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七章-塔 (二)

作者:南雲桅上│2017-07-02 21:02:10│贊助:10│人氣:85

  ——好痛,會這麼死了嗎?
 
  ——可是,賽虜斯要留下我的命啊……
 
  莎夏早已忘了自己是怎麼回到牢房裡,疼痛佔據了她的思考,佔據了一切身體上的機能。觸目所及,眼前一片地紅色——深灰的天空、集中營石造的圍牆、生鏽的鐵欄杆、汙黑的稻草床……
 
  ——亞森……托也夫爺爺……
 
  那個在水底的盪漾感依然沒有消失,意識像沉在紅色的水池,隨著身體對於劇烈傷害的反應而隨波漂蕩,無法抽離,只有絕望與等待死亡包圍——這裡是牢房?
 
  至少僅存的一點視野見到佈滿把人吊起用的鐵鍊是這樣的。
 
  亞森的面容在紅色的意識水波中晃蕩浮出,緊蹙著眉頭,靛藍色的雙眼擔憂與憤怒地四處游移,平時一定太過忙碌與疲憊了,這才注意到眼前大自己兩歲的亞森那因為殘忍磨練而逐漸剛毅的面容,如果可以爬起來,她想倒在亞森的懷裡……
 
  「莎夏……莎夏!聽得見嗎?我的聲音——」耳朵的聽力似乎逐漸恢復了,在這之前仍迴繞自己被烙印時的慘叫。
 
  ——可以,我聽得見!——亞森的嗓音把自己迷失的意識逐漸拉回,像是急流漩渦裡垂下來的樹枝,她已經抓住了!
 
  「啊……嗚呃……亞……森……」努力地從只能發出母音的喉嚨裡擠出一點回應,莎夏發現身體的用力對把自己從這紅色急流裡拉出來似乎有所幫助,就像急流裡的溺者,最終還是要靠自身的力量拉住救他的樹枝。
 
  最後,她終於能倚著亞森的臂膀撐起身子,那兩年來度過所有消磨逐漸殘破卻又日益堅強的肩膀。
 
  「別亂動,傷口會裂開!」亞森輕聲說道,語氣溫柔堅毅,「暫時幫妳消毒再縫起來,燒傷的部分我會想辦法。」
 
  莎夏虛弱地垂頭看向自己右腰,那身體最柔軟僅有脂肪保護的部位,現在被烙上一條深刻驚人的「S」印記,不只是淺淺的燒傷,而是銳利刀峰帶著激烈的灼熱燒進皮肉裡的傷痕,卻又在人類身上最脆弱但少有主要維生器官的表皮上,這是把對方逼進痛苦邊緣而不致於置於死地的手段。
 
  「那個狗娘養的、他會被大地之神詛咒!可惡啊……」在亞森眼裡,莎夏的狀況糟透了,莎夏身體發燙,燒傷的部分嚇人的宛如燒紅木柴。這燒傷勢必會感染,這滿是穢物又四處發霉的陰溼髒臭牢房,受傷者待在這裡活不過幾天的!
 
  托也夫爺爺沉默地把眼神避開他們倆,無聲地收拾替莎夏治療的物品。滿面的憂容裡卻在那深邃雙眼中看出某些在莎夏傷口上的異處,他沒有繼續在亞森與莎夏身旁待太久,逕自轉身走回自己的床鋪。
 
  ——連爺爺也放棄了嗎?亞森無奈地看著托也夫的背影,托也夫最近越來越不跟他們交談,總是安靜地,看著密集建造的高塔邁向完成。
 
  既然莎夏只剩幾天能活,不如給她製造些希望吧,亞森心裡想著。這兩年來自己暗中籌劃的事已經近幾完成,他要的只是時機,隨時能到來的時機。
 
  「莎夏……聽著,這件事拜託別說出去,一起加入我們嗎?」亞森環顧四周後,輕聲地開口。
 
  「……嗯?」本來半閉著眼的莎夏再次把焦距放在亞森身上,她在遇到困難喜歡看著亞森、靠近著他,然後給她渡過那不知道何時才會是終點的勇氣。
 
  「我們,要逃離這裡。」亞森語氣堅定地說道,不帶一點笑鬧,「我已經決定了,這幾天就會做的事,而且不只我們,還有其他牢房的!」
 
  這話讓莎夏身體微微一震,亞森看來沒在開玩笑,她看得出來,「可是……路線呢?」
 
  「妳以為我會乖乖的做賽虜斯的打掃公差嗎?我可不是那種自己爽就忘了大家的人,更何況這工作可是我想盡辦法才爭取到的,得到他的信任可花了我好大的心血,鞭子挨了不少呢。」鞭子挨了不少可不是能隨便說的,亞森只是聳肩擠了擠眉毛表示著「一切都無所謂啦!」
 
  莎夏就喜歡他這種從容,正好補足自己總是過於認真到有時候反而無所適從的心。
 
  她躺在亞森的床鋪上,亞森從她脖子邊的木板輕輕翻開,避免讓木板床製造出任何下面有空間的跡象,下層是乾草,乾草下是有些霉斑但仍能食用的硬麵包,再拉開一層麻布袋後,一張殘破卻清楚用墨筆畫著各式標記的地圖張開。
 
  我們發現這集中營靠進軍官辦公室的第四間廁所,有個清理用的排水孔蓋沒有被封起來,換句話說,可以從這裡離開牢房……亞森指著地圖上自己畫的部分,一路連通到某個標示著「關卡」的地方。
 
  「關卡」這裡是一道磚牆,磚牆外就是廢棄的運輸通道,本來是馬車走的,但是卡車開不進去後就廢棄了。
 
  會叫關卡的原因是仍然有帝國兵巡邏——因此……我選在這處彎道把磚牆給弄開,搬開磚頭就好!彎道可以在我們若不幸與帝國兵戰鬥的時候減少一點可能產生的迴音,打開柵欄,出去後會經過一條積水無法通行的農路,我們順著積水可以溯到溪邊,往上游走,理論上會到希微雅王國的邊境。
 
  到邊境就有機會,後面就靠大家扶持,逃離帝國越遠越好。
 
  「這樣,就能回到羅西亞了嗎?」聽著亞森口中計畫的莎夏已經爬起身子,不知怎麼的,這個比想像中簡單又看似危險的計畫竟然激起自己支撐身子的意志,她要活下來!
 
  「我不能做出任何保證,羅西亞恐怕凶多吉少……但是,只要我們離開這裡後,以後要怎麼活著都是我們的自由,沒有鞭子,沒有大石塊,只有我們——克羅諾人!」
 
  亞森看向窗外,他的床舖外的視野正對著東南方,「據說在希微雅王國東南邊的群山裡,帝國、王國與南方諸國因為地形陡峭而無法接近的地帶,有好幾個克羅諾人聚落,這些聚落聯合起來把自己的占領勢力稱做——靛之國。」
 
  「也許去到那裏,可以給我們回到羅西亞的機會。」
 
  「靛之國……嗎?」莎夏復誦這個名詞,這大陸還真的存在著給與克羅諾人的歸屬嗎?
 
  「是的,活下來,一起到這地方去。」亞森緊握著莎夏的掌心,他卻驚覺她已經沒了該是身體異常的冰冷或發燙,是穩定回應著她的緊握的溫暖。
 
  ——一起走吧。
 
  三天後——
 
  那夜,集中營裡有四個牢房分別傳出嚴重的食物中毒,基於人數過多製造出的穢物可能導致嚴重的牢房集體感染,更糟的事態也許會延燒到帝國兵的身上,只好在就寢時間破例讓這群克羅諾人使用廁所。
 
  亞森領在這群克羅諾人的前頭,他是齊格列亞德上尉欽點的公差,做為奴隸的自覺與忠誠度是可以相信的,莎夏緊挨在亞森身旁。
 
  押送著奴隸們地進入廁所,走廊點著油燈光影晃動伴著晚風吹襲,讓這在巡邏交班之際的帝國兵疲累開始湧現。等著也是等著,上頭交代要讓他們「拉個痛快」再帶回牢房裡,夜裡的廁所沒有半個長官想接近,打個小盹也是不過分吧?
 
  帝國兵忽略的一角,一同逃跑的夥伴們已爬著鑽出排水溝。
 
  「亞森,他們沒有追來嗎?」莎夏問道。令人驚訝地,才不過幾天時間莎夏的身體已經恢復,除了仍包紮著以外,傷口感染幾乎對她的行動不造成任何影響。
 
  「不知道,運氣似乎不錯。」排水道口被掀開,夜色壓在集中營裡,掩蓋逃脫奴隸們的行蹤,已經走上集中營後頭雜草叢生的廢棄道路,做好標記的地道入口能夠連通馬車隧道。
 
  「托也夫爺爺……真的不跟過來啊……」莎夏看著隊伍,總數有二十多人,少了老者的身影。
 
  「爺爺的腳不方便……其實我沒向他說我們要跑。」喘著氣的亞森語氣果斷,他卻掩蓋不住自己排山倒海而來的歉意,但是……
 
  ——地道入口就在眼前,盡展至今非常順利,幾乎完成一半的逃脫行程,但是,卻順利的太詭異了。
 
  莎夏的第六感讓她太不安,心揪著而根本跑不快,漸漸追不上隊伍被其他人拋下,亞森卻沒注意……為什麼,自己有一種慘事即將接近的陰影。
 
  兩年前,這第六感也出現在村子被滅之際。
 
  她踢到一條不屬於草地的硬物,長條型的,是電線——這東西不該出現在這裡啊,不妙!
 
  想法剛出現的同時,電器被接通的「啪搭」聲響亮四處傳來,地道前光芒大放,好幾盞探照燈毫不保留地直接照在逃跑奴隸們的身上!
 
  「把逃脫嫌疑者帶進辦公室裡做些雜務,果然是把你們一網打盡最好的辦法呢,呵呵。」逆著強光的黑暗裡,賽虜斯的聲音傳來,「血伯勞聽令!逃跑奴隸共計二十八人,全部活捉!」
 
  「我要在集合場公開折磨他們。」
 
  然而,亞森卻在嘴角勾起不屬於這現場情勢的笑容,他低聲對後面追上的莎夏說,「等等緊跟著我,計畫有機會成功!」
 
  「怎、怎麼可能?」看著逐漸收緊包圍的灰黑衣服部隊,亞森的算盤讓莎夏覺得瘋狂極了,那微笑,讓她感覺到危險的害怕!
 
  「大家聽我的!」亞森對著強光下的奴隸們開口,「怎麼逃大家都有自己的辦法吧?現在,全部分散!」
 
  亞森一聲話下,被強光捕捉著的逃脫同伴們竟沒有一點遲疑,消失在探照燈下,躲進黑影裡的果決快速得像是早已訓練過,電流短路的爆炸聲在大家分散後此起彼落,探照燈幾乎在同時炸開,白煙與絢爛的火花在圍牆邊冒出灑下,可以聽見高塔崗哨上傳出不小的騷動。
 
  「快跑,現在!」
 
  莎夏的手腕被亞森用力一提,匿進夜色裡,奔回牢房所在的黑石建築物,奔向喪鐘般地警報聲瘋狂哭嚎的噩夢,途中,兩名血伯勞士兵認出逃跑的他們,卻被亞森從汗衫裡早已穿上的皮套中抄出的鐵棍給擊倒!
 
  ——是在做夢嗎?這是美夢還是噩夢?
 
  莎夏無法置信眼前所見,身旁都有一樣的腳步聲隨侍。起落中聽得出數量,少說也有十幾人,這些腳步聲沒有軍靴帶鐵片鞋跟的特殊聲響而是赤腳踩在草地上,這並沒有威脅感,是與亞森一起逃跑的同伴!
 
  「亞森……這是怎麼回事?」
 
  莎夏問道,她這下真的弄不懂事情的發展了,聽著耳邊整齊劃一的腳步,偶爾還有人撂倒欲攔截住他們的帝國兵。亞森找來的夥伴們覺不是隨便挑選或邀約的,這樣的默契與對帝國士兵的反應,一定有縝密的策劃與訓練,而且時間上一定不短……尤其在他們的生活每天都被監視之下!
 
  雖然心中害怕依舊,但亞森此時散發出來的熱度,卻與朝天狂嚎的警報聲融合成一種突兀卻又契合的瘋狂與熱血。
 
  「對不起,沒時間向妳好好解釋呢。其實這個逃脫這部分只是上半部,而現在,是我的計畫的下半部喔!
 
  「我的目標——解放整座集中營!」



作者後記:
最近又是莫名的趕火車模式,該說累了吧,是有一點!
其實寫出回憶篇一直是我很掙扎的決定,畢竟原案的此時是政治鬥爭與切斯洛的初次大戰鬥
但是,我想到的是,既然要以某個角色為核心,為什麼不好好寫她的故事呢?
於是就決定把回憶篇刊出了!

然後有趣的是,這周本來應該沒時間寫東西的。
這周是出遊的家庭日,一早推掉了登山的行程自己在民宿外面的咖啡座寫些東西。
沒想到菸抽著、咖啡喝著,一轉眼就2000多字啦...

也許出去玩真的是刺激寫作的好方法吧(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292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莫莉安
會痛就代表還沒死呢… 有時候痛的生不如死喊痛苦的
嘛…更新辛苦了。最近我正在搶修圖片 十章前的都好了 不知到你看到哪 應該還沒看到十章後吧?

07-05 15:52

南雲桅上
是啊,痛覺是活著的證明好像常常用在很多作品上XD
最近才要開始趕進度看大家的作品呢~07-06 22: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七章-... 後一篇:[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cro52喔、喔
看到我的喔 可以來我家看一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