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長篇連載】血族 7/9 第二章 聖殤

作者:Cure│2017-07-09 13:08:41│巴幣:10│人氣:487



第二章 聖殤
 
 
 
  沐伸手,卻只抓到淡淡灰燼。
 
  即便是最強的血皇,在死亡面前依然什麼也沒留下。
 
  跪在地上,沐看著那個給予大地奇蹟的存在,殺死他父親的兇手。
 
  就在幾個小時前,他還是神州最強大種族的王子,此刻,他一無所有。
 
  母親死了、父親死了、族人滅了,本來,他也應該跟父親一同成為這片土地的肥料,但是卻意外活了下來。
 
  「我是日行者……我是日行者……哈哈哈哈哈哈!」沐瘋狂大笑。
 
  笑到不能自己、不停打滾、眼淚直流。
 
  最後,笑夠了、哭夠了,他向前幾步,拾起了殞落星辰。
 
  沐深吸了口氣,下定決心後將刀橫在了自己脖子上。
 
  「拜託了……一定要對我有效啊。」沐咬牙,用力一割。
 
  殞落星辰落下,沐也摀著自己脖子跪下。
 
  他本是想直接把整顆頭砍下來的,奈何他的力氣太小,只能割到一半的深度。
 
  一半……應該夠了……沐意識漸漸模糊。
 
  「沐……」沙啞的女人聲音。
 
  「有……人?」沐努力凝聚快要消散的意識,想看清眼前模糊的人影。
 
  人影穿著一身剪裁布質都極其良好的白袍,兩袖長過手臂,赤著一對白足微微懸浮於地表。
 
  燦爛的金髮遮住了女人的左臉,她伸出右手,對向生命正在流逝的血族遺孤。
 
  趴在地上,沐努力回應那隻伸出的手:「母……母……親……」
 
  意識中斷了。
 
 
 
  在戰爭結束後,最振奮軍心的莫過於對戰敗者的掠奪。
 
  但在血族腹地內的搜索,得到的東西卻遠遠對不起那些千年來為了討伐血族而犧牲生命的戰士。
 
  看起來像是國庫的地下坑洞內,除了被烈火燒盡的痕跡外什麼也沒有留下。
 
  那層高至腳踝的灰燼,彷彿在嘲笑著聯軍花了千年才贏得的勝仗,是多麼地沒有意義。
 
  眾聯軍首領在親自見了空空如也的國庫後,算是徹底心死了。
 
  在這些高手的眼力下,這個國庫裡根本沒有隱藏的暗道或掩飾的陣法魔法,是真正的空無一物。
 
  「至少,『上至一國之主,小到一芥草民,凡見血族,必將誅殺。』這條神州公約是不必存在了。」獨濁暗流冷冷道。
 
  「不可掉以輕心,至少在一百年內,我們還要不斷搜索無日血林及駐兵在血堡,看看有沒有漏網之魚。」精靈王阿爾迪多還是對血皇人間蒸發的事耿耿於懷。
 
  「聖主,貴堂聖女的葬禮務必讓貧僧參與,貧僧當年與聖女也有過幾面之緣。」梵海一乘天雙手合十。
 
  聖堂之主卻拒絕了:「佛之主,你的好意聖堂心領了,自阿彌日背棄信仰投靠血族後她已是本堂罪人,而本堂對於叛徒,尤其是擔任要職的叛徒,即便在死後對屍體也會有一番處治的,事關本堂隱私,就不便讓佛之主參與了。」
 
  「但聖女與本門頗有淵……」
 
  「佛主,這件事沒有討論的空間。」聖無疆面無表情。
 
  盟主西恩再次多看了聖無疆一眼,接著道:「既然血族只留了一座空城給我們,那我們也不要再多作停留了,我們六人各留下一批軍隊看守就趕緊回去吧,別忘了還有罪民的問題等著我們解決。」
 
  獸族羅爾點點頭:「那就如精靈王所說的期限來訂定吧,往後的一百年間,我們各派人手駐紮血堡並探索血林,如果期間內神州及血林都沒有血族的出現,到時候我們再來討論後續的方案。」
 
  其餘五人都頗贊同羅爾的說法,在留下部分人馬後便返回各自據點了。
 
  可以說,除了終結神州千餘年血戰被寫入史冊外,這幾名神州上最強勢力的頭領人物都沒有得到任何好處,況且他們也根本不在乎史冊這類東西,即便沒有終結戰爭,憑他們的身分就足以被記憶幾百年了。
 
  但,只有聖堂之主,在離開無日血林後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唯有他。
 
  唯有他,是這場戰爭最大的贏家。
 
 
 
  南神州,朝陽帝國。
 
  在帝國權力核心的聖臨市內,矗立著三棟各代表一方勢力的壯觀建築。
 
  帝國府、法盟、聖堂。
 
  而那一棟最龐大、不分平民貴族經過時都會向其行禮的建築,就是聖堂在南神州最大的據點,南聖所。
 
  身為聖臨市內最具威嚴的建築,南聖所代表著帝國對超凡勢力的畏懼。
 
  而掌管這股超級勢力的人物,正在南聖所的地下九層內,啜飲著保存了上千年之久的極品佳釀。
 
  「歐浮里歐不愧為神州最偉大的釀酒師,即便是擁有千年修行的我,也會為這瓶美酒心醉。」聖無疆眷戀地回味舌尖裡與鼻腔的美味,臉上笑容不止。
 
  在他的身旁,由絕種魔獸吞能虎之皮所製的真皮沙發上,坐著一名身著聖堂白袍,金色長髮遮住半邊左臉的冷淡女人。
 
  這女人只是盯著手上的酒杯,若有所思。
 
  見女人如此,聖無疆嘆了口氣,拿走了她手上的佳釀:「罷了,我不該對妳的個性改變有所期望,我們跳過慶祝的環節,來談正事吧。」
 
  聖無疆坐在了女人對面:「那個血族的小朋友,妳覺得該怎麼處理?」
 
  「烙上聖印,丟到噩夢議會,直到成年時再喚他出來。」女人沙啞的聲音沒有猶豫。
 
  「待這麼久?」聖無疆微驚:「從阿彌日懷孕的那天算起,那孩子的年齡不會超過十四。」
 
  「準確地說,現齡十三。他雖然擁有血族遠超人類的強悍肉體,但未經開發,連血瞳跟獵殺型態都沒有領悟,是該讓他在裡面待一陣子。」頓了頓,女人又道:「我用太陽神之眼觀察過他的肉體,親和能量與元素,但一輩子都不可能領悟氣。」
 
  「不能領悟氣啊……」聖無疆沉吟,道:「那倒也無妨,雖比不上血皇凜的三項全能,但能凝聚能量及學習魔法的肉體也是神州少有了……那麼,說說妳是怎麼發現這孩子的。」
 
  「用太陽神之眼搜索到血皇的位置我立刻就趕過去了,但當時血皇的所在已經是無日血林外圍鄰近東神州的地方,等我趕到時,血皇已經沐浴在陽光下煙消雲散。但我沒有立刻顯出身形,直到那沒骨氣的小鬼想用殞落星辰自殺時我才出手阻止。」
 
  「有其他勢力的人發現妳或血皇嗎?」對於聖無疆來說,這個問題至關重要;至於血皇殺死子民又自殺的原因,他已有了眉目。
 
  「沒有任何生命能在太陽神之眼的籠罩下隱藏。」女人輕撫左臉,難得微笑。
 
  聖無疆點點頭:「那就好。不過佛門那禿驢好像在懷疑阿彌日的純潔之身了,他甚至還找藉口想查看阿彌日的屍體,好在搜索血堡前我特別叮囑聖騎士先搜最上層的房間,這才搶先在別的勢力前找到阿彌日的屍體。」
 
  「佛門。」女人冷笑:「那一幫禿子只會攪和,等我得到完整的神體,一定要滅了那群垃圾。」
 
  「那是當然。」聖無疆此時也露出殘忍的笑容:「等妳神體大成,我得到純種血族的血脈,再加上議會的幾個長老,那時別說佛門了,連魔界裡那個存在我們都能一拚!」
 
  「那對於血族遺孤的處理,你的決定?」女人問。
 
  聖無疆沉吟了一陣,道:「你說過,那孩子是自該隱以來第一個能在陽光下行走的血族,甚至連殞落星辰他都能承受,只要沒有完全斬斷,他受傷的部分都能再次癒合,只是速度較慢,對吧?」他藉由女人的緊急傳訊早瞭解到一些事情。
 
  「但會留下明顯的疤痕。」女人補充。
 
  聖無疆點點頭,又道:「而且,我們並不能保證他的特殊體質能透過初吻傳遞給下個人,也無從實驗。要是被他噬咬,卻沒有繼承抵禦陽光的體質,那我就會成為神州上最可笑的存在。」
 
  「那就這麼決定了,我直接將他帶去那裡。」女人起身便要離開。
 
  「不用急,聖殤,在那之前,我們先會一會那位小朋友,看看他的意願。若是他願意配合,我們也不用花太大力氣……」聖無疆並不著急,傳音道:「審判長,帶那孩子上來吧。」
 
  不久,密室的陣法大門開啟,同樣一身聖堂白袍的審判長扛著沐進來了。
 
  不過相較於聖無疆與聖殤金色的聖堂標誌,身為審判長的標誌顏色卻是令人畏懼的黑,象徵著公正無私。
 
  將還沒醒過來的沐放至兩人之間,審判長行了個禮:「聖主,神使大人,人已帶到。」
 
  「辛苦你了,薩姆,接下來的事情就由我與神使接手。」聖無疆滿意地點點頭。
 
  審判長再度行了個禮,接著透過陣法大門離開了。
 
  「那麼,我現在就叫醒這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的血族王子吧。」
 
  聖殤朝沐伸出了手,臉上滿是睥睨。
 
 
 
  喚醒沐意識的,是打從出生以來都未曾體驗過的劇烈疼痛。
 
  「哇啊!」沐放聲慘叫,驚慌失措地彈了起來。
 
  他驚駭地看著自己的左手。
 
  本該有著手掌的地方,現在變成了一團血肉模糊的肉渣──像是被人硬生生捏爛似的。
 
  沐強忍著劇痛,環視著現在所在的空間。
 
  是一個由昂貴聖晶石吊燈所照亮著,及加持了至少六句禁言咒法的密室。
 
  他抬頭,左右兩張獸皮沙發上各坐著一男一女。
 
  男人有著一張俊朗但不失威嚴的臉龐,身著白袍,用慈祥的目光望著他;只露出半張臉的女人則翹著腳,十指交叉在膝蓋上,臉上不帶一絲感情。
 
  「是……是妳嗎……母親?」沐看著聖殤,抓著自己不斷失血的左手。
 
  「閉嘴,我不是你的母親,再用那兩個字叫我就把你的右手給一起捏爛。」聖殤嫌惡道,眼神像是正看著這神州上最骯髒的穢物。
 
  看著神似母親的女人用那種表情望著自己,這一晚受盡委屈的沐差點嚎啕大哭。
 
  「孩子,你不要奇怪為何聖殤與阿彌日如此相似。」聖無疆用溫柔地語氣引導:「她們可是雙胞胎呢,照輩分的話,你還得喊她一聲阿姨喔。」
 
  沐吃驚地望向聖無疆。
 
  這時他駭然發現,連這俊朗男人都與母親有幾分相似。
 
  「聖殤是聖堂神使,而我是聖堂之主聖無疆,當然,孩子,如果你願意的話,你也可以喊我一聲……」聖無疆的眼神充滿神采:「外公!」
 
  眼前的一男一女,是自己的外公跟阿姨?
 
  訊息來的太過突然,加上左手的大量失血,沐頭昏腦脹,感覺快暈過去了。
 
  「撐住,孩子。」聖無疆劍指一揮。
 
  金色的太陽之力離指,咻地切斷了沐左手那一塊血肉模糊。
 
  隨後那道太陽之力再一次變形,覆蓋在了斷腕之處,止血的同時竟又刺激著沐的手掌逐漸復原。
 
  這能攻又能治癒的金色能量,就是每個聖堂之人都得學習的太陽之力。
 
  此刻沐的手掌正以肉眼所見的速度開始長回。
 
  飽讀血堡藏書的沐明白,單憑自己未經鍛鍊的恢復能力是不可能做到這點的,更多的是聖主射出的那道太陽之力所助。
 
  而最令沐驚訝的是聖主對能量的控制,只見手掌復原後,聖主一招手又將那一絲太陽之力收回了體內。
 
  能夠讓能量離體已經算得上一方高手了,而讓能量離體後在將其收回,這可是神州頂尖的存在才能辦到的技巧。
 
  「不簡單啊,孩子,你竟看得出這一手的巧妙。」聖無疆的眼力何其毒辣,沐的神色變化自然是逃不出他的觀察:「這樣很好,在實力不足時,最重要的就是辨別敵我強弱的能力。」
 
  聖無疆止不住地頻頻點頭,對自己這個血族孫子滿意的很。
 
  「不過呢,孩子,你這樣的實力想在神州生存還是太過孱弱了。」聖無疆一副惋惜的樣子:「所以,在你的實力強到能獨當一面前,我們是不會讓你離開聖堂的保護的。」
 
  「保護?」沐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
 
  首先,自己正處在聖堂的控制下。眼前的聖堂之主跟聖堂神使就是證明,這兩人的實力彷彿大海般深不可測。
 
  但是,就沐所知,血族是神州大陸上的公敵。神州上包含聖堂的幾個超凡勢力甚至還訂定過公約,不管彼此之間有多麼大的仇恨矛盾,在面對血族時都得一致槍口對外。
 
  而聖堂的領導者,竟然無視了這條公約,沒有把自己交出去公開處刑?
 
  如此作為若是傳到了其他勢力耳裡,可是會被整個神州撻伐的啊!
 
  「為什麼……要保護我?」沐咬牙。
 
  「縱然阿彌日背棄了太陽神信仰,投靠了血族,但終究,你還是我們聖堂的孩子。」聖無疆正氣凜然:「你的身上同時流著神聖與邪惡的血脈,照理來說是天理不容的存在,不過……我卻能肯定,你是站在我們這一方的。」
 
  「你怎麼能肯定?」沐對聖無疆的話感到懷疑。
 
  「因為太陽神接納了你,所以我們也會保護你。」聖無疆表情虔誠,指著自己白袍上的聖堂標誌。
 
  「我是……唯一能夠站在陽光下的血族,是這個意思吧?」沐苦笑,但他相信聖堂包庇自己還有更深的原因,至少絕不可能是狗屁的太陽神的關係。
 
  這話騙騙神州人也就罷了,卻一點也唬不了閱讀過血族書庫裡大量禁書的沐了。
 
  歷史與異聞一向是沐最喜愛的類別,從血堡書庫裡的神州禁書中,他早就知道,聖堂所信仰的太陽神早在神戰時就已被死神擊殺,屍體還被分成了好幾個部分散於天地。
 
  沐相信這個訊息聖主一定知道,而且也一定將其視為聖堂的最高機密之一,畢竟神州民眾若知道他們長久以來信仰的是一個莫須有的存在,這可是會引起空前絕後的騷動的。
 
  「當然,最重要的是,你是我們的親人。」聖無疆上前抱住了沐:「外公跟阿姨想保護你,這樣的心意是千真萬確的。」
 
  這個渾厚的懷抱,一點也沒有帶給沐絲毫安全感。
 
  如果是親人就會網開一面的話……那麼當初母親為了父親而選擇逃離聖堂時,為什麼還派出神使跟審判長一路追殺?
 
  厄爾菈小姐曾經說過,當時她就是負責護送母親回到無日血林的其中一人,據說聖堂派出的人馬與討伐邪榜中人時的規模毫無分別,母親回到血林時甚至半個身體都被神使的詭異力量給毀了,父親逼不得已才將母親轉化為血族……
 
  這時沐才突然意識到,那個厄爾菈小姐口中幾乎把母親給擊殺的神使,就是身邊這名神色淡漠的女人。因為聖堂的神使唯有一人。
 
  會對親人下這種狠手的人,要怎麼讓沐相信他們會在乎親情?
 
  此時聖殤突然站了起來。
 
  一如與沐剛見面時那樣,她足不沾地,微微飄著。
 
  「不管你心中有什麼打算,也不管你到底相不相信,現在的你就只有兩種選擇。服從,或拒絕。」聖殤的語氣十分不耐:「同樣的,你的下場也只有兩種。死或活。」
 
  聖無疆則沒有任何表示,只是鬆開沐,朝他笑著。
 
  一個黑臉、一個白臉,沐算是了解了兩人所扮演的角色。
 
  聖殤說的是事實,此刻自己被聖堂捉住,根本就掌握不了自己的生命。這個與血族鬥爭了近萬年的組織沒有立刻毀滅自己,一定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或者說,利用價值。
 
  「我、我會聽從你們的安排,為聖堂效力。」沐沒有選擇,想活命就只有這個答案。
 
  「好!不愧是我聖無疆的孫子,識時務者為俊傑!」聖無疆大喜,用力拍了一下沐的肩。
 
  「就你現在等同於螻蟻的實力,聖堂根本不需要你。」聖殤冷冷地笑:「不過你放心,我們聖堂有的是幫助信徒提升實力的方法。」
 
  她裝模作樣地繞了沐一圈,道:「但是你擁有血族血統,我是不會用針對一般信徒的方法訓練你的,我會給你一帖猛藥!」
 
  「我會帶你到,那個訓練出歷代聖殺者的神聖地方進行訓練……」
 
  這句話讓沐寒毛直立。
 
  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聖堂真的有那個邪惡的地方?混帳啊!聖堂,你們打著仁慈、博愛、友善的精神蠱惑世人也就罷了,竟然還敢在暗地裡進行那麼不人道的訓練……沐不可置信。
 
  「噩夢議會。」聖殤舔了舔唇,興奮無比:「那就是今天開始你要待的地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372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白夜
要載外掛惹嘛 小主角

07-09 18:17

Cure
我仔細想了一下,發現我的主角都蠻慘的......07-09 18: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kg412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校園犯罪... 後一篇:寫作趣事分享(二)之停更...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msky2015SCP-走心 文化大革
中國外使 說再教育以及一堆話 然而基金會 使用宇宙常數矯正儀觀測 發現他只說了兩個字 走心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