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箱庭 某處 第四章 稍起的波瀾

作者:XU.│2017-07-01 22:17:50│贊助:4│人氣:67


  

    遠離吵雜的城市,在遠離庸俗平淡的鄉下小鎮,在遠離遙遠的海洋,有一座大森林,坐落在馬諾大陸中央,數千年來如一,隔絕著大陸東西的交通,外面的人叫它斯貝洛黛斯得之森( FOREST  SPARODESDUM ),那是希望和絕望的意思,人們畏懼它但又需要它,從萊斯克爾尼亞帝國的邊境一路延伸到伊蘭尼的西境,樹木交疊成一片巨大的國度,那是高等精靈族的
故鄉。

      這些精靈耳朵尖尖的,寬度整整有人類的四五倍,向兩旁延伸,並排坐近一點的話還可能會戳到互相的臉頰,摸起來和人類的差不多,是軟骨上有軟軟的皮膚;眼睛多是暗金色的瞳孔,在陰影密佈的樹林中看起來是大地的土黃;總是穿著運動輕便的衣裝,衣服通常是簡單的自然色,和四周的鬱木、溪川、苔石無時無刻地互相呼應。

      但那頭白金色細直的頭髮,大概是高等精靈在這大自然到不行的地方裡的最後一片舞台。高等精靈喜歡在頭髮上大作文章,各式各樣的編髮,有的一縷一縷在頭後方盤起,有的鬆散的編著在單邊肩上側放著,或是任其若隱若現的夾在長直髮裡面。製作各式各樣的髮飾也是高等精靈的特長,這也成為了精靈的森林城市對外貿易的特產,這些髮飾受到大陸上的女性熱愛,由於高等精靈族也是魔力強大的種族,擅長法術,其製作的髮飾也是能幫助法術發動的魔法道具之一,在帝國皇家魔法學院和帝都阿茲爾十分流行,其中還有極少數受到外面世界的誘惑,而離開森林城市的高等精靈,在外頭經營起屋店。



      伊拉蕾.斯圖衣( ILLRAE.SEATREE ),是少數不是從小生長在大陸中央森林城市的高等精靈之一,自從父母兩百年前提著大包小包離開森林時,兩人就從未再次回到森林城市,在這之間,一百五十年前他們在阿茲爾生下了伊拉蕾,最近終於年屆青春期的她,腦中開始被各式大小事填滿,或是嚴格來說,大多數是幻想和白日夢。

      每當一到學院沒課的日子,就會在家中幫把手的她,現在正坐在父母在阿茲爾的飾物屋的櫃台,穿著象牙白色的工作圍裙,前後來回晃動,店裡瀰漫著低微的喀喀聲,規律到可以用來算下次太陽升起的時間。

      最近伊菈蕾白天的姿勢是兩手撐著臉,放在櫃檯的木製檯上,那裡是幫客人現場修改飾物和保養的工作檯,屁股下的高腳凳,整天被她用兩腳椅的危險姿勢搖來搖去,每當她開始搖晃,檯子上和工具抽屜裡的大小工具就開始像鼓皮上的豆子跳躍;撐著臉頰,兩頰的肉被向上推起,伴隨著震動一陣陣的,像柔軟的史萊姆一樣,她一邊感受著這種無聊的快感,一邊沈浸在自己的節奏裡頭,有時又會突然產生一些表情,白金色前髮下的雙眼向前方散焦,裡頭沒有現實感。

      外面羊蹄狀的粉色花瓣時不時的會被風掃進店裡,今天的天氣很好,薄薄遍佈天空的雲層讓太陽無法直射道上的行人,但整個天空就像用白紙罩著燈,溫柔的亮白色向無限的遠方延伸,伊菈蕾的父親畢特蘭.斯圖衣 (BITOLLAN.SEATREE ) 正在準備下午的開店,把煩人的花瓣掃出店裡,店面的設計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太大的更動,拉門式的店門被拉開,掛上印有飾品屋店徽的墨綠色門簾,雖然這樣會讓花瓣與落葉隨著風被吹到店裡,但斯圖衣夫婦堅持這是最讓人沒有內外隔閡感的設計,店裡的生意也如兩人預期,百年來生意一直都不錯。

      價位分佈廣泛周到的商品讓飾物屋有來各年齡層的穩定客源,伊拉蕾的母親法娜 ( FAEANAE.SEATREE ) 現正在店二樓的工作室開發製作新商品,她一直都有和在森林裡的
親戚用使役魔聯絡,最近接到久久未見面的姊姊要來帝都的事情,感到稍微有點高興又有點錯愕,照理說高等精靈會離開森林的情況很少,但前幾天接到的使役魔送來的訊息,役魔腳上的防水筒裡只有簡單的『我過一陣子會去你們阿茲爾的店裡找你。順便幫我問候畢特蘭。』就這樣短短的幾個字,讓她開始百般猜想。這幾天以來,感覺被什麼掐住思考一樣,腦裡眾多的事項又被添上的一筆。還真是符合大姐的個性啊,法娜心想,有點粗神經的感覺,但是十分認真,稍微有點令人頭痛的性格。
        



      店裡已經有零星的兩三位客人,早上差不多要開始了,法娜把頭伸出二樓的窗戶向再外面的畢特蘭叫去,「,來把我這裡的東西拿到店裡了。我現在走不開。不然叫伊拉蕾也可以,叫她不要再發呆了。」

      畢特蘭把手中的掃把斜擱在店口旁,向樓上揮揮手,「好,好。」,一邊把門簾稍微掀開,像店內喊道,「伊拉蕾,上去二樓拿新的飾物下來上架了。」

      重複叫了好多次,但是女兒已經稍微離開了這個世界,伊拉蕾不知道飄向哪裡的思緒配著口水垂在嘴邊。嘆了口氣,把店外積在長椅以上的花瓣拿起一大把,向搓丸子一樣,在手裡揉成了球狀。「漂浮。」用從未聽過的語言向手中的花瓣球說去,一邊向手心裡集中魔力,一邊用平穩的語氣,迅速無誤地念完,「瞄準。名為伊拉蕾.斯圖衣的少女。發射。向著鼻尖。」

      花瓣球好像被透明的殼包裹住,花瓣在丸狀物裡各自快速攢動,整顆球也一邊快速旋轉,一邊向精神飛離的少女奔射而去。球向伊拉蕾的鼻子正面撞上去,瞬間在臉上爆散開來,粉色的羊蹄花瓣球在少女的眼前,炸成一片花幕。

    「咿!」伊拉蕾嚇到,兩腳椅向後方仰去,後腦勺親吻地面的命運在最後一秒被止住,一邊用奇怪的姿勢扭動,一邊把自己立回來,喘著氣,少女的精神回到身體裡了。

    「伊拉蕾,上去二樓拿新的飾物下來上架。」畢特蘭說道。

      從驚嚇中回過神來,「喔......喔喔,好!」立刻從椅子上起來飛奔上二樓,中間差點被樓梯絆倒。





      木托盤裝著五六個用布包好的髮飾、手飾,伊拉蕾小心地從樓上走下來,途中不時確認腳下,和幾個客人擦身而過,側身通過,然後按照種類把飾物一個個放到陳列架上。

      最近適逢學院的開學季和花月,店裡的各項有法術輔助效果的商品銷量都大量增加,接下來的天氣會逐漸轉熱,避暑用的魔法飾物更是受歡迎。飾物被印有店徽的墨綠布革包裹著,最裡面還有一層薄薄的亞麻布,外面綁著朱紅的繩結。

      按照屬性和價位,伊拉蕾熟練地把它們一個個就定位,這些飾物的靈感通常來自大自然和植物,十分符合高等精靈的特色,數量不多,但每個都是法娜親自手工完成。眉月型的銀月上有著精美的簍刻,上面還鑲嵌著淡紫色的魔法石和透明的小鑽,製成手心大的大小可以當成髮叉和胸飾,也有有魔法道具的效果;三朵韋塔勒菊( Vitale )在簡單的髮夾上排成一列,在顯眼邊緣的大小,剛剛好可以當成髮飾;還有簡單的一朵三層三辦黑白色的鏡之花,硬幣的大小牢固的連在有彈性的圈圈上,由於這一種的價位較便宜,是十分受歡迎的髮帶和手環。

      伊拉蕾從懂事起就開始慢慢地接受母親和父親的各種訓練,這讓她的手藝可以讓雙親安心地將部分業務交給她,目前主要負責現場的修改和術式的調整。

      放完商品的伊拉蕾坐回她的小櫃檯。然後,穩固的把學院的課本高高立在桌上,在後面開始玩起了她的手指,正當伊拉蕾要成功的把左手的無名指插到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間,準備要完成小狐狸的形狀,一份店裡的商品被遞到的桌上。

    「你好,不好意思,可以稍微幫我看一下嗎?」是成年男性富有磁性的聲音。

    「咿!喔!好!沒問題。等我一下。」少女嚇到了又感到有點丟臉,摸到燙鍋一樣,迅速的把手藏到桌下,把手指解開,然後把遮蔽用的書本收起來,坐正身體,「你好!請問有什麼問題嗎?」店員模式轉換成功。動作來到最後,微笑著,抬頭向眼前的——女孩望去,「西蒂娜!」

      伊拉蕾對著眼前的女孩大叫,「你——你著個傢伙!」身體向前伸出櫃檯,兩手想要抓住西蒂娜,但卻被她先一步躲開,「不要捉弄我!」

      西蒂娜伊拉蕾在學院的同學,家裡住在亞勒亞區,是在帝都的貴族地帶,帝國的貴族除了自己封地的爵邸外,也會在帝都靠近王城的地方安置住處,以便子女的就學和各種政治活動,西蒂娜.阿斯特德 ( CETINA.ASTEROID ) 的家裡就是這樣,阿斯特德家的封地是在帝國的東方接近大森林,是和高等精靈貿易必經之地,因此西蒂娜對高等精靈並不陌生,所以和伊拉蕾很快就熱絡起來,在學院也是,兩人一起行動在同學眼中已經好像慣例一般熟悉了。

    「你真的是!ㄩㄨㄜˋ......!」但是只要朋友的關係好到一個程度,原先的拘謹就會大大地下降,雙方距離近到可以重疊,變成親近之人般的存在。「除了嚇我還有什麼事。說。給我說。你最好是有事情才來的。」伊拉蕾用無與倫比的逼問態度,臉頰漲紅,向眼前正笑嘻嘻的少女不甘心地說去。

    「好啦,好啦。不要生氣了。幫我看一下著個吧。」西蒂娜好像在安慰,又像敷衍,一邊把桌上的墨綠色皮套上的朱繩解開,從裡面拿出一個尺寸算是頗大、男性手心大的髮飾。「不過話說你們店裡的這個收藏袋真耐用。這是母親三十年前買的,現在還好好的,你們的店還要讓人吃驚到什麼程度啊?」

    「哼。那當然。我爸做的東西可是用百年來計算它的生命的。區區三十年就好像喝杯水一樣。」伊拉蕾坐在在她的高腳凳上,背挺得高高的,想俯視但是高度不夠,用只能平視的口吻,插著手說到,「你可以開始想要寫什麼給你曾孫,然後夾在皮套裡面,保證到時候還新的讓人掉淚。」

    「是是是,不愧是希爾瓦之屋 ( SILVA HOUSE )。好了。可以幫我看一下了嗎?」

    「好啦。我看看喔......」把抽屜裡的單眼放大鏡片掛在右眼,拿起飾物開始端詳。

      那是薔薇狀的飾物,並不是非常亮眼的深濃紅色,帶有金屬的重量感和銳利,表面泛著製作過程留下的美麗紋路,一層層花瓣背面鑲滿了術式,毫無疑問,是高檔的訂製品。玫瑰在大陸上有勝利、愛情、生命、還有火焰的意義,特別是濃郁的紅色受到歡迎。

      伊拉蕾一邊仔細地看,「所以有什麼實際的問題嗎?」一邊說。

    「實際上母親把這個讓給我了。」西蒂娜說,「當初沒想到是你們家的作品,所以知道之後,就想說一定要拿來給你看。順便保養一下。」興奮地說。

    「呵呵。我們家市佔率不錯喔。總之試戴過了嗎?」

    「還沒誒。」

    「那先戴戴看吧。小心不要摔到地上了。還沒被主人的魔力觸發以前,保護術式是不會啟動的。」「你先試,我查一下資料。」伊拉蕾轉身,找起後方一整架的書本,「我看看喔,三十年前,所以是這十二本。稍微看一下當年的訂製資料。」那十二本書在伊拉蕾說一聲『漂浮』後,變依序的降到櫃檯的一角。拿起最上面的一本,開始迅速地翻起來。

    「喔好喔。」西蒂娜把髮飾附壓在頭髮上,然後將魔力稍微集中在那個位置,髮飾感應到她的魔力,其中一個『黏貼依附』的術式按預設被啟動,髮飾便迅速固定在原處,不論怎麼甩也不會掉。不過也不會有人帶著睡覺,西蒂納心想,因為太蠢了。

    「覺得怎麼樣?」伊拉蕾好像找到當年的對應頁了,正在一一巡過上面記載的用料、尺寸、和所刻的術式,上面密密麻麻的,但是十分整齊,是法娜工整的筆跡,術式的部分更是誇張地寫滿了四頁。

    「個人感覺最重要喔。」伊拉蕾說。「舒舒服服的戴才是最完美的狀態。」一隻手在頭上示意著。

    「這麼說來,感覺有點重。一股腦袋不平衡的感覺。」

    「讓我看一下喔。」拿過西蒂娜遞過來的紅薔薇,手指一邊在書頁上滑下,一行行地確認,「我記得應該有鑲減輕重量的術式上去......阿,有了!」減輕十之七,還是太少了嗎。」

    「動一動、用一用吧。」伊拉蕾開始對髮飾調整。

      用工具箱裡的工具拆下一片花瓣。細長的工具伸進花瓣的連接點,找到某一點後,往裡面扭轉,『ㄎㄧㄚ』 的一聲,那片花瓣被鬆了下來。翻過來。小心地戴著防污手套,找到鑲有『重量減輕』的術式,『重量減輕』和『漂浮』很類似,只是後者被多賦予了向量。花瓣被放在黑色的墊布上,伊拉蕾隔著燈光檢查,確認無誤後把魔石燈關掉。「很好。沒有破損,只要更動就好了。總之先減輕成十之九吧,完全沒有重量也不好,會忘記它的存在。」一邊笑著說,「不然到時候一定有人一邊戴著它,然後一邊大喊:『找不到!』」

      伊拉蕾發動用來鑲刻術式的法術,花瓣上的術式的文字隨魔力稍微浮起,然後慢慢發出淡淡的金色光暈,光暈發出後化為點點粒子消失在空氣中,那是逸散的魔力結晶,每個人的顏色可能會稍微不同,像伊拉蕾就是白金色,高等精靈也大多是白金色。

      隨著伊拉蕾的法術,術式的一部分文字被更改,術式是由一連串古老文字和圖紋構成,其字母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人用於日常生活,只有在施展法術時會用,讀音也只能用現代語言的字母拼湊,是完全失傳的一部分。所謂法術也就是尋找某一種有效果的文字組合和圖紋,經過長久的魔法研究,已經整理出一套有系統的組合方法和魔法定理;如同地球是電與物理的文明,馬諾大陸一切的研究都是圍繞著魔法,直到今天依然不斷地有人發現新的咒語和圖紋,這也讓少部分人擁有自己的獨特法術。

    「我再試試看喔。」把飾物帶回頭上,「嗯......好多了。謝啦。」
    「好。那接下來進行保養吧。」伊拉蕾說。





      完成例行保養後,兩人一同回到在學院的宿舍,在帝都的郊區,通稱邊境區,是一個環繞帝都的環狀帶,學院所在地稱為西南邊境區,離伊拉蕾家在帝都的店約騎馬兩個小時的地方,大約四十垎 ( Kar ) 的距離。

      帝國皇家魔法學院是由一個古老的獨棟城堡發展而來的,學院的歷史根據城堡檔案房內的紀錄是由過去開始實行勇者召喚的賢者之一建立的,當年為了對抗魔族的訓練教育設施,幾千年後,成為了培育學者和魔法師的學院,現在的學院是如同一個城鎮一樣,圍繞著城堡形成的建築群,有規劃完整的街道,也有人稱學院為「學城」,在街上可以看到許多來自學院和研究院的新奇魔法裝置,幾千年來,培養了許多重要的人才。
  
      伊拉蕾西蒂娜穿著學院配發的風衣,那是魔法師的長袍,深藍色的長袍象徵著學生的身份,長袍分成頭帽和披風兩個部分,前方左右襟用刻有學院校徽的銀質扣針繫起來,在騎馬狂奔時,帶著兜帽的魔法師學院生,披風會隨風向後飄起,宛如順風的海色大旗,紋在披風內側的學院專屬校紋和滿滿的術式會若隱若現的露出,人們稱這幅景象為「側翼的雛鳥」,是帝國每位年輕人的憧憬。





      兩人抵達了學院大門,沿路飄著毛毛細雨,從森林裡往上看是一片灰濛濛的天空,馬蹄陷入濕軟的土壤,往來不絕的足蹄讓道路雜草稀少,如果是冬天,馬的喘氣還會呼出一陣陣白霧。風衣外側佈滿了水珠,但因內側所繡的防水術式,兩人並沒有變得濕淋淋的。

      大門其實只是簡單的立碑,黑色火山岩的長方體,同樣的碑岩沿著學院的外圍繞成了一圈,意思是越過著條界線以後的土地範圍都是學院。沿著鋪有緊密的矩形熔岩石的道路,兩人經過了一處矮房,矮房旁有一座五層高的瞭望塔,那是校門管理員的駐房,雖然是學校發配,但是那個管理員幾乎就是在那裡住下來,大家也都習以為常。早晨可以看見炊飯昇起的爐火炊煙,再晚上,那個唯一發出燈光的窗戶也成為學院生和教授在回來時的燈塔,沿著帝都到學院之間有一段人煙稀少的路程,那個管理員小屋真的也恰如其職地指引大家的方向。

    「小姐。我們回來了。給我登記本。」伊拉蕾向房子的一樓喊去。一樓的窗戶被向外打開,米色的窗簾稍微被風吹到外面,毛毛雨把窗簾弄得點點水痕。

      過了五分鐘,一位年輕的人類女人從小屋裡走出來,穿著一件素白色襯衫,外面套著灰色帶著鋸齒紋的毛衣,略大的毛衣澎澎的看起來很保暖,剛好露出腳踝的木頭色修身長褲,腳上拖著戶外用的涼鞋,沙沙的磨著石地板走來,深紅色的頭髮只是簡單的放在肩膀一側,一副剛剛醒來沒多久的樣子,一邊搓著手抵抗外面雨後的寒氣,稍微鬆垮的眼皮半開,打了一個大哈欠。

      抬起頭確認兩人的長相,「是伊拉蕾阿斯特德家的。歡迎回來啦。總之先進來吧,我記得今天下午沒課吧。」管理員可不是做假的,德.恩次霍克記得每一位學生的臉和名字,沒人知道她是怎麼做到的。西蒂娜以前曾經和她玩過記憶卡片遊戲,每次都被壓勝,不論卡牌怎麼換位子,好像眼睛可以透視一樣,所有的圖案都完美的記在腦海裡。你絕對不會想讓她知道你的糗事,因為她永遠不會老人痴呆,直到帶進墳墓裡。

      在門口向兩人揮揮手,示意兩人進來,蓋到手掌的毛衣好像是房子的延伸,裡面有一隻蝸牛一樣的人躲著。小姐好像離開房子太遠就會死一樣,平常沒事就宅在屋子裡的她過得十分溫暖愜意,進屋後隨手把大門半開,然後裡面傳出茶具的碰撞聲。希望她不要摔破阿,伊拉蕾暗自祈禱。
         
    「這是登記本。兩個人先寫一寫吧。要對齊底線啊。」德小姐一邊把厚厚的土黃色本子遞過來,一邊從袋子裡把餅乾倒在盤子上,「順便陪我吃個早餐。雖然睡過頭啦。」笑嘻嘻地說,眼睛瞇成一條迷人的隙縫。

    「小姐,有空應該要出去走一走才對。」西蒂娜說,「最近學園內有開一家新的餐廳,等一下要不要一起去?」試著把她拖出這間過於舒適頹廢的場所,「反正中午的時候去一下,有人來的話再用轉移回來就好了。」

    「ㄩ……好遠的感覺,在我家吃午餐怎麼樣,後面菜園的番茄已經有幾顆成熟了。」已經莫名其妙地把管理員小屋當自己家,還種起菜來的。

    「不行,如果是德小姐煮的話,一定全是全部都是番茄。番茄沙拉、番茄直接吃、蕃茄淋醬直接吃。不然就是完全不用刀子的料理。」伊拉蕾說道,因為過去的幾次經驗,雖然感覺很養身,但是這其實是懶散的結果,其實撇去不喜歡拿刀子這一點,小姐的餅乾倒是做的挺好的,只是很可惜,沒辦法當正餐。

    「ㄜ……好麻煩的感覺。」一邊用手撐在額頭上,「這樣會流很多汗的,而且也沒辦法保證比我的蕃茄好吃,而且一不小心還會……」

    「小姐!」兩人向瞪過去。

    「阿。」的碎碎念停下來了,稍微被兩人的氣勢嚇到,「真的,一定要去嗎?」小口小口的啃起餅乾,像是一隻倉鼠一樣,亞麻籽的屑屑掉到茶湯裡面。

    「對。就當作陪我們吧。反正德小姐下午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吧。」伊拉蕾說道。

    「是沒錯啦 ……,唉,好吧。」像個鬧脾氣的小孩終於肯乖乖到座位上一樣。

      伊拉蕾西蒂娜兩人偷偷地感到勝利的感覺,久違的,這次終於又把這隻蝸牛拖出殼裡,小姐身上一直有一大部分像是未成熟的大人一樣,這種感覺和一般年長者的代溝感不同,無所顧忌的感覺,因此兩人其實也很喜歡和溺在一起,偶爾就會像這樣把拖出她的小窩,其實也不討厭這種感覺,只是不喜歡的東西,在情感上要比理性難克服過去。

      之後三人一邊吃昨天晚上剛剛烤好的熱奶油亞麻籽餅乾,伊拉蕾西蒂娜小姐把這段時間的話題一股腦地倒出,三人彷彿恨久沒有如此愉快的度過,餅乾的味道嘗起來比什麼都好吃,茶的香味比什麼都溫暖,後方菜園裡的奏足蟲叫阿叫的,番茄也不怕被吃掉,笑聲蓋過了雨打在屋簷的滴答聲。

      這種場景實在是叫人生氣又無法捨棄,如果是任何一個知曉勇者召喚現況的人從窗戶旁邊經過,一定會一邊感嘆這無知的快樂,一邊衷心期望這一切都可以持續下去,小姐是知道現況的人,她暗自心想。

      但是情況並不樂觀。


      至少現在不是可以感到放鬆的時候,至少時候未到,異界之門的另一邊到底發生了什麼沒有人可以知道,太多未知的,我們連南方的黑暗大陸都所知甚少。或許人們現在需要全新的方式,不同於任何以往。她想,但是我們缺少的搞不好是完全靠自己一肩扛下的勇氣。

      我們依靠勇者的前來太久了,如今我們真的可以獨自面對魔族進攻嗎,獨自、在暌違千多年來第一次只靠自己的力量來面對黑大陸。害怕嗎?迷惘嗎?還是只是惰於思考?在同一個小房間裡繞得太久以致於遺忘了外面的世界,自嘲的苦笑,但一手把整塊大陸逼入這種現狀的不就是我們自己嗎?

      第一次的召喚是不得已吧。第二次或許還是如此。但之後可以說是馬諾的人們已經習慣這種奇異的病態,隨意地把自己的世界和他界連在一起,世界的步調,屬於我們自己的節奏正一點一滴地被打亂,帶來太多對於馬諾大陸來說太過於激進、前衛、魯莽的事物。

      過去的勇者因為許多都是來到馬諾後過不久就死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還好,歷史上曾經有勇者秘密組織地下活動,各種異世界帶來的激進思想和奇妙的宗教觀,確實是改變了我們世界的某一部份,現在大陸上的米西巴聖教就是名叫耶穌的勇者一手塑造出的,那個過於神聖的世界觀,和救贖人類心靈的觀點,確實是讓人會緊緊的依副上去,我們甚至忘了自己的神祉和信仰。

      德.恩次霍克開始認真的想,某個未來的時間點,被動的受到控制的將不再是地球,而是馬諾大陸,我們也許會被迫與魔族與地球兩方同時衝突。過去對地球的所知真的是少到只侷限在勇者個人身上,馬諾的人們從以前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召喚的是獅子還是小白兔,或是—一大群獅子或小白兔。

      揉一揉她疲憊的太陽穴,看向正在快樂談笑的兩人。真是無憂無慮啊,她心想,但這實在不是小孩該擔心的事,小孩還是乖乖去上學交朋友就好了,事態還沒有惡化到必須讓學生站上前線,這是該慶幸的地方。

    「你們兩個,時間差不多了吧。」

    「阿。原來小姐也餓啦。」西蒂娜語稍帶刺的笑著說。

      嘖!現在的小孩啊 ……,「對,對,快餓扁了,走吧。」好好的陪陪他們吧,心想。

      大約騎馬十五分鐘的路程會進入到學院的商店街和學生住屋區,三人沿著石板路的右側前進,伊拉蕾西蒂娜沿途可以聽到小姐源源不絕的碎碎唸,大概是因為認得所有學生的面孔的關係,一邊說著不認識的人名,一邊把亂丟垃圾、在店裡卿卿我我的情侶、和衣著不整的學生全部抱怨一遍,有點可怕的,不論是記憶力或是那個表情。

      現在是中午時間,到處都是傾巢而出來覓食的小野獸,還有不遑多讓的大人,臉上各種表情交錯扭動,所有人大聲用力地聊天,整的街道像怒吼的大海,每人好像都要在午餐前榨乾身體的最後一滴能量,是的,該吃飯時就要大口吃飯,用盡全力做好當下的事情。大原則不變,三人也遵循著整個學院讓人欣喜沈醉的氣氛,走進了店門。

      新開的店是在轉角的旁邊,剛好隔壁就是最有人氣的三角店,想比之下,書蟲之窩顯得迷你又不引人注目,但真正的好店總是無法高朋滿座,也許是因為永遠要為無意間發現這個驚喜的客人留好空位。三人紛紛在座位上放好屁股,開始閱讀像樂譜一樣精彩的菜單,店裡基本上是以燒烤類為主的串燒類,本來應該是成年人和大叔們碰撞酒杯的地方,但是最近換了下一代經營,餐廳整個從原來的死板變得靈活許多,菜單在原本的美味上又再增加了許多更容易讓學生接受的菜色,店名也換了,原本只有酒類的吧檯上多了許多無酒精飲料,整家店也逐漸活潑了起來。

      點好餐,三人開始好奇的東張西望了起來,眼睛掃向這一桌、那一桌,斜前方有兩個長得像教授的人物,兩人都帶著眼鏡,八隻眼睛相瞪的樣子,感覺十分有趣,正在臉紅脖子粗的爭辯什麼,桌上的濃湯幾乎隨著桌子上下跳動,有時又用力地抓起一串串燒,像在示威似的一口吞下,看著這副情景,不知道兩人關係是好還是不好。
      
    「真是的。莫名其妙,實驗室要給聯邦的那群傢伙用。」其中一個鬍渣光頭說到。

    「學長,這是怎麼回事?」另一個看起來四十幾的大叔,頭髮向後疏著,稍微雜亂的鬢髮和鬍子連成一氣,正用不可置信的口吻,像光頭呼應。

    「就是那個什麼啊。召喚之儀啊。」光頭滿嘴咬著烤肉,腮頰鼓的氣呼呼地說道,一邊把免費的青草茶灌下肚,「明明前一陣子就為了這個忙了好久,好不容易可以繼續我的研究了,現在又……,阿……煩死了……」很不可愛地向前趴在桌上,前面的碗盤匡啷哐啷地被推向對面,一瞬間桌子上被清出一塊空地。

    「學長 ……盤子。」

    「喔,抱歉。可惡!阿阿!喂,小子,我們要追加!」抱著頭,陷入語無倫次狀態的光頭教授向服務生喊去,準備把空出的桌面填滿。

    「所以又是為了勇者召喚的事啊。」有頭髮的大叔嘆口氣說著。

    「嘖,那群地球人也是,什麼不做結果竟然給我集體搞失蹤。你們碼幫幫忙喔,哥已經夠忙了,給哥一點時間啊。」

    「所以是消失了嗎?我說異界人。游爾馬學長?」有頭髮的大叔一邊喝著啤酒,一邊興趣十足說道。

    「不,聽著,珐憲。」眼睛咕嚕咕嚕地小心確認四周,兩人的頭在桌子中央湊近,有頭髮的大叔耳朵湊了上來,可惜是用大家都聽見的聲音,「根據我的直覺……他們躲起來了。」意味深長的吸了一口氣,搭配到位的眼神,啪的一聲靠回了椅背,得意地說,「沒有任何一種方法可以把全世界的人都消除。怎麼要?很合理吧?」

      這光頭吃得太飽了嗎?還是傷心過頭了?琺憲一邊呆想著,「直覺嗎……,我說教授,『直覺』感覺沒什麼說服力誒。什麼時候研究魔法開始靠直覺了呢?」

      愣了一下,抓了抓沒有頭髮的頭皮,「麻……終究只是猜測而已……。勇者召喚活一輩子能碰上一次就很不幸了,誰還管他們那麼多。真是的……」滿滿的無力感,吶喊,「我只要我的實驗室阿……,宰相大人……」

    「啊哈哈,也是啦。總之就順便看看那群傢伙的程度吧。再說…… 」




      伊拉蕾西蒂娜兩人偷聽得起勁,幾乎忘了和桌上食物的存在,伊拉蕾手裡的串燒還懸在空氣中涼掉了,頭上的風扇一邊搖晃一邊低沉的響個不停,看著兩人感到既好笑又無奈,剛剛那兩個大嘴巴的酒談似乎沒有引起四周太大的認真,簡單來說,沒有人當真,不,應該說在這種場合下會被當真才真的是有問題,不過對這兩個小鬼似乎充滿著吸引力,好像是聽見英雄事蹟或是有關於龍的故事一般的刺激。

      如果只是故事就好了呢。

    「誒。!」伊拉蕾用手裡的串燒沒禮貌地指著那兩個教授,「你聽到了嗎?是真的嗎?」

      一旁的西蒂娜正在低頭捲麵,成卷的麵條在盤子裡定形成一股小掃帚,轉阿轉的,幾乎要把那裡的肉醬掃乾淨了,像畫筆一樣,一副免強裝出來的姿態,試圖維持成熟的感覺,眼睛從髮間偷瞄,顯然也感到十分有興趣。

    「嗯?那,你們覺得呢?」神秘地對她們兩個笑去,泯了一口深紅色的酒液,但是心中卻是像個小鬼一樣調皮,捉迷藏時躲在床底下的刺激感。

    「是真的話還真是不得了啊。」西蒂娜笑著。

    「搞不好爸媽會考慮回森林誒。」伊拉蕾接著說,「學校也會停課吧。」

    「搞不好還會死很多人。」接著說,她一瞬間不曉得自己為何和學生認真起來了。「魔物和魔族會越過南方的大海,在東南方的前線會因為沒有異界的能量加強而崩潰,然後阿」向斜上方瞇起眼睛,好似正在進行一場精彩的推理,「就輪到我們了喔。」

    「唔,想像起來還真是地獄畫面。」

    「我連想都不敢想了,哈哈,這時候就需要賢者大人出現,展現奇蹟了吧。」

    「所以小姐?小姐? 小姐?……」

      陷入沉思,到底這兩個小孩知道了有可以做什麼?他們能起到任何幫助嗎?不,不可能,連自己都毫無頭緒了。就算知道了,她們能怎樣?毫無辦法!難道不是嗎?南方蠢蠢欲動的魔族和魔物不會因此而消退,召喚之儀也不會因而變得正常,連我也只能繼續吃完眼前的食物,然後他們只能繼續過他們的學院生活—在不確定和恐懼之下,然後這種氣氛會迅速的感染出去,直到事情明朗,直到學院長或是誰向大家宣佈:「沒事了!」

      又或是:「各位,我們有麻煩了,需要各位的力量,請各位共體時艱。」
      直到我們被迫在時間線上被向前推,然後到達那個時間點—煉獄的迎賓墊。


      討厭,麻煩死了。都很糟,都很不好,一個是長遠來看,一個則是直逼眼前的利刃,總歸到最後我們還是依賴著召喚之儀和異界的力量來解決事情,那我到底在期待什麼?奇蹟嗎,某一個隱身的賢者出現解救嗎?還是我也只是想要暫時無視嚴峻的情況而蒙蔽她們兩個?
      說不定現在向他們全盤托出就好了,向他們說完,然後加上一句「還不確定」,給她們些許的安全感,然後冀望下次觀測能得到的和皇家魔法研究院觀測出的相反,即便那是一連穿經過精密校準和嚴密的驗算所得到的結論,既便那是我們幾千年來魔法研究得到的成果所告訴我們的結果,所以我們到底該懷疑的是自己?還是異界之人?
      
      感到無比的掙扎,抬頭望向眼前的兩人,他們好像十分擔心似的,我到底沈默了多久呢?還是他們正在等待答案,此時不確定已經在他們的心中生根了,桌上的食物已經一段時間沒有被動過了,不只他們,全馬諾都在等答案,所有要面對黑暗大陸進攻的人麼都在等答案,那個準備了近一個世紀的答案。

    「好吧。」下定決心的語氣。

    「所以,是……真的嗎?」兩人小心地問去。

    「其實是—」








    「是開玩笑的啦!」肩膀被用力按住,回頭看,游爾馬.西帆,那個鬍渣光頭教授正笑著看向她,眼神正在無奈地搖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281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bc41288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箱庭 某處 ... 後一篇:箱庭 逐漸轉動的另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yc763929各位巴友
哈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