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雜談《聖經》——018 〈創世紀〉第四十二~第五十章 +〈出谷紀〉第一~第二章

作者:lqy│2017-07-18 02:04:51│贊助:0│人氣:17
對於《舊約聖經》〈創世紀〉最後九章的內容,概括來說就是若瑟成為埃及的第一權臣之後,正好看到他的兄長們因為饑荒而跑到埃及買糧,於是若瑟開始展開復仇計畫:首先他把兄長們抓起來,誣賴他們是間諜,耍了一陣官威之後,就送給他們糧食,但留下一人當人質,要他們把最小的弟弟本雅明帶來。兄長們只好照辦,回去後將此事告知雅各伯,雅各伯不肯將本雅明送到埃及,因為雅各伯其實一直懷疑若瑟是被這些年長的兒子們共同謀殺的。然而迫於饑荒所逼,若瑟的兄長們只好說服雅各伯,將本雅明帶到埃及,向若瑟證明他們不是間諜。若瑟便耍了一陣派頭,然後送糧食給兄長們,讓他們可以回去,但偷偷把銀杯放進本雅明的包袱裡面。接著若瑟叫人追上他們,說丟了一只銀杯,懷疑是他們偷的,兄長們只好發誓說如果是誰偷的,誰就留下來當若瑟的奴隸。結果銀杯從本雅明的行李中搜出之後,兄長們驚駭莫名,其中猶大趕緊跑去拜見若瑟,表明他願意為本雅明背黑鍋,因為他們的父親雅各伯曾表示如果本雅明不能回家,他就寧可自殺。若瑟被猶大的友愛而感動——應該說他看到兄長們被耍得團團轉之後,也沖淡了復仇的情緒,然後手足情誼也讓若瑟決定與兄長們相認,然後再邀請雅各伯帶著全族人移居到埃及。最後以雅各伯跟約瑟先後安養天年的經過為〈創世紀〉的結尾。
以下是原文內容:
雅各伯見埃及有糧食出售,便對自己的兒子們說:「你們為什麼彼此觀望﹖」繼而說:「我聽說在埃及有糧食出售,你們下到那裏,給我們購買些糧食,叫我們好活下去,不致餓死。」於是若瑟的十個哥哥下到埃及買糧食去了。至於若瑟的弟弟本雅明,雅各伯沒有叫他與哥哥們同去,因為他想:怕他遇害。這樣以色列的兒子們也夾在前來購糧的人中,前來購糧,因為客納罕地也發生了飢荒。
當時在地方上執政的人是若瑟,給地方上所有人民配售糧食的也是他。若瑟的哥哥們來了,就俯首至地,向他下拜。若瑟一見他的哥哥們,就認出他們來,卻裝做生人,向他們說了一切嚴厲的話,問他們說:「你們是從那裏來的﹖」他們答說:「我們是從客納罕地來購買糧食的。」
若瑟認出哥哥們來,他們卻沒有認出他來。於是若瑟想起了他昔日關於他們所作的夢,便對他們說:「你們是探子,前來刺探本地的虛實。」
他們回答說:「我主! 絕對不是:你的僕人們是來購買糧食的。我們全是一個人的兒子,我們是誠實人;你的僕人們從未做過探子。」
若瑟對他們說:「不,你們前來必是為刺探此地的虛實。」
他們答說:「你的僕人們原是兄弟十二人,同是客納罕地一個人的兒子;最小的現今在父親那裏,另一個已不在了。」
若瑟對他們說:「我才說你們是探子;這話實在不錯。為此我要考驗你們:我指著法郎的生命起誓:如果你們最小的弟弟不到這裏來,你們莫想離開此地。你們可由你們中派一個人回去,帶你們的弟弟來,其他的人暫且拘留,以待證明你們的話是否誠實;如果不是真的,我指著法郎的生命起誓:你們必是探子。」於是在拘留所內拘禁了他們三天。第三天,若瑟對他們說:「我原是個敬畏天主的人,你們願意保全性命,應這樣做:如果你們是誠實人,叫你們兄弟中一個人留在拘留所內,其餘的人可帶糧食回去,解救家中的飢荒。然後給我帶你們的小弟弟來,好證實你們的話,你們也不致於死。」他們就這樣作了。
他們彼此說:「我們實在該賠補加害我們兄弟的罪,因為他向我們哀求時,我們見了他心靈痛苦,竟不肯聽;為此這場苦難才落到我們身上! 」
勒烏本就對他們說:「我豈不是對你們說過:不要傷害那孩子嗎﹖你們卻不肯聽;看,現在要追討他的血了。」
他們原不知道若瑟都聽得懂,因為在他們中有一翻譯員。若瑟就由他們前退出去哭了。然後又回來與他們交談,由他們中提出西默盎在他們眼前將他捆綁起來。若瑟遂吩咐人將他們的布袋裝滿了糧食,將各人的銀錢仍放在各人的布袋內,並且還給了他們途中所需要的食物;人就對他們這樣做了。他們將購得的糧食馱在驢上,就從那裏起身走了。到了客棧,他們中一人打開了布袋拿料餵驢,看見自己的銀錢仍在布袋口,遂對兄弟們說:「我的銀錢退回來了;看,仍在我的袋裏。」他們心驚起來,彼此戰慄地說:「天主對我們所作的,是怎麼一回事。」
他們回到客納罕地,他們的父親雅各伯那裏,將所遇見的事全告訴他說:「那地方的主人對我們說了一些嚴厲的話,將我們視作刺探那地方的人。我們對他說:『我們是誠實人,決不是探子;我們原是兄弟十二人,同一父親的兒子,一個已不在了,最小的現在同我們的父親在客納罕地。』那地方的主人對我們說:為叫我知道你們是誠實人,你們兄弟中一人留在我這裏,其餘的人帶糧食回去解救家中的飢荒;然後將你們的弟弟給我帶來,那時我才能知道你們不是探子,確是誠實人,我將你們的兄弟還給你們,你們可在這地方自由行動。」當他們倒自己的糧袋時,不料各人的錢囊仍在各人的袋內。他們和他們的父親,一見錢囊,都害怕起來。
他們的父親雅各伯對他們說:「你們總是使我喪失兒子:若瑟不在了,西默盎不在了,你們還要帶走本雅明!這一切都落在我身上!」
勒烏本對他父親說:「如果我不將他給你帶回來,你可殺死我的兩個兒子;只管將他交在我手裏,我必再還給你。」
雅各伯答說:「我兒子不能和你們一同下去,因為他哥哥死了,只剩下了他獨自一個;如果他在你們行的路上遇到什麼不幸,那你們就要使我這白髮老人在憂苦中降入陰府了。」
地上的饑荒仍然嚴重。他們吃完了由埃及帶來的糧食,父親對他們說:「你們再去給我們買點糧食來吃! 」
猶大立即回答父親說:「那人明明告訴我們說:你們若不帶弟弟一起來,你們休想見我的面。你若讓我們的弟弟與我們一同去,我們就下去給你買些糧食來;你若不讓他去,我們也不下去;因為那人對我們說過:「你們若不帶弟弟與你們一同來,你們休想見我的面。」
以色列說:「你們為什麼這樣害我,告訴那人你們還有個弟弟﹖」
他們回答說:「那人再三再四問我們和我們的家庭說:『你們的父親是否還活著﹖你們是否另有個兄弟﹖』我們只得照這些話答覆他。那裏會知道他要說:『帶你們的兄弟一同下來﹖』」
猶大又對他父親以色列說:「你叫孩童與我同去,我們就起身前去;這樣,我們和你並我們的幼兒,可以生活,不致餓死。我為他擔保,你可由我手中要人;如果我不將他帶回,交在你面前,我在你前終生負罪。假使我們沒有遲延,現在第二次也回來了! 」
他們的父親以色列對他們說:「如果必須如此,你們就這樣做:在行李內帶些本地最好的出產,一些香液、蜂蜜、樹膠、香料、榧子和杏仁,下去送給那人當作禮物。手中多帶一倍銀錢,將那放在你們糧袋口的銀錢,也一併帶上,這或者是出於一時的錯誤。並且帶著你們的弟弟起身往那人那裏去。願全能的天主使你們在那人面前蒙恩,放回你們那個兄弟和本雅明;至於我,如要喪子,就喪子罷!」
這一夥人於是帶了那些禮物,手中帶上雙倍銀錢,帶本雅明起身下到埃及去,到了若瑟面前。若瑟一看見他們和本雅明,就對自己的管家說:「帶這些人到家裏去,宰牲設宴,中午這些人要與我一起吃飯。」管家就依照若瑟吩咐的做了,將這些人帶到若瑟家中。
這些人一進入了若瑟的家,就害怕起來,心裏想:「他帶我們到這裏來,定是為了上次放回我們袋裏銀錢的事,想找我們的錯處,加害我們,拿住我們當奴隸,奪取我們的驢。」他們於是走到若瑟的管家前,在房門口同他談起這事,說:「我主,請原諒:我們上次下到這裏來購買糧食,當我們到了客棧,打開我們的布袋時,發見各人的銀錢仍在各人的布袋口,我們的銀錢一分不少;現在我們又親手帶回來了。此外我們手中又帶了些銀錢,來購買糧食;我們不知道是誰將我們的銀錢放在我們的布袋內。」
管家答說:「請你們放心,不必害怕!是你們的天主,你們祖先的天主,在你們的布袋裏給你們放上了財寶;你們的銀錢我已經收了。」以後給他們領出西默盎來。
管家領這些人到了若瑟家裏,先給他們拿水洗了腳,然後拿草料餵了驢。他們遂將禮物預備好,等候若瑟中午回來;因為聽說,他們要在那裏吃午飯。若瑟回到家裏,他們就將手中的禮物獻給他,俯首至地向他下拜。若瑟先向他們問安,然後說:「你們以前所說的老父好麼﹖還健在麼﹖」
他們答說:「你的僕人,我們的父親還好,還健在。」遂又鞠躬下拜。
若瑟舉目,見了他母親親生的弟弟本雅明,就問說:「這就是你們對我說的那小弟弟嗎﹖」繼而說:「孩子,願天主保佑你!」若瑟愛弟情切,想要流淚,趕快進了自己的內室,在那裏哭了一場;然後洗臉出來,勉強抑制自己,吩咐說:「擺飯罷!」人就給若瑟擺了一席,為他們擺了一席,為與若瑟一起吃飯的埃及人另擺了一席;因為埃及人不能同希伯來人一起吃飯,這為他們是個恥辱。他們便在若瑟前,安排就坐,全按長幼的次序,長者在上,幼者在下;眾兄弟彼此相看,驚奇不已。若瑟將自己面前的食物分開,分給他們;但本雅明的一分,比其餘的人多五倍。他們遂與若瑟飲酒宴樂。
然後若瑟吩咐自己的管家說:「將糧食裝滿這些人的布袋,他們能帶多少,就裝多少;將每人的銀錢仍放在他的布袋口處,再將我的銀杯和內最年幼購糧的銀錢,一併放在他的布袋口處。」管家就照若瑟吩咐的話做了。清早天一發亮,就遣送這些人帶著他們的驢走了。
他們出了城,還不很遠,若瑟就對他的管家說:「你起身去追趕那些人,追上他們,就對他們說:你們為什麼以惡報善﹖為什麼偷去我的銀杯﹖這杯是我主人為飲酒為占卜用的啊!你們作的實在不對! 」
管家追上他們,就對他們說了這些話。他們回答說:「我主怎麼說些這樣的話﹖你的僕人們決不敢做這樣的事!你看!我們在布袋口所發現的銀錢,還從客納罕地帶回來給了你,我們怎能偷你主人家的金銀呢﹖在你僕人中,不論在誰那裏搜出來,誰就該死,並且我們都該作我主的奴隸。」
管家答說:「也好,就照你們的話做;只是在誰那裏搜出來,誰該作我的奴隸;你們其餘的人可自由離去。」於是他們各人急忙將自己的布袋卸下,放在地上,各人打開自己的布袋。管家便一一搜查,從年長的開始,到年幼的為止;結果那杯在本雅明的布袋裏搜了出來。他們遂撕裂了自己的衣服,各人又使驢馱上重載,回城裏去了。
猶大和他的兄弟們進了若瑟的家,若瑟還在那裏,他們就在他面前俯伏在地。若瑟對他們說:「你們作的是什麼事﹖難道你們不知道像我這樣的人會占卜嗎﹖」
猶大答說:「我們對我主還能說什麼﹖還有什麼話可說﹖我們如何能表白自己﹖天主已查出了你僕人們的罪惡。我們和在他手裏搜出杯來的,都應作我主的奴隸。」
若瑟答說:「我決不這樣做;在誰手裏搜出杯來,誰就該作我的奴隸;至於你們,都可平安上去,回到你們父親那裏。」
猶大近前對若瑟說:「我主,請原諒,容你僕人向我主進一言,請不要對你僕人動怒,因為你原與法郎無異。我主以前曾問僕人們說:你們還有父親或兄弟嗎﹖我們曾回答我主說:還有老父和他老年生的幼兒;他的哥哥死了,他母親只剩下了他一個;為此父親非常疼愛他。你就對你僕人們說:『將他帶到我這裏來,我要親眼看看他。』我們即對我主說:『孩子是不能離開他父親的;如果離開了,他父親必會死去。』你對你僕人們說:『如果你們的小弟弟不同你們一起下來,你們休想再見我的面。』我們一上到你僕人,我父親那裏,就將我主的話告訴了他。後來我們的父親說:『你們再去給我們買點糧食來。』我們答說:『我們不能下去;除非我們的小弟弟同我們一起,我們才下去;因為我們的小弟弟不同我們在一起,我們不能見那人的面。』你的僕人,我的父親就對我們說:『你們知道,我的妻子給我只生了兩個兒子:其中一個離開我出去,我猜想,他是被猛獸撕裂了,到現在,再沒有見到他。如今你們連這一個也要由我面前帶走;倘若他遇到什麼不幸,你們就要使我這白髮老人在悲痛中下到陰府了!』現在,如我回到你僕人,我父親那裏,孩童沒有與我們在一起,--他原與這孩童相依為命,--他一見孩童沒有與我們在一起,就必死無疑;那你的僕人們就要使你的僕人,我們的父親帶著白髮在憂苦中下入陰府了。況且你的僕人曾在我父面前為孩童擔保說:『如果我不將他帶回來交給你,我終生在我父前負罪。』現在請讓你的僕人留下,代替孩童給我主為奴,讓孩童跟他哥哥們回去。如果孩童不與我在一起,我怎能上去見我父親﹖我怕看見我父親遭到不幸!」
若瑟在眾侍從前不能再抑制自己,就喊說:「叫眾人離開我出去!」這樣,若瑟使兄弟認出自己來時,沒有別人在場。他便放聲大哭,埃及人都聽到了,法郎朝廷也聽到了。若瑟對兄弟們說:「我就是若瑟,我父親還在嗎﹖」他的兄弟們不能回答,因為在他面前都嚇呆了。若瑟又對兄弟們說:「請你們近前來。」他們就上前去。若瑟說:「我就是你們賣到埃及的弟弟若瑟。現在你們不要因為將我賣到這裏便自憂自責;這原是天主派遣我在你們以先來,為保全你們的性命。地方上的饑荒纔過了第二年,還有五年,不能耕種,不能收割。天主派遣我在你們以先來,是為給你們在地上留下後裔,給你們保全多人的性命。所以叫我到這裏來的並不是你們,而是天主;是他立我作法郎之父,作他全家的主人,作全埃及地的總理。你們急速上到我父親那裏,對他說:你的兒子若瑟這樣說:天主立我作了全埃及的主人,請你下到我這裏來,不要遲延。你和你的兒孫,以及你的羊群牲畜,並你一切所有,都可住在哥笙地,離我不遠,我好在那裏奉養你,免得你和你的眷屬,並你一切所有陷於貧乏,因為尚有五年饑荒。看你們和我的弟弟本雅明都親眼見到,是我親口在對你們說話。你們要將我在埃及的一切光榮,和你們親見的一切,都告訴我父親,儘速帶我父親下到這裏來。」說畢,便撲在他弟弟本雅明的頸上哭起來了,本雅明也伏在他頸上哭泣。然後與眾兄弟親吻,抱著他們痛哭。這以後,他的兄弟們纔敢與他交談。
法郎朝廷聽說若瑟兄弟來了的消息,法郎和他的臣僕都很高興。法郎便對若瑟說:「你對你的兄弟們說:你們應這樣做:備好牲口,立即往客納罕地去,接你們的父親和家眷到我這裏來,我願賜給你們埃及地最好的出產,使你們享受本地的肥物。你再吩咐他們說:你們應這樣做:從埃及帶些車輛去接你們的子女和妻子,並把你們的父親接來;不要顧惜你們的物品,因為全埃及地最好的出品都歸你們享用。」
以色列的兒子們就這樣做了。若瑟依照法郎的吩咐,給了他們一些車輛和路上用的食糧;又給了每人一套新衣,至於本雅明,卻給了他三百銀錢和五套新衣;同樣,給他父親送去十匹公驢,滿載埃及最好的出品,十匹母驢,滿載糧食麵餅,和為父親路上用的食品。隨後打發他的兄弟們走了;當他們離別時,對他們說:「路上不要爭吵!」
若瑟的兄弟們由埃及上到客納罕,他們父親雅各伯那裏,告訴他說:「若瑟還活著,而且做了全埃及國的總理。」雅各伯聽了心中淡然,並不相信。及至他們將若瑟對他們所說的話,全講給他聽,他又看了若瑟打發來接他的車輛,他們的父親雅各伯的心神才甦醒過來。以色列於是說:「只要我兒若瑟還在,我就心滿意足了;在我未死以前,我該去見他一面。」
以色列遂帶著他所有的一切出發,來到了貝爾舍巴,向他父親依撒格的天主獻了祭,當夜天主在神視中對以色列說:「雅各伯、雅各伯!」他答說:「我在這裏。」
天主說:「我是天主,你父親的天主。你不要害怕下到埃及去,因為我要使你在那裏成為一大民族。我與你一同下到埃及,也必使你再上來;若瑟要親手合上你的眼。」
雅各伯遂由貝爾舍巴起程。以色列的兒子們扶自己的父親雅各伯和自己的孩子及妻子,上了法郎派來接他的車,帶了家畜和在客納罕地積聚的財物,一同向埃及進發:這樣雅各伯和他所有的孩子,即他的兒子、孫子、女兒、孫女,他的一切孩子,都一同來到了埃及。
以下是來到埃及的以色列人,雅各伯和他子孫的名單:
雅各伯的長子勒烏本;勒烏本的兒子:哈諾客、帕路、赫茲龍和加爾米;
西默盎的兒子:耶慕耳、雅明、敖哈得、雅津、祚哈爾和客納罕女子的兒子沙烏耳;
肋未的兒子:革爾雄、刻哈特和默辣黎;
猶大的兒子:厄爾、敖難、舍拉、培勒茲和則辣黑:厄爾和敖難已死在客納罕地。培勒茲的兒子:赫茲龍和哈慕耳;
依撒加爾的兒子:托拉、普瓦、雅叔布和史默龍;
則步隆的兒子:色勒得、厄隆和雅赫肋耳:
以上是肋阿在帕丹阿蘭給雅各伯生的子孫;還有他的女兒狄納:男女子孫共計三十三人。
加得的兒子:漆斐雍、哈基、叔尼、厄茲朋、厄黎、阿洛狄和阿勒里;
阿協爾的兒子:依默納、依市瓦、依市偉、貝黎雅和他們的姊妹色辣黑;貝黎雅的兒子赫貝爾和瑪耳基耳:
以上是拉班給他的女兒肋阿的婢女齊耳帕,給雅各伯生的子孫,共計十六人。
雅各伯的妻子辣黑耳的兒子:若瑟和本雅明;
翁城的司祭頗提斐辣的女兒阿斯納特在埃及地給若瑟生了默納協和厄弗辣因;
本雅明的兒子:貝拉、貝革爾、阿市貝耳、革辣、納阿曼、厄希、洛士、慕平、胡平和阿爾得:
以上是辣黑耳給雅各伯生的子孫,共計十四人。
丹的兒子:胡生;
納斐塔里的兒子:雅赫則耳,古尼,耶則爾和史冷:
以上是拉班給他的女兒辣黑耳的婢女彼耳哈,給雅各伯生的子孫,共計七人。
由雅各伯所生而同來到埃及的人數,除雅各伯的兒媳不計外,共計六十六人。
此外還有若瑟在埃及所生的兒子二人:雅各伯家來到埃及的全體人數,共計七十人。
雅各伯派猶大先去見若瑟,同他約定在哥笙相見。他們來到了哥笙地方,若瑟套車上哥笙去迎接他父親以色列;一見了他,就撲在他頸上,抱住他的頸,哭了很久。以色列對若瑟說:「我見了你的面,見你還活著,現在我可以死了!」
若瑟對他的兄弟們和父親的家屬說:「我要上去呈報法郎說:我在客納罕地的兄弟們和我父親的家屬,都來到我這裏了。這些人都是放羊飼畜的人;他們的羊群牛群和他們所有的一切都帶來了。所以,當法郎召見你們,問你們有何職業時,你們要答說:你的僕人們自幼直到現在,都是牧養牲畜的人,我們和我們的祖先都是如此。這樣你們才能住在哥笙地方,因為埃及人厭惡一切牧羊的人。」
若瑟遂去呈報法郎說:「我父和我兄弟,帶著他們的牛羊和一切所有,從客納罕地來了,現今都在哥笙地方。」若瑟由他兄弟中選了五人,引他們去謁見法郎。
法郎問若瑟的兄弟們說:「你們有何職業﹖」他們回答法郎說:「你的僕人們是放羊的人,我們和我們的祖先,都是如此。」繼而又對法郎說:「我們來僑居此地,因為客納罕地饑荒很凶,你僕人們的羊群找不到草地,所以請陛下讓你的僕人們住在哥笙地方。」
法郎遂面對若瑟說:「你父親和你兄弟既來到了你這裏,埃及國全在你面前,你可叫你父親和你兄弟住在最好的地方,叫他們住在哥笙地;你若知道他們中有能幹的人可派他們管我的牲畜。」然後若瑟引他父親來謁見法郎;雅各伯向法郎請安。法郎遂問雅各伯說:「請問高壽﹖」
雅各伯回答法郎說:「我寄居人世,已一百三十年;我一生歲月又少又苦,不會達到我祖先寄居人世的年數。」雅各伯再向法郎請安,辭別法郎出來了。
若瑟依照法郎的吩咐,給他父親和兄弟安排了住處,將埃及國辣默色斯境內最好的地方,給了他們作產業。若瑟並按照他們的人口,供給他父親和兄弟以及他父親全部家屬的食糧。
那時因為饑荒十分嚴重,各地絕糧,連埃及國和客納罕地也因饑荒缺了糧。若瑟因售糧與民眾,將埃及國和客納罕地內所有的一切銀錢,都聚斂了來,將這些銀錢盡歸入法郎王室。當埃及國和客納罕地的銀錢都用盡了,埃及人前來見若瑟說:「銀錢已用完了,請給我們糧食,免得我們死在你面前! 」
若瑟回答說:「如果沒有銀錢,可將你們的家畜送來;我將糧食給你們,交換你們的家畜。」他們遂將家畜送來,交給若瑟;若瑟便以糧食換取了他們的馬、牛、羊、驢;那一年人們就以所有的家畜,換糧食生活。
這一年過後,第二年他們又來見他說:「我們實不瞞我主,銀錢都用盡了,畜養的家畜也全歸了我主,在我主面前什麼也沒有了,只剩下了我們自身和我們的田地。為什麼要我們死在你面前﹖讓田地荒蕪呢﹖你用糧食收買我們和我們的田地罷!好叫我們的田地都歸法郎作主。請給我們穀種,好叫我們生活,不致於死,田地也不致於荒蕪。」埃及人為饑荒所迫,人人出賣了自己的農田;若瑟遂為法郎購得了埃及所有的田地,田地遂盡歸法郎所有。並使埃及境內的人民,從這邊直到那邊,都成了農奴;只有司祭的田地他沒有買得,因為司祭有得自法郎的常糧,可藉法郎賜與他們的常糧生活,所以沒有賣他們的田地。
那時若瑟對人民說:「今天我將你們和你們的田地,都已買下歸於法郎,這裏有你們的穀種,你們拿去播種;到了收穫的時候,五分之一應歸法郎,其餘四分歸你們自己,作為田地的穀種,作為你們和你們的家屬以及幼兒的食糧。」
他們答說:「你救了我們的性命!唯願我們在我主前蒙恩,我們情願給法郎為奴!」由此若瑟為埃及的田地立了法例,至今有效:五分之一應歸法郎;只有司祭的田地例外,不歸法郎。
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國哥笙地方,那裏置業繁殖,人數大為增加。雅各伯在埃及國又活了十七年;雅各伯的一生歲月共計一百四十七年。以色列自知死期已近,便叫了他兒子若瑟來,對他說:「如果我在你眼內得寵,請將你的手放在我的胯下許下,以恩情和忠實對待我,不要將我埋在埃及。我與我的祖先同眠了,你應將我帶出埃及,葬在他們的墓地裏。」若瑟答說:「我必照你的話去行。」雅各伯接著說:「你對我發誓。」若瑟遂對他發了誓;以色列便靠著床頭屈身下拜。
這些事以後,有人告訴若瑟說:「你的父親病了。」若瑟遂帶了他的兩個兒子,默納協和厄弗辣因同去。有人告訴雅各伯說:「你兒子若瑟來看你。」以色列遂勉強由床上坐起。雅各伯對若瑟說:「全能者天主曾在客納罕地路次顯現給我,祝福了我,對我說:看!我要使你繁殖增多,成為一大民族;我要將這地方賜給你未來的後裔,作為永久的產業。我未到埃及見你以前,你在埃及國所生的兩個兒子,由今起應歸於我;厄弗辣因和默納協屬我全如勒烏本和西默盎一樣。在他們以後所生的子女,盡歸於你;不過在分產業時,他們應歸他們兄弟的名下。當我由帕丹回來時,在離厄弗辣大還有一段路程時,在路上你母親辣黑耳,就在我的悲痛中死在客納罕地,我就將她葬在去厄弗辣大,即白冷的路旁。」以色列看見若瑟的兒子,就問說:「他們是誰﹖」
若瑟回答父親說:「是天主在此地賜給我的兒子。」以色列說:「帶他們到我跟前來,我要祝福他們。」
以色列因年老眼目昏花,看不清楚;若瑟遂領他們到他跟前;他就口親他們,抱住他們。以色列對若瑟說:「連見你的面我都沒有料到;現今,看,天主還使我見到了你的後裔。」
若瑟遂由他父親膝間將孩子拉出來,俯伏在地下拜。然後若瑟又領他們兩個,右手領厄弗辣因到以色列左邊,左手領默納協到以色列右邊,到父親面前。以色列卻伸出右手,放在次子厄弗辣因的頭上,伸出左手放在長子默納協的頭上,故意交叉著自己的手。遂祝福若瑟說:「願我的祖先亞巴郎和依撒格一生與之往來的天主,自我出生直到今日牧育我的天主,救我脫離一切禍患的使者,祝福這兩個孩童!願我的名及我祖先亞巴郎和依撒格的名,賴他們流傳!願他們在地上生育繁昌!」
若瑟見他父親將右手放在厄弗辣因頭上,認為不對,便拿起父親的右手,由厄弗辣因頭上,移到默納協頭上,對父親說:「阿爸!錯了;這個原是長子,應將你的右手放在他頭上。」
他的父親卻拒絕說:「我知道,我兒!我知道,他也要成為一個民族,他也要昌盛;但他的弟弟卻比他更要昌盛,他的後裔要成為一大民族。」那一天他又這樣祝福他們說:「以色列將以你們祝福人說:願天主使你如厄弗辣因和默納協!」他又將厄弗辣因放在默納協前面。然後以色列對若瑟說:「看,我快要死;但天主必與你們同在,必領你們回到你們祖先的地方去。現在我將由阿摩黎人手中,以我的刀劍弓矢奪得的那塊山地賜給你,使你比眾兄弟多得一分。」
雅各伯叫了他的兒子們來說:「你們聚在一起,我要將你們日後所遇到的事告訴你們。雅各伯的兒子!你們集合靜聽,靜聽你們父親以色列的話:
「勒烏本,你是我的長子,我的力量,我壯年的首生;你過於暴燥,過於激烈,沸騰有如滾水。你不能佔據首位,因為你侵犯了你父親的床第,上去玷污了我的臥榻。
「西默盎和肋未實是一對兄弟;他們的刀劍是殘暴的武器。我的心靈決不加入他們的陰謀,我的心神決不參與他們的聚會;因為他們在盛怒下屠殺了人,任意割斷了牛的腿筋。他們的忿怒這樣激烈,他們的狂暴這樣凶狠,實可詛咒! 我要使他們分散在雅各伯內,使他們散居在以色列中。
「猶大!你將受你兄弟的讚揚;你的手必壓在你仇敵的頸上;你父親的兒子要向你俯首致敬。猶大是隻幼獅;我兒,你獵取食物後上來,屈身伏臥,有如雄獅,又如母獅,誰敢驚動﹖權杖不離猶大,柄杖不離他腳間,直到那應得權杖者來到,萬民都要歸順他。他將自己的驢繫在葡萄樹上,將自己的驢駒拴在優美的葡萄樹上;在酒中洗自己的衣服,在葡萄汁中洗自己的外氅。他的雙眼因酒而發紅,他的牙齒因乳而變白。則步隆將居於海濱,成為船隻停泊的口岸,與漆冬毗連。
「依撒加爾是匹壯驢,臥在圈中;他覺得安居美好,地方優雅;便屈肩負重,成為服役的奴隸。
「丹將如以色列的一個支派,衛護自己的人民。丹必似路邊的長蟲,道旁的毒蛇,咬傷馬蹄,使騎士向後跌下。上主!我期待你的救援!
「加得要受襲擊者襲擊,但他要襲擊他們的後隊。
「阿協爾的食物肥美,將供給君王的佳餚。
「納斐塔里是隻被釋放的母鹿,發出悅耳的歌詠。
「若瑟是一株茂盛的果樹,一株泉旁茂盛的果樹;枝條蔓延牆頭。弓手令他苦惱,向他射擊,與他對敵;但他的弓仍舊有力,他的手臂依然靈活;這是因了雅各伯的大能者之手,因了以色列的牧者和磐石之名;這是因為你父親的天主扶助了你,全能者天主,以天上高處的祝福,以地下深淵蘊藏的祝福,以哺乳和生育的祝福,祝福了你。你父親的祝福,遠超過古山岳的祝福,永遠丘陵的願望;願這些祝福都降在若瑟頭上,降在他兄弟中被選者的額上。
本雅明是隻掠奪的豺狼:早上吞食獵物,晚上分贓。」
以上是以色列十二支派,以及他們的父親對他們所說的話。他祝福了他們,以適合每人的祝福,祝福了他們。
以後雅各伯又囑咐他們,對他們說:「我快要歸到我親族那裏去,你們應將我葬在赫特人厄斐龍田裏的山洞裏,與我的祖先在一起。這山洞是在客納罕地,面對瑪默勒的瑪革培拉的田內;這塊田原是亞巴郎由赫特人厄斐龍買了來作為私有墳地,在那裏葬了亞巴郎和他的妻子撒辣,在那裏葬了依撒格和他的妻子黎貝加;我也在那裏葬了肋阿。
這塊田地和其中的山洞是由赫特人買來的。」雅各伯給他的兒子們立完遺囑以後,便將腳縮到床上,斷氣而死,歸到他親族那裏去了。
若瑟伏在他父親的臉上,痛哭親吻,然後吩咐照料自己的醫生,用香料包殮他父親;醫生便用香料包殮了以色列。為他共費了四十天,因為用香料包殮屍體原需要這些天數。埃及人為他舉哀七十天。舉哀期一過,若瑟就向法郎的朝廷說:「我如在你們眼中得寵,請你們代我轉告法郎說:我父親曾叫我起誓,對我說:看,我快要死了!我在客納罕地,曾為自己鑿了一個墳墓,你應把我葬在那裏。現在請讓我上去埋葬我父親,然後回來。」
法郎回覆說:「你就照你父親令你起的誓,上去埋葬他罷!」
於是若瑟上去埋葬他父親,與他一同去的,有法郎的一切臣僕,朝廷的顯要,和埃及國所有的紳士;還有若瑟全家和他的兄弟們,並他父親的家屬,只留下家中幼小,羊群和家畜在哥笙地。與他同去的,尚有車輛和騎兵:實在是一大隊行列。當他們到了約但河對岸的阿塔得打禾場,就在那裏舉行了極備哀榮的隆重喪禮;若瑟又為自己的父親舉哀了七天。住在當地的客納罕人見了阿塔得打禾場上的喪禮,就說:「這為埃及人實是一場極備哀榮的喪禮。」因而給那在約但對岸的地方,起名叫阿貝耳米茲辣殷。雅各伯的兒子們完全照他們的父親所吩咐的給他辦了:將他運到客納罕地,葬在面對瑪默勒的瑪革培拉田裏的山洞內;這塊田是亞巴郎由赫特人厄斐龍買了來作為私有墳地。若瑟葬了父親以後,遂和他兄弟們,以及所有與他上來埋葬他父親的人們,返回了埃及。
若瑟的兄弟們見父親已死,就說:「或者若瑟仍懷恨我們,要報復我們對他所行的一切惡事。」因此便派人去見若瑟說:「你父親未死以前曾囑咐說:『你們要這樣對若瑟說:「請你務必饒恕你兄弟們的過失和罪惡,因為他們實在虐待了你。」』現在,求你饒恕你父親的天主的僕人們的過失罷!」若瑟聽他們對他說出這樣的話,就哭了起來。後來他的兄弟們還親自來,俯伏在他面前說:「看,我們都是你的奴隸!」
若瑟對他們說:「不要害怕!我豈能替代天主﹖你們原有意對我作的惡事,天主卻有意使之變成好事,造成了今日的結果:挽救了許多人民的性命。所以,你們不必害怕,有我維持你們和你們的孩子。」他這樣撫慰他們,使他們安心。
若瑟和他父親的家屬,以後就住在埃及。若瑟活到了一百一十歲,見到了厄弗辣因的第三代子孫;默納協的兒子瑪基爾的兒子們,也都生在若瑟的膝下。若瑟對自己的兄弟們說:「我快要死了;但天主要看顧你們,領你們由這地回到他誓許給亞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的地方去。」若瑟又叫以色列的兒子們起誓說:「當天主看顧你們時,你們應將我的骨骸由這裏帶回去。」
若瑟死了,享壽一百一十歲。人遂用香料包殮了他,放在棺槨內,安厝在埃及。
古希伯來地區,也就是客納罕(或譯「迦南」),即今天的以色列(或巴勒斯坦),位於埃及與肥沃月灣(或譯「勒旺」)之間,自古以來就是中東世界或亞非兩洲的交通要衝兼兵家必爭之地。古埃及曾一度被「海民(或譯希索克人)」入侵而滅國,而「海民」雖然叫做「海民」,實際上他們是從亞洲走陸路來入侵的,自然會經過客納罕。後來古埃及人從海民那裡學會了使用戰車的作戰技巧,然後反擊趕走了海民,然後古埃及再往亞洲發展勢力,也是經過並征服了客納罕。古埃及人一路擴張版圖到了今天的土耳其,就在這裡遇到了西臺帝國為止。古埃及人的力量衰頹後,退回了西奈半島以西的土地,於是讓敘利亞到客納罕之間變成了一片權力真空狀態。
在上述的這段時期中,古希伯來人可能因此從客納罕移居到埃及,很可能當他們移居入埃及的時候,正好是海民統治埃及的時期,因此海民統治者比較信任這批一起從客納罕移民來的窮鄉親,雖然是異族人,但總比埃及本地人要來的可靠,而這可能是若瑟獲得埃及法老王重用的主因之一。
此外,若瑟在埃及實行的政策,就是藉著饑荒的機會,讓埃及的內部走向中央集權,擴大了法老王的權力,頗似商鞅變法的過程與結果,只是若瑟的運氣不錯,他沒有跟商鞅一樣「作法自斃」。然而法老王獲得中央集權帶來的絕對權力,外加海民也被趕走而政權轉移之後,若瑟為埃及建立的新體制就使得全希伯來人變成了被法老王迫害的對象——當然,這已經是下一本〈出埃及記〉的內容了。
====
思高版譯本的《舊約聖經》將〈Exodus〉翻譯為〈出谷紀〉,也就是〈出埃及紀〉。〈出谷紀〉的主要內容可以分成三部份:埃及壓迫希伯來人,梅瑟(摩西)出面領導希伯來人反抗;梅瑟成功帶領希伯來人逃離埃及;梅瑟開始建立政教合一體制,讓一盤散沙的希伯來人得以為日後建國奠定了文化基礎。
雖然根據現代考古學家(尤其是埃及人)的諸多考古證據顯示,〈出谷紀〉所寫的並不合乎真實的歷史。首先沒有證據顯示古埃及人曾對外族人,至少是對希伯來人,曾有過殺嬰的暴行。其次,考古學家也早已發現古埃及文明並沒有奴隸制度,因為除了法老王室與祭司階級以下,人人平等,全民都是自願在農閒時期響應法老王號召去集體勞動,法老王也會免費供應啤酒跟麵包,讓所有人都能在勞動期間吃飽喝足。最後,這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從未有任何古埃及文獻紀錄任何有關梅瑟或希伯來人集體逃亡的事情,當然更不用說跟「十災」有關的記載,因為古埃及文明雖然以農立國而且也以農富國,但也是經常遇到各類天災。除此之外,光從文字本身的前後邏輯來做推敲,〈出谷紀〉也有不少前後矛盾無法自圓其說之處。雖然從古希伯來人到今天為止仍有不少人認為〈出谷紀〉所言都是真實的,然而這些真實並不符合真正的歷史。
這種情況與古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如出一轍,因為對印度人而言,《摩訶婆羅多》的地位跟分類,與中國的《史記》一樣,都是真實歷史紀錄。當然今天經過長久以來的諸多文字考據跟新出土的考古學發現,歷史學家早已確定司馬遷所寫的《史記》也有許多不符合真正的歷史之處。相對的,過去很多人以為《摩訶婆羅多》是滿紙荒唐言,但現在卻有不少考古證據顯示其中反倒可能是真實的歷史。當然《史記》的記載要比《摩訶婆羅多》還更符合史實,但對古人來說,兩者都曾被認為是完完全全的真人真事。《舊約聖經》也是如此,因為對古希伯來人來說,這部書就等同於中國的《史記》或印度的《摩訶婆羅多》。畢竟「歷史」其實有時候就是一個國族在建構自我認同過程中的一個想像的共同體,而這個想像有時候是事實與妄想的混合體。有些想像的共同體可能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九的事實加上百分之零點零零零一的妄想,有些想像的共同體可能是百分之零點零零零一的事實加上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九的妄想,但對能認同國族的當事人而言,這個想像的共同體就是百分之百的正確,反之則百分之百的不正確,就算認為部份正確也會被劃歸為後者。
〈出谷紀〉第一及第二章的原文內容如下:
以色列的兒子們,各帶了家眷,同雅各伯來到埃及;他們的名字記載如下:
勒烏本、西默盎、肋未和猶大,依撒加爾,則步隆和本雅明丹,和納裴塔里,加得和阿協爾。
他們全是雅各伯所生的,一共七十人;若瑟那時已經在埃及。若瑟和他的眾兄弟,以及這一代的人死了以後,以色列的子孫生育繁殖,數目增多,極其強盛,佈滿了那地。
有位不認識若瑟的新王興起,統治了埃及。他對自己的人民說:「看以色列子民,比我們又多又強。來,我們要用智謀對付他們,免得他們繁盛起來,一遇戰爭,就去與我們的敵人聯合,攻擊我們,然後離開此地。」於是派定督工管制他們,以苦役壓迫他們,叫他們給法朗建築丕通和辣默色斯兩做貯貨城。但是越壓迫他們,他們越增多,也越繁殖,以至埃及人都怕以色列子民。於是埃及人更嚴厲地強迫以色列子民做苦工,強迫他們作和泥做磚的苦工,田間的一切勞工,以及種種苦工,使他們的生活十分痛苦。
埃及王又吩咐為希伯來女人接生的收生婆,一個名叫史斐辣,一個名叫普亞的說:「你們為希伯來女人接生時,要看著她們臨盆!若是男孩,就殺死;若是女孩,就讓她活著。」但是收生婆敬畏天主,沒有照埃及王的吩咐去作,保留了男孩的性命。埃及王將收生婆召來,問她們說:「你們為什麼這樣做,竟叫男孩活著呢﹖」收收婆回答法朗說:「希伯來女人和埃及女人不同,她們富有生機,收生婆還沒有來,她們已生產了。」天主遂恩待了收生婆。以色列的子民更加增多起來,更加強盛。因為收生婆敬畏天主,天主就使她們家門興旺。
法朗於是訓令他的全體人民說:「凡希伯來人所生的男孩,你們應把他丟在尼羅河裏;凡是女孩,留她活著! 」
有肋未家族的一個男子娶了肋未家族的一個女人為妻。這女人懷孕生了一個兒子,見他俊美,就把他藏了三個月。以後不能再藏了,就拿了一個蒲草筐子,塗上瀝青和石漆,把孩子放在裏面,將筐放在尼羅河邊的蘆葦叢中。孩子的姐姐遠遠的站著,想知道孩子究竟怎樣。當時法朗的一個公主下到尼羅河邊洗澡,使女們在河邊上徘徊。公主發現蘆葦叢中那個筐子,就吩咐自己的使女將筐子取來。她打開一看,見有一個孩子正在哭涕,就動了可憐他的心說:「這必是一個希伯來人的孩子。」
孩子的姐姐就對法朗的公主說:「你願意我去從希伯來婦女中給你請一個奶媽,為你乳養這個孩子嗎﹖」
法朗的公主回答說:「你去罷! 」少女便去叫了孩子的母親來。法朗的公主對她說:「你將這孩子抱去,為我乳養他,我必給你工錢。」那婦人就接過去,乳養這個孩子。孩子長大了,那婦人就把他帶到公主那裏;公主遂收他作自己的兒子,給他起名叫梅瑟,說:「因為我從水裏拉出了他。」
過了許久梅瑟已經長大,有一次出去探望自己的同胞,看見他們作苦工,又見一個埃及人打他的一個同胞希伯來人;他向四面一望,見沒有人,便將那埃及人打死,將他埋在沙土中。第二天他又出去,見兩個希伯來人打架,就對那無理的一方說:「你為什麼打你同族的人﹖」那人回答說:「誰立了你作我們的首領和判官﹖難到你想殺我,像殺那埃及人一樣嗎﹖」梅瑟就害怕了,心裏想:「那事一定叫人知道了! 」法朗聽說這事,就想殺死梅瑟;而梅瑟卻離開法朗逃走,去了米德楊地,坐在井邊。
米德楊的司祭有七個女兒,她們來打水,灌滿水槽,要飲父親的羊群。別的牧童來了,趕走了她們;梅瑟便起來保護了她們,也飲了她們的羊。她們回到父親勒烏爾那裏,父親問她們說:「你們今天為什麼回來的這麼快﹖」她們回答說:「有一個埃及人救我們擺脫了牧童的手,還給我們打水飲了羊群。」他對女兒們說:「他在那裏﹖你們為什麼撇下他﹖去請他來吃飯!」於是梅瑟決定住在那人那裏,那人將自己的女兒漆頗辣給了梅瑟為妻。她生了一個兒子,梅瑟給他起名叫革爾熊,因為他說:「我在外方作了旅客。」
過了很久,埃及王死了。那時以色列子民由於勞苦工作,都嘆息哀號:他們因勞役所發出的求救聲,升到天主面前。天主聽見了他們的哀號,就記起了他與亞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所立的盟約。天主遂眷顧了以色列子民,特別垂念他們。
在上文的紀錄中,可以發現有很多微言大義之處:
一、接生婆其實非比尋常
法老王(法朗)想要屠殺希伯來人的男嬰,以便用來節制希伯來人的人口成長速率,但接生婆不肯配合,而法老王也沒有因此去懲罰接生婆,至少上文都沒有提到,而且還強調天主興旺了接生婆的家族。其實這裡就是暗示法老王的政令其實並不怎麼被下面的人貫徹實行,同時接生婆所屬的家族也是夠強大到法老王不敢得罪的程度。這其實也不難想像:兩個能接到法老王的直接命令,並且還能親自跟法老王解釋來龍去脈的接生婆,肯定不是普通人物;況且一天之內會有多少人誕生?才兩個接生婆哪有可能來得及為整個人已經多到讓法老王恐懼的龐大族群去接生?所以這兩位接生婆恐怕不是接生婆,而是掌管全埃及人口與戶政的高官吧!
其實法老王如果要屠殺希伯來人的男嬰,他何必須要接生婆來下手?直接派大軍出去掃蕩收捕即可,《新約》的黑洛德王(希律王)就是這麼幹的。沒道理黑洛德王會想到該怎麼做的事情,法老王卻笨到不會這樣辦——如果法老王就是這麼笨的話,那麼他所下的命令應該也沒多少人會去認真執行——除了看到命令後就嚇得把兒子丟到河裡面的梅瑟的親生父母——應該說會認真執行的人可以確定都是白癡,而且從上文內容來看,梅瑟的親生父親就是這種白癡。
二、消失的梅瑟之父
雖然上文有說梅瑟之父是肋末家族之子,但梅瑟出生後,梅瑟之父就形同人間蒸發。上文只提及梅瑟之母如何用計保護自己的兒子,但梅瑟之父在這個過程中完全沒有登場。我認為這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可能是梅瑟乃遺腹子;
第二種可能性就是梅瑟之父才是執意要殺嬰之人。
按照後來的情形來看,梅瑟是遺腹子的可能性較小,因為後面還會出現梅瑟的弟弟亞朗,而上文也提及梅瑟之母日後有改嫁。至於為什麼梅瑟之父要執意殺梅瑟?按前文來看,他應該只是遵從法老王的命令——這種行為在日後大概會被漢娜‧厄蘭批評是「平庸的邪惡」了吧?總之,因為這人太白癡了,所以《舊約》成書時,古希伯來人為尊者隱之下,梅瑟之父就完全消失,其存在感只在負責讓梅瑟之母能懷孕生子。
當然,也有人提及第三種可能性,見下面的分析。
三、埃及公主的角色
埃及公主在尼羅河中洗浴時,發現裝著梅瑟的籃子,她居然一眼就看出這個棄嬰是希伯來人。如果說當時有很多希伯來人被迫如此棄嬰,她都會看到而知道的話,那麼她居然只救一個梅瑟?這點恐怕說不過去。並且後來還刻意以請梅瑟之母為奶媽的理由,好讓她能撫養梅瑟,看來這位埃及公主其實是梅瑟家族的熟人。
其次,埃及公主假裝梅瑟是自己所生的孩子,那麼埃及公主應該已經結婚。那麼埃及公主的老公居然完全沒有說話?他要嘛不是一個非常愛老婆(或非常怕老婆)的男人,所以老婆大人要這樣救人一命,他就完全贊成就這樣收一個養子,這可能性不是沒有。但公主若是懷孕生子,別說現代,就算在古代,也是超級大事,豈能如此掩人耳目?
除此之外,古埃及王室奉行近親通婚,法老王與王后通常不是兄妹就是姐弟,王后也是古埃及的共同統治者,地位與法老王一樣高。因此埃及公主的實際身份恐怕就是埃及王后——當然也有可能是埃及太后,太后忽然多了一子,她兒子絕對沒輒,也只能日後想辦法找碴殺人。
所以第三種說法就是:
梅瑟之父其實就是法老王(也就是不認識若瑟,而且還叫希伯來人去做苦工,並且還白癡到要接生婆去殺嬰的那位法老王)。
這個說法也有一點道理,因為古埃及曾有一場失敗的宗教改革。古埃及素來奉行多神信仰,忽然有一任名叫「阿蒙霍特普四世(Amenhotep IV)」的法老王下令廢除多神信仰,創立一神信仰,並且推行政治改革,建造新首都,強化政教合一體制,連自己都改名叫做「阿肯那頓(Akhenaten)」。當然,人亡政息,阿肯那頓的改革也曇花一現。但在他死後不久,另外一個一神信仰卻在埃及的鄰國出現——那就是古希伯來王國。除此之外,根據某些人的推定,「阿蒙霍特普(Amenhotep)」這個名字其實很接近「梅瑟 (Moses)」,蓋古埃及文跟古希伯來文都只有子音字母,因此書寫下來以後會被後人誤會發音的關係,所以對我們來說,這兩個名字看似沒啥關係,但其實是非常接近。
因此梅瑟的真正身世可能是牽涉到古埃及王室的一場宮廷鬥爭,牽連到后妃所屬的家族或部族也跟著遭殃,於是其中有一個家族就逃出了埃及,然後建立了自己的國家。
最後故事在梅瑟逃亡後娶妻生子,同時天主要開始幫助希伯來人而做結束。下一篇雜談的內容當然是梅瑟如何返回埃及並帶領族人向法老王討回公道的過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483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LQ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讀"摩訶婆羅多... 後一篇:讀"摩訶婆羅多...

訂閱

作品資料夾

s201665大家
歡迎來小屋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40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