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第十四章 《江賀黑道》

作者:江楓の小夥伴世界。│2017-06-27 17:25:50│贊助:4│人氣:343
                叩叩!

  阿彪在房門外輕敲著房門,「楓星大小姐,該起床了」。

  楓星躺在床上,完全無動於衷的,阿彪在房門外一臉傷腦筋,此時,睿英走過來。

  「還沒起床嗎?」。

  「好像是這樣」。

  「唉我就知道她又會開始賴床」睿英好無奈,「女傭們呢?應該由她們服務她起床才對」。

  「楓星大小姐好像叫她們不要叫她起床」。

  「唉」。
  
  「早安」楓星迷迷糊糊的起床,女傭們幫她整理打扮好之後護送她到餐廳。

  「楓星大小姐,請用餐」。

  睿英和阿彪在餐廳前方的大客廳等候著楓星用完餐。

  「今天的行程是」睿英拿出手冊和阿彪確認,「等一下有新建活動公園開幕典禮的兩千公尺馬拉松活動,然後中午簡單的用餐完去大學上課,下午上完課之後呢要去醫院一趟,再來有個義賣活動的出席」。

  「是的」阿彪說,「楓星大小姐要親自下去跑嗎?」。

  「如果不行的話還是別勉強的好」。

  「我沒問題的!不過有個條件」楓星走過來開心的說。

  「條件?」兩人遲鈍了一會。

  「楓星大小姐」女傭走了進來,「您說的客人已經到了」。

  「楓星!」泰希跳了進來,抱住她,「早安呀!」。

  「早安!」。

  「你說的條件難道是?」阿彪緩緩提問。

  「我一個人跑太無聊了嘛!所以約了泰希和我一起跑步」楓星開心的說,「應該可以吧?」。

  「是沒有理由不可以」睿英公正的說,「不過,如果你不能跑就別勉強了」他擔心的看著楓星。

  「沒問題的!」泰希說,「楓星在國中的時候可是田徑隊社團出生的」。

  「那你呢?」阿彪質問的口氣,「你該不會也是田徑隊?」。

  「不是,我是服裝設計社團」泰希說。

  「看的出來你不是會選運動社團的料」阿彪看著泰希腳上穿的高跟鞋。

  「呀!你這是懷疑我不能跑馬拉松嗎?」。

  「我是怕你拖累我們家的大小姐」阿彪簡單的回答。

  「什麼?」。

  「好了、好了哈哈」楓星硬擠出笑容,「泰希的話沒問題的啦!」。
  
  沒問題才怪?!

  開始跑馬拉松,以某某國中操場為起點往外頭公園按照的路線跑過去繞整個區域一圈回答國中操場剛好兩千公尺,可是才跑到六百多公尺,泰希就氣喘吁吁的坐在地板上,而且還扭到了腳,這就是幾乎沒有在運動的人突然要挑戰跑馬拉松的下場。

  「不行了不行了!呼」泰希投降的說,汗流浹背的喊道。

  「泰希我們才剛跑二十分鐘呀」楓星無奈的說,她向泰希伸出手,「你的腳很痛嗎?」。

  「我覺得我的心臟好像要從我的嘴裡跳出來了!我的腳一動一下就好痛」泰希一邊喘息一邊吃力的說。

  「泰希」楓星突然腦海裡想到,以前也和千惠一起參加過馬拉松,那時候只要有參加就會得到參賽獎一萬塊,楓星拉著千惠陪她一起去參加,可是那時候楓星和千惠跑到一半時,楓星的腳扭傷了。

  「對不起千惠我的腳好痛!」楓星無助的跪在地板上,「你先走吧!我之後再跟上」。

  千惠低下身看著楓星內疚的表情,「我背你!」她深呼吸決定的說。

  「可是千惠你不也覺得這個很麻煩想趕快跑完嗎?都是因為我強拉著你陪我一起參加」楓星內疚的說,「我只想要參賽獎的獎金卻忽略你的感受對不起」。

  「現在說這個沒用了」千惠微笑的說,「我們是好朋友不是嗎?雖然我覺得很累,可是你有困難,我當然得幫忙,這是你教我的呀!」。

  「千惠」楓星感動的看著她。

  那時候,千惠背著楓星一起跑向終點。
  
  「千惠」楓星現在想想,覺得自己欠千惠太多了。

  「楓星?你還好吧?」泰希古怪的問,「那個啊我看我們應該是最後一名了,我們還是」。

  「不可以放棄!」楓星大聲的說,非常堅定不移。

  「但是!」泰希無助的看著自己,「我已經跑不動了呀而且我的腳」。

  楓星低下身背對泰希,「我背你吧!」。

  「欸?這樣好嗎?!」。

  泰希不可思議的看著楓星。

  「沒關係的!」楓星雖然也汗流浹背,非常的疲倦,但是她是個絕對不會輕言放棄的人,「因為我們是朋友嘛!」她笑著說。

  「楓星」。
 
  睿英和阿彪和其他觀眾一起在操場的觀眾席等著。

  「楓星大小姐沒有問題嗎?」。

  「你是指安全嗎?你放心,我已經有派其他保鏢以楓星他們跑的路線往外一公尺進行站崗護衛」。

  「不是的,睿英前輩,你覺得他們能跑完兩千公尺嗎?」。

  「楓星她沒問題的」睿英堅定的說,「她可是非常不服輸的類型」。

  阿彪微微一笑,「睿英前輩真的很了解楓星大小姐呢」。

  
  「呼」楓星背著泰希吃力的奔跑著。

  「一千公尺了!」泰希看到佇立在地上的牌子喊道,楓星的臉色已經變得疲倦不堪,「楓星先休息一下好不好?」她擔心的說。

  「啊!」兩人一同尖叫。

  楓星和泰希一同跌到地板上,泰希壓在楓星的身上,所以理所當然的楓星會傷的比較重。

  「楓、楓星!」泰希嚇到了,慢一拍的拉起楓星。

  「好痛!」楓星大叫,她的膝蓋撞到水泥地已經流血了。

  「天呀!」泰希倒吸一口氣,楓星的臉色慘白著。

  「我沒事」她吃力的說。

  「都已經流血了還說什麼沒事啊!」泰希看到楓星又再次勉強自己,非常生氣的對她吼道。

  「我們放棄比賽吧!現在趕快去醫院」。

  「不可以」楓星喘著,「我答應過的一定要跑完」她吃力的說,想要站起來,礙於膝蓋的疼痛使她沒有力氣。

  「笨蛋」泰希說,她重新振作的深呼吸,看到楓星怎樣都不放棄,也鼓舞了泰希,她從口袋抽出一條手帕綁在楓星的傷口上面,

  「痛」楓星不忍的叫。

  「能起來嗎?」泰希問她,自己要起身時,扭到的腳又陣陣痛的,她叫了一下。

  「泰希」楓星雙手撐著地板,強迫自己跳起身,然後攙扶住站著不穩的泰希。

  「謝啦」泰希溫柔的說。

  「這句話是我該說的呀」。

  楓星和泰希互相攙扶著彼此,慢步慢步的移動沉重的步伐,此時在操場上那邊第一名的選手已經出爐了,再來是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

  睿英和阿彪開始露出不安的表情。

  「會不會是發生什麼事情了?」阿彪說道。

  「保鏢那邊沒傳來訊息,應該是不可能才對」睿英猶豫著。

  「睿英前輩,我覺得我們應該去找她們兩個看看」。

  「好,我們走吧」。
  
  「楓星腳好痛」泰希不忍抱怨。

  兩人依然攙扶著彼此,緩慢的往前走。

  「我的膝蓋也好痛!」楓星叫著,「泰希我這樣是不是很白痴呀?」。

  「非常白痴」。

  「你好過份」。

  「要放棄了嗎?」。

  「不要」。

  「我就知道」。

  兩人一搭一唱著,好狼狽的模樣,累得氣喘,流著汗水,但腳步都沒有停下來,堅持的走下去。

  「楓星!」。
  
  「糟糕我開始幻聽,聽到睿英的聲音了」。

  「我也是該不會我們中暑了吧?」。

  就在這時,睿英和阿彪從不遠處跑過來,拉住她們兩個,楓星和泰希都驚訝的看著他們。

  「你們怎麼在這裡?!」兩個女孩異口同聲的問。

  睿英和阿彪互看了一眼又看了楓星膝蓋上的包紮,還有血滲出。

  「你瘋了嗎?!」睿英沒好氣的說,「都受傷了幹嘛還要堅持跑下去?!」。

  被吼的一愣的楓星感到莫名其妙,「你幹嘛那麼兇啦!」。

  「就、就是說呀!你這是對傷者應該有的態度嗎?!」泰希也沒好氣的回應,楓星附和的點頭。

  「我不是說了不能跑就不要勉強了?」睿英無視她們說的話,「為什麼要跑?既然受傷了就應該趕快聯絡我和阿彪,不知道嗎?!」。

  「不是勉強!」楓星忍不住的吼道回應,「我已經答應過你會跑完就是會跑完!」。

  「我才不在乎你有沒有跑完!」。

  「那你到底在生什麼氣啦!」楓星不耐的說。

  「因為你受傷了!」睿英大吼。

  楓星一怔。

  站在旁邊的阿彪諾有所思的表情,「睿英前輩,現在還是送楓星大小姐到醫院吧」。

  「不要!就差一點點了,我要跑完」楓星固執的說。

  「你不要命了嗎?」睿英質問。

  「楓星」泰希看著楓星如此堅持的樣子,一拐一拐的走到楓星旁邊,「我們走吧,楓星」。

  阿彪眉頭一皺,「怎麼?你也受傷了?」。

  泰希冷冷的瞪著他,「跟你有關係嗎?」。

  「……」。

  「不是說我不會運動嗎?」。

  「我沒有那樣說」。

  「都一樣啦!」泰希沒好氣的說。

  「……」。

  睿英受不了的向前一把將楓星拉起來到他的肩膀上,睿英扛著她,後者大叫著。

  「呀!江睿英!還不快放我下來!你不要命了嗎?!」楓星紅著臉說。

  「不是說要跑完馬拉松嗎?」睿英不悅的說,「我扛著你跑完!」。

  「啥?!」。

  「阿彪,另一個就交給你了」睿英說完就抱著楓星先跑開,丟下阿彪和泰希。

  「楓星!」泰希一臉絕望,阿彪不自然的看著她。

  泰希冷冷的看著身旁的男人,「我和楓星不一樣,隨意靠近我可是會受傷的,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了!」她冷冷的說完,勉強自己一拐一拐的走著。

  阿彪嘆氣,大步走向泰希,一手拉住她,後者一怔。

  「放、放手!」。

  「是我錯了」阿彪認真的說,「我收回那句話」。

  「什麼?」。

  阿彪收回手走到泰希前面,蹲下身,背朝著她,「我背你」。

  「你在開玩笑嗎?」泰希古怪的問。

  「快點」阿彪喊道。

  泰希彆扭的抱住阿彪,雙手自然環繞他的脖子,阿彪輕鬆的背起她,趕緊跟上睿英前輩的腳步。
  
  來到大學,楓星的膝蓋貼了一塊紗布用繃帶綁著,泰希的腳踝也處理了一下,兩人彆扭的走路,其實她們可以請假的,但是楓星堅持要來上課,大學生活就快要結束了,怎麼可以再請假呢?

  「我說我們也是醉了,跑過馬拉松也可以變成這樣,現在走起路來就像殘障」泰希說。

  「所以我決定以後不要再跑馬拉松了」楓星紅著臉說,「每次跑馬拉松都沒好事!」。

  「不過,想不到你的保鏢還挺帥氣的不是嗎?」。

  「哪裡帥了!根本是霸道!」。

  「你不是都喜歡霸道類型的男生嗎?」泰熙痴痴地笑著。

  「那僅限於小說裡面好不好?真實世界出現這種男人早就被多少女生氣到打死了!」。

  兩人悠閒的坐在花園裡的木頭餐桌那裡聊天著。

  睿英和阿彪提著她們兩個的午餐走了過來。

  「你的焗烤起司飯」。

  「你的意大利麵」。

  睿英和阿彪被她們兩個當成傭人一樣使喚,明明是貼身保鑣。

  「膝蓋還會痛嗎?」睿英擔心的問。

  「還是有一點刺痛」楓星邊吃邊說,「不過應該沒什麼事情」。

  「等一下又要去醫院看你的朋友吧?」睿英說。

  「恩我要去看她有沒有認真復建,泰希呢?」楓星問。

  「我陪你一起去醫院,然後再回來上下午的課程」。
  
  來到醫院,睿英和阿彪仍然在醫院外等候,楓星和泰希進去。

  「復建的地方好像是往那裡」楓星迷糊的說,「是往左邊還是右邊來著的」。

  她拿著地圖往左看又往右看,「這個地圖是不是印錯了呀?」。

  泰希湊過來看,「呆子!你把地圖拿反了呀!」。

  「欸?真的耶」。

  「還是老樣子這麼少根筋」。

  「才沒有嘞!」。

  「說真的!你和那個睿英保鏢感覺不像是上屬還有下屬的關係哦!」泰希故意逗她的說。

  「你、你在說什麼呀!」楓星臉紅的說,「人家他都有未婚妻了!」。

  「反正又還沒結婚!喜歡就是要大膽的去說出來嘛!」。

  「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他啊!」楓星的臉更紅了。

  兩人又開始一搭一唱的在醫院走廊大聲嚷嚷。

  「楓星」一道微弱的聲線。

  千惠坐著輪椅的出現在轉角處,悠悠的眼神,看起來無精打采的。

  「啊千惠呀!你去復建了嗎?」楓星慢半拍的說。

  「聽說你很喜歡馬卡龍,我和楓星一起合買一盒要送給你呢!」泰希將包裝精美的馬卡龍遞在千惠面前,「給你」。

  「謝謝」她淡淡的說,雙手接過來。

  「復建的怎麼樣了?」楓星關心的問。

  「剛開始而已沒什麼成效」千惠低聲說。

  楓星和泰希看到千惠又擺出憂傷的神情,兩人看了彼此,都有些難過。

  「別這樣嘛!只是剛開始而已」泰希鼓勵著她,「只要繼續做復建一定可以恢復的!」。

  「就是說呀!」楓星點頭贊成,「我送你回病房吧?」。

  「恩」。

  楓星推著千惠一同往病房走過去。

  「你要走了嗎?」千惠露出不安的神情望著楓星。

  楓星雙手合十,「抱歉!千惠我還有些事情」。

  「什麼事情?打工嗎?」千惠著急的問。

  「那個怎麼說」楓星緊張了起來,其實是有下個以總統的女兒出席活動的行程,「算是吧」。

  千惠眉頭深鎖起來,「打工有比我重要嗎?楓星我以前總是陪在你身邊你失戀的時候、被炒魷魚的時候、考試倒數的時候我現在雙腳不能動,哪裡都不能去你不能多陪陪我嗎?」。

  「千、千惠」楓星意外的看著她,完全沒想到,一向獨立的千惠竟然會說出這種話。
  「你只是腳不能動而已,不代表你什麼都不能做好嗎?」泰希不悅的說,「又不是小孩子了,要是你一直拿腳受傷的事情當借口,你永遠都好不了呀!」。

  「泰希!」楓星臉色鐵青,你說的太過直接了呀!,她不安的拉著泰希的手臂示意她不要再說了。

  千惠的臉色變得艱苦,「我在和楓星講話我在和我的朋友講話你可以不要插嘴嗎?」。

  「楓星也是我的朋友」泰希理智氣狀的說。

  啊糟糕了!糟糕了!楓星臉色鐵青著,視線在她們兩個之間。

  「林先生,要換紗布了哦!」護士推著工作推車走了進來繞到千惠旁邊隔著窗簾的病床,自從千惠清醒起來後就從單獨的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了。

  千惠、楓星、泰希,三人之間彼此怪異的沉默。

  「先生?林先生你怎麼了嗎?!不舒服嗎?!」隔壁聽到護士著急不安的叫聲,打破了三人之間的沉默,楓星和泰希不約而同的抬起頭,一起繞過去看看。

  「發生什麼事情?!」。

  一瞬間楓星重心不穩,躺在病床上的林先生一把將楓星拉過來,用手肘抵制在她的下巴,手持手術刀的靠近楓星的脖子。

  「啊!」泰希緊張的尖叫了出來。

  千惠倒吸一口氣,「楓星!」她不安的叫道。

  「林、林先生!請你冷靜一點!」護士也嚇呆了。

  「咳!」楓星被抓著動彈不得,她的臉色被恐懼給吞沒,她感覺到自己在顫抖「放、放開我!你這個」。

  「吵死了!你敢亂動小心命不保!」他手持手術刀,太危險了,楓星不能反抗,一反抗,一個不小心可是會要人命的!

  「快、快放開楓星啦!」泰希緊張不安的說。

  「楓星」千惠被嚇著了。

  「楓星!」。

  「我要出院!」林先生吼道,面色蒼白「反正我的病是治不好了!放我離開這家醫院啊!」。

  「請你冷靜一點!請放開那名小姐好嗎?」護士緊張的說。

  從病房衝進來兩個長相出眾帥氣的男子,分別是睿英還有阿彪,千惠驚訝的看著他們。
  「睿、睿英」楓星臉色蒼白的僵直了身體。

  「啊!」泰希本能的害怕尖叫,自然的靠到阿彪身旁。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林先生一手架著楓星一手持著手術刀在空中亂划,警告著大家不要輕易靠近。

  「放開那名小姐!你要什麼都可以給你!」睿英冷靜的說。

  「你騙人!你騙人!」後者已經失去理智的吼道。

  楓星趁現在狠狠的咬住他的手臂,後者疼痛的大叫甩開女孩,同時,睿英一個箭步向前將楓星往自己方向拉過來,順便一個迴旋踢踢掉林先生手上的手術刀,刀子飛過半空中劃了一個半弧掉落在地上。

  林先生瞬間手無寸鐵但又不甘心的要上前抓狂的打上去時,阿彪箭步向前,一個黑色的槍口對準他的腦袋,後者嚇到的定住了身子。

  阿彪掏出來藏在腰際的手槍,伸直手臂的對準林先生,一身冷酷,千惠嚇到了、護士也嚇到了。

  「阿彪」睿英扶著楓星示意。

  「跪下」阿彪冷冷的說,林先生害怕的不停顫抖著雙腳,懦懦的低下身跪在地上,雙手合十祈求原諒的叫著,這時,阿彪才將手槍收回,真是太帥氣了,泰希忘記被嚇得半死的楓星而是將注意力完全放在阿彪身上,看到阿彪制服住林先生,她開心的跳起來讚歎著。

  
  林先生被送到隔離病房,睿英和阿彪帶著楓星還有泰希先行離開,幸好睿英和阿彪進來醫院找人,催促下一個行程的事情,不然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脫呀……

  太陽快要下山了,由阿彪開車,泰希坐在阿彪旁邊,楓星和睿英坐在後車位。

  「你還好嗎?」睿英擔心的問,「有哪裡會痛嗎?」。

  「痛是還好啦,只是還有點驚魂未定」楓星還記憶猶新那冰冷的手術刀抵制在自己脖子下的那樣的寒光冰冷。

  「來醫院的頻率太常了,再這樣下去又會發生事情的」睿英想了想,低聲說。

  「這個我也知道

  「不過你們真的好厲害呀!尤其是你掏槍出來的時候,醫院的警衛根本靠不住」泰希讚賞的眼光看著阿彪。

  「我們跟那種站崗做做樣子的警衛不一樣,我們可是受過專業的保鏢訓練的」阿彪平淡的回應。

  「反正很帥氣就是了!」泰希用這句話定下了結論。

  阿彪想要再說些什麼反駁時,不經意的看到前視鏡的畫面,「睿英前輩!後面有一台黑色轎車」。

  睿英回過頭看著,一台普通的黑色轎車出現在我們後面,他眉頭微皺,眸光一閃「一直跟著我們?」。

  「是的」。

  「甩開他們!」睿英喊道,並且從腰際抽出黑色的手槍,同時,阿彪踩深油門,車子速度加快。

  「他們是誰?」楓星緊張的抓著睿英的手臂,「搶匪嗎?!」。

  「到底怎麼回事?!」泰希也跟著緊張起來。

  「睿英!他們是誰?!」楓星激動的問。

  「江賀黑道!」睿英嚴厲的說。

  楓星和泰希一怔。

  「睿英前輩,他們又再次重出江湖了嗎?」阿彪問。

  「應該是!我們這裡有看到江賀黑道的大姐頭出沒」睿英快速的說。

  楓星和泰希互相用驚愕的神情看著彼此。

  碰!

  窗戶被子彈打中的裂出一個蜘蛛網痕跡。

  「啊!」泰希和楓星被槍聲嚇到的大叫出來。

  後面黑色轎車有幾名男子探出了半身子,掏出了搶瞄向我們,子彈射過來,槍聲震懾,泰希和楓星尖叫連篇。

  睿英抱住楓星拉她在自己懷裡,泰希抱著頭顫抖,「阿彪!」。

  阿彪加快油門速度,熟練的轉動方向盤。

  「抓穩了!」阿彪大叫。

  一個帥氣的急速甩尾,平坦的石油馬路刻印出灼燒的輪胎痕跡,擦出了火花,重心一同如要被甩出去一樣,楓星和睿英撞在一團,泰希直接撞進阿彪身旁,差點和後面一樣悲劇,後者的黑色轎車來不及反應的直接開過去,兩車交叉路口於不同的馬路上分道揚鑣。

  「甩開了嗎?!」泰希叫。

  「沒那麼簡單!」阿彪警戒的說。

  「前面!前面!」楓星慌張的在睿英結實的懷裡,指著前面不遠處的十字路口,他們抄路的出現在前面,並且往反方向,正對阿彪開過來。

  泰希大叫,「要相撞了!要相撞了!」她驚慌失措的拉著阿彪的手臂。

  「別拉著我!」。

  「睿英!」楓星緊張的叫道。

  睿英迅速的打開窗戶,伸直手臂的槍口對準前方正面衝來的黑色轎車,睿英扣下扳機。

  碰!碰!兩發!

  正面衝來的車子像是重心不穩的往旁邊的馬路撞過去,順利的撞上電線桿,碰的震懾於地。

  「你做了什麼?!」楓星緊張的問。

  「讓他們輪胎爆掉而已」睿英簡單的說。

  電光火石般,阿彪緊急踩踏住煞車,一個迴旋轉,止住了車子,原因無它,前面是火車鐵軌,桿子已經放下來無法開過去了,後者撞到電線桿得黑色轎車已經變成廢墟,車頭凹了一大塊下去,從黑色轎車跳下五名黑衣男子,都持著黑色的手槍。

  碰!碰!

  泰希和楓星再次過於還怕,沒命的大叫著。

  子彈射了過來,玻璃被射穿的出現好幾個蜘蛛網的痕跡,睿英護著楓星,阿彪護著泰希。

  「你們兩個,待在車上!低下身,不要亂動!」睿英說完和阿彪交換眼神後的打開車門開始不停扣下板機。

  槍聲四面震懾,楓星和泰希尖叫聲也沒有中斷。

  碰!碰!

  睿英一個閃躲後開了兩發,順利射中其中一個黑衣男子的手臂和大腿。

  阿彪上前如風一半快速的迴旋踢的踹開黑衣男子,如疾風掃開落葉,然後再迅速補一槍子彈。

  睿英從旁急速跑來,一邊跑動一邊射擊,一拳揍飛另一個黑衣男子,再補一記帥氣的手刀,讓他無力反抗的倒在地板上。

  阿彪跳起身閃躲男子的拳頭,一腳伸直的踹重後者的腹部,然後抓住他的手腕,扭開,手槍甩到地上,重力加速度的一個過肩摔。
  
  此時,躲在車子裡面的楓星和泰希低著身子依靠彼此。

  「楓星,那個什麼江賀黑道,不是你家嗎?為什麼他們要來追殺你啊?!。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啊!無雙大姐頭的想法總是跟別人不一樣」。

  「那為什麼你的保鏢會知道江賀黑道?難道得罪過他們嗎?」。

  「我國中畢業就離開了家裡,也許是在我離開的時候發生的事情或是在我很小的時候」。

  「欸」泰希愣了一下,「你是不是覺得槍聲沒有了?」。

  「恩好像是」。

  「我們去看看」。

  「欸?!不好啦!」。

  「可以啦!」。

  泰希拉著楓星跳下車子,兩人倒吸一口氣,五個黑衣男子都倒在地板上,睿英和阿彪完好無傷的,看到楓星和泰希,他們兩人趕緊跑過來。

  「你們把他們都打到了?那他們」楓星不安的看著躺在地上的男子。

  「吼!楓星!我們四個都差點和這世界說掰掰了,你還有多餘的善良去擔心他們!」泰希無奈的說。

  天已經黑了,楓星看了看四周,槍戰留下的痕跡外,地上還有血跡斑斑,還好沒有其他民眾被波及到。

  「已經確定是江賀黑道的人幹的」阿彪肯定的說。

  「你怎麼敢這麼肯定?」泰希挑戰的問。

  「江賀黑道的脖子上都會刺青一個刺蝟的圖樣」睿英說。

  「估計是來綁架楓星大小姐的,就像他們當初逼死總統的哥哥一樣」阿彪接下去說。

  「欸?」楓星一怔,眸光一片混亂「逼死?」楓星有聽沒有懂,她急喘著氣,又驚愕又疑惑的追問「什麼逼死?什麼時候的事情?為什麼會這樣?」

  就在這時,警車開了過來停在他們面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234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zxc380288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後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ishandy1210所有人
今天更新一家台中的義式料理,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