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信長小接龍幸村篇第七節

作者:那蘇│2008-04-20 00:16:08│巴幣:0│人氣:224
第一節過去、現在與未來


每天黎明,我獨自醒來,陷入了太古的悲傷中。 世間陷入了悲苦和貧困,我的心志也隨之受到束縛。 這麼多年來,我藏身於大地的隱匿之處,埋在深邃的石塊中。 從此開始,我在落魄潦倒開始出發,帶著永遠的憂傷,來到了風起雲湧的地表。 悲傷對一個只能擁有少數朋友的人來說,是一個冷酷的同伴,而放逐的路徑則纏繞著這個淒慘的靈魂。

原來這個世界每天都在崩碎和墮落。 統治者形同死人,在飲酒狂歡之中日漸貧困,一群群的戰士在牆邊光榮的倒下。 戰爭毀掉了一些、帶走了他們;而一個悲傷的人只能深深的躲在墳墓中。 所以就算是人類的創造者,在這個居住地也什麼事都不能做,直到巨人完成老工作之後空虛的站在地面,再也聽不到居民的一絲聲息為止。 傳說幽暗者,在一場秘密的冥想之中離去。 這塊大地上的國度已經飽受折磨,而分離的命運將變更天堂的路線。

那天得到師父給予的法衣跟幻術最後一道密術的傳授,「緣,果心居士這名字就交給你

了,好好的再看一眼世間,果心居士一向扮演著觀察者與引導者的身份,希望你能引導人們

前往一個更好的境界。」對幻月緣來說面前的女性是母親、老師、恩人的存在,多年來她們

一直在深山中過著簡單的生活,這天死亡卻殘酷地悄悄來到,幻月緣在這天被給予果心居士

的稱號跟法衣,不久前任果心居士秋朔慈燕安祥死去了,緣並沒有沉浸在悲傷中太久,她被

慈燕在戰場上撿回來已經過了20年,被慈燕養育、教導成人,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繼承這

分重擔並努力達到慈燕心中的期望。她開始演練最後被傳授的密術.觀夢世之眼,這讓她能

在睡夢中能以更高層次的視角觀察所有人的夢境,這是代代果心觀察世間的方法,那時正值

亂世之中,緣每天都像是在惡夢中醒來一般,她不斷思索如何能結束亂世,最後天真的緣寫

下了一篇近乎童話的劇本:

有一天一位魔王出現了,魔王擄走許多英雄的家人和愛人,英雄們因為魔王

的強大而不再互相戰鬥,團結起來並且救出了自己的家人和愛人,英雄們將魔王視為亂世

的象徵,決定不再爭鬥,要把亂世終結,英雄們一路殺敵,才發現亂世的悲哀與痛苦,最後

他們打敗了魔王,亂世結束了…大家學會珍惜亂世終結後平凡的幸福。

但緣找不到能夠扮演魔王的人,幻術畢竟只是障眼法,無法有效影響亂世,她需要一股強大

到能讓眾人感到恐懼的力量,命運之手必須夾帶武力的脅迫。那天劍豪試煉尊者上泉信綱帶

來一位武士參加果心居士所掌管的最終試煉,他的名字是本多忠勝…

長久以來沒人能通過這屆劍豪試煉,緣仔細觀察本多後,對本多所擁有的那份武者的自傲與

力量的強大感到恐懼又著迷,是的…面前的本多忠勝有足以擔當魔王的實力,她決定用她被

慈燕禁止使用的特殊能力:心靈控制(註一),緣控制了本多忠勝之後劇本也如她所想的進

行,但她一直對本多感到歉疚,那天她在整理慈燕的書房時找到了一張古老的捲軸,上面記

載著一種強大異界生物的招換方式,緣決定自己承擔魔王的重擔。
---------------------------------------------------------------------------------
溫泉醫院中

稻姬一行人來到真田跟本多的病房探視,兩人雖然沒有明顯外傷,但體力大量透支跟精神衰

弱下他們顯得比以往虛弱很多,宗茂因為有另外的傷勢而在另一間病房,「稻姬,我回來

了。」幸村爽朗對著稻姬微笑,「嗯,歡迎回來。」兩人對視後互相交換笑容與擁抱,「我

也在阿...女兒有了男友之後就不理老爸了!?」本多有種被拋棄的感覺,「嘻嘻,老爸你吃

醋喔?來來來,給你最愛吃的梨子。」稻姬遞給本多梨子,「對了,宗茂為何沒跟你們住在

同一間病房?」服部問道,「醫生說他除了身體虛弱之外全身還有小灼傷,所以就分到別的

房間去了,我們一起去看看他吧?」幸村提議著,一行人就來到宗茂所在的病房,一進病房

就看到誾千代正趴在桌上睡,想必是整晚沒睡看著宗茂,「噓~」宗茂暗示不要吵醒誾千

代,他們跟宗茂回原本的病房去,「奇怪,我記得宗茂沒被火燒到,為啥會全身灼傷?」幸

村不解,「那個阿…我的雷神之力本身就像雙面刃一樣,用過頭身體就會開始撐不住的,不

過還好沒失控就是了。」宗茂說,「失控?」本多對這詞感到疑惑,「要是失控的話,那天

恐怕沒人能活著回來吧,好了先別談這話題,還是把話題移到最重要的部份上吧,本多?」

宗茂暗示本多應該解釋一下他為何要救果心,在場每個人跟著變得嚴肅起來,本多嘆了一口

氣後開始說果心的計畫與理想,說完之後每個人臉上都帶著驚訝的表情,「哼!想當神聖的

負罪者死去嗎?太天真了,唯有活著才能真正對自我的罪孽償還。雖然動機是對的,但畢竟

不少人因他而死,光這點就至少該罵罵他。」宗茂說,「那…果心居士的情形怎樣了?服

部。」幸村問道,「今天早上去已經脫離險境,但意識依然呈現昏迷狀態。」服部說,「我

想去看看他。」本多說,「那我就奉陪吧,岳父大人。」幸村應道,「咦!?幸村你剛剛叫

我什麼?」本多忽然受到衝擊還反應不過來,「老爸你真是的,我跟幸村就快要結婚了,所

以他當然該叫你岳父大人阿。」稻姬提醒本多,「咦!?何時決定的?我怎都不知道?」本

多說,「就在剛剛…」幸村輕輕的說,「阿阿~你們給我停下來,這件事先等等再說吧?現

在不是要去探視果心嗎?」宗茂受不了這情形催促著,「也對,那我們三人去就好,你們先

在這邊等吧。」幸村說,接著三人走出病房,「幸村,你是怕稻姬看到果心又想起不好的回

憶吧?」宗茂點出幸村的用意,「看來在你面前說話要有所保留才行阿,宗茂兄。」本多佩

服宗茂的觀察入微,三人向醫生問了路之後便往果心的加護病房過去。
---------------------------------------------------------------------------------


漆黑的天空高掛血紅腥月。哀號聲、武器交錯的金屬聲、哭泣聲充斥在地表,這裡…是戰

場,現在…依然是亂世。「不要再打了!」她瘋狂地不斷喊叫,但眾人沒有聽見,血腥在人

臉上、在屍體上、在空氣中瀰漫,忽然所有人停住了,「你憑甚麼來阻止亂世?你自己才是

這場戰爭的根源,不是嗎?」不知何處傳來的聲音又像所有人的聲音,「不是的!我想要終

止亂世才這麼做的。」她無力的反駁,「騙人!那面前的戰爭為何沒有結束?為何仇恨依然

存在?不過是偽善者罷了!你何時要面對自我?你好好看著每個人的面容。」聲音大力反

擊,戰場上的人們忽然身穿黑色法衣,往低頭啜泣的她前進,她抬頭看著面前的人們,一股

違和的恐懼爬上心頭,面前的是無數個自己,手中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贖罪吧!為自己

犯下的罪行贖罪!」聲音一下,所有人開始攻擊她,這世界不存在死亡的概念,因此她不斷

徘徊在死亡邊際,卻無法死去,肉體跟精神不斷被撕裂、咬食,剛開始尖叫聲足以劃破天際

,但隨著時間過去她彷彿是習慣痛苦一般不再喊叫,只是不斷哭泣,「是誰?你到底是誰?

為何在我夢中?為何要這樣折磨我?」她提問著,「還看不清嗎?還在逃避嗎?我…是你,

你隱藏起來的你、你不願承認的你、充滿憎恨的你、脆弱的你、渴望被承認的你。」人群消

逝,只剩下一人以藐視的態度看著她,「沒人會承認、沒人會記得、沒人會憐愛、沒人會感

激,你所作所為不過是虛無罷了,明明仁慈卻要殺生,明明脆弱卻不願哭泣,明明孤單卻不

要人接近,自相矛盾的結果是你的心崩壞、碎裂,同時也是我的誕生。」另一個她說,「不

要!不要過來,不要再說了。」她哀求著,另一個她以言語不斷虐食她的精神,她意識到一

切不過像個小女孩的夢一樣容易破碎,只存在否定的夢中她的意識即將遠去,「就這樣結束

了嗎?」她現在只想靜靜閉上眼,但卻不能如願,另一股力量卻讓她保持清醒,「只要承認

就好了!承認殺生吧、放聲哭泣吧,你所作所為不是虛無,是美麗的理想,我來承認、我會

記得、我來憐愛、我來感激。」天際傳來聲音,兩個她同時感到疑惑卻又馬上豁然開朗,

劃破漆黑的天空,耀眼的光芒照耀夢的每一處,兩個她首次展開笑容,並且合而為一

她…睜開了眼睛。
---------------------------------------------------------------------------------
她的房間是靠窗可以看到海的,夕陽映照在被歲月跟自己搭上的詛咒所侵蝕的臉龐與美麗白

髮,她只是靜靜的望著夕陽,聽著海聲,但此景卻讓人感到心痛,「真是寧靜阿…感覺不像

是身處於亂世之中。」似乎察覺三人的到來面前的女性說道,宗茂與幸村還在一頭霧水之中

只有本多在她身邊坐下並說:「不...亂世結束了...你不必再為世間所哭泣 不用再多背負什

麼了..』

『你說...亂世結束了?是嗎....我成功了......終於都結束了。」她靜靜地說著,同時臉上

多了兩道淚痕,「嗚阿阿阿!!!!!!!!」原本小小的啜泣忽然像洩洪一般轉為淒厲的

哭聲彷彿像把所有一切都丟出來一般,她靠在本多肩膀上大哭,「結束了!我終於不必會再

夢到那些面孔!終於不用活在自己編織的惡夢之中!終於......終於結束了」在最後似乎笑

了幾聲,但眼淚並沒有停止,三年了,自從慈燕死去之後她再也沒哭過,深怕自己停下腳

步。不知所措的宗茂與幸村只好識相的走出病房,「宗茂兄 你之前不是說至少要罵罵她

嗎?」幸村問,「我阿.......對受傷的人跟女人無法惡言相向,而且我對女人的眼淚實在沒

法招架。」宗茂輕輕說道,兩人先回原本的病房去。一進病房服部正在討論幻魔死後天下大

勢,「足利氏自動放棄幕府將軍的職位,將權力還給天皇,天皇在內政統理則是交給新的關

白織田信長來處理,信長在這方面能力其他諸侯也不會有意見,兩位軍樞大臣武田信玄跟上

杉謙信成為天皇政權最有力的靠山,總算是把這一陣子混亂的局面給平定了,不過真是奇蹟

一樣,這些原本理念不同、互相爭鬥的諸侯竟然會放下成見,開始合作了起來。」服部把最

近忍者所蒐集的情報大略報告了一下,「我一想像信長、信玄、謙信、毛利在一起開會就覺

得怪怪的,會有種不協調感阿....」風魔怎麼想都覺得怪,「安心吧,信長大人原本就是為

了要把領土所有權還給天皇才打算推翻腐敗的幕府,以武力征服天下後在還給天皇,現在這

種結果對他來說是再好不過了。」光秀說,「我家爹爹也對這局面很滿意呢!既然足利氏將

權力奉還,他當然沒有意見,這點上杉叔叔大致上也同意,原本是宿敵的兩人還變成好朋友

了呢!雖然有時候他們在下棋的時候常常玩出殺氣就是了...」菊姬說出武田跟上杉的近況,

「該怎說勒?果心居士她的作法雖然稍嫌粗暴了點,但似乎收到不小的成效是吧?」望月說

,「或許長久以來我們所追求的是相同的幸福吧,她只是適時的提醒被亂世所迷惑的我們而

已。」幸村說,「總之我是不會讓這份幸福再次碎裂的,時間會給她的作為下個最好的註解

吧。」宗茂說。就這樣人們重拾了一段相當長的和平時光。
---------------------------------------------------------------------------------
本來,人類插手別人的生死就是十分狂妄的事,這種重壓只有承擔過的人才能明白,人的生命十分沈重,緣為了世間獻出自己的身體與心靈,她所奉獻的一切都是獻給人們的心之滴,深知生命份量,每天不忘後悔跟自責的她相信著,人是會追求幸福的存在,最後她為人們帶來了幸福,也讓自己獲得救贖。






註記1心靈控制
假設人類的大腦是接收器,人類的大腦頂多只能做到接受訊息,緣卻能夠強迫性傳送訊息
藉由建立一道連線,不斷傳送資訊給被控制者,但不幸的這連線是雙向的,雖然被控制者不能傳回去,但某些強烈情緒會傳回去,尤其當被控制者掛點瞬間緣會完整經歷一生所有的思考,這對緣會造成極大的精神傷害,因此慈燕才禁止她使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28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7896547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信長小接龍幸村篇第六節... 後一篇:立花外傳第一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百萬字奇幻武俠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30.你和燕子學姊挽著手是什麼意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