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4 GP

【短篇】遺書

作者:十六夜郎│2017-06-24 16:21:36│贊助:86│人氣:541
特別註記:此為創作之一


  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這幾年來的生涯使得我的眼界逐漸明晰了。只不過是苟延殘喘活到現在,好幾次試圖將自己從這半死不活的生命中拉拔至今,唯一遺憾的是我仍無法找到繼續存活下去的理由。

  對於自殺者而言,恐怕在決定一走了之的時刻是無法將自己的心裡狀態完整的寫出來的。即使此刻的我思緒仍處於紊亂的狀態,但恐怕那些無法留下遺書的自殺者,要回首自己往昔或自殺的原因是難以好好整理,一方面也許是自尊心的緣故,另一方面想必是這其中的脈絡連本人也說不清,不過,也或許他們走到了這個境地,對自己的探索也已經毫無興趣了吧。

  雖然我並非一定得將自己的心境完整傳達,留給後人評議的不安實在令人恐懼。但現在的我嘗試將這些寫下,是由於自己已經有許多年的歲月都在思考這一相關命題。即使我可以想見,到了那時附加於我的斥責是有多麼沉重,恐怕連死後的我看了還會不由得想再死一次。

  到了那個情況,許多不明所以的人會對於我的自殺發表議論吧。他們會幫我找到許多自殺的理由,但實際上他們什麼都不明白,在這個世界上是誰也不明白誰的。奢望他人理解自己是一種自私,不被理解也曾是我引以為傲的一件事之一,於是,即便是那些在某些時刻寫下來的日誌或小說,都無法觸及我內心深處的萬分之一。因為,我自己也碰觸不到那個底層。

  在無邊無際的深淵裡,我拿著探照燈向下探索,空氣裡瀰漫著地底那種空氣堆疊的腐敗味道,令人作嘔,但我也只到這裡了,更深的地方我下不去,也不敢下去了。

  直到現在我依然不能理解,為什麼沒有隨著成長以及閱讀更多書籍而使我找到繼續生存下去的力量。我有一本自己珍藏的筆記本,裡頭雜亂地寫著關於生與死的問題。那些是我某些敬愛的師長說過的話,也有參加過講座,以及一些自己領悟出來的結晶。

  活下去與不活下去的意念時常困擾著我,可實際上都是活下去的意志強行將放棄活著的想法掩蓋過去,卻沒有辦法處理那些欲使我放棄的根源。換句話說,猶如前幾天分享過的王安憶的作品裡頭寫道:「在偉大的曆史記載中,個人的命運只是短暫的瞬間,草芥不如。我們的痛苦是那麼卑微,那麼毫無價值,簡直稱不上是痛苦,我們的快樂則只是苟且偷歡,過眼煙云,簡直也算不上是快樂。」

  這些字句可以讓我暫時把個人式的悲傷看得很低、很淺。我還記得在某次讀魯迅的課堂時,教授建議我們要將個人問題抬升到整體社會結構的問題,這樣可以減輕個人化的傷害。

  某些時候,它的確解構了某些我的創傷,卻無法完整消弭純粹個人化的議題。

  我在芥川龍之介《孤獨地獄》裡頭,讀到了芥川說地獄分成了許多類型,大致說來可以分成根本地獄、近邊地獄和孤獨地獄三種。而其中的孤獨地獄不論是山間曠野、樹下空中,幾乎隨處都可以突然出現。他說這樣看來,無時無刻都是無常的,地獄的苦難可以立即現形:「我逃不出這地獄的箝制與苦難。只要這種情況持續不變,就會感到痛苦不已。於是乎我仍在原地繞圈子,日復一日過著似乎忘卻痛苦的生活。可是,到最後仍不免陷入其中難以自拔......我自己在某些心境上格外關注孤獨地獄這類故事,將自己的同情心投注在他們的生活裡。關於這點,我並不否認,在某種層面上,我也是個飽受孤獨地獄折磨的人。」

  就我個人對於自殺者的理解來說,旁人得以將自殺的原因歸咎於經濟、思想、病症或感情上面,但我認為那往往不會是動機的全部,最多只能說是引爆點吧。一切都是長久累積下來的。芥川龍之介也是思考了兩年要如何去死,恐怕這不能說是一時衝動所導致。

  做文學評論的,單要處理一篇作品就要用多從角度來切入,如果涉及作者本人的話恐怕比實際上來得更加複雜。而當一個人選擇放棄自己複雜的生命,背後的理由也不可能只有一個。

  只是,恐怕到了那個時候,毫無理由地譴責自殺的人仍是相當的多。拿自己的悲慘故事來做為我不該自殺的理由,或者是斥責我不該拋下家人而去,說只要在長大一些就能夠理解了的話,在我查閱過百篇以上的自殺相關新聞的留言處,大致可歸納這幾種。

  在客觀事實上他們並沒有錯,但我認為每個人都只是有那個停損點而已。人沒有可能毫無底線的在被壓榨、欺負和長時間受苦於日常生活中時卻無動於衷。只是每個人的底線不同,某些人斷了雙臂還能笑著討生活,可某些人只要與女友分手就能尋死。要說前者比較正面嗎?我並不能苟同這種說法,只是他還未到那個程度罷了。

  單純指責別人應該活下去,卻又在他人還活著的時候完全不給予幫助,這樣的人實在沒有權力去評論他人自殺的錯誤。

  我的教授曾在課堂與我們評述某位自殺女作家的事件。說在其思想上還未到達足以將此事件(自殺的理由)只看做是生命歷程的一部份,以至於無法用更客觀的角度來看待這樣人生的挫敗。

  我能理解和認同這種說法。但情感上,身處於當下的自己並沒有辦法拯救得了自己也是事實。

  無論如何都能夠活下去是相當了不起的事情。這其中或許也包含了某種對於世界的頓感和希望吧。我相信精神遲鈍的人是不會因為精神思想上而尋死的。可我致力於培養教授口中說的眼界和思想高度,即使略有抬升並且獲得了短暫的歡愉,甚至產生了想要好好活下去的希望。

  無奈只是短暫。這些思想的攀越跟不上思想所造成的負擔,閱讀的眼界使得我對於人生的價值有了新的體悟,但卻也因這些體悟造成了新的苦惱。

  近期,大概可以理解為何太宰治會在遺書中寫下:「小說寫不下去了,我要去一個無人知曉的地方……」這樣一個看似無厘頭,卻又在字句背負沉重意念的句子。

  寫不下去就別寫了吧。工作不行就換工作吧。這樣的日常勸戒無須他人叮嚀,自己也是明白的。可如果理解了對當事者而言,這是無法替換掉的事物時,就會發覺這和放棄你的家人吧、放棄你的愛人吧、放棄金錢吧是同樣等值的事物,使得這個勸戒看來很務實,其實是十分沒有道理的。

  我想,實際上也沒有人能理解這種心情。無法放棄小說這件事或許很多人能理解,但綜觀整體的人生而言,這件事十分複雜而難以處理。

  平靜而失去小說寫作能力的未來對我而言太沒吸引力,思想上的進展無法使我在沒有小說的生活裡存活,也無法容許自己創作出無法乘載自己思想的低劣創作存在。我這輩子最討厭聽到的就是:「你這樣的人我見多了」、「只要撐久了就會好的,你會找到新的道路」、「你很幸福了」、「你會有什麼壓力」每次聽到這樣的句子我都會想要馬上自殺給他看。

  不過,我還好好的活著。就像無數次忍耐過的時候一樣。

  我曾有數次在自己的作品裡提到「人形獸」這個詞彙,也在自己曾經投稿過的文學作品裡提到過。如今的我,實際上不過是一匹人形獸。我的生命是依靠精神層面的自己來滿足的,我透過閱讀文學作品、思想,以及課堂上毫不分心的學習,還有創作來昇華自己的痛苦和眼界。

  而物質層面的我就是一匹獸類,吃食、入眠,偶爾幻想和哪個女人性交來滿足自己機械式的生活方式。我試圖從許多文學作品中尋找弱者的同類,描述弱者的作品甚多,那對我而言是一篇篇深刻的預言。

  現在的我連精神層面都無法滿足。徹底除了生存基礎外,連精神也逐漸遲鈍下來。倘若原先的我只要一分就能夠滿足,不去探究生存的意義,恐怕我也不會想到死亡這回事。愚鈍的只要透過日常生活,還有擁抱別人,生兒育女就能夠滿足的生命是十分幸福的。可是現在的我被培養成大概七分才會滿足,但精神卻衰退到大概兩分、三分,以至於我越來越不被滿足,也回不去只需要一分就會快樂的世界,徹底化成為可悲的因為知識而亡的知識份子。

  但我仍然試圖做出自己的彌補。我渴望透過他人的幸福來讓自己幸福。我想要成為那種能夠包容的下集體的龐大的個人。我主動去擁抱那些痛苦的人,正是由於我想被人擁抱;我去安慰痛苦的人,也正是我想被人安慰。我過得生活稱不上辛苦卻一點也稱不上幸福。愛人是我唯一的支撐,我不願放棄自己愛人的能力,因為一旦我失去了對他人的同理,這個世界只剩下壞的一面。但我知道的是,這世界上活在痛苦中的人實在太多,我很難受,我們都很難受,於是我交付了自己的那一點溫暖,想要顧及到那些同樣難受的人們,卻只能自我虐殺,在他人面前溫柔地包覆住他人的苦楚。

  我的付出與融入都只是為了擺脫無法與他人契合的自我。我對自己的特異感到自豪,卻又察覺到這樣特異性的可怕之處。無論是多麼親密的對象,至始至終都沒有辦法緊密貼合。我與這個社會的人同存,卻由於各自懷抱著不同的心情,與他人都各自活在不同的世界裡。沒辦法做到雙向互補。

  這種情緒性孤獨造成的長期折磨,以及精神無法上達超脫這些苦痛的境地,即使是摯愛也無法安慰。當我重複於失望、反省、成長、淪落、失望的循環,結局總算在最後一刻想通了。

  我們擁有許多羈絆,有愛人與友人,有親人與個人的愛,可客觀上存有的關係無法在長期意識到格格不入的孤獨而能正常生活。許多人要不在少年時走向極端,要不是憂鬱而終日與世隔絕或自尋了斷。只是我在少年時意識到這種孤獨,沒有走到極端,而是走向了這種充滿矛盾和掙扎的道路。

  這種與世界的疏離感,是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覺得自己必須獨自面對,簡直就像只有自己獨自活在一個充滿異類的社會當中。對整體社會來說,社會主義式的烏托邦理想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總有人想佔他人的便宜,資本主義式的邏輯又太過殘酷,但我想我們的生命就是資本主義的體現,或許這才是對社會上的人們認為最公平的吧。

  我是精神上的資本主義底層,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解釋了。打從出生以來就是殘疾。不是因為父母所導致,而是我試圖尋找出自己和社會和平共處的方式,看得太清晰也太尖銳,反倒顯露自己的異常。恐怕這個社會也容不下這些應該被自然淘汰掉的個體。

  個人主義得以讚頌個人的選擇,但在資本主義式的社會下只會顯得你的挫敗是多麼的理所當然以及咎由自取。

  關於如何結束這一點,我也思考許久。但已經想出了方法,這相較於長期以來的思想矛盾,是容易的多了。但無論如何我想選擇不會帶給人困擾的方式,房東是個親切的女性,我很喜歡她,於是我不想造成她的困擾。我也不想跳樓,那模樣太過破碎太過不堪。

  此刻的我已經談不上絕望和希望了,也沒有所謂看透與看不透的差別。只是我已經成為了一匹想要斷絕意識的人形獸,請不必在那之後替我的決定添加上過多的理由,因為找不完也找不到。只要明白我日復一日看似平凡無奇的生命,始終是身處在如履薄冰的惡臭和腐敗的世界中即可。

  最後,我周遭的眾多友人。某些曾和我提過想結束生命的,我其實只覺得憐惜與疼愛,我感到這些人都是不被世界徹底擁抱的人,即使我也不曾真實地擁抱住他們內心最深沉的那一塊,就像我從來沒辦法擁抱住自己一樣。

  但我相信我比任何人在某些時刻都更深刻地試圖去理解、去愛和擁抱他們,在吸收負面能量的同時雖然無法做到雙向的安慰,卻得以得到一絲自己仍有餘力去愛人的滿足。只是活著的一切太過蒼白,連同我自己本身亦是如此。

  我唯一的擔憂是如何止住他人於我離世後的難過。但當你們如果能夠有那麼一些理解到我的痛苦,以及我從這之中解脫了的舒坦,或許能夠感到欣慰,並且遺憾也會漸漸釋懷的吧。我們的環境注定人在活著的時候很難有個體面的生活方式,但我希望死去可以,這是我刻意寫下遺書的原因,不明不白地離去既不負責而我也做不到。就如同太宰治說過的:「我的善良是,毫不斟酌地讓對方看到我的全貌。」

  希望你們能夠理解。

  前些個月,我在網路上看過幾張櫻花林的照片,就是貼在封面的那張。那時候我透過螢幕不斷發出好美的讚嘆,這輩子沒見過這麼美麗的櫻花林,竟然有一種眼淚將要奪眶而出的心情,想要死在櫻花林下的心情想必就是從那時刻開始的吧。只可惜這次是做不到了,這次沒有人能帶我去,我也不曉得那是在哪裡,這次來不及的,下次我想自己過去。

  感謝你們曾經這麼深刻地愛過我。但恐怕我已不能陪伴你們完成屬於你們的旅程。

  屬於我的終點站並不等同你們的終點,前些陣子我曾說過,每段關係都有一個期限,你們也許想著要到哪裡的遠方,要過怎樣的生活。但我是乘著每站停靠的區間車,在每一個靠站的時刻猶豫著是否要下車,並在前往下一站的過程中猶豫何處是我的終點。

  就到這裡吧。

  現在我的終點得以明晰了。這世界加諸於我的傷害,並沒有,只是我無法承接這個世界以及我的心裡本身。

  當人們抬起頭來看向東昇的朝陽,又可以重複昔日的過往。我的存在是毫不可惜的,慶幸我不存在於他們的世界中,也就不會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此刻的我突然覺得,那些不明就裡的批判自殺者的人們,恐怕也是十分幸運的吧。因為他們並不是活在這樣痛苦中的人,周遭也並沒有這樣得以使他們同理的對象。

  他們得以在這樣的日復一日中找到為了明天而奮鬥的希望,用斥責他人的放棄來做自以為摒棄掉怯弱的堅強,不質疑、不否認、不疑惑,每天活在平庸卻幸福的生命之中。他們可以讚嘆太陽換來了新生,可當我抬頭望向那燦爛照耀在河口,使得流水顯得波光粼粼的太陽時,只能感嘆時刻已入黃昏。

  到頭來,我仍是不屬於世界的其中一員。終究沒能逃離孤獨之境。我只是歷史記載裡頭不被紀錄的短暫瞬間,沒有綻放更沒有留給他人的啟發,沒有的就是沒有。痛苦毫無價值、快樂毫無意義。我已沒有臉面寫痛苦與快樂的故事。

  至少,我寫不出快樂的故事了。到了這個境地,我也沒有對這個社會的一絲怨言,也不是誰逼使我走向這個結局。我的離去不需要也不該追究任何人的責任。直到最後我仍想要避免對他人造成的傷害,畢竟每個人都是無端被拋卻在這個世界,每個人都同樣無辜,大家都是可憐的人間。

  感謝你們曾經這麼深刻地愛過我。但曾經留過的,希望就留在你們人生歷程的這裡。十年、二十年過後就把它忘記了就好。

  不要絕望,在此告辭。

  祝福你們有美好的明天。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麻煩點下GP支持,也希望能點進我臉書專頁給個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200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Zean】十六夜文藝創作交流會|十六夜郎|遺書

留言共 10 篇留言

蛤我在這裡
我很害怕

06-24 16:25

十六夜郎
不怕不怕06-24 19:07
SupAriNa
看到標題 嚇到炸毛

06-24 16:39

十六夜郎
不用怕,不好意思嚇到你了06-24 19:07
人一兌
敝人偶爾會抱怨一些生活中的不如意,也很頭痛纏身已久的胃脹氣,此時大人總會勸說:"你已經很幸福了,非洲小朋友絕大多數都沒有自己的夢想"、"你已經很幸福了,非洲小朋友都沒飯吃"、"你已經很幸福了,非洲小朋友......"

當然,敝人一直都知道自己有幸生活在一個安定的地方,誕生在一個經濟小康的家庭,不愁吃穿,確實是沒有資格再抱怨什麼;再說,這些大人還不是大肆批評職場的不公、感嘆自己當年沒有堅持夢想、煩惱生活不順等等,說穿了就是情緒發洩的問題,只是某些人可以發洩,某些人不能發洩。

敝人雖然認為自殺是一種對生命的不負責任,不論對自己抑或親友;然而敝人也認同情緒的力量是很可怕的,外人往往無法想像自殺者自殺前究竟已經承受多嚴重的精神折磨,如倘若相同的痛苦落在自己身上,又會發展成什麼樣子?

有時親友會認為敝人的思想和文章很負面、很灰色,但對敝人而言,這是拯救自己的方式,拯救自己免於墮落更絕望的黑暗。過度壓抑情緒,尋求表面的正向光明,只會刻下更難以磨滅的陰影。

06-24 19:04

十六夜郎
謝謝你回應我這些
不是當事者恐怕也無法理解這樣的情緒,自然,當事者也會因為無法處理而感到恐懼
我一向是認為自殺是一種處事態度,如果不輕易放棄是好的,能夠堅持到最後是值得鼓勵
我周遭的親友也有不少認為我的思緒比較灰暗,但這不打緊,即使被說不該寫這樣的東西,我仍認為自己是該這麼寫的。因為不寫的話情緒無法宣洩,只怕我不處理這樣的負面情緒,等到有天承受不住了,恐怕又會換來怎麼不堅持下去,或者是怎麼如此脆弱之類的話

如何調適心態和拿捏尺度,我想應該是我人生的重點考題之一06-24 19:10
梨香白兔子
想寫就寫 不想寫就來耍廢 管它的
想死就死 不想死就活著 管它的
反正你一定能找到繼續活下去的動力

喔 愛你唷:)

06-24 19:37

十六夜郎
兔子妳說這個莫名讓我感動,但是感覺妳好像也領悟到了某種頹廢了(?
謝謝妳><06-24 19:42
閒逛
很沉重地看完了。

死生是無盡的循環,缺一不可。
決定權在自己手上。不論選擇哪一條路,我都稱其為勇者。
無拘無束,沒有悔恨。

夜郎可能對人生方向迷惘吧?
很抱歉,妄下評論的我以前亦是如此。
不過白兔子大說得很對,管它的生活態度確實是一種豪爽。
看似放蕩,但卻可以活出自我。

這世界的規範拘束太多,人人都想打破。
找到屬於自己的出口,是我現在正在做的事。

夜郎,那你現在想做的事是什麼呢?

06-25 00:28

十六夜郎
先謝謝你願意看完,這對我意義重大。即使這篇文章本身並沒有什麼意義,只是記錄我當下的心情以及感觸而已
很高興你願意同我一樣,將生死的決定權視為可以由人自己決定的

我目前的狀況說是對人生方向迷惘嗎?可以這麼說,但也不盡然如此,方向是已經確定好的,可迷惘倒是真的。如同我在文內提及的那樣,創作上的問題,精神層面已經沒辦法滿足現在的我的問題

其實我的許多問題都是每個人曾有過或現在依然苦惱的,存在主義之類的思想也是在針對人的意義下去做探討,大家都想要找到一個明確、堅定不移而且毫無錯誤的方向

但大抵只能給你一套思想,實際實行的困難度,可說是難上加難。現在的我希望能夠摒棄掉俗念,不在乎創作好壞的得失不斷創作06-25 05:20
月下七光
看完之後,我覺得自己幾度想寫遺書的內容也差不多被描述完成了。
我好幾次,想過要寫遺書的時候,卻半點內容都擠不出來,
看著空白的電腦螢幕,一個人蜷縮在電腦椅前,
內心的空洞如果給摯愛的人見到,是否又會產生新的仇恨呢?

這點我心知肚明,一定會的,讓我會想要死亡的人除了你提點的那幾種,
正是我所日漸「懼怕」的人,他們看不懂我,他們也不想懂我,
他們自以為在幫助我,他們說著事實來戳刺我,
他們明白的說不想懂我,但也明白的說很少人能明白我,
世界是個相互依存的大暖爐,但他們將我依存的對象定下過度保護的標籤,
摯愛我的人及是過度保護我的人,所以我應當拋下他們堅強。

但拋下他們,與被世界遺忘何異?

看著空白的螢幕,我忽然發現空白也是種遺書,
裡面蘊含著無限的憎恨,但也將憎恨消彌於無形,
也因此,摯愛我的人不會去找傷害我的人,傷害我的人不會感到莫名其妙的被扣上加害者(就算他是),
寫個遺書也要牽扯到他人,想必是製造仇恨、受人唾棄。

所以乾脆寫個檔名叫遺書,然後留著空白的文件檔消失,我曾經這麼想過。

再多的內心糾葛,不也只是他人眼中的無病呻吟罷了,
那不如停下指頭,認真思考怎麼保護摯愛著自己、自己也摯愛的人,
然後消失。

這是我曾經的遺書,但我現在還活著,因為摯愛我的人來阻止我了,
就算我不去找他求救,他依然來了,所以我死不了,因為我是他生命中重要的部分。

但如果,假設有個哪天,我發現名為「自己」的東西已經不需要被理解,
也沒人想要理解,或者只想理解他們自以為的部分,
跟我大放厥詞,跟我說些無聊的實話,
或許我會把這篇連結留著,當成我空白遺書的稱物,

要說的也頂多這些,也不會傷害任何人,
只是我會註明自己的自殺與十六夜郎毫無關係,只是我想說的跟他很相近罷了,
單純的複製貼上個遺書未免有更多爭議,只好貼個連結了。
但是,我只剩下空白,以及或許跟我相似的人可以表達我的部分,
或許足夠了。

別人不想理解的傷痛,為什麼硬要讓別人知道?這只是種傲慢。
不如託人之言,假裝自己的遺言就只有十六夜郎所說的這些,
當然,寫這篇留言,就是避免哪天我貼了連結,結果發生爭議的時候了。

06-25 06:25

月下七光
我不想害了朋友十六夜郎,但人們盡是會把各種理由牽拖,
啊,頂多加個一句,我要將我名下的財產都捐給文創事業,
或許就這樣而已。

不過,現在的我,還用不著貼這篇連結當我空白遺書的一點殘留,
這是令人慶幸的,我目前仍想活下去。

06-25 06:25

十六夜郎
謝謝七光回應我這篇文章。其實我原本心想把當初我們聚會結束後我寫的文章,就做為回應你的答覆即可

可是現在心情沉澱下來,又覺得有些不妥,還是跑來回應你了

只是,我要說的也並沒有那麼需要慎重處理。只是想和你說,我很高興你能夠認同我寫的一個部分
也許是這篇文章裡有寫到了關於自殺者的某種共性吧,在某些情緒上我相信我們是共通的。除了生命歷程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價值觀,但負面的走向是一樣的

我們仍然會在巴哈姆特上面過生活,即使經歷某些事情會短暫的產生想要尋死的念頭。但對於現在的我而言,我知道這一切都將過去,我會回歸日常,回歸重複痛苦與平復的輪迴

期望你我都能在日常中得到安頓,心靈得以平穩,你我都能幸福快樂07-07 04:52
湛藍琴海
嗯.......看完這篇,想了一陣子,覺得也不好說什麼,也覺得比起樓上們,我說了也只是顯出我詞窮。因此,我只能說,生死是自己決定的,真的想死,誰也阻止不了。反之,只要想活下去,不要發生重大變故,什麼都不用做,日子就會伴隨自己左右。

然後,固然有時會覺得人生怎麼這麼辛苦,懷疑生命的意義,可是當每天還是這樣活過來了以後,還是會想,這樣繼續活著,真的比較不好嗎?倘若放棄活著的機會,是否會喪失更重要的人事物?

這麼一想後,就想還是再緩緩、再緩緩吧,不單只是覺得必須活下去,而是覺得沒有一件事,比結束生命還須慎重。

然後,講一句老生常談的話:自愛者,人恆愛之。

祝福夜郎,共勉之。

06-25 11:03

十六夜郎
抱歉晚回應了。其實我一直猶豫著要不要回應這篇文章下面的留言,有時候情緒淡下來了,我會不大願意回憶起當初寫作的心情,總覺得有那麼一點不堪

現在的心態也正在慢慢調適,活著總是艱難的事業。目前正在尋找活下去的意義和生活的本質
日子總是還能繼續過下去的

祝福你一切順心07-07 04:46
綠蛙蛙
覺得當勸一個人不要自殺時,同時也等於在表達自己並不理解對方的感受、向對方說你是孤獨一個人的,於是有時只想作出“啊啊啊咿啊啊”這樣意義不明的反應。

06-25 12:06

十六夜郎
抱歉晚回應了。有時候站在對方的同理心去思考,就不見得能滿足自己的立場
就像妳說的 倘若我很想把對方留在自己身邊 但這正巧是對方不想要做的,對方只想離開
站在朋友的立場,是要勸她留著還是放手,這實在艱難

當然,就我而言還是會勸幾句,如果勸不了那還是放手讓對方去吧
我是這樣啦XDDD07-07 04:48
不知莫森
深夜回復,單純睡不着,於是便想過來看看十六最近有什麽新文章好賞賞。結果倒看到了這篇(笑)。
開頭那個注記讓我有另一種完全不同的感同身受,以前我在我那邊的空間也發表過類似的東西,不過是寫成了微小説。其實一開始也無意寫微小説的,完全寫的自己的感受,結果寫完發現,挺尷尬的,把自己的事寫完了,公之於衆,怪為羞恥的。然後我就習慣了在尾文也要注記一個【文學作品】。
我反過來,我寫的是真事,但因爲怯弱或不堪或有利益關係,衹好寫是【文學作品】,想來一輩子,坦誠對我來説都實在太難。

08-14 03:36

十六夜郎
哈哈哈,還是你懂這種感覺啊。太宰治《人間失格》大家有眼睛的都知道他在寫自己,可是最後一個章節太宰治又特別在最開始聲明自己並不認識內容中的男子,大抵是這種感覺08-14 05: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4喜歡★x11110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巴... 後一篇:【散文詩】野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U88694所有人
貧窮?財富?的家庭 人生差距 文章發表,歡迎各位前來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7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