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蛻變之聲】主線、EP4-無法碰觸的緣份。

作者:槐〞│2017-07-20 14:28:08│贊助:0│人氣:51

主線、EP4-無法碰觸的緣份。
 
  時,10歲。
 
 
  「這裡是…」女孩的身體張開眼睛。
  「止血帶!這裡的病人需要止血!」
  「快!快推到手術室,準備急救!」
  「壓好他的傷口!避免失血過多!」
  「醫院?阿…」女孩動了一下左手,發出劇烈疼痛。
  「醫生,病人醒了!」其中一位護士喊著。
  「先不要動,我們馬上幫你處理。」
  之後,女孩昏睡了。
 
  「妳很勇敢喔,手術很順利。」醫生看著女孩說道。
  「…」女孩沒有回答,看了綁著大量繃帶和紗布的左手臂。
  「妳還記得發生什麼事嗎?」醫生詢問。
  「沒有印象。」女孩冷冷的回答。
  「時!時!我的女兒!」病房門「砰」的一聲,原來是時的養父。
  「你是他的父親?」醫生問道。
  「對!他是我的女兒!」養父衝過去抱了女孩。
  「阿阿!別碰我!」女孩叫了一聲,把養父推開。
  「妳再說什麼傻話?妳是我女兒!」養父激動的舉起手,又緩緩的放下來。如果旁邊沒有醫生和護士,這巴掌一定很痛。
  「所以我到底發生什麼事?」女孩右手輕抓著左手臂包著繃帶的地方。
  「這是刀傷。已經經過搶救後並沒有大礙,之後再慢慢做復健。」醫生繼續說:「但是疤痕…沒有那麼容易消失,大概有7至8公分的長度。」醫生拍著女孩的背,試著安撫。
  「都怪我…酒後亂性。」養父在旁邊難過的說道。
 
  「那麼,要與本人確認一下身分,登記住院資料喔。」護士在一旁的說道。
  「妳叫什麼名字?」醫生問小女孩。
  「珀。」女孩回答,眾人疑問。


  時,15歲的某日。
  「與汝交手,吾之百幸!」一個銀白色長髮飄逸的男子說道,左手纏繞許多黑紅色的線,附近有許多浮空的碎片。
  「與閣下交鋒,是在下的榮耀!」一個綁著髮髻、半裸上半身、拿著武士刀的男子說道。
  這是白髮男子流浪的第一天,在東丁吉的某個樹林中,碰到一個旅行途中的中年浪人,衝動的男子馬上就和對方起了衝突。
  「但,閣下還是太弱了!」浪人熟練的動作,迅速閃開所有碎片的攻擊,而且用刀背成功擊中了男子。
  「唔…喝啊!」白髮男子很不甘願,沒有計畫盲目地攻擊浪人。
  「閣下若堅持這種方式,是傷不到在下的!」只見浪人手上的武士刀完全招架住碎片。
  「汝命休矣。貫穿!」白髮男子大怒,集中兩個較大塊的碎片群,往浪人的地方彈射過去。
  只見浪人一個側身,那些碎片全部沒有擊中。
  「若在下拿刀,閣下的首級就是在下的了。」浪人身子一躍,刀鞘碰到白髮男子的脖子。
  「軸線轉移!」白髮男子將浪人推開,左手手掌張開,浪人四面八方附近約有近百片的符文碎片往他而來。
  「哼,這才像是在下的對手!」浪人準備迎擊。


  「珀?你不是時嗎?」養父問道。
  「我是珀,時還在睡覺。」女孩回答。
  「醫生,這是怎麼回事?她不是我女兒嗎?」養父緊張的回答。
  「嗯…你女兒可能是得了『解離性人格疾患』,也就是俗稱的多重人格。」醫生回答。
  「怎…怎麼會這樣…」養父嚇傻。
  「那麼有辦法醫治嗎?」養父追問。
  「通常這種疾病每個人格都有獨自的意識,人格如果消失,意志還會存在,或者說是跟原本的人格融合了。」醫生解釋。
  「就是同一個人擁有兩個記憶嗎…」
  「是的,但這種病通常是小時候受到創傷才容易患得。請問你女兒小時候有曾經被身體、精神虐待,還是給她過多的壓力嗎?」醫生追問。
  「…沒有,沒那種事。」養父怕和女孩隔離,他說了謊。
  「還是是我領養她之前有受過那種傷害?我是她的養父,其實我們沒有血緣關係。」養父把發現女孩的事告訴了醫生,但故意跳過傷害她的部分。
  「這樣阿…也不是不可能。」
  「總之,我們先住院觀察她的傷口,我們會請專門的醫生來治療。」醫生說道。
  「好,謝謝你了!」養父回答。


  「鏘!」浪人閃躲招架大部分的碎片,但數量太多的緣故,還是劃傷了浪人。
  「!」白髮男子看到浪人被碎片擊中,做了一個手勢,讓浪人附近沒擊中的碎片突然轉彎攻擊浪人。
  「呃啊!」浪人受到輕傷,大部分都是割傷,如果白髮男子的熟練度更高說不定浪人現在早就倒下了。
  「在下流浪多年…終於找到可敬的敵手!」浪人揮了揮武士刀,發出劍氣。
  「招架!」白髮男子一喊,自己周圍的碎片擋在面前,化解了浪人的劍氣。
  「不錯,但閣下的眼睛還是跟不上在下的腳步!」浪人一步就直接和白髮男子擦肩而過。
  很快,那速度真的很快,一個刀身劃過,白髮男子被擊中,他的銀白秀髮染上鮮血。浪人擊中了男子。
  「唔…吾敗矣。」
  「與汝交戰,吾之榮幸。」白髮男子說道。
  「與閣下切磋,在下十分慶幸。」浪人站在男子對面說道。
  附近的樹被擦傷的擦傷、砍斷的砍斷,場面十分淒涼。
  「吾願與汝相約,隔年此刻此地決一勝敗。」白髮男子說道。
  「在下和閣下相約,一年後此時此地再次決戰。」浪人說道。
  此生為了戰鬥而活,而此刻找到人生中的目標。兩人心裡想著同樣的話。


  「唔…頭好痛…」女孩醒來。
  「這裡是…」女孩看了附近,她躺在病床上,右邊有一扇窗戶;而左邊是一些花、水果,醫生和護士正在討論什麼。
  「哦,你醒來了阿。」醫生看了看女孩。
  「醫生…這裡是醫院?我…我怎麼了…?」
  「好、好痛!」當女孩想用左手撐住身體起身時,左手臂發出疼痛。
  「小妹妹,妳現在還不要亂動,傷口會裂開的!」醫生緊張的將女孩扶著,讓她坐著,背靠在枕頭上。
  「小妹妹,妳叫什麼名字?」醫生提問。
  「嗯…時,時間的時。」女孩回答。
  「那妳知道,妳的身體裡『住』了另外一個人嗎?」
  「住…?」
  「對,小妹妹,妳有解離性人格疾患,就是所謂的多重人格,妳有聽過嗎?」
  「沒有…」
  「有點像是小妹妹和一些人在開一台車,他們的年齡、性別等等都不同,他們會輪流開這台車,包含妳本身。」醫生打了比方,繼續說:「妹妹妳的身體就像這台車,駕駛就是控制身體的人,像現在的話就是妳是駕駛。」
  「…」時歪頭,她完全聽不懂。
  「如果運氣好,搞不好小妹妹能跟另一個人在心靈上對話。」
  「假如真的有對話,記得跟醫生叔叔說喔。」醫生叮嚀。
  「好的,謝謝醫生叔叔。」
  「對了,小妹妹有沒有印象,小時候被欺負過?」正要離開病房的醫生回頭詢問。
  「唔…」時低頭。
  「果然…是碰到現在的爸爸前發生的事嗎?」醫生走到時旁邊。
  「不是,是現在的爸爸。」時回答。
  「好,小妹妹別怕,我去找你的爸爸討論。」醫生準備起身時,突然被叫住。
  『不可以!不能跟他說!』時聽到某個聲音。
  「不可…咦?誰在說話?」


  「吾之仇敵…隔年必報。」
  「在下流浪已久,求願明年能如約所見。」
 
  兩天後,白髮男子碰見了昨天的浪人,看起來碰到麻煩。
  一群人圍繞著浪人,雖然浪人武力高強,但究竟還是寡不敵眾。
  「彈射!」白髮男子左手一揮,許多碎片往敵人射出,擊斃那些人。
  「唔…你是…」浪人抬頭。
  白髮男子伸出手,示意要拉起浪人。
  「喝…居然讓閣下見到在下如此落魄…」
  「謝謝你,但一切都太遲了…感謝閣下出手相救…」浪人眼神看了一下胸口,上面不停流出鮮血。
  「!」白髮男子看到浪人傷的很嚴重,而且臉色蒼白,嘴唇發紫,似乎是中毒了。
  「若汝休矣,吾為何生?」男子抱著浪人,說道。
  「願在下之靈魂能追隨閣下…咳咳…」浪人繼續說道:「告訴在下…尊姓…」
  「彧。」
  「彧阿…在下明白了。」語畢,浪人在白髮男子懷中斷氣。
 
  傍晚,彧帶著浪人的屍體,到他們首次相見的樹林中。
  「願汝安息。」彧將浪人安葬在他們相約的地方。
 
  彧回到了家中,看到家裡面的屍體。
  心裡想著,不知道何時才能碰到像浪人一樣的對手。
  他渴望戰鬥,但他清楚身體並不是他的。
  「若此身為吾,何須煩惱焉?」彧心想,該如何取代「主人格。」
  之後,他躺在那個屍體旁的床上,靜靜睡著。


  『我是珀,是你的另一個人格。』
  「人…人格…」女孩昏倒。
  「喂!小妹妹,妳沒事吧!」醫生緊張的過來拍拍女孩的肩膀。
  「沒事。」她正常般的坐著。
  「你是另一個人格,珀,對吧?」
  「是的,雖然我只有單方面聽到時講的話,但我猜想醫生要告訴她父親吧?暫時先不要。」珀說道。
  「為什麼?」
  「反而會打草驚蛇。時我會照顧,還請醫生放心。」珀露出笑容。
  「珀,你幾歲?你的性別?還有興趣呢?如果沒辦法說,我們沒辦法放心交給次人格管理。」醫生問道。
  「請你放心。我今年18歲,興趣是看歷史與軍師有相關的資料,會少部分料理,對農作物略懂一些。性別…不是說很重要。」珀回答。
  「…好,那就給你兩個禮拜的時間。兩個禮拜後回到醫院作診斷,如果未達其標準就會跟他爸爸討論病情,而且會想辦法治療小妹妹。」
  「一個禮拜就足夠了。」
 
  時左手的傷勢復原後,出院了。
  珀慢慢的和時溝通,一開始時還很害怕,但珀慢慢教一些知識給時之後,越來越相信他了。
  『來,這是用你在睡著時畫的地圖,是你家。』珀在心裡跟時對話。
  「嗯…」年幼的時努力的看,但還是看不太懂。
  『我解釋給妳聽。首先妳看最下面,這是家裡的大門,進來之後直走到這裡是妳的房間……』珀憑著他自己畫地圖的印象,帶時看過一遍。
 
  過了幾天,養父在家和時吃飯,但養父都只讓時吃自己剩下的。
  「這個可以吃嗎?」時在內心形容桌上的飯菜,詢問珀是否有新鮮,還是有壞掉的。
  『時,那道菜不要吃,另一道可以…』珀擔心時的身體狀況,之後還要時偷偷去市場認識食物,食材如何挑選新鮮的。因為老實說,時看起來就相當的營養不良。
 
  『如果妳爸爸從這裡要打妳的話,妳就蹲下來往這裡…』珀又做了另一張地圖,上面還寫了一堆密密麻麻的字,告訴時萬一又碰到危險,可以怎麼做、怎麼逃跑。
 
  一個禮拜過去,回到醫院。
  「居然…」醫生檢查時的身體,嚇了一跳。
  「我就說交給我吧。」珀滿意的回答。
  時的身體居然沒有任何的傷口,代表珀是真的有能力可以保護時的,雖然他只是其中一個人格。
  「那,今後還是得小心,如果有任何麻煩可以來找我,我會幫助你們的。」醫生說道。
 
  五年後。
  『時…對不起…』
  時沒有回答,她在哭。
  喝醉的養父終於查明了原因,並把珀寫的資料全部燒毀,且把打算把時送去治療,所幸期間時沒有其他重大的危險,頂多就是被打到巴掌,或是被抓到打兩拳這樣而已。
  但…養父發現那些文本訊息非常生氣,為了洩憤,他侵犯了時。
  已經是15歲的時有抵抗能力了,力氣也比幼小的時候大一些。
  「走開!快走開!唔嗚嗚!」時尖叫,但馬上就被摀住嘴巴,被強行抱住的時也很難掙脫。
  「阿!」喝醉酒的養父被時咬了一口,他鬆開了時。
  「可惡,給我乖一點!」養父拿了水果刀,正打算往時砍去,卻發出響亮的招架聲。
  鏗!
  時變的跟以往不同,看起來不像時,也不像珀。附近有許多細小的碎片,看起來就像無數刀刃。
  「唔!」養父看到時變成這個模樣,害怕的想向外逃走。
  「啊啊!」突然,將近百個碎片往養父身上射過去,貫穿了他的身體,鮮血四濺,原本時銀白色的頭髮染上鮮血,臉上表情幾乎沒有人性。
  已經走樣的「時」走出家門,渴望戰鬥的他,往附近的樹林走去…
 
  到了附近的樹林,他看到一名拿著武士刀的浪人,便衝向他。
  那名浪人立即察覺到,拔出武士刀和他對峙。
  兩人實力相當,難以分出高下。
  「與汝交手,吾之百幸!」


  「小妹妹,你怎麼了?怎麼那麼晚還一個人在外面?」
  她,遇見了她。
 
  時,16歲生日隔天。
  「吶吶,接下來多多指教囉!」時在心裡對話著。
  『嗯,請多指教。』珀說道。
  此等緣份,吾之幸也。時左手的便條紙上寫著。
  三個人,住在同一個身體裡,他們互相幫助、互相扶持的生活著。
  唯一可惜的點是,他們只能互相溝通,無法有實體上的接觸。
  「即使只有一次機會也好,多想摸摸妳的額頭。」
  「即使只有一次機會也好,多想只和你見一面。」
  「即使只有一次機會也好,多想依偎在你胸膛。」
  「即使再多麼的近在咫尺,卻又如此遙不可及。」
    但,始終是無法碰觸的緣份。





後記:
  各位好,我是槐。
  阿,這篇是珀和彧的回合呢,還有幼年的時,雖然戲分不多啦,但還是呆呆的。
  那,就這樣了喔!下一篇就是最後了呢,掰掰。




蛻變之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511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gfes9806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主線、EP3... 後一篇:【蛻變之聲】主線、EP5...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ii745689各位大大們
歡迎多來看看 感謝各位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