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17《峇里島篇 愛的告白》

作者:江楓の小夥伴世界。│2017-07-05 14:33:19│贊助:4│人氣:402
「來!再來!」。

  千惠雙手緊緊抓著兩旁的鐵桿,提著沉重的步伐,每一步一步都像是盡用全身的力氣,下半身僵硬的痛苦而笨拙。

  「呼…哈…」千惠全身汗水,神色疲倦不堪」。

  「很好哦,千惠」護士走過來拿著毛巾幫她輕輕擦汗,「現在已經可以站起來了,先休息一下如何?」。

  千惠搖頭,「我…我想要再努力…再試試看…」她吃力的說。

  「千惠!」復建師走過來,「有個人來看你哦!」。

  「欸?」千惠遲鈍一會,冠詠教授拿著一盒馬卡龍笑著在門口等候。

  
  「謝謝教授」千惠坐在輪椅上,冠詠將馬卡龍遞在她面前,連教授都知道千惠最喜歡的就是馬卡龍。

  「復建進行的怎麼樣?」冠詠溫柔的問,「看到你已經可以站起來了,真是恭喜你」。

  「教授…你知道楓星去哪裡了嗎?」千惠疑惑的問,「楓星只傳一封簡訊說她有事情要忙會有好幾天沒辦法來看我,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楓星嗎?……記得她去峇里島了,冠詠這樣想著,千惠還不知道所有的事情…也對,現在得讓她專心養病才可以,「恩…楓星她啊…」冠詠思考一下,「她打工的地方辦員工旅遊所以出國去玩了」這樣講應該沒問題吧?

  「出國?去哪裡?日本嗎?」。

  「厄…恩!對呀!你也知道楓星很喜歡日本」。

  「教授…我想問關於總統生日大典…」千惠緩緩開口,面色有些焦慮和不安。

  冠詠一怔,不自然的說,「對、對了!我還有課先走了,復建加油哦!」。

  「好…」千惠奇怪的看著冠詠像是落荒而逃一般的快速離開。
  
  時間回到峇里島晚上。

  楓星從行李箱拿出兩碗泡麵,分別是牛肉口味和蔬菜口味的,「泰希,你要吃嗎?」。

  此時,泰希正拿著化妝品保養著,「拜託,超過八點的話吃宵夜會變胖的欸!」。

  「欸…可是我們根本沒吃晚餐欸…」楓星說,「不吃就算了哦」她走到桌子那打開泡麵,倒進熱水,等個三分鐘後,楓星打卡泡麵蓋,整個房間都是泡麵的香味。

  「恩…真的好好吃呀!」楓星開心的說。

  泰希看了楓星一眼,咽了咽口水。

  「吶!你要吃嗎?」楓星拿著還沒泡的蔬菜泡麵晃了晃著。

  「真的很好吃嗎?」泰希不自然的問。

  「嘿嘿!我幫你倒熱水」楓星愉快的說。

  叩叩!

  「這個時間會是誰?」泰希古怪的問,「我去看看哦!」。

  「等等!泰希!」楓星緊張起來,不安的表情顯示在臉上,該不會是要來偷襲我們的人吧?!

  但已經來不及了!泰希打開門,楓星隨手拿起沙發上的抱枕作勢的跑過來泰希身旁。

  「呦…」睿英和阿彪出現在門口外。

  「欸…?你們…」楓星鬆了一口氣。

  睿英和阿彪走了進來,泰希隨手關上門。

  睿英看著楓星手上拿著抱枕,「你覺得一個抱枕可以保護的了自己嗎?」。

  「嗚…它、它還是有用的嘛!」楓星倔強的說。

  「哪裡有用?」睿英問。

  楓星張大眼瞪著睿英,扁著嘴,沒好氣的把抱枕丟向睿英,後者立刻接住抱枕,嚇了一跳的看著她,楓星哼了一聲的走向桌子繼續吃她的泡麵。

  「誰叫你吃泡麵?」睿英走過來從楓星手中抽走筷子。

  「呀!」楓星瞪著睿英,「你現在是要把我唯一的食物給搶走嗎?」。

  「吃泡麵對身體不好,別吃了」睿英說。

  「你這保鏢會不會管太多了?」楓星不悅的回應,睿英眉頭皺了一下,表情僵硬。

  阿彪和泰希在旁邊看的尷尬。

  「睿英前輩」阿彪說,「這是幫你們買的宵夜」阿彪拿著一袋熱騰騰的食物。

  「天呀…謝謝」泰希尷尬的說。

  「我幫你們買了宵夜」睿英說,「不要吃泡麵了」。

  「我覺得泡麵比較符合我的胃口」楓星倔強的說,從睿英手中抽回筷子,然後她捧著熱騰騰的泡麵繞過睿英、阿彪還有泰希走到沙發那邊坐下來吃。

  睿英眉頭深鎖的看著楓星,有些生氣。

  「對了,你們來這裡就是為了送宵夜嗎?」泰希問。

  「不是的,是來和你們說從今天晚上到後天回去為止,我們保鏢會輪流在你們房間外站崗,保護你們的安全」。

  楓星邊吃邊聽著,「你們也太大驚小怪了吧」。

  「你就這麼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嗎?」睿英口氣嚴厲的說。

  「什麼?」楓星一聽,不滿地回嘴。

  「我說你不在乎自己的性命,我擔心你,所有人都擔心你,害怕有個什麼萬一,結果你卻說我們大驚小怪!」睿英加重了口氣,嚴厲的說,眼眸直直落在她身上。

  「睿英前輩…」阿彪示意,看著兩人吵架有些擔憂。

  「我們走,阿彪!」睿英冷道。

  「是!」。
  他們兩個離開房間,再次回到平靜,楓星不服氣的一股氣坐上沙發,「什麼嘛!有什麼了不起的!」。

  「楓星,雖然我知道你本來就很少根筋了,可是你也少根筋過頭了吧?我看的出來睿英是真的很擔心你,你看,他還在這麼晚的時間去特地幫你買宵夜!」。

  「那、那個宵夜也有你的份呀…」楓星古怪的說。

  泰希翻了白眼,「我的重點是在於你看不出來睿英的用心嗎?」。

  「什麼用心?」。

  「你想想,正常的保鏢會去管你吃泡麵不健康,會幫你買一袋的宵夜,會衝進鬼屋把害怕到站都站不起來的你給抱出來,會對誤以為你和頃海是男女朋友的事情介意,會主動去做料理,還會在你傷心的時候把你抱入懷裡安慰,甚至會為了你打破保鏢的規定,你覺得這是個正常的保鏢該有的行為嗎?」。

  楓星眨眼,內心一線空白,腦海裡滿是因為泰希說的話而浮現和睿英在一起的畫面,頓時才有所領悟,她激動的跳了起來,「泰希…我…我去找睿英!」楓星紅著臉的說。

  「恩,去吧!」泰希溫柔的說。

  然後楓星打開門,跑了出去,剛好撞見站在門口站崗的瑞克。

  「楓星?這個時間你應該待在房間,不能出來」瑞克為難的說。

  「抱歉!瑞克!我有事情要去找睿英!你幫我照顧泰希!」。

  「欸?!等、等等!」。

  瑞克看著楓星跑走,要追上去時又定住身子,現在離開的話泰希就剩一個人,他猶豫的看著房門「啊!該死!不能輕易離開啊!」。
  
  楓星跑出飯店時,一個人突然從背後拉住她,楓星大叫。

  「是我!是我呀!楓星大小姐!」媽媽桑緊張的說。

  「厄…你好,那個…請問你有看到睿英嗎?就是那個,個子最高的保鏢,深咖啡色頭髮…然後…」楓星難以解釋。

  「哦?你是說睿英先生呀」媽媽桑說。

  楓星眼睛放亮,「對!對!」她開心的說,「你知道他在哪裡嗎?」。

  「我剛剛看到他往山上的方向去呢!」。

  「山上啊!謝謝!」楓星興奮的跑去,連思考都沒有的直接跑去。

  
  此時,睿英和阿彪正從警察局辦完事情的走出來。

  阿彪接起電話,「是伊凡打來的,喂?什麼?!」。

  睿英奇怪的看了阿彪,「怎麼了?」。

  「伊凡告訴我,瑞克說楓星擅自跑了出來說要找你,可是瑪莉亞和伊凡到處都沒有找到楓星大小姐」。

  「什麼?!」睿英大驚,神情又是著急又是生氣,「每次都愛一個人亂來!」。

  「我們分頭去找楓星大小姐嗎?」。

  「不用,如果她有戴我給她的項鏈,我大概可以知道她在哪裡…」睿英凝重的說。
  
  「泰希小姐!」瑞克緊跟在泰希的身後,「泰希小姐,你不能一個人亂跑!會有危險的!」。

  「總不能待在房間什麼事情都不做吧!」泰希不耐的甩開瑞克的手,隨便找一個周圍的服務人員,「小姐!小姐!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巧克力色長髮,然後身穿白色洋裝的女孩…」。
  
  「啊…腳好酸…」楓星一個人踏著高跟涼鞋走在凹凸不平的山上,四周都是高樹、草叢,晚上昏暗,看不太清楚周圍,都是一片漆黑,楓星不忍露出不安的神情,身體微微顫抖。

  她自己的緊握著胸口上的項鏈,那是睿英送給她的護身符項鏈,「真是奇怪…睿英幹嘛沒事要來山上啊…!」楓星四處看看,「怎麼感覺周圍都長得一樣…是不是要到更上面去看呢?」。

  楓星走到一條溪水旁邊,唉…她四處張望,「早知道就乖乖留在房間裡了…」她疲倦的蹲了下來休息。

  啪嚓…

  楓星一怔,她感覺到背後有腳步聲正接近著,讓她不自覺的寒毛豎起,楓星露出不安而蒼白的表情,她緩緩回過頭看看,「啊!」。

  一聲擎天霹靂的尖叫聲。

  睿英和阿彪正踏入山上不久,一同抬起頭,聽到楓星的尖叫聲,兩人都露出極度不安的表情。

  「楓星大小姐的叫聲!」阿彪說。

  「就在更上面一點!」睿英切急的說。

  「睿英前輩!小心!」阿彪叫道。

  一道黑色影子狠狠打過來,睿英和阿彪動作靈敏的迅速躲開,回過神,看到三個一身漆黑的殺手出現在門面,各個臉都是被矇住,手上都拿著黑色的鐵棍。

  「睿英前輩!你趕快過去楓星大小姐的身邊!這裡交給我!」阿彪帥氣的走向前,擋在他們面前。

  「你自己小心點!」睿英說完就往山上跑過去。
  
  「啊!」楓星笨拙的往旁邊跳開,結果一身跌在凹凸不平的石地上,疼痛的叫了一下。
  一樣拿著黑色棍棒的男子緩緩接近,楓星臉色慘白的不停往後退。

  「等、等等!」楓星緊張的叫道,「有、有什麼事情好好談談呀!。

  他不管一切的直接揮打過來。

  「啊!」楓星大叫的護著頭再次往旁邊跳開,重心不穩的還差點跌在地上,「呼…哈…!」。

  黑衣男子攏攏肩膀再次舉起黑色的鐵棍,全身冷酷,讓人不寒而顫。

  「你、你、你!」楓星往後退刻意和他保持一個安全的距離,她想要來個拖延政策,可是害怕、不安、緊張等各種情緒打亂了楓星的思緒,讓她慌張的無法平靜下來。

  「你穿成這樣不會覺得很熱嗎?!」楓星隨意的脫口而出,是在搞笑嗎?!

  男子舉起棍棒要揮過來時,楓星再次大叫,覺得死定了!

  突然一個黑色的影子從森林火速衝了出來,縱跳一身,在半空中一拳將男子給打飛,帥氣的落地,迅速抓起倒在地上的楓星。

  「睿英!」楓星倒吸一口氣。

  睿英神情嚴厲,深冷的眼眸直視前方的敵人,將楓星護在身後,男子跌落在地上再次站起來,睿英毫不猶豫的衝上去,男子舉著黑色鐵棍往睿英揮過來。

  睿英輕鬆的一手格擋,然後轉身抓住男子的手臂一個帥氣的過肩摔,鐵棍飛落出去,男子再次起身一拳揍向睿英,後者躲開,一腳直踢男子的腹部,讓他往後跌落,再次跳起身一腳迴旋踢如疾風掃開落葉的踹飛男子,踹中他的頭部,後者翻滾了好幾圈。

  「你是誰?!為什麼要攻擊楓星大小姐?!你的目的是什麼?!是誰指使你的?!」睿英掏出了腰際的手槍,槍口對準倒在地上的男子,冷酷的質問。

  「啊!」楓星大叫,「睿英!後面!」。

  睿英回過神,一道黑色鐵棍從他的門面揮過來,睿英立刻躲開,另一個黑衣男子也跑上來,睿英一個人和他們兩個對打。

  楓星在旁邊看的擔憂緊張,她慌張的拿起地上掉落的黑色鐵棒對向那兩個迎面而來的男子,毫不害怕的衝上去往其中一個黑衣男子的背部揮下去,睿英看的倒吸一口氣,被打中的黑衣男子冷冷的瞪向楓星,而另一名黑衣男子被睿英冷酷的一腳踹開。

  男子舉起鐵棍要往楓星揮過去時,睿英即時推開楓星,擊中他的額頭,往後重力倒在地上,手上的搶也飛落出去,是男子的另一個同夥。

  「睿英!」楓星看到睿英額頭一道血痕。

  睿英雙腳縱跳的挺直身子的跳起來,衝上去格擋在楓星和兩個男子中間,一拳如子彈貫穿牆面的速度和力量,打飛男子的腹部,後者不忍疼痛的哀號顫抖,趁機搶走他手上的鐵棍,用力的往他的臉揮過去,血跡在空中濺出,剩下的一名男子立刻三十六計走為上策的逃跑。

  楓星慘白的看著那名男子倒在地上,頭部滿是血液。

  「呼…」睿英喘口氣,但是並沒有卸下防衛,他撿起地上掉落的搶,靠近那名男子,冷冷的瞪著他是否真的昏過去。

  「睿英前輩!」阿彪追了上來,代表他一個人打敗了三個壞人,除了嘴角有瘀血,衣服有些沾著泥巴之外其他看起來都還好。

  「阿彪,看好他,聯絡警察 」睿英說,「剛剛那些人呢?」。

  「被我制服過後,瑪莉亞還有伊凡都跟上來,由他們來看著」阿彪快速的說。

  「很好,他交給你了」睿英說,他的神情滿是嚴厲,楓星好像可以感覺到他十分生氣火大,果然睿英將視線轉過來到楓星身上,他冷冷的走過來,抽走楓星手上的鐵棍,不耐的丟到一旁。

  「你…」楓星錯愕的看著睿英頭上的傷口「你頭上的傷…」。

  「你給我過來」睿英冷說,然後霸道而強硬的抓著楓星的手臂往森林裡面走進去。
  
  他們走到一個比較空曠的地方。

  「放開我!江睿英!」楓星覺得疼痛的叫著,「江睿英!放開我!很痛欸!」

  睿英沒好氣的鬆手,冷冷的瞪著楓星,滿臉都是怒火,楓星錯愕的看著他。

  「你不要命了嗎?!」睿英火大的大吼,楓星一怔,身體顫抖。

  「你、你幹嘛那麼兇啊!」楓星錯愕的說。

  「因為我生氣!」睿英低吼,緊緊地看著她「因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你不懂自己是什麼身份?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嗎?每次都是這樣老是一個人行動!不顧周遭的安全!」。

  「我是因為…」。

  「不用解釋!」睿英嚴厲的說,「第一次見面在遊樂園的時候也是!一個人晚上跑出去被綁架的時候!還有運動會!跑醫院!和你的朋友一起甩開保鏢和你的小男友一起去遊樂園的時候!加上這一次!每次不是惹出麻煩就是會讓自己受傷,你到底要怎樣?!」。

  被睿英吼的一怔而錯愕的楓星,腦海裡一片空白。

  睿英不耐的嘆了一口長氣,雙手插腰的瞪著楓星,他看起來真的非常無奈和疲倦,「如果你不懂的好好保護自己…如果你總是這樣不先思考而去擅自行動!沒有一個保鏢會願意斥候你這種只會惹出麻煩的大人物身邊!」他不耐的說,然後冷漠的轉身要離開時。

  「那你為什麼還要待在這裡?!」楓星錯愕的叫著,睿英停下腳步,回過頭看到楓星滿臉淚水的臉龐,她悲傷的凝神睿英。

  「什麼?」。

  「我問你為什麼還要待在我的身邊呀!」楓星哭著吼道,「不是說我很麻煩?不是說我只會給你製造問題?那為什麼還要留在我的身邊?」楓星無法忍住傷心的,大顆大顆的淚珠不停從眼眶滑落下來,她生氣的走向睿英,用力推開他,「反正我…反正我總有一天會離開的!要死要活也是我的事情…我很努力的去扮演我的角色!」楓星一邊哭著說一邊雙手握緊拳頭的捶打睿英的身體,「你為什麼還要罵我呀?!」。

  睿英看著楓星,看她哭得傷心欲絕,看她悲傷的捶打著自己,聽到她真心說的話,滿是激動、滿是生氣、滿是心疼,這些情緒已經讓睿英無法正常去思考面對,讓他已經無力再去反抗。

  睿英抓著楓星的雙手,一把把她霸道的抓過來,兩手按住楓星的頭和身體,一個軟軟的東西硬生生的堵住在楓星的唇上。

  「嗚!」楓星更加錯愕的掙扎。

  睿英霸道的吻、霸道輾轉的熱吻,楓星感覺到真實的親吻,熱呼呼的激動,被吻的紅了臉,向掙扎的推開睿英卻使不出力氣,怎樣都推不開睿英高大而強壯的身子,最終,楓星放棄了。

  那是個輾轉的吻、深深的吻、非常投入的吻、也是個非常放肆的吻,彷彿全世界只剩下他們兩個一樣。

  然後…睿英過了許久才捨不得的離開楓星,兩人彼此還沈浸在剛剛的熱吻之中,兩人都紅著臉的喘息著。

  楓星腦海一片混亂,為什麼睿英要吻我?他不是覺得我是個麻煩嗎?這個吻好真實…吻得都暈淘淘的…

  睿英溫柔的低下頭看著楓星,他緩緩伸出手,輕輕的擦拭楓星臉上的淚水,這個動作是如此溫暖,楓星紅著臉,又是害怕又是悸動的抬起頭仰望他。

  睿英手指輕輕滑過楓星的唇,楓星看到他正用著溫柔而愛戀的眼神看著自己,睿英迷戀著剛剛的熱吻。

  「你…你為什麼…」楓星羞澀的想要問清楚,但腦海裡滿滿都是剛剛的熱吻,根本無法自拔。

  「你覺得呢?」睿英平靜的反問她。

  「我…我怎麼會知道!」楓星害羞的回嘴。

  「又不是第一次被我親了」睿英淡淡微笑的說。

  「蛤…?」楓星聽的如此曖昧的話,臉變得更紅了。

  「你睡覺的時候,那時候我知道你沒有睡著…」。

  楓星停頓一下思考,然後醒悟過來,「你、你是故意親我的?!」。

  睿英只有淡淡的微笑。

  楓星不滿的瞪著他,「你到底要幹嘛?!為什麼要吻我?!」。

  睿英斜視看著楓星,無奈的嘆氣,「你是白痴嗎?還是小時候摔到了腦袋?」。

  楓星眉頭微皺,「你有病啊!幹嘛罵人!我有說錯什麼嗎?」。

  「唉…難怪啊,泰希小姐會說你這個人非常的遲鈍」睿英充滿無奈的表情。

  楓星有聽沒有懂,臉色依然是又紅又氣。

  睿英認真的看著楓星,似乎是決定好了什麼決定一樣,好深情地看著她「我喜歡你…」他溫柔的說。

  楓星呆滯住,她愣著望著睿英,「你…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我喜歡你!」睿英仔細而大聲的再次重複,他的神情非常認真而溫柔看起來不是在開玩笑,可是楓星不敢相信,她似乎正在用大量時間去消耗這件事情,畢竟…這是她人生第一次被告白…

  「怎麼?」睿英古怪的看著表情呆滯的楓星,「幹嘛不講話?被我嚇到了?」。

  「你在開玩笑對吧?」。

  「什麼?」。

  睿英眉頭深鎖,楓星不敢相信的望著睿英,後者嘆了沉重的氣,不滿的看著她,「你覺得我在開玩笑?」。

  「沒錯!你怎麼可能會喜歡我呀!」楓星慌張而錯愕,「而且你有未婚妻了記得嗎?」。

  「未婚妻是家族安排的!我跟本沒有喜歡過她」睿英認真的說,「在遇見你之前,我一直覺得愛情這種事情非常麻煩,只要門當戶對就可以,直到你闖進我的世界…」。

  「……」。

  「你總是給我驚喜、給我意外,你自由奔放、你熱情而且非常倔強…不在乎別人的眼光,活著做自己,雖然少根筋,經常給我惹出麻煩,但你從來都不會退縮,就算遇到困難傷心難過,你也是總會挺過來…你改變了周圍對你的看法,你給身邊的人帶來快樂,而且努力的讓所有人得到認可,也讓我…不得不認可你,待在你的身邊讓我不曾體會過那樣的自在、那樣的愉快還有幸福,你總是天真活潑,完全不知道害怕…讓我不知不覺的擔心你、讓我有想要保護你的衝動…」睿英誠懇的說著,眼神裡滿滿都是細膩的溫柔,他伸出手輕輕握住楓星的手,「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可是你改變了我…當我回過頭的時候才發現我已經滿腦子都是你…但是我卻不能和你在一起…」。

  楓星聽著睿英的深情款款的告白,內心滿是悸動還有感動,她從來都沒有想過,睿英一直在注意著自己,其實他早就認同了自己…可是他說到了一個重點…我們不能在一起…

  「既然…既然你知道我們不能在一起…你為什麼還要和我說這些話?」。

  睿英加重握住楓星雙手的力道,害怕一鬆手她就會不見,睿英深情的看著楓星。

  「因為我不能再忽略我對你的感覺…難道你對我也沒有相同的感覺嗎?」。

  睿英深情的看著她,渴望著答案。

  楓星望著睿英,她紅了眼眶,扁著嘴倔強的像個小孩子,「笨蛋…白痴…傻瓜…」楓星感嘆的說。

  睿英伸出手輕輕擦拭她臉上再次滑落的淚珠,「你為什麼要哭?」他著急的問著。

  「因為你真的是個白痴!」楓星大聲的說,「我如果不喜歡你的話,為什麼還會吃你的醋啊!」。

  睿英定住身子,驚訝的看著楓星,「吃醋?你…吃過我的醋嗎?」。

  「廢話…看到你和瑪莉亞站在一起的時候,看到海邊的女生曖昧的看著你的時候…」楓星哭著說。

  然後睿英將楓星拉進自己的懷裡,小小隻的楓星緊緊依靠在睿英結實的懷中,非常溫暖,讓人安全。

  「我…不想再只當你的保鏢…」睿英真誠的說,「我想要成為能和你在一起的男人…」。

  楓星惦記著這樣的溫暖,她相信自己這輩子都無法再忘懷,「恩…」楓星給了睿英一個堅定的回答。
  
  回到飯店,睿英頭上的傷口已經處理好,幸好這是皮肉傷,沒有什麼大礙,這個時間已經三更半夜了。

  「媽媽桑和你說我往山上方向走去?」。

  五個保鏢都聚在楓星還有泰希的套房裡面。

  「恩,所以我才往山上過去找你」楓星說。

  「太奇怪了…」阿彪神情凝重,「我們出門要去找警察的時候特別選了後門害怕被發現,那時候還確定周圍都沒有人…」。

  「所以是媽媽桑故意說的?」瑞克說。

  「還沒有證據之前我們這一切也都只是推測…」伊凡說。

  「這樣下去還得了?對方都已經派殺手來了欸!」泰希說。

  每個人各個都神情凝重,誰也都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阿彪…」睿英思考已久的終於開口。

  「睿英前輩,你想到了什麼事情嗎?」。

  「聯絡外交部的觀光局,告知他們我們發生的事情,然後預定一下飛機票,我們明天一早回去台灣」。

  「不要!」楓星抓住睿英的手腕,她倔強的說。

  「楓星…你還不明白嗎?這已經不是普通的工作了,這會出人命的」睿英耐心的和她解釋。

  「我不想就這樣落荒而逃」楓星固執的說,「而且我也不認為犯人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我們,要是他們又動了手腳怎麼辦?在飛機上安裝的炸彈什麼的不就慘了!」。

  「炸彈?!」泰希臉色慘白,她嚇死了,慌亂地開口「對對對!我們不可以就這樣離開,應該說我們不要打草驚蛇」。

  「楓星大小姐和泰希小姐說的並不是沒有道理」伊凡說。

  「我也這麼認為,犯人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在還沒知道以前我覺得我們最好不要輕舉妄動」瑪莉亞道,「如果一個不小心可能會演變成國際糾紛也說不定」她冷靜的推測。

  「可是我害怕在還沒知道犯人的目的之前楓星就有危險了!」睿英著急的說。

  「我不會有事的!」楓星堅定的說。

  「你之前也是這麼說,可是今天就遇到了兩次襲擊」。

  「我現在知道危險了呀」楓星簡單的說,五個保鏢都露出無奈的表情。

  「睿英前輩,其實我覺得楓星大小姐說的並不是完全沒道理」阿彪說。

  睿英神情凝重的低下頭思考,楓星感覺到自從來到這座島上睿英的眉頭就沒有鬆緩過……

        真的很害怕,到時候又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325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zxc380288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後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0915646172聯盟戰棋
唯一信仰六星界=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