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奇幻連載】北境紀年錄 L'histoire de Nord --十紀

作者:Lumière君│2017-07-08 07:37:44│贊助:8│人氣:720

  持續兩天的暴雪終於暫緩了。北境的冬天,所見之景往往都是一整片的慘白,遍地都是冰霜積雪,沈睡的樹幹背負著一層層的霜白,向外伸出的分枝微微彎曲著。

  隆德森扶著樹幹,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冷從褲襠跟衣襬下灌入體內,寒冷的冰氣凍的他四肢發麻,雙腿打顫。一股熱流從體內流洩而出,澆淋在潔白的雪地上。難耐的寒冷穿透了他的身子,弄的他渾身不適,恨不得趕緊解決、穿好褲子。

  然而比起寒冷,還有讓人更在意的事情。

  「洛吉,」隆德森拉緊皮帶,他一直感受到頭皮後頭有種強烈的發麻感。「不要再拿著那把槍指著我了,我只是上個廁所而已。」

  洛吉沒有回應,仍舊站在他的身後,後腦勺的發麻感不減反增。他由不得自己趕緊把厚大衣壓回腰際,把皮帶扣穩。隆德森回頭看向那站在原地的衛兵隊長,直挺挺的抬高手中的火槍,直直瞄準他的身子。

  「好了,我完成了。」隆德森抬高雙手,但沒辦法控制自己語氣那股酸溜溜的語調。「你是想把我給打死還是怎麼著的?能不能別用那把槍指著我了?」

  洛吉挑了挑他單薄、幾乎不存在的眉毛。「我這輩子只聽過衛兵要求囚犯繳械,沒聽過囚犯要求衛兵丟下武器的。」

  「我可沒要你繳械,我只是要你別把那東西時時刻刻對準我。」

  然而洛吉一點反應也沒有,死板的他像是要完全遵從他主人的命令一樣,一點通融也不給。隆德森嘆了口氣,頂著那黑漆漆的深邃槍口,逕自往那在路上暫時停下的隊伍歸去。從頭到尾,洛吉謹慎的尾隨著他,隨時隨刻保持著那麼幾步的距離。

  太陽出來了。從冬泉鎮歸來的營地隊伍——除了隆德森他們四個人之外,就只剩下歐羅門的貴族衛兵了——在這暫作休息,享受得來不易的陽光,即使這微弱的光線始終無法蒸融這一片茫茫白地,但有太陽的陪伴總是好的。作為領頭的歐羅門也難得下令全隊暫時停止行進。

  二、三十個人的隊伍聚集在一起,再怎麼樣都能說是個大規模的隊伍了。更別說這裡的大部分人都全副武裝,而非單純來北境的旅行者或行腳商人。劫匪遠遠的就能看見他們的隊形,即使試圖攻擊也會損失慘重。

  「真好,下次不知道回去會是什麼時候了。」一個士兵說。

  「算了吧,按『二世』那個性,我們大概又要在營地守上一陣子了。」坐在他對面的人回答。

  「真要命,有個疑心病的主子真是可悲。」

  在小路上,除了在隊伍前後負責警戒的幾個兵士之外,這批人或坐或靠,從包裹裡拿出從冬泉鎮飯館打包出來的食物,有長棍麵包、肉乾、一些酒,就著一點果醬圍著吃了起來。歐羅門自己下了馬,跟自己的另一位親信交頭接耳,在隊伍的前方,似乎在討論著什麼。

  小歐羅門仍舊穿著他象徵性的高級黑色皮襖,穿著用上好皮革製成的皮靴,配著精緻的佩劍,在隊伍的前方不可一世的帶著頭。比起他在北境招募的牧羊人,他更信任這些隨身的士兵們,跟這些人說話的態度也不再那麼傲慢,但仍舊展現自己高人一等的身份地位。

  隆德森遠遠地從樹林間便能看見自己手下的三個牧羊人被分開來了,嚴密的看管著。在離開冬泉鎮以前,他們三個牧羊人被視作隆德森的共犯,連受了腳傷的坎普也被要求繳械。夏洛特當場就將自己的火槍交了上去。坎普猶豫了一會,才交出了自己身上僅有的兩把手槍。

  而埃格斯——他難以壓制的血性則使他被單獨帶在歐羅門的隊伍後頭,差點跟自己一樣面臨被綑綁的命運。最後,他負責推著損壞了的馬車,持續了好一段路程。如今他走的疲累,靠在輪子上頭閉目休養了起來。

  夏洛特被帶在隊伍前方,在幾個衛兵的看守下神色凝重地往前走著;坎普因為不便行走,便坐在馬車上,由在後頭推著馬車的埃格斯推著他回到營地。往某方面想,至少他們的手腳還是自由的,而不像自己一樣。

  這是他害的——他是不得已。

  隆德森自己,則是被層層圍困在隊伍中間,衛兵隊長洛吉被安排來緊盯著他。一絲不苟的他沒刻意虐待他,但也對他不怎麼好。身子高長的他騎在馬上,而隆德森被用著繩子捆緊手腕,由洛吉牽送著,一路押解,身旁更是被數名貴族士兵滴水不漏的看守著。

  「我說過了,這些牧羊人一點都不可靠。從南方上來的全是些流浪漢、遊民;更別提那些喝著雪水長大的北方人了,他們連心臟都是冰晶,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提著酒囊的一個中年士兵低聲說著,他枯黃的眼珠子直瞧著他看,眼睛上有道刀疤。

  搭在樹幹上的另一個年輕士兵回問。「像是誰?」

  「像是那個前面的北方小毛頭,」那人頓了頓,目光飄向了隆德森。「還有那個雅羅爾叛徒。」
  
  當隆德森經過他們身旁時,那些正躺靠放鬆享受休息時間的貴族私兵便不約而同的沈默下來,一張張的臉上寫滿了不屑和責難,不少人用著充滿敵意的眼神直瞪著他。他沒有多加理會,繼續在洛吉的押解下,想走回原來的位置。

  但是這群兵士果然不會這麼輕易就放過他。

  「嘿,叛徒!」

  又來了。

  一股不悅從他的下腹爬竄起來,但隆德森還是試圖克制住了自己的脾氣。這聲呼喊喊得特別大聲,吸引了隊伍中不少人的注意。遠方坐在馬車旁邊的幾個護衛看向了隆德森,坐在馬車上的坎普從馬車裡探出頭來,自然,埃格斯也不例外。

  發聲的便是方才靠在樹幹邊,跟著另一個年輕護衛說話的中年男子,他身上穿著配有歐羅門家徽的皮革甲,外頭用著厚重的大衣披蓋著。「對,就是你,雅羅爾人!」他筆直的走向隆德森。

  「往前走,隆德森。」洛吉的聲音毫無起伏。

  在隊伍最前端,正談話著的歐羅門二世敏銳的注意到了這的情況,但他倒是像是看戲一般停止了對話,扶著馬鞍遠遠的看著走向隆德森的那名兵士。夏洛特用著擔憂的表情看了過來,但在護衛門他束手無策。

  大部分人都是秉持著看戲的心情看著眼前的畫面。一個好事的兵士捏著手指高聲吹響口哨,鼓動著大喊起來,催起了哄堂大笑。那臉上有疤的兵士走到了隆德森的面前。

  「怎麼著,為什麼用那表情看我?」那兵士的口吻相當不客氣,瞇著眼睛,似是挑釁的打量著他。

  隆德森控制著自己的面部肌肉線條不要產生任何移動。「布索里,別來干擾囚犯,這不是你份內之事。」他聽見背後的洛吉出聲制止,而那人卻沒有搭理,反倒站得更靠近一步。

  那名兵士不只是眼神枯黃發躁,連帶那口參差不齊的一嘴破牙也帶著難看的惡黃色,即使是貴族侍衛裡也少不了這樣的流氓。高壯的他跟隆德森齊高,兩人只差一步之隔而相互對峙著。這人是營地裡的養馬官,大多數的馬匹都由他管理。

  「隆德森,你是懦夫,是吧?」他訕笑著。「你連一輛馬車都保護不好嗎?」

  去你媽的。

  「往前走,隆德森。」洛吉的語氣更加強硬了一些,但隆德森到了此時卻一點也沒打算移動,雙腳像是生了根似的硬挺在原地。

  「我才沒有背叛任何人。」他低聲說。「我沒有逃跑。」

  人們沒有聽到隆德森的低語,但他的對手的音量則讓整個車隊的人都能聽見。隆德森回過頭,看見坎普抖動著大鬍子,臉上的表情盡是難看;而隨著布索里的每一句話,埃格斯則是一臉怒意,全都清清楚楚的浮現上來。

  隆德森的手指握的繃緊,大部分人都注意到了。

  「我不在乎,隆德森!往前走。」布索里正想說話,但馬上被洛吉給打斷了——他用力的提著槍桿子,往隆德森的腰上一頂,逼著他吃痛的退後兩步。布索里又往前了一步,瞇著眼緊咬著他不放。
  
  「是啊,歸到另一個獄卒的庇護下吧。」布索里的雙眼底閃爍著惡意。「儘管逃跑、像是你之前背叛你父親、背叛王國軍隊和你的同胞們一樣吧。雅羅爾人要是知道他們出了個你這樣的叛徒,肯定——」

  隆德森再也受不了了。

  解開束縛的手早在布索里反應過來之前便出手,快過洛吉、也快過布索里的身子,準確的往他的側臉砸了過去。布索里還沒回過神來,他粗獷的臉上便結實的挨下了那記拳擊,沈重、堅實的讓他一拳就被往後擊退數步,歪歪斜斜的往後搖晃著,差點摔倒在路上。

  洛吉大吼。「給我住手!」

  「王八蛋!」其他一旁的貴族護衛紛紛咆哮起來。「殺了他!」

  隆德森才剛準備往前繼續,他的肩膀卻馬上就被揪住。還來不及反應,一陣黑影便往他的腦門前直直迎來,如棍棒般沉悶的重擊砸在他的眼前,隆德森的眼前馬上陷入一片模糊的黑暗。暈眩的痛楚在腦袋裡併裂開來,痛的他連說話都沒辦法。

  「隊長!」「快停手,你們這幫人渣!」他聽見夏洛特和埃格斯大吼起來,自己的身體失去了重心,往地上撲了下去,帶著雪屑的地板發出微弱的埋入崩碎聲。人們圍到他的身旁,用著各式各樣的字眼羞辱他。

  如雨下的皮靴用著堅硬的鞋跟往著他身上狠狠的碰著,砸著,無止盡的痛楚傳了上來。隆德森無法不使自己發出哀號。他縮起身子,好擋著自己的身體不被猛烈的攻擊給踹傷。他聽見布索里的吼叫,痛楚讓自己的意識慢慢飄離。

  他會死在這的。他心想。

  「你是想造反嗎,隆德森?」一陣咆哮傳進他的耳裡,他感受到身旁的人們快速退開,讓出一個人走到他的跟前。不一會,堅硬的靴子狠狠踏在他的頭上,帶著高級皮革的氣味。

  他微微張開眼睛,看見那自命不凡的身影正踩在他的頭上。那語氣帶著勝利的嘲諷,像是終於除去了肉中刺一般的驕傲。

  「……不。」他虛弱的說。

  「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歐羅門二世的語氣帶著志得意滿。「繼續苟延殘喘吧,自從把你帶到我的底下管理後,我就知道你會有這一天。」他用力加深腳下力道。「我早就知道。」

  隆德森沒有回應,只是悶哼了一下。歐羅門滿意的將腳收回,揚起他的皮襖,往後退開,走向隊伍的前端。「營地就快到了,我們馬上出發。準備好你們的東西。」

  埃格斯的表情相當難看,幾乎就像是他本人被羞辱了一樣。接收了歐羅門的指令,兵士們隨之散去,回歸到隊伍之中。布索里捂著隆德森擊中的地方,狠狠的往他身上吐了口口水,跟著其他人歸到隊伍裡。

  他還沒法站起,洛吉扯著他的頭髮,一把將他從地上扯了起來。隆德森搖搖晃晃的爬著站起,在人們的注視下顫巍巍的走回原位。

  「把你的手伸出來。」回到馬側後,洛吉說。

  洛吉從馬鞍旁取下剛剛解開的繩子,湊到隆德森的面前。他只是抬頭看了洛吉一眼,便配合的把雙手順從的伸出。到了這種境地,無論反抗或頂撞都是無用的,識時務者為俊傑。他的手腕上馬上就傳來繩子粗糙的觸感。

  他閉上眼。「你們要怎麼處置我?」

  洛吉正專注的捆著他的手腕,此時抬起眼眸,那張始終沒有什麼變化的面容此時出現一點複雜的神色,直直的盯著隆德森看。他看著隆德森的臉發腫,臉頰上還殘留著血跡,額角、臉上滿是被毆打留下的瘀傷,下巴到脖子都是滿滿的泥土和污垢。

  「你會被吊死。」洛吉冷漠的說。「這是你自找的。」

  隆德森的額角還發著痛,他虛弱的笑了笑。「我為你們做了這麼多,而你們卻要這樣對我嗎?」

  洛吉沒有回應他,只是從鼻息間噴出一點熱氣。他結結實實的緊緊捆上隆德森的雙手,幾乎要勒痛了他。確保一點掙脫的機會都沒有後,洛吉便把將繩子繫在了馬頭上。

  隊伍回歸原型,士兵們把東西全都準備,打包完成。包圍在他身旁的那些貴族侍衛們對他的敵意又毫不保留的更加深了一些。他遠遠的就能看見臉上瘀青發腫的布索里用著充滿恨意的眼神向他望了過來。

  「出發!」歐羅門的聲音傳了過來。一陣馬匹的嘶鳴聲傳了過來,領著隊伍繼續前行。



  「把門打開!」

  在瞭望台上的梭姆困惑的試圖發問。「歐羅門大人,這是——」

  「我命令你,立刻把這扇大門打開!」歐羅門的大喊立刻打斷了梭姆的問句,暴躁的他咬牙切齒的看著上頭的梭姆,大聲的發號施令。

  在營地門口,在瞭望台上看守的牧羊人們用頗為詫異的目光看著底下的隊伍,其中好些人都不知道歐羅門趁夜趕往冬泉鎮。但讓更多的人感到困惑的,則是四個被當作囚犯一般對待的牧羊人們。隆德森抬起頭,看著瞭望台上的梭姆。

  歐羅門二世的表情相當不悅,很不能明白為什麼會被這座營地的大門擋在外頭。他來回踱步幾下,隨後對著上頭高喊起來。「為什麼不把門打開?我看起來像是強盜嗎?」

  「請等我們一下,歐羅門大人,我馬上就把門打開。」梭姆的表情相當凝重,他拍了拍另一個靠在瞭望台上的牧羊人,在他耳邊低聲交代幾句。那牧羊人馬上爬下了瞭望台。「除此之外,能不能解釋一下,我們的傭兵隊長……?」

  「他是個叛徒。」歐羅門二世毫不保留。「我會向營地的所有人解釋的。」

  梭姆的表情更加困惑,而歐羅門二世也沒有再補充任何資訊,只是一臉不耐的直盯著面前的木頭大門。不一會,在幾個牧羊人緩慢的推動下,木製的大門慢慢的敞開。隆德森看見在那之中的有著不少熟悉的面孔,有韓米、有他的小隊長威爾,全都面面相覷的望著被綑綁的他。

  「你,不管你叫什麼,」歐羅門二世抬起頭,指著梭姆。「去把鎮上的所有人都叫到廣場,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宣佈。」

  只留下這條命令,歐羅門便催動腳下的馬匹,往前方馳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358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zxc3257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錯誤的抉擇... 後一篇:貪婪宿命...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大家
穿越奇幻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在小屋內更新最新一章囉,來看看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