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第十一章 《刁難老太太的難關》

作者:江楓X漁火對愁眠。│2017-06-21 14:59:08│贊助:2│人氣:339
               睿英聽到來自澡堂裡面,楓星的尖叫聲後,立刻衝進裡面,楓星跳起身撞進男子的懷裡,睿英不偏不倚的緊緊接住她,雙手環繞住她的身體。

  「有、有蛇呀!」楓星害怕的在他的懷裡不停地顫抖。

  「蛇?!這裡怎麼可」睿英突然止住話想,也對,這裡這麼偏遠、偏僻,荒郊野外的,「我先帶你出去」。

  「不、不用,我自己可以」楓星害羞的臉都紅了,自己還光著身體,而睿英渾然不知,「不是說怕蛇嗎?」。

  睿英扶著腿軟的楓星離開澡堂,拿著一條白色大浴巾披在她身上。

  「啊秋!」楓星打了一個噴嚏。

  「感冒了嗎?」睿英有些緊張的問。

  「應該是有點著涼了」楓星擤了擤鼻子,「沒關係的啦嘿嘿」。

  「哪裡沒關係了,我去買個熱的給你」睿英說,「不曉得老闆娘那邊有沒有,你在這裡等,不要亂跑知道嗎?」。

  「哦」。

  看到睿英走出去,楓星露出邪惡的笑容,「我如果真的這麼聽話就不叫做高楓星了啦嘿嘿啊秋!」。

  女孩身體微微顫抖,「不會吧我真的感冒了嗎?」。

  當睿英拿著熱呼呼的茶回來時,發現楓星已經不見了,「真是她又去哪啦?!」男子極度不耐的說,「就不能聽一下話嗎?」。
  
  楓星穿著單薄的浴袍,她一個人坐在陽台走道那裡,仰望著星空,睿英不緊不慢的走進來。

  「你已經先回來啦?」。

  「恩」楓星簡單的回應,睿英走過來,將手上的飲料遞給她。

  「謝謝」。

  睿英也順勢坐了下來,「你不累嗎?」。

  這是什麼問題呀,「當然累啦可是不想這麼早就睡」。

  「為什麼?」。

  「你不覺得這個星空很漂亮嗎?」。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文情了?」。

  「偶爾而已啦」。

  楓星看著睿英迷人帥氣的側臉,不經臉紅起來,他真的很帥呀她想再和睿英多說什麼,可是眼皮已經開始打結了,她自然的將頭靠在睿英的肩膀上,後者一怔。

  「楓星?」睿英看到她已經閉上眼睛,沈睡在自己的世界,從這個角度,楓星細長的睫毛,還有那粉嫩的唇,不曉得觸感是怎麼樣呀睿英不忍去想,他強迫自己將視線從楓星上移開,沉默冷靜一會,輕輕抱起睡著的楓星,將她小心的平放在床上,替她蓋上棉被,睿英要轉身離開時,楓星不知是真的睡著還是假的睡著,她自然的抓住睿英的袖子。

  男子驚訝的回頭,還是看到楓星平靜睡著的臉龐,但是手卻緊緊抓著他的袖子,睿英無奈的笑了。
  
  一大清早,楓星微微張開眼皮,看到睿英俊帥的側臉,他躺在她的旁邊、他們兩個睡在同一張床上。

  楓星不自覺的臉紅心跳加速,我幹嘛要這樣?瘋了嗎?人家睿英可是有未婚妻了呀!我才不想當什麼第三者嘞!

  此時,睿英也清醒了過來,他暈淘淘的起身,打了個哈欠,「楓星,差不多該回去」他看到楓星還是閉著眼睛,楓星是裝睡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可是在睿英的眼裡也是

  「還沒起來嗎?」睿英低聲說,雙眸落在楓星的唇上,粉嫩的,小嘴微微張開,好吧,他被誘惑了,睿英下意識的將臉靠近楓星,一煞那,彷彿全世界都只剩下他們兩個。

  睿英的唇緊緊貼著楓星的唇,過了許久才肯分開,睿英臉微紅的看著楓星,然後默默的離開,睿英一離開房間,楓星就立刻跳起身,臉炸紅的,雙手羞澀的輕輕摸著她被親吻的唇,上面還殘留溫度。

  他他為什麼吻我呀?!楓星內心大吼著。

  回到邸宅的路上,楓星裝睡的完全從頭到尾,不敢面對睿英,男子平靜的開著車子,也沒有講話,兩人就這樣一路上都沉默不語。

  「楓星大小姐,你可終於回來了」。

  「睿英先生,有位老太太說來找楓星大小姐,已經在客廳等候多時了」。

  「找我?我沒有認識什麼老太太呀」。

  「先去看看吧」。

  在客廳的沙發上坐著端莊的奶奶,穿著只有在日本才可以看到的和服,而且是很懷舊的風格,睿英和楓星走了進來。

  「嗚」睿英看到眼前的奶奶,平靜的臉色產生了變化。

  「怎麼了?你認識這個老太婆嗎?」楓星才剛說完,睿英就上前將她往自己方向拉過來,背對老奶奶,同時,一把雨傘重重揮落在睿英背上,楓星突然的瞬間被嚇了一跳,不忍的叫了出來。

  「天呀!你這是在做什麼呀?!」楓星不滿的質問老太太。

  「楓星!別講話!」睿英用手摀住她的嘴,後者當然反抗。

  「+÷×√=!!」楓星被摀住嘴,亂糟糟的叫。

  老奶奶嘆了氣,「真是太不像話了!」她嚴厲的說。

  楓星咬了睿英的手,後者痛了叫了一下立刻收回自己的手。

  「你做什麼呀?」。

  「這是我問你的吧!你幹嘛摀住我的嘴呀?還有,那個老太婆是誰呀?」楓星天不怕地不怕的說。

  「你說誰是老太婆呀!」老奶奶再次舉起那紅色的雨傘,睿英同時護著楓星,將她靠在自己身後保護。

  「玫瑰女士!請你冷靜一點!」睿英忍著緊張的說。

  僵持了一會,老奶奶才緩緩放下手中的雨傘,「唉我看了電視,果然沒錯,我的孫女真的是說規矩沒規矩、說禮貌沒禮貌呀」。

  「孫女?」楓星躲在睿英背後,一臉茫然。

  「這位是總統的奶奶,林玫瑰女士,可以說是你的奶奶」睿英解釋。

  「欸?!」楓星訝異的叫了出來,不會吧?!千惠竟然有這麼可怕的老奶奶?!

  「欸什麼欸呀!一點家教都沒有」老太太沒好氣的說,「睿英,你真的有好好教導她嗎?」。

  被詢問到的睿英只能無奈的苦笑,老太太用著非常嚴厲的眼神直直落在楓星身上,讓楓星非常不自在。

  「玫瑰女士不是都待在國外嗎?怎麼會突然回來台灣呢?」睿英岔開話題。

  「我來看看我的孫女不行嗎?你有問題嗎?」。

  「不當然沒有」。

  「哼!就憑一個小夥子還要教我怎麼做事!我正在環遊世界的風光歲月時你還在流鼻涕、喝奶水呢!」。

  「是、是」。

  楓星看到睿英在那個老太婆面前完全沒有招架之力,有點感覺到非常不可思議。

  「總之」老太太將注意力拉回來到楓星身上,「想要讓我認可你就必須給我做出一番成績、必須突破困難給我看!」。

  說完,老太太就不緊不慢的離開客廳,楓星一臉茫然。

  「那個老太婆到底想說什麼呀」楓星低聲說。

  「我就知道你會完全不明白」睿英不知何時走到她的背後。

  「那你就明白嗎?」。

  「當然」。

  「那你快說呀!」。

  「別急性子嘛」睿英平靜的說,「總統就是知道玫瑰女士會來找你,所以才派我從旁協助你,玫瑰女士剛剛說的話就是表明了,她要考驗你,看你適合或不適合做她的孫女,以前總統還沒當上總統時也被玫瑰女士考驗過,是否能夠資格當她的兒子」。

  「她為什麼要那樣?考驗什麼的?」。

  「玫瑰女士非常重視這種認可的事情,你不知道吧?總統還有一個哥哥」。

  「哥哥?!」。

  「可是那個哥哥,非常的花,三不五時夜店報到,最後還賭債被黑道追殺,玫瑰女士估計是深受憤怒還有悲傷,對於自己的兒子發生那樣的事情,所以才有了認可的考驗,除了總統之外,我也被考驗過」。

  「你也是?」。

  「恩三年前要當總統的貼身護衛時,她來找我,並給我考驗測試」。

  「所以你知道那個老太婆會考什麼嘍?」。

  「不知道」。

  「欸?!」。

  「玫瑰女士是個計畫多變讓人難以猜想的高深之人,每次考驗的內容會根據對象而不同,而且問題都相當棘手」。

  「不會吧那我怎麼辦呀?!」。

  睿英露出很有自信帥氣的笑容「所以總統才安排我在你身邊呀,有我在,你擔心什麼呢?」。

  睿英那樣溫柔的神情,讓人感覺到心裡暖暖的,這樣沉著冷靜的他非常可靠般。

  「恩」楓星露出愉悅的笑容,給了睿英一個堅定的回應。

  「好,那在考驗來臨之前,先去把之前所缺曠的課程給補一補吧」。

  「沒問題!我會努力的!」。
  
  開始上課,睿英教導基本的國際貿易知識,拿著白板筆在大型的白板上書寫,楓星認真的在台下抄寫筆記。

  「到這裡,有問題嗎?」。

  楓星一臉茫然,「那個你講太快了」。

  睿英無奈的笑了,「唉我就知道要從頭開始講抱歉、抱歉,是我的錯,那,從最基本的內容開始介紹吧」。

  「嗯嗯!」。

  「總覺得,大小姐,最近真的越來越努力了呢!」。

  「就是說呀!大小姐經過好幾次的事情也已經長大了」。

  「我們幫楓星大小姐還有 睿英先生做點點心送進去如何?」。

  「好主意」。

  幾個女傭在書房外討論著,已經快中午了,楓星也是第一次這麼拼命的去聽課,她大概是這輩子最認真上課的時候。

  「叩叩」女傭端了茶點走進來,「睿英先生,楓星大小姐,我們做了一點點心」。

  「好香呀!是什麼呀?」楓星興奮不已。

  「先休息一下好了」睿英看了一下時間說道。

  「睿英!快來一起吃呀!」。

  「好好」。

  睿英順其自然的坐在楓星旁邊,一起享用茶點,楓星臉上滿滿是幸福的表情,嘴角還沾到奶油,睿英從口袋拿出手帕遞在楓星面前。

  「嘴角沾到了,擦一擦吧」。

  「喔喔!謝啦!」。

  女傭急忙的走進來,「那個睿英先生,玫瑰老太太交代下來了一封信!」。

  「欸?」。
  
  玫瑰女士寄來的信上沒有做太多的說明,上面只有寫一個地址和一句話,沙崙國小,一日美術老師。
  
  「原來所謂的關卡就是這個呀!還蠻簡單的對吧?」。

  楓星坐在副駕駛座輕鬆自然的神態,睿英專心開著車子。

  「你幹嘛都不說話?」。

  「我在開車」。

  「有什麼關係,怪膩歪的你呀!」。

  睿英嘆氣,「我覺得玫瑰女士不會就這麼簡單,所以你還是別太早下定論」。

  楓星聽到這句話就來氣,「什麼嘛!你一定要潑我冷水嗎?」。

  「不是潑你冷水,只是小心行事而已」。

  「你呀我果然對你這種人完全沒轍呀」楓星投降的說。

  「這種人?」睿英眉心一緊,不明白。

  楓星嗯的一聲,想了想「就是不會表達自己的感情,一身冷然酷酷,不太愛說話,根本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做為保鏢本來就是要隱藏自己的感情,不能因個人情感而影響工作」睿英淡定的說。

  「你」楓星不可思議的看著他,「你這個人,一定很多人都覺得你很難相處吧?」。

  「我倒覺得你能和周圍的人都相處融洽還比較不簡單」。

  「還好啦!哈哈!你別以為這樣說我就會不好意思嘿嘿!」。

  唉你完全無法掩飾自己的感情呀睿英又露出無奈的表情。

  到了沙崙國小,睿英和楓星一走進校園就看到有老師和校長在那等候,說明這次的任務,並且帶他們去要負責教導的班級。

  「各位!代課美術老師來了哦!」。

  楓星和睿英走進來,學生們都規矩的坐在座位上,材料整齊的擺放在桌面,楓星內心偷笑了一下,太好了,是個守規矩的班級呢。

  「那麼,請各位學生一定要聽楓星老師的話上課知道嗎?睿英先生,根據玫瑰女士信上的傳達內容,你不能出現在這個教室所以」。

  「沒關係的!我一個人就可以了啦!有事情我會再打電話給你的!」楓星自信的說。

  「知道了,你加油吧」睿英躊躇了一下,然後跟著老師離開教室,楓星等著他們離開後,深呼吸。

  「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一日美術老師,高楓星!請多多指教嘍!」她愉快熱情的打招呼。

  碰!

  一陣翻倒的撞擊聲。

  楓星倒吸一口氣,坐在不遠處的男孩一腳將桌子給踹翻,東西都倒了下來,水彩也賤了一地。

  「等等!你在做什麼呀?」楓星緊張的問。

  「上什麼美術課呀!無聊死了!」男孩沒好氣的回應。

  楓星一股腦兒氣上來,青筋都冒在她的頭上,不行!忍耐!忍耐!

  「啊哈哈不要這樣嘛!美術可是很好玩的,所以」。

  「不要!來上體育課啦!」。

  「上什麼體育課呀!老師,你來教健康教育課啦!哈哈!」。

  「白痴才會聽你的話嘞!」。

  「平胸女!」。

  台下的學生開始暴動,楓星頭上的青筋冒的越來越多,她本來可以忍住的,但是聽到那一句平胸女真的忍無可忍了!就像不定時炸彈一樣,終於爆發。

  「你說誰是平胸女呀!你們這些小屁孩!」楓星用力拍桌大叫,「老娘在你們這個年紀的時候你們還不知道在哪邊周遊列國嘞!」。

  「哇啊!老師生氣了!」。

  「展開第二波攻擊!」。

  學生們紛紛拿起桌上五顏六色的水彩往楓星身上潑過去。
  
  「不過真沒想到,總統的女兒,高楓星小姐長得真的不錯呢」。

  「就是說呀,網路上都在稱讚這個不可思議的少女」。

  在休息室,睿英和其他協助幫忙的老師坐在一塊喝著咖啡、聊聊是非。

  「我去一下廁所好了」睿英起身,客氣的說。

  「廁所就在走廊的盡頭」。

  「謝謝」。

  說是要去廁所,其實睿英是放心不下吧,想要偷偷去看一下楓星也好。

  「你們這些小屁孩!敢拿水彩潑我!」楓星也不甘示弱的隨手拿起桌上的水彩毫無忌諱的潑出去,她還有學生身上多少都濺到五顏六色的水彩。

  「臭老師!你不知道這很難洗嗎?!」。

  「你說誰是臭老師了呀!你這個臭屁孩!」。

  「哇啊!我認輸了,別再亂灑了呀!」。

  睿英打開門,看到楓星拿著水桶壓在一個男孩身上,教室放眼望去還有學生身上都濺到顏料,五顏六色、花花綠綠的非常繽紛。

  「啊睿英!你來了呀!」。

  「你你在幹嘛呀?」睿英古怪的看著她。

  「上水彩課呀!不知道嗎?」楓星認真的說。

  「你這個平胸女!快點從我身上離開呀!」被楓星壓在下面的男同學一臉痛苦但還是很沒好氣的反駁。

  「你說什麼呀!」楓星氣憤的大叫,「我知道了!你是這個班的老大!帶頭作亂的那一個吧?」。

  「我叫做山本!不是那一個!」。

  「誰管你叫什麼呀!」。

  站在一旁的學生各個看戲。

  「算了啦,山本,我們配合老師把課上完吧」。

  「誰理你呀!誰要給這個平胸女教課呀!」。

  「你這傢伙是活太久了是不是啊?!」。

  楓星起身,雙生用力捏著山本的臉頰,一股怒氣。

  「好痛!放開我!平胸女!」。

  「你想死呀?!」。

  「會痛啦!」。

  睿英在旁邊看的無奈,總算安定好所有學生,睿英站在門邊看著,楓星在黑板上寫了幾個大字。

  「今天來畫插畫,題目我臨時想了一個」。

  最重要的人。

  「最重要的人是指什麼呀?老師」。

  「就是在世界末日的最後一天你腦海裡第一個浮現的人」。

  「才不會有世界末日欸!白痴」山本不悅的說。

  「哼!受精卵廢話就是特別多」楓星也沒好氣的回應。

  「受、受精卵?!」山本不滿的瞪著楓星,「你說誰是受精軟呀?!」。

  「好了,同學們沒有問題的話,就開始畫畫吧!」楓星愉快的說,刻意無視山本,「最好先做好鉛筆線要上色之前先給老師我看看,讓我來給你們意見或看可不可以修改之類的哦」。

  山本看到楓星刻意無視更加怒火,沒好氣的跑出教室外。

  「老師,山本跑了」。

  「不用理那個傢伙啦!要不是他父親是學校校長,誰會理他、聽他的話呀!」。

  「就是!就是!成績吊車尾只會拖累我們班級,每次都在作怪」。

  欸楓星聽到學生們各個沒好氣的抱怨山本的壞話,又訝異又奇怪。

  過了沒多久,山本衝了進來,提著一桶裝滿水球的桶子。

  「山本?你要做什麼呀?」。

  「不是要上美術課嗎?」山本說完隨手拿起桶子裡的水球往一個同學砸過去,噴散出來的不是水,這個味道是油漆,學生們一同驚慌,又氣又怕的瞪著山本。

  「呀!你給我住手!」楓星不悅的說。

  「誰要聽你的話呀!」山本要再次拿水球時,突然感覺背後出現異常的冰冷,雙腳同時離開了地板。

  「哇啊!」。

  「睿英!」。

  睿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山本的背後,一手就抓住山本的衣服把他給提起來在半空中。

  「放、放開我!」他掙扎著卻一點用都沒有。

  「小鬼難纏呀」睿英平靜的說。

  楓星深呼吸,鼓起勇氣,從孩子們的人群之中走了出來,「山本,有什麼事情就衝著我來呸!不要傷害無辜的他們,如果你是男孩子的話,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呀!不要搞什麼惡作劇了」。

  「就是說嘛!」。

  「每次都給我們添麻煩!」。

  「上次野外求生,把我所有採到的香菇全部都丟了!」。

  「廢話!你採的香菇都是有毒的耶!」山本沒好氣的回應。

  !!

  「那、那我上次作弊寫的小抄被你給撕掉呢?!」。

  「監考老師就在附近盯著你呀!你想被抓起來留校察看呀!」。

  !!

  所有學生都露出驚訝的神情,原來他們多少都誤會山本了。

  「那麼,你幹嘛每次都要惡作劇?!打擾我們上課之外還要氣死老師呢?!」。

  「為了得到認同」楓星搶在山本面前回答,「因為父親是學校校長,受到所有老師、學生的期望,可是他沒辦法做到相當的回應,為此讓老師還有學生都對他失望,所以才想用惡作劇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對吧?」。

  山本羞紅了臉,全部都被楓星給看穿了。

  「喂」睿英輕輕將山本放到地板上,溫柔的說「你有什麼事情就說吧,好好把自己的心意傳達出去」。

  「欸?心意?」。

  「可惡!」山本大叫,然後跑出教室。

  「呀!你又要去哪啦!」楓星要追上去時被睿英一把抓住,「做什麼啊?」。

  「在這裡靜靜等候」。

  「你們看!操場有東西!」。

  「欸?」。

  楓星還有其他學生都往窗外看過去,操場上用著爆竹的火光排列出一行字句。

  歡迎楓星大小姐的到來!

  「這小子」楓星不經留露出愉悅的笑容,內心猶生出無比的感動,心裡暖暖的感覺。
  
  一日美術老師終於結束了,楓星提著疲倦的身子和睿英一起離開學校,學生和老師都在校門歡送他們兩個,楓星的衣服已經滿是水彩顏料濺到的花色了。

  「你早就知道了嗎?」楓星問著他。

  「你指什麼?」。

  「別裝蒜了,就是山本的事情呀!」。

  「多少都感覺的出來」睿英平靜的說,「也許玫瑰女士是想讓你解決這個問題兒童的事情」。

  「嘿嘿!沒有是我楓星大姐頭解決不了的啦!哈哈!」。

  「你呀」睿英無奈的看著她,「不過我這次不得不承認」他停下腳步,認真而深情的看著楓星,那眼神是如此溫柔。

  「怎、怎麼?」楓星被這樣看,不經緊張起來,甚至有些害羞。

  睿英露出非常溫柔的笑容,自然的提起手摸摸她柔順的毛髮,像是在安撫她、給她鼓勵般,「做的好」他堅定不移的說,「你真的很努力,我不得不佩服你了」。

  楓星悸動著,不敢相信的看著睿英,臉頰自然的通紅,頓時,說不出話來,頓時,世界彷彿剩下他們兩個。

  「好了,我們回去吧!」睿英收回手,自然的說道,「玫瑰女士可能已經在家等我們了」。

  「哦」楓星硬生生的擠出這句話,還是感覺到心臟噗通噗通的快速跳動,那樣溫柔觸動的悸動還沒完全平靜下來。
  
  回到邸宅,大客廳裡坐著兩個身穿西裝的男人。

  「呦!睿英!好久不見嘍!」其中一個男人,一頭金色的捲髮,五官清晰,眉毛茸茸,個子跟楓星差不多,應該說再高半顆頭,充滿活力充沛的男人,看起來和楓星差不多年紀。
  「是你呀,瑞克」睿英平靜的說。

  「還有我呢,前輩!」另一個男子也站起來,相比金色捲髮的男子,這個稱呼睿英前輩的男人,神情如水般溫柔,毫無表情的平淡、冷靜,彷彿沒有任何情感一樣,一頭黑色的長髮,褐色的眼睛,身形修長。

  「呦!好久不見了,伊凡」睿英道。

  「前輩也是,聽說你被選為總統的女兒的貼身護衛」伊凡將目光轉移到楓星身上,「長得比想像中還要普通的女孩呀你就是高楓星對吧?」他平靜的問。

  「你、你好」楓星不自然的回應,長得很普通是什麼意思呀?!。

  「啊啊!高楓星,你好呀!我是超級帥氣的瑞克哥哥哦!」瑞克推開伊凡,搶在他面前自我介紹。

  「瑞克,你忘記吃藥了啊」伊凡說。

  「你才忘記吃藥嘞!伊凡,我知道了!你是想要搶先給總統的女兒留下一個好印象對不對?!哇啊!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瑞克一個人嘰哩呱啦的說著。

  「我什麼都沒說」伊凡冷道。

  「少來了!你就是這個意思呀!」。

  「你頭殼撞壞呀!」。

  「什麼?!」。

  「也對,我不應該說你忘記吃藥,說的好像你還有救一樣」。

  「哇啊!伊凡!你說話真的很毒呀!」。

  楓星斜視看睿英,他嫌棄的眼神看了他們兩個,「這是你朋友呀?」她輕問。

  「同行的後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168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zxc380288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後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