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嘯日之犬7 亡者驛站‧後篇(上)&工程中的彩圖

作者:黃勤(金絲眼鏡)│2017-07-08 13:34:19│贊助:20│人氣:793
拖稿快要兩個禮拜的第七章終於生出來惹QwQ

人物介紹請見這篇,數量有點多請見諒

文末有張最終決戰的彩圖但還在進行中,照這進度不知何時才能畫完orz



第七章  亡者驛站‧後篇


    我又回到火紅舞台前,全身赤裸的戴爾正在親吻我,然而所有影像卻瞬間散成無數碎片。我試圖抓住他,眼前所見只剩一片漆黑。

    我是不是已經失去他?不,不要這樣。任何人,什麼人都好,拜託…幫助我。

    我不想活在一個沒有他的世界。

    「嗨,殿下。」

    戴爾的聲音再度回到耳邊,但此時我又回到火紅舞台前成為目睹一切的不存在觀眾。

    這些…都曾是我的記憶嗎?

~*~

(地獄,時間不明的過去)

    「嗨,殿下。」

    厄里亞德伸出舌頭舔舐尼溫瑞赫的下唇讓他驚訝地呆坐原地。

    「喔嗨,親愛的,你真漂亮。」尼溫瑞赫馬上恢復往常的厚臉皮。「叫我名字就好,我還沒過問你的大名呢!」

    「厄里亞德。」淺金色髮絲的淫夢魔繼續親吻他。

    「嘿,厄里亞德,這裡不大適合,我們可以…」

    「今天是您的大日子,沒有靈魂會在乎。」

    「哈哈別這樣,我會在乎。」尼溫瑞赫看著周圍竊笑的老惡魔,這堆「長輩」整天只想看他出糗,毫不在乎他已被父王欽點為地獄軍團首領。好吧,反正沒人喜歡空降部隊,想必敬愛的王兄巴伊爾會對他的處境感到心疼。

    「到後台吧,我馬上為您服務…」厄里亞德準備起身,卻被尼溫瑞赫抓在懷裡不放。「殿下?」

    「你值得更好的地方。」尼溫瑞赫把躲在角落偷窺的阿斯莫德叫過來。「今晚能帶他回家嗎?」他指了指厄里亞德。

    「當然,厄里亞德將軍今後就是殿下的下屬…絕對會服務周全。」阿斯莫德不懷好意地笑著。

    「我真不知淫夢魔在軍團裡還要負責這種事情。」尼溫瑞赫翻了個白眼,但仍然挽著厄里亞德的手離開舞廳,走出大門後只有一望無際的火海在空中燃燒,無數妖魔鬼怪在烈焰中飛翔。地面上的各色靈魂不是高傲地緩慢行走不然就是悲慘地被鐵鍊束縛做著苦工,而做苦工的往往多於高傲的傢伙,每個世界皆然。

    厄里亞德在馬車裡安靜地注視尼溫瑞赫,當車伕在金碧輝煌的宮殿前停下巨大黑馬時終於開口。

    「為何要對阿斯莫德大人說那種話呢?您知道淫夢魔的地位。」

    尼溫瑞赫沒有回應他,直到踏入燭光閃爍的寢宮才認真凝視他的雙眼。

    「我並不喜歡他那種態度,厄里亞德。」他關上大門。

    「您是很有趣的惡魔,殿下。」厄里亞德露出笑容。

    「不需要這樣叫我,剛才已經說過了。」尼溫瑞赫輕撫他的臉頰。「我們…惡魔…淫夢魔…不該這樣對待彼此。」

    「您有過任何像我這樣的情人嗎?」厄里亞德脫下罩袍,再次裸身面對他。

    「不少,但你給我的感覺非常不同。」尼溫瑞赫環住他的腰,擱置窗邊的豎琴自顧自地震動琴弦讓他們隨著樂音擺動。

    「傑蘇阿爾多(Gesualdo)?*」厄里亞德翹起眉毛。

(*作者註:傑蘇阿爾多[Carlo Gesualdo di Venosa,1566-1613]是文藝復興時期作曲家,音樂風格以怪誕和聲與半音階著名,同時也是精神極不穩定、作風暴虐的貴族,曾經殺死其妻及其愛人。顯然這時地獄已經把這傢伙收編惹~)

    「他老人家最近把幾首牧歌(madrigal)改成器樂曲,聽起來比較適合跳舞。」

    「您喜歡他的音樂?」

    「他是個神奇的怪傢伙。」尼溫瑞赫趁機嗅聞厄里亞德身上的香粉氣息。「你對惡魔的恭敬態度…你並不相信你說的那番話,我能感覺出來,我很喜歡你這樣。我們都是戰士,沒人生來就該比別人低賤。我見識過你的表現,雖然那時還不知道你的名字,但你真的非常優秀。」

    「我一出生就被地獄軍團從父母身邊帶走,經歷不少年奴隸般的生活才能站在這裡面對您。」厄里亞德低語道。「身體與心靈上的奴隸,這就是地獄的規矩。」

    「你痛恨當前的處境?」他輕咬厄里亞德的耳垂獲得讓他全身發軟的嘆息。

    「…您呢?」

    「自從父王要我帶領軍團後我才知道這地方到底有多腐敗。」他將厄里亞德抱回大床上。「但你想反抗嗎?」他抓住在身旁擺動的暗紅色尾巴。

    「如果可以的話。」厄里亞德瞇起眼睛。

    「哇喔,竟然敢在地獄王子面前這樣說,膽子真大。」他施力按壓尾巴讓厄里亞德只能無助地扭動身軀。

    「您在處罰我嗎?嗯…」厄里亞德絲毫沒有反抗,他知道惡魔最喜歡這種無聊的小遊戲,但這樣的確會讓他異常舒服,他努力不讓快感佔據理智。

    「才不是。」尼溫瑞赫把他抓進懷裡摟著。「陪在我身邊,我會向阿斯莫德說明,你不需要再做這種骯髒的事情。」

    「這對你我都沒有好處。」厄里亞德故作不耐煩地從他懷中離開。

    「但你痛恨當下這種處境。」但我好像喜歡上你了。他差點說出心中想法。

    「如果您願意問問每個淫夢魔的想法,我想您會得到相同答案,沒人會自願為奴。」

    「如果能改變這一切…」他抓住厄里亞德的手臂。

    「您現在最想要什麼?」厄里亞德狡猾地笑著。

    「我…」尼溫瑞赫欲言又止地看著他。「叫我名字。」

    「…尼溫瑞赫。」

    「我喜歡你叫我的名字。」

    「別愛上我。」

    「我盡量。」尼溫瑞赫張嘴親吻他。

    「我們有一整晚。」暗紅色尾巴探進他的褲管。

    「噢…當然。」

~*~

    厄里亞德坐在床邊看著正在呼呼大睡的尼溫瑞赫,窗邊的豎琴依然沒停下演奏,空氣中充斥過度輕柔的樂聲與激情後的餘韻。他躺回尼溫瑞赫身邊搓揉地獄王子的臉頰,在對方發出嘆息時露出滿足的笑容。

    他當然沒忘記阿斯莫德吩咐的任務。

    「但我不會毀了你,親愛的尼溫瑞赫。」他在尼溫瑞赫耳邊低語。「我們能改變一切。」

    待到天空火焰轉弱成紫紅色彩雲的清晨,厄里亞德小心地離開尼溫瑞赫的雙臂,拾起掉落在地的罩袍穿回身上,思索一陣後決定偷偷漫步至黃金與寶石打造的長廊,伸手撫摸牆上不知是用什麼動物牙齒打造的浮雕。縱使有長年訓練,好奇心仍是每個世界中的生物無法抹滅的本性,但一陣驚呼讓他隨即停下腳步。

    「…淫夢魔?」巴伊爾不屑地瞪著他。

    「驚擾到您真的非常抱歉!」厄里亞德溫順地跪下。

    「軍團成員?我那愚蠢的弟弟顯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巴伊爾對父王的決定始終感到不平。「知道自己的身份就不要隨那傢伙起舞,骯髒的奴隸!」

    「我…」

    「哥?」尼溫瑞赫跑了過來。

    「早安,親愛的老弟。」巴伊爾瞬間變得笑容滿面近乎發光。

    「這是我下屬,是我讓他進來的。」尼溫瑞赫笑著摟住厄里亞德。

    「原來。」巴伊爾故作輕鬆地轉身離開。「美人一個,別欺負人家喔。」

    厄里亞德不安地看著巴伊爾的背影。

    「你該不會要溜了吧?」尼溫瑞赫有些不悅地看著他。

    「只是好奇而已,請原諒我。」他感到一絲暖意。尼溫瑞赫出口的所有字句竟讓他感到暖意,他無法想像有惡魔會如此純真。

    如此愚蠢。

    然而尼溫瑞赫能改變這一切,從他第一眼看見這位撒旦么子就如此感覺,有股無法言喻的力量隱藏其中,既非惡也非善,超自然世界少有這種力量存在。

    「嘿,厄里亞德,想看更多宮殿裡的好東西嗎?」尼溫瑞赫一臉促狹地拉起他的手往長廊盡頭走。

    「這樣不會造成什麼麻煩嗎?」他難得地臉紅起來。

    「不會啦,父王每次也都帶外賓到寶庫參觀,你一定會大開眼界。」尼溫瑞赫在一扇金色大門前抱住他親吻。「裡面有堆從不同世界帶回來的珍寶。」

    「嗯…聽起來真棒。」

    「我真的…真的很喜歡你,厄里亞德,就當作是我的衝動使然,但我們一定能好好帶領軍團讓地獄變成更好的地方,讓所有人不再生活於奴役之中。」尼溫瑞赫推開大門時對他耳語。

    「我很期待…」他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一根聳立在金銀寶山中的光亮長矛。

    屠神之矛。

    他差點脫口而出。

    他們將會需要這強大武器,假使他們想改變一切。

~*~

    陌生記憶不斷湧進腦海,劇痛由上而下地席捲全身,我無法克制地抱頭哀嚎。

    欺瞞、背叛、戰爭、沒有回報的愛,難道這就是我和戴爾過去在地獄犯下的錯誤?不,這是錯誤嗎?我們挑戰暴政然後粉身碎骨,這是錯誤嗎?

    所有畫面結束在我用一把長矛刺穿戴爾然後像煙火般爆炸,長矛斷成兩截飛往不同的方向。

唯有真純愚者,啟迪於同理之心,方使神矛獲得救贖。

    那是我的聲音,是我哭著說出這句話。

    《紅色右手》的旋律回到耳邊。戴爾捂住胸口痛苦呻吟,我連忙抱住他確認傷勢。

    「榭爾溫…」他絕望地抓住我。

    「真是奇怪,屠神之矛沒恢復原狀。」莉莉絲緊握矛頭看著我們。

    「妳這混蛋!」我對她大吼。

    「看來我兒子比想像中聰明。」她得意地笑著。

    「你休想再動戴爾半根寒毛!」我變出防護罩,眼角餘光發現登山包裡那把破刀正在微微震動。

    「若不是你上輩子施的咒語我也沒興趣這麼做。」她轉為不屑地說。

    「這就是妳把我們騙來亡者驛站的目的?妳想讓那根矛恢復原狀?」顯然剛才看到的幻覺是屠神之矛變成現在這副德性的關鍵,但我可沒興趣向那個該死的女魔頭透漏。媽的!一堆人想搶屠神之矛真的很討厭欸!

    「把他們送回客房,在屠神之矛恢復原狀前都不能讓他們離開!」莉莉絲對怪狗與東方女人吩咐道。

    「還在頭暈嗎?」狼狽地回到客房後,我不顧戴爾的掙扎將他抓回床上。

    「我似乎習慣大量出血了,真慘。」戴爾按著太陽穴低語。

    「我真的…真的非常抱歉…」我搓揉他的淺金色髮絲想安慰他。

    「那個叫莉莉絲的女人不是能輕易對付的惡魔。」他抬頭親吻我。「但我剛才受傷時…看到一些東西…」

    「我也看到不少幻覺,大概就是前世記憶吧。」我瞄了破刀一眼,發現它仍在發出細微震動彷彿已具有生命。

    「你…殺了我,那顯然是我上輩子見到的最後一個畫面。」他痛苦地閉上眼睛。「你殺了我,榭爾溫,為了拯救我。我真的很抱歉…我沒有資格愛你。」

    我只能絕望地看著他。

    「我愛你,戴爾,這是絕對不變的事實。」

~*~

(地獄,時間不明的過去)

    「你喜歡哪部?《萊茵的黃金》?《女武神》?《諸神黃昏》*?」厄里亞德撫上尼溫瑞赫的頸背。

(*作者註:這三部歌劇屬於華格納[Richard Wagner,1813-1883]取材自北歐神話的四聯劇《尼伯龍根的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1876],由《萊茵的黃金)[Das Rheingold]、《女武神》[Die Walküre]、《齊格飛》[Siegfried]、《諸神黃昏》[Götterdämmerung]四劇構成)

    「《帕西法》*。」尼溫瑞赫放下劇本然後搭上他的腰走出營帳,不忘將屬於墮落天使的寶劍掛回腰際。雖然他並非最初從天堂墜落的成員,但地獄也和天堂一樣掌握高超的鑄劍技術,那可是光影之地之所以能成為超自然世界霸主的重要原因,也是惡魔能夠打敗地獄原住民的關鍵。這讓他有些對不起厄里亞德,畢竟他祖先就是在父王手中敗下陣來的。

(*作者註:《帕西法》[Parsifal,1882]是華格納的最後一部歌劇,取材自中世紀詩歌與聖杯傳說,而出現在劇中的基督教聖物共有三樣:聖血、聖矛與聖杯)

    「那跟指環又沒關係。」

    「我對指環沒興趣。」

    「沒想到地獄王子竟然偏好宗教劇碼。」

    「因為欣賞老梗毋需思考。」

    「聽起來不太有說服力。」厄里亞德歪嘴一笑。

    或許就連你也時時渴望屠神之矛?他不禁想到這點並感到欣喜。

    「總之華格納還是很不錯,地獄應該為這老頭安排優渥職位。」尼溫瑞赫對他扮了個鬼臉。「不過等這場爛仗打完他大概連齣指環都還沒指揮完,天知道寫出這種會讓觀眾長痔瘡的戲碼是在想什麼。」

    「我們會勝利。」厄里亞德輕啄他的嘴角。

    「當然。」他得意地笑著。

    整座地獄歡騰不已,撒旦端坐王座心神愉快地欣賞慶典(王后寶座空無一人,莉莉絲對這種活動興致缺缺),一旁的大王子巴伊爾則是高傲地與群臣閒聊,比方說滿臉諂媚的地獄公爵阿加雷斯。

    「小傢伙終於長大了。」別西卜聽起來比平常高興。「不過殿下您在戰場上的表現始終比尼溫瑞赫高明許多,我非常期待之後的加冕典禮,先祝福您成為準繼承人。」他舉起酒杯。

    「謝謝,親愛的教父,但還是要好好感謝我摯愛的弟弟。沒有他的努力,我們無法與那堆希臘人達成協議把狗帶回來。」巴伊爾看著慶典中央那條正在對所有人狂吠的三頭犬。

    「地獄魔犬會是優秀看門狗。」別西卜瞄了那東西一眼,他並不喜歡有毛動物,不過為了國防可以稍微犧牲一下,比方說每天出門時打幾個噴嚏之類的。

    「奧林帕斯山的居民氣數已盡,連條狗都養不好,我們可不能虧待地獄魔犬啊。」巴伊爾擠出笑容走向正在大吃大喝的尼溫瑞赫,身旁跟著穿著異常華麗的厄里亞德使得不少高階惡魔對他的出席感到十分不自在。

    無論多華美的衣著都無法掩飾你的本質,小賤人。巴伊爾暗自冷笑。

    他們太常享受淫夢魔的裸體,以至於無法忍受奴婢穿起衣裳與他們同起同坐,如同他們早已忘卻淫夢魔曾是讓光影之地膽寒的瘋狂戰士,就連天堂也參了很大一腳才使惡魔得以成功在幽冥之地建立這名為地獄的王國。天使與惡魔都善於遺忘,與他們厭惡的人類相差無幾。

    「果真不能小看你啊,親愛的弟弟。」巴伊爾輕拍尼溫瑞赫的肩膀。

    「這要感謝很多人!」尼溫瑞赫醉醺醺地巴上他。「你超厲害的!還有厄里亞德也是,我這莽夫可沒你們那麼聰明!」

    「呵呵,別喝成這樣,連抹滅者都在嘲笑你啊。」巴伊爾輕拍他的臉頰。

    「牠們有來喔?」尼溫瑞赫露出蠢到不行的傻笑。

    「只有酋長。」

    「唔…得好好感謝酋長,牠有夠瘋狂,超會殺的說。」

    「當然,父王會好好犒賞抹滅者。」他對厄里亞德使了個眼色。「帶他回去歇歇,將軍,讓他好好休息。」

    「…是的。」厄里亞德攙扶快要醉倒的尼溫瑞赫準備返回寢宮。

    我該如何在尼溫瑞赫面前揭開大王子的假面具?他憤怒地想著。

~*~

(亡者驛站)

    戴爾昏沉睡去後,我坐在床邊端詳不斷震動的破刀,想盡辦法在這個詭異現象與剛才的幻覺之間找出關聯。

    如果幻覺真的是前世記憶,那這把刀的確是我的武器,但屠神之矛裂成兩半後到底跑去哪裡了?如果莉莉絲手上的是矛頭,那矛身呢?踏進莉莉絲房間前腦中聲音所說的「另一半」又是什麼意思?

    等等,那聲音是說「劍的另一半」?

    這把破刀該不會就是…

    戴爾突然發出呻吟,我馬上跳上床檢查他的情況,但他似乎在說夢話。

    「還好吧?」我輕搖他的肩膀。

    「尼溫瑞赫」他的回答讓我嚇得差點摔出床框。

    「呃…戴爾?」

    「他想毀掉你尼溫瑞赫」他依然不斷發出囈語。

    「戴爾?拜託!快醒來!」

    「這就是大王子的目的,阿斯莫德早已是他的人了,他們想聯手求求你相信我!」他終於睜開眼睛。

    「戴爾!」

    「榭爾溫?」他呆愣地看著我。

    「你剛才怎麼了?」

    「那些影像…記憶…不斷重複。」他掙扎著爬起來半躺在枕頭上,不幸的是這時有人在外面敲門。

    我只好把破刀之外的武器通通扛在身上去應門,還好只是加藤而已。

    「聽說你們有人受傷了?」加藤遞給我一綑繃帶和幾瓶藥水。

    「是戴爾,但傷口已經好了,只是還在暈眩而已。」我只好把瓶瓶罐罐塞進口袋。「對了,你認識頂樓那個怪女人的手下嗎?」

    「別這麼沒禮貌,那個『怪女人』是莉莉絲夫人,驛站的老闆。」加藤白了我一眼。

    「好啦好啦,但你認識她的兩個僕人嗎?」

    「就我所知夫人只有一名隨從,一條會說話的大黑狗。」他準備轉身離開。

    「那東方女人呢?是她的新僕人嗎?」

    「東方女人?」

    「對,她有對超硬的蝴蝶翅膀,好像叫『阿粗口』*還什麼的。」我不敢告訴他那個瘋女人才剛把特殊部門搞得天翻地覆。

(*作者註:因為敦子的日文念起來是Atsuko)

    「啥?『阿粗口』…敦子?!」加藤似乎被嚇到了。

    「似乎是。」

    「這…我並不清楚,可能是夫人新聘的助手。」他馬上恢復冷靜恭敬地離開。

    「他可能在隱瞞什麼。」我爬回床上抱住戴爾。

    「或是驛站裡有那兩個保全也無法得知的秘密。」戴爾虛弱地回應。「不過那根矛頭顯然藏有我們的前世記憶,透過剛才的攻擊恢復了部分。」

    「但還是無法解釋屠神之矛另一半的去向,你也看到矛身已經不見了。除非…這把刀就是矛的另一半,那道聲音是這麼說的。」我只能瞪著破刀發楞。

    「難道海嘉沒說出真相?我實在不想懷疑她和伊迪絲,但她們終究是天使,天堂顯然不會放過機會爭奪屠神之矛。」

    「很有可能,莉莉絲的目的顯然是要讓屠神之矛恢復功能,但又要怎麼把矛頭和矛身合而為一?但總不能戳死你吧?」我感到怒火燃起。

    「顯然這也是關於我們傳說的一部份,我能理解海嘉企圖隱瞞真相的心情。」他嘆了口氣。

    如果非得這麼做的話可不能讓任何混蛋得逞,即便要摧毀屠神之矛也要阻止,絕不能像悲慘的前世一樣再次傷害戴爾。

~*~

(莉莉絲的房間)

    歌聲早已停歇,怪狗焦慮地在房裡來回踱步,莉莉絲難得地丟下他們造訪舞廳,而敦子則是心不在焉地在一旁注視牠的舉動。

    「看來即使我先發制人也無法成功,屠神之矛已經四分五裂無法復原。」敦子從沙發起身。

    「不,我親眼看著尼溫瑞赫將矛拆成兩半,我一直以為莉莉絲手上的是贗品,但她顯然真的握有矛頭。」怪狗停下腳步。「但妳不聽我的勸告擅自亂跑實在太危險!妳的傷勢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復原!」牠指著敦子大罵。

    「蝶族沒這麼脆弱,親愛的。」嫣紅薄唇揚起笑容。「即使身軀破敗,魂魄依然頑強,這就是蝶族。蝴蝶與靈魂的關係永遠如此緊密。」

    「妳兄長要是知道妳也在亡者驛站一定會無法諒解,如果就像妳說的一樣,他曾經無法自拔地愛妳。」

    「龍介信任人類,我早已唾棄這種同族。」敦子張開雙臂示意牠投入懷抱。「我在人類手裡卑微地死去,躲藏在亡者驛站中重獲新生然後為你所愛,又為了尋找屠神之矛的下落讓自己再度成為人類階下囚被關進那棟可悲的水泥屋…哈哈,國防部?小小一個人間就能生出這麼多國家自相殘殺!人類真是愚蠢至極!我待在那地方欣賞他們的蠢樣直到有人真的蠢到把我給放出來,我的犧牲比龍介多上千百倍!」

    「這就是妳消失那陣子幹的好事?」怪狗聽起來有些幸災樂禍。「加藤敦子,妳希望屠神之矛能為妳做什麼?」

    「毀滅。與你相同,只差目標是人類。」加藤敦子在牠耳邊低語。「我知道你是誰,尼溫瑞赫與厄里亞德的傳說還有第三個被認為早已死去的主角。」

    「跟隨他們叛變的抹滅者酋長。」怪狗的雙眼泛起微弱紅光,黑亮長毛覆蓋的手臂彷彿浮出一對刀片般的骨板。

    「就連莉莉絲也不知她忠犬的真面目。」

    「惡魔會付出代價,敦子,就讓這些蛆蟲和牠們厭惡的人類同歸於盡吧,至於尼溫瑞赫和厄里亞德…那對遲鈍的愛情鳥會是最棒的棋子。」

    但願到時能不帶愧疚地除掉妳,妳太礙事了。怪狗,或是早已被時光遺忘的抹滅者酋長仿恩(Fawn)如此想著。



~第七章上半部完~



所謂每個人都各懷鬼胎的芭樂劇就像這樣(攤手),至於華格納歌劇《帕西法》會在之後章節中繼續神出鬼沒,基本上就是榭爾溫前世留給自己的線索啦~

不過主角二人組的前世根本BL宮廷劇...這段還是不要出前傳好了,太老梗了orz

(榭爾溫:刀子一直震快要變成電動按摩棒惹)

(戴爾:你走開="=)

(榭爾溫:嗚嗚你不愛我了嗎QAQ)

(戴爾:把那東西拿走再說>///<)

現在連加藤桑的妹妹敦子都出現惹,其實敦子曾經在歷史/驚悚小短篇〈戰爭與和平與骷顱頭〉中被提及但從未出現過乾脆就讓她也來友情客串(?),這樣又變成所有角色都有點關係的八點檔了XD

(宅宅:所以我其實是把加藤他妹從五角大廈放出來嗎=_=)

(Kato:真不知要感謝你還是扁你一頓...)

附上目前還在作業中的最終決戰插圖與之前畫的主角群變裝play 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360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驚悚|靈異|奇幻推理|BL|BG|GL|貓咪||天竺鼠

留言共 2 篇留言

大漠蒼鼠
主角日常放閃持續中(X

07-08 13:57

黃勤(金絲眼鏡)
閃很大閃不用錢(喂07-08 14:04
珀伽索斯(Ama)
能告訴我最後這張是找哪個軟體畫的XD
話說「敦子」應該是「阿茲口」,
「阿粗口」是怎麼發來的XD

07-08 22:32

黃勤(金絲眼鏡)
因為說這句話的角色不會日文,所以他只好憑印象亂唸一通XDD

這個繪圖軟體是SAI,可以看這篇的介紹
https://forum.gamer.com.tw/Co.php?bsn=60143&sn=6314907-08 22: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QinHua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閒聊] ACGN問卷... 後一篇:[達人專欄] 虎神...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d61008所有勇者
終於把在陽明山的工作做完,接著持續推廣巴哈23週年賀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