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18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07-11 15:12:48│贊助:56│人氣:6572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18 『歌舞的間歇之時』

譯者:cutoren
校對/潤色:流星雨(Meteoroid)

結束了與尤里烏斯重要而無聊瑣碎的交談的昴,隨後帶著艾米莉亞和碧翠絲兩人來到了『水之羽衣亭』。

「在庭院的時候,貌似非~常友好地與尤里烏斯說上一番話了,都說了些什麼呢?」

「首先,和那傢伙非常友好是錯誤的啊。那你覺得我們說了什麼呢?」

「下次,一起去什麼地方遊玩之類的?」

「學校的朋友!?」

暫且不談艾米莉亞所言那般隨便的關係,就算假設尤里烏斯和昴是就讀於相同學校那樣的關係,為了展示學園內的階級而隔開的差別,他們是絕對不會被編入同一班的。學校裡可以說是易於理解的差別社會啊。
某種意義而言,與貴族社會相似的排他性這樣的事情難道真的會不存在嗎?

「這麼一想,不論是這個世界或是另一個世界,世事的艱辛都是不會變的吶……」

「喂、喂,到底說了些什麼呢~?」

「以敵情視察為目的,不安地打聽了最近的事情而已喲。在廳裡的事件的發展形勢。『前方會有什麼樣的事情在等待著?』之類的,『那又會怎樣?』之類的話題。」

「那不算是朋友嗎?」

艾米莉亞像是不可思議那般把頭傾向一邊,昴也是『哎』了一聲把頭歪向一邊。
如果考慮那份無聊瑣碎的話,感覺也確實是挺像是朋友的,但畢竟是自己和尤里烏斯,所以不應該是那樣的。不是朋友,而是更加令人討厭的某種東西。
雖說無法具體的說出那到底是什麼,

「嘛啊,總之不是朋友喲。只有那個是不會錯的。」

「真執拗……」

艾米莉亞以呆然的表情,往在一旁的碧翠絲的方向看去。對於那個視線,碧翠絲並不以言語回答,而是嘆了一口氣,作出了無聲的回答。
那兩人所營造出的相互理解的氛圍,實在是讓昴感到了排擠感。

不管怎樣,在庭院裡與尤里烏斯的談話內容——實際上是環繞於萊茵哈魯特以及維魯海魯姆,還有那個亨克爾的阿斯特蕾亞家族的問題。
就這樣將之如實傳達給艾米莉亞的話,昴的內心會感到愧疚。
雖說也有躊躇於輕率地泄露他人的家事這樣的事情,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不願給艾米莉亞添加不必要的煩惱吧。

畢竟這是無可奈何一類的,棘手的問題啊。

阿斯特蕾亞家族那被刻畫下的根深蒂固的詛咒,不是他人得以輕易接觸的東西。
尤里烏斯也是深明其理,因而僅僅只向昴闡明一切的吧。大概也有著承認了昴成長為得以顧及這一層面的顧慮的人的因素在內吧。
——總覺得,胃裡泛起了一陣噁心的瘙癢感。

「所以呢?昴。雖說邀請我一起散步是很開心,但你又有什麼企圖呢?」

「————」

昴正與無法傾述的焦躁搏鬥之時,突然微笑起來的艾米莉亞說出了這樣的話。
一瞬之間因驚嚇而啞口無言的昴,眨了眨眼並聳了聳肩。

「太難聽了喲,艾米莉亞碳。企圖或其他的什麼的,只是純粹在實行著想要和艾米莉亞碳一起在美麗的水之都親親熱熱地四處溜達這樣的願望而已哦?頂多也就只有一絲絲想要把你引誘到水龍潑水之處,然後鑒賞被濺得渾身濕透而若隱若現的艾米莉亞碳之類的邪惡企圖——這樣的念頭而已哦?」

「呼~嗯,居然那麼說啊。昴,你還真是倔強的頑固之人啊。就算是我,還是知道那麼輕飄飄的事情才不會是真正的理由這種程度的事情的。」

「……」

艾米莉亞鼓起了不悅的臉頰,昴以為難的神色用手按著額頭。像是尋求援助那般望向碧翠絲,然而在艾米莉亞與昴之間步行著的少女卻是抬頭望向昴的方向,並以與艾米莉亞相同的神情以及目光責難著昴。
沒有同伴的孤軍奮戰,昴很快便放棄並舉起了雙手。

「好吧,我投降。對不起。把艾米莉亞碳濺濕的作戰不做了。」

「ス・バ・ル」
(註:「昴」的日文漢字唸法)

名字被怒聲呼喚,昴將舉起的雙手放下,這次才確確實實地投降了。

「昴你這小色鬼!」

「雖然是由作為指導者的我來說,但還真是完美的時機啊,艾米莉亞碳。只是,現在只有我能作為獎勵了……是是,這可是認真的呢」

「真是的。 」

對於將手舉起並展示『打你哦』的神情舉止的艾米莉亞,昴只能苦笑。

「原本也不是非得隱瞞不可的事情就是了,只是想給你們製造驚喜而已啊。現在,我們正在前往普利斯提拉的都市公園就是了,而昨天我正是在那裡和『歌姬』不期而遇了。」

「哇,是那個『歌姬』小姐啊。呃、那麼,難道說今天也?」

「閃閃發亮的眼睛還真是可愛呢。對,已經取得了傳說中的『歌姬』的聯繫方式。嘛啊,雖然也不是說不信任奧托的交涉能力,但我也是相信著他那在緊要關頭之外都會栽跟頭的那份霉運的。所以,作為保險的意義吶,」

「原來如此。和『歌姬』小姐變得友好,進而拜托『歌姬』小姐親口要求奇利塔卡先生把魔礦石轉讓給我們。」

「就是那樣。做得很棒。」

昴在頭上比了一個大〇以示正確,艾米莉亞則是天真無邪地感到喜悅。
實際上,雖然自然不會像是艾米莉亞所說那般簡單明了的往來,但也沒有必要指摘出來使得艾米莉亞的氣勢受挫吧。
艾米莉亞純粹只是期待著與莉莉安娜親密相處而已。昴只要作為在背地裡蠢動的各種事物的秘密擔當就行了。

「然後就只要警戒艾米莉亞和莉莉安娜之間產生化學反應那樣的事情就好了嗎……」

「化學反應?」

「我覺得艾米莉亞碳和莉莉安娜,看起來相性挺不錯的。」

「是嗎?呼呼、是真的話就好了吶。」

雖說對純粹只是在期待著的艾米莉亞有些抱歉,但昴早已對在這之後的探訪將會帶來的疲勞感有所預感而稍微感到精疲力盡了。
一邊祈禱著莉莉安娜就在作為目標的公園裡,一邊卻也不是沒有『希望不在就好了吶』這樣的想法——這樣不可思議的狀況。
當然,要是她不出現的話就會變成單純的與艾米莉亞約會了——雖說想要避開那樣的狀況,但是單純的約會貌似也不錯。

「艾米莉亞碳,不與我一起乘搭水龍Cruising巡航嗎?我覺得那樣做才更有意義,而且為了兩人今後的發展也是很不錯的就是了」

「雖然我並不知道Cruising是什麼,但如果那是指船的事情的話,昴不是會變得惡心暈眩的嘛。因為我覺得背昴會很疲倦所以不要」

「更何況公園已經近在眼前了喲なのよ。要放棄嗎かしら ?」

像是牽引那不幹脆的昴那般,牽著昴的手的碧翠絲不斷向前邁進。
這次毫無躊躇地便抵達了目的地,昴也是,在看見了公園的入口了以後除了放棄抵抗以外什麼也做不了。

在中央設置了噴水池的都市公園,在朝與晚的間隔的這個時段正是空前盛況。
因為,公園裡聚集的觀光客的數量比起昨天還要多。

「雖說因為早到了,所以也考慮了莉莉安娜不在的可能性……」

看到了聚集起來的人潮,那份擔心貌似也就只是杞人之憂而已。

今天的歌姬獨奏會也依然是好評如潮,得以聽見狂熱聽眾的從不間斷的打拍子又或是喝彩——如是支配著公園的氣氛。

「打拍子和喝彩?」

「今天和昨天不同,看起來還真是搞得相當熱鬧呢なのよ 」

碰上了和昴相同的疑問,碧翠絲也大幅度地將頭給傾向一邊。
雖說今早的魔法器所放送的確實也是那樣的,但莉莉安娜的歌聲基本上都是安詳地籠絡內心,再悄悄地將觀眾的現實感奪走的。正因為有著那樣的認知,眼前這股狂熱也就有著非常巨大的違和感了。
在本該如此的東西裡,混入了不相稱的東西般的違和感。

「大家看起來都很享受呢。不愧是歌姬小姐。」

雖然艾米莉亞正眺望著那份喧囂並在雙瞳裡浮現出了期待的神色,但昴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預感。
朝著將前面給堵塞的觀眾們所包圍起來的場所走去,感到了像是後悔般的感覺。

「————」

但是,無法編織出具體的言語,昴因而無法出聲制止。
更何況艾米莉亞正期待著眼前的光景。究竟應不應該背叛因那份期盼而閃閃發亮的紫紺色的雙瞳呢——至少昴的決斷已經是來不及的了。

群眾的那份狂熱不久便由打拍子進而轉為雷鳴般的掌聲。
那也就是說,他們所環繞著的某種東西正迎來結尾。然後,因興奮而雙頰透紅並站了起來的他們的視線所集中的場所,也就變得得以看見了。
然後在那裡,

「真是非常棒的舞蹈啊!我,在看到了這絕不尋常的舞步後不經意間就失禁了喲!」

「你那才是相當讓妾身取樂的歌曲與演奏。此乃大義。僅憑技藝便得以感受到這等程度的歡愉已是時隔良久了。」

那麼說著並緊緊地相互握手,那是『歌姬』與赤紅女人的身影。
正如那不好的預感一樣。

※ ※ ※ ※ ※ ※ ※ ※ ※ ※ ※ ※ ※

今日也依舊見證了,觀眾不停地以含淚欲哭之聲傳遞出對莉莉安娜的演奏以及歌聲的感想這樣的事情。
若要說有著與昨日不同的部分的話,那就是對於站立在莉莉安娜一旁的普莉希拉也是被投以了『舞蹈太厲害了』、『太感動了』、『下次也會來看的』這樣的聲援了吧。而對於那些聲援,普莉希拉也是心情愉悅地一邊以握在手裡的扇子扇著自己,一邊落落大方地點首回應。

像那樣粗略地完成了與粉絲的交流之後,留下的就只剩上述的兩人以及昴他們而已。發現到了無所事事地站著而顯得突兀的己方,莉莉安娜的雙馬尾彈跳了起來。到底是什麼樣的原理啊。

「哦呀呀 !在那裡的不是菜月大人以及艾米莉亞大人嗎!而且菜月大人的幼女大人也在一起,有何貴幹呢?」

「『幼女大人』是什麼啊。昴,說明看看。」

「讓說出口的本人來說明啊。好吧,給你糖果所以乖乖好嗎」

「只是這樣……(舔)……是蒙混不了的哦かしら ……(舔)……」

把攪動著口中甜食的碧翠絲放置在一旁,昴朝著宛如狗狗的尾巴那般咕嚕咕嚕揮舞著雙馬尾的莉莉安娜走去。雖然身旁的艾米莉亞已對歌姬的誇張反應瞠大了雙眼,但莉莉安娜所展露的本性還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雖說才時隔一日,今天也是盛況當前吶。你今早也是被奇利塔卡趕了出來了——這樣說可以嗎?」

「不~是 !嘛~,就是那樣。作為惹人憐愛系的我,被那般誠心誠意地懇求了的話,就應該有所回應——這難道不是好女人的表現嗎,我是這麼想的 」

「所以,被狠狠地趕了出來的前提之下還覺得舉辦獨奏會也沒問題……」

在挺起了平坦的胸脯並做出擺弄並不存在的鬍子這樣的動作的莉莉安娜的旁邊,看到了以雙手懷抱豐滿的胸脯的普莉希拉。她意識到了昴的視線,明顯的以輕視的樣子哼了一聲,

「從剛剛開始就在幹什麼呀,你。即使允許了你被妾身的舞姿奪走目光的地步,但居然以下流的視線看著妾身之類的,也太無禮了吧。即便能夠接受男性被妾身的美色所迷惑,但所允許流露出的也只能有吞一吞口水,頂多以聞聞妾身的遺香作為對於夢想的鼓勵而已」

「即沒看到你的舞姿,也沒有變得興奮啊。我只喜歡像艾米莉亞碳這樣清秀的類型。你這種極具魅力的身體反而是讓我興致索然的類型。」

「比起妾身更喜歡窮酸的半魔,不愧是作為擁護者的無可奈何之舉呢。雖說如此,妾身也並非是不允許世上存在怪異癖好之人的這等程度的狹隘。更何況要是不能理解真正美麗的事物的話,只能說你的目光過於短淺也是沒辦法的事。」

昴感悟到了對於反擊自說自話的普莉希拉的唇舌的無能為力。
這是價值觀的差異。對於堅信世界的真理就是自己的普莉希拉,昴無法以的常識性的思維去爭個雌雄。
不論如何,

「舞姿什麼的,也就是說普莉希拉跳過舞了嗎?」

「對錯過這件事而後悔吧。對於妾身而言,要是無法提起興致的話幾乎不會舞動起來。也就是說,這位藝人的歌曲裡有著值得將之獻上的東西就是了吶。」

對於一臉震驚的艾米莉亞,普莉希拉展示著莉莉安娜回答道。
昴因那樣的回答而震驚,而莉莉安娜則是翻起了白眼。無視了那保持著像是吹著泡泡般的反應的莉莉安娜,昴轉而直直地盯著普莉希拉,

「你跳過舞了、呢。陡然之間還真是難以置信就是了吶」

「那麼,你又要怎麼看待方才那群愚昧之人的狂熱?雖說那裡的藝人的歌聲裡頭確實宿有魔性,但要是沒了妾身的舞蹈,聽眾們就會變為僅僅只是在聆聽的傀儡了。雖說那也是享受歌曲的樂趣的方式,但妾身可不喜歡。反正那些傢伙們無論如何都是愚蠢且蒙昧無知的,那麼他們只要以符合他們的行徑為妾身的內心增添色彩就行了。」

「……也就是說,笨蛋就應該像個笨蛋一樣來胡鬧耍笨反而會更快樂?」

「哦。明明是一介凡人頭腦卻轉得飛快吶?」

對於普莉希拉那感到佩服般的發言實在是高興不起來。
更何況也感到了普莉希拉一個弄不好早就已經連在廳裡見過昴這樣的事情都忘記了的跡像。畢竟也不能說只要能夠記得艾米莉亞的話也就不礙事了。

「但是但是,普莉希拉大人、艾米莉亞大人。讓人心情激動的當今的話題人物們集結並蒞臨於此,我,真是太感激了!」

那是勉強將逐漸變得險惡的氣氛給維持了下來的莉莉安娜的反應。
不愧為知道兩者間的敵對關係的她,竟擔任了昴他們之間尷尬氣氛的調停人。那糊裡糊塗的發言恐怕也是有意而為之的吧。

「誒嘿嘿,是說我的歌聲就是如此的美妙嗎ぁ ?真是的真是的 ,真令人害羞吶啊 ,誒、嘿嘿、嘿、嘿」

「不,這是本性如此吶。」

看到了因得意忘形而變得飄飄然並陷入害羞的狀態的莉莉安娜,昴發現到自己想多了而垂下了雙肩。然後昴突然留意到了普莉希拉的周圍並無他人這件事,

「你,是一個人嗎?阿盧或是那可惡的混蛋、又或是可愛的執事君呢?」

「妾身讓修爾特去散步,他卻迷路了。雖說非常的努力,但卻任何事情都做不好這點還真是可愛的傢伙吶。因為把阿盧帶在身邊的話嘮嘮叨叨挺煩人的所以派遣出去了。至於那可惡的混蛋,妾身並不知道。說不定正進出酒館吧。」

「『可惡的混蛋』居然是相通的語言吶……」

昴因意外地得到正經的回復而驚訝。順帶一提,對於本應被自陣營所歡迎的、針對亨克爾的惡意接待也是。
雖說能夠理解那是被那般對待也是理所當然的人物,但要真是那樣的話為何還要將他拉攏進自己的陣營呢?

「反正,大概也會說什麼,因為很有趣之類的就是了啊……」

「你這不是很清楚嗎。嘛,拉攏的理由之類的只是些小事喲。原本,對於妾身而言,那些自我推銷而來的人只要被妾身判斷為說不定能夠作為餘興排上用場的話就會歡迎,僅此而已。要是成了妨礙無論何時都能拋棄。那傢伙也頂多是符合那種程度的人吧。」

「不,怎麼說呢……可一點都看不出他符合哦?」

總覺得正是因為並不符合,才會惹得普莉希拉不高興並將他痛毆一頓就是了。或許對於普莉希拉而言,大概就連那樣的事情也都是無需掛心的吧。

「但是你看,你不覺得危險嗎?雖然由我這個在帶著艾米莉亞碳出門的時間點上的人來說也是挺沒有說服力就是了。」

「不過是三個隨從不在身邊而已,妾身能有什麼危險。他們在身邊會是優勢之類的,那是在後背追趕妾身的你們才會認為的事情吧?」
//あれらがいたところで利點など、真後ろが見えるぐらいのものであろう」

「啊~,是嗎~」

那是相當乾脆地便將算不上是戰力的阿盧他們歸入悲催一類的判斷。但,在實際見過了普莉希拉的動作之後,會認為那就是如此單純的事實也是無可厚非。
普莉希拉在廳裡展示出的動作,正是那般超越人類的領域。

「說起來,我也是有著被踢碎下顎的經驗吶。」

將王都作為起點的循環之中,昴曾一度惹得普莉希拉不高興因而顏面遭她狠踢。那時候,僅憑一擊,身體便被踢飛到將近房間的天花板的高度並陷入半生不死也是事實。
回想起來的現在,像是感到了當時破碎下顎的劇烈疼痛。

「所以,把阿盧他們拋在一旁到處走著,然後就見到了莉莉安娜嗎?」

「即便只是都市的景觀,卻也相當慰藉了妾身的無聊之感吶。與王都那般狹窄的構造不同,這個都市有著值得觀賞的地方。像那樣享受著水的流動時,歌聲傳入了耳朵——也就是這麼一回事」

「呀~,在剛開始突然之間舞動著亂入的時候,還真是不知道會變得怎麼樣呢。偶爾也是有的呢 ,魯莽的混入了我的演奏裡並改變了氣氛的人。雖說大多數的場合會以歌聲來打擊並讓他們改變心意就是了。」

「你,還真是沒有『歌姬』的樣子呢……」

將亂入者以歌聲擊退之類的,太過搖滾了。
而且,說真的,對於唐突地以舞蹈參與其中的普莉希拉的行動力也是相當震驚。然後觀眾居然被俘虜到了那樣的地步,也就是說普莉希拉披露了與之相符的舞蹈吧。

「雖說拋下妾身並擅自拉攏人心之類的也太過肆意妄為了,但你的歌聲裡確實有著那種程度的價值。怎麼樣。來到妾身的身邊吧。讓妾身賦予你在妾身期望之時,在妾身的宅邸裡演奏歌曲的榮譽吧」

「————」

也就是說相當欣賞莉莉安娜的歌聲嗎,普莉希拉還真是將非常無理的要求朝她刺了出去啊。雖說那也就是將她作為專屬樂手來迎接的主張,但其中普莉希拉強制的含義卻也是分外強烈。
對於她萬一無法成為自己的東西這件事的怒氣,增長到了與對她的欣賞相等的程度——如此可怕的含義。
然後,莉莉安娜說道,

「非常感謝!這是多麼光榮的評價,我也非常高興!但是!但是!但是!請允許我拒絕!」

她並不知道普莉希拉那可怕的部分、同時她也不是讀得懂空氣的類型。
於那份恐怖的無知,以少根筋的爽朗謝絕了普莉希拉的提議。

「齁,拒絕麼。為何呀?」

果然,作出回應的普莉希拉的聲調降了下來,瞳孔的神色也改變了。
寒顫、並非當事者的昴竟也感到了刀尖拂過後背般的惡寒襲來。

一句話,那是說不定會變得致命的氣氛。
在布滿緊張感的世界裡,莉莉安娜撫了撫手裡的樂器的盒子。

「我是莉莉安娜,吟游詩人。雖說現在確實是像這樣被請求而留在了都市裡,但我是早晚會隨風飄蕩、再次流浪的旅人之身。不被土地所束縛,不被他人所束縛,那才正是我的職業形式——這樣的生存之道是早就已經決定好了的。」

「因而拒絕了妾身的邀請,嗎。」

「不論是母親、或是她的母親、還有她的母親的母親,我的一族都是那樣一路走來的。我們是舍棄一切有形之物、僅以歌聲殘存於人心之中的一族。任誰都無法把風給包圍起來、把歌聲給遮蔽。因此,」

「————」

「雖說對於您的邀請感到非常高興,但請容許我拒絕。畢竟就連我也無法得知何處將會響起我的歌聲,因為一切都已託付給風來決定了。」

舉起樂器,自豪說著話的莉莉安娜的表情裡,沒有一絲一毫的迷茫。
在她的表情裡,不論是平常她的所浮現出的舔舐世間般的、腐敗般的、戲弄般的神色,又或是像是挑弄他人的神經那般故意觸怒他人的氣氛都不存在。
僅僅只是,游吟詩人——以歌聲將故事流傳下去的,那樣的生物的豪情壯志而已。

聽了莉莉安娜的回答,普莉希拉保持著挽著手臂的姿勢閉上了一只眼睛。然後剩下的一只眼睛——普莉希拉將她那宛如沸騰的岩漿般的赤紅目光直勾勾地朝她射去。
然後對於莉莉安娜那毫無動搖的表情,普莉希拉忽然吐了一口氣,

「——很好。那份信義、也是一種樂趣。允許了,庸俗的是妾身這一方啊。」

「不不,那樣的事情。我這方才是,非常的抱歉喲。」

對於唇角綻放開來的普莉希拉,就像是理所當然一樣,莉莉安娜如是回應道。
說真的,對於那兩人的互動,昴除了啞然以外什麼也做不了。斜眼看到了昴那傻裡傻氣的臉龐,普莉希拉像是不愉快般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凡人。那個表情是在想著什麼事情嗎。」

「還真是想不到震驚以外的任何事情了啊。我明明還以為你一定會將拒絕了的莉莉安娜一分為二而瑟瑟發抖的……」

「還真是荒謬的擔心吶。」

雖說那是哼了一聲並如是說道的普莉希拉,還真是完全沒有那樣的感覺。
在聽到莉莉安娜的回答之前,普莉希拉原本毫無疑問是打算要殺死她的。至少由昴看來,那最多只是在決定要不要那麼做的緩衝時間而已。莉莉安娜之所以能夠得救,難道不是因為偶然的,天平並沒有朝惡劣方向傾斜,僅此而已的幸運嗎。

「但是,我也是稍微感到了一點意外也說不定。因為我所想的普莉希拉是個只要是想要得到的東西就無論如何都要得到手的人不是嗎。」

昴忍耐著不去踩踏的地雷,就這樣意想不到地被艾米莉亞給狠狠踩了下去。
對於直率地將對普莉希拉的印像脫口而出的艾米莉亞,昴不由自主地伸直了背脊並窺視普莉希拉的樣子。但,普莉希拉對於艾米莉亞的話語只是閉上了眼睛,

「說什麼蠢話,半魔的風情麼。你那如同被雲霧所蒙蔽的眼睛,又能知道妾身的什麼。無禮的侮辱也是有限度的哦」

「還真是得理不饒人女孩呀な。如果有著對他人無可奈何的出身評頭論足的閑暇的話,不如去反省那不論由誰來看都會那麼想的、自己的言行舉止來的好。貝蒂會說那麼做才更會是對雙方而言都有意義的喲。」

「碧翠絲……」

對於普莉希拉那毫不留情的謾罵,碧翠絲緊握了一臉困惑的艾米莉亞的手。普莉希拉則是以像是剛剛才首次發現了代替艾米莉亞回嘴的碧翠絲的存在的表情揚了揚眉,

「童女還真是敢說吶。先說好了,妾身所展示的寬宏大量可與年齡無關。如果你有著自己年幼就會成為被放過的理由之類的誤解的話,你最好現在立刻把態度給改過來。」

「還真是無謂的多管閑事啊。先說好了,小姑娘。你才是,如果認為貝蒂只是和外觀一樣的話,只會付出慘痛的代價而已。」

火辣辣的敵愾之心在碧翠絲與普莉希拉之間爆裂著。
穿著禮服的兩個少女,看起來說成是相性非常惡劣也行。
雖說昴絲毫都沒想過碧翠絲會輸,但畢竟這原本就是只要到了兵戎相見的時候,問題就自然會發生的組合——候選人就是那樣的關系。

「不要這樣,貝兒。雖說普莉希拉令人火大這是事實,會吵起來也是沒有辦法的就是了」

「別阻止貝蒂哦,昴。艾米莉亞被那般愚弄,你也不生氣嗎。給我看看你的男子氣概啊。」

「可以不要說那麼可怕的話嗎!?更何況……」

碧翠絲之所以會憤怒是因為艾米莉亞的存在被輕視了。昴對於那將指向自己的罵聲之類的延後處理並憤怒著的碧翠絲感到了不合時宜的感傷。
而且,並非別的某人,而是甚至就連當事者的艾米莉亞也是一樣的。

「碧翠絲,我沒事的。」

拉著先前走出的碧翠絲的手腕,艾米莉亞溫柔地摸了摸少女的頭。碧翠絲對於那樣的動作,在一瞬之間,僅向昴他們展示了快要哭出來一般的表情。
但那也只是一瞬之間的事情而已,朝普莉希拉睨視而去的那是已取回平時的表情的碧翠絲。

「對於撿回一命這件事而感激吧。」

「那是你那方才對喲。你只要感謝你自己那可愛的容貌就行了。」

碧翠絲鼻息紊亂地吸著氣,普莉希拉也微微地哼了一聲。
說實話,雖說普莉希拉最後的台詞像是在褒揚著碧翠絲的容貌,但正處憤慨之中的碧翠絲卻是沒有察覺到的樣子。總之是因為可愛所以放過了——這樣的解釋沒問題嗎。真是不明白。

「你還真是無可理喻的女人吶……。」

「這是當然的吧。居然想把女人,尤其是妾身給看透之類的,也太過傲慢了吧。」

「是在說是我不好嗎……?原本明明你對莉莉安娜說了『想要你』云云才是事件的開端的。」

結果,普莉希拉允許了不將莉莉安娜納入掌心之中的真意依然是個謎。昴將那想要知道其真意的意圖注入了視線並朝她看去,出乎意料的,普莉希拉以扇子遮蔽了嘴角,

「這世間的一切都是妾身的東西哦。那麼也就沒有將那些美麗的東西、崇高的東西給納入掌心的必要之類的了。那些只要繼續存在著、只要仍然存在的話就可以了。」

「…………」

「這世間的一切都是妾身的庭院,也就是說鳴囀的小鳥會在哪裡歌唱之類的並不是問題。放入籠子?庸俗;從外敵手裡守護?庸俗——這些全部都很麻煩啊。」

那是將昴的想法吐露為愚蠢之物的普莉希拉的美學。
對於她那將異己拒於千裡之外存在方式,昴啞口無言。

也不是說不明白其中的意義、理由。
但是,她所看見的事物與昴所看見的事物規格不同。
因此,昴大概一生都是無法理解她吧。

坦率地認為那是恐怖的。但是,卻也可以這麼想。
這恐怖的感情,或許,也可能是會讓人仰望、憧憬的情感。

說不定那正是阿盧之所以會追隨普莉希拉的理由吧。

「撒、撒、撒!看這裡!趁著大家也冷靜了下來了,不如讓兼任親善大使的我好好展現歌喉一番吧!對對,就這麼辦吧!」

就這樣,宛如將至今為止的氣氛給劃破那般,莉莉安娜唐突地如是提案道。她從盒子裡將琉麗列拿了出來,並猛速奏響其弦,將全員的視線都集中到自己的身上,並咕嚕咕嚕地搖擺著,

「僅此一次,還請普莉希拉大人別以舞蹈混入、只要純粹地享受歌曲就好了。我也會將我的火力全開!絕不留有一手的歌·姬ウ・タ・ヒ・メ !敬請觀賞~!」

「哦」

聽了莉莉安娜的大話,普莉希拉變得一副引起了興趣的表情。

「艾米莉亞大人也是,看起來先只是前正當歌曲終了之時才到達的樣子。如果可以的話,不是將我視為只是以可愛為賣點的歌手,而是將我作為以得天獨厚的歌聲與超卓的演奏技術來掙點小錢的詩人來看待就好了」

「哇,真的嗎?」

「雖說我們是一點都不華麗的聆聽者就是了,那樣你也會滿足嗎?」

先姑且不論莉莉安娜的主張如何,艾米莉亞對於她的演奏與歌聲饒有興致這點卻是毫無疑問的。那是被先前的互動給吸引,並一臉不計後果想要接受莉莉安娜的提議的艾米莉亞。

在艾米莉亞與普莉希拉微妙的距離感裡站著,莉莉安娜進入了准備狀態。然而,在那之前莉莉安娜招了招手並呼喚昴,並以悄悄的、細微的聲音,

「菜月大人,菜月大人。雖說是我個人之見,難道說艾米莉亞大人和普莉希拉大人感情並不是很好嗎?」

「先不說是你的個人之見還是什麼,如果知道她們的立場的話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嘛。再加上,因為普莉希拉基本上不論是對誰相性都不好,所以跟艾米莉亞也就是那個樣子喲。」

「這可是件大~事啊っ !」

莉莉安娜感到震驚,而她的頭發像則是警戒著的狗尾巴那般跳了起來。神經不會是相連著的吧。好想要抓起來拉拉看。

「那麼那麼っ ,這裡就讓我來兩肋插刀,將兩人給魅惑與歌曲的世界裡吧。啊!剛剛,在說兩肋插刀的時候做了令人討厭的想像了不是嗎?不行喲ぅ ,那麼做是很不檢點的吶っ 」

「在一句台詞裡同時說出令人佩服的話和讓人輕蔑的話是很疲憊的所以不要再這樣了好嗎?」

昴一邊對於表現得宛若狂人卻能夠關懷他人的莉莉安娜感到佩服,一邊卻在嘆息。以歌聲將惡劣的空氣一掃而空,說的就是如此簡單明了的事情啊。
雙方都是對莉莉安娜的歌聲抱有興趣的同伴。就算是普莉希拉,在她所非常欣賞的莉莉安娜的歌曲之中,也是不會對艾米莉亞作出冷嘲熱諷之類的吧。

「為了讓大家能在我高歌一曲後開飲暢談,可否勞煩菜月大人去準備些茶水來呢?如果甜蜜的點心也能備好,想必心情也能夠歡欣雀躍,一口氣拉近彼此的距離。不覺得嗎?不覺得嗎?」

「不覺得」

「為了讓大家能在我高歌一曲後開飲暢談,可否勞煩菜月大人去準備些茶水來呢?如果甜蜜的點心也能備好,想必心情也能夠歡欣雀躍,一口氣拉近彼此的距離。不覺得嗎?不覺得嗎?」

「這什麼啊,要是不說『是』就無法前進的類型的鬧劇選項?」

對於莉莉安娜那不論是情緒還是台詞都一字一句毫無變化的強制選項,昴只好死心並選擇了『是』。雖說那是忽地表情變得明朗的莉莉安娜,但也不是說沒有緣由。
居然能夠在『人類』與『莉莉安娜類』之間得以實施對他人有所顧慮之類的高難度交流還真是想都沒想過。

「就是這樣,我會在莉莉安娜的歌曲期間去買一些小吃。艾米莉亞碳不要吵架,乖乖的等我回來哦。」

「真是的,不擔心也不會有事的。我又沒有想要和普莉希拉吵架的打算,所以不用擔心喲。」

昴為了慎重起見而如是對艾米莉亞說道,而格格笑著的她卻是那副樣子。雖然也不是在懷疑艾米莉亞就是了。不如說就算艾米莉亞不發起爭吵,由普莉希拉那方拉開爭吵的序幕的可能性還要更高這才是無可否認的。

「碧翠絲。要是發生了什麼艾米莉亞碳就拜托你了哦。」

「我知道的喲。那個女孩,要是再說些無聊的話的話就讓她變成焦炭好了。」

「也請你不要吵架哦,拜托了哦。」

姑且把之後的事情交托於比起艾米莉亞更加容易意氣用事的碧翠絲,昴便要離開公園了。在那之前,

「普莉希拉,你,有不吃的食物嗎?」

「真意外吶。如你這般的凡人居然也存有關懷他人的機能嗎。嘛啊,好吧。既然是獻於妾身之物,那就准備些相應之物吧。要是獻出了無趣之物的話,妾身可是會對於你所伸出的手掌而抓著你的頭並還給你的哦。」
//つまらぬものを獻上するのであれば、差し出す掌に貴様の首を乗せて返すことになるぞ

「明明都不是因為猜拳猜輸了而被差遣,為何非得突破這麼殘酷的條件不可啊!」

昴想著,要是有賣具有挑戰性的珍饈美味的話,就把那個給交出去好了。
普莉希拉則是作為普莉希拉,因昴的回答而不高興地皺起了眉頭,

「猜拳……猜拳?」

這麼說著並把頭傾向一邊。
不只是忘記了昴,搞不好就連猜過拳這樣的事情也都忘了也說不定。已經,不知該說什麼好了。各種意義而言,還真是沒有與之打交道的價值的少女啊。

「昴,要小心哦。」

「要是發生了什麼就立刻呼喚貝蒂喲。」

被艾米莉亞與碧翠絲兩人所目送著,昴揮了揮手。那之後對於莉莉安娜那像是要拋媚眼那般把雙眼給閉上的餞行也敷衍地揮了揮手,接著便奔離了公園。

離開不久便微微傳來了琉麗列乘著風而來的旋律。
一邊從背後聽著那樣的旋律,昴一心想著盡快趕回來、一心想著要是自己一點都沒有攙和進獨奏會可不行,從而將力量注入了奔跑著的雙足。

※ ※ ※ ※ ※ ※ ※ ※ ※ ※ ※ ※ ※

然後是昴從公園離開的十分鐘之後。

「我還真是廢物吶。」

購物完畢後從店裡離開,昴看了看袋子裡頭的物品並嘆了一口氣。
以准備點心為名堂,作為跑腿而離開的昴,瞄准了合適的商店並盡早地完成了購物。雖然途中被普利斯特拉的著名的珍饈美味——名為『奇那漿(Gina Jelly)』的珍稀食品引發了興趣,但實在是沒有將那個給買下並帶回給普莉希拉的勇氣。
雖說如果說成是害怕雙方陣營的關系惡化的話,聽起來是挺不錯的,但本意純粹只是懼怕普莉希拉的反應而已。

「但是,和『鰻魚漿(Unagi Jelly)』真相似吶……味道也會是那樣的嗎。雖然對於沒有勇氣去確認的自己感到可恥,但也不討厭這樣的自己。」

昴一邊對著自己復雜的自我審視發著牢騷,一邊以輕快而急促的步伐循著朝公園而去的道路奔跑著。
從離開算起真的只有十分鐘,也沒有傳自與碧翠絲作為契約者之間相互聯系的專用通道的異變通知。
即便知道那樣的事情,仍是抱有想要盡快回去的男子氣概——但是,

「哎呀,不好意思」

以快速的腳步轉彎,剛出到廣場時差點就要與某人撞上了。雖然慌忙地回避了,昴馬上轉過頭並發出了聲音。

「抱歉。雖然我認為並沒有撞到,沒事嗎?」

「喂喂,我說小哥。你那是謝罪的態度嗎。那樣的就應該給我展示更多的誠意、唔!」

差點與之撞上的男子以粗野的聲音回應昴的賠罪。雖然那原本是像是要找碴的舉止,但在看到了昴之後對方的表情也就改變了。
同時,昴這邊的表情也變得愕然,

「什麼啊,是珍嗎。你,即使被菲魯特雇佣了卻還是在做著小混混一般的事情嗎?」

「真煩吶!所以說了我不是珍了吧!為什麼你這家伙也在這種地方啊!」

如此口沫橫飛說著話的是延續昨天那糟糕的混混角色的拉琴斯。根據所聽到的菲魯特的話,他們理應是被吩咐辦事,並在都市裡別的旅館裡度過的,

「漢和頓沒有在一起嗎?一個人什麼的還真是稀奇。」

「不論是稀奇還是什麼,你到底知道我的什麼啊。我和你之間才沒有會讓你感到稀奇的程度的交流吧。煩死了、滾開」

「變得那麼冷淡了。我們明明是進行過生死往來的關係不是嗎?」

「不記得那樣的事啊!?」

對於自來熟般進行接觸昴,拉琴斯做出相當厭煩的對應。
對於昴而言,居然對他會有如此的親近感也是個謎。大概,昴心中的凡人感應器將珍漢頓作為凡人的同伙來對待了吧。
在這個世界裡所遇見的人淨是些非常厲害的人,因此偶爾與他們這種對手接觸的話就會露骨地松一口氣。
明明是一度殺害自己的對手,也就是說變得大膽了啊。

「總之!別管我啊!我現在,在工作中啊!」

「不務正業並給人添麻煩的你居然在工作什麼的……倫家好高興哦。」

「這誰啊!」

對假裝哭泣的昴咂了咂嘴,拉琴斯擺脫昴並朝人群中走去。被施予冷酷的反應,昴一邊撓著頭反省著。
要是不主動去意識那總是拿捏不好距離感的壞習慣的話,就會像這樣偶爾浮出台面。

目送著消失在人海之中的拉琴斯,昴再次為了返回而朝公園舉足踏步而出。而那雙腳,突然停了下來。

「嗯嗯?」

那是覺得可疑,並因心中疑慮而在喉頭間發出嗚咽聲的昴。
那個昴的眼前,正是停下腳步的原因——有著停下腳步的人們的身影。

拉琴斯所混入的人群統統停下了他們的腳步。看到了那樣的現像,昴也不經意的就此停下腳步。順帶一提,本應混入其中的拉琴斯被停下腳步的人牆給阻斷道路,因而一邊咂著嘴一邊從人海之中擠了出來。

「什麼啊,這家伙也是那家伙也是!到底在看些什麼?」

滿是焦躁地叫罵著的同時,拉琴斯也看向了群眾停下腳步並一齊把視線給投向的方向——頭上,高聳的建築物的屋頂。

那是格外高聳的建築物,同時在其高處的尖端鑲嵌著魔刻結晶的、持有鐘樓般的作用的建築物。大都市或是城鎮裡如同理所當然般設置著的那是被稱之為刻限塔的建築物,而在一個城鎮裡設置多個刻限塔這可是基本。
在都市普利斯特拉裡也是,以確認時間為由而四處散布著多個刻限塔。存在於那裡的刻限塔也是眾多之中的一個。
但是,

「——呀啊,還真是。打擾各位了。對不起呢。」

那裡有著從刻限塔所敞開的窗口之出到外面來,並在危險的邊緣站立著的人影。
那個人物以奇妙的打扮吸引著眾人的目光,並像是因沐浴著那些視線而感動那般發出了顫抖的聲音。

「謝謝。就真的就只是一點點,請讓我借用一下各位的時間。」

雖說是在說著謝罪的言辭,但比起謝意,總覺得有哪裡更像是優先與自己的意向的、自以為是的聲音。
顫抖的聲音破聲、刺耳,聽在耳裡也是激起了宛若狠狠地、不顧一切地將心髒給揪掉那般的不適感。
之所以會有那個奇怪的感覺,恐怕是因為深深受到那個人物的怪異外觀的影響。

——那個人物以雜亂卷著的繃帶將頭部給覆蓋,以僅剩露出的亮閃閃地閃耀著的雙瞳睥睨著世界。黑色的外套將身體緊緊地包裹著,雙腕綁著長而不規則的鎖鏈,其末端貼著地面拖拽著的同時,急促地在塔的上方左右來回走著。

對於無法從那份怪異姿態將視線移開的群眾,那個人物微笑了——恐怕,那是為了讓人認為那是微笑,而陰慘地歪曲那被繃帶給隱蔽起來的嘴角,

「對不起呢。我是魔女教、大罪司教『憤怒』擔當,」

說出了可怕的頭銜後,自報姓名。

「——名為席裡烏斯·羅馬尼空提。」

『惡意』,如是說道並獰笑了起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399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5 篇留言

ID有什麼意義

「為了讓大家能在我高歌一曲後開飲暢談,可否勞煩菜月大人去準備些茶水來呢?如果甜蜜的點心也能備好,想必心情也能夠歡欣雀躍,一口氣拉近彼此的距離。不覺得嗎?不覺得嗎?」

「不覺得」

「為了讓大家能在我高歌一曲後開飲暢談,可否勞煩菜月大人去準備些茶水來呢?如果甜蜜的點心也能備好,想必心情也能夠歡欣雀躍,一口氣拉近彼此的距離。不覺得嗎?不覺得嗎?」

「這什麼啊,要是不說『是』就無法前進的類型的鬧劇選項?」

08-04 00:57

ID有什麼意義
是否多了一段?

08-04 00:57

LeeSeaFood
樓上,沒有重複喔
是因為昴拒絕去買點心,所以歌姬才又故意重複一次
所以昴才會說這項是惡搞RPG遊戲一樣,明明有選項,作者卻強制玩家選他想讓人選的那個選項

08-09 14:33

Nasper
一樓可能玩的RPG不夠多XD
這梗滿好笑的wwww

08-21 16:12

chen290
NPC莉莉安娜
看到那段我直接笑出來

09-16 21: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yc763929各位巴友
RE:0 真好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