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遊戲王D合作小說】咖啡香的短暫物語

作者:疾風星星│2017-06-25 21:30:08│贊助:48│人氣:433
合作篇章
 
這次的文章是遊戲王D零式時空傳二的合作番外篇
對我的小說人物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XD

如果對小說沒興趣也可以看看圖就好,只是也沒幾張圖(X
------------------------------------------------------------------------------------------------

(食堂中)
「天女目同學,妳想要吃哪個麵包?」
「啊……我,我想吃甜的奶油麵包。」沫璃說道。
「知道了。」祐樹說著,拿起一個奶油麵包後放到天女目沫璃的盤子上。
「謝,謝謝學長……」
「嗯,我們去找位子吧。」
說起來,為什麼會這樣呢?
 
 
 
 
 
(稍早前)
「那麼,下課。」老師喊完後,班上的同學們也開始自動的找著身邊的同學們看是要去吃飯還是要去哪邊玩。
「那個,海島同學……」沫璃喊道,手上拿著便當。
「啊,不好意思,我今天要跟A同學一起吃。」
「這,這樣啊……」沫璃有點失落的低下頭。
「抱歉啦,下次吧!」
「嗯……」沫璃有點失落的轉身,要從後門走出去的時候,突然撞到某個人。
「抱歉……啊,找到了。」
「咦?」聽到這個有點熟悉的聲音,沫璃抬起頭來,並瞪大眼睛,「學長?你怎麼會來這?」
「喔,要找妳吃午餐啊。」
「唉!?」太,太突然了吧?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咦?不會吧?太快了吧?
「不行的話,就下次吧。」
「咦?啊!學長等一下!」
 
 
 
 
 
……總之就是這樣。
「那,為什麼學長會找我吃飯,而不是找……像是江野學長呢?」
「嗯……」
(以學長的個性,八成會一一列出其他不能跟他一起吃飯的人還有原因,不會直接說想找我吧……算了,我大概也……)
「因為,」祐樹說著,將吸管插進鋁箔包裝的咖啡牛奶,「我想找妳啊。」
「咦?」沫璃意外的瞪大眼睛,「真的嗎?」
「嗯。」
「這,這樣啊……」
(感覺好,好開心……!)
(雖然想要一一列出其他不能跟我一起吃飯的人還有原因,不過肚子好餓,還是直接講結果吧……)
 
 
 
 
 
吃了一會後,似乎是覺得稍微有點飽足感了,祐樹看向沫璃的盤子。
「是說,妳沒有拿什麼飲料呢。」
「嗯,不太喜歡喝飲料……」沫璃說,「倒是學長,好像很喜歡喝咖啡的樣子呢。」
「對啊,可惜學校只有咖啡牛奶這種混合品,沒有純咖啡。」
「學長真的很喜歡喝咖啡呢……為什麼呢?」
「嗯……那要講到我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吧。」
「有點久以前呢。」
「是啊。」祐樹吸了一口咖啡牛奶,「記得是那一年的某一天,那時候姐姐出差了,祐梨也還沒有當我們家的一份子,我一個人在家過夜。」
「小學二年級就一個人在家過夜,如果是我的話絕對做不來呢……咦?祐梨還沒當學長家的一份子?她不是學長的妹妹嗎?」
「喔,她是我姐收養的啦,大概是我國中二年級快要國三的時候說什麼,你想不想要一個妹妹啊?就帶回來了……啊,這種事情好像不能說的。」
「抱,抱歉……」沫璃有點失落的低下頭,並咬了口麵包。
 
 
 
 
 
「沒關係,是我太粗心,總之,那時候我一個人在家,睡覺睡到一半口有點渴,就起來想喝水,結果因為景色太黑,不小心倒了一杯咖啡,然後因為剛醒來沒有多想什麼,就一口氣喝完了……之後就一整夜睡不著了。」
「天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一個人整夜睡不著……
「之後就很喜歡喝咖啡了。」
「嗯……咦?」
「怎麼了嗎?」
「這樣就喜歡上了?」正常不是因為從今以後對咖啡就很排斥嗎?
「嗯,啊,我忘了說,其實剛好隔天我就要去參加一場決鬥的比賽了,所以喝了咖啡後覺得精神飽滿,回頭整理牌組時思緒也順暢很多,隔天就很順利的拿到冠軍了,所以才喜歡上咖啡的。」祐樹說著,已經將咖啡牛奶給喝完了,「不過現在回想,那時候的對手就算不用喝咖啡或整理牌組也能贏的。」
「這,這樣啊……」
學長講話常常會忘了把重點先講清楚呢……好像之前和遊音說跟我相遇的事情時,也是簡單的用見過幾次帶過……
……
還是說,是因為我不重要,所以才不是很需要說明呢……
 
 
 
 
 
「天女目同學?」
「……」
「沫璃?」
「……咦?學長叫我嗎?」
「嗯,我認識的叫做沫璃的也只有妳一個啊。」祐樹將鋁箔包折了起來,「在想什麼呢,愁眉苦臉的。」
「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情啦……」
「要不要喝一點咖啡?說不定精神會好一點。」祐樹說完,不知從哪裡拿出一個鋁箔包咖啡。
「怎麼會有這個?學長不是說這裡沒有咖啡嗎?」
「這是我自己帶著,想睡覺時用的,不過看妳很沒精神,拿去喝吧。」
「謝,謝謝……」
(學長送的咖啡……啊,這樣算不算間接接吻啊,不對這個學長又沒喝過,我在亂想什麼呢,我又沒有想要跟學長間接接吻……)
「謝謝學長……」
「……呃,妳不喜歡純咖啡嗎?」祐樹說,「還是說妳想要幫我把垃圾丟掉?」
「咦?」沫璃這才回神,發現自己的手正抓著摺起來的鋁箔包,便立刻縮了回來,「啊,不是的,那個……」
(啊啊糟糕,拿錯了,我應該要拿那個咖啡的,這個垃圾要幫學長丟來謝謝他送我咖啡,要整理好再說出口……)
「學,學長是垃圾……」
「咦?」
「啊,不是的!垃圾我幫學長丟吧!謝,謝謝學長的咖啡。」
「喔,喔……」
剛才那個八成是幻聽吧,祐樹不禁這麼想。
 
 
 
 
 
兩人吃的差不多之後,便站起身來將剩下的垃圾一一丟掉。
「雖然不知道妳剛才在煩惱什麼……」祐樹說,「不過,有煩惱的事情可以跟遊音討論啊,她是妳朋友吧。」
「咦?」
「妳剛才不是在煩惱的樣子嗎?」
「嗯,嗯……遊音感覺比較像家人……吧。」
「那,妳也可以跟我談啊,如果覺得跟家人不好意思開口的話。」祐樹說。
「唉……嗯……」
「怎麼,很失望的樣子。」
(這種煩惱好像也不能跟學長談的樣子……)
「不然,還有一個辦法……」
「什麼方法?」
「決鬥啊。」祐樹說,「只要有煩惱,用決鬥通常就算不能解決,也能夠調整好心態來面對。」
「是,是這樣嗎?」
「是啊。」祐樹說著,表情有點落寞,「不過,要是這世界上任何事情都能用決鬥來解決的話,一定會輕鬆不少吧。」
「……是呢。」
 
 
 
 
 
 
正當兩人要離開食堂時,突然聽到了一陣吵雜聲。
「怎麼了嗎?」沫璃問。
「好像是有吵雜聲,應該是那個直播吧……啊。」祐樹抬頭之後明顯的愣住了,沫璃也跟著抬頭看向食堂的電視,似乎是在直播決鬥。
「去吧,紅惡魔龍 右痕!攻擊紋章祖 素徽!」隨著一個爽朗的喊聲,在天空中飛翔的紅惡魔龍立刻向下俯衝、以龍爪撕裂了對手的怪獸。同時對方決鬥者最後的生命值也歸零了。
「勝利者是,戴蒙斯優莎選手!」裁判說道,名為優莎的女也露出開心的表情高舉雙手,胸前盡是擋不住的驕傲,電視螢幕也立刻出現了本場最佳的字幕和畫面,顯示出優莎是如何在上一回合逆轉的。
「原來是職業選手的比賽嗎,學長……」沫璃轉頭一看向自己喜歡的學長立刻瞪大眼睛,那絕對是入迷的表情。
之前,江野陽一和自己說過的,關於祐樹很崇拜厲害的決鬥者的字眼浮過自己腦海。
 
 
 
 
 
「學長?」
「嗯?啊,抱歉,看的恍神了。」
「唉……看直播嗎?」沫璃有點意外的回答。
「因為優莎小姐的決鬥很厲害啊,而且……」
「而且……?」沫璃轉向電視一看,優莎似乎還在講得獎感言。
(不會是因為那個吧……不會吧,學長不是這麼膚淺的人吧……)
想到這的時候,電視已經轉播到廣告了。
「想要成為和我一樣強大的決鬥者嗎!現在就來喝一罐薄荷口味的明鏡翼咖啡吧!喝了你的頭腦也能像光速一樣的,突破未來各式各樣可怕的障礙了!現在優惠中買二送一喔!」
「啊……該不會是因為那個吧?」沫璃問,心中不知為何突然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嗯,優莎小姐也很喜歡喝咖啡,而且在決鬥中,我可以明顯地感覺到她的熱情和力量,是個非常厲害的決鬥者。」
「學長很有研究呢……」
「因為是很喜歡的決鬥者。」
 
 
 
 
 
(不知為何的,學長一直提到優莎小姐……我的心中就會出現一種徘徊不去的,心痛的感覺,為什麼呢……?嗚,感覺是什麼很不妙的東西……)
「啊,對了,之後優莎小姐好像要來我們的城鎮喔。」
「咦?」
「聽說之後這裡有要辦一個咖啡展,優莎小姐也會出現,要跟我一起去嗎?」
「我,我嗎?」
「我剛好有之前買的決鬥雜誌上附贈的兩張票,不過我姐跟祐梨那天都在忙,陽一不太常喝咖啡的,八成沒興趣,我也不太想找遊音。」祐樹說著,看了下電視上標註的日期,「那天離決鬥大會還有四天,剛好是假日,應該是沒有問題,妳呢?」
「如,如果學長不介意的話……」
「嗯,那就這麼定囉。」
 
 
 
 
 
就這樣,抱著不同的想法的兩人便相約於當日的咖啡展相見了。
有別於這兩人的期待與不安,這位戴蒙斯 優莎本人倒是抱著不同的心情看待這場展覽。
 
 
 
 
                                                             
 
「姊姊,起床了。起床了啦!已經十點了!」
一棟廉價公寓的房間內,只見三個小男孩正奮力地將一位女子從被褥中搖醒。
 
「今天的工作11點才需要到場…所以,再讓我睡50分鐘……」優莎喃喃說道。
 
雖然人還半睡半醒的,但三個小男孩已已經合力將她拉起、並熟練地把棉被折好了。接著一條熱呼呼的毛巾遞過來、優莎洗了把臉後總算逐漸清醒了。
 





「唔哇對了,出門前該給你們做個早餐呢!」
 
「姊姊,早餐早就已經做好囉。」
 
熱騰騰的三明治與荷包蛋擺在桌上,還配了玉米濃湯。不必說,這當然是小男孩們自己料理的。
 
如果被有點常識的人看到,肯定會責備這個監護人讓十歲的小孩下廚用火吧。應該說當初優莎也有阻止過…但卻反過來被唬得一楞一楞的。
 
「不可以啊小直,小孩子不要靠近廚房啦!」
 
「姊姊,妳不是說過小孩子也能成為決鬥者嗎?決鬥者不是不分年齡的嗎?那為什麼還要區分大人跟小孩呢?所以能不能下廚不就跟年齡無關了嗎?」
 
「這個……話好像不能這樣說,但是……咦……呃……。」
 
就這樣,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一邊想著好像哪裡不對……一邊品嘗著美味的三明治跟荷包蛋,那種疑問兩三下就被早餐的美味吹到天邊去了。
 
 
戴蒙斯 優莎,雖然遠高於一般女性的身高讓她看起來格外成熟,但毫無疑問的是一位僅十七歲的少女。去年扶養自己的唯一親戚去世後,優莎便獨自打工生活。後來因緣際會之下與這三個孩子相遇、同居,還造成了優莎被警察抓走的事件,但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姊姊,盤子給我洗!」
 
「姊姊,抱抱……」
 
「姊姊好像很高興接到這次的工作呢?」
 
小孩子總是有用不完的精力與好奇心,優莎已經很習慣像這樣一邊做事一邊回答問題又一邊接受撒嬌的互動了。雖說同時應付三個孩子是一件很費神的事情,不過有精神一向是優莎的強項。
 
「因為今天參與展覽,要穿得漂漂亮亮地接受拍照,這跟我夢想成為的模特兒非常接近呢。與其說我很高興,不如說我把這當成一種挑戰而興奮吧……你們三個要乖乖看家喔!有事就打給我,或是找住在隔壁的姊姊幫忙。」
 
「隔壁的姊姊有時候很溫柔體貼、有時候又會突然變得很粗魯隨便,翻臉跟抽牌一樣快,那就是所謂的精神分裂吧?我們都不知道該不該先叫醫生幫助她了。」
 
「別亂講話!我出門啦!」優莎披上心愛的長外套,對著在門口排好隊等著的三個小孩一個個親了額頭後就出門了。如果被有點常識的人看到,肯定會責備這個監護人讓十歲的小孩看家的……不過優莎就是這樣的不成熟,缺乏照顧孩子的常識與經驗。
 
 
 
 
艷陽高照的正中午,市中心活動中心已經擠滿了人潮。這裡就是咖啡展的展出場地。看著展覽還沒開始就已經到此等候的群眾,一旁的贊助商總算稍微鬆了口氣。
 
「我說過你們贊助的經費一定會獲得回報的,你看吧!這超大的人潮!」
 
「畢谷先生…雖說您是活動負責人,但我會擔心是因為您豪邁的花錢方式太讓我心驚膽跳了。看看那些裝飾、立牌還有道具,每個都是超大規格的尺碼。這樣子真的能回本嗎?唉…反而負責炒熱氣氛的代言人卻讓一個沒甚麼資歷的女孩子擔任……」
 
瘦弱的中年男子與一位彷彿健美先生般強壯的男人站在人潮外圍說著。一位是這次活動贊助商的負責人、另一位名為畢谷的男人則是這次咖啡展的活動企劃者。聽到贊助商質疑自己的企劃風格,畢谷馬上用鼻孔大力吐氣回應。
 
「杞人憂天!交給我就對了!讓我告訴您製造人氣的鐵則吧,那就是什麼都要最大的!超大的門面、超大的包裝、超大的商品,這就是搶眼的秘訣!」畢谷說著說者便全身肌肉噴張,襯衫馬上被撐爆炸開、露出超健美的倒三角肌肉。
 
「這就是您選擇戴蒙斯 優莎當代言人的原因嗎?」
 
「沒錯,雖然還及不上我…但那個女孩子也是超大的!」
 
「久等了老大!戴蒙斯 優莎報到!」在兩人談話的途中,遠方一道人影跑來,是優莎到了。雖然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但總算是沒有遲到。
 
「沒錯,叫我老大!我最喜歡大這個字眼了!丫頭妳也很大!但別再把戲服的鈕扣弄壞了,雖然那是我當初看上妳的原因!」
 
「別說我很高大啊,我對身高有陰影的……」優莎嘆著氣往更衣室去了。
 
他不是在說妳的身高啊……贊助人心想、但沒有說出口。至少這人潮夠多,應該會很順利的。接著,展覽正式開始了。
 
 
 
 
市中心的商業活動區室內雖然擠滿了人潮,但經過良好的動線規劃,讓前來參觀的群眾們都移動得非常輕鬆。顧及了通風又能巧妙地讓咖啡香味能在室內維持剛好的濃度而不散去,這也能突顯企劃負責人的專業巧妙。
 
參觀的人群中自然也有祐樹與沫璃。有別於平常見面時穿的制服,今天兩人各自穿著挑選過的便服。雖說挑選過、但挑選的方向卻截然不同。
 
祐樹基於輕便與舒適的選擇,身穿畫有整齊箭頭圖案的襯衫與深藍色長褲。
 
沫璃雖然從昨晚開始就在鏡子前精挑細選,但也沒因此穿了太花俏的服裝。簡單的橫條紋長袖襯衣外穿了短袖外套,再配上簡單的黑色長褲。
 




畢竟當初起頭的是祐樹,所以沫璃也只是跟在後頭。本以為祐樹是對這個展覽很有興趣的…但現在看在沫璃眼中祐樹似乎只是有意無意地到處走走,偶爾停下來喝幾口試喝的咖啡而已。
 
(不過一邊走還會偶爾一邊哼歌……學長應該是很開心吧?)
 
順帶一提,沫璃基本上沒有喝太多,只有祐樹說這個很好喝,喝喝看的時候才會喝幾口,不過還是很難習慣咖啡的苦澀味。
 
「那個……我們好像已經逛的差不多了,學長還有想要去哪裡嗎?」沫璃問。
 
「妳有想要去哪裡嗎?」祐樹反問。
 
「這個……」沫璃想了下,不過她不好意思說她覺得看起來最有趣的是兒童咖啡區,雖然為什麼咖啡展還要有兒童區是個謎。
 
「沒有呢。」
 
「這樣啊,我看看……20分了啊,再10分鐘就開始了。」祐樹喃喃自語。
 
沫璃現在才明白,祐樹是在等代言活動的開始啊。
 
「可以再陪我一下嗎?」祐樹問道,沫璃一瞬間的聽成了可以陪我嗎,便立刻點了點頭。
 
(是因為優莎小姐會在那時候才出場嗎……不、不是的。肯定是為了等一下的抽獎活動及新品介紹吧,還有決鬥表演之類的……對啊,肯定是這樣吧。)
 
「對了學長,你買的這些都是咖啡嗎?」沫璃看著祐樹手上的購物袋說道。
 
「不是,我買了些優莎小姐的周邊產品,咖啡買一兩包而已。」
 
「這,這樣啊…………」
 
祐樹轉身盯著活動中心的舞台,絲毫沒注意到身後的沫璃已經變成死魚眼。
 
 
 
 
 
這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從背後走向兩人,雖然來者是個男性、卻毫不避嫌地一掌拍在沫璃肩膀上。
 
「咿!」沫璃發出了細小的叫聲,整個人抖了一下。
 
「小姑娘,我看得出來妳潛力非凡!將來肯定會更大!怎樣,有沒有興趣進入我們公司!」
 
這個高大的身影就是活動企劃人畢谷,原本只是在場內檢查狀況的他偶然間瞧見了沫璃,發現了少女無可忽視的偉大潛力,生性直接的他就直接找了上來。
 
面對這突然的狀況,讓沫璃完全不知所措,被一個身材有自己兩倍以上的高壯男性抓住、對方還一臉兇狠樣、簡直腿都軟了。
 
「喂,把手放開吧。」此時祐樹已經主動上前站在兩人中間,語氣雖然還有沒有明顯的敵意但卻非常堅定,讓畢谷不自覺地退了一步。
 
拉開了距離終於讓沫璃安了點心、正要說點什麼時,眼前的巨漢卻搶先開口了。
 
「小子你是小姑娘的男朋友嗎?太瘦弱了…若想保護女人、至少要有像我一樣的大肌肌!」畢谷一用力,衣服馬上發出緊繃的聲音。雖然穿著新襯衫但仍可明顯地看到那誇張的肌肉。
 
「嗯,這下糟了呢。」
 
「終於意識到自己的肌肉是多麼無力了嗎?」
 
「我是指你啊,」祐樹指道,「這種程度連恐怖小子的一半都沒有還拿來炫耀,沒問題嗎?」
 
「什、什麼!你居然敢看不起我的肌肉!」
 
祐樹一句普通的回嘴,剛好戳中了畢谷的地雷區。
 
「臭小子,看來是得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大肌肌了!」只見衝突一觸即發時,畢谷身後一名女性前來,正是身穿廣告戲服的優莎。
 
「老、老大,快住手啦!冷靜點呀。」
 
眼看要開始表演了,結果上司卻在場內跟人吵架。優莎只好趕緊上前勸架。但就算同是工作人員,怒在心頭上的畢谷也毫不退讓,連一開始的目的也忘得一乾二淨。
 
「代言人快點準備上台去,這裡沒妳說話的餘地!除非你也有跟我一樣的肌肉!……妳的手也是瘦得像細竹竿,我很早就想說啦,難得妳這麼大!卻都沒有好好鍛練,氣死我了!」
 
「我、我偶而也是會做伏地挺身的啊……」優莎心虛地彎起臂膀……不對,話題怎麼轉到我的身上啦,而且又說我高大……
 
這場騷動越鬧越大,現在反而群眾都圍著優莎跟畢谷。就連祐樹與沫璃都反而被遺忘似地被擠出群眾群了。
 
(啊啊,好不容易才遇到優莎小姐的……)
 
正當祐樹拉著沫璃往中心擠回時,事件中心的氣氛還正越演越烈。可以聽到一旁的湊熱鬧的群眾正忍不住出言指責。
 
「那個壯壯男,不要為難優莎小姐啦!」
 
「就是說啊!那個肌肉好噁心喔!」
 
隨著一片罵聲,兩人持續奮力往前。不知道為什麼,祐樹注意到群眾的聲音從指責逐漸畢變成了聲援,當兩人回到現場時、場面已經變得不太一樣了。
 
優莎與畢谷保持距離各站在一方對持著,這是……決鬥!
 
「我先攻!看我的大肌肌吧!!」畢谷說完全身一陣緊繃,衣服瞬間爆開!堪比健美先生的倒三角身形瞬間映入眾人眼前,祐樹也立刻舉起手遮住沫璃的眼睛。
讓沫璃看到怪東西而回去跟遊音說的話,遊音又會打電話來煩人了,祐樹心想。
 
「哇喔喔喔喔!好大!!」一旁的評審驚呼,紛紛舉起評分牌……等等評審?。
 
「好、好歹我也有一點點……!」
 
優莎雖然明顯不如對手、但還是不自量力地緊繃起肌肉,結果───劈啪的一聲,胸前的鈕扣瞬間炸裂爆開!
 
「哇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好大!!!!」評審驚呼,並且紛紛舉起10分滿分的牌子與相機。
 
「學長,這,這樣我看不見啊,發生什麼事了?什麼好大?」
 
「……怪獸的攻擊力。」
 
此時勝負已分的場中傳來觀眾熱烈的掌聲,畢谷也被丟進寫有「敗者」分類的垃圾桶裡。沫璃拿下祐樹的手時只看到觀眾拍照的閃光燈與滿臉通紅、雙手遮著裸露內衣的優莎奔回了休息室。
 
 
 
 
 
雖然發生了這種小插曲,但展覽還是依舊進行。除了畢谷被垃圾車載走外、一切預定的活動總算也是順利完成了。此時已是晚餐時間,完成工作的優莎拖著疲累的身心溜出了展覽場。
 
「哇嗚……今天丟臉死了……。」為了躲過愛拍照的群眾,優莎低調地走出活動中心。不過此時有兩道身影跟了上來。
 
「那個…優莎小姐,今天非常、謝謝妳……」
 
「謝謝妳替我們解圍。」
 
兩人正是沫璃跟祐樹,雖然想早點道謝,但也不好打擾工作中的優莎,於是便在後門等著優莎下班時才上前打招呼,也幸好優莎沒有雇請保鑣之類的人物,不然兩人可能馬上就會被趕走了吧。
 
「原來是你們啊,那個沒什麼啦。反倒是我該道歉,我的上司給你們添麻煩了!」優莎說到這又想了一下,便問道,「對了,既然難得有這個緣份,要不要一起去喝咖啡?還是你們要走了?我剛好知道附近有家新的咖啡店喔!」
 
(這時間有點晚了,還是……)
 
「當然有空,」祐樹完全沒有問沫璃便說道,「天女目同學,走吧?」
 
「咦?嗚……」沫璃想了一會後,感覺其實也不會有多大的問題,便點了點頭。
 
「那好,走吧!」
 
 
 
 
 
「哎呀~真開心!雖然已經被炒魷魚了,不過能結交到新的朋友,感覺心情還真不錯!」優莎說道,又喝了一大口明鏡翼咖啡。
 
三人現在正在一家叫做奈洛之坑的咖啡店裡面喝咖啡,客人不是很多,三人便挑了個靠窗戶的位置坐下併成一排,從左到右是優莎,祐樹,沫璃的順序。
 
「被炒魷魚了?」祐樹有點意外的問道,手上拿著一大杯的飢餓毒咖啡酒,這種咖啡酒是以擁有強烈的熱帶水果香氣出名的。
 
「是啊,畢竟在那種公共場合讓長官難看嘛……哎呀不重要啦!工作再找就好了,而且本來就不是我的本業了啊,乾杯!」
 
「真是豪放的心胸呢……」沫璃說道,手上拿著栗子球可可,另外,沫璃這杯跟祐樹手上的飲料都是祐樹買的。
 
「嗯嗯,常常被人這麼說呢!」優莎點了點頭,臉上已經有點紅了起來,應該是因為咖啡酒的關係吧,「不過,要怎麼回去跟家裡的小鬼們說呢,好苦惱啊……」
 
「優莎小姐結婚了?」
 
「咦?我?」優沙指了下自己,又哈哈大笑,引起不少人注意,「怎麼可能啦!我才17歲呢,他們算是我的弟弟們吧!哈哈哈!」
 
「17歲,這樣啊……」
 
「怎麼了嗎,一臉失望的。」祐樹問。
 
「沒事……」
 
 
 
 
 
「對了,你是叫……祐樹對吧?怎麼啦?一直盯著我看的。」
 
「嗯?沒有啊……」
 
「我知道了!」優莎喊道,並將手上的明鏡翼咖啡遞了過去,「你也想喝這個對吧!超好喝的喔!那時候幫忙代言廣告時還沒覺得多厲害,結果廠商為了感謝送兩箱來我們家的時候我一喝才覺得,哇!這咖啡真好喝!害我捨不得一口氣喝完,家裡還有一箱呢。」
 
「呃,家裡還有的話為什麼要在咖啡店這裡特地又買呢……」祐樹吐槽道,不過聽到優莎這麼推薦,也多少有點心動,便要伸手拿優莎手上的杯子時……
 
咖啷!一聲,兩人中間突然放了一個玻璃杯。
 
「那,那個……把咖啡,倒在這裡吧?」沫璃說道。
 
「喔,也可以啦,嗯嗯。」說著,優莎也很聽話的倒了一點進去。
 
(這位就是學長很喜歡的決鬥者嗎……感覺不出來有什麼地方特別強大啊……除了那個比遊音還要厲害很多的……)
 
這時,沫璃又想起了之前祐樹說過的,用決鬥來確認。
 
「對了,祐樹,你皮帶上那個是決鬥盤嗎?」優莎問道,望向祐樹插在腰帶上,警棍形狀的決鬥盤。
 
「嗯?對啊。」祐樹講到這才想到,也許可以要求跟優莎來場決鬥,正要開口時,沫璃卻先插嘴了。
 
「那個……我,我想跟優莎小姐決鬥!」
 
「咦?」一直沒有參與話題的沫璃這突然的發言,讓優莎有點反應不過來。原本只是好奇祐樹腰帶上的玩意而已,不知為何卻提到決鬥了。
 
「那個……呃,我覺得自己還太弱了……想要變強一點,希望優莎小姐能夠指點。」
 
雖然一開始有點驚訝,但聽到重點是決鬥、優莎就無細想,一口答應了下來。
 
「這樣啊,也就是交流囉!那我們就去公園那裏吧!」優莎說道,「對了,祐樹呢?要不要也來決鬥?」
 
「……我先喝完咖啡吧,還剩很多。」祐樹說著,又喝了一口。
 
 
 
 
(公園)
 
「嗯嗯,氣氛不錯,燈光佳!」優莎說道,做些像是暖身運動的姿勢,「而且也不會太多人,是很適合決鬥的環境,請多多指教囉,沫璃!」
 
「啊,是,請多多指教!」沫璃說著,從包包裡面拿出放著牌組的盒子,然後才想到什麼似的瞪大眼睛。
 
「怎麼啦?」
 
「我,我忘了帶決鬥盤……」
 
「咦?這樣啊,那怎麼辦?」優莎困擾的說道,自己身上也沒有多的決鬥盤。
 
「天女目同學,我的借妳吧。」祐樹說著,已經將決鬥盤遞了過去。
 
「啊,謝,謝謝學長……」
 
「不客氣。」祐樹說道,然後才想到,自己還蠻常借女生決鬥盤的……不過腦袋裡的迴避麻煩雷達覺得這種話沒必要特地講,就乖乖的坐在一旁的長椅喝咖啡酒了。
 
接著在公園中央,沫璃與優莎各站一邊。
 
「那麼……」優莎閉上眼睛並且深呼吸,接著張開眼時,露出認真的目光。
 
這微妙的變化讓沫璃一凜。優莎原本給人感覺有點豪放且不拘小節,表情大多是憨厚老實笑容。但一進入決鬥的優莎,鬆散的氣氛卻突然減少了許多,眼神更是充滿自信與認真。雖然臉上依舊帶著笑容,卻判若兩人。
 
(這股決鬥時讓人覺得不能鬆懈的氣氛,跟學長有點相似……)
 
DUEL!
「那就由我先攻!我召喚出紅蓮奔馳者。」優莎說道,「這張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從手中或墓地特殊召喚一張等級3以下的惡魔族協調怪獸,我特殊召喚紅蓮共鳴體!」
 
語畢,場上出現了一隻火紅色,四腳著地的野獸,和一個全身冒著鮮紅火焰的惡魔。
 
「紅蓮共鳴體的效果發動!這張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選擇場上一張怪獸發動,我方的生命值回復那張怪獸的攻擊力數值,我選擇紅蓮奔馳者,因此回復1700點!」
 
紅蓮共鳴體用左手的棍棒敲了下右手的音叉,發出響亮的聲音。
 
優莎LP8000+1700=9700
 
「立刻就湊齊了等級6的同步怪獸需要的素材呢。」祐樹說著,又喝了口咖啡酒,露出療癒的表情。
 
「在同步之前,」優莎迅速地拿起一張魔法卡,「發動魔法卡,上古綠葉!生命值在9000以上的時候,支付2000點生命值並且抽兩張牌!」
 
優莎LP9700-2000=7700
 
「好,久等了!我將等級4的紅蓮奔馳者跟等級2的紅蓮共鳴體同步!」
赤き魂、ここに1つとなる。王者の雄叫びに震撼せよ!シンクロ召喚!現れろ、《レッド・ワイバーン》(ATK2400)!
 
「赤紅翼龍……!」
 
「這孩子只要同步召喚出來之後只有一次,在場上有攻擊力比這張高的怪獸的場合可以發動,把場上攻擊力最高的怪獸給破壞掉喔!」優莎說著,又拿起兩張卡,「我覆蓋兩張卡,結束這回合。」優莎說完後,又有點裝模作樣的作出了帥氣的姿勢。(手牌:2)
 
(沫璃小姐說自己想要變強嗎……就讓我先擺出有干擾力的陣型來測試一下她的實力有多少吧。)
 
 
 
 
(赤紅翼龍和兩張蓋卡的設置……很明顯的是想試探出天女目同學的實力呢,天女目同學會怎麼解場呢……?)一面思索者,祐樹看向沫璃這邊。
 
「好啦,不用顧慮太多喔沫璃小姐,盡情的出招吧!」優莎喊道。
 
「我,我明白了,我的回合,抽牌!」沫璃說著,看了一眼抽到的牌。
 
「我,我要召喚出芳香法師-南天竺!(LV2 ATK1000)」沫璃說著,一個穿著紫色洋裝的小女孩帶著充滿倦意的表情出現在場上。
 
「喔喔,看起來真是悠閒的怪獸呢。」
 
「接著,將手中的沉默鬚鯊特殊召喚到對方場上!」沫璃說著,優莎的場上已經出現了一隻藍色的鯊魚。(ATK1000)
 
「喔喔?」祐樹露出了有點意外的表情。
 
「發動沉默鬚鯊的效果!這張卡以自身效果特殊召喚成功時,這張卡的控制者抽一張卡,之後對方回覆2000點生命值。」
 
沫璃LP8000+2000=10000
 
 
 
 
 
「回復生命值……芳香……喔喔,難不成……」優莎彷彿理解似的點了點頭。
 
 
「沒錯,芳香怪獸都是在回復生命值時有效果的!」沫璃伸出手臂,「南天竺的效果,我方回復生命值的場合,以自己場上的怪獸做為同步素材進行同步!並且生命值比對方高時,可以選擇對方場上一張怪獸做為素材!」
 
「咦!難不成是我的赤紅翼龍嗎!?」
 
「嗯,我將優莎小姐場上等級6的赤紅翼龍跟我方場上的南天竺進行同步!」
 
遠古花園中,掌握秘術的聖女,現在請棲宿於吾身,為紛爭畫下終止符吧!
 
同步召喚,等級8,芳香宗師-香草!
 
 
 
 
 
「居然迴避了赤紅翼龍的干擾,還利用它來召喚攻擊力3000的怪獸啊……」優莎說道。
 
雖然一時之間在場上佔了優勢,但優莎看起來卻沒有緊張的樣子。是因為那兩張覆蓋牌嗎……,沫璃心想。
 
 
不知為何的,從決鬥開始的時候,沫璃的心中就一直有種說不出的焦慮。看到優莎從容不迫的樣子,讓她感到更難以冷靜。
 
「當香草同步召喚成功的時候,可以從牌組中選擇一張效果文帶有芳香之名的魔法,陷阱卡覆蓋在場上,覆蓋的回合可以直接發動,我選擇濕潤之風覆蓋在場上,接著發動魔法卡上古綠葉,說明就不用了,抽兩張牌。」
 
沫璃LP10000-2000=8000
 
「天女目同學……?」祐樹似乎也注意到了沫璃的不對勁。
 
「接著發動覆蓋的濕潤之風,支付1000點生命值,從牌組中將芳香法師-佛手柑加入手中。」
 
沫璃LP8000-1000=7000
 
「發動香草的效果,將手上一張芳香之名的怪獸送入墓地,這張卡直到回合結束以前獲得那隻怪獸的效果,並且上升她的攻擊力,我將佛手柑送入墓地,香草的攻擊力直到回合結束前上升2400點!」
 
芳香宗師-香草ATK3000+2400=5400
 
「就這樣攻擊的話,可以造成大傷害了,但是……」祐樹看著優莎的蓋牌自言自語道,又看向沫璃。
 
果不其然的,沫璃流露出猶豫的神色。
 
 
 
 
 
思索許久之後,沫璃才做出下一步。
 
「我發動濕潤之風的另一個效果,當我方生命值比對方低的時候,可以回復500點生命值,接著香草自身的效果,回復生命值的時候,破壞對方場上一張卡,我選擇優莎小姐左邊的蓋卡破壞,接著發動獲得的佛手柑效果,攻擊力上升1000點!」
 
沫璃LP7000+500=7500
 
芳香宗師-香草ATK5400+1000=6400
 
香草將手上的魔杖一揮,地面上立刻就出現無數的藤蔓將優莎的蓋卡-追走之翼拖入地底。
 
(追走之翼嗎……)
 
「戰鬥!用香草攻擊沉默鬚鯊!」
 
只見香草將手舉到高空中,天空立刻出現了數十個魔導陣,並射出無數發函蓋著魔力的砲彈將沉默鬚鯊貫穿,將地面炸出裂縫。
 
「呃啊啊啊!」
 
優莎LP7700-5400=2300
 
「我覆蓋兩張卡,結束這回合,回合結束的同時,香草的效果結束,攻擊力回復原樣。」沫璃手牌:3
 
芳香宗師-香草ATK6400-1000-2400=3000
 
 
 
 
 
 
「真是魄力十足的攻擊啊……嗯,熱血起來了!我的回合!抽牌!」
 
(現在雖然不能夠發動濕潤之風回復生命值的效果了,不過我的生命值比優莎小姐高了許多,之後可以檢索茉莉來加速展開……)
 
「我將沫璃場上的濕潤之風送入墓地,從手中特殊召喚陷阱吞食者(ATK1900)!」
 
「咦!?」
 
「看來被嚇到了呢,不過還沒完喔!我通常召喚出刺槍惡魔,並且用等級4的陷阱吞食者和刺槍惡魔同步!」
王者の咆哮、今、天地を揺るがす!唯一无二なる覇者の力、その身に刻むがいい!シンクロ召唤!荒ぶる魂!レッド・デーモンズ・ドラゴン・スカーライト!
 
只見場上炸裂一道巨大的火柱,充滿威嚴的巨大紅色魔龍便從火炎中竄出。
 
「出來了,紅惡魔龍 右痕……!」
 
這張卡沫璃在電視中看過不少次,對她的強力效果也非常清楚,不由得退縮了一步。相反地優莎則因為王牌怪獸的登場而不自覺地表情認真了起來。
 
「我發動右痕的效果!」優莎伸出手臂後緊緊握拳,「一回合一次,將場上所有特殊召喚,攻擊力在右痕以下的怪獸破壞,每一張給予對方500點損傷!」
アブソリュート・パワー・フレイム!
 
只見紅惡魔龍飛到空中後,伸出右手並猛烈的打到地上,地面立刻呈現出不規則的裂痕後,在芳香宗師-香草的正下方炸裂開來,噴出猛烈的岩漿將香草吞沒。
 
沫璃LP7500-500=7000
 
「糟糕,香草被……!」
 
「戰鬥了!用紅惡魔龍 右痕,直接攻擊沫璃!」
灼熱のクリムゾン・ヘル・バーニング!
 
「發動陷阱卡,白衣的天使,當自己受到傷害的時候,可以回復1000點生命值!」
 
沫璃LP7000-3000+1000=5000
 
「咳咳……」即使已經舉起雙手遮住了右痕攻擊時所搞出的衝擊和煙霧,沫璃還是感覺到了十足的衝擊力。
 
 
 
 
「主要階段2,發動魔法卡貪婪指數,我方將對方的同步怪獸戰鬥,卡片效果破壞的回合可以發動,抽兩張牌!嗯,我要覆蓋兩張卡、結束這回合……」
 
「結束階段時,支付800點生命值,發動永續陷阱卡,惡意再生,選擇墓地一張同步怪獸效果無效,並特殊召喚到場上,我選擇芳香宗師-香草回到場上!」沫璃喊道。
 
沫璃LP5000-800=4200
 
「嗯,不錯呢。可惜還不夠!」優莎說道。(手牌:1)
 
如果自己比沫璃強上很多、那還可以說要教導對方、讓對方變強。但在一來一往的戰術中優莎與沫璃並沒有太明顯的差距,這也讓優莎多少忘了的目的而態度稍微認真了起來。
 
(嗯…是不是有點得意忘形了呢,一開始好像是說好要交流一下、讓對方學習變強的……)優莎搔了搔頭,完全沒有注意到天女目在決鬥中蘊含著的忌妒,以及自己從容的語氣只會令沫璃更加吃醋。
 
 
 
 
 
 
「我的回合,抽牌!」沫璃喊道「我召喚出芳香法師-迷迭香,接著發動速攻魔法卡隱居的猛毒藥,回復我自己1200點生命值。」
 
沫璃LP4200+1200=5400
 
「接著使用迷迭香的效果!當生命值回復的時候,可以選擇對方場上一張怪獸的表示形式變更,我選擇紅惡魔龍 右痕變為守備表示。」
 
「啊,不妙……」
 
「戰鬥!用芳香宗師-香草,攻擊紅惡魔龍 右痕!」
 
只見香草隨手將幾個種子撒在地上,地面立刻長出數十根巨樹,將紅惡魔龍 右痕夾在中間後沒多久,便因為脫力而倒地。
 
「接著用迷迭香直接攻擊!」
 
「嗚啊啊啊……」只見迷迭香飛過來到優莎前方後,高舉魔杖敲了下優莎的頭。
 
優莎LP2300-1800=500
 
(鎖血了……)
 
沫璃轉頭看了下祐樹,祐樹卻似乎有什麼心事似的默默喝著咖啡低頭不語,沫璃嘆了口氣後變宣布結束回合。(手牌:2)
 
「等等,在妳要宣布結束回合時!」優莎舉起右手,「發動陷阱卡,殞星墜落!選擇墓地一張同步怪獸守備表示特殊召喚到場上,等級下降一,守備力為0,效果無效,我要選擇的當然是紅惡魔龍 右痕!」
 
 
 
 
 
「我的回合,抽牌!」優莎說道,再次作出帥氣的姿勢旋轉抽牌,令祐樹發現了原來有人即使穿著大衣也是無法擋住身材的道理。
 
「我召喚力量共鳴體,立刻將他跟等級7的右痕進行同步召喚!」
深淵の闇より解き放たれし魔王よ!!その憤怒を爆散させよ!!《えん魔竜 レッド・デーモン・アビス》!!
 
「琰魔龍……紅惡魔龍的進化型態……」
 
「戰鬥了!用琰魔龍 紅惡魔 深淵攻擊芳香宗師-香草!」
 
「嗚……」
 
只見深淵的魔爪一揮,立刻撕裂了香草的衣服,但在祐樹能看到衣服內側以前,香草就立刻爆炸了。
 
沫璃LP5400-200=5200
 
「深淵給對方戰鬥傷害的時候,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一張協調怪獸,復活吧,紅蓮共鳴體!(DEF200)然後當紅蓮共鳴體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選擇場上一張怪獸,我的生命值回復那張怪獸的攻擊力!我選擇深淵!」
 
優莎LP500+3200=3700
 
「呼,這樣安全多了,雖然有種把什麼旗子拆掉了的感覺,覆蓋一張卡,我就這樣結束這回合!」優莎手牌:0
 
 
 
 
 
 
「我的回合,抽牌!」沫璃看了一眼牌之後有點懊惱,不只牌不幫自己了,學長也似乎沒有對注意自己……
 
明明,精心打扮過了。
 
明明,想要為了他,變的更強。
 
為什麼呢?他的眼神一直在看眼前這個比自己大兩歲就有跟自己母親一樣大的胸部的女人……
 
「我發動一時休戰,雙方各抽一張牌,直到對方回合結束前雙方受到的傷害都變成0。」
 
「喔喔,謝謝妳了沫璃!」
 
「……不客氣,覆蓋一張卡,再覆蓋一張怪獸,將迷迭香轉為守備表示,回合結束……」沫璃手牌:1
 
 
 
 
 
「我的回合,抽牌!」優莎喊道,「我召喚出鎖鏈共鳴體!當鎖鏈共鳴體召喚成功,我方場上有同步怪獸時,可以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張共鳴體,我特殊召喚出同步共鳴體,然後將鎖鏈共鳴體跟琰魔龍 紅惡魔 深淵同步!」
只見場上出現一隻長相和紅蓮共鳴體相似的怪獸,射出身體背後的鎖鏈進地面中,並抓出另一隻背上有著撲克牌的黑桃形狀的共鳴體後,兩者化為光圈飄到深淵身上。
泰山鳴動!!山を裂き地の炎と共にその身を曝せ!!《えん魔竜 レッド・デーモン・ベリアル》!
 
「發動琰魔龍 紅惡魔 埋葬的效果,將紅蓮共鳴體解放,從墓地特殊召喚一張紅惡魔之名的怪獸,回來吧,深淵!」優莎喊道。
 
「戰鬥!先用深淵攻擊迷迭香!」
 
「嗚……」
 
「接著用埋葬攻擊覆蓋怪獸!」
 
「覆蓋的森羅的影孢子 傘菌的效果!當他反轉的時候,我可以確認牌組最上方的五張卡,其中有植物族怪獸的話,把那些怪獸送入墓地,剩下的卡片以我自己喜好的順序放回牌組最上方。」
 
第一張:簡易協調
 
第二張:芳香法師-伊蘭
 
第三張:孢子
 
第四張:芳香風暴
 
第五張:芳香法師-薄荷
 
「依據傘菌的效果,將芳香法師-伊蘭,孢子,跟薄荷送入墓地,剩下的放回牌組最下方。」
 
(傘菌……以前天女目同學有放過森羅系列的牌嗎……?)
 
「嗯……進入主要階段2,」結束完戰鬥階段,優莎也稍微吸口氣思考了一會。
 
(雖然讓深淵待在場上好像比較有效益,但既然說是交流了……就讓我多做點招耍帥一下吧!)
 
 
「我將等級9的深淵跟等級1的同步共鳴體同步!」
 
來吧!冥界濁龍 龍之嘆息!(ATK4000)
 
「連續的同步召喚……該不會接下來要疊大砲吧?」
 
「我怎麼會拿心愛的怪獸做這種事呢,同步共鳴體做為同步素材送入墓地時,可以選擇墓地一張共鳴體之名的怪獸加入手中,我選擇鎖鏈共鳴體,回合結束!」
手牌:2(其中一張為鎖鏈共鳴體)
 
現在優莎場上有著紅魔龍 埋葬以及冥界濁龍,攻擊力都非常的高。一時之間看似佔盡了優勢。
 
「我的回合,抽牌。」沫璃喊道。
 
(感覺一點也不像自己……)
 
「我發動永續魔法卡,增草劑,一回合一次,可以復活墓地一張植物族怪獸,我要復活香草。」
 
「嗚啊,又回來了嗎……」優沙露出感覺不太妙的表情。
 
「接著發動永續陷阱卡,稀薄之風,我方場上有植物族同步怪獸,且回復生命值時,可以選擇對方場上一張怪獸的攻擊力減半,效果無效,另外,當我方生命值比對方低的時候,我方植物族怪獸戰鬥時受到的傷害全部減半。」
 
「不過,沫璃的那隻香草,自己沒辦法回復生命值吧?」
 
「不用擔心,將手中的芳香治天使-歐白芷送入墓地發動效果,選擇墓地一張芳香之名的怪獸發動,我的生命值回復那隻怪獸的攻擊力,我選擇佛手柑!」
 
沫璃LP5200+2400=7600
 
「連鎖發動香草跟稀薄之風的效果,先用香草的效果,當我方回復生命值的時候,選擇對方場上一張卡片破壞,我選擇埋葬破壞,然後連鎖稀薄之風的效果,將冥界濁龍的攻擊力減半,效果無效!」
 
「將手中的赤紅守衛送入墓地發動!自己場上有紅惡魔之名的怪獸,對方發動卡片效果時可以把這張卡送入墓地,直到回合結束前我方場上所有怪獸不會被卡片效果破壞!」
 
「那麼戰鬥,用香草攻擊冥界濁龍!」
 
優莎LP3700-1000=2700
 
「雖然成功的將濁龍破壞了,但,埋葬還在場上……」
 
下回合會再次召喚出深淵嗎?又或者……
 
沫璃知道優莎手中還有剛才回收進手牌的鎖鏈共鳴體,配合起紅魔龍是張很有變化性的卡。光看場上的情況實在有種任人宰割的感覺。
 
「我就這樣,結束這回合……」(沫璃手牌:0)
 
 
 
 
 
「我的回合,抽牌!」優莎喊道,並看了一眼抽到的牌,「通常召喚鎖鏈共鳴體,然後根據他的效果,從牌組中特殊召喚出第二隻同步共鳴體!一口氣上了!」
 
「場上的怪獸等級合計12……難不成!」
 
等級10的琰魔龍 紅惡魔埋葬跟等級1的鎖鏈共鳴體、同步共鳴體雙重同調!
孤高の絶対破壊神よ!!神域より舞い降り終焉をもたらせ!!《えん魔竜王 レッド・デーモン・カラミティ》!
「出現了……12星的琰魔龍……!」
 
「作為同步素材送入墓地的同步共鳴體的效果,我將鎖鏈共鳴體再次回收到手上。」
 
「接著發動貪欲之壺!將墓地裡的濁龍,力量共鳴體,紅蓮共鳴體,紅蓮奔馳者,刺槍惡魔送回牌組,抽兩張牌。」
 
「居然抽到好的好的壺,這算是職業決鬥者的運氣嗎……」
 
「嘿嘿,碰巧的啦,戰鬥了,用災厄攻擊芳香法師-香草!」
 
真紅の絶対破壊!
 
災厄在大吼一聲後,將周遭的空氣化成火焰聚集在右手上,並猛烈的揮出一拳擊飛香草。
 
沫璃LP7600-1000=6600
 
「嗚……因為用增草劑效果特殊召喚的香草被破壞,所以增草劑也跟著被破壞……」
 
「災厄戰鬥破壞對方怪獸時,發動效果,」優沙指道,「再給予對方那隻怪獸的原攻擊力傷害!吃下3000點的大傷害吧!」
 
語畢,災厄更是噴出大量的火焰,直接命中沫璃。
 
沫璃LP6600-3000=3600
 
「啊啊啊!」沫璃痛苦的喊道,「當我方受到效果傷害時……墓地裡的薄荷效果發動,將這張卡從墓地特殊召喚到場上,我方生命值回復受到的傷害的一半……」
 
沫璃LP3600+1500=5100
 
「糟糕……會不會做得太過火了啊?」優莎有點懊惱的想著,不過其實這回合已經多少有留一手了……不,正因為沫璃的實力也不差、所以才會不知不覺地認真起來啊。
 
「我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優莎手牌:2
 
 
 
 
 
 
(優莎小姐,真的好強……)沫璃想道。
 
先前的自己因為害怕學長的心會被優莎搶走,而在操作中帶著衝動,如果自己的第一回合就檢索茉莉的話,明明就可以多一張牌展開的,沒有必要大幅度上升攻擊力啊……
 
「我……」
 
「啊,那個。」祐樹舉起手說道,「可以暫停一下嗎?」
 
「咦?」優莎歪了歪頭,「怎麼了嗎?」
 
「我想跟天女目同學說一點話。」祐樹說。
 
「喔,可以啊。」優莎也吐了口氣,雖然決鬥很好玩,不過中場休息後才覺得突然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下來。
 
「天女目同學,妳還好吧?」祐樹問道。
 
「嗯,還可以……」沫璃反射性的回答,還點了點頭。
 
「……雖然不知道妳真正的想法是什麼。」祐樹說道,「不過放心吧,以前我就跟妳說過了吧。」
 
「咦?」說過什麼?
 
「我就在這裡,」祐樹說道,「如果是因為跟職業決鬥者打很緊張的話也不用擔心,我在旁邊陪著。」
 
「學長……好笨。」沫璃撇過頭。
 
「咦?」
 
「人家才不是緊張那種東西,可是……謝謝學長,」沫璃又回過頭來,並給祐樹一個令人放心的笑容,「我不緊張了。」
 
「這樣啊,那就好。」祐樹說著,敲了敲自己的杯子,「我咖啡已經喝完了,等妳打完就換我囉。」
 
「是!」沫璃重新回頭看向前方的強敵。
 
不再害怕了。
 
即使學長被優莎小姐給迷惑也無所謂...不對還是會很在意的。
 
但是無論如何,現在,學長,就在自己身邊,一起戰鬥。
 
只要現在是這樣,沫璃的心中就會被幸福填滿。
 
 
 
 
 
 
「我的回合,抽牌!」沫璃喊道,剛才的迷惑與憂慮已經一掃而空。在看見抽到的牌那一瞬間,腦海中已經浮現出了逆轉局面的思路。
 
「我發動場地魔法卡,芳香花園!當我方場上芳香之名的怪獸時可以發動,我方回復500點生命值,並且到下個對方的回合結束前,我方場上所有怪獸的攻擊力,守備力上升500點!」
 
沫璃LP5100+500=5600
 
「當歐白芷在墓地裡,我方的生命值比對方高,並且我的場上有芳香之名的卡片的場合,這張卡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我將等級2的薄荷跟等級1的歐白芷同步!出來吧!御用守衛者!」
 
「那張牌是……原來如此。」祐樹笑了下。
 
「發動御用守衛者的效果!」沫璃喊道,「我方場上只有地屬性,戰士族同步怪獸時,可以從額外牌組再特殊召喚一隻御用防衛者,我重複這個效果兩次,特殊召喚另外兩隻御用守護者!」
 
說完,場上出現了三隻拿著十手(一種武器)跟盾牌的小怪獸。
 
「等級3的怪獸有三張……不會是超量吧!?」
 
「不是的,發動墓地裡的孢子效果,將墓地裡的芳香法師-南天竺除外,將他從墓地除外,等級上升除外的南天竺的等級,南天竺的等級是2,所以孢子的等級變為3,然後將等級3的孢子跟第一隻御用守護者同步!」
 
同步召喚!來吧,等級6,瑚之龍!
 
「喔喔,同步協調……」
 
「好戲現在才要開始!」沫璃喊道,「我將等級3的兩隻御用守護者,跟等級6的瑚之龍同步!」
 
懷抱勇氣的靈魂,在此高昂勝利,劃破未來的不安,突破極限吧!
 
同步召喚!降臨吧!宇宙耀變龍!
 
就在沫璃將卡片放在決鬥盤上後,背後突然出現一道巨大的光柱,並且從裡面飛出一隻巨大的白色飛龍,在飛到高空的同時,夜色與月光也成了點綴,將這隻白色的飛龍的氣勢昇華成最高等級的存在,其壓迫感覆蓋了整個場地。
 
 
 
 
 
「……真是漂亮……」祐樹不禁感嘆道。
 
(不,不只如此,從剛才的操作以及行動中,都可以隱約看的出其他人的身影……在看著其他人的決鬥中,沫璃也在其中吸收,成長嗎?
 
沫璃……或許哪一天,能夠超越我……?)
 
「宇宙耀變龍……好帥氣啊!」優莎說道,「超酷炫的!啊啊好可惜!人家的牌組不適合召喚出來呢!」
 
「哈哈……瑚之龍送進墓地時發動效果、抽一張卡!」沫璃喊道,並看了一下抽到的牌後指向前方。「宇宙耀變龍的攻擊力因為芳香花園的效果,變成4500點,攻擊琰魔龍 紅惡魔 災厄!」
 
「我方場上有紅惡魔龍之名的怪獸,對方攻擊宣言時,可以將手中的赤紅鏡送入墓地,從墓地中將一張炎屬性、惡魔族怪獸加入手中,將赤紅守衛加入手中!」
 
「宇宙耀變龍不連鎖效果,攻擊繼續!」
 
宇宙爆裂!
 
只見宇宙耀變龍飛到空中後俯衝下去,琰魔龍 紅惡魔 災厄也不甘示弱的怒吼一聲,要伸出龍爪反擊的那一瞬間,胸口已經被開出了一個大洞並爆炸。
 
優莎LP2700-500=2200
 
「災厄被破壞時可以選擇墓地一體等級8以下,闇屬性,龍族同步怪獸!我選擇我的靈魂,紅惡魔龍 右痕!!」
 
「就是現在!發動宇宙耀變龍的效果,對方發動魔法、陷阱、或者卡片效果時,可以將宇宙耀變龍自己除外,對方發動的卡片效果無效,我將災厄的效果發動無效並破壞!」
 
耀變聖域!
 
只見被打出一個大洞的災厄再身上的盔甲要裂開,裡面的什麼東西要跑出來的瞬間,宇宙耀變龍張開雙掌,變出一個巨大的黑洞將自己連同琰魔龍一起包覆在其中後沒多久,兩隻最高等級的龍便消失在宇宙耀變龍做出來的宇宙空間中。
 
「戰鬥階段結束……」
 
雖然這回合精彩的操作扭轉了局勢,但還是無法當場分出勝負。沫璃迅速的將最後一張手牌覆蓋在場上。
 
「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在結束階段時,宇宙耀變龍以原本的形式回到場上。」(手牌:0)
 
 
語畢,宇宙耀變龍再次從天空中出現,並飛到沫璃跟祐樹的身旁停落在地。
 
(我覆蓋的卡片是陷阱卡體力增強劑SUPER Z,對方給予我方2000以上的傷害時,可以在那次傷害計算前回復4000點生命值,這樣的話,就算被優莎小姐叫出紅蓮新星龍或者墓地的災厄,都能平安撐過去……)
 
 
「在妳的結束階段,我發動永續陷阱卡,活死人的呼喚聲,選擇墓地一張怪獸復活!回來吧,我的靈魂,紅惡魔龍 右痕!」
 
伴隨著一聲巨響,右痕從炸裂的地板中衝出、再次回到場上。祐樹看見優莎選擇復活的對象是右痕、很快便知道優莎想做甚麼了。
 
(果然是想叫出紅蓮新星龍嗎,不過,還在計算當中……)
 
「呼呼……宇宙耀變龍,真是能讓人提起鬥志的怪獸!」面對難得的強敵,優莎露出了熱血沸騰的笑容。
 
「我的回合……抽牌───!!」在這最關鍵的一回合,已經沒有任何保留的餘地。不是這回合扭轉、就是被壓制到結束。
 
正常的話是這麼想的。
 
「我召喚出鎖鏈共鳴體,然後發動效果!如何,要無效嗎?」
 
「……宇宙耀變龍的效果不發動。」現在發動的話,優莎手中還有赤紅守衛,也無法破壞……
 
「這個狀況下,已經被剋死了……」祐樹說道。
 
「嗯!那麼,我根據他的效果,從牌組中特殊召喚出黑暗共鳴體!」
 
將等級8的紅惡魔龍 右痕,等級1的鎖鏈共鳴體跟等級3的黑暗共鳴體,ダブルチューニング!
王者と悪魔、今ここに交わる。荒ぶる魂よ、天地創造の叫びをあげよ。シンクロ召喚!出でよ、《スカーレッド・ノヴァ・ドラゴン》!
 
 
 
 
 
「出現了,紅蓮新星龍……!不過,發動宇宙耀變龍的效果,將自身除外,紅蓮新星龍的召喚無效並且破壞!」
 
只見宇宙耀變龍再次作出一個黑洞,將紅蓮新星龍和自己一同捲了進去。
 
「果然會除外我的紅蓮新星龍啊……好久沒有遇到了呢,能夠將我牌組中最高等級的兩隻龍給破壞掉的怪獸。」
 
「過,過獎了……」
 
「這可不是過獎呢,是贊同喔!沫璃是很強的決鬥者呢,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會被逼到使用這招最後的殺手鐧……發動陷阱卡,聚集的祈願!」
 
「聚集的……」「祈願……」沫璃和祐樹不禁彷彿接龍似的說了出來。
 
「我方墓地有5張以上的龍族,同步怪獸時,可以從額外牌組中特殊召喚出這張怪獸並裝備!來到我身邊吧!星塵龍!」
 
「怎,怎麼會……」沫璃不自覺的後退一步。
 
「聚集的祈願的另一個效果!」優莎喊道,並伸直帶著決鬥盤的手臂,「星塵龍的攻擊力上升墓地裡的所有龍族同步怪獸的攻擊力數值!我的墓地裡有赤紅翼龍,紅惡魔龍 右痕,琰魔龍 紅惡魔 深淵,琰魔龍 紅惡魔 埋葬,琰魔龍王 紅惡魔 深淵以及最後的,紅蓮新星龍!」
 
只見優莎墓地中的許多魔龍飛到天空中,並化成光球後合為一體附在星塵龍身上,星塵龍在獲得源源不絕的力量同時嘶吼著,最後變為數十倍巨大的白龍。
 
星塵龍ATK2500+2400+3000+3200+3500+4000+3500=22100
 
「攻擊力,22100……」
 
「戰鬥了!用星塵龍,直接攻擊天女目沫璃!」
 
シューティング・ソニック!
 
沫璃LP5600-22100=0
 
 
 
 
 
 
(決鬥結束後)
 
「呼,真是場好決鬥啊!」優莎比了個大姆指,「這場決鬥我很開心喔!謝謝妳啦沫璃!」
 
「我才是……謝謝優莎小姐,我學到了很多。」
 
「嗯嗯,其實我中途也有點決鬥到忘我了,希望還是有幫到妳!」優莎說道,「對了,最後覆蓋的那張卡是什麼啊?」
 
「是體力增強劑……」
 
「嗯?喔,懂了!哈哈!抱歉啦,讓妳沒有那個機會用到。」
 
「沒關係啦。」
 
「那,接下來就是我了呢。」祐樹說道,看起來很期待的樣子,卻沒注意到自己破壞了兩個女孩正在建立友誼的談話。
 
幸好兩個女孩一個神經很大條,一個不是很介意。
 
「嗯嗯,沒問題!」正當優莎再次將牌組整理好,放入決鬥盤中讓決鬥盤自動洗牌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喂?我是戴蒙斯 優莎!」
 
「喂什麼喂啦!姐姐去哪了!」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小孩的聲音,「電話也不接,明明已經很晚了!」
 
後面還傳出了就是說啊就是說啊的附和聲,優莎這才看了下公園的時鐘塔。
 
「嗚啊!好晚了!」優莎叫道,「抱歉,我要先回去了,祐樹,我們的決鬥下次再說吧!」
 
「咦?」
 
「就這樣,我先走啦!」優莎說完,立刻跑到公園的出口後往左一轉離開兩人的視線,過一會後又一邊往反方向跑,一邊喊跑錯方向了。
 
 
 
 
 
「……雖然說了下次,但其實也沒有留下聯絡方式,很難見到了吧……算了,回家吧。」
 
「學長對不起,讓你失去了決鬥的機會……」沫璃說著,將決鬥盤從手上拆下來後還給祐樹。
 
「沒關係啦,這種事情偶爾也會講緣分的,吧。」祐樹說,「再說,剛才已經有拿到優莎小姐的簽名了,在我自己帶的杯子上。」
 
「這樣啊……」沫璃苦笑了下。
 
「而且,剛才妳的決鬥也很棒啊,就某方面來說,我還是挺開心的,」祐樹說著,拿起剛才在咖啡展買的周邊產品袋子,「妳的成長,我確實的看到了。」
 
「謝謝……」沫璃說著,轉身看向公園的時鐘塔,「其實,這場決鬥後,我還學到了一件事。」
 
「嗯?」
 
「學長,是騙子呢。」沫璃說著,微微的低下頭來,「說什麼決鬥就算不能解決問題,也能調整好心態來面對問題……」
 
「……怎麼了?」
 
「學長沒有跟我說過啊,」沫璃說到,言語間夾雜著些許的哽咽,「決鬥輸了的話,會感覺這麼不甘心,這麼痛苦……」
 
「……沫璃……」








 
言語間,沫璃終於忍不住,用顫抖的語氣說出了心中的情緒。
 
 
「人家明明,想要把自己接受了學長的教導以及宇宙耀變龍後的成果展現出來的,卻還是,那麼,那麼難看……」沫璃轉過身子,臉上已經滿是淚水,並笨拙的用衣袖擦拭掉,「好不甘心……」

 
「……」祐樹搔了搔下巴,自己不是沒有遇到女生在自己面前哭過的狀況,不過那時候是妹妹在哭,隨便哄一下就會好了。
 
眼前這位卻是好友的好友……不對,反正就是好友,這種時候該怎麼辦才好?
 
祐樹找了下襯衫的內口袋,發現今天忘了帶手帕出來了,又想了一會後突然想到另一個以前用過的方法,便放下周邊商品的袋子後伸出雙手。
 
「諾。」
 
「咦?」沫璃用手將淚水抹去,用不解的表情看向祐樹。
 
「安慰的擁抱啊,」祐樹說到這,有點不好意思的轉頭,「有需……」
 
要還沒說出口,沫璃便已經撲入懷中。
 
 
 
 
 
(嗯……感覺跟抱著妹妹的時候不太一樣……怎麼說呢……這樣子更有感覺現在抱在懷中的學妹不僅僅是朋友,還同時也是一位相當有魅力的異性啊……)
 
「……學長……」
 
「好一點了嗎?」祐樹問,又摸了摸沫璃的頭,雖然頭上還是帶著貓耳帽子。
 
「嗯……剛才,學長叫我沫璃了?」沫璃抬起頭,看向祐樹,雙手依舊環繞在祐樹身上。
 
(嗚喔,殺傷力好強勁……)
 
「嗯,不自覺就這樣叫的。」祐樹說著,腳稍微往後退了幾步。
 
「……可以的話,」沫璃在祐樹往後的同時也下意識地往前幾步,又低下頭,彷彿鴕鳥似的將臉埋進祐樹的襯衫中,「請以後也一直,叫我沫璃……」
 
「……好。」
 
 
 
 
 
(晚上,遊音家中)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呢,妳被祈阿姨罵太晚回來了,還能露出這麼開心的表情,不會是有什麼奇怪的開關被打開了吧?」遊音問道,兩人現在正坐在雙人床上一面划著手機一面聊天,簡單來說,就是睡覺前的閒話家常。
 
「唉嘿嘿,才沒有呢……」沫璃說道,依舊滿臉笑容。
 
「還嘿嘿……老實交代!」遊音說著,轉過身去將沫璃壓在下方,「別以為我沒看出妳回來前有哭過喔,祐樹有對妳做什麼嗎?拿著妳的內衣在廁所裡面一邊聞一邊喊是新美味的發現之類的?」
 
「沒,沒有啦……」沫璃有點臉紅的說道,「我要到學長的電話,而且……」
 
「而且?」
 
「他……開始叫我沫璃了……」沫璃開心的說,「感覺跟學長又靠近一步了,就很開心,才稍微哭了下的。」
 
「……真無聊,不想說實話就算了。」遊音又翻過身,看了下手機有沒有什麼新訊息。
 
「……好啦遊音,不要生氣嗎。」沫璃搖了搖遊音的肩膀幾下後,又說道,「我啊,決定了。」
 
「決定什麼?」
 
「我……還是想要變的更強,不只是為了能夠到鏡面世界找到真相,」沫璃說道,「也是為了能夠跟學長的關係更好呢。」
 
「嗯,妳沒忘了自己的角色設定就好啦。」遊音說著,又打了個呵欠,感覺到睡意後,準備脫下衣服睡覺。
 
「遊音。」
 
「怎麼了?」
 
「我……好像喝太多咖啡了,睡不著……」
 
「……」
 
隔天,祐樹又被遊音打電話抱怨,叫他下次不准再給沫璃灌咖啡了。



----------------------------------------


這邊更新的跟大佐合力創作的小說~讓優莎家裡的一些設定也順便出來一下
然後決鬥是大佐寫的~感謝大佐操刀XD

最後下面是一些故事中作廢的插圖,可以放輕鬆看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215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遊戲王|遊戲王D|幽靈決鬥盤

留言共 2 篇留言

Yu Ri
看到學長是垃圾的那句話,笑了出來ww
安慰的擁抱?好想說放開那女孩讓我來(X
喝咖啡喝到睡不著的設定蠻可愛的ww

06-25 21:54

疾風星星
喝咖啡睡不著很常見呀XD06-26 11:33
十代醬我愛你
別在我段考前發表啊啊啊[e17]
這要我怎麼專心讀書

06-26 16: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lear36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妳的機娘送修過幾次了呢?... 後一篇:【短篇合作小說】天空的傳...

訂閱

作品資料夾

rometotal123某K開頭公司
魔禁第三季有X用!還我動物朋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