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第十五章《開始懷疑......》

作者:江楓の小夥伴世界。│2017-06-30 12:12:09│贊助:4│人氣:449
 時光追朔到楓星一票人剛離開之後,千惠沉重的表情著,她記憶著跑進病房的兩個又高又帥的保鏢,都穿著西裝,他們的共通點就是在他們外套的胸口前都別著一個金色特殊圖案得別針。

  「那個是象徵總統身邊的保鏢」千惠緩緩說道,神情嚴肅且不安定,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楓星還有她的朋友似乎也認識為什麼楓星會認識總統旗下的保鏢?!
  
  「呀!高頃海!為什麼無雙大姐頭要來派人攻擊我?難道又要出什麼花招嗎?」楓星刻意把房門鎖起來,不滿的打電話質問個清楚,「你知不知到剛剛晚上發生槍戰差點一命嗚呼呀?」。

  「這種事情問我會得到結論嗎?」另一邊的頃海從廁所走出來,不緊不慢的坐到電腦桌前一邊上網一邊和楓星聊著。

  「我不問你要問誰呀?」楓星沒好氣的說。

  「唉無雙大姐頭是希望你不要再待在那個地方了」。

  「為什麼?」楓星怪異的問,她突然想到阿彪說的話,「我問你,我們家是不是和總統有什麼得罪?」。

  頃海眉頭深鎖,「這話什麼意思?你為什麼突然說這種話?」。

  「我聽我的保鏢說的」楓星簡單的說,「好像害死人還是逼迫人怎樣的?是無雙大姐頭幹的嗎?」。

  「我不知道」頃海坦然的說。

  「你不知道?」楓星失落的說「我還以為你知道啊

  「自從老爸和無雙大姐頭分道揚鑣之後我就開始翹課翹家,你忘記了嗎?」。

  楓星停頓了一會思考,「你覺得老爸突然離開老媽會不會跟這個有關係呀?」。

  「……」。

  「你想想呀!睿英他們竟然知道我們江賀黑道,明明老媽已經退休好幾年了,老爸也離開我們好幾年,時間上也差不多」。

  「停止你那無謂的幻想吧」頃海說。

  「我只是在推論而已!」。

  「推論?那你一定不適合當偵探」頃海糟糕的說。

  「高頃海,你想死啊?」楓星威脅說道。

  「我會幫你查查看的,相對的,你要請我吃飯做為回報」頃海說完就掛上電話。

  「喂?高頃海?」楓星叫著卻無人回應,「好啊!竟然敢掛我電話!」。

  此時,泰希剛好從浴室洗完澡的走出來,穿著白色的浴袍,「怎麼了?又和你弟弟吵架了?」。

  「沒有,想請他幫我調查個事情」楓星說。

  「你們家如果真的和總統這裡有得罪的地方,那他們如果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不就會氣得把你殺了嗎?」泰希不安的說,自然的坐在楓星旁邊。

  「應、應該不會那麼慘吧」楓星苦笑的說,「我和頃海只是流著那個大姐頭一樣的血,個性什麼的可能也有點像可是我們根本沒想過要繼承黑道的事業,加上自從老爸離開之後就更加的排斥黑道這個東西,頃海應該也是這樣吧」。

  「那也是啦,你看起來就不是當黑道的料」泰希誠實的說,「不過你弟那毛躁衝動的個性比較和黑道符合」。

  「如果他敢當黑道的話一定要先過我這一關」楓星倔強的說,「我才不會讓我弟去墮落到當黑道嘞」。

  叩叩!

  「楓星大小姐,晚餐已經準備好了」女傭在外頭說道。

  「快去換衣服然後一起去吃晚餐吧」楓星說。

  「恩」。
  
  楓星和泰希一起走出來,睿英還有阿彪在門口等候,跟著他們一起去餐廳。

  「今天的事情總統知道了嗎?」楓星放下刀叉,不安的問著站在旁邊的睿英。

  「你想讓他知道嗎?」睿英平靜的問。

  「當然不要啦」楓星毫不猶豫的說。

  「為什麼?」。

  「身為總統應該已經夠忙了吧?哪能再讓他擔心呢」。

  「可是,今天的事情很有可能會再發生」阿彪說。

  「有你們在,我怕什麼啊!」楓星自然的說。

  睿英和阿彪都小小的驚訝。

  「就是、就是」泰希跟著附和,「你們男人就是太小看我們女人了」。

  「不曉得是誰從頭尖叫到尾」阿彪說。

  「那、那只是本能反應好嗎?」。
  
  楓星再次提起手上的刀子切塊那牛排,然後又停住,臉色凝重。

  「怎麼了嗎?楓星大小姐?」阿彪溫柔的問。

  「不舒服嗎?」睿英也跟著關心。

  「不」楓星緩緩抬起頭望著他,「那個為什麼你們都知道江賀黑道?難道這個黑道和你們有什麼得罪嗎?」她不自然的詢問。

  「說是得罪,可真的是得罪到了」阿彪平靜的說,「不過江賀黑道得罪的不是我們」。

  「不是你們?難道是總統嗎?」泰希隨意的問。

  然後阿彪和睿英都神情凝重的沒有說話,楓星更加慌張,急躁不安的心情持續上升,「告訴我!我有權利知道吧?」。

  「你不知道或許會更好」睿英簡單的說。

  楓星翻了白眼,「對我不知道或許會更好,可是我今天被襲擊了,還有我的朋友也跟著一起遭殃,我有權利知道這件事情!至少我不會死不瞑目!」她生氣的說。

  睿英和阿彪交換了一個嚴肅而擔憂的神情。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總統還有一個哥哥的事情嗎?」睿英嚴謹的口氣。

  「恩」楓星想不太起來,「好像有提過」。

  「總統還有個哥哥?」泰希驚訝的說。

  「我說過,那個哥哥,非常的花,三不五時夜店報到,最後還賭債被黑道追殺,那個黑道,就是江賀黑道」睿英繼續說。

  拍!

  楓星手上的刀子從她手中滑落掉到地板上,她臉色錯愕,「你、你是說黑道,那個江賀黑道殺了總統的哥哥?」她用著極度不安和害怕的口氣問道。

  睿英和阿彪一同點頭。

  楓星驚呆了、泰希驚呆了。

  「總統的哥哥,雖然行為不檢點,但是卻是總統唯一的親人,而且和總統感情非常的好,失去了哥哥,總統非常痛恨黑道,尤其是江賀黑道」睿英坦然的說。

  「據說江賀黑道已經金盆洗手了,因為自從總統的哥哥被殺掉之後就再也沒有江賀黑道的消息,直到幾個月前有人在昀瑾小姐的畫展上疑似看到江賀黑道的大姐頭」阿彪接下去說。

  「他們的目標很有可能是你」睿英道。

  「我?為、為什麼?」楓星疑慮的問。

  「最大的可能是綁架要求贖金」阿彪說。

  「所以你們覺得他們會再來綁架楓星嘍?」泰希不安的問。

  「我不會讓你再被綁架了,所以你放心吧」睿英堅定的說。

  現在,楓星知道了一切,無雙大姐是要把我帶回來嗎?不然還是真的要綁架我?可是要綁架的話早就該綁架了不是嗎?總統的哥哥被我們江賀黑道給殺掉因為賭債無雙大姐頭到底在想什麼?爸爸會離開我們也是這個原因嗎?

  不行跟本沒辦法好好睡覺,楓星躺在床上左覆右翻,而泰希躺在她旁邊睡的非常的沉,楓星起身,臉色凝重顯得相當疲倦,她離開床邊拿起桌上的電話,走到陽台外。

  「千惠不曉得睡了沒這個時候打電話過去應該會打擾到她吧」楓星看著電話喃喃自語。

  突然,電話震動,楓星嚇了一跳的接起來。

  「喂?」。

  「楓星嗎?」千惠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才對。

  「千惠呀太好了」楓星鬆了一口氣,「我也正想要打給你,但又害怕吵到你,千惠你比較早睡嘛」。

  「有點睡不著今天」。

  「真的?好奇怪呀,平常你都很早睡的」。

  「楓星呢?又在熬夜看小說或是電視劇嗎?」。

  「沒有,我跟你一樣也睡不著」。

  「在想冠詠教授嗎?」。

  「才不是嘞!哈哈」。

  楓星很自然的和千惠聊天,彷彿就像以前一樣,楓星非常懷念,好像很久都沒有像現在這樣和千惠聊天。

  「楓星」千惠口氣突然變得凝重,「我可以問你一件事情嗎?」

  「事、事情?」楓星嚇了一跳,不安的表情出現在她的臉上,「什麼事情嗎?」她乾笑著說,

  「你有事情瞞著我嗎?」千惠問道。

  楓星一怔,她臉色慘白,要是現在在千惠面前肯定會曝光的,「千惠」她硬生生擠出這句話,「你怎麼了?為什麼會突然說出這種話?」。

  「你不會欺騙我的對不對?」千惠渴望的追問答案,「你不會做出對不起我的事情對不對?楓星,告訴我對不對?你不會隱瞞我任何事情的對吧?楓星!」。

  「恩」楓星勉強的作為回應,她嚇到了,被千惠這樣追問著,讓她驚慌失措。

  「恩」千惠淡淡的回應,「我相信你不會欺騙我的」。

  電話掛掉了,楓星驚魂未定的神態,她無力的走進來坐倒在沙發上,「千惠難道是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楓星沉重的嘆了一個長長的氣,「肚子好餓啊」她決定去超市買個宵夜回來吃,才剛離開房間走向大門,穿過長廊,抵達客廳時。

  「這麼晚要去哪裡?」。

  楓星嚇了一跳,回過神抬起頭看,睿英在二樓大廳看著,一身冷然的站在那裡。

  「我肚子餓了」楓星簡單的回答。

  「又肚子餓?」睿英無奈的說,「晚餐沒有吃飽嗎?吃宵夜可是會胖的哦」。

  「沒辦法嘛!今天發生太多事情根本睡不著」。

  「你這少根筋的傢伙難得也會有失眠的時候」。

  「少根筋真是對不起你哦!」。

  睿英攏攏肩的不緊不慢的從樓上走下來,「不管怎樣,我有東西要給你」。

  「給我?」楓星張大眼,「什麼東西?」。

  睿英從口袋拿出一條銀色的項鏈,上面鑲嵌一個六角形的透明藍色水晶。

  楓星亮著眼眸被受吸引的看著,「好漂亮呀」她陶醉的說。

  「這是要給你的」睿英說。

  「給我?」。

  「恩,我幫你戴上吧」。

  「恩」楓星覺得奇怪但沒有拒絕睿英,男子伸出雙臂環繞住楓星的脖子,確實將項鏈扣上,然後溫柔將她那牛奶巧克力色飄逸的長髮拉起來。

  「好了,除了洗澡之外,其他時間都不能拿下來,知道了嗎?」睿英提醒著。

  楓星還是覺得奇怪,「吶為什麼要給我這條項鏈?」。

  「這條項鏈裡面鑲嵌定位系統,方圓三公里我都可以找到你」睿英說,「這個很重要,所以如果可以都不要拿下來好嗎?」。

  「恩」楓星點頭,「不過沒什麼好擔心的嘛」她自然的說,「有你在,我跟本沒什麼好怕的」。

  睿英眉頭微皺,「就這麼放心我?」。

  「當然啦!因為你是我的保鏢嘛!」楓星愉悅的說。

  睿英嘴角自然上揚,充滿放鬆的笑意,「好了,這麼晚就不要出去了,廚房應該還是有吃的,我去找給你吃,你去客廳稍微等著吧」。

  「恩!」。
  
  一大清早,泰希就搖動著楓星,「起床了!起床了!」。

  「什麼啊」楓星勉強張開眼皮,「泰希現在才幾點」她在模糊不清的視線看到一個熟悉的輪廓,楓星驚訝的跳起來,「你、你怎麼在我的房間啊!」。

  頃海哼了一聲,「你不管幾歲都還是依然賴床的毛病」。

  「說什麼啊!」楓星隨意將枕頭丟向頃海,後者輕鬆的躲開,「為什麼你會突然出現在我的房間?這樣真的很沒禮貌欸!睿英呢?沒攔下你嗎?」。

  「剛剛他們就出門了,說是要開會,今天會有其他的保鏢暫時來代替他們一天」泰希說。

  「欸?開會?是昨天那個的關係嗎?」。

  「好像是這樣」。

  頃海攏攏肩膀,「喂!該我說話了吧?」。

  泰希雙手插腰,理所當然的高傲態度,「你老弟不管幾歲那臭小子的個性也是完全沒變呢!」。

  「你是要來跟我說無雙大姐頭的事情嗎?」楓星問。

  「就像你昨天三更半夜不睡覺的傳簡訊一樣,總統的哥哥確實是被逼死的,你也知道無雙大姐頭非常喜歡喝酒吧?但是酒品非常不好」。

  楓星點頭。

  「為了你,我特別花了重金去叫手下幫我買上好的紅酒灌醉無雙大姐頭後偷溜進去她的房間,在她的保險箱裡面發現了記載我們江賀黑道的歷史事件」頃海邊說邊自然的坐下來。

  「那上面寫什麼呢?」泰希追問。

  「總統的哥哥被逼死的事件時間和老爸離開我們的時間再往前一點,我猜老爸知道真相,前面內容寫的跟你說的差不多,但是總統的哥哥被逼死的詳細描述的那一頁卻被撕掉了」。

  「被撕掉了?!」楓星和泰希一同大叫,充滿吃驚。

  「怎麼會被撕掉呢?」楓星著急的說,「這樣不是就不知道了嗎?」。

  「你是白痴嗎?」頃海說,「我剛剛不是說了,或許老爸知道所有的事情,才會離開老媽」。

  「那我們要去找你們的父親問個清楚嗎?」泰希說。

  「對吼!找老爸問清楚!」楓星切急的說。

  「這個主意不錯,可是你的保鏢們會讓你隨意的行動嗎?」頃海問。

  叩叩!

  女傭走了進來,「楓星大小姐,兩位派來的保鏢已經到了」。

  
  頃海靈光一閃的想到一個非常妙的方法,楓星要去原本預定的行程,在路上找了一個廁所方便,然後和已經先到達的泰希換裝,然後楓星再神不知鬼不覺的走出來,過了幾分鐘泰希穿著楓星的衣服走出來,被兩個保鏢攔截。

  泰希誇張的尖叫,「你們兩個要幹嘛啊?!變態!」。

  「欸?不是楓星大小姐!」。

  「當然不是啦!」泰希氣呼呼的說,「你們不要假借楓星大小姐的保鏢名義了!其實根本是想趁人之危對不對?!」。

  「這是誤會啊」。

  「看你們兩個眼神就知道你們在心虛了!」。

  在大街上泰希故意刁難楓星的兩名保鏢,所有人的目光都看過來,泰希演的更加豪邁,真是拿泰希沒辦法,不過也因為這樣,楓星終於脫險成功。
  
  「真棒,總算可以好好自由的走在路上了!」楓星愉快的說,頭上戴著一頂帽子遮住臉,「我感覺自己已經好久沒有像現在這樣了!」她開心的跳起來歡呼。

  「你忘記吃藥了吧?」頃海斜視看著她。

  「看在老娘現在心情好的份上不跟你這小鬼計較!」楓星說。

  「比我大三歲而已」。

  「吶!楓星,難得這次沒有討厭的保鏢跟著,加上現在時間還很早,我們不如去玩一玩吧!」泰希興奮的提出主意來。

  「好主意!」楓星滿意的說,「吶!頃海,我們一起去好好玩一下如何?」。

  「你」頃海傷透腦筋的瞪著楓星,「昨天是誰又是打電話又是傳簡訊的啊?不是急著要辦事情嗎?」。

  「有什麼關係!反正現在還很早嘛!」楓星隨意的說。

  「隨便你們啦!」頃海不耐的說,放棄了抵抗。

  「難得你這麼爽快就答應呢!」楓星更加高興的說。

  「廢話!通常越是阻止你的事情你越會想要去做,還不如不要阻止還來的好!」。

  「欸」楓星遲鈍了一下,「這句話好像也有人對我說過,算了!我們要去哪裡呀?」。

  「這裡離那個什麼九文化村不遠吧?我們就去那裡玩吧!」泰希說。

  「好啊!好啊!」楓星開心的說,隨手拉著頃海,「我們趕快去搭公車衝過去吧!」。

  「贊成!」。

  「放開我!我自己可以走啦!」。
  
  兩個保鏢著急慌張的抵達外交部大廈前,他們匆忙的跑進去,剛好保鏢們開完會議的從會議室走出來。

  睿英馬上看到跑過來的兩個保鏢,阿彪也注意到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應該待在楓星大小姐身旁才對」睿英走過來嚴謹的問。

  「楓星大小姐呢?」阿彪問。

  「不見了!」兩個保鏢一同慌張的叫道。
  
  「啊!」楓星、泰希拉著頃海坐著海盜船、雲霄飛車、自由落體等遊戲,從頭尖叫到尾,下來地面時,泰希興奮的拉著他們說再玩一次,頃海是完全不害怕的類型,可是楓星已經腿軟了。

  「真是的還是一樣啊」頃海扶著腿軟的楓星說道,好像他是哥哥一樣傲氣的態度。

  「我、我只是太久沒玩了嘛!」楓星不自然的說。

  「哼!」頃海說,「明明就是害怕」。

  楓星青筋冒在頭上,泰希看的驚訝,「泰希!這附近我記得好像有摩天輪對吧?」她馬上振作起來,口氣不非的說。

  「有啊,在那裡,我剛才有看到」。

  頃海不自然的身體戰慄了一下。

  「哦?小頃海」楓星故意用一個很噁心的口氣叫他,「天不怕地不怕的我驕傲的弟弟搭個摩天輪應該也沒有問題吧?」。

  泰希似乎看出來楓星的用意,也故意跟著起鬨的說,「就是說呀!男人啊如果有什麼懼高症的話實在是太嫩了!頃海應該不會有這種病吧?」。
  
  他們搭了摩天輪,楓星和泰希坐在一起,頃海坐在他們對面,一個人,低著頭,臉色慘白,沒有力氣體虛的形容根本不算太過份。

  「今天天氣好晴朗!處處好風光」楓星和泰希還故意唱歌著嬉鬧,心情好的不行。

  「怎麼了嗎?頃海?」泰希故意的問。

  頃海身子靠著窗,神情慘白難以形容。

     「吶你弟是不是真的很不舒服呀?臉色看起來非常不好」泰希有點擔心的問。

  
剛剛還頭頭是道的說我,結果自己也沒變嘛!」楓星傷腦筋的說,自然的起身坐在頃海旁邊,將他僵硬的身子拉過來躺平,頭自然的躺在楓星的大腿上,「這樣有舒服一點嗎?」。

  頃海沒有說話,只是閉上眼睛的休息,不過臉色稍微好了一點。

  
哦?想不到楓星你也有這樣溫柔的一面,哈哈」泰希好笑的說。

  「偶爾而已啦」。

  下了摩天輪,換楓星還有泰希一人扛一邊頃海的手臂,兩人攙扶著他。

  「真是受不了你弟呀好重」泰希吃力的說。

  「我們找個地方休息吧?」楓星提議。

  此時,楓星的手機震動,是睿英打電話過來的,她倒吸一口氣的臉色鐵青。

  「怎、怎麼辦?!」她慌張的說。

  「楓星!你看那裡!」泰希糟糕的說。

  楓星看過去,遠處有七、八將近十個保鏢出來尋找著自己,一群黑衣男子吸引著周圍人的目光。

  「走這裡!」頃海抓住楓星和泰希的手腕拉著她們兩個迅速跑開,暫時躲在一個小角落。

  「我們分散開來躲好了」泰希提議,「然後十分鐘後再遊樂園大門集合,去找你們的老爸」。

  「唉早知道就不來遊樂園了」楓星絕望的說。

  「現在說這個也沒用了」頃海道,「那我們三個先分開行動吧?」。

  「好!」。
  
  泰希著急的走在路上,一個黑色的影子出現擋在她的面前,後者嚇了一跳的叫了一下。
  「林、林彪?!」泰希尷尬的說。

  男子平靜的看著她,「楓星大小姐在哪裡?」。

  「我、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她不自然的說。

  「你知道你根本不擅長說謊嗎?」林彪說,「騙小孩子的把戲對別人有用對我可不是,我再問你一次,楓星大小姐在哪裡?」。

  「我、不、知、道!」泰希天不怕地不怕,調皮的說。

  林彪冷笑,冷冷的靠近她,後者不安的自然往後退直到背碰到牆,沒有退路,林彪一隻手臂伸直按在泰希旁邊的牆面,一手插著腰,一身冷然帥氣。

  「你、你要幹嘛?」泰希不安的問。

  「你別以為我們保鏢都是可以輕易被玩弄的,你惹錯人了!」林彪冷冷的笑道,輕輕拉開黑色西裝外套,腰際藏著一把黑色手槍。

  泰希栗顫了一下,硬生生擠出笑容的瞪著林彪,後者男子也冷冷的笑意看著她。

  「啊!」泰希故意的誇張式的大叫出來,林彪嚇了一跳。

  周圍的路人、遊客都看了過來,泰希叫聲沒有停止。

  「別叫了!」林彪緊張不悅的說。

  「啊!」泰希繼續叫著不理會林彪。
  
  頃海從海盜船旁邊的步道跑了出來,剛好撞見睿英,兩人驚訝的看著彼此。

  「是你呀」睿英更加確定楓星在這裡,「楓星的小男友?」。

  「關你屁事!」頃海傲氣的回應。

  「我更加明白,是你把我家的大小姐帶到這裡的對吧?」睿英冷冷的質問,「上次也是你強行拉走她的,你和楓星是什麼關係?」。

  「你這保鏢未免管太多了吧?」頃海沒好氣的說,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衝向前,一拳直落落的往睿英門面打過去。

  睿英快速的一手輕鬆接住他的拳頭,「我現在可沒有心情跟你這小鬼玩」他平靜的說。

  「我才不是小鬼!」頃海吼完跳起來,一腳迴旋踢踹過去,睿英一手抓住頃海的拳頭,另一隻手交叉過來牢牢抓住頃海的腳踝,半空中的頃海還有著多餘空閒的一隻手,往睿英腹部捶過去,睿英快速的往後退,頃海跌落地面,兩人保持一個距離。

  頃海沒有給睿英機會,抓緊空隙的沖上來,睿英更快速向前,如疾風略過頃海身旁,頃海重心不穩,一瞬間,頃海被壓倒在冰冷的地板上,睿英扣住他的雙手,另一隻手持著黑槍,槍口抵制在頃海的太陽穴。

  「別鬧了你打不贏我的」睿英冷冷的說。

  「放、放開我!」頃海吃力的說。

  「我已經知道楓星在遊樂園的鬼屋了,你在掙扎也沒有用」睿英說。

  「什麼?!」頃海聞聽臉色異變。

  「睿英前輩!」阿彪強硬拉著泰希往這跑過來。

  「放開我!你用痛我了!」泰希在後面掙扎叫道。

  睿英這時才收起手槍,起身離開頃海,頃海全身僵硬痠痛的吃力起身。

  「已經知道楓星大小姐在哪裡了嗎?」阿彪問。

  「恩,知道了」睿英說。

  「鬼屋!」頃海大叫,「那傢伙最害怕的東西」。

  睿英、阿彪、泰希都被頃海嚇到了。

  
  在一片漆黑窄小的空間,楓星提著沉重不安的腳步往前,手上拿著光線微弱的手電筒,身子不停顫抖。

  「嗚嗚骷髏頭!」楓星眼睛充滿淚光的,臉色慘白,「啊!蜘蛛網!」。

  突然有腳步聲逐漸靠近過來,楓星一身顫慄。

  「不要不要」她低聲求助的禱告,縮緊了身子。

  然後,一隻手突然的伸過來放在楓星肩膀上。

  「啊!」楓星驚嚇過度的尖叫了出來,「不要啊!」她緊閉著眼睛不敢張開的叫道「不要過來!」。

  「楓星!是我!」睿英抓著不放楓星的雙手「後者不停的掙扎尖叫完全蓋住睿英的聲音。

  「小楓!」看到楓星這麼害怕,睿英心急的大叫,脫口而出楓星的小名,將她用力拉過來自己的懷裡,雙手牢牢環住抱著她。

  「啊」楓星被禁錮在睿英的懷裡,她回過神來,看到在冥冥灰暗之中那張熟悉的臉龐,近距離的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睿、睿英」楓星紅著眼眶,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恩是我」睿英堅定的說,本來想好找到楓星要好好痛罵她一頓,為什麼要亂跑給大家添麻煩?!為什麼每次都闖出一堆禍?!可是看到楓星身子顫抖無力的她卻停止了這些想法。

  「還好嗎?能站起來嗎?」睿英溫柔的問,他感覺到楓星身體還在微微顫抖,她真的很害怕鬼屋,應該說她真的被嚇到了。

  「抱歉」楓星蒼白的臉,內疚的道歉,「我又給你添麻煩了」。

  睿英微微一笑,「這是你第一次道歉,說明你也長大了」他脫下身上的黑色西裝外套輕輕披在楓星身上,睿英身材高大,一件穿在他身上合適的外套穿在楓星身上顯得非常大件,睿英起身背對楓星。

  「我背你出去」。

  「不、不用啦!我自己走就可以」楓星尷尬的說。

  「我不允許」睿英霸道的說。

  楓星一怔,紅著臉的看著睿英,她覺得莫名其妙的心跳加速起來。

  「不是被嚇得半死了嗎?」睿英好心疼的看著她,便霸道的拉住楓星的手臂。

  「等、等!」楓星無力抵抗的,被睿英拉到他的背上,被他背著的走出鬼屋,楓星自然的雙手環繞睿英的脖子,不知道為什麼,睿英的背好溫暖,感覺好牢靠,楓星不知不覺閉上了眼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263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zxc380288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後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ua4au6cj6大家
小屋繪圖更新囉 歡迎參觀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