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師不得了了》II-序章 玉藻的深夜侍奉?

作者:飛空動煙雪│2017-07-11 21:48:24│巴幣:28│人氣:1791


《這個陰陽師不得了了》II  序幕:  玉藻的深夜侍奉?





我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全身光溜溜的躺在床上,居然被給扒了個精光!

不是吧? 身為一個真正的男人,還會遭遇這種荒誕無稽的怪事?

雖然站起來,卻無法完全移動身體,現在只怕是一隻再尋常不過的小妖怪都能把我死。

更要命的是,空氣中還瀰漫著濃厚的妖氣。

和青行燈一模一樣,魔王的氣息。

「哎呀,司,你醒過來啦? 那就好辦事了…」

我循聲看去,卻見一名傾國絕色的美女已脫光了上衣,頭頂上有一對靈活的狐耳,毛絨絨的讓人不禁想要抓一把。

放在床邊的百鬼志綻放前所未見的迷幻妖光。

「玉藻前...

我認出了那名熟悉的妖怪,無力的伸出顫抖不已的手,翻開了百鬼志,只見第三頁上光芒大作,卻早已烙印下了玉藻前迷人的艷姿。

玉藻前本人雖然充滿了貴族氣息,卻是毫不在乎的在我面前寬衣解帶。

一看到是傳說中的妖狐,強烈的警覺頓時如警鐘般響起,縱使香豔的誘惑在前,仍是冷汗直流心臟砰砰亂跳

玉藻,男女之間,妳該有些矜持才對…」

「司,你想不想人家? 我可是千里迢迢的趕過來探望你喔?

玉藻前光溜溜的身子靠在我的胸膛上,一具溫香暖玉的滑膩嬌軀悄悄鑽進了被窩,緊貼在我的胸上

我全身冷颼颼的說:「千里迢迢的來脫病人的衣服,太變態了吧?

「嘿嘿,好溫暖。」

玉藻前將那具嬌美的胴體送進我的懷抱,我頓時糾結萬分。

「等、等一下啦...

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兩顆高聳柔軟的胸脯不斷磨蹭著自己。

,我們今晚能一起在床上恩恩愛愛喔?

玉藻前低聲細語的往我的耳中吹氣,一雙光滑的玉臂鬼鬼祟祟的貼了上來。

這算是佔人家的便宜嗎?

怎麼看都是吧?

從未想過被女性逆推的一天,反而緊張的說:「這、這個…美女,妳這麼做,難道不覺得吃虧嗎?」

玉藻前撫媚的一笑:「不吃虧,人家欠司一條命,今晚就拿自己來抵帳吧?

我抓過被子蓋在玉藻前赤裸的身子上,回想起當年的事情,只是出奇的平靜:「其實妳並沒有欠我什麼,在港口救妳一命,只不過是理所當然罷了。」

玉藻前擺動著一對狐狸耳朵,她拿了顆枕頭枕在俏皮的臉蛋下,玲瓏有緻的嬌軀翻了個身,就這麼趴在床鋪上看著我。

「真奇怪呢,司...人家在唐國的時候呀,活得像過街老鼠似的,你卻願意對這樣流落街頭的魔王伸出援手,人家活了這麼漫長的時光,還是搞不清楚,究竟是你太好心,還是這個世界上的人都太狠心?

她的問題,我並沒有答案。

於是我只是搖搖頭:「救了妳的,是那艘船上的遣唐使。」

玉藻前懷念的閉上眼睛:「呵呵,阿倍仲麻呂? 他救我,不過也是為了永生,或許有一部分是貪婪我作為貴妃的美貌吧?

「咦?

玉藻前挑逗似的用光溜溜的小腳在我的身上滑來滑去:「呵呵,想不到吧? 我上一個身分,可是在唐國被人稱做「妖孽」的貴妃呢。」

我驚訝得睜大眼睛:「妳莫非就是大名鼎鼎的...!?

我曾經在遣唐使的報告書中讀過關於她的事情!

玉藻前不好意思的小聲道:「噓,說出來就不有趣了呢。」

...妳沒有死在馬嵬坡?

「沒有,但是李家的天下已經日暮西山,滅亡只是遲早的事情。」

玉藻前從櫻桃小嘴裡嘆了一口氣,含情脈脈的問:「但即使如此,人家還想活得久一點呢,有沒有後悔救了人家?

我內心感慨萬千:「唉,我當時之所以救妳,只是因為看到妳身上還有保有一絲良善,沒有想太多。」

「既然看得到人家的優點,那何必繞了這麼一大圈呢?

玉藻前毫不掩飾的從被子中探出手臂,伸手抱住我的腦袋。

想不到我的拖延之策居然被敵軍破識破了,我只好滿頭大汗的說:「且慢,我還是個傷患,說不定弄到一半就死翹翹了...

玉藻前的眼中燃燒著慾望的火焰,她咯咯嬌笑:「放心吧,我不會打擾你太久,我們不過就是逢場作戲,做一對露水夫妻?

十二使君之一的魔王當著我的面搖晃那對引人遐想的肉體

嗯,面對眼前極具誘惑力的提案,我忍不住苦笑道:「玉藻前,妳拷問人的方式向來都是這麼特別嗎?」

玉藻前抓起我的手去撫摸她那極富手感的美臀:「我對男人向來都沒有什麼情,但是片刻歡愉卻從來不會放過,你說呢,親愛的司?」

「我們可以蓋棉被純聊天啊?

「沒用的傢伙。」玉藻前稍稍啐了一口,躺在我胸口上的她露出笑容:「嘿嘿,如果我們好上了,青行燈那傢伙也不會放過人家吧?

「呵呵...

我輕笑著,腦子依然保持清醒,總覺得自從玉藻前來後,我的體內岔亂的靈力就感到舒服許多,原來玉藻前方才正在用她獨特的妖術替我療傷。

「唉...人家能做的也只有如此了。」

玉藻前拍拍我的臉頰,意有所指的笑道:「司,我不能待得太久,看到你從一個弱者變成了靈力強大的陰陽師,人家很高興,但請你一定要記得,那天晚上的恩情,人家一輩子永遠也不會忘記的...

滴答、滴答。

外頭的雨聲敲響了昔日的記憶,我們的心思好像回到了幾年前、就這麼互相凝視著。

我突然有點不好意思的說:「當時救妳,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事情。」

玉藻前見我毫無興致,也就披上衣服、輕盈的走下床,她在月光下微微一笑:「那也不一定,想殺我的人可多了,當我的肩膀都是雪堆和雨滴的時候,你的手卻是我許久未曾感受到的溫暖。」

活了數百年的妖怪,也會感到寂寞的吧?

我看著她被月光壟罩的身影,忽然感到一股無可名狀的孤獨,只好打趣的說:「不過就是一介草民嘛,哪能跟唐國的皇上比?

玉藻前閉上眼睛,抬起粉雕般的鼻樑,淡淡地嘆息:再會啦,司...

「嗯,一路保重。」
...

寂靜無聲的天龍寺,雖然被月色壟罩,依然瀰漫著莊嚴肅穆的氣息。

太政大臣藤原基經前來天龍寺參拜,這天夜裡,他在閣樓中提筆寫字,所寫的卻是「八將臣」之一的管原道真掛官離去前,那首流唱京都的作品。

「離家三四月,落淚百千行,萬事皆如夢,時時仰彼蒼。」

藤原基經望著自己的筆跡微笑:「管原,你這詩寫得倒好,我們都是遠離家鄉的人啊。」

仰彼蒼。

抬頭仰望彼端的蒼穹,象徵的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藤原基經是如此解讀管原道真的詩。

「管原,你這是雄心抱負,還是對天皇的忠心不二呢?

不管是哪一種,管原道真都在默默的仰望著湛藍的天際。

藤原基經想得出神,他慢慢的將毛筆掛回架子上,只見他的雙肩墊著玲瓏玉甲、衣袍上繡有魚龍騰浪,一身紫衣飄飄,他雖是文官,卻作武將打扮。

平安時代,黃色是服飾挑選顏色上的一大禁忌,藤原基經雖然對皇位虎視眈
眈,卻對黃色無感,他酷愛紫色,尤其是淡淡的紫色。

藤原基經遠遠眺望嵐山以及渡月橋,攏住了淡紫的袖子,他平靜的:晴明,我放棄拉攏角天師、管原道真、源博雅,卻毅然選擇了你,我不想質疑自己的眼光,可是這段時間,為何連連無功而返?

晴明手搖摺扇,淺淺的笑道: 「臣明白太政大臣希望得到征夷將軍的寶藏,藉此緩和國庫面臨的危機,但征夷將軍的寶藏終究牽涉太多勢力爭奪,如今已經成為無數焦炭,臣以為應將目標放在消滅九嬰之上,將舉事之期向後拖延,也無不可。

藤原基經坐了下來,顯得有些質疑:我擔心時間拖長,將有變數。

晴明跪在太政大臣的面前,篤定的說:「太政大臣若要一統天下,最大的敵人並不是陽成天皇,而是魔神九嬰,就算太政大臣取代了天皇,但九嬰一旦入世,在九嬰毀滅性的力量面前,我們珍惜的一切將再也無法挽回。」

藤原基經慎重地問:「晴明,你曾經說過,這個國家之所以會有妖魔亂世,便是九嬰邪染之故,你可以保證毀了四靈地之後,人間就再也不會有妖邪出現?

晴明點頭:「臣以性命擔保,這是扼殺妖邪源頭的唯一機會,只要靈地一天不破,九嬰的邪力便會持續影響靈地上的人們,讓邪惡深植入心,使人們的內心逐漸被負面情緒所填滿,死後一口怨氣不解、只能化作妖怪作亂。」

「如此邪惡之魔,豈能放她進入人間?

藤原基經也考慮到九嬰入世的嚴重性,他又問:「晴明,你打算如何進行?

晴明胸有韜略的說:太政大臣給屬下十天的時間,十天內,屬下將帶領陰陽寮攻破九嬰殘餘的四塊靈地平定亂世已是指日可待...只是,強行破壞靈地,恐怕將造就無數的犧牲者。

藤原基經嘆了一口氣:「不能遷移靈地附近的居民嗎?

晴明語氣沉重的說:「臣對此事研究多時,無奈這些人大多數已受到九嬰邪氣侵蝕,最後都會變成妖怪,遷移雖然能緩一時之痛,卻只會造成更多的受害者

但就算是為了未來的延續,殺人,依然是殺人。

藤原基經是明白這點的,現在他的五官緊緊地皺在一起,卻作出了一名領導者該有的決斷:「大義之前,哪得容情? 我已做好背負罪孽的覺悟,你儘管執行便是。」

太政大臣身為整個國家實質的領袖,不能裹足不前,他必須具備常人沒有的眼光、擁有一般人無法取得的大量情報,並以此做出必要的判斷。

藤原基經相信安倍晴明,也相信之前透過陰陽寮蒐集的情報。

晴明聽了,內心依然疼痛不已,但他可以想像到九嬰入世之後帶來的無盡災劫,事到如今,也只能咬牙前行,他故作冷漠的回答:「是。」

藤原基經黯然道:「我明白你內心煎熬。」

「這終究是一條不歸路。」晴明低頭道:「臣很榮幸有太政大臣陪同。」

「我已經為了守護京都犯下太多罪孽了。」藤原基經悠長的嗓子迴盪在隔間內,他慢慢地轉過身子、老練的目光盯住了晴明,他嚴肅的說:「繼續派人監視天皇,不能讓天皇有時間培養與我作對的勢力。」

「臣明白

此時,藤原基經好像想起什麼的問道:「對了,你曾經提過要培養一種比陰陽師還要更強大的特殊部隊,進展如何?

晴明抬起頭,正色地答道:「臣知道太政大臣想要訓練一批真正的暗殺菁英,我已經訓練了三十餘人,他們雖然不懂陰陽術,卻懂得使用符咒,還擁有超越陰陽師的體術、甚至擁有承受極限的過人耐力,這些人沒有歸宿、沒有親朋好友,他們是唯一能無牽無掛、奉獻性命,有如暗影一般的存在。」

藤原基經倒是頗感興趣的問:「喔? 我明白了,這些來自唐國的流寇擁有操控符咒的能力、卻又能無聲無息暗殺目標嗎?

「這支奇襲部隊透過神行咒、隱匿咒、幻葉咒、沙亂咒,以及各種奇特鋒利的暗器,使他們成為讓人防不勝防的頂尖殺手。」

晴明以破釜沉舟的心情面對太政大臣:「臣認為,應該稱呼這些隱匿在黑暗當中的菁英為「忍者」,臣將帶領他們消滅魔神九嬰。」

藤原基經低吟:「忍常人所不能忍、卻永生見不得光的人嗎?

忍。

這是一個艱辛無比的過程。

面對恨之入骨的敵人,也得露出笑容的痛苦。

面對無能為力的劣勢,也得勉強接受的苦楚。

面對佔盡上風的戰局,卻還要繼續等待的煎熬。

藤原基經好像想起了什麼,他提起筆、沾了墨,一筆一畫,沉重又緩慢的寫下了這個字。

幾十人、幾百人、幾千人、甚至幾萬人也必須殺。

是啊,在黎明來到之前,只有忍耐下去。


-------------------------------


《這個陰陽師不得了了》II  挾夏日陽光來臨
夏天到了,大家記得要塗防曬油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404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陰陽師|小說|妖怪

留言共 7 篇留言

ㄈㄨ是你
所以我說那個圖呢

07-11 22:37

飛空動煙雪
關鍵詞"惡魔製造者",玉藻07-12 00:13
蟹肉爐
求第一話連結

07-11 23:02

飛空動煙雪
感興趣的話可以到,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31078&snA=11108&tnum=56 全文在陰陽師版的貼子上喔!07-11 23:07
香蕉王
嘿嘿

07-12 00:53

飛空動煙雪
感謝香蕉大來訪07-15 16:08
月光琉璃
真是各種妹子豔遇不斷...

07-12 07:07

飛空動煙雪
咳咳,一切都是意外[e16]07-15 16:07
s76028s
玉藻前 本章的福利呀^^

07-12 07:38

飛空動煙雪
開局必送福利![e12]07-15 16:08
Mr.S 阿聖
玉藻前那幕血脈噴張阿~

07-14 03:50

飛空動煙雪
寫起來都覺得,嗯...有點渴。07-15 16:08
月光琉璃
這些機會...都不屬於我...對我說"ㄩㄇ"的倒是很常遇到...

07-15 16: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jtsai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 後一篇:[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ittingisok愛看小說的你/妳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二十五章 秒殺 愛情x都市x調酒x演藝圈x微奇幻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