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殺手與魔法使—埋葬地底的秘密-(一)

作者:遙久│2017-07-17 18:24:40│贊助:40│人氣:512
第一章

       在客廳中,黑社會頭目用顫抖的手拿著手槍,眼睛不安地左顧右盼。

       門外不斷傳來槍聲,每一下都讓頭目緊張得心臟幾乎跳出來。他希望著千金重聘的保鏢能化解這次的危機,但看來並沒有那麼順利。
 
       突然,門外傳來幾聲慘叫,槍聲便停住了,頭目不斷對對講機怒吼,可惜沒有任何回音,令本來已經精神繃緊的他激動得把對講機擲在地上。
 
       他在黑白兩道遊走多年,從未試過如此狼狽,焦急起來便拿起手機按了112,完全忘了身邊還有好幾百公斤的海洛英。
 
       就在接通警察局前,細長的黑色刀片便架在目標的頸上,嚇得他發不出半點聲音,手機便被輕輕的拿走了。接著刀子在頭目的鼻頭前晃了兩下,他也只好扔掉手槍,舉手投降,說:「殺手先生,冷靜一點,只要你動我一根汗毛,我幫會成千上萬的兄弟立刻會把你分屍!」
 
       殺手一言不發,只是從褲袋拿出另一部手機。
 
       「我會給你三倍價錢。」頭目試著用利誘,可是這熟悉對白沒有引起殺手的興趣,他不予理會,把手機貼在頭目耳上。
 
       頭目聽了電話後,面容立刻巨變起來,對著手機連忙求饒。然而殺手對兩人對話的內容毫無興趣,只是等到通話結束,把任務完結。
 
       「我的孩子才三歲,求求你.......」 頭目五官扭曲,身體發抖,淚流滿面。

        殺手還沒他等說完,雙手上的刀子和電話同時離開手上,接著左右手按在他頸上用力一扭,清脆的 ‘卡啦’一聲把頭目的話打斷,他原本絕望的雙眼慚慚失去色彩,身軀無力地跌在地上。
 
        殺手撿起刀子,照著契約的要求在屍體四周倒上汽油,火柴‘卡擦’一聲燃點起來,殺手把星星之火拋向刺鼻的液體,橙藍色的火焰瞬間包圍房間的一切。
 
        殺手快速地逃離現場,同大宅已被烈火吞噬,終結此夜一切的惡鬥。

        在響亮的警笛聲下,他靜靜地潛行至兩公里外的公車站,趕上未班公車回到自己的藏身點。

        他熟練地從冰箱中取出一瓶鮮奶灌進口中,疲倦地坐在安樂椅上,猜想著明天傳媒會如何報導今晚的事件。
 
       他名字叫密斯特,是一名職業殺手。這就是他的日常,也是他生存目的。

*
 
       西聖保羅城這天格外炎熱,街上的人們卻是畏首畏尾,仿佛街上彌漫著只有他們才感受到的寒意,刺耳警笛聲響徹了街頭巷尾。電視也不停的重複播放著昨天事件的相關報導。新聞主播那不間斷的讀稿聲弄醒了在椅上半醒半睡的密斯特,他擦亮眼睛,打著哈欠走入浴室,把充滿汗臭的衣服脫掉,洗個冷水浴讓腦袋清醒過來。
 
       在巴西當殺手四年,但密斯特依然未習慣這裡的熱帶氣候。除非要接到工作,否則他甚少在白天外出,因此膚色不像在當地生活的人一樣,倒像一個初初到步的亞裔旅客。
 
       梳洗過後,密斯特先替窗邊的萬年春澆水,然後從冰箱拿出牛奶和玉米片,準備簡單的早餐。吃不到兩口,那老舊的手機便響起了,是中介人。
 
       密斯特心中暗罵幾句後便按下接聽鍵,隨即傳來粗豪的男聲。
 
       「幹!你差點讓目標報警了!」 中介人破口大罵,密斯特只好將手機音量調低,然後冷淡地哦了一聲。
 
       「下次注意點,我總不能每次都替你向委托人道歉。」 中介人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約四年前,中介人因賞識密斯特做事的手法,而和他展開合作關係。正因密斯特是他的王牌,中介人都不敢遷怒於他。何況這次是密斯特鮮有的意外,所以也沒有深究,清清喉嚨道:「今日有緊急委託,明天之內解決,老地方等。」
 
       「條子太多,不幹。」密斯特不是害怕警察,只是累了沒幹勁。
 
       「條子?」 中介人挖苦道 「縱橫黑白兩道的殺手利昂居然會怕條子?開玩笑找別樣。」
 
       「誇獎了。」密斯特苦笑。
 
       利昂是密斯特在巴西當殺手取的化名,他從未向中介人透露過自己任何背景。名字對他來說不痛不癢,執行不同任務便需要改換化名。而 '密斯特' 這個名字則是伴他成長的行動代號,對他而言,已是相當於本名的存在了。
 
       「來看看吧!待會見!」 話畢,中介人已掛斷電話,不留他一點拒絕的空間。
 
       這時,密斯特已經吃完早餐,把杯子沖洗了一下便走入臥室,開始日常的鍛鍊。仰臥起坐和掌上壓各一百下已經是他每天必做的事,唯獨這次雜念四起。通常任務後一段時間中介人才會再次安排任務,但這次隔天就端上,十分罕見。而且中介人不止認識他一個殺手,能應付緊急任務的專業人士亦不只他一個。他認為委託人指定了他,什至有人別有用心,想對他不利。煩燥感使他停下鍛煉,穿好衣服,把槍裝配在腰間便出門了。
 
*
 
       在某家空無一人的意大利餐廳中,一身夏威夷風格、衣衫襤褸的大叔正休閒地看報紙,頭條正是密斯特昨晚的傑作。他是密斯特的中介人,也是這餐廳的老板。
 
       此時,今日唯一的客人到了,一個衣著輕約、個子瘦長、載著墨鏡的男人站在門前。他乾咳一聲,讓中介人察覺他的存在。
 
       「專業就是專業,」 他把報紙摺好,打量著密斯特 「在門裝上鈴鐺看來是不夠,下次我該裝個熱能感應的電鈴,不然我早晚會被你嚇死。」
 
       當中介人往空杯子裡倒牛奶時,密斯特已在桌的另一邊坐下,脫下墨鏡後便取起杯子,把牛奶咕嚕咕嚕地喝掉,冷語:「寒暄省略。」冷淡的態度令中介人收起笑容。
 
       「嗯,來談正事吧。」中介人從公文袋內抽出三張相片推在他面前。
 
       第一張上是一名年約六十、滿頭白髮的白人。第二和第三張則是老人手持銀色行李箱在街上被偷拍的照片。
 
       密斯特盯住照片,覺得老人的面孔似曾相識。
 
       「你認識他?」 中介人一問,密斯特立刻收起臉容,搖頭表示沒有印象,心中的鬱燥感推動他不斷在腦海中尋找那面孔的主人。
 
       「好,那我繼續吧。目標叫班傑,昨晚偷渡來巴西,預計明晚再逃亡到他國。」 中介人把相片翻到後面再交給密斯特。「把他殺掉,隨行的人幹掉也沒有問題,重點是他手上的箱子。箱子就放在這地點的夾萬......」

       這時密斯特已把班傑從記憶深處找了出來。
 
       「委托人是誰?」他突然插話,銳利的眼神令中介人閉上了口。
 
      沉默兩秒後,中介人苦笑起來,說:「你是在開玩笑吧?」
 
       「那我不幹了。」 說罷密斯特便把手上的相片疊回中介人面前,令中介人只好挽回:「好吧好吧,但是這不是你的作風...」

       「我想知道誰不讓我休息。」密斯特隨便找個藉口敷衍道。
 
       除非任務與己身攸關,密斯特一向不會過問任務背後的東西,知得太多對他並無益處,他亦沒有興趣知道。唯獨這次因為目標是班傑,讓他認為委託人早有預謀。

       中介人嘆了口氣說:「這單子是對面球場上的野孩子給我的,我也不知道委託人是誰。反正我們只是收錢辦事的劊子手,不要多管閒事。」
 
       「沒錯。」密斯特把照片收進自己口袋,表示他接受了這份工作。
 
       「嗯。」中介人咧嘴而笑 「一切依舊,不送了,祝你好運。」
 
       早已離座的密斯特離開時不忘苦笑起來。

       這時,大門的電子鈴‘叮噹’一聲響了。
 
*

       回家後,密斯特一如以往聯絡了相熟的線眼和駭客,把班傑找出。透過這相片推定班傑經過的地方,再把觀察該處的閉路電視影像,不消數小時便掌握班傑行蹤。
 
      班傑目前身在中國領事館受著中國保護,明晚便會坐貨船偷渡至非洲。他手上的公事包明顯是與中國政府交涉的籌碼,但裡面放了什麼,無人知曉。
 
       班傑背景資料也被找出來了,在他被通輯前,他是美資能源公司的高層研究員,曾跟中情局有瓜葛,不過相關資料已經被澈底銷毀。
 
       密斯特一口氣把牛奶喝光,開始計劃暗殺行動。
 
       他最先想到的是最直接了當的方法,乾脆潛入領事館把班傑殺掉。難度雖然高,但對密斯特來說悼悼有餘。不過考慮到回收箱子,這負擔讓他戰力大減,所以他便放棄這念頭。

       他決定由防禦較弱的地方下手,心中又策劃第二個方案:在貨櫃碼頭等候。這裡防守比領事館薄弱,又不會驚動警方,而且貨櫃碼頭的地形方便他逐一幹掉守衛。但如果箱子和目標兵分兩路,這就棋差一著了。
 
       他發現方案一二都不太可行,唯有盡量在這晚把方案三想好。畢竟殺手這工作不是鬧著玩,即使經過悉心策劃,臨場應變同樣重要,尤其是這種緊急任務,就算是經驗老到的殺手也會失手,因此換來的報酬金額後方通常多幾個零,也沒有幾個人願意接下,只有瘋子才會奉陪到底,包括密斯特。
 
        五年了……吧?

        密斯特翻開厚厚的文件夾,從雜亂的紙堆中抽出一張殘破的文件,標題印著︰美國防部研究人員名單。

        沒錯,是那家伙,只是不起眼而已。那事情他會知道嗎?看來明晚會很麻煩。

        這時,他想起了一些逃亡經歷。

        又是中情局?沒差,又不是第一次。派來的人跟上次差不多就行了。

        密斯特繼續翻閱文件夾,看著五年來努力的成果。

        印著舊樣子的通輯令,偷拍當年任務目標的底片,偽裝成研究人員假證件,有著她筆跡的備忘錄……

        不同的線索又勾起他五年前的記憶,使腦袋隱隱作痛。

        五年……零進度……看來是我太懶散。

        一愁莫展的他決定把剪貼簿合上,停止胡思亂想,開始整理裝備。

*

       「甲板1區小隊請答話。」系在肩前的對講機沙沙響起,高瘦的船員按下對講機上的按鈕回應道 ︰「收到,這裡沒有異常。」
 
       「聽說今天有個大人物在船上,待會要看看是誰嗎?」旁邊一個肥胖的船員道。
 
       「別多管閒事!」高瘦的船員回嗆,讓胖子有點不悅。
 
       此時貨船已和碼頭有點距離了,岸上的燈點綴了整個海岸。
 
       他倆聊著聊著便走進一個轉角位置,突然頭頂上咻的一聲,瘦船員的脖子就被鋼線勒緊,一瞬之間吊了上去。胖子一時未能反應,往上一看時黑影已一躍而下,啞黑色的刀片便正中他的眉心,一命嗚呼,此時舌頭和雙眼突出的瘦子已再沒掙扎。
 
       黑影收起刀站了起來,手上鋼線再拉,瘦子屍體便緩緩放下,兩下功夫換上船員的制服,將屍體就放進貨櫃後,聳起耳朵向船艙悄悄前進。
 
      密斯特最後的方案是躲進貨櫃中,等待貨船出港一刻,得手後再用橡皮艇逃脫,是目前最安全的方案。
 
       方才走了幾步,密斯特透過微弱的話聲察覺前方轉角兩名船員。他手按槍上,靠在貨櫃邊作掩護,只見兩人拿著邊抽煙邊聊天,密斯特選擇裝作若無其事走過,幸好那兩名船員毫無戒心,繼續談天說地去。
 
       再走了過了兩三個貨櫃,密斯特已到達船艙的側門,仔細觀察後便推門進去。門後走廊盡頭便是樓梯,旁邊另一條走廊同樣,兩條走廊在兩端盡頭相通,平面圖上看像回字型。二樓和三樓是船員起居室,結構和一樓一樣,目標便在三樓左側的房間中。
 
       船艙空間淺窄,幾乎沒有死角位置,要找埋伏地方十分困難,發生槍戰也無從掩護,不過相對地目標也難於逃脫。
 
       密斯特見四周沒人,便立刻穿過走廊,上樓梯到二樓停下,這裡只有機房的噪音。一二樓也沒人駐守,令密斯特更小心翼翼,凝神靜氣聽著三樓的動靜,靠在梯間偷看幾眼,再輕輕地踏上階梯,準備展開一場血戰。
 
       據調查所得知,保標至少有六個,不守一二樓代表著他們正輪班休息,各安排一至兩人守在兩邊的樓梯口處,最壞情況可能同時對上四個,如果對方實力不差,硬碰硬絕對是自殺行為,何況密斯特想讓目標多活幾秒,難度再向上提升,不過他相信著自己直覺和技術,畢竟這次他不能失敗。
 
        剛才密斯特已看到兩名保標,他們正用中文閒聊著,均配備手槍,擋在走廊前,相信另一邊走廊的保標也是一樣。
 
        密斯特決定先發制人,從腰間抽出手槍,慢慢地步上三樓,在進入保標們的視線範圍前,腳掌隨即發勁,一個箭步踏上三樓,同時手槍板機扣動,子彈趕在他們注意到之前鑽入了各自的腦袋中,雙雙向後倒地。
 
       不消兩秒已解決兩人。
 
       手槍安裝了消音器,再加上機房的噪音,一般人該不會察覺到槍聲。但密斯特感到前方殺氣陣陣,看似是驚動了專業的保標們。
 
       密斯特撿起了保標身上的槍,放慢腳步,留意著走廊動靜,貼著右邊牆往最後一間房走。機房的噪音一直低鳴,前方則沒有任何動靜,令死悶的船艙潛伏著一點緊張感。
 
       說時遲那時快,前方房門把手一扭,一名保標衝出對著密斯特連開兩槍。他立刻低下身子往旁一滾,兩顆子彈擦肩而過,連忙對著前面連發數槍,子彈便貫穿鐵門送入保標懷中。
 
       回神過來,他方才注意到拿著手提箱的班傑正被兩名保標掩護消失在走廊盡頭。
 
       正當他要站起來追時,他察覺走廊兩端均有手槍伸了出來,左手馬上拔起另一把手槍,雙槍分別往前後牆角連射,在兩邊靠牆掩護的保標手掌均被子彈粉碎,倒地悲鳴。
 
       此時,班傑一眾已從密斯特視線中消失。

       當密斯特也趕到梯邊時,一排衝鋒槍子彈嗖嗖地掃了上來,集中的火力讓他裹足不前。他只好掏出催淚瓦斯投向下方,不消數十秒整梯間便充滿著白色煙霧。保標和船員都被煙霧嗆到停止了射擊,他們咳嗽的聲音更成為了密斯特在迷霧中的路標。
 
       經過一輪亂槍聲和慘叫聲的交替,密斯特戴上防毒面罩逐一把船艙中的保標和船員剌死,到達了甲板門前。
 
       門外動靜出奇地平靜,他肯定有人埋伏在附近,把出門的人打成蜂窩。

       密斯特唯有拉起尚未斷氣的船員,把閃光彈放在他手上告訴他前面便是出路,意識混亂的船員慢慢爬到門前,一開門就立刻被打成篩子,白刺的閃光便隨即照亮整個甲板,密斯特從船艙突破而出把暴盲的人統統射死。
 
       此時,他腎上腺素剛好作用完畢,冷靜下來仔細地環顧四周,發現地上印著點點紅血往前方貨櫃延伸。密斯特沿血跡無聲地前進,柺進了兩個貨櫃之間,此刻他更小心握緊手槍,靠左貨櫃邊觀察暗處情況。
 
       在血跡的盡頭,滿腿是血的班傑坐在打開的銀色箱子神情緊張地前喃喃自語,右手握著左輪手槍,左手在箱旁的筆電敲著鍵盤。
 
       「別動!」密斯特確認沒有危險之後舉槍指著班傑,他只好無力地抬頭,把手槍放了下來雙手按頭。

        「抱歉,我有幾條私人問題想問你。」
 
       「你認為你還有時間嗎?」班傑冷笑了一聲望向貨櫃上的彈孔。
 
       密斯特心中突然產生一股寒意,這些彈孔不可能是剛才的亂鬥中造成,因為這是狙擊槍彈孔,同時一顆子彈正劃破空氣前來。
 
       密斯特憑著他驚人的反應,猛然地扭動身體想避開子彈,但奇怪的事便發生了,子彈的軌道居然跟著密斯特扭曲,擦破了他的肩膀擊在銀色箱子旁邊。
 
       在密斯特避子彈同時,班傑立刻按下鍵盤的 ‘Enter’,銀色箱子隨即發出奇怪又刺耳聲音,一股刺眼的球狀光芒以箱子為中心迅速外擴散。
 
       「哈哈。有問題的話,留到另一邊世界吧!」班傑身軀被不斷擴張的光芒吞噬,他的聲音也像被吸走般越來越小。
 
       密斯特轉身便跑,第二發狙擊子彈縱使被不明力量扭曲了,還是擊中他的小腿,令他失去平衡倒地。

       同時,刺眼的光芒已把他包了起來,他拖著湧血的肩膀和小腿拼命的往前爬,追不上光芒的擴大速度。

       在光芒已包裹了半艘船後,光球突然向內壓縮,貨船在海上瞬間煙滅,密斯特的身軀立刻被一股強大的吸力拉進了光球中央,他在這白茫茫的空間中失去重力,身體不受控地任由四周的拉力不停轉動,五感完全顛倒,腦袋中一遍混亂。
 
       數十秒後,白光突然消失,原來的黑夜換來了一遍晴空,貨船化作一堆廢鐵,與密斯特一同浮在森林的上空。
 
       在密斯特回神過來之前,他身體已受引力影響墜至樹上,樹枝被他撞得啪啦啪嗒,為他添上無數爪痕,直到他後枕撞上了一根粗樹幹,他便在這天轉地轉中昏死過去。

下一章

大家好,我是遙久,請多多指教

這故事是受高中時看零之使魔時受啟發,同時筆者又很喜歡一部電影:Leon the professional (港譯:這個殺手不太冷/台譯:終極追殺令)。所以便試著把殺手和穿越兩種題材結合。勉強來說,這算是以上兩部作品的致敬作吧(笑...

無奈現時異世界穿越作品泛濫,大多都有涉及軍火與魔法題材交集,有梗都應該被用光了。筆者並沒信心能讓各位讀者有耳目一新的感覺,但盡量用個人風格把一個好看的兩人歷險故事獻給大家。謝謝大家支持。

順帶一提,這作品以前叫做異界追殺令,後來覺得太彆扭了所以改了。希望舊讀者們會喜歡這名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477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殺手|奇幻|軍火|穿越

留言共 3 篇留言

劍魔寒香
滿不錯的。
節奏明快,不拖泥帶水。
希望會是個理想的聯合寫作的合作對象。
[e24]

07-25 21:59

遙久
多謝賞識,期望未來與你有合作機會~~07-25 23:59
煙嵐御風
後來覺得太別扭了所以改了=>彆扭

幾百公斤的海洛因體積用兩個大背包可以搞定,偷拿個幾十公斤一個殺手就可以不愁吃喝......嗯,看來是有著林則徐之魂的殺手呢。

08-19 01:06

遙久
偷拿之後還是要找藥頭散貨,也不是一門簡單學問,容易怠更多麻煩上身,說不定乖乖經營本職還賺更多(個人己見[e17]08-19 01:13
蒼天落葉
不錯,第一篇也讓我了解到殺手的背景跟個性,很期待他去異世界的冒險!

08-07 18:23

遙久
謝謝~希望你會滿意日後的發展
08-08 00: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jackyiu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時...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me01511各位
給自己的輕小說宣傳,觀迎來我的小屋看看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