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1 GP

[達人專欄] 【飛鳥】魔女之森

作者:飛鳥│2017-07-14 20:11:34│贊助:102│人氣:1129


  在我小的時候,常聽聞村子邊的森林裡住著魔女。

  那究竟是為了嚇小孩而編出的故事,還是森林中藏有什麼危險,我至今仍不得而知。只是從小到大,村子裡的大人確實很少接近森林,所以對我來說,那座森林瀰漫著一股既神秘又令人不安的氣氛。受那股氣氛影響,我與其他人一樣,長大後也自然而然沒有靠近過森林半步。

  「呼、呼……」

  可惜……很諷刺的,如今我卻被迫踏入那未知領域中。

  綠蔭穿梭於我的視線內,我邊喘息著邊不斷向前狂奔。

  「在那裡!抓住他,軍糧一點都不能少!」我急促的呼吸聲,還伴隨身後野蠻的咆嘯。黑軍的士兵窮追不捨,他們先在我身上開了一個血口子,隨後就像追逐虛弱的獵物般,他們用盡辦法圍捕我、對我落井下石。濃稠的絕望感壟罩內心,我深知要是被他們抓著會有何種下場。

  因為我親眼目睹了……熟悉的村子沐浴火海之中,我的朋友與家人們一個一個被槍殺,隨後被那群惡魔般的士兵堆入「軍糧車」中。黑軍與紅軍的爭鬥持續了數年之久,這兩派軍閥皆已彈盡糧絕,面對此種窘況,黑軍想出的辦法便是——吃人。他們襲擊村莊,並且吃人果腹。

  而此刻卯足全力逃跑的我,對他們來說更是令人垂涎三尺的健康鮮肉。

  「操你媽!這小子倒挺會跑!」

  我隱藏在一叢灌木之後,摀住顫抖的雙唇隱忍不出聲。腹部的槍傷不斷在滲血,我感覺死亡一步一步接近了我,然而我還是緊咬牙關,一邊聆聽自己劇烈顫動的心跳、一邊感受黑軍密集式的搜查逐步靠近。終於,一名眼神混濁的黑軍來到灌木叢前,他四處張望著,連聲咋舌。

  「該死……該死……要是漏掉一個的話……」

  他碎碎念了些什麼,並絕望地摀住顏面。

  砰!

  說時遲那時快,一聲槍響貫穿了黑軍的額頭。腦漿挾帶血水噴濺如墨,一下子點綴了我驚懼的顏面。我幾乎要喊出聲來,眼望他癱倒在不遠處,我顫抖地淚眼婆娑。沒過多久,從黑軍的屍骸邊又走出幾名士兵,他們的軍靴踏響彷彿惡魔的足音,漸漸地圍繞在慘死的屍體旁。

  「找不到人,算了——拿這傢伙交差便是。」

  「誰叫他放跑了人……唉,真蠢啊,他老婆還大著肚子等他吶。」

  交談的聲音此起彼落,我用眼角餘光看見他們將同伴屍體一肩扛起,隨即又往周遭巡視了一陣,最後終於放棄地逐步遠離。我放膽地深呼吸,確認再無人煙後,終於崩潰地大哭起來。

  「唔哇啊啊……啊啊……」

  想起自己的母親、想起自己的小妹,他們圓睜著雙眼倒臥在血泊中,並一個一個被拋上軍糧車。那一幕幕殘酷景致都刻劃在我的內心中,我覺得我這輩子都再也無法逃離這塊陰影了。

  「唔……!呃啊!」

  哭夠了,疼痛的感覺終究找上門來。我腹部的槍傷仍在失血,我趴臥在地,感覺手腳冰冷四肢打顫。我拖曳著長長的血痕,又向前爬了幾步,終於意識到自己仍然沒有逃離死亡。「不要啊……救救我……」好不容易從黑軍的魔爪下死裡逃生……我怎麼可以死在這裡?不要啊……

  「救命啊!」

  杳無人煙可尋。

  沒有人回應我的呼救,魔女之森彷彿在嘲笑我的凋零。蟲鳴鳥叫不絕於耳,牠們紛紛圍觀我邁向死亡,這不僅是錯覺,在我意識逐漸模糊時,我察覺一抹視線正靜靜盯著瀕死的我瞧。

  「救命……」

  我虛弱地呼喚著,將目光逐步上揚。一雙白皙如玉的雙腿映入眼簾,隨後是她那漆黑的修女服下擺,再往上瞧去,冰冷如深淵沼澤般的綠眸微微泛光:「公子……想要死,還是活?」

  發聲人靜靜地拋給我一個選擇。我這才發現,那女人有著世界上最美麗的容顏,然而那張顏面卻毫無情緒,猶如被一層又一層面具束縛的公主。女子微微側臉時,黑髮滲入嘴角之中。

  魔女。

  這是我第一個想到可以形容的詞彙。

  「我……想活呀……我娘和小妹都……死了,我不能死……」

  「為什麼?為什麼公子不能死呢?」女子疑惑地眨眨眼睛。對於我的說詞,她似乎抱持疑問。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但我再幾番思索後,確認了我求生的堅定意念。

  「如果我也死了,就沒有人記得她們了……」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我瞧見女子好似猶豫了半晌,最後她緩緩朝我伸手——這是我在那天最後看到的景致、也是我最後聽到的一句話。

  「有趣。」

  女子對我的答覆,做出簡單的評價。

  中間我似乎做了很多惡夢,也似乎經歷了幾次高燒,但都被一抹冰涼的觸感給慢慢沖淡。

  當我再次醒轉時,好像已經是很多天之後了。我躺在由樹根盤踞而成的樹洞中,周遭瀰漫著一股濃厚的藥草味,這天然形成的樹洞裡驚異莫名——煮沸的鍋爐、滿坑滿谷的藏書、還有些裝滿不明液體的玻璃瓶子。這一切怪異的景象,都像極了童話故事書中,那些魔女的住處。

  「這裡是……」
  
  我喃喃開口,牽動自己僵硬的身子。我努力坐起身,再環顧周遭時赫然發現一抹倩影,她靜靜坐在一張藤椅上,樹洞外的陽光映在她美麗的容貌上,卻沒能照耀她無底的黑暗。女子以白皙的手指一頁一頁翻動書本,一點也不在意我的甦醒。「這裡是公子家鄉以訛傳訛之地。」

  女子幽幽回覆,卻沒有將目光撒向我。

  「那麼妳就是……傳說中的魔女嗎?」

  「魔女,這也是你們給我的稱呼。」


  
  女子將書本闔上,微微揚起腦袋時散發她那無比憂鬱的氣場。她將墨綠色的眼珠子咕嚕嚕轉向我,看得我心中激起一抹刺骨寒意:「我有很多名字,海拉、赫爾、玄武、濕婆、惡魔亦或是神,但那些都不是我……」女子沒有把話繼續說下去,聽得我滿頭霧水不知該如何是好。

  「那麼……妳到底是誰?」

  「……數千年前,有人想將我釘在十字架上,數百年前,我被束縛在魔女狩獵的火刑柱中央、數十年前我僵立於槍決場,眼望無數的槍口瞄準向我。」女子冷冷地說著令人費解之語。

  「可是妳……」

  「可是小女我……如今卻還在這裡,而那些想加害我的人們,都已經不在了。」

  魔女言盡於此,還是沒有向我表明身分,然而她墨綠色的眼眸卻散放光芒,妖異地令人不敢直視。我咕嚕吞了口唾沫,對於女子並非常人這一點,我已經不自覺地選擇相信。她看著感到恐怖的我,微微勾起不怎麼明顯的笑容:「敢問,公子會畏懼……這樣罪孽深重的我嗎?」

  女子發問同時,我感覺到淒涼。

  我覺得……魔女她一定很寂寞吧。

  先不說她所散發的憂鬱氣質,我很確定是她救了我一命。光是這一點,我就沒有恐懼她的理由。或許是我還年輕氣盛、也或許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吧,我最終決定朝她嶄露開朗的笑容。

  「就像如果我死了,就記不得我家人那般……如果我害怕小姊姊妳……不就沒有人能跟妳交談了嗎?」我的回覆讓女子微微睜大眼睛,她默默凝視著我許久,最終閉眼幽然地嘆了口氣。

  「你應該要害怕我才對。」

  與魔女朝夕相處了許多天,我一邊養傷、一邊幫忙她打點些雜事。魔女很安靜,總是拿著一本書就能度過一日。我跟她的交談也不是很多,但我卻意外得知她喜歡石蒜,那是一種高冷的花朵,為了討魔女開心,我翻遍整座森林,才終於找到印象中的幾株石蒜,將之摘了回來。

  「謝謝……」

  當我將石蒜花遞給魔女時,她先是意外地眨眨眼,隨即朝我偏頭而笑。

  我在那一瞬間突然發現,自己或許已經喜歡上妖異宛若石蒜花的她了。

  「公子……今天就離開吧。」只可惜,好景不常,約莫半個月後,魔女突然在早晨對我下達逐客令。我驚訝地一言不發,只見她將淡漠的視線緩緩向外:「朝西邊去,不要往回走。」

  「為什麼?」

  「你在我身邊待太久了。」

  魔女只拋下這短短的一句話,便再也沒說什麼。雖然內心有所不捨,但這一路下來我跟她就像主從那般,我很自然就順從了她的話。我簡單地打包行囊,腦袋一片空白地走出樹洞,最後朝魔女深深一鞠躬:「感謝魔女大人這半個月來的照顧……等我安頓好後,再回來拜訪。」

  「不,別再往回走了。」

  魔女又冷漠地重複一次這句話。

  冬日的陽光照在身上,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覺。我隻身行走於魔女之森中,朝著西方不斷前行。我遵照魔女的意思,沒有再回頭。然而由遠而近的槍砲響聲,卻令我內心不安起來。「又開始了嗎……」我知道,那是黑軍與紅軍交戰的響聲,這些年來只要是人,都害怕這道聲音。

  「啊。」

  我突然意識到,魔女是不是察覺了什麼,才急著趕我走呢?

  我愕然地轉頭後望,遙望森林的彼方,卻被叢叢樹木遮蔽視線。砰!槍砲的聲音已然近在咫尺,更讓我確定他們的交戰場地就在這座森林裡。魔女有危險!我下意識驚覺到自己的這個想法——掙扎猶豫了老半天,我深吸口氣轉回身子,腦中滿是魔女臨走前的叮嚀與她的面容。

  不要往回走。

  不要再往回走了。

  「謝謝……」想起她收下石蒜花時的微笑,我朝回頭路踏出了第一步。

  砰!流彈穿越我的太陽穴,使我眼前爆出一抹腥紅。當我朝回頭路走出第一步的瞬間,那顆子彈就不偏不倚打在我前行的軌道上。我的身子無力軟倒,眼前的紅逐漸化為彼岸花海的美豔。我微微勾起嘴角,趴倒在地身子不住抽動著——不要往回走,原來是這樣的意思啊……

  魔女平靜地出現在我身子前,默然下瞰漸漸失去生命的我。她蹲下身,手肘抵著膝蓋雙手捧在臉頰上,看起來百般冷漠卻又哀愁:「你應該要害怕我才對。」她朝我輕輕地嘆了口氣。

  我感覺意識正逐漸脫離腦海,在最後的最後,我聽見女子寂寞的自白。

  「因為我……不是魔女、不是神、不是惡魔……僅是『死亡』的本身。」

  在她的周遭所有人都死了,只有她不斷的前進、沒有終點的繼續前進。

  「我叫潭淵幽玄,很高興認識公子……然後,再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441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幽玄

留言共 8 篇留言

別再衝啦
有幽玄呃呃啊啊啊啊

07-14 20:15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當眾生於地表呼出第一口氣的時候,她就已經常駐於世。

她出沒於刑場,戰場,醫院,停屍間。

遊走於歷史之間,目睹歷史發生的瞬間。

她的力量來自於萬物歸於死亡的時刻。

注視著死亡?不,因為她就是死亡本身。

www.youtube.com/watch?v=GXOZIIELMZI

07-14 20:57

蒼凜月
有趣。

07-14 22:54

水果拼盤^^
\幽玄/\幽玄/\幽玄/\幽玄/

07-14 23:01

Hikari Yun
不知不覺也讀了好多幽玄了XD
感覺幽玄的故事整理成一本短篇會非常可觀吶,
每篇結局都有點沒那麼完美,卻又讓人很驚訝。
不過仔細想想,這又黑又恢的故事萬一連讀那麼多篇似乎會有很重的窒息感吧XD

07-15 07:02

飛鳥
鬱本
目前幽玄的文量也不夠一本小說
而且篇幅都太短了 連短篇都稱不上只能叫極短篇 可惜ㄌ07-17 10:29
小洛
死亡 無所不再

07-15 12:03

自古麻婆辣男主吃不下
有沒有考慮出短篇集阿,每一篇都充滿了魅力

07-15 20:19

飛鳥
等出版社投資我就...!07-17 10:28
终視界
愛的戰士?

07-18 10: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1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晚... 後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S...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