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市場調查

作者:灰色的斑馬│2017-06-25 00:28:16│贊助:18│人氣:173
“傳統市場與超級市場營運差異之研究”,這就是我今年碩士論文的題目了。
 
參考上文獻除了引用了一些經濟學裡的大款以外,引用的最多的就是一位大了我三屆的高學長了,更準確地說,會選這個題目主要就是因為在拜讀了他的畢業論文後,從他的建議裡面去挑選的。
 
在決定不了自己論文題目的準畢業生裡面,這算是很常見的一種做法。
 
還有較為重要的一點就是,我跟高學長也算是認識,在我還是大一新鮮人的時候就藉由社團因緣際會的認識了這位準備畢業而閒閒沒事整天泡在社辦的兔子學長。
 
學長的兔子綽號是因為他有一段時間為了減肥,吃飯的時候都直接拿著一整根的紅蘿蔔或菜頭就啃了起來,不是那種煮好了切塊的蘿蔔便當,而是直接就超市買的新鮮蘿蔔,後來在體重成功降低的同時也坐實了兔子學長的稱號。
 
他就是這樣奇怪的一個人,但不得不說對於學弟妹還是很好的,雖然他自己啃著紅蘿蔔,卻會買整個大蛋糕替生日的學弟妹慶生,有甚麼優渥的打工的機會也是第一手就轉給我們。
 
在學後來學長直升研究所的兩年裡,我也算是跟他混得熟了,也大概認識了他的個性就是屬於比較愛熱鬧不太管周圍人說嘴的那種,也很照顧自己人,講白了就是很有義氣的類型。
 
學長畢業之後去了外地工作,聯絡自然而然就少了,一直到在論文的研究者欄上看到了兔子的名字才想起來,基於方便的原因我選了個跟兔子學長當年差不多的研究項目下去做,一部分上是因為在引用文獻上要得到原作者同意,這點相信學長是不會拒絕的,另外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可以直接去問學長怎麼寫。
 
雖然會有指導教授啦,不過你懂得,呵呵。
 
運氣很好的,在一審的提案很快就過了,論文終於可以開始跑下去,喔這裡提一下,我們學校的制度是論文在基本方向的前三章確定時就要先提出一審,經過三名教授通過之後才寫下去,有些人在這個階段會被洗臉好幾次,洗到失去命題能力之類的,是個很可怕的關卡。
 
在確定了通過之後,我立馬就打算聯絡兔子學長,看看有沒有可以用的研究資料之類的可以讓我偷懶一下,很快我就在通訊錄裡面找到了兔子學長的手機撥了過去。
 
「您撥的號碼已暫停使用所以無法接通,謝謝。」
靠邀,電話已經換掉了的樣子。
 
無奈之下,我只好在通訊軟體上留了個簡單的”安安”給他之後,用文字大致說明了下目前的狀況,順便約個時間出來碰的面云云。
 
老實說不太抱希望了,兔子以前就是個不太用通訊軟體,很久才會看一下的那種類型,不直接打電話過去的話有時候收到回信可能一兩個禮拜都過去了,有時甚至更久。
 
不過我也不知道學長的其他聯絡方法,現代社會的一個比較嚴重的問題就是看似連絡很方便,但其實人與人的連結卻沒表面上看到的那麼強勁。
 
不知道走了狗屎運還怎樣的,回信很快就來了,手機響起的時候我正吃著晚飯刷手機呢,突然跳出來的時候高好畫面閃了幾下畫面就卡住了,半跳不跳的訊息框也看不出學長回了甚麼。
 
拍了拍手機螢幕似乎也沒什麼回應,看起來是當掉了。
 
手機老了就是這樣,動不動就跟你說記憶體不足,或是手機過熱要重開,有時候就乾脆的像這樣當機給你看。
 
「不會又壞了吧……。」我都囊著按下強制重啟。
 
幸好強制重啟的機能還是沒問題的,估計是不小心開了太多程式才掛掉的,不是硬體壞掉一切都好說,大不了把遊戲刪掉一些就是了。
 
結果這一啟還就啟出了問題,通訊軟體裡面跟學長的對話直接被清空了,根本看不出回了甚麼。
 
「學長我剛剛手機壞掉,沒看到你回甚麼,可以再傳一次嗎?」
無奈之下,我只好據實以告,看著那已讀的記號,我邊嚼著晚飯邊等著回應。
 
結果等到晚飯都吃完了半個多鐘頭,餐廳電視裡的晚間新聞都播完了之後我才勘勘等到學長的回信。
 
「這邊訊號不好會回比較慢,然後我剛說可以啊,我這邊還有留之前那份論文的一些資料,你要?」
 
喔呵呵呵我當然要,我很快就回信了過去。
 
隔了約莫兩個小時才收到學長的回信:「我現在這邊不方便寄東西,你要的話可能要來找我拿。」
 
「學長在哪邊啊?」
 
學長報了個地區給我,是和我有些距離的城市,光是一天來回可能就要八個小時左右了,當然這部分是因為我窮,不想搭高鐵。
 
「哇靠好遠」,趁著學長現在回信比較快,我快速的在通訊軟體上打字著:「學長沒事跑那麼遠幹嘛啊? 工作?」
 
「也沒有啦,我來這邊跑論文需要的現場調查阿」。
 
「學長不是畢業了嗎?」
 
「我讀博士啦」。
 
……
 
在來來往往中的對話裡大致確認了下學長的狀態,似乎是正在一個舊街市場裡面為期一周的市場調查的樣子,因為目前撰寫的論文內容基本就是之前那本的深入研究,所以我要的資料基本都會在。
 
這不是太好了嗎!我還不抄他個兩段省字數啊!
 
好這樣真的不對,當然會用自己的方法去重新撰寫啦,不過確實能聽聽學長的想法對於後面的研究會很有幫助,尤其是如果可以拿到調查數據就真的幫大忙了,至少省掉好大的一頓功夫啊!
 
基於這種種原因,剛好學長表示還要在那裏待一段時間,我立馬就決定動身出發去找學長敘敘舊順便討資料了。
 
「我一個人待在飯店也還滿無聊的,你來陪我一下也好」,學長是這麼說的。
 
約好了時間之後很快就訂了車票,是第二天的下午班車。
 
因為人生地不熟怕遲到的緣故,在約好的一個多小時前就提早到了,結果預計的迷路時間根本沒用到,傳給學制長的訊息又直接進入毫無反應的狀態。
 
昨天忘記跟他要電話真是失策了。
 
無聊之下,我只好先在附近打轉,雖然照學長的說法這裡是市場區才對,但從外觀上看來就只是一大堆老舊的房舍空屋區而已,實在很難想像有學長說的那種熱鬧。
 
邊晃邊看的狀態下,不知不覺就繞進了房舍裡的小巷子裡,一個人都沒有。
 
雖然太陽還沒完全下山,但陽光被房子遮住了透不太進來,讓裡面顯得相當昏暗,我不禁感到有些怕,下意識地緊了緊背滿著參考資料的背包,背後的重量稍微讓我有了點踏實感。
 
「幹,會迷路,先往外走」,這麼想的同時我已然回頭,結果背後赫然出現了!
 
三個路口。
 
靠腰我是從哪個路繞過來的?
 
認路一直以來都不是我的強項……好吧其實我是很常迷路的那種,無奈之下先拿出手機看了一下,學長還是沒回。
 
傳了訊息跟學長說我迷路了之後,我選了一條看起來比較合理的路口,想說看看能不能先碰碰運氣摸出去。
 
繞過了兩個拐彎之後,出口沒找到,一間小廟倒是出現在了眼前。
 
那是這類型的商業區裡面通常都會有的小土地公廟,我們那邊的市場區也有,通常就插支可以燒一整天的香,不太有人管。
 
雖然沒有特別的信仰,不過因為家裡也是拿香那種,平常有拜就跟拜,基於禮貌我還是走到了土地廟前雙手合十的意思意思。
 
就在這時,一個老伯吸引了我的注意,他正坐在土地廟旁邊的椅條上滑著平板,那微微的螢幕光讓我注意到了剛剛沒注意到的他,不得不說現在的老人這麼潮的不多了。
 
「阿伯,你們這邊出口在哪裡阿?」我稍微走近了後,小聲地問。
 
問了兩次,結果那個老伯還是沒什麼反應,想到老人特有的重聽,我決定走近些大聲問。
 
「阿伯,你們這邊要怎麼出去啊?」
 
老伯抬頭周圍望了望,看到我在看他的時候愣了一下。
 
「哩尬挖工威喔? (你跟我講話喔)」,老人用台語回問了過來,我點了點頭。
 
「黑阿。」
 
老家裡也是用台語在說的,於是我用台語跟老伯對話了起來。
 
阿伯拍了拍平板,把他跩進懷裡之後站了起來,只了個方向說:「這裡出去之後拐左邊,然後走到底,轉右邊繞出去就看到東門啦。」
 
「謝謝阿伯」,我跟阿伯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杯啦」,阿伯揮了揮手表示隨意後,又掏出了平板準備坐回他的小凳子。
 
正走沒出兩步,似乎因為太陽慢慢下山,原本就有點昏暗的市場裡頓時慢慢陷入黑暗一片,隨後一種老舊燈管通電的聲音響起後,周圍漸漸閃起了燈光,卡滿蛛絲灰塵的燈管帶來了一片亮光。
 
隨後,整個空間裡面都明亮了起來。
 
嘟嚕嚕嚕嚕嚕嚕。
 
口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學長用通訊軟體的通話功能打過來的,對吼!還有這招!
 
 
接起電話,是兔子學長那好久不見的聲音,比起印象中有點啞:「怎麼樣你迷路喔?在哪邊?」
 
「我在你之前說的那個市場裡面阿」,我看著旁邊的店面鐵捲門慢慢拉開,有點感到意外,原本以為是空屋說,看來我還太小看老屋居民了。
 
「不過我現在也不知道我在哪裡」。
 
「那你附近有沒有甚麼標的物,攤位之類的也可以。」
 
我看了看周圍。
 
「阿對,我在小土地公廟前面」。
 
「……」,學長那邊沉默了一會:「阿我知道了,你先在那邊等我不要亂跑,我過去接你。」
 
掛上手機,為了不亂跑錯過,我在土地公廟前面開始來來回回的閒晃了起來。
 
好一陣子之後,老伯似乎受不了似的站了起來,過來搭話。
 
「你來找人喔?」
 
「嗯?黑阿」,我來回拍著手:「來找我一個學長,想說論文的部分找他幫忙這樣。」
 
「安捏喔」,老伯也乾了話題:「丟啦,你有沒有帶零錢?闌珊(百元鈔)的也可以」。
 
「蛤?有阿,阿伯你要換錢喔?」我拿起錢包看了看,裡面有我早上買票上下來的百鈔和一大堆之前剩下的小銅板。
 
「我晚點跟人打牌要用零錢啦,肖年欸有錢就幫我換一下」。
 
「好啊。」
 
阿伯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大疊大鈔,幹,有錢人!深藏不漏啊!
 
跟老伯換開了一張千元之後錢包基本裡就乾了,原本有點沉的錢包頓時變得輕巧。
 
換了錢之後,看看學長還沒來,又跟老伯閒聊了兩句,這時店面也一間一間的慢慢開了,不愧是老市場,叫賣的聲音傳開後周圍頓時熱鬧了起來。
 
和老伯閒聊了一會後學長就來了,和老伯打了個招呼之後,我很快就過去和學長會合了,三年的時間並沒有讓他和我的印象中有太大的變化。
 
「怎麼繞到這了裡面來了?」學長問。
 
「阿裡面就長的像迷宮一樣我有甚麼辦法。」
 
「是滿像的。」
 
跟學長邊聊著,我們在市場裡面繞來繞去,跟一開始的冷清不同,裡面熱鬧到有點壅擠的程度。
 
稍微看了一下,市場構成似乎和其他地方的夜市差不多,衣服雜貨甚麼的和食物的店面差不多是對半開,配合他們六點才開的時間來看,就是個標準的晚市。
 
一旁豬血糕的攤位剛好開籠了,結果幾乎沒什麼味道,恩,果然還是我們那邊的豬血糕做的比較好,這種聞起來就清淡到不行的口味完全挑撥不起我的食慾。
 
「別亂看跟好,等等又走丟了。」
 
一不注意,學長以經走開好一段距離了,結果就在我小跑步想趕上時,不小心撞到了一個路過婦人的肩膀。
 
她怒瞪了過來,我只好趕忙道歉,臨時情況下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只好不停下腳步繼續跟上學長。
 
而那婦人就這樣在原地緊緊的瞪著我,隨著人群的推移她的頭就像扭了一百八十度一般,那眼神讓我有點感到詭異的怕,終於好一會後她才罵了甚麼轉回去。
 
我趕忙跟上學長的腳步:「欸學長我剛剛好像撞到人了。」
 
我也不知道為甚麼要說,可是覺得說出來會好一點吧。
 
「是喔,小心點」,他有點隨意的回話。
 
「然後那個女生好像把頭轉了半圈來瞪我欸。」
 
「喔是喔」,學長爆笑了出來:「是不是像這樣?」
 
用手扶著下巴,學長盡可能的把頭往後扭,臉上擠出一個難看的嘲諷說著:「恐怖喔~」。
 
我頓時眼神死到不能再死了。
 
撇開這件事不談,再繞過了迷宮一般的是市場後,我們轉進了一條不算太小的巷子,不過這裡面攤位就少了,隔好幾公尺才有一兩攤。
 
沒了攤位的照明,僅靠老舊的燈管讓巷子裡顯得有點昏暗,旁邊更是不時傳來一些昆蟲的叫聲。
 
「學長那是甚麼東西啊?」我看到旁邊一個甚麼蟲跳了過去,嚇了一跳。
 
學長回頭看了一眼,說:「喔那是螽斯啦,這條巷子裡面很多的樣子。」
 
「小心別踩到。」
 
「喔好。」
 
老實說我也一點都不想踩到,雖然我只踩過蟑螂,不過那種截肢動物在腳底下爆開的感覺總是讓我渾身雞皮疙瘩,不好的那種。
 
又走了好一段,隨著學長的一聲「就是這裡」,我們來到了一間看起來還算可以的小商旅,這裡就是學長目前臨時下塌的地方了。
 
我們先來到櫃檯說要加一個床鋪,正當我掏出錢來的時候,學長看了一眼我手中的千元鈔,擋了回來說:「學長請你吧,你到這車費也不便宜。」
 
「嗚喔喔喔喔喔學長是神。」
 
「沒辦法,你們就窮學生。」
 
跟學長以前請我們吃飯時一樣的說法,懷念。
 
結果床鋪還是要自己搬,這間商旅真的很老了,光是領著床鋪上樓沒有電梯就算了,被子還有一種霉味。
 
幸好我是個適應力強的人,哼。
 
當晚我跟學長聊了很多,似乎學長在後來還是繼續在搞研究寫論文,單身狗的部分也沒落下,仍然在每天努力的刷新單身紀錄,然後他一直以為今天是禮拜五而不是禮拜六,真是讀書讀傻了,笑笑。
 
論文的部分,我們居然是同一個指導教授!
 
在嘲笑了一翻教授的老禿頭之後,學長也大概跟我說了下教授的評改偏好之類的,總之是一些小撇步。
 
另外跟學長聊過之後對論文的方向我也大概有了個底,不愧是認真的兔子,做事起來就是一套一套的很有方法。
 
還有最重大的收穫就是,學長居然把這次蒐集到大部分的研究調查資料都拿給我用了!哇靠!根本佛心了是否。
 
大概直接省下了我八成的時間跑市場調查啊!
 
根據他的說法是我們碩士論文跟他們博士論文深度差太多,他還要在繼續作調查的東西我現在手上這些就夠了。
 
況且他給我的只是他臨時寫一下的筆記,這樣沒整理過的資料經過我整理和他整理之後結果必定有所不同,不太容易會有抄襲的問題。
 
結果等我大概把想法跟學長討論完天也亮了,還真是弄到了第二天早上也沒睡,看著天準備亮,因為學長早上還有事要去找人,我們就又一起出去了。
 
在市場裡繞來繞去,看著周圍那一間間恢復空屋般寧靜的建築,真的很難想像之前是那麼熱鬧的地方。
 
「我還有事就不送你到車站了,拍謝。」
 
「不會啦,真的很謝謝學長幫忙。」我拍了拍裝滿了筆記和資料的背包,收穫滿載。
 
「可以看到以前的朋友很開心。」學長說。
 
「嘿嘿。」
 
從市場出來了之後揮別了學長,我到達車站時剛好湊上了第一班回程的班車,在幾個小時回程後我回到家完成了一場錯過了晚餐的大爆睡後,趕著夜車把手上的資料轉成了電腦檔。
 
接下來用了一周的時間,我差不多就完成了論文完整版的初稿。
 
想了想之後,我在第二作者的部分打上了兔子學長的名字。
 
偶爾會出現兩個人一起完成的論文,這種時候就會有第一作者跟第二作者,而我們學校的制度是說只要有發表一篇作為第一作者的論文就可以符合畢業標準。
 
和教授約了時間後,我很快把厚厚一疊的初稿寄了過去,然後在約定好的三天後來到了教授辦公室。
 
跟預料中差不多,雖然被改掉了滿多地方和挺多沒注意到的小失誤被抓了出來,但是整體而言還算OK。
 
最後,當我準備抱著畫滿了記號的初稿離開的時候,教授忽然問道:「這個,是你跟兔子之前就弄好的對吧。」
 
以前?
 
不太能理解教授想說甚麼,姑且就先應著吧。
 
「是我跟學長一起弄得阿,你看我有寫在第二作者喔,哼哼,我整個超級有義氣的有沒有。」
 
「是阿,其實我很期待這篇論文過,算是讓他多留點東西吧,哀。」
 
看到教授沒來由的感傷,我忽然有種小不妙的感覺。
 
「欸?學長他怎麼了嗎?」
 
「嗯?你們不知道嗎?」教授愣了下,拿幾小茶几上的杯子喝了口:「我還以為你們社團裡的人多少會說。」
 
「沒有,教授快說快說吼。」
 
「就之前……。」
 
根據教授的說法,兩年多年發生了一場車禍,一台化學車撞進了老舊的地方市場之後雖然沒有爆炸,但車上大量洩漏出來的甲醛直接造成了當時在市場的數十人死亡,數百人輕重傷。
 
新聞被當地政府很快的壓掉了,除了在地人之外沒多少人知道這件事,只剩下與當事人相關的親屬官司還在打得火熱。
 
當時教授還特別請假去了學長的喪禮,可憐他的英年早逝。
 
「教、教授。」我冷著身子打斷了教授的惋惜,抖著手拿出了學長給我的筆記本。
 
教授好像意識到了甚麼,僵著臉不說話。
 
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該拿這本筆記本怎麼辦才好了,欲哭無淚。
 
忽然我想到了甚麼,急忙拿起錢包翻找了那時候老伯換給我的一千元,生怕我的錢包裡面夾了張紙錢。
 
然後我看到了一張符,寫著勒令那種長長一條的護身符。
 
我看著教授,教授看著我,啞口無言。



-------




其實我從很小就覺得螽斯是很邪門的蟲 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2067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Tsu Li Gue
肉食性的螽斯才會讓我覺得恐怖XD 這篇收尾我喜歡(?)

06-25 05:49

灰色的斑馬
螽斯那種身體那種腿還有那叫聲我不行QQ
然後謝謝喜歡XD!
06-25 10:36
三頼 嵐
一開始看就覺得,不太妙啊,一定有一方是踏在棺材裡的。

不過我越看越覺得,有一種到時候會爆出他們互相喜歡卻又不敢告訴彼此的蠢發展 www

06-25 10:23

灰色的斑馬
可、可惡,完全被摸懂書寫習慣了!最慘的那種!
然後我寫到一半也覺得,恩。這樣看起來真的甲爆XDDD
((欸06-25 10:37
三頼 嵐
只要看過一篇斑馬的文,就可以了解斑馬的標準套路了 (#
快寫個短篇中的外傳(?),甲爆的兔子情 (ry

06-25 11:32

灰色的斑馬
這套路玩不下去了嗚嗚嗚嗚
06-25 11:39
阿仁
看到最後才知道是鬼故事...有點毛毛的

06-26 09:32

灰色的斑馬
因為快到鬼月了,應景應景06-26 10: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swc101761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端午節要吃粽子... 後一篇:包水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m372世界
愛麗絲我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