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8 GP

[達人專欄] 我與希露薇外傳:醫生、奴隸與女醫生

作者:天天貓耳的撫慰娘│2017-07-13 20:35:34│贊助:1,074│人氣:1937
  「親愛的,早餐好吃嗎?」

  「嗯......我覺得妳比較好吃。」

  「討厭啦,我很認真的說......」

  「好啦不開玩笑,當然好吃啊,因為是妳煮的。」

  「那就好,謝謝你的誇獎喔,親愛的!」

  我躺在沙發上看著希露薇在廚房忙碌的背影,她穿著我送她的長袖洋裝,外頭套著過長的黃色圍裙,她的廚藝進步神速,她拿鍋鏟的模樣熟練地就像她抱著鍋鏟睡覺,料理的滋味自然不在話下。

  看著這一切,這簡單的一切,我內心忽然洋溢著某種奇妙的感覺,某種令人內心發癢,卻又溫暖無比的感覺。

  幸福,人們稱這種感覺為幸福。

  我和希露薇已經相遇了快四個月,從和她見面的第一天我就被她深深吸引,不管是她的容貌或是她臉上的傷痕,無一處讓我不著迷的。

  一開始我們之間還有著道德和現實世界的輿論作為隔閡,但當我帶著她出門時一切都變了,變得更好了,我看著她的笑容,暗自發誓要一輩子守護她。

  我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她的傷痕或她的冷靜激發了我的保護慾,又或者是她的單純讓我感動,等我回過神時我的生活和腦海中她都佔了一塊,最重要的一部份。

  這種改變到了前幾天我們相互坦承後達到高峰,我才發現那種感覺不只在我心中,而是我們兩人之間,我們擁抱,我們親吻,我們交合,經過一夜的纏綿後我們突破了界線,但留下沒有罪惡,只有純粹的愛情。

  因為她,我又再一次的體會愛情的美好,這次嘗起來更加的甜蜜。

  我還有好多好多的事想帶她去做,好多好多的地方想帶她去,這是我第一次對未來抱持著希望,只要能和希露薇在一起,要我做甚麼我都願意。
  
  「叩叩叩。」

  三聲清脆的響聲打斷了我的妄想,是誰在周日的早上打斷我的感性時刻?

  「親愛的,」希露薇站在廚房大喊,「是不是有人敲門?」

  「沒關係,我來應付就好。」我抓抓脖子後頸,起身稍微整理下發皺的襯衫,「妳繼續忙吧。」

  「好喔,親愛的謝謝你。」
 
  雖然我嘴上這麼說著,但腦中不停思考著任何可能性,現在是星期日早上十點,近期天氣穩定,今早風光明媚,氣溫維持在舒適的二十五度,前幾天也沒有任何病人。

  到底是誰會選在這時候來拜訪我?

  又三聲敲門聲催促著我,我快步走到門口,才剛打開門,不,我才剛轉下門把開出大約一個手掌大的門縫,門後的招呼聲就立刻迎接我。

  一個高亢的女聲熱情地說道「嗨,好久不見!」

  我還沒看清楚對方的臉-事實上我也不想看-便立刻抓緊門把,接著用力將門甩上,砰的一聲巨響迴盪在客廳裡,震得我耳朵發疼。

  「親、親愛的怎麼了嗎?」希露薇再次喊道,「發生甚麼事了?」

  「沒甚麼,小希,我來應付就好。」我硬是擠出微笑,希露薇疑惑的歪著頭,接著點點頭走回廚房繼續手邊的事,「好吧,小心點喔。」

  「我會的。」我喃喃自語著,「我會很小心的。」

  又三聲敲門聲,這次明顯比前兩次大聲,看來門後的訪客有點生氣了,這樣正好,反正我們見面都沒好事。

  「嘿,醫生,你怎麼對訪客這麼粗魯啊!」門後的聲音因為木門聽來有些失真,但憤怒的情緒卻完整的傳遞給我,「說不定我是某個有要事的病患啊!」

  ......至少這說詞挺有創意的,我得這麼說,和「我是你前女友」或是「我是你失散已久的妹妹」等等荒謬的台詞相比這次有趣多了。

  我將門拉開一個小縫打算再一次看看訪客的真面目,才剛打開門一張熟悉的臉便佔據我狹窄的視線,彷彿彈珠的水藍色眼珠不停對著我上下打量,「妳這是怎樣?」

  「沒啊,我以為你會被嚇到,沒想到你這麼冷靜。」

  「妳再這樣我就關門了喔。」

  一陣令人尷尬的沉默過去了,眼前的臉這才終於向後退回正常大小,對方依舊忿忿不平的碎念著「好好好我退後,真的是......連開個玩笑都不行......」
  
  我將門完整的推開,門外站著一位小姐,對方穿著白色的醫師袍,胸口和袖子的部分有些泛黃,裏頭的淺藍色襯衫同樣沾著污漬,和我記憶中那不太乾淨的形象十分契合,至於下著搭配的褪色牛仔褲和運動鞋則和不修邊幅畫上等號,雖然這些形容無傷大雅,但和她姣好的面容就不太相襯了。

  說真的,姣好還不足以形容她的長相,尤其在那種滿是男生的環境裡用傾國傾城還形容也不足為奇,一雙大眼和少見的水藍色瞳孔,還有及腰的棕色長髮和一米七的高挑身材,配上混血兒般的深邃臉孔,簡單來說就是在街上十個男生看到會有十個人回頭的美貌。

  「哇,瑪蒂娜,妳可以穿得再邋遢一點。」我抓了抓頭髮,對方擠出個難看的微笑回敬我,「我難得休個假穿這樣比較舒服咩,多謝你的誇獎齁。」

  「醫生大人,怎麼了嗎?是不是有病人來了?」

  我原本想說如果是病人來還比較輕鬆,但要是真的說了肯定會挨上個幾拳,想了想還是將話吞回肚子裡,「痾,沒事,我朋友來找我了。」

  「對對對有朋友過來喔!」瑪蒂娜直接無視我走進屋內,我對著她的背影翻了個白眼,「喂喂喂注意一點好嗎,這是我家欸。」

  我才剛將門帶上,一聲驚呼就從屋內傳來,「哎呀,這裡怎麼有一位這麼可愛的小妹妹?」一回頭,瑪蒂娜已經走到希露薇身旁對著她微笑,希露薇一邊歪頭看著瑪蒂娜,一邊朝我這飄來疑惑的眼神。

  天天天天啊,怎麼能讓那種骯髒的存在接觸到希露薇!

  「妳手可別亂碰,走開走開。」我兩個箭步跨到兩人之間將她們隔開,「別靠近希露薇,妳對她來說太糟糕了。」

  瑪蒂娜皺起眉頭抗議道「嘿!幹嘛這麼過分,我只不過是跟她聊個天而已,又不是要把她吃了。」

  「醫、醫生大人,這位漂亮的大姊姊是你的朋友嗎?」希露薇抬頭看著我,我摸摸她的頭後將她拉到我身旁,「算是喔,她是我朋友沒錯。」

  「甚麼叫做算是啊,你也真過分。」她瞪了我一眼後在希露薇面前蹲下身子,「不像這位小妹妹,嘴巴多甜,來,告訴大姊姊妳叫甚麼名字?」

  「我、我叫希露薇。」她害羞的說,接著立刻躲回我身後,我搖搖頭發出乍舌聲,「妳看看,妳嚇到她了啦。」

  她用更加銳利的眼神盯著我,彷彿打算用視線在我胸口開個大洞好讓我當場斃命,接著沒好氣的說「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討人厭。」

  「那可能要請妳先討人喜歡一點。」我伸出手試著友善的拉她一把,因為我知道她膝蓋不好,但她看見我的手後更加憤怒了,嫩白的臉頰瞬間爆出了代表怒氣的紅色,「你又想嘲笑我的膝蓋了,你可以再沒品一點。」

  她用力地將我的手拍到一旁,深入骨頭的刺痛感蔓延至整個手掌,「嘿,妳才過分,我只是想幫妳而已,幹嘛打人啊!」

  瑪蒂娜站起身子,用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我,「是啊幫我一把,順便嘲笑我是不是,我早就看透你這個人了。」

  面對她的指控我只是聳聳肩表示無奈,「彼此彼此啦。」
  
  我的衣角忽然被扯了幾下,我向下一看時正好和希露薇對上眼,「那個......醫生大人,不、不可以吵架喔......這樣對身體不好的說。」

  她疑惑又帶著認真的表情讓我忍不住笑出聲來,我摸摸她的頭說道「是喔,說的沒錯,吵架是不好的。」

  我看向瑪蒂娜,她的表情有些複雜,像是迷糊和難以置信的綜合版,「妳也聽到了,我們就別打嘴炮了吧,要不要進來坐坐?」

  她擠出個笑容,接著輕輕地晃了下手中的盒子,我一眼就認出上頭粉紅色和水藍色的裝飾是出自哪家店,「別說我佔你便宜,我可是有帶禮物來的喔,用這個能換杯茶吧?」

  我摸了摸下巴故作深思,「嗯......甚麼口味的?」

  「草莓蛋糕和巧克力的。」

  當她說出草莓蛋糕這四個字時我的衣角又被扯了一下,這次的力道更大了,「好吧,成交,進來吧,我去泡杯茶。」



  「所以妳今天到底來幹嘛的?」

  我們三人坐在客廳享用甜點,希露薇和我並肩而坐,瑪蒂娜翹著腳坐在我們右側,雖然我們才剛吃完早餐,但在蛋糕的誘惑下叉子還是動得很勤快。

  「我不能沒事來拜訪朋友嗎?真是的。」她語帶怨憤地說,我無奈的笑道「我沒說妳不能來啦,我只是好奇而已,妳也好陣子沒來了。」

  話才剛說完,一個皺眉的厭惡眼神立刻朝我襲來,瑪蒂娜嘆口氣,彷彿將滿腹的冤屈和無奈一次吐出,「我就很忙啊!我還有一間店要顧,又不像你整天宅在家等人上門就好!」

  她的語氣趨漸激動,期間不知翻了幾個白眼,「畢竟你可是全鎮唯一的醫生呢!我只是個會看病的藥局老闆娘!」

  「那也不錯啊,藥局老闆娘這名號也很響亮。」我呵呵地笑個幾聲,試著沖淡笑容裡的嘲笑感,「你想想,鎮上唯一的藥局是妳開的,老闆娘又漂亮又會看診,怎麼想都很棒啊。」

  「重點不是那裏啊!」瑪蒂娜近乎是將杯子摔回桌上,噴濺出的綠茶在桌布上匯聚成一渦水灘,「重點是那個唯一,唯一,唯一!我也是醫生欸!我跟你同時畢業的欸!我只是正好頂了間藥局而已,為什麼我就不是醫生了!你說啊!」

  「嗯......」

  我不理會她聽來胡鬧的怒氣,故作沉思的拿起茶杯抿了口,「那就表示大家比較記得妳老闆娘的身分嘍,畢竟妳人那麼親切,大家和醫生那種沉悶又嚴肅的形象劃不上等號啦,肯定是這樣。」

  「......哼,算你會說話。」她勉強擠了個笑容,接著悻悻然地揮手,「算啦,話又說回來我還真沒想到你家會多了個小女孩呢,怎麼來的啊?」

  雖然我早就想到她會問這問題,但她提問的瞬間我的心臟還是抽了一下,「啊,就,痾......領養來的,這、這件事有點複雜啦,不好說。」

  她的笑容摻近了些許的不安好意和好奇心,她先看了眼希露薇,接著將眼神飄回我身上,「你可以慢慢說,我們現在時間很多的。」

  「就......大概幾個月前吧?有個商人拜託我照顧她。」我抓抓頭看向別處躲開和她四目相交的機會,「他說要是沒人要照顧她她就會被......痾......處理掉,我只好讓她和我在一起,不知不覺就住到現在了。」

  令我意外的是,我那避重就輕又模糊的說法竟然沒引起她的懷疑,連我自己都想問我自己怎麼說得出這種話,瑪蒂娜只是點點頭,露出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樣,隨即掛回一貫的笑容。

  「好吧,我就姑且相信你的說法。」她拿起茶杯,像是品嘗紅酒似的在空中來回畫圈,我終於有種鬆口氣的感覺,「不過你知道我懷疑的是甚麼嗎?」

  ......剛剛的放鬆感彷彿躲在暗處的蟲子在強光下一轟而散,我嚥了口口水,額頭上冒出第一滴冷汗,「是甚麼呢?」

  「你怎麼會收留個小女孩?你不是最喜歡成熟大姊姊了嗎?」

  心跳不僅反映著生命,同時也反映出人類的情緒起伏,我的心跳從一開始平穩的節節攀升,然後失速般的直線上升,就在剛剛到達了最高點,接著一墜而下,彷彿自由落體一去不回地直奔地面。

  「痾、痾、痾、痾......」我想開口反駁,但我的舌頭像是壞掉的節拍機不停打著錯亂的拍子,聲音被唾液卡在喉中遲遲無法脫口,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一個清脆的短促聲,像是盤子敲擊玻璃的響聲。

  「大姊姊,妳說的是......是真的嗎?」

  原本一直專心在手中蛋糕的希露薇忽然開口了,她的聲音裡多了種凝重感,臉上的笑意也蕩然無存,只剩下洋娃娃的僵硬感,我的背脊竄上一陣惡寒。

  「是啊!我說的都是真的喔。」瑪蒂娜似乎完全沒察覺另個女孩的變化,依舊顧我地喜孜孜說道,「他以前在學校時整天追著學姊跑,連助教都不放過,我跟妳說啊,他最喜歡那種胸部大身材又好的大姊姊了,最好還留著長髮,還有......」

  我雖然說不出話,但我還是用力咳個幾聲打斷瑪蒂娜的話,接著不停用手在喉嚨上比畫示意她閉嘴,她看見後這才安靜下來,用一副詭計得逞的詭笑看著我。

  「怎、怎麼了嗎?」她抖了抖眉毛,裝出一副無辜的模樣,「我說的可都是真的喔,我可沒說謊。」
  
  ......她真的和我有仇欸!

  「妳妳妳先不要再說了啦!我......」我還來不及澄清,只見希露薇搶先一步站起身,將桌上的空盤全都疊起收入懷中後冷冷地說「......醫生大人,我先去洗碗,到時候奶油乾掉就不好洗了。」

  她異常冷酷的語氣令我的心臟再一次收緊,她的話彷彿一顆震撼彈在客廳炸開,將我的神智炸得七葷八素,我還沒能冷靜回應希露薇,她便抱著盤子走向廚房,留下兩個幼稚的大人在客廳面面相覷。

  瑪蒂娜朝廚房的方向指了指,「她、她是怎麼了?怎麼忽然這麼生氣啊?」

  「還不都是妳害的,在那邊亂說甚麼我喜歡熟女的......」

  我無奈地嘆口氣,我看著廚房希露薇的背影,如今她的背影多了股濃厚的落寞感,彷彿一層陰影緊密圍繞在她身旁。

  我的心上也莫名多了種鬱悶感,令人難以喘氣的沉悶壓迫在上,又像是一個難解的結將我的心牢牢纏死,我不知道,就是股說不出的不自在在我內心盤旋。

  身旁忽然又冒出了聲笑聲,沒想到這時候她竟然還笑得出來,「怎麼你也這樣,你看起來也太著急了吧,是有這麼擔心嗎?」

  「哎呀妳不懂啦......我這是......正常的啦!」

  「哪裏正常啊!你們兩個感覺怪怪的欸,一點都不像父女,反而比較像情侶在鬧脾氣。」

  聽到情侶兩個字,我的心臟免不了又震了一下,「妳又在那邊胡說八道了,我和她是......」

  「啊,我知道了,還是你們兩個其實已經上過床了?或者是發展出甚麼更親密的關係?難怪你看來這麼緊張。」

  如果剛剛我的情緒像是從聖母峰上自由落體,那我現在大概是從接近大氣層的天際一躍而下,我的心臟和我的胃兩個彷彿太極的一黑一白纏繞成團,激烈的絞痛感在我體內向四肢蔓延。

  去妳的,不愧是瑪蒂娜,果然一針見血,厲害厲害。

  「好啦好啦,不管你們兩個之間是甚麼關係,你還是趕快去安慰她比較好。」她揮揮手示意我離開,臉上露出一絲淺笑,平時她那一副就等著看好戲的模樣看了就煩,但現在卻讓我稍微放了心,「別待著不動,趕快去趕快去!」

  我默默點頭同意,深吸口氣後走向廚房,希露薇依舊站在水槽前,手中的盤子來回搓拭了幾十遍早就潔白無比,她的動作和一旁的水聲一樣沒有停歇的跡象,不難看出她心不在焉的模樣。

  我偷偷走到她身後,將雙手放在她的肩上,以前她要不是抖個身子,要不就回頭給個微笑,現在的她只是冷冷地說「醫生大人,我盤子快洗完了,你和你朋友慢慢聊吧。」

  她沒有將盤子放到一旁,而是鬆手任憑盤子沒入泡沫之中,直接伸手拿起另個盤子後繼續無意義的沖洗和擦拭。

  我搖搖頭暫時將腦中的負面想法甩開,勉強用開心的聲音去蓋過我擔憂的事實,「希、希露薇,妳怎麼啦,怎麼看起來不太對勁。」

  「沒有啊,我很正常。」

  我硬是擠出笑容摸摸她的頭,她停下動作彷彿在等我開口,「真、真的嗎?是不是蛋糕不好吃?還是......還是我說錯話了?」

  「不、不是的,我只是......」她急忙搖頭否定我的答案,語氣也比先前更和緩了些,至少是個好的開始。

  我繼續撫摸她的頭,她的身子後傾到我懷中,像是幼鳥依偎在父母的羽翼下,「只是......甚麼?」

  「就......我只是好奇......親、親愛的真的比較喜歡成熟的女生嗎?」

  我將手移到她的腰上,她雖然沒抬頭,但她的側臉已經染上蜜桃般的粉色,「親、親愛的.......你、你趕快回答我啦......」

  我沒有回答她,而是將頭湊到她的耳邊,在頰上留下一吻後輕聲說道「這就是我的答案。」

  她的臉頰瞬間變得和蘋果同樣紅潤,我將她因為害羞而抖動的身軀摟入懷中,從後頭緊緊的抱住她,她撇頭看著我,我們兩個視線也如膠似漆般地融成一塊。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喜歡妳的一切,現在的我只喜歡妳一個人。」

  希露薇露出帶點羞意的笑容,扭扭捏捏的說「好、好吧,那我就勉強先原諒親愛的,只是......晚點我還要更多喔!」
  
  「那是當然的。」我摸摸她的頭,她的微笑多了濃濃的滿足,「等大姊姊離開後我們在繼續吧!」

  「嗯!」

  我走回客廳時只見瑪蒂娜面帶微笑地看著我,似乎很滿意我剛剛的所作所為,我沒好氣地說「怎樣啦,妳是在笑甚麼?」

  「沒有啊,只是沒想到你從當年那個看到學姊會結巴的菜鳥變成了個會哄女孩的戀童癖,真是令我欣慰。」
  
  我擠出個苦笑和中指作為我的回覆,她站起身拍拍我的肩膀,「好啦好啦,開玩笑的,反正看到你走出被前女友拋棄的陰影就好,就算你愛上一個小女孩我還是會支持你的啦。」

  我邊搖頭邊發出乍舌聲,「妳真的很過分,嘴巴這麼壞當心妳會找不到另一半。」

  她刻意模仿我的動作和表情,只是她做來更加欠揍,「去你的給我閉上嘴。」接著握拳作勢要揍我。

  片刻的沉默後我們兩人不禁相視而笑,「算啦,我也差不多該走了。」

  「這麼早?我以為妳會待下來吃個午餐甚麼的。」

  「沒辦法啦,我現在也有些麻煩事要照顧,對了,這個給你。」她手伸進袍子內摸索一番,當她的手停在袍子最下層的口袋時臉上終於露出鬆口氣的表情,「啊,在這裡。」

  她從懷中拿出一個紫色的絨布袋,從束口處滾金邊的線材和上頭精緻的刺繡來看這袋子和內容物肯定價值不菲,「到底是甚麼啊,這麼神秘。」

  瑪蒂娜沒打開袋子,而是直接將它丟到我的手中,「拿去拿去,裏頭裝著她的護照和證件,可別弄掉了喔!」

  我手中的袋子差點因為驚訝而落地,我趕緊將其收進口袋,「甚麼?妳怎麼會有這些東西?」

  「就......你還記得帶希露薇過來的商人吧?那個看起來很古怪很陰沉,穿著西裝戴著眼鏡的那位。」

  我腦中的疑問像是雪地上打滾的雪球越滾越大,我實在想不透她和那商人間有甚麼關聯,「商......妳說甚麼?妳認識他?」

  「認識......」她刻意停頓了一會,這一停頓讓我更加好奇了,「應該不算啦,只是見過幾次,我跟他買過一些東西,他知道我認識你後就拜託我把這東西交給你,說是當時忘記交給你的。」

  「那......算了,我還是不要多問的好,所以妳早就知道我家多了個小女孩?」

  「是啊,我早就知道啦。」她隨意笑道「我原本還想說要不要報警,畢竟孤男寡女住在同個屋簷下難保那女孩的安全啊,不過看來我是多慮了,你們兩個開心就好。」

  我正打算反駁她的嘲諷時,她忽然又喊了一聲,「啊,還有,我打你家電話都沒人接,你最好趕快去辦一支手機,聽到沒有!」

  不同於剛剛的嬉鬧,她臉上的笑容彷彿清晨的露水在艷陽下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銳利的眼神和莫名怨恨的表情,不難想像她到底有多生氣。

  我說,我只是沒接到妳打的電話,有這麼嚴重嗎?

  「好、好啦,我改天有空會去。」我試著用笑容蒙混過去,她跨步站到我面前用看著殺父仇人般的凶狠眼神緊瞪著我,「不要改天,明天,明天就給我去辦,要是我明天沒拿到你的手機號碼你就完蛋了,我會馬上報警說你誘拐少女,有沒有聽到!」

  「欸妳這是威脅欸!」

  「不管,能讓你聽話的方法就是好方法。」她完全不理會我的抱怨,先一步將門打開後說「記住啦,明天去辦手機門號,先走啦,掰掰。」

  我還沒來的及和她說聲再見,砰的一聲便讓我打消了念頭,我看著木門抓頭嘆息,果然是瑪蒂娜的作風,她一向都我行我素。

  我想也就是這番豪邁我們才當得成朋友吧?

  「哎呀,大姊姊回去了嗎?」希露薇走到我身旁,她很自然的牽起手說道「我以為她會留下來吃午餐的說。」

  「是啊,我也沒想到她這麼早走。」

  「那、那這樣正好......」她忽然鬆手,改用雙手緊緊抱著我不放,我被這又驚又喜的舉動弄得整臉紅通通的,「我們就可以早點開始晚上要做的事了......」

  她的頭不停磨蹭著我的手臂,像隻貪玩的貓咪渴望主人的逗弄,我服了她的意摸摸她,接著慢慢向下滑去,當我將手移到她的臉頰上時頰上泛起了鮮豔的紅暈。

  我湊到她耳邊輕聲細語著「其實我們現在就能開始了。」



  「討、討厭,主人真色......可是......我就喜歡這樣的主人!」














  「特工Mart-II回報任務進度,目標已經接觸SCP項目,重複,目標已經接觸SCP項目。」

  「了解,即刻起進入第二階段,全天候監視目標和SCP之狀況,我們會指派三人小組給妳,他們預計在七天後抵達,一有狀況就立刻回報,每週回傳一次任務報告,簡報內第二個檔案我們已經解鎖,任何問題麻煩立即提出,謝謝。」

  「請問第二階段為期多久?」

  「......沒有期限,全視妳收集的情報而定,妳必須做好長期監視的心理準備。」

  「了解,開始執行第二階段任務,特工Mart-II通話完畢。」

  瑪蒂娜站在山腳下看向山坡上的小屋,她點了根菸深吸一口,和鬱悶同樣的苦澀味在口中瀰漫,平常她吸菸是為了清醒,如今她是為了麻痺,平時的偏頭痛在這時成了一場噩夢,她痛到幾乎快不能思考,她必須抽上一根才能冷靜。

  「甚麼人都可以,為什麼你會和她牽扯上呢?」

  她將菸丟到腳邊用鞋子將其滅熄,淡淡一縷輕煙飄散在空氣中,她先是皺眉,再撇了眼手中電話上的照片不禁露出苦笑,不單單是煩惱,一方面也覺得有趣,畢竟不是甚麼時候都能看到黑白照片,也不是隨時都能見到兩個長的一模一樣的人。

  「......這次我可不保證幫得了你。」她喃喃自語著,同時瞇著雙眼看著落地窗旁兩個一高一低的人影,她大概能想到他們現在在做甚麼,或許正在準備午餐,又或者在做甚麼下流的事。

  「就看我們彼此的運氣如何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429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蘿莉|純愛|老婆|妄想|奴隷との生活|我與希露薇

留言共 32 篇留言

Kiwi控 -莎朵霓大好き-
希露薇有養kiwi嗎[e17]

07-13 20:38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沒有啦 >''<07-13 20:39
爛攤子清理者
等等SCP項目!希露薇是什麼生物啊!

07-13 20:44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其實也沒甚麼啦,就是單純腦洞大開一下 xD07-13 21:45
新鮮柳橙(*´﹃`*)
貓耳又壞掉了 嗚嗚…

07-13 20:44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才、才沒有 >''<07-13 21:45
嗨你麻痹去睡覺
蚌 期待後續 傷痕是改造人之類的嗎

07-13 20:47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其實不是啦,之後會寫的 :307-13 21:46
博士桑( ・ิω・ิ)
GP奉上!

07-13 20:52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謝謝 >''<07-13 21:46
幻滅之喜
畢竟妳人那麼親切,大家和醫生那種沉悶又嚴肅的形象化不上等號啦
劃等號...?劃等號...?[e18]

07-13 20:56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修正了 QAQ07-13 21:46
月影
SCP到底三毀
怎突然扯上這詭異到爆炸的東西...

07-13 21:06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甚麼東西都能跟SCP扯上關係 (X
其實我只是稍微開個腦洞,不好嗎,ㄅㄊ給個意見 QAQ07-13 21:47
黎黎貓
看到"會哄女孩的戀童癖"笑翻w

07-13 21:09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我覺得說得沒錯啊 (X07-13 21:48
一面骰
等等等等等 SCP項目??

07-13 21:11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就稍微開個腦洞www07-13 21:48
Shadow of Intent
也太長 而且幻想

07-13 21:43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好啊都這樣 :(07-13 21:48
青月天明
有特工OAO

07-13 22:01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你也要當嗎 (X07-13 22:02
青月天明
一笑就會被認出來>"<

07-13 22:05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一笑就會被吃掉 (*´>д<)07-13 22:10
莫瑟斯
讓對象成為蘿莉控的SCP又多一個啦XD

07-13 22:51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仔細想想好像原本就有幾個SCP會把人變成蘿莉控了 xDD07-13 23:44
meowcx
感覺後面會很精采XD

07-13 23:04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希望嘍 xD07-13 23:44

說好的%%%呢

07-13 23:11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還在寫啦 QAQ07-13 23:44
高星
…希露薇會變682嗎?

07-13 23:59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不會啦 >''<07-14 00:03
Jim Liao
ヾ(*´∇`)ノ希露薇終於回來啦(hshs)ヾ(゚∀゚ゞ)

07-14 00:3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不過這次戲份不多w07-14 10:37
小刀
幼齒的比較好,比較嫩~[e5]

07-14 01:11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成熟的也不錯啦 (///▽///)07-14 10:37

超期待 後續番外篇XD

07-14 01:44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謝謝 ヾ(*´∀`*)ノ07-14 10:38
亞切
病人從第一章到外傳來看也太少 這樣不會缺錢嗎 正常一家診所一天不是上百客人?

07-14 04:22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當初收了商人不少錢,醫生他自己也有存一些,應該是還過的去啦 ~07-14 10:39
飆速肥宅
花惹發 SCP…?
不要把場面一瞬間弄得那麼大啊啊

07-14 04:34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讓我腦洞稍微開一下咩07-14 10:40
亞切
我還以為是因為她是鎮上唯一的醫生所以有補助之類的

07-14 10:45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這也是有啦,之後會再特別開一篇出來說明07-14 13:46
雨傾
小希要變成特工少女了?怎麼想到海賊王傑爾馬66的可變裝甲XD

07-14 12:52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她是SCP不是特工啦 >''<07-14 14:08
蛋花
結果希露薇的真實身份是戴比路克的王女ww

07-14 14:29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才、才不是 xD07-14 16:13

夜晚開啟ntr模式

07-14 21:46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不可以啦 (*´>д<)07-14 22:15
o0風雲0o
%%呢,等了這麼久都當兵啦

07-15 07:22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當完兵可能還沒寫完 (*´>д<)07-15 11:07

醫生其實是摔倒王子 梨斗 準備後宮計畫

07-15 08:12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才沒有這樣呢! (*´>д<)07-15 11:07
o0風雲0o
OK的兩個月慢慢寫

07-15 16:32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那那那我可能還是寫不完 QAQ07-15 16:47
o0風雲0o
寫完記得私就好,慢慢寫啊也不急

07-15 17:2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這是一定的,我再看看能不能上ACG標籤後直接貼在巴哈上 OuO07-15 17:35
紫幽幽
幹,SCP耶

07-15 22:3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對啊SCP >''<07-16 00:03
奇幻戰神
「別待著不動,趕快去趕怪去!」

誰是怪?

07-16 14:1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又是錯字,已經修正了 QAQ07-16 14:15
奇幻戰神
「請問第二階段為"期"多久?」

07-16 14:19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喔喔謝謝 >''<07-16 14: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8喜歡★ggghalo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蜘蛛人:歸鄉小小心得 ... 後一篇:[達人專欄] 我與希露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931610大家
【你說 我畫】小屋會圖更新: 雪音克莉絲 有其它想畫的角色也可以到yt留言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