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Seeds of Stars】活動✦CHANGE!

作者:緲月│2017-06-22 20:55:25│贊助:6│人氣:451



(性轉後的未夏)








 
  「我這邊工作結束了,我這邊有同事給的點心,給妳帶回去吧。」

  「……」

  「妳不說話我就當妳答應了,在門口等我,我等等就到了。」

  還沒等到未夏說完話,電話那頭便被掛掉,她無言地看著手機螢幕,嘆了口氣。

  「小夏,怎麼了?」看著表情有著微妙變化的未夏,沫汶好奇的開口。

  「……沒事。」她闔上手上的企劃書,將之收進包包中,「我等等有點事,先離開。」她淡淡的開口,語氣不冷不熱。

  溫沫汶雖然一臉莫名其妙,但也跟著站起身。「好,如果妳和神無月先生都沒有異議,那我就像公司回報了。」她晃晃手上的合同。

  見狀,未夏點頭同意,便拎起包包往咖啡廳外頭走去,一眼也沒留給自家經紀人,而沫汶則是非常習慣未夏的清冷,也沒多說什麼,趕緊收拾東西也要離開。

  未夏離開咖啡廳,沒有搭乘電梯而是轉而走樓梯到一樓大廳,在途中經過衛生間時,意外的聽見以往應該是安靜的地方,此刻似乎有些嘈雜,目光瞟了過去,發現在衛生間外頭,站著一些行為舉止稱不上……正常的人。

  有著穿著女裝捧著胸部一臉羞窘,有著拉著自己裙子一臉不敢置信,有著瞪著衛生間外頭鏡子中的自己一臉癡迷,也有的當場拉開領口確認自己胸部的女孩子,還有拉著自己頭髮尖叫的或男或女。

  她默默收回視線,認真回想今天的日期,不是四月一日,所以不是愚人節,七月鬼門也沒開,不至於給人煞到或中邪吧。

  但才想到這裡,她便被自己腦袋中荒唐的思緒嚇到,連忙擺擺頭把那些念頭搖去,目光在看著另一邊的男廁,和女廁那方有著一樣的問題,不過……這些人是突然看不懂圖示嗎?怎麼一堆女孩子都擠在男廁……

  雖然女廁那邊也很多男性就是。

  她走過衛生間,不再去搭理那些奇怪的景象,直接走下樓梯往公司大門走去,一邊想著姬江詠為什麼每次都要拿點心來,當她是豬嗎。

  她有些忿忿地想,但想起他給的甜點,真的很對自己的胃口,便又撇撇嘴默默接受了。

  踩著高跟鞋,她與往常相同的走出公司大門,無視與之前略微不同的嘈雜,往停車場的方向走去。

  「嗨,美人~」突然的,一道突兀的嗓音傳來,未夏腳步一頓,認為周遭很多人,應該不是再叫自己,便沒多想的繼續往前走。

  「嘿,美人別不理我嘛。」輕挑的嗓音傳來,這次伴隨著一道純白身影擋住前行的道路。

  微微蹙著眉,她抬眼,看著站在前方的男性,就見那男性戴著白色三角高帽,身披著白色斗篷,活像剛下戲或是剛結束通告尚未換下衣服的樣子。

  不過,最近有這類的通告嗎?

  直覺的,她往旁邊掃了眼,周遭依舊是藝人以及經紀人、工作人員來回走動忙碌的樣子,沒有任何攝影機的存在,也沒有任何人注視著這裡,彷彿,眼前這人的奇裝異服是不存在那般。

  但轉念一想,這裡是演藝公司,這樣的穿著實在不會太過引人注目,便也沒有多想。

  「沒有再拍戲啦,美人~」少年隨意,帶著笑音的嗓音再度傳來,他涎著一張俊秀的臉龐,湊了過來。「也不是主持節目~」他又補充說明,似乎想將未夏的注意力拉回來。

  未夏才剛拉回視線,眼前就是那張放大許多的容顏,她微蹙著眉,下意識的退了兩步,拉開了彼此間的距離。

  「有事嗎。」清澈冷淡的嗓音溢出唇瓣,那聲音如同眼睛的冰藍般,讓人感到清冷。

  「耶?別這麼冷淡嘛!」看著未夏拉開步伐,少年一臉無所謂,就見他依舊用他燦爛的笑容開口。「我這裡有一款新的水,招待妳喝看看~」他尾音微揚,心情似乎很好,沒有半點強迫推銷的感覺。

  直覺的,未夏直想拒絕,看著對方笑意盈盈的臉,她總覺得其中有什麼陰謀在,才想開口拒絕轉身離去,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些無法動作。

  她皺眉,覺得最近公司似乎都會出現一些奇怪的人事物,幾個月前的那個特殊的孩子是,眼前這人也是……

  她沉默,冷冷瞪著眼前一臉無辜卻依舊舉著那瓶用軟木塞塞住的試管。

  「試試看,好嗎~不會害妳的~」少年依舊心情很好,但擋在她面前的身影,卻一點也沒有要移動的意思。

  如果她要害他,他也不會說這水有毒,敢情這人腦袋壞掉嗎?

  她嘗試動動身體,發現身體難以動彈,只有右手還可以活動,但活動範圍不大,最多就是拿了那試管後可以喝下的程度。

  強迫中獎嗎。

  她冷笑一聲,面上卻沒有變化,目光在周遭的人身上轉了一圈,也看到不少人手上拿著和眼前少年手中的試管相似的瓶子,閉眼,輕輕吐了口氣。

  罷了,最慘不過就是食物中毒。

  她默默地想,也不想再和眼前輕浮的人多做糾纏,拿過對方手中的水,便昂首喝下。

  少年訝異的看她爽快地喝下,還以為要在廢一番功力,沒想到對方這麼快就妥協,不免讚賞的點點頭。

  才剛飲下,不自然的感覺即刻自四肢百骸傳來,她訝異的才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能說什麼,接著便是一陣嚴重的暈眩,她下意識地閉上眼,忍受著那突來的暈眩褪去。

  她感覺到四肢像是被什麼東西拉扯那般不適,雖沒有疼痛感,但那像把她當橡皮筋一樣拉扯的感覺實在無法讓人感到喜歡。

  她雙腿有些發軟,卻因為動彈不得而沒有當場跌倒,而在自己暈眩的當下,她才聽見明明應該是近在咫尺,卻遠的恍若天邊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嗯~因為妳很配合我就告訴妳吧,這藥水也不太普通,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不、過、呢~她會讓妳變成相反的性別唷~」少年愉悅的嗓音傳來,她還來不及消化對方口中的內容,就又聽見他繼續說著。

  「時間不長不短,正好一整天的時間,好好享受吧美人~」

  那歡快輕跳的嗓音讓她咬牙切齒,等到暈眩感過去,再度睜開雙眼時,眼前是一如既往的公司大廳,哪裡還看的到剛剛那個讓她想要大卸八塊的少年?

  目光快速的搜索大廳,卻連一個影子都看不到,她深深、深深的吸了口氣,拼命緩解那不斷從胸口湧起的情緒,而後,重重吐了出來。

  變性,二十四小時。

  她剛剛就算暈眩的不能自己,卻也有聽見關鍵字。

  她低下頭,看著不同於以往,如今顯得更加修長、碩大的手掌,無奈的輕嘆。

  不是原本自己的雙手。

  這下子,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自己真的變成男性,連應該突出的胸口如今也異常平坦,她就算不能相信也得承認這是事實。

  她,黎未夏,在公司大廳喝了一個藥水後便成了男人。

  雖然她本來就沒差,但突然來這麼一下還是不太能接受。

  煩躁的抓抓頭,她這下子才理解到,剛剛為什麼衛生間前方會有那麼多行為怪異的男人女人,現在想想也大概知道,都是中了剛剛那個打扮詭異的少年的道了。

  但是到如今,那少年也不知去想,想要他把自己變回原樣也不可能。

  有些頭疼的揉揉眉心,等到身體可以行動後,便繼續著當初的目的,往公司大門外走去,等待那個要把甜點拿給自己的姬江詠。

  而在約定地點等待的途中,不斷有車子行徑,出公司、入公司的,路過公司的車輛來回行駛。

  百無聊賴地看著行人的她,因刺眼的陽光反射在車窗上,讓她的眼睛感到不適,便下意識的避開目光,轉過身體。

  卻因此看見了那玻璃鏡面中的自己。

  那是一個身高約一米八,修長筆挺的男子。

  原本紅褐色的髮色,如今變成了奶褐色的溫潤色澤,及腰的長度並未更改,只是簡單的束在身後,鬆鬆垮垮的,導致頰畔零落的垂著幾許髮絲,看上去有些隨意且慵懶。

  冰藍的雙眸變得有些狹長,原本女性化的五官變成了端正且俊秀的樣貌,臉上依舊是面無表情,但卻不知為何勾著一抹從未在女性的自己臉上出現的笑容。

  不帶任何笑意的笑容。

  抿著唇,不再繼續看這張只會存在二十四小時的臉,目光隨之往下,就見男性的自己頸子上圍了條裝飾用,不顯悶熱的圍巾,鬆鬆垮垮的套在頸子上,圍巾的兩端自由的垂在身側,隨著動作擺盪著。

  而自己身上穿著一件白色裡衣,外頭罩了件深藍色的薄外套,外套並未拉起拉鍊,隨意的任由他敞開,貼身卻不顯的緊身的長褲,腳踩馬丁靴,看上去不顯隨便卻帶著點隨興的氣質。

  這是男版的自己?

  有些詫異地看著玻璃映著的身影,有點難以消化,以往因為戲劇的關係曾扮演過男性,雖然女性化的五官藉由化妝可以變得較為中性,但如今這般的男性化還是第一次瞧見。

  而看著這樣的自己,她沒有任何反映,但卻突然想到,變成這樣她該怎麼回家?!這張臉連自己都快認不出來了更何況是家人?還有姬江詠,他又要怎麼認出自己?

  她頓時有些無力,家裡好解決,她可以傳個訊息解釋突然有工作,但姬江詠那邊又該怎麼解釋。

  用這樣的面貌見面,她覺得一定認不出來,再加上外貌變了,聲音鐵定也有變化,打電話是行不通了,那,也只好如法炮製,一樣傳訊息了。

  雖然答應人家又臨時反悔很不好意思,不過也只能這樣。

  才從隨身包包中拿出手機,正要傳訊息給對方,手上就傳來一陣悅耳的鈴聲,伴隨著震動。

  是姬江詠打來的。

  動作一頓,她微愣,還在思考是不是要接起電話,鈴聲卻突然停止,顯示來電者已然掛掉通話。

  未夏眨眨眼,心上竄起不知道是什麼的感覺,抿著唇,半掩著眼簾,她注視著停止震動響鈴的手機,猶豫了下,還是開始編輯訊息。

  她轉身,椅在牆上,不再去看車窗倒映的自己,專注於手機上。

  而訊息才編輯到一半,身旁就傳來了一道她熟悉不過的嗓音。

  「是…夏嗎?」那嗓音雖帶著些微不確定,但,她很清楚這聲音的主人是誰。

  編輯訊息的手指停頓,未夏抬眼,透明帶著淺藍,宛若冰晶一般的雙眸帶著詫異,看著那抹褐色身影。

  就見來人原本猶疑的面容,再看見未夏驚詫的雙眸時,彷彿是確認了什麼,緩緩綻放了一抹笑容,那抹笑容輕淺淡雅,如沐春風。

  「真的是妳。」那語氣,那表情像是碰上很久不曾見面的友人一般自然,而姬江詠確認後,便放下手上的動作,將手機收入口袋,長腿一跨,便來到未夏身旁。

  未夏知道自己變性後身高有抽長,原本視野本就寬廣的她,看著以往熟悉的景色時就有這樣的體會,但……

  她抬頭,看著姬江詠,要不是她非常確定自己身高有改變,不然她會覺得這一切都是夢。

  因為她還是得抬頭看她,因為他仍舊一如既往,那樣的低頭溫和地瞧著自己。

  彷彿她沒有變成男性,也沒有發生剛剛那些莫名其妙的事。

  「你…怎麼……」她張口,低沉悅耳的陌生嗓音讓她的話語斷在開頭,本想繼續問下去,卻又因為那陌生嗓音,讓她有些驚慌,導致無法將剩餘的話吐出。

  姬江詠淡淡的笑了笑,笑容從未自臉上褪去,他的目光淡如流水,蘊含著包容的溫柔,語調帶著悠閒安然,甚至,有些隨興。

  「怎麼認出妳的嗎?」他的笑容加深,深邃的雙眸因此而微微瞇起,但,卻沒有阻擋住那個只屬於他的,光是注視,就會讓人沉淪的柔和雙眼。

  「因為,妳是黎未夏。」

  因為是黎未夏。

  簡單的幾個字,看似什麼都沒解釋,卻也什麼都解釋了。

  不存在認不認的出來的假設,也不存在一切讓人疑惑的疑點,只因為她是黎未夏,無論外貌再怎麼改變,無論性別是否轉換,她依然是黎未夏,她就是黎未夏。

  就這麼簡單。

  單純,且直接的回答了她的問題。

  而這簡單的答案,讓她原本複雜的心緒,頓時平靜了下來。

  縱然外貌看上去淡然且無所謂,但,她畢竟會慌張。

  倉惶、震驚、驚疑、不安,各種負面情緒充斥在內心,她沒有表現出來,不代表這些情緒不存在。

  直到姬江詠出現。

  他的出現,恍若一道破曉的曙光,驅散了她的不安,也帶來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心。

  她很清楚地知道,目前不管任何人出現,都不會帶給她這種感覺,這種心安,以及不必擔憂的感覺。

  除了眼前的姬江詠。

  意識到了這點,她的心微微一動,接著,她放鬆了臉部表情,抬起臉,在陽光的映襯下,從下頷到頸脖,成了一條優美的曲線。

  「是,因為我是黎未夏。」她微微扯了扯唇,輕嘆了口氣。「對,這是沒有改變的。」

  然後,她極淺極淺的笑了開來。

  「謝謝。」那笑容,恍若曇花那樣轉瞬即逝,但,姬江詠卻看見了。
  襯著熾熱的陽光,讓她因著轉了性別卻仍舊白皙的肌膚,更顯得純白,且透明。


  *


  「姬江凜也……喝了那瓶藥水?」未夏詫異的看著坐在駕駛座的姬江詠,彷彿他說了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時的未夏,臉上多了一副無度數的眼鏡,那是姬江詠給她的,只說了這樣其他人更認不出來,便要她戴上,雖然很疑惑,但她也不想再被認出來,便依言戴上眼鏡。

  縱然她認為,除了姬江詠外,應該不會有人可以認出來才對……現在的她。

  姬江詠有些困擾地轉動方向盤,沒有將視線落在身旁的人身上,專注於路況。

  「是阿,剛到門口的時候,看見了一個奇裝異服的男孩,他正好和凜在說什麼呢。」看上去似乎不能動彈。「雖然是女孩子,但我知道就是他了。」想到凜回過神後咬牙切齒的神情,他不由得感到一些好笑。

  已經,很久沒有看見凜那樣的表情了,其實也挺可愛的。

  但那個想法卻在回想起凜是自己的雙胞胎弟弟後立刻打消。

  畢竟,對著凜說可愛就是變相在說自己可愛。
  「你沒有去找他嗎?」未夏不會讀心,自然不知道姬江詠內心深處的想法,只知道既然看見了,不會擔心自己的弟弟嗎?畢竟變成了女孩子……

  「凜的個性不管怎樣都不會吃虧的。」姬江詠笑著反駁,深知弟弟個性的他,知道對凜不利那個人會有怎樣的下場。「而且,後來洛先生也出現,我想就更不需要擔心了。」

  不過,這裡的擔心卻不是表面上眾人所認知的那個擔心,而是不必擔心凜會哪根筋接錯線把那瓶男孩後來再塞給他的藥水拿給自己。

  根據凜的性子,那瓶藥水最後要碼不是被倒掉,不然就是給了洛白涎了。

  雖然他不認為凜會有那種無聊想法想要把藥水拿給自己喝,但,凡事都要有些備案,不是嗎?

  就算他沒倒掉丟掉,也沒給其他人喝,他也不會著了道,畢竟,他沒有那麼傻。

  同胞兄弟犯過的錯,自己絕不會再犯。

  而未夏的心思沒有姬江詠那般百轉千迴,只是以為是字面上的意思,不用擔心凜的人身安全如此罷了。

  點點頭,未夏也沒有多說話,只是看著窗外的景物隨著行駛速度向後退去,出神的樣子,帶了些說不出的鬱結。

  姬江詠分神的看了她一眼,再收回了視線。「別想太多,明天的這個時間妳就會回復了。」

  看了身旁人一眼,未夏又收回視線,沒有解釋什麼,算是默認了他的話。

  「妳也沒地方去吧,宿舍也不能這麼輕易上去,今天先來我家吧。」他提議著,操縱方向盤的手隨著路況轉動著。「阿姨那裏我會幫妳轉達。」知道阿姨的個性不會想太多,但叔叔,也就是未夏的繼父黎永楓那裏就不好過關了。

  畢竟,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黎永楓可是打從心底接納未夏為女兒的人,不會不擔心只傳信息說臨時有工作無法回去的未夏,那不是她會做的事情,更不可能不追問。

  未夏本想拒絕,但因為繼父和姬江詠因為工作關係本就熟悉,由他開口其實更可以取得信任,猶豫了下便也沒有婉拒。

  但是住他家這件事……

  「我還是去住飯店吧。」反正也才一天。

  「嗯?」在未夏如此開口後,詠像是確認一般地發出了疑問聲,接著,又淺笑的開口。

  「我建議最好別這麼做。」

  沒有直接駁回未夏的話,他只是婉轉開口,而這話也引來未夏的目光,就見她斜眼看著姬江詠。

  「忘了嗎,現在是妳和我在一起,要是黎叔叔和阿姨撥電話來要找妳,我可沒有辦法應付,總不能一直說妳再忙無法接電話,這樣的話,兩位長輩都不會接受的,妳想想,換作是妳,會接受這樣的理由嗎?」

  他輕聲開口,慢條斯理的分析。

  「其次,我有個朋友是聲優,很擅長變音,雖然沒有辦法做到和之前的你一模一樣,但,七八分像是可以的,最後,如果效果超過了預定時間,難不成要一直住在飯店?」言下之意就是,去住飯店事情很有可能會穿幫,再者,他有人脈可以瞞天過海,但需要她在旁協助告知該怎麼回答。

  而這幾點,都要她在身旁才能辦到,變相地將未夏的去路堵死,連一點空隙也不留下。

  說這話的時候,詠分神的看著她,嘴角掛著從容不迫且溫和儒雅的笑容,讓人看了就覺得神清氣爽。

  顏值高,個性好,名氣也夠,不驕不傲,又待人謙和有禮,怎麼看都覺得他的話發自肺腑,畢竟連退路和方法都想好了,怎能讓人不信?

  但若是姬江凜在旁邊,鐵定不會這麼想。

  畢竟,沒有人知道,隱在姬江詠那斯文俊秀的外表下,是怎樣的內裡,而身為摯友的海,就算再單純,也知道可以壓制凜的他,不會只有外表那樣單純。

  他善於謀略,更擅長讓人察覺不到。

  若說,一個人明著的對付你,其實不足為懼;一個人暗著捅你一刀,也沒什麼;一個人笑著陰你,縱然錯愕但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知道你怎麼死的,就算知道怎麼死的,仇家有可能是誰,卻也料不到那個制你於死地的人,是你完全預料不到的那個人,也或許,你從未懷疑過他,更甚者,一點點的懷疑,都不曾給過,因為到了最後,你仍然不知道那個人是誰。

  別人不知道,但同為雙胞胎的凜可是一清二楚,隱在姬江詠那外表下的,究竟是多麼深的心思,而他,就是可以這樣做到的人。

  說是他這個弟弟喜歡捉弄人讓哥哥頭疼,還把這些傳授給哥哥,但,又有誰知道,究竟是誰傳授給誰,誰帶壞誰,又是誰,主導著一切?

  只有凜知道。

  不過這些未夏不會知道,她雖然隱約知道姬江詠的真性情,但也摸不太準,再加上不太安穩的心,讓她更沒心思在揣測對方的話中意思。

  最後,她也只是以一個單音回應了姬江詠的勸說。

  收到回應的人也只是笑笑,沒有多加反應,但就在一個紅燈時,他手上有了動作。

  就見他拿出手機,迅速的動著修長的手指,然後拿起放置的耳機掛在耳上,然後像是想起什麼般,轉頭叮嚀。

  「先別告知阿姨,我先連絡朋友。」

  未夏雖然疑惑他的叮囑,但想想大概也知道應該是詠有什麼顧慮,便沒多想就點頭答應,而收到未夏的回應,他撥通電話的友人也在此時接了起來。

  因為是耳機,未夏沒有聽清楚對方說什麼,只能從姬江詠的話中推測出個大概。

  「海,我是詠,有空嗎?」

  「是,我有點事情想拜託你,今天可能要請你來我家待一天……」他輕輕笑著。「嗯,包吃包住。」低沉悅耳的嗓音在車內迴盪,未夏沒有打斷,只是靜靜的看著前方。

  「是你一定幫得上的,等你手上的工作告一段落就直接來吧,我會給警衛留個話,讓他放你上來的,我家的密碼你知道,之後直接按了就進來。」

  未夏有些訝異的看著詠,認識一段時間,他居然也有這樣輕鬆和談笑的一面。

  不是說以往詠就不會和人聊天,但,那些時候總是帶著拘謹和距離感,不過在和現在這個叫做海的人通話時,她感受不太到那些距離,那些以往在旁邊感受到的,彷彿不存在那般,而姬江詠臉上,也露出了與以往和其他人面對時不一樣的笑容。

  看來這個叫做海的,是姬江詠極為信任的人。

  朋友,而不是認識。

  回想起剛剛他所說的話,未夏這才想起,朋友這個詞,她好像是第一次從這對雙胞胎口中聽見。

  姬江詠這時掛掉了通話,感受到未夏的視線,噙著笑容笑問。「怎麼了?」

  未夏直覺搖頭,但想想,又認真的開口。

  「第一次從你口中聽見朋友這個詞。」

  她只有聽過別人說姬江詠是自己的朋友,從來沒有聽過他說過,誰是他的朋友。

  是的,別人介紹時,姬江詠總是含笑不答,以為是默認,卻沒有意識到他根本是不屑回答,甚至不想回應。

  「是,他是我朋友,一個,很傻很讓人難以放心的朋友。」他看著道路,再度上路。

  未夏看著對方的表情,眨眨眼,也不發表評論,就這樣陷入沉默。

  她本來就不多話,但話題結束的有點奇怪,讓姬江詠不由得將目光再度放在身旁人身上,就見他看了幾眼後,才低低的笑了出來。

  「別多想,海是男性,我和他的性向都是異性。」

  絕對是故意扭曲她的沉默。

  而未夏聽見對方的解釋,白皙的臉龐脹紅,「姬江詠,誰在想那個了,自戀!」她忿聲開口,要不是對方再開車,手上的包包早就砸過去了。

  然後,回答未夏的,則是低沉的笑聲。





  未夏是第一次和男性相處。

  未夏是第一次和男性單獨相處。

  未夏是第一次和男性在家裡單獨相處。

  未夏是第一次和男性在對方家裡單獨相處。

  直到和姬江詠回到他的家中,她才意識到這件事情。

  她其實不太清楚對方家中的人口結構,但,她還以為前不久和自己分開的姬江凜或是對方的家人會出現在家中,但是很明顯的,沒有!

  她不自在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目光雖沒有四處亂瞟,但緊抓著圍巾的修長手指卻透漏了她的不安。

  「天氣有點熱,果汁要嗎,還是你要咖啡?」不遠處的廚房傳來的嗓音,讓未夏瞬間回過神。

  「果汁,謝謝。」她隨意的回答,剛剛在公司樓上已經喝了咖啡,現在不太想再喝了。

  客廳又再度陷入沉默,只有偶爾廚房傳來的聲響顯示這屋內不是只有她一人,但,也是因為這樣的聲音讓她更加侷促。

  她開始後悔剛剛怎麼沒有拒絕來他家借宿,現在弄的兩面不是人。

  「可以看看電視,怎麼發呆?」很快的,姬江詠端了點心和果汁過來,極為自然的在她身旁的空位落座,讓未夏陡然一僵,有些不自在的挪動屁股想往旁邊去。

  縱然變成男性,她下意識排斥男性這點依舊沒改,能不靠近就不靠近。

  姬江詠彷彿沒察覺到她的動作那般,將托盤上的東西一項一項擺好,「要不要看點書,我這裡有些雜誌可以看。」他打破沉默,極為自然的拿起剛剛泡好的咖啡啜了一口之後,又回桌上。

  然後就看見他起身,走到旁邊的小型書架上挑選,未夏見狀,咬著唇,也跟著起身。「我自己挑就好。」她有些著急的說著,一副不想繼續麻煩他的樣子。

  看了雖然站在旁邊,卻仍舊保持著距離的未夏,姬江永只是看了她一眼,接著微微一笑。

  「好啊,給妳挑。」他瞇起雙眸,笑容中多了點什麼,話雖是這樣說,卻沒有離開,仍舊站在旁邊,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麼,又開口補充。

  「這邊是放比較新的,如果妳想看其他的書籍,樓上書房會比較多選擇。」
  眨眨眼,未夏有些消化不良,她抬眼看了姬江詠的側面,「樓上?」這不是一般的公寓大廈嗎?

  雙眸中顯露疑惑,看著未夏困惑的樣子,他輕笑。「是樓中樓,從這邊算起,有三個樓層是我們的,這樓是客廳廚房,往上是書房以及客房,三樓是臥房。」他簡單解釋家中的樓層。

  看著姬江詠的雙眼,得到答案後他收回視線,有些侷促的開口。「不、不用了,我看這裡的就可以。」

  她抿抿唇,隨意的從架上挑了一本攝影書籍,就轉身離開,那身影,帶著些落荒而逃的狼狽。

  姬江詠將一切都收入眼底,眼中閃過了笑意,卻沒說什麼,目光仍舊放在架子上,慢條斯理的選了本書籍,也跟著離開書架,不過這次卻沒有坐在她旁邊,而是選了對面的位置坐下。

  他優雅的交疊雙腿,將雜誌放在大腿上翻閱,一手擱在沙發扶手上,抵著臉頰,垂著藍紫色的雙眸,看著雜誌內容。

  未夏則是因為姬江詠沒有在身旁落座而感到放鬆,端了果汁啜了一口後,因著入喉的果香味滿足的舒了口氣。

  客廳陷入沉默,未夏專注於雜誌上的內容,而姬江詠也沒有開口多說話,就這樣待在同一個空間,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情。

  雖然寧靜,卻不顯得尷尬,也或許是兩人本就不多話所以才會如此,而未夏是那種一旦專心於某件事,就會忘了旁人的個性。

  直到看書的光線被阻擋,妨礙她閱讀,她才疑惑的抬眼,想看看是什麼擋住了自己的光源。

  而這不看還好,一看就是姬江詠那放大的俊顏,她愣了下,「你、你做什麼靠這麼近!」她闔上書,一把拍在對方的胸口上,試圖將對方推離自己,但不管怎麼嘗試,對方就像山一樣推不動。

  她氣呼呼地瞪著對方,姬江詠才無奈抽開身體,指了指放在她身側的包包。「我叫了妳幾次,可是妳都沒有回應,妳的電話從剛剛就一直在響。」

  未夏眨眨眼,這才感受到了來自包包內的震動,但才慌張地掏出手機,來電卻已經切斷。

  她看了一下顯示,發現是母親打來的,已經打了兩通,才想回撥,又想起了自己現在的聲音。

  她咬唇,有些無助的看著姬江詠。

  被這樣無助無辜的雙眸一看,姬江詠微愣,卻很快的反應過來,他乾咳一聲,拿過她握在手中的手機。「不介意的話,我等等幫妳接。」

  雖然是這樣說,但他的行為動作卻充分的說明,她沒有拒絕的餘地。

  然後,又像是想起什麼,姬江詠頗有深意的看著未夏。

  「對了,告訴妳一件事。」

  他頓了下,等到未夏將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後,便將手機隨意的放置在桌上,彎下身子靠近對方,有意無意地用身體擋住了對方離去的退路。

  而未夏呼吸一滯,有些不解,且驚慌的看著他。

  「不管妳現在的性別是什麼,但,最好不要隨便露出那種表情。」他伸手,撩起對方垂落頰畔的髮絲。

  「就目前來說,只有我知道妳是女的,而我雖然目前沒那個意思,但,我是不介意和『男性的妳』,做些什麼事的。」他的手,順著髮絲,撫上了對方的頰,再緩緩的勾起對方的下頷,讓彼此注視著彼此。

  「特別,是在妳露出那樣的表情後。」

  他勾起一抹,從未在人前嶄露過的笑容,那笑容,蘊含了太多,卻又彷彿什麼都沒有那般的深沉笑容。

  「畢竟對妳來說,我是異性。」

  然後,他放開了未夏的下巴,笑容在瞬間又變回那儒雅無害的弧度。

  「以後,要注意一點喔。」

  說完,他抽開身體,拿起早已啜飲完的咖啡,再度進了廚房重新泡過一壺。

  而未夏則是滿面通紅,全身無力的癱在沙發中。

  就算以前就隱約感受到了,但直到這一刻,她才深刻的意識到,姬江詠是個遠比姬江凜還要可怕的男性,無論他們的外表,有多麼相像。







後記:

  居然給我拖到月底,回想我這個月,除了生病以外就是,睡覺、睡覺、睡覺──!
  這次看到這個活動,整個超級興奮,活動出來時就開始興奮得難以自拔(咦?),我家的未夏終於可以性轉了!!
  這裡還是想吐槽,那三個選項都不能拒絕喝吧wwwww!!

  其實每次有活動或是其他角色主線,姬江詠不知為何都會出來,也許是我這個做媽的就是想要他們多多互動吧。
  而在這篇,意外的意外就是,詠露出了他微微黑的一面,弄得我好興奮啊!!(踹

  基本上會有凜的,等我月底唯一休二再來催生看看...現在我還是睡個回籠覺準備上大夜了QQ
 

  最後的最後,感謝百忙之中抽空的大學學妹幫忙畫的男版未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181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星之種|Seeds of Stars|黎未夏

留言共 2 篇留言

淨月
這個詠,被掉包了吧,雖然櫻醬說黑的一點點,但我覺得黑的好帥啊[e16]
這樣我好期待凜的喔,櫻醬上班寫文也是要休息嘿~

06-22 21:14

緲月
好的好的,凜的出來了歡迎去看-///-
06-28 17:05
小泉
感謝參與了CHANGE!活動,以下為獎勵發放。:.゚ヽ(*´∀`)ノ゚.:。
https://i.imgur.com/0plXAjw.png x1

07-07 22: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claire9182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Seed... 後一篇:[達人專欄] 【Seed...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87830377調教界明日之星
對UTAU中文音源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到我的小屋看置頂文章(ノ>ω<)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