片正正是白天時巴利奴展示的水晶球,似乎因為他的背叛惹怒了巴利奴,所以把怒氣發洩在它上。

       被碎片吸引的密斯特拾起碎片觀察,就在手指接觸到的剎那,數之不盡而又凌亂片段湧入密斯特的腦海之中。皎月森林鳥鳴落葉火光叫哭泥濘流水黑影———似乎是某人的死亡宣告?

      「哈哈哈哈!」  

       呼呼

       踏踏踏

       滴滴

       砰!

       一張一張看似無關的片段最終凝聚成一段完整的影像,是關於一個男人逃亡的故事,主角正正就是班傑。他架著一支長樹支,衣服和他右手上的銀色鐵皮盒子都沾滿污泥,猶如流落荒島的遇難者一樣狼狽。

       他隻身一人在夜裡森林中蹣跚前進,樣子十分憔悴,卻又興奮地看著縛在左手腕上黑色的儀器,上面暗綠色的螢幕顯示著數個同心圓架在十字線上,是一台雷達地圖。

       「嘿嘿,找到了,找到了。」 班傑像瘋子般自言自語,蹣跚地向著雷達地圖上顯示的光點前進。

        突然,四周的雜草沙沙作響,一群身穿盔甲的士兵衝了出來,舉著長矛把他包圍,嚇得班傑腿子軟軟,雙手高舉跪倒在地上,用多國語言說著求饒的話,但士兵們都無動於衷,把他鎖上手腳扣帶走。

        此時,帶頭的士兵停住了腳,唸了一句音節多又複雜的咒語,前方地表便漸漸下沉,藏在裡面是一條通向地底的階梯。

        此刻班傑已放棄掙扎,乖乖地跟著士兵進了地底階梯,暗門在所有人進入之後上升回復原狀,映像便結束了。

        同時,密斯特手上的碎片已失去光芒,變得暗淡無色。他很想知道映像的後續,連忙撿起其他的碎片,可是映像卻沒有再次出現,一股失落感隨之來,讓他只好嘆氣一聲。
 
       「你在看什麼呀?」桑妮好奇密斯特在幹什麼,便蹲在他旁問。
 
        「沒……」密斯特失望地把碎片掉回去,站起身來,走向書桌找尋線索。

       「這莫非是……」桑妮拿起碎片嗅一嗅,面色一沉。

       「這是什麼?」密斯特沒料到她對碎片有頭緒,立刻等下動作雀躍地問。

       「欸......這是……我家鄉的東西……」桑妮說得吞吞吐吐,雙眼顧左顧右,似是有所隱瞞。

     「那你可以還原它?」
  
       桑妮無耐地皺著眉頭,凝視碎片回答:「碎成這樣應該不太可能了,但我會盡力……」

      「書櫃有東西嗎?」 密斯特邊檢查書桌抽屜邊問。

      「對哦!忘了跟你講,」桑妮結束沈思,一展愁容,興奮地拿起一支等身長木杖「這傢伙的魔杖和魔導書都是罕有的上等貨,我可以帶走嗎?」

       「武器嗎?」密斯特認得這木杖,就是巴利奴展法重壓得他狼狽不堪那支。

       桑妮沾沾自喜地點頭道︰「對啊,這木材是在精靈森林那邊砍回來的,在人類國家很稀有,不過反正你都不懂,就交給本小姐吧!」

       「要是能用得上就隨你吧……」密斯特繼續埋頭於書桌上,他把抽屜統統拉出逐一檢查,都是一堆堆他看不懂的文件和信,他只好揮手叫桑妮過來,把文件塞在她手上,說︰「看有沒有用。」

      桑妮把凌亂文件攤在書桌上翻看,搖頭說︰「這些都是地契和這村子的農產報告,沒有一樣和我們有關。」

       這時她注意到桌上有一張小便條,筆跡十分繚草,認真一看,她驚訝地說:「密斯特,這張紙條是寫給你的。」

       密斯特眼前一亮,問:「巴利奴寫的?」

       「我看筆跡應該不是,」桑妮乾咳一聲清清喉嚨開始翻譯「上面說『密斯特同志,我是早上站在村長旁的男人,看來你逃過村長的追擊了,但衛兵應該很快會包圍這裡,在一樓廚房中有一條密道,把紙上的咒文唸出便會出現,密道地圖在背後,我和醫生會在盡頭等你,到時再跟你詳細解釋,請抓緊時間離開。祝好運。』欸,他們是誰啊,你的熟人?」

       「不,一個是巴利奴手下,一個從未見過。日出了,走吧。」密斯特看著窗外說。

       「真的假的,他手下為什麼要救我們,我們要走秘道嗎?」

       「不,原路折返。」

       一切太順利了吧?密斯特納悶,多疑的他無法相信紙上所說,但至少肯定自己行蹤已暴露,要盡快逃走。

       「好吧,等我一會立刻走。」桑妮把她拿走魔導書放回書架苦笑:「果然拿隨便拿別人的東西不太妥。」

      「有何不妥?」 密斯特鮮有地表達己見:「他死了,留下也沒用,趕快走。」

       「你這人也太糟糕了,沒良心!」桑妮對他做個鬼臉,硬要跟他作對。

       「那快一點。」密斯特無心跟她爭論,繼續視察窗外環境,此時天邊開始變藍,月亮也漸漸失去光芒,再沒幾分鐘就要日出,然而在不遠的山坡上,卻出現了不尋常的現象,一群人拿著火柜正向著村莊前進。

       「走!是衛兵!拿著!」密斯特立刻把魔杖塞回桑妮手上,拉著她下去樓梯,桑妮則反應不來,高聲罵道:「別拉我,很痛!」

       不一會兒,他們趕到大門邊,此時已經有人在大聲叩門,呼叫:「村長!你在嗎!」

      「怎樣辦?」 桑妮此刻慌張得面都綠了,但密斯特則處變不驚,以乎已想到對策,低聲問:「你有鎖門的咒語嗎?」

       她想了一會,抓抓頭皮,大喊:「不管了!」 然後舉起魔杖唸出一句簡短魔咒。

       「沙梅高!」

       魔杖頭部發出藍光,一道藍色冰球射出,瞬間把門緊緊冰封。

       「這樣可以了……別拉我,我自己會走!」密斯特沒有等她話說完把她拉到廚房,引來桑妮再次抱怨。

        「便條有帶?」這時廚房窗戶傳來敲打聲,桑妮這次不由分說地把窗凍結,從口袋中拿出剛才的紙條說:「當然有啊!笨蛋!」
 
        她著魔杖指著牆,口中念念有詞,牆壁便緩緩地趟開,石頭磨擦發出低沈的聲音,同時傳出一股惡心的氣味。

       「停下,」密斯特察覺到不尋常,把桑妮嘴巴摀住,在她耳邊低聲:「裡面有人。」

       因為咒語被打斷,石門停了下來,在黑暗中一個人影弓在地上,正把一條條看似是大腸的東西送入口中,發出響亮的肉塊撕裂聲和囫圇的吞食聲。

*

       密斯特掏出手槍,瞄準人影頭部,向桑妮舉起三只手指,她也馬上明白他的意思,堅定地點一下頭,把魔杖指著同一位置。

       三

       二

       一
 
       在他左手食指收起之際,他右手食指隨即在板機上連按三下,桑妮也同時唸出魔咒,子彈和桑妮射出的冰錐快速地在黑影處激起一堆塵霧充斥四周,桑妮連忙掩上口鼻,口齒不清問:「幹掉了嗎?」

       密斯特看著灰塵流動,突然推開桑妮大喊:「上面!」

        話畢,一個黑影就正正跳落在他倆中間,它尖銳的手爪在木地板上劃上深深的斜痕,它動作快如疾風,未等密斯特舉槍已把他抓起在凌空,隨即重重地擲向桑妮後方櫃子上。

        窗外的火光同時照亮了黑影的全身,它有著人類女性的身軀,穿著殘破衣物,面孔卻有著八只眼睛和長滿獠牙的血盤大口,人類面孔則像脫皮般分開兩邊掛在頸旁,雙臂強壯得不合比例,並長滿黑毛,指甲尖長如狼的前爪一樣,根本是不節不扣的人型怪物。

       桑妮嚇得尖叫起來,連忙拿起魔杖反擊,卻被怪物一手打掉,並一步一步逼著桑妮不斷後退,直至她背部撞到牆壁,不斷發抖的她只好無力地墜在地上。

       怪物並沒有攻擊桑妮,反而探頭伸到她的面前,張開血淋淋的嘴巴,伸出細長的舌頭舔在她面上。

       桑妮緊閉雙眼,忍受著怪物嘴巴傳來的惡臭和嘔心的䑛舔,兩手不在地上尋找能反擊之物,就在她理智快要崩潰時,她撿到一塊玻璃破片,立刻狠狠地插在怪物的眼睛上。

       怪物被插破眼睛後抱頭怪叫,又向著桑妮咆哮,桑妮也跟著緊閉雙眼尖叫起來。

       突然,一聲悶響把咆哮聲打斷,一支木棒揮落在怪物臉上,把它從桑妮身上打飛,當它想反擊時,持棒者衝上前來再次狠狠地揮擊,把距離再次拉開。

       桑妮回個神來,發現滿身是血的密斯特正用著魔杖與怪物對峙,怪物雖然被奪去視力,但也不甘示弱,向四周張牙舞爪。

       密斯特則襯著怪物攻擊的空隙,一擊打在怪物下巴,把獠牙擊飛,下顎骨碎裂,同時魔杖斷成兩截,在空中旋轉一周後掉回桑妮面前。

       怪物攻擊比之前更抓狂更快,但同時破綻更多,密斯特輕易地彎腰往地一滾,避開怪物向前的爪擊,同時把手槍撿回,隨即瞄著怪物頭部連開兩槍,怪物面上立刻開了兩個大血洞,軀體接著便軟軟地攤在地上不規則地抽搐著,而桑妮則坐在原地目擊整個過程,嚇得目瞪口呆。

       密斯特剛才的亂鬥中背部受傷,他忍著痛楚,無力地把桑妮拉起,道︰「快走,我們時間不多。」

       看著衛兵快把大門打開,桑妮只好振作起來,把受傷的密斯特扶在肩上,繼續未完的咒語,走入秘道中。
 
       暗門關閉後秘道內伸手不見五指, 密斯特把手電筒打開,一具肚皮破開的男屍就映入他倆眼中,同時他也認出,屍體就是那個巴利奴的手下,而怪物就是他脅持的那位女士。

       桑妮嚥了口氣,強忍著屍臭味,裝作沒看到屍體扶著密斯特跨了過去,繼續向昏暗秘道畢直前進。

       秘道並不複雜,路也十分平坦,桑妮猜想這應該是用魔法建造,而密斯特沿途每步走得難受,腎上腺素褪下讓他背上傷口開始隱隱作痛,每下步伐都使他傷口撕裂。

       終於,他忍受不住停下腳步,面露難色地鬆開桑妮背對著她一屁股坐下來。

       桑妮看到他傷口嚇得呆住半晌,他背部都插滿著大大小小的碎片,傷口不斷滲出血水,雖然傷不及主要器官,但放著不管也會因失血過多而暈倒。

       當他正要上衣割開時,桑妮阻止了他道:「我來幫你吧!把那發光棒子和刀給我。」

       密斯特原本想拒絕,但最後還是乖乖地把手電筒和萬用軍刀交出。

       桑妮把他上衣脫下,拿出一顆黃綠色水晶說:「我現在會用治療魔法,傷口會有點癢哦。」她咬著手電筒,把玻璃碎拔掉後立刻用水晶施法使傷口癒合止血。

       密斯特因擔心著衛兵會破暗門而入,不時向後偷看,又怕活動太大會撕開傷口。

       「放心,他們要用上攻城器才有辦法進來,所以別再亂動了,可以嗎。話說,這發光棒子是東洋的新魔法嗎?」桑妮一邊拔起玻璃碎,一邊好奇地問︰「還有那支奇怪的黑色金屬魔法棒,爆發力好樣不錯,是有加火藥嗎?」

       「黑色的是手槍,那支是手電筒。」

       「是用什麼東洋的魔法驅動嗎?」

       「不是魔法.....」

       「噢 ! 居然不是魔法,東洋的黑科技也太厲害了吧。」

       密斯特懶得解釋,咬緊牙關忍著痛,因桑妮處理方法實在太差,有時反而加深傷口,要不是她立刻把傷口癒合,他一定會搶過自己做。

       「會很痛嗎?」

       「你閉嘴會更好。」

       「……」

       氣氛再次回到沈默,直到傷口處理好了,密斯特不想耽誤時間,便站起來道:「謝謝你,但待會我們要各走各的,嚮導的事,抱歉了。」

       「但是……」

       「坦白說,我不想帶小孩。」

       「那這東西有興趣嗎?」桑妮拿出小布袋在密斯特面前晃晃悠悠,咪起眼微笑。

       密斯特起初不知她想表達什麼,但自她倒出一小塊晶瑩剔透的碎片,他一瞬之間說不出話來,原來水晶球碎片還在桑妮手上。

       桑妮得意忘形地搖著食指,模仿密斯特語氣道︰「哼哼,這是帶小孩的報酬,不能輕易給你,而且你還欠我三顆治療用結晶。」

       被抓把柄的密斯特只好無奈地冷笑一聲,說:「村莊現在到處都是衛兵,你教我去哪找嚮導?」

       桑妮像是料到他會擔憂這點,胸有成竹地拿出便條說:「這裡不就是有嗎?」

       密斯特聽到大笑不已,說:「那你自便。」

       「為什麼?人家都因為你而死掉了,你就不能相信一下嗎?如果他們要害你,早就埋伏在這了。」

       「你太天真。」

       「難道你就不想知道,為什麼他們要幫你逃走嗎?」

       「不。」

       這次輪到桑妮說不出話來,把面頰鼓成氣球一樣,生氣地罵:「哼,早知就不幫你了,你這個混蛋!」然後自顧自地向回頭方向走。

       「站住!」密斯特鮮有語氣如此憤怒,怒瞪住桑妮,她也停下腳步說:「你既然不想理會我,我也只好跟他們走了。」

       「你不怕我殺了你?」這時密斯特已把槍上膛指著桑妮。

       「我信你不會。」桑妮停下了腳步,她也感覺到背後的殺氣襲來,但她毫不懼怕。

       雙方動作凝住了,沒再對話,空氣和時間也仿佛不再流動,直到一方放棄告終。

       「好,就跟著便條所說的去吧,但你要聽我命令,不要再威脅我,知道嗎?」密斯特無奈地放下手槍說。

       「知道。」放下倔強的桑妮轉身微笑,這麼純真的笑容,他已有十年沒見過了,勾起他以往苦不堪言的回憶。

       「不要光說知道,你再任性下去對大家都不好。」密斯特放軟態度,作出最後的「警告」。

       「知道了!密斯特先生!」桑妮再次報以天真的笑容,令他只好搖頭嘆息。



作者廢話

為免各位認為密斯特有無限彈藥,我會在每次有武器更動耗彈時在底下寫一下紀錄,一來一些槍名便可以在文中省略,二來其實也是防止自己吃書而已XD

最後感謝各位的閱覽,喜歡的話希望大家會訂閱和給個GP,也請留言告訴小弟有何地方不足,謝謝大家~~

目前密斯特持有裝備

槍械:
M92FS+補償器 (彈匣9x19mm X3 (共45發))
GLOCK 17 x2(各餘17發)
黑星手槍(餘5發)
六四式衝鋒槍 (彈匣7.62x25mm X2 (共20發))

炸藥︰
手榴彈x6
煙霧彈x1
閃光彈x1

刀具︰
瑞士軍刀
匕首

其他︰
具夜視功能小型望遠鏡
小型手電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514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殺手|魔幻|穿越|奇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jackyiu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 後一篇:[不專業開箱]黏土人66...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ikidororo結識附近美豔媽媽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32429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