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翻譯】大E戰記:1942 東所羅門海戰

作者: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17-07-03 04:01:09│巴幣:43│人氣:1700
近日《艦これ》官推有言:

現在「艦これ」運営鎮守府では、来たるべき「艦これ」【夏】イベント2017:期間限定海域の作戦準備をスタートしています。今夏の作戦に参加予定の提督の皆さん、艦隊戦力の拡充と戦備の充実を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致します!

2017夏活將至!

最近因為『由良』改二,加上偶然看到『龍驤』一則事蹟,於是決定動手翻譯這篇與她們參加的最後一次行動『カ号作戦』的相關文章。

『カ号作戦』直接導致標題的戰役爆發,對應《艦これ》5-5,即將改二的『薩拉托加』也參戰了!

雖說從改二艦(由良、薩拉托加)猜活動並不怎麼準確,不過目前還沒有名叫『カ号作戦』的活動。總之在下先翻出來,就看田中什麼時候出這個吧~

※      ※      ※      ※

出處:

USS Enterprise CV-6 1942 - The Eastern Solomons
http://cv6.org/1942/solomons/solomons.htm

作者:CV6.ORG
翻譯:道魔幽影


1942年8月7日,瞭望塔行動(Operation Watchtower)。美軍登陸『瓜達康納爾島』(或譯:瓜達爾卡納爾島,以下簡稱『瓜島』)

8月7~8日,美軍登陸瓜島、圖拉吉島。所羅門群島、鐵底海峽的一連串激戰,就此拉開序幕。

譯註:塞繆爾‧B‧羅伯茨也於8月7日加入瓜島駐軍,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美國大兵故事:塞繆爾‧B‧羅伯茨(補)

8月8~9日,薩沃島海戰(The Battle of Savo Island,日稱:第一次所羅門海戰),美國&澳大利亞艦隊,在巡洋艦vs巡洋艦的夜戰對決中,遭IJN三川艦隊(鳥海、青葉、衣笠、古鷹、加古、天龍、夕張)各個擊破。記錄中,三川艦隊只用了90分鐘就擊潰了盟軍。這是『鳥海』『三川軍一』的傲人武勳,亦是USN引為奇恥大辱的一戰。


三川 軍一(1888年8月29日~1981年2月25日)


《艦これ》任務【新編「三川艦隊」ソロモン方面へ】


IJN:第一次所羅門海戰 = USN:薩沃島海戰


《艦これ》5-3『第一次サーモン沖海戦』

※『F』大約是重巡『昆西(CA-39)』戰歿的位置。對照地圖,『A』『C』上方應為聖伊莎貝爾島,『F』左方應為薩沃島,『K(輸送ワ級elite、南方棲戦姫)』左方應為拉塞爾群島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USN唯一的戰果

※      ※      ※      ※

關於『昆西』的最後,《艦これ》板上文章……

【心得】綠色地獄爭奪戰─薩沃島海戰(第一次所羅門海戰)

……有個問題在下必須指出來:


1942年8月9日,『昆西』戰歿前最後的照片,攝於『天龍』艦上,『宮川克己』攝


塞繆爾‧N‧摩爾(Samuel N. Moore,1891年9月7日~1942年8月9日)

這位是『昆西』艦長,看到生卒年就知道,他也命喪此役。而上面的文章裡有這段話:

接下來,日軍又用探照燈盯住了「昆西」號巡洋艦。

此時「昆西」號的炮塔還沒轉過來,日艦發射的炮彈,已經在旁邊炸出高聳的水柱。

「昆西」號隨即用主炮向亮著探照燈的「鳥海」號猛轟,命中了二發,其中一發炮彈還正中艦橋,擊中了指揮室旁邊的海圖室(砲彈沒有爆炸,只是貫穿),室內34名軍官全部陣亡。

然而,才進行了兩次齊射,艦長就以為是誤擊友艦,下令停止射擊。


可是經在下查證……

英文記錄:

Quincy’s captain ordered his cruiser to charge towards the eastern Japanese column, but as she turned to do so Quincy was hit by two torpedoes from Tenryū, causing severe damage. Quincy managed to fire a few main gun salvos, one of which hit Chōkai’s chart room 6 meters (20 ft) from Admiral Mikawa and killed or wounded 36 men, although Mikawa was not injured. At 02:10, incoming shells killed or wounded almost all of Quincy’s bridge crew, including the captain.

中譯:

『昆西』艦長下令衝向東邊的日軍艦列,但在這時『昆西』中了來自『天龍』的2枚魚雷,造成重創。『昆西』展開數次齊射,其中1次命中『鳥海』海圖室,距離三川軍一僅6公尺處,並造成36人死傷,但三川沒事。0210,敵日軍齊射的砲火,對包括『昆西』艦長在內的指揮幹部群,造成慘重的傷亡。


日文記錄:

クインシーは鳥海らのグループの間を砲撃しながら突き抜ける策に出始めたところだったが、魚雷が缶室に命中。断末魔を迎えたクインシーは捨て身の砲撃を行い、これは鳥海の海図室に命中した。やがてクインシーは左舷側に大きく傾いた後、横転して沈没していった。クインシーはこの戦闘で艦長を含む370名が戦死し、167名が負傷した。

中譯:

身處『鳥海』等艦之間的『昆西』,在砲擊同時試圖衝出重圍,卻遭魚雷命中鍋爐。臨死之際,『昆西』奮不顧身的砲擊,命中『鳥海』海圖室。不久,『昆西』從左舷處大幅傾斜後翻覆沉沒。『昆西』在這一戰中,包含艦長在內370人戰死,167人負傷。


如上所述,不管英文還是日文記錄,摩爾艦長都沒有在命中『鳥海』海圖室後,下令停止射擊,在下還調閱了『昆西』『文森斯』『阿斯托里亞』戰歿當晚的報告書,裡面也找不到摩爾艦長下令停火,只看到0155~0215這20分鐘的時間,『昆西』艦橋遭日軍砲火擊中,指揮幹部群多人喪命。

※根據另一位『昆西』乘員的回憶,0216該員到艦橋查看時,見到摩爾艦長斷氣的一幕

個人猜測,或許這跟『雪風』的天煞孤星、『夕立』的詐降、『野分』的補刀一樣,都是來源已不可考的誤解、一知半解,加上某些仇日情結、仇美情結推波助瀾下的產物吧。


1992年,水下考古隊尋獲『昆西』殘骸

『昆西』在這一戰犯了和『青葉』相同的錯誤……將敵軍誤認為友軍……而遭重創、擊沉。但『昆西』最後的反擊命中『鳥海』海圖室,險些轟殺三川。(可惜的是,這是1枚未爆彈)

面對乘艦『昆西』遭重創又身陷重圍的絕境,摩爾艦長明知不敵也要毅然亮劍的反擊,賠上了自己的性命,又因時運不濟,沒能帶三川一起上路。

可是『昆西』與摩爾艦長的捨命一擊,保住了USN運輸船團與船上援軍。因為從鬼門關前走一遭的三川,明白對方並非任憑宰割的廢柴,加上擔心若繼續攻擊USN運輸船團,艦隊可能來不及在天亮前返航……USN空母的空襲,足以覆滅三川艦隊……遂下令撤退。

※      ※      ※      ※

盟軍的敗北,令所羅門群島東部陷入不穩定的平衡。海軍陸戰隊戲稱為『東條時間(Tojo Time)』的每天下午,來自拉包爾的日本轟炸機,飛來空襲他們駐紮的海灘,並轟炸他們的簡易機場。

譯註:美方於8月7日殲滅IJN設營隊強奪之『侖加機場』(後改稱:亨德森機場)此時尚未完工

夜裡,(由於盟軍失去夜間制海權)敵日軍巡洋艦、驅逐艦時常通過有『狹通道(The slot,又稱:槽海)』之稱的新喬治亞海峽,砲擊海軍陸戰隊的駐地,並在天亮以前撤離。


新喬治亞海峽(New Georgia Sound)

※如上,這是北島鏈(舒瓦瑟爾島、聖伊莎貝爾島、佛羅里達群島)與南島鏈(維拉拉維拉島、科隆班加拉島、新喬治亞島、拉塞爾群島)之間的狹長海域,其南端便是瓜島、亨德森機場(標示★處)與鐵底海峽!

此時,USN僅能派遣驅逐艦頻率不高地跑運輸,快速通過鐵底海峽,為16000名日益陷入困境的海軍陸戰隊,提供急需的物資與燃料。

※美軍將這種由驅逐艦充當運輸船,憑著遠勝一般運輸船的高速,強行運送物資的手段稱作『仙人掌急行(Cactus Express)』,並將IJN的類似行動稱作『東京急行(Tokyo Express)』《艦これ》以後會實裝與東京急行相對的仙人掌急行嗎?

譯註:日文漢字『急行(きゅうこう)』一般定義為停站較少的速達車,相當於中文的『快車』。中文也有『急行』一詞,但傳統上只有字面意思,例如『急行軍』。翻譯方面,將之譯作『快車』當然OK,而由於中日文化交流,延用漢字『急行』亦不會辭不達意,本文直接延用『急行』

東京急行(日稱:鼠輸送)的行動範圍,是IJN掌控的瓜島北方海域,然而3艘空母……企業、薩拉托加、胡蜂……在瓜島東南方海域按兵不動,嚴陣以待IJN必定派出艦隊奪回這2座島嶼的行動。

IJN無法容忍,USN、海軍陸戰隊佔據著瓜島。盟軍若成功在所羅門群島東部建立機場,那麼將直接威脅拉包爾這處基地。若不能將整個島鏈控制在手裡,IJN將無力截斷起於夏威夷東邊,向南通過薩摩亞(Samoa)、斐濟(Fiji),向西延伸到澳大利亞、布里斯班(Brisbane)的盟軍補給線。


前景:胡蜂;背景:企業、薩拉托加
攝於1942年8月12日,『胡蜂』艦上

8月12日,意識到事態嚴重,東條英機首相、山本五十六大將締結『陸海軍中央協定』,同時山本大將發令『所羅門群島戰略要地奪回作戰(ソロモン群島要地奪回作戦/カ号作戦)』,意圖自盟軍手裡奪回所羅門群島。

日方在拉包爾召集了2500人派往關島、3500名士兵部署在帕勞、1000名IJN陸戰隊的目標則是美方的瓜島守軍。(或許是日方錯誤估計了盟軍捍衛瓜島之決心:瓜島守軍與進攻日軍的數量比,大約是強弱懸殊的5比1,這個比例幾乎可說進攻方必敗)

譯註:原文『the defenders outnumbered attackers 5 to 4』應為筆誤,在下逕自訂正

※另一篇資料敘述,日方情報錯誤,以為美方在瓜島上只有約3千人的工兵部隊,殊不知USN藉由仙人掌急行,將兵力擴充至1萬6千多人,還把少量坦克、飛機都送上了瓜島。日方不只兵力不足,就連武器也只有步槍、手榴彈、步兵砲


九二式步兵砲,大日本帝國陸軍(IJA)開發的單兵火砲,瓜島戰役期間遭美軍擄獲後拍攝的照片

※由於使用簡易、攜帶方便,盟軍對九二式評價頗佳。二戰期間日軍、美軍、國軍與解放軍皆有配備九二式。解放軍還自行生產(山寨)彈藥、零件,帶著它打過二戰、第二次國共內戰、韓戰。直到解放軍全面換裝蘇製步兵砲,九二式才功成身退

(當然,解放軍打仗並不光靠個九二式,但在上述戰役中,九二式確實功不可沒。或許由於諱言山寨日械之故,華人世界少有人知當年九二式的活躍……處境類似的還有日籍解放軍等)

※關於日籍解放軍……


《艦これ》裝備『一式戦 隼III型甲(54戦隊)』


林 弥一郎(中文名:林保毅,1911年9月2日~1999年8月14日),IJA、54戰隊中隊長兼教導隊長,曾駕駛九七式戰鬥機大戰駕駛P-40的『飛虎隊』指揮官陳納德,然未能分出勝負。戰後加入解放軍,培育其空軍第一代飛行員,人稱『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之父』

※《戰艦少女R》以後會出『一式戰‧隼Ⅲ型甲(保毅機)』跟《艦これ》的54戰隊相呼應嗎?


《艦これ》裝備『一式戦 隼II型(64戦隊)』

54戰隊(折鶴部隊)、64戰隊(加藤隼戰鬥隊)皆有和飛虎隊(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交手的記錄,結果是不分勝負、旗鼓相當。日後若飛虎隊登場,那麼按照史實應當會是對空、航程較差;對爆、迎擊較強,出擊制空值匹敵IJA王牌、守家制空值更勝『雷電』的強者

※      ※      ※      ※


特納魯河戰役(Battle of Tenaru River)

譯註:或譯『泰納魯河』;原文『Tenura』應為筆誤,在下逕自訂正

8月14晚間,日軍展開第一次進擊。約500名登陸部隊(一木支隊)在接近完工的機場東方上岸。次夜,另外1000人在守軍駐地的西邊登陸。該行動指揮官『一木清直』沒有浪費時間宣布成功登陸,立即下令分進合擊,奪回機場。

譯註:一木支隊搭驅逐艦上島,被認為是最初的東京急行


一木 清直(1892年10月16日~1942年8月21日)

然而,這僅是短暫的成功。美方巡邏隊偵察到日方自叢林進擊,19~20日,美方以相對較少的傷亡人數(約35~40人)殲滅了進攻日軍,一木奉燒連隊旗後切腹自殺。(也有遭坦克輾斃的說法)

戰役結果令日軍高層錯愕,但他們仍相信皇軍必勝。一木的下場,明顯意味著日軍需要更協調一致的努力,方能擊潰瓜島美軍。可是隨著亨德森機場完工(命名由來:洛夫頓‧R‧亨德森),美方現已能挑戰日方在所羅門群島的制空權。


亨德森機場,攝於1943年4月11日
『飛行場姬』『リコリス棲姫』的史實原型


【艦これ】E4アイアンボトムサウンド突破


艦これ 2016年春イベント『開設!基地航空隊』 E5 甲 ラストダンス


洛夫頓‧R‧亨德森(Lofton R. Henderson,1903年5月24日~1942年6月4日),VMSB-241飛行員,中途島之役駕駛SBD-2s轟炸『飛龍』時座機左翼中彈起火,他遂駕機衝撞『飛龍』而戰死,瓜島『亨德森機場』以他命名

※感謝『lokionsun(Lpic)』指正先前錯誤

※《艦これ》若實裝亨德森的飛行隊……『SBD-2s(VMSB-241)』妖精應當是上面兩位棲姬的造型吧(笑)

拉包爾,更多士兵搭上運輸工具,於20日啟程開往瓜島。所羅門群島北方、特魯克泊地,偷襲過珍珠港的老練空母『翔鶴』『瑞鶴』向南駛來。IJN初代一航戰的一員,歷戰之輕母『龍驤』航行100多英里,負責護衛日軍運輸船團,並以航空打擊削弱瓜島、圖拉吉島的美方勢力。

※初代一航戰:赤城、加賀、龍驤、鳳翔(目前僅『龍驤』實裝改二)

山本大將之『カ号作戦』……直接導致東所羅門海戰(日稱:第二次所羅門海戰)爆發……有兩個目標:其一、延續中途島之役的目標,摧毀USN空母機動部隊;其二、支援從拉包爾前往瓜島的3000名士兵的登陸行動。

※USN評價『カ号作戦』:就跟IJN在中途島之役的戰略一樣,受限於目標過多,致使IJN空母機動部隊被分散在過廣的區域


IJN:第二次所羅門海戰 = USN:東所羅門海戰

※上圖原本將『第16任務部隊』誤植為『第6任務部隊』,在下逕自改圖訂正


《艦これ》5-5『第二次サーモン海戦』

※出發點接近『龍驤』戰歿的位置,『F』大約是『神通』中彈、『睦月』戰歿的位置,『N(空母ヲ級改flagship)』大約就在『企業』遭轟炸的位置

日軍

第2艦隊(近藤信竹中將,旗艦:愛宕)

戰艦
第2戰隊:陸奧

水上機母艦
第11航空戰隊:千歲
第2南遣艦隊附屬:山陽丸

重巡
第4戰隊:愛宕、高雄、摩耶
第5戰隊:妙高、羽黑

輕巡
第4水雷戰隊:由良

驅逐
第2驅逐隊:村雨、五月雨、春雨
第9驅逐隊:朝雲、夏雲、山雲、峯雲
第27驅逐隊:白露、時雨、有明、夕暮

第2水雷戰隊(田中賴三少將,旗艦:神通)
輕巡:神通
驅逐
第24驅逐隊:涼風、海風、江風
第30驅逐隊:睦月、彌生、卯月、望月
第15驅逐隊:陽炎
第17驅逐隊:磯風
第29驅逐隊:夕凪

※陽炎、磯風、夕凪 編入別動隊


第3艦隊(南雲忠一中將、阿部弘毅少將)

空母
第1航空戰隊:翔鶴、瑞鶴

戰艦
第11戰隊:比叡、霧島

重巡
第8戰隊:筑摩
第7戰隊:鈴谷、熊野

輕巡
第10戰隊:長良

驅逐
第4驅逐隊:野分、舞風
第10驅逐隊:秋雲、夕雲、卷雲、風雲
第16驅逐隊:初風
第19驅逐隊:浦波、敷波、綾波
第34驅逐隊:秋風


支隊(原忠一少將)

空母
第2航空戰隊:龍驤

重巡
第8戰隊:利根

驅逐
第16驅逐隊:時津風、天津風

※《艦これ》5-5混速流要求空母2輕母1,對應史實的『翔鶴』『瑞鶴』『龍驤』……日後若實裝『龍驤改二』任務,是否要來這裡?

(以上引用自Wiki的『第二次ソロモン海戦』條目)


美軍

第61特遣艦隊(法蘭克‧傑克‧弗萊徹中將,旗艦:薩拉托加)

第11特遣艦隊(第61.1特遣艦隊)
空母:薩拉托加(CV-3)
重巡:紐奧良(CA-32)、明尼阿波利斯(CA-36)
驅逐:菲爾普斯(DD-360)、法拉格特(DD-348)、沃登(DD-352)、麥克多諾(DD-351)、戴爾(DD-353)

第16特遣艦隊(第61.2特遣艦隊)
空母:企業(CV-6)
戰艦:北卡羅來納(BB-55)
重巡:波特蘭(CA-33)
輕巡:亞特蘭大(CL-51)
驅逐:巴區(DD-363)、莫雷(DD-401)、艾利特(DD-398)、班漢(DD-397)、格雷森(DD-435)、蒙森(DD-436)

亨德森機場
仙人掌航空隊(第23陸戰航空大隊)
護航空母:長島(CVE-1)

8月20日,『長島』運送飛機給亨德森機場。此時機場才完工,航空隊尚在組建,本次戰役期間,機場僅有13架F4F野貓、11架SBD無畏……吐槽一下,《艦これ》『飛行場姬』搭載392架飛機;『リコリス棲姫』甲難度搭載144架飛機,深海魔改真鬼畜也。


《太平洋航空作戰》(Flying Leathernecks)

※劇中主角為亨德森機場所屬飛行員,其中也有『長島』支援亨德森機場的劇情

※仙人掌航空隊(Cactus Air Force),亨德森機場直屬飛行隊。瓜島戰役『企業』入渠期間,麾下飛行隊亦配屬於此機場,因此這支航空隊算是『企業』一手帶出來的,其中有6位王牌飛行員獲頒榮譽勳章(Medal of Honor)。戰績:瓜島戰役期間協助擊沉比叡、衣笠、由良、朝霧、叢雲、夏雲

※以下由於情報錯誤,於交戰前離開補給油料

第18特遣艦隊(第61.3特遣艦隊)
空母:胡蜂(CV-7)
重巡:舊金山(CA-38)、鹽湖城(CA-25)
輕巡:聖胡安(CL-54)
驅逐:法倫霍(DD-491)、阿倫‧華特(DD-483)、布坎南(DD-484)、蘭(DD-399)、史達(DD-406)、史特瑞特(DD-407)、塞弗里奇(DD-357)


※以上引用自『太平洋戦争主要海戦(昭和17年)』

※      ※      ※      ※

儘管USN情報部門用了10天的時間收集IJN信息,但8月21日發表情報總結當下,仍只能預測:

『日方主力顯然仍在其掌控之海域,但必定會南下』

雖然在解密日方信息方面,遭遇棘手的延誤,但結果已經出來了:連合艦隊於21日從特魯克出發,運輸船團與護送艦隊也在同一天離開拉包爾。

對此,尼米茲沒有浪費時間,立即採取行動,並於同一天下令南太平洋戰區司令『羅伯特‧L‧哥姆雷(Robert L. Ghormley)』將艦隊在所羅門群島外海集結。

次日,哥姆雷下令『法蘭克‧傑克‧弗萊徹(Frank Jack Fletcher)』將麾下3支特遣艦隊派往北方,迎戰可預期的日方攻勢。『胡蜂』『薩拉托加』『企業』暨麾下護衛艦群向北駛去,嚴陣以待敵日軍艦隊進入戰場的跡象。

22日,1100稍前,『企業』的雷達偵測到1架不明飛機,出現在西南55英里處。雖然靜電干擾與通信問題令情報延遲,但最終還是派出4架F4F野貓組成的編隊,前去對付入侵者……1架笨重的4引擎水上偵察機『九七式大艇』……並且只用短短的時間,就將對方打成燃燒著墜海的廢鐵。


九七式大艇

※《太平洋奇跡の作戦 キスカ》劇中畫面,剪接自戰時記錄影像

23日清晨,2艘艦艇與機隊巡邏所羅門群島北方,敵日軍艦隊可能出沒的海域,『企業』麾下偵查隊也看到2艘向南航行的日艦,意味著更強的敵日軍水面艦隊正在接近。



幾小時後,PBY卡特琳娜(PBY Catalina)在布干維爾島東方海域(大概在拉包爾與瓜島之間)發現日方運輸船團。當天下午,『薩拉托加』展開一波空襲,但並未遭遇早已向北折返的該船團。

譯註:美方發現的是田中賴三率領的第2水雷戰隊與運輸船團,由於田中機警掉頭,讓『薩拉托加』撲了個空

45分鐘後,『企業』麾下另一支巡邏隊,在海面上發現另一批高速向南的日方輔助艦艇。這批艦艇立即遭到攻擊,或許因此被摧毀。

譯註:其他資料沒有這段


下午,USN太平洋司令部(CINCPAC)的情報,似乎推翻了先前的估計,情報指出敵日軍主力艦隊仍在特魯克泊地。在敵日軍艦隊逼近時,弗萊徹就很在意麾下艦隊的油料存量,因此他決定利用這個『延遲』,讓『胡蜂』暨第18特遣艦隊南下補充油料……他很快就會後悔這個決定。

24日星期一早上,『企業』麾下23架SBD無畏,在200英里的搜索線上來回奔波,飛越『企業』暨第16特遣艦隊北邊的大片海域。在這段枯燥的搜索時間,這批飛機並未發現敵艦隊。可是,其他偵查隊取得了成果。

1000左右,PBY卡特琳娜回報:美方艦隊西北方約200英里處,發現敵日軍空母、巡洋艦與驅逐艦……輕空母『龍驤』,由重巡『利根』、驅逐『時津風』『天津風』護衛,在敵日軍主力艦隊之前被派來,護送從拉包爾出發的運輸船團。

然後,『薩拉托加』麾下戰鬥機,在距離特遣艦隊僅20英里處,攔截並擊毀另1艘敵日軍大艇。

下午,另1名『薩拉托加』飛行員在美方艦隊視野內,擊落另1架敵日軍偵察機。無疑地,IJN知道USN空母的位置,可是USN方面除了『龍驤』,其餘日艦的位置僅能依靠猜測。

1300稍後,特遣艦隊西北方250英里的搜索線上,23架艦戰與艦爆從那裡出擊,襲擊『企業』的飛行甲板。

尚未接觸的半小時間,僅PBY卡特琳娜仍以『龍驤』為目標行『對水上艦連續空中偵察(Air Shadowing)』。(情報不足當下)弗萊徹與麾下艦隊接近『龍驤』後,艱難地下令『薩拉托加』展開空襲。

『薩拉托加』的30架艦爆、7架艦攻,只用了幾分鐘就飛臨『龍驤』上空。同時,PBY卡特琳娜與『企業』的偵察隊,揭露了真正的威脅。

『企業』『薩拉托加』北方約200英里處,『翔鶴』『瑞鶴』正以約30節的航速向南殺來,準備對USN空母下手。由於雙方通信發生嚴重的靜電干擾,加上缺乏經驗的飛行員發送無線電造成串音(Monkey Chatter,或譯:鄰頻干擾),該情報並未第一時間送到弗萊徹手上。

若知道這則情報,弗萊徹將立刻更改先前『薩拉托加』的空襲目標,即便當天傍晚可能必須面對來自『龍驤』的攻擊波。當此之際,『薩拉托加』『企業』2艦上每架可用飛機都加好油、配上裝備,準備一接到攻擊指令就起飛。

譯註:原文『Every available fighter on both Saratoga and the Big E was gassed, armed and spotted』需注意美國口語『gas』是汽油或汽車的油門,所以這裡的『gassed』並非充氣,而是加油

1632,指令來了!

雷達上許多(日艦)轉向,範圍88英里,航向320度。

相隔10公里航行的『薩拉托加』『企業』轉向東南,並出動(向『龍驤』發動空襲後的)剩餘飛機。新造(標準排水量)35000噸的戰艦『北卡羅來納』,配合『企業』27節的航速跟在後面;負責護衛的重巡『波特蘭』、輕巡『亞特蘭大』帶著6艘驅逐艦走在側翼。

所有艦艇的砲口指向天空,(砲手們)目指西北……仍在海平面另一端的敵日軍艦隊即將到來。4支編隊、共54架飛機在上空盤旋。


『企業』正遭受空襲,攝於1942年8月24日

1655,與敵日軍編隊發生第1次接觸!

18000英尺處、2英里上空,F4F野貓編隊上前攔截2支敵日軍九九式艦爆(代號:Val)編隊!

F4F野貓、零戰(代號:Zeke)與九九式艦爆在上空纏鬥約20分鐘。之後,『企業』麾下飛行員宣稱擊落29架飛機;這戰績非同凡響,因為當時USN飛行員大多缺乏經驗、紀律。

隨著空中戰鬥越發激烈,『企業』麾下特遣艦隊越發沉著,她還出動了剩下的11架SBD無畏、6架TBF復仇者,向敵日軍艦隊發起徒勞的攻擊。建議發起這波攻擊的是『約翰‧克羅梅林(John Crommelin)』航空官,而這項建議,令『企業』逃過了日方空母(赤城)在中途島遭受的命運。

這批飛機都加滿了油,配好了武裝。數分鐘後,3枚炸彈擊穿『企業』的飛行甲板,正巧炸中剛才停放飛機的位置……若炸彈誘爆了飛機,『企業』恐怕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譯註:雖然光看譯文不是很明顯,但就個人理解,原文中頗有類似『英雄惜英雄』的言外之意。寫下這段回憶的老兵,應當是聯想到了『命運的五分鐘』……同樣機庫被炸,『赤城』的飛機遭誘爆而折戟沉沙,『企業』及時放出飛機而倖免於難……僅僅毫釐之差,便是生死之別,即使是活下來的『企業』這邊,同樣感慨萬千吧。《艦これ》實裝『企業』的話,多半會有這條梗


『企業』擊落據信為『吉弘飯』駕駛之九九式艦爆,攝於1942年8月24日

※      ※      ※      ※


《戰艦少女R》『赤城』第二技能『命運的五分鐘』

1942年6月5日,中途島海戰。

0715,IJN已擊落超過100架各式USN飛機,此時『赤城』『加賀』『蒼龍』『飛龍』都還幾乎無傷,形勢堪稱一片大好。

0720,『企業』麾下航空團司令『韋德‧麥克(麥克拉斯基)』、艦載第6爆擊隊(VB-6)指揮官『迪克‧貝斯特』率領麾下飛行隊,向『赤城』『加賀』俯衝轟炸。

麥克這邊誘爆『加賀』艦上油罐車,重創該艦同時,其艦長『岡田次作』連同眾多指揮幹部群,亦在爆炸中喪生;貝斯特那邊僅憑1枚命中彈,誘爆『赤城』機庫內的飛機與彈藥,造成無法挽回的重創。

0715→0720……5分鐘。

因此一直以來,存在『命運的五分鐘』這個說法:

『南雲忠一如果還有5分鐘,派出飛行隊攻擊USN空母,形勢將大有不同』

根據手上資料,上述說法來自『赤城』飛行隊長『淵田美津雄』,然而日本學界已否認該說。正確地說,在中途島之役,USN方面的運勢確實強過IJN,但若非USN飛行員們的勇氣與犧牲,也不會有『企業』在這5分鐘一手翻盤的驚天逆轉。

個人認為,若將『命運的五分鐘』定義為:

『決定性的中途島海戰中,決定性的5分鐘』

應當就沒問題了。

※      ※      ※      ※

1708,最後1架飛機從『企業』甲板上起飛,砲手為捍衛本艦嚴陣以待。然而,即使雷達回報『敵機就在正上方!』對空監視哨也無法找出敵機。更糟的是,本艦的火控指揮官未能把握良機,讓5吋防空砲群在敵機來襲前開火。

譯註:原文『The enemy planes are now directly overhead!』田中或許也讀過這篇文章?『空母棲鬼』語音『テッキチョクジョウ……キュウコウカ(正上方敵機……俯衝)』前半、『赤城』小破語音『真上…直上!?』都是這個意思

1712,第1批殘存的30架九九式艦爆,從20000英尺處直撲而來,一陣煙塵引起『約瑟夫‧R‧申卡(Joseph R. Schinka,USMC)』上士的注意,他高喊:

『Here come the bastards!(小雜種們來啦!)』

節錄自《Enterprise: America's Fightingest Ship and the Men Who Helped Win World War II》


並指揮『企業』的4號20mm防空砲開火。僅管敵機仍飛越了20mm防空砲群,但砲上的示蹤器會引導其他砲門開火。一時之間,20mm、1.1吋、5吋砲火充滿『企業』的飛行甲板上空,『北卡羅來納』『波特蘭』『亞特蘭大』連同各驅逐艦們,都一起來保護她。

在那片蔚藍的、向晚的天空,九九式艦爆們俯衝投彈,頻率約每7秒一次;5架,或許6架飛機同時進攻,而另一批飛機在後方擺開陣型,或者投彈後急速向下俯衝。將近2分鐘的時間,『企業』憑著驚人的敏捷閃躲走位,並以猛烈的防空火力摧毀來襲敵機,『企業』的防空炮群獨力擊落15架敵機,來自『薩拉托加』的戰鬥機與『企業』的飛機死命攔截準備進入俯衝態勢的九九式艦爆,有時甚至跟著俯衝追殺到底。但這還不夠,第1枚炸彈從後部電梯前方擊穿飛行甲板,並在甲板第5層(一說第3層)處引爆!

1714,35人在爆炸中當場死亡,其中包括一批電梯機房小隊、彈藥處理人員,以及下級軍官宿舍內的1支損管小組。

爆炸的蔓延,令水線上的艦體被撕開6個破孔,隨著海水湧入,艦體迅速向右舷傾斜。同時,爆炸還在甲板上開出長約16英尺的破孔,並將機庫上方甲板頂高了整整2英尺,讓後方電梯無法使用。衝擊波震盪了長約800英尺,由數百萬磅木材與鋼鐵組成的整艘空母……從頭到腳,首先上下,然後左右,讓站的人無法立足、坐的人從椅子上跌下、還有翻滾著摔過砲管的。

譯註:原文『hurling men off their feet, out of their chairs, across the gun tubs』

第2枚炸彈來襲前,本艦與乘員僅有30秒的時間可用以重整態勢。衝擊並引爆的位置,距離第1枚炸彈擊穿甲板處僅15英尺,炸毀右舷5吋防空砲、炸死該處乘員,並誘爆砲中裝填的彈藥,進一步提高爆炸威力。38人當場死亡,其中10人無法確認身分……(可能被炸碎了混在一起)

右舷艦艉的砲火停了,因為那裡的乘員非死即傷,從新的火堆竄起濃濃的黑煙。『企業』拖著黑煙,以27節的速度前進。甲板下方與飛行甲板之間,損管小組爭分奪秒地控制火勢與浸水,並將倖存者從破損的甲板與隔間拖出來,以恢復動力並排除可爆蒸氣。本艦繼續遭受空襲,剩餘可用防空砲重新開火,加入『北卡羅來納』等其他特遣艦隊成員的對空陣型。長達90分鐘的時間裡,特遣艦隊其餘所有艦艇合力展開防空火網,保護中央貴重的空母。

距離第1次中彈約莫2分鐘,第3枚炸彈撞上『企業』的飛行甲板,2號電梯前方處。這是1枚較小的500磅炸彈,而且還有瑕疵(未爆彈),但它仍擊穿飛行甲板,打出一個直徑約10英尺的破孔,讓2號電梯無法使用,並造成多人死傷。

隨著空襲來到尾聲,艦上火災、艦內浸水、拖著黑煙的『企業』,尚在特遣艦隊中央。損管小組在1小時內控制了火勢,補上第3枚炸彈在飛行甲板上敲出來的洞,並扶正右舷的傾斜,用木材與床墊補上水線的破孔。


『企業』損管小組為飛行甲板滅火,攝於1942年8月24日


《艦これ》裝備『応急修理要員』


《艦これ》裝備『応急修理女神』

F4F野貓編隊在上空攔截敵日軍艦爆隊,返回『企業』的偵查隊亦在上空盤旋,急切地等待著艦的機會,另有一些協助執行空中戰鬥巡邏(Combat Air Patrol,CAP)。『企業』向特遣艦隊表示,她仍可以自力航行,並在當晚恢復艦載機起降機能。儘管身負重傷,她仍有24節的航速。

九九式艦爆編隊展開攻勢前1個小時,IJN指揮官『南雲忠一』假設『龍驤』的犧牲,已將USN的飛機引出來,並下令打出第2道攻擊波。太平洋上的這些飛機,正在探尋美方艦艇。『企業』舵機失控當下,它們剛出現在特遣艦隊的雷達上。

甲板下方,操舵室在第1次炸彈撞上後,立即被封閉起來,以免這間小艙與7名乘員被濃煙給淹沒。由於小艙周圍的火災,加上裡面發動機的散熱,令艙內溫度徐徐上升,從華氏120度(攝氏49度)上升至華氏150度(攝氏66度),然後繼續升到華氏170度(攝氏77度),裡面的人跟機器都撐不下去了。『企業』的方向舵右轉、左擺、再右轉……

1850,舵機故障。

雷達顯示了50英里外撲來的敵日軍編隊,此時『企業』正險之又險地從『巴區』等2艘驅逐艦之間切過。4具銅製大型螺旋槳倒轉,將航速降至10節,身為旗艦的她必須半路拋錨,因為舵機失靈,無法憑右舷螺旋槳前進,而向左舷反轉可以讓航向恢復直線。無奈地打轉的她,此刻是轟炸機與潛水艦的活靶子。

焦急的38分鐘過去了,損管小組與輪機長想辦法進入操舵室,首先將倒在裡面的人拖出來,然後啟動2座轉向發動機的第2座。

雷達上,『翔鶴』『瑞鶴』麾下飛行隊從特遣艦隊南方約50英里處飛過,之後轉向西北,完全錯過了本艦。隨著夜幕降臨,『企業』再次倖存下來。

根據『glen0822(性格扭曲嚴重)』補充:日軍第二波攻擊隊得知的位置是錯誤的,兩次更正電訊也沒能讓攻擊隊指揮官收到,對美軍來說是非常幸運的一件事


『企業』艦體外殼遭爆炸損毀,攝於1942年8月24日

結果

儘管『企業』遭受重創,但無論是戰術上還是戰略上,東所羅門海戰的勝利者都是USN。山本的『カ号作戦』不光損失了輕空母『龍驤』(遭『薩拉托加』擊沉),更糟的是71名飛行員,還有後勤人員(整備班)……超過100名經驗豐富、無法取代的IJN技術人員,也在戰役中犧牲。

譯註:根據美方記錄,光是『企業』就擊落了44架日機

相較之下,『企業』『薩拉托加』僅損失不到20架飛機。然而,『企業』亦付出嚴峻的人力成本。24日的空襲中,74人走過了生命的最後45分鐘,另有91人受傷。(不過飛行員、整備班的傷亡較少)

25日,山本取消『カ号作戦』:日方第1次嘗試奪回瓜島的行動宣告失敗。與此同時,『企業』返航珍珠港,9月10日~10月16日期間,維修人員在她身上日以繼夜地辛勤工作。10月23日,『企業』重返新喀里多尼亞當下,瓜島與南太平洋的局勢,已到了危急存亡之秋。

※      ※      ※      ※



里德與賴利:戰地攝影師們之偉業永存

太平洋戰爭當中,最著名的記錄影像之一:東所羅門海戰期間,1枚炸彈在『企業』飛行甲板上爆炸的瞬間。

※投下該炸彈的飛行員,據信為『堀江和美』

這張照片一度被歸功於『二等協助攝影軍士長(Photographer's Mate Second Class)』『羅伯特‧弗雷德里克‧里德』,他在1942年8月24日的激戰中喪命,人們普遍認為這是他拍攝的最後照片,而這枚炸彈殺死了他。


羅伯特‧弗雷德里克‧里德(Robert Frederic Read,PhoM 2/c),『企業』艦載第6雷擊隊(VT-6)飛行員兼戰地攝影師

這個故事雖然看似合理,但卻與歷史記錄相悖。

1942年8月24日,『企業』的戰鬥詳報(Action Report)指出,4名攝影師在下午遇襲時的行動:『拉夫‧貝克(Ralph Baker,PhoM 1/c)』與里德操作靜態相機,貝克在艦島前方的攝影點,里德在右舷艦艉5吋防空砲的看台,飛行甲板上方。

『馬里恩‧賴利(Marion Riley,PhoM 2/c)』配置在艦島最後的電影攝影機(Motion picture camera),『W‧愛德華‧史密斯(W. Edward Smith,PhoM 2/c)』駐在飛行指揮所(Air Plot),同樣位於艦島。

根據戰鬥詳報,里德拍攝敵日軍飛機來襲,及其遭擊落的畫面。第1枚炸彈命中本艦,也沒有嚇住他。但在第2枚炸彈命中並摧毀防空砲所在的看台時,他與另37名乘員一同喪命。而照片中看似爆炸的炸彈為第3枚(未爆彈),這是從飛行甲板上面往下拍的。

魚雷10科(Torpedo Ten)攝影師『喬‧休斯頓(Joe Houston)』最近聯絡到了史密斯,以及賴利的兒子『馬里恩‧賴利三世(Marion Riley III)』。史密斯表示,經賴利三世證實,這張照片是其父賴利拍的。賴利的相機毀於空襲,但相片卻倖存下來。東所羅門海戰的幾個月後,這充滿戲劇感的永恆剎那登上了《生活雜誌》(LIFE Magazine)。

里德之成就,並未因這件事實的揭露而蒙塵。據我們『企業』老兵所知,里德拍的照片,至少有1張有幸留存至今:1架敵機在海上燃燒,距離『企業』僅幾碼之遙。艦旁欄杆、艦體曲線,以及鏡頭角度,都顯示這張照片攝自本艦的右舷艦艉四分之一處,那裡是里德的崗位。還有更多出自里德之手的照片,可能還流連在檔案館中,等待驗明正身。

8月24日那可怕的下午,面對致命的空襲,里德與同在甲板上的砲手等其他乘員一樣,決心履行職責。里德在不久後迎來身亡的命運,而這張照片在之後為他締造出英勇的戰地攝影師形象。

===================================

譯者補充:


即將沉沒的『龍驤』
右上:時津風 左下:天津風(第一六驅逐隊)

[閒聊] 東所羅門海戰

根據上面的文章:『龍驤』曾被USN敬稱為翔鶴級三號艦,直到『龍驤』戰歿,USN才知道她居然是輕空母……這讓在下聯想到艦收Wiki講的『幻之翔鶴級3號艦‧龍鶴』這則趣事:

元ネタは米軍が第四航空戦隊に新しい空母が配備されたらしいという情報より発生した誤認。

実際に配備されたのは祥鳳であったが、米軍は新造艦と勘違いし必至の情報収集の結果その名前が「龍鶴」だと判明する……恐らく第四航空戦隊に龍驤が配備されていたのでどこかで情報の混乱が起きたのだろう。

中譯:

緣由是USN因為『新造空母配屬到四航戰』這則情報導致的誤認。

雖說實際配屬的是輕母『祥鳳』,可是USN以為是新造艦而拼命收集情報的結果,卻斷定該艦為『龍鶴』……恐怕是跟『龍驤』配屬到四航戰的情報搞混了。


如上所述,個人覺得『翔鶴級三號艦』應當不是什麼敬稱,只是USN情報出了問題。雖說『龍鶴』這種史實並不存在的架空艦,應當不會實裝到遊戲裡,可是用來玩梗倒還滿有趣的,比如日後深海『龍驤』登場,名叫『龍鶴棲姬』『深海龍鶴姬』之類。題外話,《戰艦少女R》最近的活動『鐵底灣珍品保衛戰』,BOSS就是……


《戰艦少女R》『深海龍驤』

※活動劇情設定為《戰艦少女R》提督打劫深海的泡麵,『深海龍驤』以勇者的身分站出來,為了奪回泡麵而率領『深海龍驤與她的快樂夥伴』殺來鎮守府

※      ※      ※      ※

然而根據資料,真正最後撐到埃塞克斯和獨立級下水的是企業號,企業修理不到1個月就直接跑回前線駐守了。薩拉托加被伊26魚雷打中並大破其渦輪發電推進系統,雖然美軍損管有辦法臨時恢復電力供應,但這格損傷使得薩拉托加隨時都有在海上癱瘓動彈不得的風險,必須離開前線回珍珠港大修,而企業號唯一的不可現場修復的毛病只有前升降機,【塗黑:也就是說其他的大破損傷都能現場修復,美帝損管能力果然逆天,】所以美軍要求過勞人企業號盡快返回戰場。

以上引用自『萌娘百科 艦隊Collection:薩拉托加』


前幾天,有人拿這一段向在下求證。

剛好『薩拉托加』也參加了這一戰,所以就放在這裡吧。

上面這位講『真正最後撐到埃塞克斯和獨立級下水的是企業號』,所以在下先查這兩位的下水時間:

『艾塞克斯(CV-9)』(對岸譯名『埃塞克斯』):1942年7月31日下水,1942年12月31日服役。

『獨立(CVL-22)』:1942年8月22日下水,1943年1月14日服役。

『艾塞克斯』『獨立』下水、服役時間都差1個多月,因為相去不遠,這裡就只看『艾塞克斯』。

雖然原文講下水,可是根據手上資料,『艾塞克斯』於1943年5月31日抵達珍珠港,開始訓練艦上乘員,同年9月1日空襲南鳥島,才是正式上戰場的第一戰,所以本文用這個時間來算。

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太平洋戰爭爆發。

1943年9月1日,『艾塞克斯』空襲南鳥島。

這大約1年9個月的時間,『薩拉托加』的簡歷:

威克島戰役:1941年12月7日~12月23日。

『薩拉托加』原本要去增援,然而緩慢的油輪耽擱了艦隊的行動,收到IJN空母參戰的情報後,該艦隊被下令撤回……

根據艦收Wiki的說法,這是『薩拉托加』被某些美國人黑的開始


1942年1月12日,『薩拉托加』遭『伊6』雷擊,被迫開回西海岸入渠到5月22日。

『薩拉托加』因此缺席了珊瑚海海戰(1942年5月4日~5月8日),並且還因為麾下飛行隊不在艦上,而無法參加戰鬥,僅能留在西海岸訓練新的飛行員。

由於等待搭載飛機、護航艦艇集合之故,『薩拉托加』在6月1日啟程,於6月6日抵達珍珠港,因此缺席了中途島海戰(1942年6月4日~6月7日)。不過她的飛行隊以『約克鎮(CV-5)』為母艦,參加了中途島海戰,並取得擊沉『蒼龍』、協助擊沉『飛龍』等眾多戰果。

※先前講到的『洛夫頓‧R‧亨德森』也是『薩拉托加』麾下飛行員

6月11日,『薩拉托加』運送艦載機為『企業』『大黃蜂(CV-8)』補給,其後又運送飛機至中途島。7月7日,開往南太平洋。1個月後……

8月7日,瞭望塔行動(Operation Watchtower),也就是這篇大E戰記開頭的時間點。

8月31日,『薩拉托加』遭『伊26』雷擊,被迫開回珍珠港入渠到11月10日,後於12月5日返回南太平洋,因此缺席了瓜達康納爾海戰(日稱:第三次所羅門海戰,1942年11月12~15日)。

1942年底~1943年5月,『薩拉托加』負責在馬車輪行動(Operation Cartwheel)的眾多小型登陸戰役提供航空支援,保護所羅門群島的美軍。

※馬車輪行動是『跳島戰術(Island hopping)』的一環

1943年5月17日~7月25日,英國裝甲空母『勝利(HMS Victorious,R38)』暫時加入USN,與『薩拉托加』一同執行前述行動,並達成戰略目標:孤立日軍基地『拉包爾(Rabaul)』!

※這也是『薩拉托加』最得意的戰績:拉包爾空襲的事前準備……雖說知名度比不上杜立德空襲、特魯克空襲,但這極大協助了盟軍的反攻行動(水木茂就是在拉包爾空襲失去左手的)

7月底『勝利』返航~9月1日『艾塞克斯』首戰,約1個月的時間,『薩拉托加』仍繼續支援所羅門群島的美軍。

看到這裡,各位應當心裡有數,『薩拉托加』同樣撐到了艾塞克斯級投入戰場,即便因為缺席多場戰役,導致戰果不及『企業』,亦欠缺像是『企業』在中途島5分鐘翻盤之類,讓後人津津樂道的武勳,但她對USN亦貢獻良多,不容抹滅。

===================================

相關文章:


【翻譯】大E戰記:1942 馬紹爾群島


【翻譯】大E戰記:1942 杜立德空襲


【翻譯】不列顛的誓約『勝利』之艦(上)


【翻譯】不列顛的誓約『勝利』之艦(中)


【翻譯】不列顛的誓約『勝利』之艦(下)


【電影】太平洋奇跡的作戰—基斯卡


【翻譯】美國大兵故事:塞繆爾‧B‧羅伯茨


【翻譯】美利堅飛行員史話:詹姆斯‧D‧拉梅奇

===================================

參考資料:

USS Enterprise CV-6 1942 - The Eastern Solomons(原文)

USS Enterprise (CV-6),Wiki

Battle of Savo Island,Wiki

Battle of the Eastern Solomons,Wiki

ウォッチタワー作戦,Wiki

イル川渡河戦,Wiki

太平洋戦争主要海戦(昭和17年)

第二次ソロモン海戦(東部ソロモン海戦)/Battle of the Eastern Solomons

論二戰太平洋戰場轉捩點 東所羅門群島海戰

USS Quincy CA39, USS Astoria CA34 & USS Vincennes CA44 Loss in Action

※      ※      ※      ※

三川軍一,Wiki

一木清直,Wiki

一木支隊

林弥一郎,Wiki

鬼子飛行員?新中國空軍之父?林弥一郎的複雜心路

Samuel N. Moore,Wiki

Lofton R. Henderson,Wiki

Read, Robert Frederick, PhoM2c

ホニアラ国際空港,Wiki

Henderson Field (Guadalcanal),Wiki

Flying Leathernecks,Wiki

Cactus Air Force,Wiki

※      ※      ※      ※

龍驤 (空母),Wiki

USS Long Island (CVE-1),Wiki

USS Saratoga (CV-3),Wiki

USS Quincy (CA-39),Wiki

九二式歩兵砲,Wiki

九七式戦闘機,Wiki

九七式飛行艇,Wiki

Consolidated PBY Catalina,Wiki

美國海軍巡洋艦列表,Wiki

美國海軍驅逐艦列表 (1945年前),Wiki

※      ※      ※      ※

Sources(CV6.ORG):

《Titans of the Seas》Belote, James H. and Belote, William M.

《Then There Was One: The U.S.S Enterprise and the First Year of War》Burns, Eugene.

《The Pacific War》Costello, John.

《USS Enterprise (CV-6): The Most Decorated Ship of World War II》Ewing, Steve.

《The First Team and the Guadalcanal Campaign》Lundstrom, John B.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298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戰艦少女 R|企業|薩拉托加|勝利|龍驤|由良

留言共 2 篇留言

樓T
只能說時運問題呢[e17]不知道這次會新來哪位海外艦呢[e6]

07-03 09:39

幽影
在下也很期待,不久應該就有提示了XD07-04 05:14
glen0822(性格扭曲提督)
日軍第二波攻擊隊的所得知的位置是錯誤的,兩次的更正電訊也沒有能夠讓攻擊隊的指揮官收到,對美軍來說是非常幸運的一件事

07-03 11:15

幽影
不管是及時放出艦載機,還是第二波攻擊隊撲空,Lucky E都名不虛傳07-04 05:17
幽影
對了,也把這段補充進去吧07-06 02: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同人】迎擊!第一類接觸... 後一篇:【艦隊收藏】2017年6...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小說連載中
《克蘇魯的黎明》 更新第369章「總統套房」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